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燕子传奇(作者:卧龙生)

第一章 重囚名偷
#{(wDX7@7?#n I u0雲莱网络-Jk H']aDZP-Af&O
   深夜……雲莱网络S I@*[_] | `

/grY;W;Si,B(S0  无月的深夜,幽静,冷凄。
AU y?$`O0雲莱网络Z/Q[,N\ VeE)_a9G
  秋天的夜,多加了一份萧索,飒飒的风,吹飘着落叶。雲莱网络7_$o%E/^sj4t4x
雲莱网络k'hXF'TMs,PG
  青砖砌成的墙壁,高大、坚牢,一盏高挑的风灯,摇曳在夜空中,一圈昏黄的灯光,照着空寂的庭院。雲莱网络ZV [&] uE9U;yr
雲莱网络|-TSl/R _
  重重的铁栅,紧闭的木门,锁住木门的特大号铁锁,真是戒护森严,飞鸟难渡。
.H0_d5}0I]l0
q X'{c-jG#P$m0  是的,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一角,囚禁重刑要犯的三号牢房,关的都是拳大臂粗的江湖人物。
M4\.QUX4f O)DO0雲莱网络 R0X Q|*n8@g$s
  两盏纱灯划破夜色,迅快的行了过来,八个佩刀的捕快,护拥着开封府总捕头铁掌燕飞,行近了栅门。
M8Zs W5V q0雲莱网络sGwR7w aU
  铁栅启动,值夜的牢头,迎出了栅门,躬身一礼、道:“燕爷,这么晚了,还要提犯人哪?”雲莱网络qv1d0fv}Aw!p+L7Z
雲莱网络!H8@lJ c0S5m"jbR
  燕飞点点头道:“七号,江千里。”雲莱网络 y*fIS2e Xv;C%m
雲莱网络N?'DF#Q]
  “这……”牢头怔了一怔。
2M8EGGcn0
{%]2gV R gD0  “怎么,有问题……”燕飞皱起了眉头。
T0r;~#}~!\0雲莱网络}^1dA}
  “没问题!没问!………只不过,江老不太喜欢有人夜里吵他。”雲莱网络U.jP`G ^)f K

M"@%[kx/j0M-} I0  “什么江老,哼!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他是被关的犯人……”
'Op"f-r#}U+^0
]4C?6EaWb0  “是是是,卑职现在就去带他出来……”雲莱网络"rt9? Or/~w [*h?5A"|
雲莱网络"s!Y"W(Jm*p
  “慢着!”雲莱网络6?7?0^~n7Jb

#dX q Ju|^E&\0  牢头停下了脚步,道:“燕爷,还有什么吩咐?”雲莱网络oC/h6A p m

LP;l9KrV7IX0  “我陪你进去,江千里名动武林,是个英雄人物,对他礼遇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3T8wk'J:X4r-vz0雲莱网络K5F"]L,| e2yxF8Kp
  想到江千里在武林中的赫赫声威,使燕飞态度立刻改变,何况,今夜提审,情形异常,不像开堂审问。
i l2EhR*yT0雲莱网络 G&`6a1\${
  “是啊!燕爷,江老的罪名也不大,最多关个二年、三年,再说,他真要走,这开封府的大牢也未必留得住他……”牢头突然住口,看看燕飞的脸色,担心激怒了这位中原名捕。雲莱网络1l9u5lC(s1Ld+b*R*\
雲莱网络L)U sr mJ\J!Vr
  这一次,燕飞没有生气,神情很平静,淡淡一笑,道:“牢头,说下去。”雲莱网络qv,nJF
雲莱网络E` `4[T C9O:e
  “燕爷不生气,卑职就放胆直言了。江千里的朋友很多,大江南北,黑白两道,都有他的知己好友,一旦他破牢而去,燕爷虽然武功高强,但想追捕到他,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了。”
*\u g @O_2{0雲莱网络Ei]-F+Ej
  “不只是麻烦,只怕是非常的困难……”燕飞心平气和地道:“论江湖道上的声望,我自知难望项背……”雲莱网络d T-@%iK s*W
雲莱网络 i5NX/W'yN2]
  “燕爷,你是说……”
G F.W,V xI5xF1A0雲莱网络6C$~'ZS!Es
  “我说的都是实话。”雲莱网络;T Wo;ob;U-B4{ Y?
雲莱网络e&B2sl0z"r A3E
  “燕爷能了解卑职的苦衷,这就好说话了,二十五斤的特号大枷,他只要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全散了,拇指粗的脚镣,他伸伸腿,抬抬脚,就蓬然中断,老实说,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半尺厚的木门,两支八尺的围墙,拦不住他,就是这座铁栅门,只怕也禁不起他的神力一挥……”雲莱网络F4b?vXV

0GQi:Fu4nW)}0  燕爷吁一口气,道:“那是怎么留下他的?”
#}N&q%yj4j3s y0
`cmgQ ]0  “求他………”牢头苦笑一下,说:“江老吃软不吃硬,我们跟他说理,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雲莱网络8?+T)@4{5~pj(lP+LO+b!g
雲莱网络*_cl*K w
  “他就答应了?”
z aOOqqd,a;i:V*p0
nZ al4HQ)K0  “是!所以,江老没上手铐,也没加脚镣……”牢头低声道:“燕爷,你要担待一下,我们已经把犯人留在了牢房里,至于从什么方法,燕爷就不要追究了。”
-{\;\Y/F9b3I9Z n_7R*j0雲莱网络 gMG+h5M8f
  燕飞笑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带我去看他吧!”雲莱网络&[0O$Qd;aS
雲莱网络~9pi;wKA;o4\{8y
  江千里被关在靠边间的牢房中,人身上虽未加刑具,可是房门外却加了两条铁链子拦着,两个牢卒,穿着黑色的衣服,隐伏在两侧的暗影之中,怀中各抱一支诸葛匣弩。
B1l`V/yY\WOi&CP0
AS4[r1l2Bx0  那是一种连发的弩箭,一匣十只,近距离内,是非常恶毒的暗器。雲莱网络(L+J(]2Rg*^6xG
雲莱网络5gE g1LJ0z c
  看到了这种布置,燕飞忍不住微微一笑,忖道:“牢头禁卒,果然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了,表面上说尽好话,骨子里却是别有安排。
qn2Vq(v+E'\V0雲莱网络/]7M2w#\|rr
  牢头举手一挥,两个抱着匣弩的禁卒,悄然退了下去,这是阴招,不能让江千里看到。
$I+k/AWw%B V`*~0
.G%mvg5lQ0  解下铁链,打开门锁,牢头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江老,燕总捕头来看你了。”雲莱网络i0O F l*C,K[
雲莱网络rsY0KfL&P$r/]
  两个掌灯的捕快,举起了手中的纱灯,只见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五旬老者,仰卧牢房一角,虽然没有床铺,但地下却铺着很厚的羊毛毡,身上还盖着一条棉被,双目紧闭,似是睡的正熟,旁边还放一坛老酒。
|;V/r.l[4mw;N-e0
u4?&R5t5o w0  果然是受着很优渥的礼遇。
PE7E*P ^'t+@0雲莱网络|i8im7pi
  牢头蹲下身子,低声道:“江老,咱们总捕来看你了。”雲莱网络'DL%b0F#H(s"\$W

LnB9\#}UK T0  江千里笑一笑,挺身坐起,道:“总捕头半夜里提我老人家出去,可是要拉出去砍头了?”雲莱网络k#ePzg#m!ZR:cY]
雲莱网络FS;Lk}.?
  “江兄,在下燕飞,身不由己,深夜来此惊扰,请江兄多多原谅。”雲莱网络Y IY6e7KB}+Hs

gk |xJP(c0  江千里两道目光,转注到燕飞身上,打量了一阵,道:“说吧!雲莱网络2T9X8z1V~ F
雲莱网络)?L)|J_5c/d kU
  什么人要见我?“
3r| elM lvv,^0
kYW%{k!s k-G0  燕飞道:“府台大人在内厅接见………”雲莱网络cE$?5kp)n/pr3h
雲莱网络0h ?S#I\!x
  江千里一跃而起。道:“行,走吧!他把我老人家关了进来,我看他怎么样把我放出去……”大步向外行去。
3u*[o Z'} x_2B0
q,n^&n1t!pd C%_r)`s0  燕飞一横身,拦住去路,道:“江兄,不能就这样出去!”
s6aRq%p4I \}9J0雲莱网络Ah {C-w"G
  “难不成还要加上手铐脚镣?”
A0pi;B@:V0
y_MV~v{0  “脚烧不用了,手铐只怕难免,这是朝廷的法度,江兄要担待一些。”
3{uL6Td1x9K$x0雲莱网络\f,^J[4}
  江千里笑道:“燕飞,我老人家可是有仇必报,你替我加上手铐,那就是欠了我一笔债,再说,开封府只怕很难有一副能锁住我的手铐、”雲莱网络p*_3L.J{+Y
雲莱网络 Q3O6eT9zZ'H
  “官身难自主。江兄,得罪了。”雲莱网络m^ii3y"W3f-@[ l
雲莱网络0sw7hz9dh
  燕飞伸手由一个捕快身上取过手铐,双手齐出,叭地一声。锁在江干里的双腕L。认位奇准,动作利落。雲莱网络G,I#dUWx^V8J

3`nke(`.|Rg0  车头亲眼看到过二十五斤重的大号脚镣,被江千里硬生生震断,这副小小手铐,如何能锁得住他。一旦翻脸,势必会引发一场恶战。心中念转,立刻退出牢房,暗作戒备,准备随时招呼弓箭手,赶来助战。雲莱网络,^/_ n&L1CA0S3P0Q

{.PT(j Hb#k!Y"@0  大出意外的是江千里并未挣断手铐,望着燕飞淡淡一笑,道:“燕飞,可以走了吧!”雲莱网络 D Up;f Y-{:T;s2[.@

gmuwz X8os9X F V0  “是,江兄请!”
~g!i;A1_ m0雲莱网络 S6pB&N G V!E$V*UC)E*A
  江下里昂首而行,燕飞紧随身后,两个执灯捕快,抢在前面带路,六个捕快手握刀柄,两侧戒护。雲莱网络'F#h6aM%d)?$G2a

.d zdf;T0  内厅是知府大人退堂之后,接见客人的地方,布置得非常雅致,此刻,燃起了四支儿臂粗的巨烛,照得整个厅堂一片通明。雲莱网络^J n#e/s*d uir HZ
雲莱网络nUdTI!Y:N%}
  但坐在主位的,并不是开封府的知府大人,而是个穿着青缎子长袍的中年人,一脸冷肃的神情,微皱着两道眉,尹知府更是一脸诚惶诚恐之色,坐在旁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雲莱网络d:O8K#kR`

9Q3F2m`B]@4fi0  燕飞认识那中年人,是河南巡抚马文中,开封府的顶头上司,立刻屈下一膝,抱拳垂首,道:“开封府总捕头燕飞叩见巡抚大人。”
l7A(G:JD4GRK@5L0
ATF~.\N0  “起来,起来,内堂不用多礼。”
OB ?7\}7U5yE0~0雲莱网络 w)]Qbp&F A
  “谢大人……”燕飞转向尹知府,道:“囚犯江千里带到。”雲莱网络4\%u-ZJ7{ s'wH-e(A

Z Q2Ws;C*{){0  尹知府点点头,转向马文中道:“大人,这位就是江千里。”
)| ZH0]4^r0
@ V!q.x#E No0  马文中目光移注到江千里身上,江干里傲然而立,看也不看他一眼。雲莱网络VtH}1Yh

FZn"F&rp0  “江千里!……”燕飞厉声喝道:“见了巡抚大人,还不参拜,给我跪下。”雲莱网络e)Q$Q/f;\,vy5a*o

6yJ,O5d ?:A v#V8I5I0  一上步,逼近江千里的身侧,右掌一扬,就要劈下。雲莱网络 O!^V*ZL
雲莱网络5v:_ H]$JKiS"f
  “不用了!”马巡抚右手连挥,阻止了燕飞,道:“开了他的手铐。”雲莱网络 |gI`L.xM
雲莱网络na*O\EX
  “是!……”燕飞走近正待行动。雲莱网络L(ma"e"t

i8hq?Z{m'Z0  江千里突然双手一挣,手铐断裂,散落一地,笑道:“不敢劳动总捕头。”雲莱网络v&[f%uT8@
雲莱网络4S&B a3fm*TNz"}
  燕飞拦在江千里身前,冷冷说道:“江千里,你最好规矩点。”雲莱网络'eJrM2s |%p x

gt(a)s L3X Sw0  马巡抚道:“燕捕头i你下去!”
F_0tE|g0雲莱网络`U7lX)F ?y
  “这……”燕飞目光转注在尹知府的脸上。
^Vs1PI:W2\s#p-|0雲莱网络n&JeN3y;a._0ix
  江千里却哈哈一笑,道:“巡抚大人,燕飞忠心护主,你要他离开厅堂,岂不是要他亏负职守。”
@W%NM3S CB6B0雲莱网络[U Sr8M:`
  “也好,燕捕头就留下来吧!”
+[!^F^[?BT2W5S,G h!P0
h5Gugf2oO+t0  “是!”燕飞退到了马巡抚的身侧,凝神戒备。雲莱网络aX`[%h IA^Q
雲莱网络(hgRb [ f#}x
  挣断手铐不难,但像江千里这样挥手之间,铁打的手铐裂断数截散落,那就非深厚的内功不可了。燕飞就自知无法办到的。
a_%|;y1EF'^0
2yPq k!W3^0  “江先生请坐!”马巡抚脸色冷得可以刮下一层冰来,但说话却是轻声细语,十分客气。雲莱网络+B"Ms2d?r/i;W
雲莱网络5q aR1c&q!E]l
  “大人以非常之礼,优渥草民,事出情理之外,必有非常之事,有话就请明说吧!”雲莱网络'Z ex T S w7P1H2w

B]m `l8V8@C0  马巡抚叹息一声,道:“江先生果然见识非凡,文中就直说了。”雲莱网络,W(g krO%Hy!H

]!C$Xb I*_^Tq0  封疆裂土的一品大员,面对一个囚犯,竟然自己报出名字,这礼贤下士也礼贤的有些谦卑了。
/bkV7{NJ0
/g ckEw@Dd1@ n0  燕飞心头震动,想不出堂堂一省的巡抚大人,为什么如此礼遇一个囚犯。雲莱网络A7G*ONM+R
雲莱网络 \/f0?(@t1E
  再看尹知府坐在一侧。,脸色苍白,看上去,他倒像一个待决的囚犯。雲莱网络#gf)NK.\J-t

HV y O-Q6c!~0  马巡抚似是在思索措词,沉吟了一阵,接道:“听说江先生擅长追踪觅迹之术,天下无出其右。”雲莱网络8~j|d6HnY

!{ Z P+r)s9x.[B6l2k0  大人要江某去找一个人?“雲莱网络~;bq L){4[-TiI

s_jE!w|l(C0  “不错!此人关系非常重大,江先生如肯出手相助,文中十分感激。”雲莱网络D w rR;W^.}
雲莱网络 ydU ~ xN|j q+C8@
  “什么人,可以告诉我吧!”雲莱网络j1Tz&G9Y{T^
雲莱网络3pa*Btfq9J n
  “当然!”马巡抚点点头道:“我知道江先生一言九鼎,只要答应了,我会尽告详情……”雲莱网络 In7q @$~ x8H

)UD gr]2}X i0  “慢来,慢来……”江干里缓缓说道:“先把江某人的官司了断,我才能考虑答不答应。”雲莱网络Ko A2x2dY'Y6v
雲莱网络L g8^ iF,V NN9\w Z
  尹知府突然接道:“你只要答应了巡抚大人,官司就一笔勾消,立刻放你出狱。”
m$i2ka;S0雲莱网络]7k*s,]zj1g Tg1a
  江千里吁一口气,道:“我看知府大人是有些误会了,我要了断官司,是要把事情分个曲直……”雲莱网络;@[(~oyZ
雲莱网络#c'q*r4he-m*u a
  尹知府又要接口,却被马巡抚伸手拦住了,尹知府只好把要吐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雲莱网络6Wh5y+X9u
雲莱网络&S lv(@#|Y
  “应该的,应该的,江先生犯的是什么罪,要如何申雪,文中可以立刻判定。”
!R)D Q5b[7d0雲莱网络Rc?Nia
  江干里笑一笑,道:“尹大人今年有四十岁了吧?却讨了一个十七岁的侍妾……”
:sCC8|\,k0雲莱网络Nv0n` @2sl
  “有这种事,尹知府,你自己说吧!”雲莱网络7Z^.Y1o)e0rOm

Vlf;ZCkn0  “卑职是花钱买来的,拙荆体弱多病,娶房侍妾,是为便予照料生活起居。”
G _ W!PA L;B4fP2x0
We^?u g{{0  马巡抚点点头,道:“江先生,是不是这么回事?”雲莱网络S d]2PXE |7E
雲莱网络#\D;VC&QZ~2[dh
  “尹大人是花了一百两银子。不过,那位姑娘可不是心甘情愿马巡抚眉毛一扬,道:”那是恃强霸占民女了?“
r'Zl6M CSy u"ur0
+y)d c L%}.e%V s0  “大人!………”尹知府突然跪了下去,道:“这是幕宾无知,事前卑职未明内情,事后知晓,米已成饭,卑职失察,请大人降罪。”
4S J{s0j(JG&qE2^0雲莱网络#cn+uz;q+E)`&H E;d
  四品黄堂,娶房侍妾,又花了银子,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在那个时代里,不要说官宦人家啦,就是有钱的乡绅、员外,讨个三妻四妾的,也是司空见惯的事,马巡抚亦好此道,家里就有两个侍妾,只不过,今夜的原告不对,弄得马巡抚也僵在那里了。
O vWY!o([g Y-P0
h$p*T8auW7F(^#\0  但他究竟是宦海在大员,历练丰富,略一沉思,已有计较,道:“查事不明,是该降罪,江先生,你看,该办尹知府什么罪名?”
:A/J#]oW.[Md7O)@0雲莱网络h9x'V-m%H[,lS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大人言重了,尹知府虽然不是个青天府台,也不是个贪赃枉法的坏官,我看应该罚他俸银半年,至于那位姑娘么……”
!RZb'^o2P,d B"y0
ch'KT f!M0  尹知府接道:“我立刻把她遣送回家……”雲莱网络%W0T z'}Xvm'Mv
雲莱网络?y*[pvBz
  “那倒不用了,江某已查清楚了,那丫头初时虽不情愿,但你尹大人惜花有术,那丫头好像已甘心为妾了,唉!田舍村夫,如何能比得上大人的潇洒文雅,现在若送她回去,她却过不惯那种村妇生活了。”
vD3~ `yk%kD:\G0
$r xrXQ*z0  “说的也是,江先生处置的好,情理兼顾,网开一面,文中好生佩服。尹、知府,你可愿认罚。”
mA4stm ^8cx0雲莱网络1JDi v\1vf+M.D$p
  “卑职先垫出半年罚俸,这笔钱……”
eZ\${!]Cnh.?0
h6_r8m0|E&d6uI7T0  马巡抚接道。“江先生早已安排了去处吧?”
U!J&T%[6SMtBf.Q0雲莱网络^B ^'y0LO
  “就送给那丫头过去的青梅旧友,让他讨房媳妇吧!此事传扬民间,不但可替府台大人树立官风,也算是一桩美谈。”
E!Qlj h0雲莱网络/vv_*_N
  “好,好,此案已结,尹知府请起来吧!”
+FREL#Y Bcb0雲莱网络F:C@y!Z#Y2e
  “是是是,多谢大人。”雲莱网络Mw|y:}Je
雲莱网络 @cS,a4t9uA)Hh
  马巡抚道:“尹知府,江先生的罪名是………”雲莱网络't)v5LJ{~

D|T9Q#g_0  “误伤公差,而且那公差伤势已好,原告已无意再告,卑职即刻下令开释。”雲莱网络7fVSNn
雲莱网络1GJt$l{ l+D Y
  误伤了什么公差?尹知府没有说,江千里也不提,马巡抚也不问,但却心中有数,定然是替知府大人作媒的那位幕宾了。
l^4M/{#C.`,V0
aL;J!N6gtu0  “江先生肯在开封府大牢之中,除了便于查明尹知府如夫人的事情之外,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马巡抚展现出精明干练、洞察细微的才华来。
q/[jkuY,r@B0
D:AOB FF(\m0  “大人高明……”江千里不得不佩服了,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做官的人,观察事物之能,比起江湖人物,有过之而无不及。”
AMR1n_+Ch_.sw0
4^N;gE/c'z0  燕飞却听得心神皆震,便于查明知府大人的家务事!那是说,江千里在那等隐密、森严的监视之下,却能来去自如,竟未被人发觉,这人的武功之高,身法之奇,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3U%jZ|5R3q TA5h0C0雲莱网络f"~`*|bg ] f!z(iT
  “可否说出来听听呢?”马巡抚步步紧逼地问道:“以江先生身手之高,要查明一桩小事,实也用不着在牢中委屈自己,文中虽然想到了别有缘故,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W p'r8{NW0
3`"xT{suN&s3^0  江千里的神情突然转为严肃,低声说:“燕总捕头,布守在内厅外面的人,可都靠得住么?”
oX6{vO)i w)k0
nGl0e;Nx0  “原来,灯火辉煌处,看不到有人戒备,但厅外的夜暗之中,却是守备森严,有三十多名捕快,环卫在内厅四周。
PU*Dq(yi'BD0
,C#Dx{ ]v6Ff9`%V0  “靠得住,都是我手下的捕快,我自信埋伏得十分隐密,想不到仍然瞒不过江兄的耳目。”
!~!\w"E)_nOJ&f aq0雲莱网络y)s3e!f^,ZW
  江干里道:“那就好,不敢相瞒两位大人和燕总捕头,江某人甘愿坐牢数月,是为了追查一个名满江湖的神偷…”雲莱网络5RV`4B9ZK

d#Hh.A?^t0  “什么?神偷……”燕飞顿觉一阵脸红,追神偷追到开封府衙门里,要他们这个开封府的总捕头,脸上如何能挂得住。雲莱网络-r4|T_C ?`@2d VE
雲莱网络~CP'h|Vx"q"O}
  “说起来,燕总捕头也该知道…”江千里吁一口气,道:“听说过转龙手张不空吧?”雲莱网络dKT!dK;@(ln
雲莱网络'L5b vHR
  “江见是说转龙手张不空藏身在我的开封府衙里?”雲莱网络]6_`IJ7Z${#L~
雲莱网络~{)v2a/J}?|n
  燕飞的脸上一片怒色,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了。
7y.Pv s$dJ mG:xe`0
[%Ml3j*t~t9sL O0  “是的,燕老弟,张不空的偷窃之技,天下无双,而且行止诡密,又擅长易容之术,刑部的刘总捕头,曾经花费半年时光,尽出刑部干员,仍然无法查出他的行踪,唉!这个人专偷天下名贵的珠宝古玩,从不失手,各地的官府都奉有格杀勿论的上谕。”
s*r l ~0n0雲莱网络@fN] uksU
  “我看过这道上谕。”尹知府道:“他偷到皇宫内苑去了,真是罪该万死,江先生既然发觉了他的行踪,快些把他缉拿归案,也是大功一件,不知他现在何处?”
%Z3F(ece7];cc%r0雲莱网络VNf;euG8}x
  “就在府衙之中……”
}S&O7v*D$xG$lx0雲莱网络Pkd;S#aCv}N)H
  一下子像被火烧到了屁股,尹知府几乎是跳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住在这里?”雲莱网络Z3Js2qU!I7[%P

|3}&gq@*L0  江千里点点头。
7tw e&KGD;?(Wm!m0雲莱网络"|`M5d.P&i7H Ve ^
  “这还得了,上谕缉拿的要犯,竟然躲在衙门里,快!燕总捕头,去把他抓来归案。”雲莱网络xn#R-p g
雲莱网络f!gX*D,j9fQ
  “是!”燕飞应了一声,回顾江千里道:“江兄,请指点兄弟一个方位。”雲莱网络[\m0\.D
雲莱网络(A/k H-Q!o
  “急也不在一时,燕老弟,张不空行踪飘忽,警觉之心奇高,稍有风吹草动,他就可能闻风而逃,再想找他,那就如大海捞针了。老实说,刑部中多员高手,追到他出生的原籍,竟然查不出一点线索,连张不空这个名字,可能都是假的,真是春风拂面不留痕……”
?0VN$o1z0
v~c:wX0  “可是……”尹知府急急接道:“事不宜迟啊!迟恐有变,江先生,我看早点行动,才能掌握先机……”
"u)E'|FY4K)P0雲莱网络)}5LU6RI7]q`]
  “江先生说得对!”马巡抚说话了:“谋定而后动,要一举成功。”雲莱网络r+vF[UN0j A
雲莱网络!}9ULctI5P
  尹知府不敢再多言了,但他焦虑的神色,却溢满在眉目之间。
z G rtZ0
9H'}#Lx2s2{0  原来,尹知府的公馆,就在开封府衙后边,相连一处,转龙手匿隐在府行中,也就是在他的卧榻之侧,叫他如何不急。
g[ rH:r E ~`(}0
R1?4~ou.h o_)~0  燕飞道:“在下有些想不明白,转龙手张不空公躲在什么地方呢?”
"V5zk:}2h;Ce*B}g _0f0雲莱网络g\3Sr8^;l1C%K!Lw
  “监牢里。”
$f9]R&R-|f$a0
\D!Mq$E9@#aZ0  “噢!……”尹知府恍然大悟接道:“犯人……”
/D2Me:`b;yB%Np0
{.T$s-H2c7l!l&z~0  “张不空不像江某人这么能吃苦耐劳,蹲在牢房里,滋味并不好受。”
/k!hNY,U3}0雲莱网络!z6ad"f0d?
  “江兄是说他寄身在禁卒之中……”燕飞终于想出了可能隐匿的所在。
3e1R|:U-A0
,R3Zqr P8[&M0  “有禁卒,也有牢头……”江千里笑一笑,道:“转龙手不是一个人活动,他领导一个组合,一共有多少人我还没有查出来,但潜隐在监狱中的人,至少有三个以上。”雲莱网络zKsqY

&I$n E ?c0  “他们所管理是几号牢房……”燕飞问道:“人手是不是集中在一处?”
;N9^Emj5~3fg^0
A"bY7uL,n x0  江干里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刚刚还见过他……”
,z+wB`-F%e0
i!k7{9k"Q\0  “三号牢房的张牢头……”燕飞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地道:“可恶!我去抓他归案。”
&b|,B9E,c2Uv0?0
B"|oQz ^0  一伸手,拦住了燕飞,江千里低着头道:“暂请息怒,转龙手偷窃之技,冠绝天下,拥有的财富,世无其匹,他要找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并不困难,为什么甘愿化身一个牢头,混入开封府中?……”
kz2K$? ]*N$OX*\0
K J g V#QH*Y.\0  “是啊……”马巡抚本有要事,受高人指点,请求江千里挺身相助,但现在,却因转龙手隐匿开封府街一事,引起了强烈的好奇,缓缓接道:“张不空定然是另有所图,才甘为牢头,江先生可是已查出一点眉目?”雲莱网络%F-RQ'k:zJ
雲莱网络8EP ~8_4p(aQk7J*Hg
  他虽久历官场风云,渡过多重艰险,晋身于一品大吏之位,自具有常人所难及判断事理之能,不过,对江湖事物诡谲玄奇的变化,又非他能料断,但饱读经书,胸藏锦绣的才学,却能举一反三,江干里提出一个疑问,他就联想出一些事机,只不过无法猜测出内情变化罢了。
#s|u;]$WGi!t0
w_q@4@!X$OD#W0  江千里双目炯炯,凝注在马巡抚的脸上,微微一笑,道:“大人是否也想到了什么?”
tQ:KG#}'e [#N0雲莱网络]8l1Vp7]#O%o1r
  马文中笑道:“这就不好猜了,下官对江湖中事,一无所知,不过,以常情推论,他隐身于开封府街中,可能和开封府衙门有关?”’“大人虽未说得很清楚,大体上而言算是猜对了。”江千里神情肃然道:“转龙手甘愿委身于三号牢房的牢头这个工作,实在是为f想寻找一件东西。”雲莱网络9y"Oz3U/q.DNo-W

d?+QIC"x x~0  “下官这就不明白了。”尹知府接道:“张牢头叫张九,在开封府作监房的牢头,已有很多年了,本府到任已经三年,到任时点验各房班役,他就在三号监房任牢头的职位,再说下官并未收藏什么珍贵宝物,难道张九即转龙手的化身不成?这多年,他一直隐身于此。”
5Kx#?/_9u#TN0W0雲莱网络*h{0[_S6S)F
  “当然不是,尹大人如果知道转龙手张不空的能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江千里说道:“转龙手不是张九,也不可能隐身在此地很多年,但他精于易容之术,又善模仿各地方言,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雲莱网络T` l'p:p
雲莱网络x v.A/K(u@8J-_
  “那么真的张九呢?”尹知府不服气地问。雲莱网络KH@s m$H!Heveu@
雲莱网络/I9@"q3\Ja;o
  “只怕早已被杀害了!”雲莱网络}5sN}1F s2R/af&Iw*x

s%a~,C7Fv FUF0  “戒护三号牢房的一共七个禁卒,他们常年均和张九相处,难道会看不出破绽?”
7k+d/ub%ma0
7dJ1N _;R"a/G0  “可怕的地方也就在此了,七个禁卒可能被杀过半,余下的不是受制不敢声张,就是被转龙手重金买通,最好的一项推论,他们心中有点怀疑,但因为没有证据,不便随便出面告发。”
V B1zjC#^[;{ [ E0雲莱网络;S.X(R}%S i"MnX+}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了……”尹知府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总捕头,你要尽出精锐,抓到转龙手拷问个明白,一下子杀害了数条人命,当真是目无王法了。”
-rK FmVq9K0`!},_1o0雲莱网络? Sm%_EfW&t
  江千里淡淡一笑,道:“知府大人,转龙手东西还未到手,只要咱们目下的谈话,不会走漏消息,他应该不会离开。”
'O/Y(nr.TzG0
\:Xv$RhmE6r,Bf0  尹知府道:“可是,兵贵神速,不宜迟延……”雲莱网络 yK,av;L@C~
雲莱网络 V6~oc x U
  “尹知府……”马巡抚接口了:“江先生既然说出了内情,自是不会坐视,捉拿转龙手的事,就听江先生的安排吧!”雲莱网络/@.N8K#]b u;F
雲莱网络O0a vs;t?%`/[
  “卑职受教!”尹知府恭应了一声。
f+\2p]D&T3G0雲莱网络{b9h}5y%pi
  “马大人好重一顶的帽子啊!”江千里苦笑道:“咱们三更时分动手,江某人没有和转龙手对过阵,不知道能不能制住他……”
[ Mz8X7@;ww0雲莱网络u0Y*i9\!h |:Fod
  尹知府接道:“燕总捕头会全力帮助你。”雲莱网络QqZT~lefD6gg
雲莱网络3_$\2T$nN%s
  “江某也会全力以赴。”雲莱网络A`:R-Jx2O.M

bvC~zOAI5{ NN5hL0  “现在二更左右了吧!……”马巡抚道:“燕总捕头要听江先生的调度……”
&e{k3[q!Q8FV)W0
Xw4yzCWR0  “是!卑职一切遵照江先生之命行事。”
q5jl sz{i?0
3p f0du~ g0  “不敢,不敢,江某全力和燕总捕头配合,倒有一件事,要先行准备。”
!C#g1K&K2DE:F-~0b[0雲莱网络9OE [vp H3t1d[| j
  “江兄吩咐,燕飞立刻去办。”
X]!rP6Az0
$T1y~O.NI&x+e'A1wy0  江千里道:“先就布守在大厅外的捕快,选一些精干的人员,在三号牢房外面的通路埋伏,动作要小心谨慎,不要太接近,转龙手机警的很,最好能调集一些军马,把开封府先围起来,要他们暗带火把,听号令一起点燃,弓箭手布守四周,骁刀手入衙助战。”雲莱网络2pO3ybU;W

k8h6lr X.JX0  “好,燕总捕头请传我令渝,要步兵总领王英点五百精兵,一百名弓箭手,围住开封府行,步要轻巧,不得发出声息,惊动人畜,违者杀无赦,限三更之前布置完成,再和王统领来此见我。”
,J!o$pB L0雲莱网络 lG!Y!j;l;L T
  “是,卑职立刻会办。”燕飞迅快的闪了出去。雲莱网络,t-c.D7h)b0_UrGy,a

!L(Zj#p+XqzwI0z0  江千里笑一笑,道:“巡抚大人还是个用兵的能手啊!”
V;e ~PES0雲莱网络eP-G#c kj hx
  “纸上谈兵罢了,如不是江先生已经指点出来,文中就不知如何调度了。”语声一顿,又道:“转龙手要在开封府街中取得什么东西,江先生也早已探听出来了吧?”
1\ ?T&H]0
/{d(m [U%Z^l0  江千里点点头,道:“这件事和江湖上的朋友有关……”
swi;F3tS#`6W0雲莱网络g#u4@ h-if+ul~)M$T
  “我们是不便听闻了?”马巡抚笑笑道:“不能说就不用说了。”
#X{(Q ms0雲莱网络 } IE9Z6`'K6W
  “倒也不是……”
4g_jp,J;U,{/]{0雲莱网络0?p!J]@%@6Z
  江千里顿了顿,缓缓地又道:“大人明察秋毫,想来自有适当处断,江某不想隐瞒,开封府衙三号牢房内囚禁了一位重刑要犯,在江湖上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名叫姬重天,入狱时,已身受重伤,为防他逃走,又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
u h K;d,Q7vQ0
.? g-kMt h.g0  “这个人不畏五刑,不肯认罪,已然过了五堂,他死不划押。”雲莱网络2]'@D$^g:|tAw

0XE3`&rPjMY0  尹知府解释道:“以致于拖延了两年,无法定论,卑职已申报抚府,请命定夺。”雲莱网络 j K|'Ft|:e+W"N

N{.?.g&bB0  “嗯!”我记得看过这个案子,江先生,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该赦还是该杀呢?”
^@)Y"w6PGn0
0YD0HP hf/S~ur0  江千里道:“这个江某就不便说了,如论他在江湖上的声誉,倒是介于正邪之间。”
$D2S Z"{-Kjr)T+T0o0雲莱网络;g"pwkV
  马巡抚道:“转龙手为他而来,是准备救他出去了?”雲莱网络'q!hG_(j

X{nW/s{c(L0  “转龙手要救他,早就救走了,岂会拖延如此之久,只因他身怀一本武学奇书,转龙手意图谋取,才委身牢头的工作,但姬重天生就一副硬骨头,任凭转龙手百般的折磨,就是不肯说出藏书的所在。但江某进入了牢房之后,倒是给姬重天一个喘息的机会,转龙手有所顾忌,就很少拷打姬重天了,反而每日备了酒菜,把姬重天养得身体大大好转。”雲莱网络j!r$I5Wy*\ y k3{6N
雲莱网络(u.k"P[3X
  马巡抚接道:“如若能找到那本武学奇书,就送给江先生,以作酬谢。”雲莱网络 wI+}5OYe C-TYG
雲莱网络^9VHO JF
  “这么说,江某就先谢过大人了。”雲莱网络`iy"O\*i~v:qf
雲莱网络h,\@d!}K?4z
  尹知府长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一个囚禁要犯的牢房中,竟然有着如此曲折的事儿……”
&`/LA1B D$f1\0
W#wcX-n xY0  燕飞动作很快,不过顿饭工夫,就赶了回来,先向马巡抚报告,王统领已点动人马,遵照布置,布置完成,立刻来见督抚。
`+pCf'F2p0雲莱网络w7|:o2gp+L)G}b
  然后,他又转向江干里道:“我已就布守厅外的捕快中,选了十五名赶往三号牢房外面布置,转龙手如有行动,他们会传警过来。”雲莱网络i E k&L^0m%b8X]

g%? Hf8qhYt;x ZJ0  江千里笑道:“好,王统领一到,燕总捕头就送我回三号牢房。”
f$d8?UE,J0o;Vl0
mlqa n2Wb0  尹知府奇道:“怎么,江先生还要回牢房去,你是巡抚大人要的人,你敢坐牢,下官可不敢再关你了。”
T5UUhA+RD0雲莱网络A?\ od:x-Q
  江千里笑笑道:“不但要入牢房,也还要加上一副手铐,能不大动干戈,最好不要,以免伤亡……”雲莱网络Rv3@{N0i5z1E
雲莱网络8p m`:}}A+y
  江千里说出了擒贼的计划。雲莱网络re}&H$ASv J

R$DQ[L[A#r0  燕飞不住地点头。
E8M8N.d+n7^3c,n0
d/a-jaCP7L0  计议停当,王统领也赶到了厅堂。雲莱网络a3z,k:y9Q S j#g"O

Y6L6@*LwF,{aJ0  王英是武举人出身,魁梧高大,此刻,他全身披挂,腰悬箭袋,手中提了一把四十五斤的大关刀,一个佩腰刀的随从,背了一把硬弓。雲莱网络jTuD@c M.b
雲莱网络9g:x7o^}
  武将自有武将的威风,和江湖人物自有不同。
*] _`5EHZ5rv.O0
&bhHYB!K0  王英低声向马巡抚报告了布署的情形。已是三更时分,燕飞拿过一副手铐,道:“江兄,要不要暗藏一把兵刃?”雲莱网络CA$U(FUO(Z

rE*C$Il&j"y0  江千里笑道:“不用了。”雲莱网络(TIO}Y)b2w"D c

X2gV/@.c,~)l!hB K0  “那么得罪了!”燕飞替江千里加上手铐,转身向外行去。雲莱网络 a d9c,~-S#cLNo pp

&Zy0Rpuc0  仍是原来提取江千里的八个捕快随行,两个挑着纱灯前导。雲莱网络8E Q)B-c1a{S,wS

Lw9f s?`0  刚行近三号牢房的铁栅,栅门立刻大开,张牢头带着两个禁卒,迎了出来,道:“燕爷,江老没有受刑吧!”
;iUlb1y C0
d8d*g4i B f i7e {0  江千里道:“你看,我老人家不是好好的吗,连汗毛也没少一根。”雲莱网络Np:u,aP6j8X.``6jR

(?o&S@3D A b"^*V%W0  “那就好,那就好,江老平安,我们也好过一些了。”雲莱网络c2XE'Mn"T.S]\
雲莱网络LJH%kb-M4@!{
  燕飞却冷冷地道:“张牢头,叫他们去拿一副大号脚镣来,知府大人交代,此后要严加看管,不能像已往那样放纵他!”
I AJoJ(?0
3fX5m`]l6E6j;k0  张牢头应了一声,回头吩咐身侧一个禁卒,道:“老李,去拿副大号的脚镣来,燕总捕头的吩咐,江老不会怪在我们头上的。”雲莱网络 u Z$wRl}
雲莱网络le.Kg]i!S&KH)X.gnr
  江千里道:“我老人家已经够委屈了,还要再加脚镣,我连这副手铐也不要戴了。”两手一挣手铐断裂落地。雲莱网络H"`D `mhYN6\j
雲莱网络JN%}#^J*e
  只见,他伸手向张牢头抓去。雲莱网络I/vs oFp @k

(St/K/Z5@fR0  燕飞单刀出鞘,一侧身堵住了张牢头的后退之路,六个随行捕快,扑向留在原地的禁卒,两个掌灯捕快,高举纱灯,后退了几步,口中吹起尖锐的竹哨声。
vA8Zc'qb0
5` e PEhK!DfM0  张牢头一闪,避开了江千里一记擒拿手,喝道:“江老,你怎对我出气啊!燕总捕头的吩咐,我是不得不遵从啊!”雲莱网络s#Ui(x@,P^
雲莱网络1uc'd-\8s;M6pW
  就这么说话的工夫,江千里已攻出了十余招。雲莱网络s)i)x7H LL s Y-]"Hj*[
雲莱网络+[5|/O[Z6i+C-b
  张牢头身如陀螺,就地转动,竟然连连避开了江千里十余招的攻势。
I-j@L@]&k3{9]0
A&Li ^.~B,S0  燕飞看得心头震动!雲莱网络z2O7W|]0] H
雲莱网络!aX"h nJQ
  江千里攻势如重波叠浪,张牢头应付从容,身不离三尺方圆之地,是转龙手易容假扮的已无可疑。雲莱网络I3E M7u-t;J|~5A

/OH"}9A o0  但燕飞并没有出手,他要全神戒备,以阻截转龙手逃逸。雲莱网络4z6^;x X+[*[*R+V~E)Y3uJ

(@,i u.U c_z0  这时,牢房四周已亮起了火把,照得一片通明,埋伏在牢房的捕快,已把任务交给了进入府衙的骁刀手,冲入铁栅内,在燕飞示意下布成了一个圆圈,围住了转龙手。
1N0f+I$o oH@'V0雲莱网络b#OXi)i5F{:{
  那名禁卒也现露出了真正的武功,由身上取出了两把手叉子,力抵六名捕快的围攻,竟然游刃有余,六个人反被他逼得团团乱转。雲莱网络Us }-X;{3r6r

Rup"jUL5o&@bu3a8|;{0  江千里一面加紧抢攻,一面说道:“燕总捕头,分人手去围住那个取脚镣的禁卒。”
hlnC K ?w T0雲莱网络?X8w-F,O+K
  燕飞分派冲入栅门的捕快,追捕另一个禁卒,一面高声说道:“张不空,你走不掉的,大批的军马已围住了牢房。”
,h zNS-V-e0雲莱网络&f7_!F g/Z*R
  张不空哈哈大笑,道:“燕飞,你那点微末之技,还不放在张大爷的心上……”雲莱网络:eR/i5R/NE
雲莱网络5Osg ke{
  目光盯注江千里的身上,接道:“江兄,你也是江湖中人,如果和六扇门中的人联合一气,只怕有伤江兄在江湖中的声望了,这么办吧?你开个价码出来,我立刻付现,不要你江兄助我退敌,你只要转头一走,日后咱们算是朋友,江兄有什么需要,兄弟是全力以赴,怎么样?”
h5x N enHv l3D+v0雲莱网络?an?Z9P$_ e
  “话是说得很不错,但你转龙手一向口是心非,只怕咱们这一个冤家是结定了。”雲莱网络0z:i7f`}
雲莱网络2U3x6[$n s(t p#bO
  但闻一声闷哼,和禁卒动手的六个捕快中,有一人被对方刺中了前胸,鲜血泉涌,伤势极重。
'|rL5x1]W/R!X0
+c"m(u.w0W8a y%L,T0  燕飞暗道:转龙手的从卫,竟也如此利害。一挥手,立刻有捕快顶了上去,抬走了伤者。
.e1w4]$g;?z | @ en&A0雲莱网络WW%m `%jb;s"xH
  他衡量利害,阻截转龙手最为重要,不肯出手帮助捕快拒敌。雲莱网络v]^cK3s
雲莱网络~-WEH'\+R(wN\ K!m
  忽然间,火把耀目,王英带着二十四名骁刀手,冲入栅门,大刀一挥,高声叫道:“让开,让开,我来会会江湖高人。”雲莱网络.N|Fsk,HF tBx5KG

t^mi3J0\U;c2M0  王英疾疾向转龙手冲去。雲莱网络fR]a-c*C7Zv
雲莱网络$u2W(r.q4b8qtH?
  燕飞低声道:“统领,去对付那一个,他已伤了我两名捕快。”
]7r:P3nXR4`&u0雲莱网络P Ok`,p9o*H
  不错,又有一名捕快被手叉子刺中右臂。雲莱网络)j$i(T9k}#Sd QkjQ
雲莱网络e zrR qql
  但捕快众多,一人受伤,立刻有人顶上,始终保持着六人围击合攻的局面。雲莱网络 JmNS6ff
雲莱网络)x [kP-@/Q
  王英眼看又有捕快顶上,转眼去瞧江千里和转龙手的搏斗。雲莱网络F1@O9Vx%\J3l[f

1uG](v Rb0  两人都未施用兵刃,空手缠战,但见掌拍指点,脚踢肘撞,你来我往,快如闪电,不由得看呆了。雲莱网络-FB]F,z+Z&l0V/fM%Z
雲莱网络S4i u Ro4n ^
  这和他冲锋陷阵,舞刀攻敌,完全是两种打法,心中暗暗忖道:“他们打的这么一个快法,我如一刀劈他不中,被他欺近身来,要如何应付?”雲莱网络*[F1Ml0Dut\ a|d3I
雲莱网络 F^(aP,[U(| z
  心中有了一层顾虑,未再坚持出手。
-y {$_B8Z?B6U/xys0雲莱网络{(dC2m @
  这时,二十四名骁刀手,也围成了一个圈圈,栅门外火光烛天,刀枪耀眼,数百名步兵已进入府衙,把三号牢房围个水泄不通。雲莱网络B\y-RW!d5N.j!Z,X
雲莱网络%`'QmD*ji8B.i
  转龙手目睹情景,有些焦急了,一个失神,被江千里一指点中右肩,顿觉半身一麻,身躯转动顿缓。雲莱网络WRh"kle
雲莱网络/j1Qn;WE;q f
  江千里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出三招,点中了转龙手两处穴道。
4V L2j9UV&f0
/?T:t1B!kL@s,Ka0  眼看转龙手已被擒住,燕飞才大喝一声,挥刀攻向禁卒,一阵快刀急斩,磕飞了一柄手又子,飞起一脚,踢中了敌腰,两个捕快冲上前去,生擒活捉。雲莱网络zi YG"?:D{2k0P+vN
雲莱网络E4]CM H&GP k+sh
  江千里长长吁口气道:“好利害的转龙手,如非我们声势壮大,使他心惊疏神,再打一两百招,只怕也难分胜负。”雲莱网络+u@*FTS

2Shw,C b Mw:r4EG SY0  “盛名之下无虚士,江兄果然高明,燕某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雲莱网络9W rW1Cd;R
雲莱网络7i4WAs:P%j }^3^
  王英笑一笑,道:“江湖人物交手和冲锋打仗不同,我们虽然来了,却一点忙也没帮上,咱们就此别过了。”一挥手,带着人马退去。雲莱网络&[o#]$gB

+y%[6u4{zD$ju B0  燕飞早已叫人准备好了丝索牛筋,把转龙手和他的从卫捆个结实,江千里才拍开了张不空的穴道。
viC0S%b Es_X0
2\9c@ @n1am9?;vz|0  但那去取脚镣的禁卒,却击退了追赶的捕快,趁大军还未合围之前,逃了出去。雲莱网络BU5a9j h
雲莱网络G+o'A.K7J;r.s.|OH
  马巡抚、尹知府得到了报告,亲自前来告诉江千里,二堂上已摆了酒宴,要好好的庆贺一番。雲莱网络p*F"hz.w9~9A
雲莱网络,i%XBGW vU4FIj
  江干里的心中明白,马巡抚要求的事还未说出来,无法推辞,笑笑道:“两位大人都肯通宵不眠,江某自然奉陪,不过,燕总捕头也不能放过,应该陪我们喝几杯。”雲莱网络;B.e5Gm+tA3I
雲莱网络FVX)g\l5wrr[
  “那当然,燕飞,你也来吧。”马巡抚立刻作了决定。雲莱网络wLY _$oa xx

w+D vZ0SA~ yU(}0  “是,卑职安顿好了这两个要犯,就去侍酒。”
5B]h bES(M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28人表态】
23票
感动
19票
同情
16票
无聊
11票
愤怒
13票
搞笑
13票
难过
17票
高兴
16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