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燕子传奇(作者:卧龙生)

第一章 重囚名偷雲莱网络 I)y1C2~E [Y

Hq @/i@Ab$T \0   深夜……
;^$B&^K&r)qD5X)}0雲莱网络[5{'DBDYM:R
  无月的深夜,幽静,冷凄。
.}L"m;O`1wd.z/[X0
Dc1I:W(up%V0  秋天的夜,多加了一份萧索,飒飒的风,吹飘着落叶。
(^v0H$yIn0
4a1d1q5A2Q)s0  青砖砌成的墙壁,高大、坚牢,一盏高挑的风灯,摇曳在夜空中,一圈昏黄的灯光,照着空寂的庭院。
M/T a)cG|0雲莱网络ea-D!u7s2l h `U4{
  重重的铁栅,紧闭的木门,锁住木门的特大号铁锁,真是戒护森严,飞鸟难渡。雲莱网络2p'AA,Fs0L'Z

6?7X d?E;[X0  是的,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一角,囚禁重刑要犯的三号牢房,关的都是拳大臂粗的江湖人物。
:`0F`'\N?gZ P'G0雲莱网络"^&PXZC@
  两盏纱灯划破夜色,迅快的行了过来,八个佩刀的捕快,护拥着开封府总捕头铁掌燕飞,行近了栅门。雲莱网络!EP_z;Z#v6g

+I9m4AB+s"x0  铁栅启动,值夜的牢头,迎出了栅门,躬身一礼、道:“燕爷,这么晚了,还要提犯人哪?”
9TY+Gs%dl1}'{0雲莱网络q2R9c!f+l
  燕飞点点头道:“七号,江千里。”
Z#CVc;[#a f0雲莱网络/cy"v0B}7rJV1w
  “这……”牢头怔了一怔。雲莱网络rX3ljL P @#q

_nNEL{:A*K0  “怎么,有问题……”燕飞皱起了眉头。雲莱网络@/NF{M(AGc3P

u H.tnN3t.y7@u0  “没问题!没问!………只不过,江老不太喜欢有人夜里吵他。”雲莱网络"R3] a_%oI1U
雲莱网络%i hW4xT(P]qh
  “什么江老,哼!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他是被关的犯人……”
a C,r%a;q9J0雲莱网络#f'[k,irp+K
  “是是是,卑职现在就去带他出来……”
4m9iq7@"T@-Ly _C0
Ga8sF7i|0  “慢着!”
~N%f!yB2p2}V0
1b[-[X9Ln"Z0  牢头停下了脚步,道:“燕爷,还有什么吩咐?”雲莱网络.}U\ {k9C*@

Gc |2z0Ly F0  “我陪你进去,江千里名动武林,是个英雄人物,对他礼遇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J OV0~ZP0
c2wi$uk~b-PE)~0  想到江千里在武林中的赫赫声威,使燕飞态度立刻改变,何况,今夜提审,情形异常,不像开堂审问。雲莱网络Uh%e[i&T2JGW{
雲莱网络QA[(pRG!Dw6L K'T
  “是啊!燕爷,江老的罪名也不大,最多关个二年、三年,再说,他真要走,这开封府的大牢也未必留得住他……”牢头突然住口,看看燕飞的脸色,担心激怒了这位中原名捕。
,UK$L^/P8REFz0雲莱网络rG3ZiLY:g
  这一次,燕飞没有生气,神情很平静,淡淡一笑,道:“牢头,说下去。”
.jN8t o3S.Z'f0
o2C.\Z+`]~*u9d.A0  “燕爷不生气,卑职就放胆直言了。江千里的朋友很多,大江南北,黑白两道,都有他的知己好友,一旦他破牢而去,燕爷虽然武功高强,但想追捕到他,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了。”雲莱网络5m:S2EZ)Q4U4r
雲莱网络/o%M0a7}.hA(\0j
  “不只是麻烦,只怕是非常的困难……”燕飞心平气和地道:“论江湖道上的声望,我自知难望项背……”
Y@ {~'Y+Cg0雲莱网络!yE!]8V$@d,~1E
  “燕爷,你是说……”
aE+GFTN0g o0
.i ^5D}(a gW+O0  “我说的都是实话。”雲莱网络{S,SQ-do K&u

9Y#D3x%^Q0  “燕爷能了解卑职的苦衷,这就好说话了,二十五斤的特号大枷,他只要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全散了,拇指粗的脚镣,他伸伸腿,抬抬脚,就蓬然中断,老实说,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半尺厚的木门,两支八尺的围墙,拦不住他,就是这座铁栅门,只怕也禁不起他的神力一挥……”雲莱网络5O A6P8xL%a0~&Q*N

` Q7nVcRN0  燕爷吁一口气,道:“那是怎么留下他的?”雲莱网络,B;P ^#xQP a hE}
雲莱网络Q3zx1J,\gd}2O3V
  “求他………”牢头苦笑一下,说:“江老吃软不吃硬,我们跟他说理,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雲莱网络 bP9yY"TZ;x

8H {&B$d#S\0  “他就答应了?”雲莱网络c0R#[ Yr\Av)c)L[.@T
雲莱网络*LJ#Z;eVrF
  “是!所以,江老没上手铐,也没加脚镣……”牢头低声道:“燕爷,你要担待一下,我们已经把犯人留在了牢房里,至于从什么方法,燕爷就不要追究了。”雲莱网络?cP'WHRUw-jHK"Q%W

;AD ^vj5i0  燕飞笑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带我去看他吧!”雲莱网络I+Gr6X&jw|
雲莱网络$od `:|)N Ir
  江千里被关在靠边间的牢房中,人身上虽未加刑具,可是房门外却加了两条铁链子拦着,两个牢卒,穿着黑色的衣服,隐伏在两侧的暗影之中,怀中各抱一支诸葛匣弩。
Y T ~Z_AG0
a9qh3}1y7Fxk0  那是一种连发的弩箭,一匣十只,近距离内,是非常恶毒的暗器。雲莱网络Un)M}!p1?B1|
雲莱网络xe A4_3l~M ?6l
  看到了这种布置,燕飞忍不住微微一笑,忖道:“牢头禁卒,果然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了,表面上说尽好话,骨子里却是别有安排。
eu'Y4ED0雲莱网络6WZ~WoW,g
  牢头举手一挥,两个抱着匣弩的禁卒,悄然退了下去,这是阴招,不能让江千里看到。雲莱网络F!Tp+K#P5J
雲莱网络V%b RyZ^W
  解下铁链,打开门锁,牢头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江老,燕总捕头来看你了。”
.g4dMe)_ z0雲莱网络?%D}7pG{|!U1S
  两个掌灯的捕快,举起了手中的纱灯,只见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五旬老者,仰卧牢房一角,虽然没有床铺,但地下却铺着很厚的羊毛毡,身上还盖着一条棉被,双目紧闭,似是睡的正熟,旁边还放一坛老酒。
rcKQ*z$DQ$HM;v0雲莱网络M,cGfv/I
  果然是受着很优渥的礼遇。
h lYVS&l,u0
)O%dH8e4l6cZq| l0  牢头蹲下身子,低声道:“江老,咱们总捕来看你了。”
6V7c"[ \U8|0xSU0雲莱网络%g?9f h0V R
  江千里笑一笑,挺身坐起,道:“总捕头半夜里提我老人家出去,可是要拉出去砍头了?”雲莱网络e;xw.O5AamI
雲莱网络&hA6\_ zt
  “江兄,在下燕飞,身不由己,深夜来此惊扰,请江兄多多原谅。”雲莱网络x-l XPP&{

g/r0_;C&P5Q3P%J X0  江千里两道目光,转注到燕飞身上,打量了一阵,道:“说吧!
6M/Ws@iI0雲莱网络_/nO_6B.J ~W
  什么人要见我?“雲莱网络NReqiB8x I5W
雲莱网络c-J4m(u[B&P.`D
  燕飞道:“府台大人在内厅接见………”雲莱网络[#O7}6y]L

V'm5r ej,Au0  江千里一跃而起。道:“行,走吧!他把我老人家关了进来,我看他怎么样把我放出去……”大步向外行去。雲莱网络"^B3^\'wY sm+ST g"mK
雲莱网络|^v'm!d [I
  燕飞一横身,拦住去路,道:“江兄,不能就这样出去!”
pvL[Qf(F0
v:M0|+[I"AR0  “难不成还要加上手铐脚镣?”
vyeyy0
W5EHa;t0  “脚烧不用了,手铐只怕难免,这是朝廷的法度,江兄要担待一些。”
t+gR0PGhb'`z0雲莱网络(\Zh"? K y(D|ma
  江千里笑道:“燕飞,我老人家可是有仇必报,你替我加上手铐,那就是欠了我一笔债,再说,开封府只怕很难有一副能锁住我的手铐、”
O@q(i9MV$p0雲莱网络|4h6^+qZ5w|
  “官身难自主。江兄,得罪了。”
:|G Q7pu#]'I0
[/J5D da\N0  燕飞伸手由一个捕快身上取过手铐,双手齐出,叭地一声。锁在江干里的双腕L。认位奇准,动作利落。
7N6Lu+{J2Nf0雲莱网络i0g3m!n.X2a
  车头亲眼看到过二十五斤重的大号脚镣,被江千里硬生生震断,这副小小手铐,如何能锁得住他。一旦翻脸,势必会引发一场恶战。心中念转,立刻退出牢房,暗作戒备,准备随时招呼弓箭手,赶来助战。
.T.Tj-R`R1_p0
YaFlB1P$wf%H0  大出意外的是江千里并未挣断手铐,望着燕飞淡淡一笑,道:“燕飞,可以走了吧!”雲莱网络bW|8H3]

7Xl3`8Cv f0^qG!y0  “是,江兄请!”
;YRx"]:D V crv/_ xs*A0
4L-w]p(TR ~({1A0  江下里昂首而行,燕飞紧随身后,两个执灯捕快,抢在前面带路,六个捕快手握刀柄,两侧戒护。雲莱网络DV*w*^&j,sGs
雲莱网络.W#@;?%{9F']N
  内厅是知府大人退堂之后,接见客人的地方,布置得非常雅致,此刻,燃起了四支儿臂粗的巨烛,照得整个厅堂一片通明。
pC8J]i0
1{P.gK/P0  但坐在主位的,并不是开封府的知府大人,而是个穿着青缎子长袍的中年人,一脸冷肃的神情,微皱着两道眉,尹知府更是一脸诚惶诚恐之色,坐在旁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x"t'HY*b^_i0雲莱网络y!c)Z#WB-Vj,f
  燕飞认识那中年人,是河南巡抚马文中,开封府的顶头上司,立刻屈下一膝,抱拳垂首,道:“开封府总捕头燕飞叩见巡抚大人。”雲莱网络m5C$zS.t4S
雲莱网络I?:a J] V9X
  “起来,起来,内堂不用多礼。”雲莱网络?0z]_4Q;vqCGl`0@

JlF0c4KCfr0  “谢大人……”燕飞转向尹知府,道:“囚犯江千里带到。”雲莱网络!?t3I1Vq5`

*dfL5zA0CBFL$U0  尹知府点点头,转向马文中道:“大人,这位就是江千里。”雲莱网络x$}1u6l-n4A9y
雲莱网络2R2]3N*p/oQ
  马文中目光移注到江千里身上,江干里傲然而立,看也不看他一眼。
\5~O&?r(nc+g?0雲莱网络$J,qg8_[Ka g^o
  “江千里!……”燕飞厉声喝道:“见了巡抚大人,还不参拜,给我跪下。”
wmQwzZe u0
X#d^/D(U&^ QP?0  一上步,逼近江千里的身侧,右掌一扬,就要劈下。雲莱网络^i|qWm1OG
雲莱网络~v;hB,H/}
  “不用了!”马巡抚右手连挥,阻止了燕飞,道:“开了他的手铐。”
OdE C*w7@LNL3{0雲莱网络8SUyB{TZ
  “是!……”燕飞走近正待行动。雲莱网络&n"Z-[Z(G]!s?1D

];~ si&N/X.t#}0  江千里突然双手一挣,手铐断裂,散落一地,笑道:“不敢劳动总捕头。”
7mg+Ej"yV+Jz0雲莱网络7X)\z&tpu
  燕飞拦在江千里身前,冷冷说道:“江千里,你最好规矩点。”雲莱网络%~]0|idZ
雲莱网络9PlL/fpgc
  马巡抚道:“燕捕头i你下去!”雲莱网络*` zy~(NrG8M \;V

K#v hY [*^+o6BK0  “这……”燕飞目光转注在尹知府的脸上。雲莱网络T_2y%a!KO6~j

+K'G.[H+sK0  江千里却哈哈一笑,道:“巡抚大人,燕飞忠心护主,你要他离开厅堂,岂不是要他亏负职守。”雲莱网络|J}x1M[
雲莱网络$}0xvK]GB4M
  “也好,燕捕头就留下来吧!”
)s#l&v/[Y1ao0N ]0雲莱网络(ST/O*E!s?
  “是!”燕飞退到了马巡抚的身侧,凝神戒备。
wb;N/j+}+|j0P r0雲莱网络6JB7t&GAoA2z G x
  挣断手铐不难,但像江千里这样挥手之间,铁打的手铐裂断数截散落,那就非深厚的内功不可了。燕飞就自知无法办到的。
Pb_X f"K%c)k:k0
KRg"T7z+EV0  “江先生请坐!”马巡抚脸色冷得可以刮下一层冰来,但说话却是轻声细语,十分客气。雲莱网络h[6l'Dt:D

(@zQ#wZ(s&tk0  “大人以非常之礼,优渥草民,事出情理之外,必有非常之事,有话就请明说吧!”雲莱网络 DB2J)X5Mf~Y-VM
雲莱网络/c5j;Vof:X^
  马巡抚叹息一声,道:“江先生果然见识非凡,文中就直说了。”
qx t ^+{-vIA j9J G0
!V o'J r0J,R:rXc*s0  封疆裂土的一品大员,面对一个囚犯,竟然自己报出名字,这礼贤下士也礼贤的有些谦卑了。
'nP^d F.m0雲莱网络 T%H1I0_UO9n
  燕飞心头震动,想不出堂堂一省的巡抚大人,为什么如此礼遇一个囚犯。
a~I v*L D$[%KP0
u+gZR)l_{0  再看尹知府坐在一侧。,脸色苍白,看上去,他倒像一个待决的囚犯。雲莱网络C T^b9M[L&w

M_ NB&YQq0  马巡抚似是在思索措词,沉吟了一阵,接道:“听说江先生擅长追踪觅迹之术,天下无出其右。”雲莱网络.M [9u%QtP"`/k {-_

!TW5hu*e&l L"F"@0  大人要江某去找一个人?“
,q3@+E\ y*N6Y0雲莱网络t|!n#V7X!^ _Ip\Q
  “不错!此人关系非常重大,江先生如肯出手相助,文中十分感激。”雲莱网络c}l h-z`

8Oi1`?*Kx3vi7e0  “什么人,可以告诉我吧!”
!P3q bNS |/Y&oV0雲莱网络 R5T:zwOU*{
  “当然!”马巡抚点点头道:“我知道江先生一言九鼎,只要答应了,我会尽告详情……”雲莱网络-CBV(`o/N'\v9Px|

x w'~z*j8_6H R0  “慢来,慢来……”江干里缓缓说道:“先把江某人的官司了断,我才能考虑答不答应。”
"eC!U&oAQ0
q~"|$]6udc0  尹知府突然接道:“你只要答应了巡抚大人,官司就一笔勾消,立刻放你出狱。”
;F'Y rH3g0
!O6W~$k,r8EAD0  江千里吁一口气,道:“我看知府大人是有些误会了,我要了断官司,是要把事情分个曲直……”雲莱网络F!@#q|n
雲莱网络,X/?7YVkrD?_
  尹知府又要接口,却被马巡抚伸手拦住了,尹知府只好把要吐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3l6z9}WQ8do0
fa"Y8s%WwZ5e0  “应该的,应该的,江先生犯的是什么罪,要如何申雪,文中可以立刻判定。”
jVij],s;w.|C \A0
i x@ J*C0  江干里笑一笑,道:“尹大人今年有四十岁了吧?却讨了一个十七岁的侍妾……”雲莱网络.?F;t2`Cb;ZL8z-mf
雲莱网络?K1tEI
  “有这种事,尹知府,你自己说吧!”
4rIShK/}:?)cJf,c0
9{X e*ma+\9]X0  “卑职是花钱买来的,拙荆体弱多病,娶房侍妾,是为便予照料生活起居。”雲莱网络-W:Y%L$eUyMH&@zd\
雲莱网络4Yq!wmfb4n4c
  马巡抚点点头,道:“江先生,是不是这么回事?”
&GUGq-ZJ0雲莱网络{V Y;JB
  “尹大人是花了一百两银子。不过,那位姑娘可不是心甘情愿马巡抚眉毛一扬,道:”那是恃强霸占民女了?“雲莱网络*d9ZU(O:u;jj

(F)D j3S3SM0  “大人!………”尹知府突然跪了下去,道:“这是幕宾无知,事前卑职未明内情,事后知晓,米已成饭,卑职失察,请大人降罪。”雲莱网络!Z@YP.B:F
雲莱网络 R&w$_ PYs{
  四品黄堂,娶房侍妾,又花了银子,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在那个时代里,不要说官宦人家啦,就是有钱的乡绅、员外,讨个三妻四妾的,也是司空见惯的事,马巡抚亦好此道,家里就有两个侍妾,只不过,今夜的原告不对,弄得马巡抚也僵在那里了。雲莱网络"DlD2mW`T d@8[

&r5\ w9q2V&B6X}Y0  但他究竟是宦海在大员,历练丰富,略一沉思,已有计较,道:“查事不明,是该降罪,江先生,你看,该办尹知府什么罪名?”雲莱网络ew*y&BPW(lA7E7L
雲莱网络g2q(da,t[]S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大人言重了,尹知府虽然不是个青天府台,也不是个贪赃枉法的坏官,我看应该罚他俸银半年,至于那位姑娘么……”
7b(g&EWHA^0
u+bAL\ztf0  尹知府接道:“我立刻把她遣送回家……”
f*{:ZK"j1R@^5n,J0
Ug-N(u0iHp^0  “那倒不用了,江某已查清楚了,那丫头初时虽不情愿,但你尹大人惜花有术,那丫头好像已甘心为妾了,唉!田舍村夫,如何能比得上大人的潇洒文雅,现在若送她回去,她却过不惯那种村妇生活了。”
e8F(OK Uo0
w5Ho&?z#|XM]0  “说的也是,江先生处置的好,情理兼顾,网开一面,文中好生佩服。尹、知府,你可愿认罚。”
R;n(NrEm x!O0雲莱网络(DH"k[-l!k0D)I
  “卑职先垫出半年罚俸,这笔钱……”雲莱网络2u/V y)B~4j6D7F

#_$f ^:ODW(Cn0  马巡抚接道。“江先生早已安排了去处吧?”雲莱网络O.S Gi _C(ebE

#lx}AL1OQ0  “就送给那丫头过去的青梅旧友,让他讨房媳妇吧!此事传扬民间,不但可替府台大人树立官风,也算是一桩美谈。”雲莱网络-jR koi0Kl8Y
雲莱网络,O S P;R-pwc/T.T [
  “好,好,此案已结,尹知府请起来吧!”雲莱网络oYn![U^;O^
雲莱网络%F6v9`|8f uSx ?yV
  “是是是,多谢大人。”雲莱网络,L `OQM)m| V

"A$B5T$_s]$pV'H0  马巡抚道:“尹知府,江先生的罪名是………”雲莱网络T^H/n1o
雲莱网络%DK8Xu3Sl Ci
  “误伤公差,而且那公差伤势已好,原告已无意再告,卑职即刻下令开释。”雲莱网络)Uw1l{9w
雲莱网络(A4fP8g M9Yr)thG)Y
  误伤了什么公差?尹知府没有说,江千里也不提,马巡抚也不问,但却心中有数,定然是替知府大人作媒的那位幕宾了。
!Lj6Aa#Q(Ag0雲莱网络 l2z%ck+P6oZ"u7n7w
  “江先生肯在开封府大牢之中,除了便于查明尹知府如夫人的事情之外,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马巡抚展现出精明干练、洞察细微的才华来。
a pe va-Z3]0雲莱网络e o3i,p&Dk _#Ud` t]
  “大人高明……”江千里不得不佩服了,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做官的人,观察事物之能,比起江湖人物,有过之而无不及。”
s#U-M l S5z+t0k\l+bi,^0
CH u)dV0d[0  燕飞却听得心神皆震,便于查明知府大人的家务事!那是说,江千里在那等隐密、森严的监视之下,却能来去自如,竟未被人发觉,这人的武功之高,身法之奇,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v3~[b Io3q ovt0雲莱网络ak+p&z1@5@c5^
  “可否说出来听听呢?”马巡抚步步紧逼地问道:“以江先生身手之高,要查明一桩小事,实也用不着在牢中委屈自己,文中虽然想到了别有缘故,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雲莱网络\ D%Q0B ld
雲莱网络"y |1i:R;p
  江千里的神情突然转为严肃,低声说:“燕总捕头,布守在内厅外面的人,可都靠得住么?”
Bsbq~6l@hA2l[0
t B I5e QK0  “原来,灯火辉煌处,看不到有人戒备,但厅外的夜暗之中,却是守备森严,有三十多名捕快,环卫在内厅四周。雲莱网络W ON{:J I2JW(M

'e8yFZFC]C B0  “靠得住,都是我手下的捕快,我自信埋伏得十分隐密,想不到仍然瞒不过江兄的耳目。”雲莱网络%so8n&dQ @p.]f

0G\)l7~ t2A C'z,{0  江干里道:“那就好,不敢相瞒两位大人和燕总捕头,江某人甘愿坐牢数月,是为了追查一个名满江湖的神偷…”雲莱网络:\LH%Vyv
雲莱网络4hcBYk$C*u
  “什么?神偷……”燕飞顿觉一阵脸红,追神偷追到开封府衙门里,要他们这个开封府的总捕头,脸上如何能挂得住。雲莱网络]RO&C$O4D kBW
雲莱网络m-TW A#G^
  “说起来,燕总捕头也该知道…”江千里吁一口气,道:“听说过转龙手张不空吧?”
'_b1O"s/U0t6D-Z:CT0雲莱网络0x/G+v7Ms sF%C
  “江见是说转龙手张不空藏身在我的开封府衙里?”雲莱网络]o-o%~j1\

!u.F7w R/}X]0  燕飞的脸上一片怒色,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了。雲莱网络4y*Xa}UxN!^6q@']

!L!m3]Mi4nF0  “是的,燕老弟,张不空的偷窃之技,天下无双,而且行止诡密,又擅长易容之术,刑部的刘总捕头,曾经花费半年时光,尽出刑部干员,仍然无法查出他的行踪,唉!这个人专偷天下名贵的珠宝古玩,从不失手,各地的官府都奉有格杀勿论的上谕。”
+Kd%G%R Db b{)D0雲莱网络'x%]!m6}}4T"de d/A
  “我看过这道上谕。”尹知府道:“他偷到皇宫内苑去了,真是罪该万死,江先生既然发觉了他的行踪,快些把他缉拿归案,也是大功一件,不知他现在何处?”
.`"Ky_TH0
:wol g&y1s`Tb7P0  “就在府衙之中……”雲莱网络ZeF0\+t f`-_:e%J
雲莱网络:{zR\Ga
  一下子像被火烧到了屁股,尹知府几乎是跳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住在这里?”
%G2Y"j%Q&Ji7_0雲莱网络[S(F.R,BH;s"Y[}
  江千里点点头。
m ~hp_DL2eE0雲莱网络5J%_7W2oGbn
  “这还得了,上谕缉拿的要犯,竟然躲在衙门里,快!燕总捕头,去把他抓来归案。”雲莱网络:Gw"l,o y+P J\
雲莱网络8]5VZ9W,R
  “是!”燕飞应了一声,回顾江千里道:“江兄,请指点兄弟一个方位。”
!_"SV%G3Z_ D0雲莱网络wm(f8Xh%oL+MD e"x O$H
  “急也不在一时,燕老弟,张不空行踪飘忽,警觉之心奇高,稍有风吹草动,他就可能闻风而逃,再想找他,那就如大海捞针了。老实说,刑部中多员高手,追到他出生的原籍,竟然查不出一点线索,连张不空这个名字,可能都是假的,真是春风拂面不留痕……”雲莱网络(vQu'WpOs
雲莱网络 E]$j y0e/jZ7I
  “可是……”尹知府急急接道:“事不宜迟啊!迟恐有变,江先生,我看早点行动,才能掌握先机……”
0D0U/U1dpA,ZPg0
#I7AWH5?/Dd B`0  “江先生说得对!”马巡抚说话了:“谋定而后动,要一举成功。”
QkG-Kh0q*\A0
*|;HC:`'@b0  尹知府不敢再多言了,但他焦虑的神色,却溢满在眉目之间。雲莱网络L4o;Q&a0C*K3N:|Xe

+]P6y;sP~*v0  原来,尹知府的公馆,就在开封府衙后边,相连一处,转龙手匿隐在府行中,也就是在他的卧榻之侧,叫他如何不急。
]0LXF,qu'w0雲莱网络F({"\5]jBa
  燕飞道:“在下有些想不明白,转龙手张不空公躲在什么地方呢?”雲莱网络+Q/nr_L#k:m:|T.c
雲莱网络&AysIPe:e'H
  “监牢里。”
q"G5k/T%mI9wG2q0
j+i4P ug_#f0  “噢!……”尹知府恍然大悟接道:“犯人……”雲莱网络:N sz7o1V

%B'fi7q|s0  “张不空不像江某人这么能吃苦耐劳,蹲在牢房里,滋味并不好受。”雲莱网络~\_hs

)r/{ I&J7L5{0  “江兄是说他寄身在禁卒之中……”燕飞终于想出了可能隐匿的所在。
O Vs c x&t zfr0雲莱网络4h MI }-T%CpAmn
  “有禁卒,也有牢头……”江千里笑一笑,道:“转龙手不是一个人活动,他领导一个组合,一共有多少人我还没有查出来,但潜隐在监狱中的人,至少有三个以上。”
b(M:s]z7~0
6mn4c` D.@0  “他们所管理是几号牢房……”燕飞问道:“人手是不是集中在一处?”雲莱网络/fw:g&z"Du_ Mb1U
雲莱网络9Y!M3D5}lamV*Fj
  江干里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刚刚还见过他……”雲莱网络j;M1|0E P ??,nvP1U

M/QUT2}Y{E-SF0  “三号牢房的张牢头……”燕飞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地道:“可恶!我去抓他归案。”雲莱网络m V1d2hW-F+n_

/b)oEXE&|0  一伸手,拦住了燕飞,江千里低着头道:“暂请息怒,转龙手偷窃之技,冠绝天下,拥有的财富,世无其匹,他要找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并不困难,为什么甘愿化身一个牢头,混入开封府中?……”雲莱网络R'Qee}4J"O
雲莱网络Q'x-J!K,yz3X
  “是啊……”马巡抚本有要事,受高人指点,请求江千里挺身相助,但现在,却因转龙手隐匿开封府街一事,引起了强烈的好奇,缓缓接道:“张不空定然是另有所图,才甘为牢头,江先生可是已查出一点眉目?”雲莱网络(U"_r!S5j
雲莱网络\\'Lz6OX
  他虽久历官场风云,渡过多重艰险,晋身于一品大吏之位,自具有常人所难及判断事理之能,不过,对江湖事物诡谲玄奇的变化,又非他能料断,但饱读经书,胸藏锦绣的才学,却能举一反三,江干里提出一个疑问,他就联想出一些事机,只不过无法猜测出内情变化罢了。雲莱网络9Zj0T Qt P ]

'eOO},M W0  江千里双目炯炯,凝注在马巡抚的脸上,微微一笑,道:“大人是否也想到了什么?”雲莱网络.b!ZZ_ x[ pe&a9j
雲莱网络D.HDv+~/]#PMWy
  马文中笑道:“这就不好猜了,下官对江湖中事,一无所知,不过,以常情推论,他隐身于开封府街中,可能和开封府衙门有关?”’“大人虽未说得很清楚,大体上而言算是猜对了。”江千里神情肃然道:“转龙手甘愿委身于三号牢房的牢头这个工作,实在是为f想寻找一件东西。”
Rf2k.^? WkfG J,{0
y,x!{xq0Tl0  “下官这就不明白了。”尹知府接道:“张牢头叫张九,在开封府作监房的牢头,已有很多年了,本府到任已经三年,到任时点验各房班役,他就在三号监房任牢头的职位,再说下官并未收藏什么珍贵宝物,难道张九即转龙手的化身不成?这多年,他一直隐身于此。”
f+U\&P;u0雲莱网络 K8IT6{!k5A%]7h
  “当然不是,尹大人如果知道转龙手张不空的能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江千里说道:“转龙手不是张九,也不可能隐身在此地很多年,但他精于易容之术,又善模仿各地方言,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e`6d-E F,F0
%g0~yv \?0  “那么真的张九呢?”尹知府不服气地问。
p _TqR0
JfQ5s7QqL0  “只怕早已被杀害了!”雲莱网络8WN!M.cnN(X
雲莱网络 n O9GUE,[^H^
  “戒护三号牢房的一共七个禁卒,他们常年均和张九相处,难道会看不出破绽?”
&A+R)NU e'HW0
E#w/U.u C1q0  “可怕的地方也就在此了,七个禁卒可能被杀过半,余下的不是受制不敢声张,就是被转龙手重金买通,最好的一项推论,他们心中有点怀疑,但因为没有证据,不便随便出面告发。”雲莱网络N Uor8Xv|B,lK
雲莱网络 R!B)h|.{,P@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了……”尹知府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总捕头,你要尽出精锐,抓到转龙手拷问个明白,一下子杀害了数条人命,当真是目无王法了。”
f,Q%gYp*Kn [3[B0
{6A*p:r]0Sb Y0  江千里淡淡一笑,道:“知府大人,转龙手东西还未到手,只要咱们目下的谈话,不会走漏消息,他应该不会离开。”雲莱网络c9{`3i(JfN}

W-f9TE b_Ye1_0  尹知府道:“可是,兵贵神速,不宜迟延……”
0u{*`'?4DG0雲莱网络(}`\Z'`?l
  “尹知府……”马巡抚接口了:“江先生既然说出了内情,自是不会坐视,捉拿转龙手的事,就听江先生的安排吧!”
,Rs X)`}O0雲莱网络+E1Y!CP4h KVjV l
  “卑职受教!”尹知府恭应了一声。雲莱网络 cp:} W%st)d7R4Qh
雲莱网络Ps#R ]GPGSQ
  “马大人好重一顶的帽子啊!”江千里苦笑道:“咱们三更时分动手,江某人没有和转龙手对过阵,不知道能不能制住他……”雲莱网络%t/gpYw.M

7x]1V'j9H4v"T4f0  尹知府接道:“燕总捕头会全力帮助你。”雲莱网络i gY'm'T0F X:Tu-m Q

2O)mv5O9ra;r]@0  “江某也会全力以赴。”
-HW,aKU0雲莱网络(A(Z,s Tq|Et-C,j
  “现在二更左右了吧!……”马巡抚道:“燕总捕头要听江先生的调度……”雲莱网络$O ~ jGJ LYEe

:v }6CUZ"yl0  “是!卑职一切遵照江先生之命行事。”雲莱网络 p$V*Ar8KH Y B
雲莱网络"i/];Y;J6a_&X
  “不敢,不敢,江某全力和燕总捕头配合,倒有一件事,要先行准备。”
y q2O op}+y X0
+l#Vm+G#No _[,B zh([0  “江兄吩咐,燕飞立刻去办。”
hJmO(cb0雲莱网络y'| bM q7Y(T F#}|N
  江千里道:“先就布守在大厅外的捕快,选一些精干的人员,在三号牢房外面的通路埋伏,动作要小心谨慎,不要太接近,转龙手机警的很,最好能调集一些军马,把开封府先围起来,要他们暗带火把,听号令一起点燃,弓箭手布守四周,骁刀手入衙助战。”雲莱网络:S5t{O/m l
雲莱网络 [#_p9VE1r&GS
  “好,燕总捕头请传我令渝,要步兵总领王英点五百精兵,一百名弓箭手,围住开封府行,步要轻巧,不得发出声息,惊动人畜,违者杀无赦,限三更之前布置完成,再和王统领来此见我。”
V0~"[6k5pn|e"g'K%c$X0
c@+z k5@Oho1S2w3x y0  “是,卑职立刻会办。”燕飞迅快的闪了出去。雲莱网络 G6}g"d$Zm#EY2B`7g

FC}T0_4S!oz8X/^0  江千里笑一笑,道:“巡抚大人还是个用兵的能手啊!”雲莱网络)o}teN"R{m

u8A pV"@ V0  “纸上谈兵罢了,如不是江先生已经指点出来,文中就不知如何调度了。”语声一顿,又道:“转龙手要在开封府街中取得什么东西,江先生也早已探听出来了吧?”
6Aj SVo7O?0雲莱网络!b.i%e@ X
  江千里点点头,道:“这件事和江湖上的朋友有关……”雲莱网络:K;qx0u6`)\o2m/G4j.[
雲莱网络R~-j0MBl%F}
  “我们是不便听闻了?”马巡抚笑笑道:“不能说就不用说了。”
3e0VS5h(w%{#T0
3~-ky6`8YLEP hw0  “倒也不是……”
1xo&Q(~]g0]/Y0雲莱网络&_l!Y A;Ud yU
  江千里顿了顿,缓缓地又道:“大人明察秋毫,想来自有适当处断,江某不想隐瞒,开封府衙三号牢房内囚禁了一位重刑要犯,在江湖上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名叫姬重天,入狱时,已身受重伤,为防他逃走,又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
P9]h\%[D)T$sh0
&LVtGT9h3c2|s6P0  “这个人不畏五刑,不肯认罪,已然过了五堂,他死不划押。”雲莱网络U*v&W*q&RM lA
雲莱网络8pZE4v1d?v|8D
  尹知府解释道:“以致于拖延了两年,无法定论,卑职已申报抚府,请命定夺。”
wqI8GWiq M0雲莱网络I X3E#r!c3Ku/u[_
  “嗯!”我记得看过这个案子,江先生,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该赦还是该杀呢?”
7?QDK:ez'?i B%U0雲莱网络GkR,yj[v
  江千里道:“这个江某就不便说了,如论他在江湖上的声誉,倒是介于正邪之间。”
m1w7l3O&F(CD0
%M1F7o$Y M)D+p0  马巡抚道:“转龙手为他而来,是准备救他出去了?”
Q#UB-T R_3qW&h9l0
9n^F1h:`:Y e0  “转龙手要救他,早就救走了,岂会拖延如此之久,只因他身怀一本武学奇书,转龙手意图谋取,才委身牢头的工作,但姬重天生就一副硬骨头,任凭转龙手百般的折磨,就是不肯说出藏书的所在。但江某进入了牢房之后,倒是给姬重天一个喘息的机会,转龙手有所顾忌,就很少拷打姬重天了,反而每日备了酒菜,把姬重天养得身体大大好转。”雲莱网络#cOx??Fl?

U YDIS&J:n0  马巡抚接道:“如若能找到那本武学奇书,就送给江先生,以作酬谢。”雲莱网络1n,w*@z @,yY
雲莱网络Hnn D%fd1o
  “这么说,江某就先谢过大人了。”雲莱网络lvT+Xl%t

N2B!\o!k4T ?(`']*{ M T0  尹知府长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一个囚禁要犯的牢房中,竟然有着如此曲折的事儿……”雲莱网络O U I sc
雲莱网络3fXcD)M,u~e&}\d
  燕飞动作很快,不过顿饭工夫,就赶了回来,先向马巡抚报告,王统领已点动人马,遵照布置,布置完成,立刻来见督抚。
tsU c/D0雲莱网络 T|z6s|-u
  然后,他又转向江干里道:“我已就布守厅外的捕快中,选了十五名赶往三号牢房外面布置,转龙手如有行动,他们会传警过来。”
"a dd4{dvI$x o0Q0
.Hu5{K:T(N'Y0?0  江千里笑道:“好,王统领一到,燕总捕头就送我回三号牢房。”雲莱网络"W_ k*B_J
雲莱网络PN2Hs%V
  尹知府奇道:“怎么,江先生还要回牢房去,你是巡抚大人要的人,你敢坐牢,下官可不敢再关你了。”雲莱网络 A xu4bx h&k

u|uQ2GXo`0  江千里笑笑道:“不但要入牢房,也还要加上一副手铐,能不大动干戈,最好不要,以免伤亡……”雲莱网络;blK6en0k jY-A

uQVQAZ3BP0  江千里说出了擒贼的计划。雲莱网络#E/y{F6v^1a
雲莱网络)]!MR7lWu1]
  燕飞不住地点头。
d bD{4Av;yj0
]*^/]o&qTM)B0  计议停当,王统领也赶到了厅堂。雲莱网络#Vs.p|Cx6~ f#O

t;P,i#e2`A nq6s0  王英是武举人出身,魁梧高大,此刻,他全身披挂,腰悬箭袋,手中提了一把四十五斤的大关刀,一个佩腰刀的随从,背了一把硬弓。
,{Trxm(@BHA0雲莱网络1XaX`qN8f@
  武将自有武将的威风,和江湖人物自有不同。
(MhGKP"j0
fp*nNy@0z/i^kC0  王英低声向马巡抚报告了布署的情形。已是三更时分,燕飞拿过一副手铐,道:“江兄,要不要暗藏一把兵刃?”雲莱网络+dw$h%F y1wlh:{0p
雲莱网络W/h4U6me6Q:[-D
  江千里笑道:“不用了。”
w c ^+Edd^!Bn7y x0雲莱网络v{L0t~4f CF vE
  “那么得罪了!”燕飞替江千里加上手铐,转身向外行去。雲莱网络/sR)On$R9d

.N-y,vk5mf^d!T0  仍是原来提取江千里的八个捕快随行,两个挑着纱灯前导。
-U][Q"~7kv*[L0
O(|CulsL/X0  刚行近三号牢房的铁栅,栅门立刻大开,张牢头带着两个禁卒,迎了出来,道:“燕爷,江老没有受刑吧!”
F.^g rv\/fv `0雲莱网络f"`.`2R)Q ]+_
  江千里道:“你看,我老人家不是好好的吗,连汗毛也没少一根。”
!XF T Jg;F \0雲莱网络e}0Ip A @"R(c
  “那就好,那就好,江老平安,我们也好过一些了。”
X2wzwY |?l [F0雲莱网络 V i+D)F:Y#U ~C/F
  燕飞却冷冷地道:“张牢头,叫他们去拿一副大号脚镣来,知府大人交代,此后要严加看管,不能像已往那样放纵他!”
9U'U1p#d)P5nE3G0雲莱网络gwaju/^9P.P
  张牢头应了一声,回头吩咐身侧一个禁卒,道:“老李,去拿副大号的脚镣来,燕总捕头的吩咐,江老不会怪在我们头上的。”
(z m P`(SmEg*Xz0雲莱网络d"h2U `/q `J8AK@T2F
  江千里道:“我老人家已经够委屈了,还要再加脚镣,我连这副手铐也不要戴了。”两手一挣手铐断裂落地。
g v\(k2B/Fm,o"`0雲莱网络.]+q#Ew#w'|aI#e
  只见,他伸手向张牢头抓去。雲莱网络-Ewp8}+xC-K6vS&F+H

KIwV}*i0  燕飞单刀出鞘,一侧身堵住了张牢头的后退之路,六个随行捕快,扑向留在原地的禁卒,两个掌灯捕快,高举纱灯,后退了几步,口中吹起尖锐的竹哨声。
`7`"j:nz+Z"S0
&P fD"mg0  张牢头一闪,避开了江千里一记擒拿手,喝道:“江老,你怎对我出气啊!燕总捕头的吩咐,我是不得不遵从啊!”
I`3h }+Tlb0雲莱网络;r/Y~/Sv)t%t.Y
  就这么说话的工夫,江千里已攻出了十余招。
;i*`c#_v,w!nyp0
2r9Rpi`]#nGH]0  张牢头身如陀螺,就地转动,竟然连连避开了江千里十余招的攻势。
/?'P6Aw4{'Ww0雲莱网络&n"GEF4|8w3{w B(ca
  燕飞看得心头震动!雲莱网络,gYk"{SJ\"t
雲莱网络m$@.sR7p
  江千里攻势如重波叠浪,张牢头应付从容,身不离三尺方圆之地,是转龙手易容假扮的已无可疑。雲莱网络 wMorD5r2Kt{

.IKO-ALD2pZ0  但燕飞并没有出手,他要全神戒备,以阻截转龙手逃逸。
w)A3HG+Cw Wq0雲莱网络,\}|L:n Y5hn
  这时,牢房四周已亮起了火把,照得一片通明,埋伏在牢房的捕快,已把任务交给了进入府衙的骁刀手,冲入铁栅内,在燕飞示意下布成了一个圆圈,围住了转龙手。
2Vyp/\EX*X RV2p&y0
`.z E q4u9Z P]k0  那名禁卒也现露出了真正的武功,由身上取出了两把手叉子,力抵六名捕快的围攻,竟然游刃有余,六个人反被他逼得团团乱转。雲莱网络0v^Mk Z:ei6waxz
雲莱网络TIcIRii
  江千里一面加紧抢攻,一面说道:“燕总捕头,分人手去围住那个取脚镣的禁卒。”
gRd@!ED0
6O Jh~6K~;B t)O9X0  燕飞分派冲入栅门的捕快,追捕另一个禁卒,一面高声说道:“张不空,你走不掉的,大批的军马已围住了牢房。”
N0mGk~#c[(P0雲莱网络ha-`NmMM
  张不空哈哈大笑,道:“燕飞,你那点微末之技,还不放在张大爷的心上……”雲莱网络]N5S9u B)\

do0l)Rk#v,V0  目光盯注江千里的身上,接道:“江兄,你也是江湖中人,如果和六扇门中的人联合一气,只怕有伤江兄在江湖中的声望了,这么办吧?你开个价码出来,我立刻付现,不要你江兄助我退敌,你只要转头一走,日后咱们算是朋友,江兄有什么需要,兄弟是全力以赴,怎么样?”
yA:E:dw PM@ ~ L0雲莱网络*G }Htvhu#U
  “话是说得很不错,但你转龙手一向口是心非,只怕咱们这一个冤家是结定了。”雲莱网络2Y%V1A1W-v1`%PD

.oQLVVDz-Hi0  但闻一声闷哼,和禁卒动手的六个捕快中,有一人被对方刺中了前胸,鲜血泉涌,伤势极重。雲莱网络;ng\3IBH

1Is ^ L:Pp-^/]y0  燕飞暗道:转龙手的从卫,竟也如此利害。一挥手,立刻有捕快顶了上去,抬走了伤者。
0YEy${C7T p2m~o0雲莱网络]hRo[Mz'P2o
  他衡量利害,阻截转龙手最为重要,不肯出手帮助捕快拒敌。
g(q#a;@"Ao$i FQK0雲莱网络Ya)zN?8?5B2HO
  忽然间,火把耀目,王英带着二十四名骁刀手,冲入栅门,大刀一挥,高声叫道:“让开,让开,我来会会江湖高人。”
@r?'z*x1Ua0雲莱网络yA {uu|r~!f;D @
  王英疾疾向转龙手冲去。
&xG9^2yQLCw4~0雲莱网络Y&d8C1AZ&@O
  燕飞低声道:“统领,去对付那一个,他已伤了我两名捕快。”
1K:Gh c M:p0雲莱网络 JR]q%ZA
  不错,又有一名捕快被手叉子刺中右臂。
9vyc6]yN/O!g.XC0
3E N/\i'DDI7K)Z7c5r0  但捕快众多,一人受伤,立刻有人顶上,始终保持着六人围击合攻的局面。雲莱网络h%q p+Jz8J
雲莱网络5x,^@.t \
  王英眼看又有捕快顶上,转眼去瞧江千里和转龙手的搏斗。
Um'u|O?)SW'O?0
mI)s(g5q,}0  两人都未施用兵刃,空手缠战,但见掌拍指点,脚踢肘撞,你来我往,快如闪电,不由得看呆了。
1HP}|%hr\p$V0雲莱网络B_E#n^5x
  这和他冲锋陷阵,舞刀攻敌,完全是两种打法,心中暗暗忖道:“他们打的这么一个快法,我如一刀劈他不中,被他欺近身来,要如何应付?”雲莱网络;O;g:`8O]g'Uh
雲莱网络$R8K:?Tmh;s"_S
  心中有了一层顾虑,未再坚持出手。雲莱网络Z ta2S5by

)~F^;_Q0r0  这时,二十四名骁刀手,也围成了一个圈圈,栅门外火光烛天,刀枪耀眼,数百名步兵已进入府衙,把三号牢房围个水泄不通。雲莱网络u;T7o.ek5I(Z }

W E v:z T/loi0  转龙手目睹情景,有些焦急了,一个失神,被江千里一指点中右肩,顿觉半身一麻,身躯转动顿缓。雲莱网络6l9rH0Q3C |
雲莱网络1rub1j)q(s zLI"z
  江千里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出三招,点中了转龙手两处穴道。
g2z S~b/E|q u0
X/O5VI O0TMMD%`0  眼看转龙手已被擒住,燕飞才大喝一声,挥刀攻向禁卒,一阵快刀急斩,磕飞了一柄手又子,飞起一脚,踢中了敌腰,两个捕快冲上前去,生擒活捉。雲莱网络6S[9H)q{[:C ` nf

.y?#qG&zu#G9T0  江千里长长吁口气道:“好利害的转龙手,如非我们声势壮大,使他心惊疏神,再打一两百招,只怕也难分胜负。”雲莱网络7stO6@2P H

|VI s,[/|0  “盛名之下无虚士,江兄果然高明,燕某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w i q x7j'Y0雲莱网络6yf%D"iU s%of*d
  王英笑一笑,道:“江湖人物交手和冲锋打仗不同,我们虽然来了,却一点忙也没帮上,咱们就此别过了。”一挥手,带着人马退去。
-g]/x:txD%dW0
6ewcwP6Vy0  燕飞早已叫人准备好了丝索牛筋,把转龙手和他的从卫捆个结实,江千里才拍开了张不空的穴道。雲莱网络.M1?~1^ItN9i
雲莱网络 Ez_ lB7U-J)]z
  但那去取脚镣的禁卒,却击退了追赶的捕快,趁大军还未合围之前,逃了出去。雲莱网络,p A-?;G jxP
雲莱网络M} t h7[4So
  马巡抚、尹知府得到了报告,亲自前来告诉江千里,二堂上已摆了酒宴,要好好的庆贺一番。雲莱网络@9V uj;S\BqB
雲莱网络1OJc@T @
  江干里的心中明白,马巡抚要求的事还未说出来,无法推辞,笑笑道:“两位大人都肯通宵不眠,江某自然奉陪,不过,燕总捕头也不能放过,应该陪我们喝几杯。”
9vv8U8Sw7LlE0雲莱网络)o&WF;~\-Z
  “那当然,燕飞,你也来吧。”马巡抚立刻作了决定。雲莱网络:k zarB%MhR
雲莱网络&Mtu*u0w6T F
  “是,卑职安顿好了这两个要犯,就去侍酒。”雲莱网络:t#R?:vg4t D'k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11人表态】
20票
感动
17票
同情
14票
无聊
7票
愤怒
12票
搞笑
12票
难过
16票
高兴
13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