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燕子传奇(作者:卧龙生)

第一章 重囚名偷
N~XZMc0雲莱网络$\2VD'Zts`UX0q
   深夜……雲莱网络ep~;?.v~c|v

Wg,n tW0?#C S0  无月的深夜,幽静,冷凄。雲莱网络#Y yr2y vN;c9p H
雲莱网络;CGx_1D-J~.O,V
  秋天的夜,多加了一份萧索,飒飒的风,吹飘着落叶。
!r8bD1vr$EL2P0G0
&w3y$ROT Cy4nI4h0  青砖砌成的墙壁,高大、坚牢,一盏高挑的风灯,摇曳在夜空中,一圈昏黄的灯光,照着空寂的庭院。雲莱网络qm-G#iO{[

Jl!HpU4Q H O8_(I0  重重的铁栅,紧闭的木门,锁住木门的特大号铁锁,真是戒护森严,飞鸟难渡。
0N.NitP Y1Q1t0
$u2b)h.C ^ U#@0  是的,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一角,囚禁重刑要犯的三号牢房,关的都是拳大臂粗的江湖人物。雲莱网络'QX#Kf.\ fu
雲莱网络 mbW8|t*h(T
  两盏纱灯划破夜色,迅快的行了过来,八个佩刀的捕快,护拥着开封府总捕头铁掌燕飞,行近了栅门。
7]I,w2zs0
M~Kq7j9WH0  铁栅启动,值夜的牢头,迎出了栅门,躬身一礼、道:“燕爷,这么晚了,还要提犯人哪?”雲莱网络.R?'{8S0]l

U%~E4Y`0  燕飞点点头道:“七号,江千里。”雲莱网络b+m3hgCu6p/S(c lt

aCN`i7S'g%Ok0  “这……”牢头怔了一怔。雲莱网络 vb-\F%l C
雲莱网络TpDO%pl
  “怎么,有问题……”燕飞皱起了眉头。
Hr4QiYR0雲莱网络 C5wM;Z/c
  “没问题!没问!………只不过,江老不太喜欢有人夜里吵他。”
c Z+f'Te6FE8~v0
nD"Nv?/f0  “什么江老,哼!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他是被关的犯人……”雲莱网络eWlcx"sd

9`U_*@o1|)[:Qt0  “是是是,卑职现在就去带他出来……”
-k)\~&Q8@gZ)W:w0雲莱网络8\weh Ln1Z AW
  “慢着!”
a!s$i%oB S'h&h0
0\c:C U-U O(B[M0  牢头停下了脚步,道:“燕爷,还有什么吩咐?”
.\(ZSm4}k ECY\J_0雲莱网络*RU ^4@0|q
  “我陪你进去,江千里名动武林,是个英雄人物,对他礼遇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Z:a%fs|x0
{v.S&ZBq*~0  想到江千里在武林中的赫赫声威,使燕飞态度立刻改变,何况,今夜提审,情形异常,不像开堂审问。
$|0u,q8H6RT;TG0
1_4O8?R|0  “是啊!燕爷,江老的罪名也不大,最多关个二年、三年,再说,他真要走,这开封府的大牢也未必留得住他……”牢头突然住口,看看燕飞的脸色,担心激怒了这位中原名捕。
&X+h3q FC Pj0
(d?[!y&TO0  这一次,燕飞没有生气,神情很平静,淡淡一笑,道:“牢头,说下去。”雲莱网络\d!Z\ P%A^XM&c
雲莱网络f8B5B9s%A\nsQL-R q
  “燕爷不生气,卑职就放胆直言了。江千里的朋友很多,大江南北,黑白两道,都有他的知己好友,一旦他破牢而去,燕爷虽然武功高强,但想追捕到他,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了。”雲莱网络Y+q^9`?K-t8zy)}

4H ^4J]*~G0  “不只是麻烦,只怕是非常的困难……”燕飞心平气和地道:“论江湖道上的声望,我自知难望项背……”雲莱网络;X^!y$I:dY9J$G&X

*W"M6wh&D W8C0  “燕爷,你是说……”雲莱网络/_ya-|G"z

Y4^5J!EJ0  “我说的都是实话。”
,dr u~6g'T!cz)H0
7M#cK&g(Sl3e?0  “燕爷能了解卑职的苦衷,这就好说话了,二十五斤的特号大枷,他只要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全散了,拇指粗的脚镣,他伸伸腿,抬抬脚,就蓬然中断,老实说,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半尺厚的木门,两支八尺的围墙,拦不住他,就是这座铁栅门,只怕也禁不起他的神力一挥……”
HA,jfu6aKRl?0
v$H F9`|^`Jl0  燕爷吁一口气,道:“那是怎么留下他的?”雲莱网络j'H_:Q QHA(w/P'~7K
雲莱网络-N;H-@3P4z xN7b
  “求他………”牢头苦笑一下,说:“江老吃软不吃硬,我们跟他说理,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雲莱网络'F5a2| FLDs@RQ

G |M-J*I#q#l/S;F'cj0  “他就答应了?”
|@?0U _#t P9|6E(J0雲莱网络H;Y&E.e!h U]6G(V
  “是!所以,江老没上手铐,也没加脚镣……”牢头低声道:“燕爷,你要担待一下,我们已经把犯人留在了牢房里,至于从什么方法,燕爷就不要追究了。”
UMag^d0雲莱网络)\!i F5[}'U+t3ZK
  燕飞笑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带我去看他吧!”雲莱网络R0WG;z,XN%}SY

D2e1P%IO5Pv.I#z|0  江千里被关在靠边间的牢房中,人身上虽未加刑具,可是房门外却加了两条铁链子拦着,两个牢卒,穿着黑色的衣服,隐伏在两侧的暗影之中,怀中各抱一支诸葛匣弩。
+H^u'I4r)_!]m0雲莱网络|8w G@4BN
  那是一种连发的弩箭,一匣十只,近距离内,是非常恶毒的暗器。雲莱网络 \"V:si!Ll~*M Uo
雲莱网络;V%p;N"aj c4E&E:Sq(E
  看到了这种布置,燕飞忍不住微微一笑,忖道:“牢头禁卒,果然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了,表面上说尽好话,骨子里却是别有安排。
1Z^.r`7T5P7@-x;_0雲莱网络!^ [&LS,Ip
  牢头举手一挥,两个抱着匣弩的禁卒,悄然退了下去,这是阴招,不能让江千里看到。雲莱网络 T2v"\ d7HQ q
雲莱网络 c.|@8a'\7`4e
  解下铁链,打开门锁,牢头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江老,燕总捕头来看你了。”雲莱网络#I Lh8F{-|AN,R%\8L%fh
雲莱网络GP^3r{k @
  两个掌灯的捕快,举起了手中的纱灯,只见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五旬老者,仰卧牢房一角,虽然没有床铺,但地下却铺着很厚的羊毛毡,身上还盖着一条棉被,双目紧闭,似是睡的正熟,旁边还放一坛老酒。
t6H6lF9Vg&f;i]0雲莱网络FW aGr f["]
  果然是受着很优渥的礼遇。
8L x6LP\:y1`0雲莱网络)^"a0? Iq.dxefy
  牢头蹲下身子,低声道:“江老,咱们总捕来看你了。”雲莱网络&vR5SQ/nz!I(qP6J
雲莱网络6r ek0B"z7}A9}
  江千里笑一笑,挺身坐起,道:“总捕头半夜里提我老人家出去,可是要拉出去砍头了?”雲莱网络 axg#mJ v)|*TO0Z6D#Z

ay`cwD/B,g0  “江兄,在下燕飞,身不由己,深夜来此惊扰,请江兄多多原谅。”
8b ] PH D{"o2I"zoO0雲莱网络s-dMn5A {8f M,W$W\:?
  江千里两道目光,转注到燕飞身上,打量了一阵,道:“说吧!雲莱网络U a o[(C#CP7K t,u
雲莱网络tm-g#E _#l4Y
  什么人要见我?“雲莱网络@;lE8m+f6G
雲莱网络8g8} @Y*z!Jl@
  燕飞道:“府台大人在内厅接见………”
9f&[it:MK d0雲莱网络Q CerFkU
  江千里一跃而起。道:“行,走吧!他把我老人家关了进来,我看他怎么样把我放出去……”大步向外行去。
7j%oL(m1s0雲莱网络(L t*f)M(D Lx5za
  燕飞一横身,拦住去路,道:“江兄,不能就这样出去!”
q|h:y d }t0雲莱网络 Z#`ih~MmG5c
  “难不成还要加上手铐脚镣?”雲莱网络UO GyU9j.x

m^E `e5T&E3|0  “脚烧不用了,手铐只怕难免,这是朝廷的法度,江兄要担待一些。”
zGl-Cn3d/X0
~7pCVM;iE6S0  江千里笑道:“燕飞,我老人家可是有仇必报,你替我加上手铐,那就是欠了我一笔债,再说,开封府只怕很难有一副能锁住我的手铐、”
x9z5U)K W0雲莱网络.^W3I#Bi equ
  “官身难自主。江兄,得罪了。”
&Zl&g6@0rq{0
G`^,e Q xrU0  燕飞伸手由一个捕快身上取过手铐,双手齐出,叭地一声。锁在江干里的双腕L。认位奇准,动作利落。
C{nY;BdW5CB*T0雲莱网络Hat @ H#g
  车头亲眼看到过二十五斤重的大号脚镣,被江千里硬生生震断,这副小小手铐,如何能锁得住他。一旦翻脸,势必会引发一场恶战。心中念转,立刻退出牢房,暗作戒备,准备随时招呼弓箭手,赶来助战。
*_^l]cw-s0雲莱网络Y3a7q9T _;U%h
  大出意外的是江千里并未挣断手铐,望着燕飞淡淡一笑,道:“燕飞,可以走了吧!”
1v]V;|wQ `\0雲莱网络Q:Do({`:j;o vM%rv
  “是,江兄请!”
1|k+t.yC1E0雲莱网络#eQ;m8U zr|
  江下里昂首而行,燕飞紧随身后,两个执灯捕快,抢在前面带路,六个捕快手握刀柄,两侧戒护。
pT7i9X Q1U[0雲莱网络,y Ue5K|t.| P h3a&I
  内厅是知府大人退堂之后,接见客人的地方,布置得非常雅致,此刻,燃起了四支儿臂粗的巨烛,照得整个厅堂一片通明。
(v&Hr E4c0
-cIjy-K.Y0  但坐在主位的,并不是开封府的知府大人,而是个穿着青缎子长袍的中年人,一脸冷肃的神情,微皱着两道眉,尹知府更是一脸诚惶诚恐之色,坐在旁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雲莱网络&n&BE&b9F|:n ?A

M6H9{ \"tm0  燕飞认识那中年人,是河南巡抚马文中,开封府的顶头上司,立刻屈下一膝,抱拳垂首,道:“开封府总捕头燕飞叩见巡抚大人。”
7s S)M0?R^!\(i@0雲莱网络C ~+N%S c+@/?Y
  “起来,起来,内堂不用多礼。”雲莱网络q(B'LTS#QU$^,a&N

]&[p!z*\MlQD3h"f0  “谢大人……”燕飞转向尹知府,道:“囚犯江千里带到。”
R;|7U} ovI0雲莱网络4P;S"y+K3\M"|I.k
  尹知府点点头,转向马文中道:“大人,这位就是江千里。”雲莱网络kQx-n ZQ%X

-Pp$jmjF ]0  马文中目光移注到江千里身上,江干里傲然而立,看也不看他一眼。
[0}9P;XmI4t0雲莱网络u2v'qW6bKgNl%` z
  “江千里!……”燕飞厉声喝道:“见了巡抚大人,还不参拜,给我跪下。”
I)s k'Xn0
{?f$y*TYKh0  一上步,逼近江千里的身侧,右掌一扬,就要劈下。
^|sj-RQ*px0
CZ2T+}`0  “不用了!”马巡抚右手连挥,阻止了燕飞,道:“开了他的手铐。”
-ak g+f-\SB9b0
y+` f dh1U/V0  “是!……”燕飞走近正待行动。
x+?b2Jg)e1c.i1g)D0F t*m0雲莱网络qySY!mQ
  江千里突然双手一挣,手铐断裂,散落一地,笑道:“不敢劳动总捕头。”雲莱网络Zj/E(Yxv

` Y2X9g,zjal-i0  燕飞拦在江千里身前,冷冷说道:“江千里,你最好规矩点。”
$H/?8F&lJ D)K9?0雲莱网络F*Z-U0Z b
  马巡抚道:“燕捕头i你下去!”雲莱网络 C3\3W!F|#Nv

#LV o/[ T0|q1ER0  “这……”燕飞目光转注在尹知府的脸上。
6I+C5`"F$F:v fW0雲莱网络7n;f ?0_M2f!bq:Z
  江千里却哈哈一笑,道:“巡抚大人,燕飞忠心护主,你要他离开厅堂,岂不是要他亏负职守。”雲莱网络uf(vn [

+kd5[Y$|0  “也好,燕捕头就留下来吧!”雲莱网络+M;KnBA_

%w x9PL2`.kD0  “是!”燕飞退到了马巡抚的身侧,凝神戒备。
T k~].M6C"u;B(i9o\m0
;?y[t8T'Oi0  挣断手铐不难,但像江千里这样挥手之间,铁打的手铐裂断数截散落,那就非深厚的内功不可了。燕飞就自知无法办到的。
4z!N7h%r*skw0雲莱网络a1I^ ]Qc4r
  “江先生请坐!”马巡抚脸色冷得可以刮下一层冰来,但说话却是轻声细语,十分客气。
j:i$h? A0雲莱网络8\'cZG.G$x3g$A_
  “大人以非常之礼,优渥草民,事出情理之外,必有非常之事,有话就请明说吧!”雲莱网络(aNB] zq7vQ
雲莱网络 B AK~T}@
  马巡抚叹息一声,道:“江先生果然见识非凡,文中就直说了。”
xR)X p!\Ty!BX0
3PGh:T-o]Ua4X0  封疆裂土的一品大员,面对一个囚犯,竟然自己报出名字,这礼贤下士也礼贤的有些谦卑了。雲莱网络,M"}b5c+}/a[v2{!J

u R;@6g3Y"h,A0  燕飞心头震动,想不出堂堂一省的巡抚大人,为什么如此礼遇一个囚犯。雲莱网络Rh&rO^SJ;u

@V0K&~| w P0  再看尹知府坐在一侧。,脸色苍白,看上去,他倒像一个待决的囚犯。
8ND)~-z@%PC0雲莱网络%R@'j4~V&^:r~/S
  马巡抚似是在思索措词,沉吟了一阵,接道:“听说江先生擅长追踪觅迹之术,天下无出其右。”
pxz@l@ `0
_jldTH0  大人要江某去找一个人?“
SlGh? N~'a1H0
5\7HKo;gH|"t6E0  “不错!此人关系非常重大,江先生如肯出手相助,文中十分感激。”
.r,C?2ri4G%Y%k,|0
8fL(e}vL/A0  “什么人,可以告诉我吧!”
:bJY v*vc2U'U)d!M0雲莱网络&c,C3_i N6n
  “当然!”马巡抚点点头道:“我知道江先生一言九鼎,只要答应了,我会尽告详情……”雲莱网络l-V tQ!w7a)~:@Qb9J

~/u/h$r?+C"d&k9v _0  “慢来,慢来……”江干里缓缓说道:“先把江某人的官司了断,我才能考虑答不答应。”
0ZXFx3v2G0雲莱网络9I T ^+ux} S
  尹知府突然接道:“你只要答应了巡抚大人,官司就一笔勾消,立刻放你出狱。”
/h'[u5wh2R2z0雲莱网络,l"RQTD T2t|-u&\'N
  江千里吁一口气,道:“我看知府大人是有些误会了,我要了断官司,是要把事情分个曲直……”
Aj&X/rpaA0雲莱网络*`)@ j;y2K-J1U}8`4^
  尹知府又要接口,却被马巡抚伸手拦住了,尹知府只好把要吐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t wc)t#g0p&y0
m:Z u iv(HK0  “应该的,应该的,江先生犯的是什么罪,要如何申雪,文中可以立刻判定。”
u2]{ FM'm&]/K0雲莱网络.j"L(M^%mz |
  江干里笑一笑,道:“尹大人今年有四十岁了吧?却讨了一个十七岁的侍妾……”雲莱网络 A9aez|VG+mj:S4`
雲莱网络 o(f,kGcC#t#j.X/DO
  “有这种事,尹知府,你自己说吧!”
$Wb2~`:Y0雲莱网络y C-W@F}*Q(M;tP0k7z
  “卑职是花钱买来的,拙荆体弱多病,娶房侍妾,是为便予照料生活起居。”雲莱网络"~I([V?@

,vo*Y"Y$H0  马巡抚点点头,道:“江先生,是不是这么回事?”
)]'?${1Oa4I"k8kN0雲莱网络:jn^/yv[iJ
  “尹大人是花了一百两银子。不过,那位姑娘可不是心甘情愿马巡抚眉毛一扬,道:”那是恃强霸占民女了?“
"sE_ ch8cua n)Q r G0雲莱网络:P h }3n*[{
  “大人!………”尹知府突然跪了下去,道:“这是幕宾无知,事前卑职未明内情,事后知晓,米已成饭,卑职失察,请大人降罪。”雲莱网络Epf]'beH6e2f H

V1MW z1e0  四品黄堂,娶房侍妾,又花了银子,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在那个时代里,不要说官宦人家啦,就是有钱的乡绅、员外,讨个三妻四妾的,也是司空见惯的事,马巡抚亦好此道,家里就有两个侍妾,只不过,今夜的原告不对,弄得马巡抚也僵在那里了。雲莱网络h\O o,u
雲莱网络%^ c%jFZ_it0c
  但他究竟是宦海在大员,历练丰富,略一沉思,已有计较,道:“查事不明,是该降罪,江先生,你看,该办尹知府什么罪名?”
3bf]t!V Xg}0雲莱网络 X V*^i1Ir`C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大人言重了,尹知府虽然不是个青天府台,也不是个贪赃枉法的坏官,我看应该罚他俸银半年,至于那位姑娘么……”雲莱网络jdj/L\jU4^
雲莱网络AKg8w-[}X5m
  尹知府接道:“我立刻把她遣送回家……”
N5QeJ.z{8d0雲莱网络_V*o+lE6R
  “那倒不用了,江某已查清楚了,那丫头初时虽不情愿,但你尹大人惜花有术,那丫头好像已甘心为妾了,唉!田舍村夫,如何能比得上大人的潇洒文雅,现在若送她回去,她却过不惯那种村妇生活了。”
c;o YKflP0
z |K/B?He U0  “说的也是,江先生处置的好,情理兼顾,网开一面,文中好生佩服。尹、知府,你可愿认罚。”雲莱网络!J4gm4tWmFv;n
雲莱网络9b#Nq;R+ru Pj
  “卑职先垫出半年罚俸,这笔钱……”雲莱网络{v*?2Er

}O \o PT~W0  马巡抚接道。“江先生早已安排了去处吧?”
*c{0@1FoPT0
|?Z'M'v"k,S-a&MI0  “就送给那丫头过去的青梅旧友,让他讨房媳妇吧!此事传扬民间,不但可替府台大人树立官风,也算是一桩美谈。”雲莱网络5_1esnMr5LI

_T,N9s.N Lj+s~0  “好,好,此案已结,尹知府请起来吧!”
+[U$N(ThQ0J0
O4}7XU(p0  “是是是,多谢大人。”
7] pUk}%I8Q tf0
cZ1o$z&x+W0X3E0  马巡抚道:“尹知府,江先生的罪名是………”雲莱网络g9{aY"e$V
雲莱网络&A;y9yDA7J:co(S.D
  “误伤公差,而且那公差伤势已好,原告已无意再告,卑职即刻下令开释。”雲莱网络8bOR}kZU:[Z
雲莱网络 k5t$O]/d `A!x.Wg5A
  误伤了什么公差?尹知府没有说,江千里也不提,马巡抚也不问,但却心中有数,定然是替知府大人作媒的那位幕宾了。雲莱网络}:T8F-@)p~*u-Z T
雲莱网络 yfF2z+X!T
  “江先生肯在开封府大牢之中,除了便于查明尹知府如夫人的事情之外,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马巡抚展现出精明干练、洞察细微的才华来。雲莱网络le/z2yUl%g#_
雲莱网络2ixY1A5~
  “大人高明……”江千里不得不佩服了,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做官的人,观察事物之能,比起江湖人物,有过之而无不及。”
d+o/ZR#Pg0
~!~}$c9T Y*d|8~&a Y0  燕飞却听得心神皆震,便于查明知府大人的家务事!那是说,江千里在那等隐密、森严的监视之下,却能来去自如,竟未被人发觉,这人的武功之高,身法之奇,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c+I X7i twq0
bf:p6I5K9Z p:G8G0  “可否说出来听听呢?”马巡抚步步紧逼地问道:“以江先生身手之高,要查明一桩小事,实也用不着在牢中委屈自己,文中虽然想到了别有缘故,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雲莱网络5JszJI

.Q kV'W;z3|"_0  江千里的神情突然转为严肃,低声说:“燕总捕头,布守在内厅外面的人,可都靠得住么?”雲莱网络aKN$]K0X@

rs$M X2V{L2^ N {F4T![;H0  “原来,灯火辉煌处,看不到有人戒备,但厅外的夜暗之中,却是守备森严,有三十多名捕快,环卫在内厅四周。
g3@ M{3BJ(O t{^,s0
U1f-ar'Qw|^`T0  “靠得住,都是我手下的捕快,我自信埋伏得十分隐密,想不到仍然瞒不过江兄的耳目。”
'T8A&V&_5E&fk0雲莱网络tST+L(QU-?*N
  江干里道:“那就好,不敢相瞒两位大人和燕总捕头,江某人甘愿坐牢数月,是为了追查一个名满江湖的神偷…”
'@n}E/f)R'[` s0
'h.Svh@^0  “什么?神偷……”燕飞顿觉一阵脸红,追神偷追到开封府衙门里,要他们这个开封府的总捕头,脸上如何能挂得住。
'q`gP"Jm0
-WeOAvy&g(r0  “说起来,燕总捕头也该知道…”江千里吁一口气,道:“听说过转龙手张不空吧?”
6@)V@-?w/Y-V&m0
,Z!E+p/D;}VA(G0  “江见是说转龙手张不空藏身在我的开封府衙里?”雲莱网络!K8j6JauVO%R
雲莱网络K%}^qE`sZ R&~
  燕飞的脸上一片怒色,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了。
gnL4Uh$o4^&P0z0雲莱网络y)ru F(mxi)?
  “是的,燕老弟,张不空的偷窃之技,天下无双,而且行止诡密,又擅长易容之术,刑部的刘总捕头,曾经花费半年时光,尽出刑部干员,仍然无法查出他的行踪,唉!这个人专偷天下名贵的珠宝古玩,从不失手,各地的官府都奉有格杀勿论的上谕。”雲莱网络Bd2G2z/x:s-z
雲莱网络l*_!NM/Je4gMmA
  “我看过这道上谕。”尹知府道:“他偷到皇宫内苑去了,真是罪该万死,江先生既然发觉了他的行踪,快些把他缉拿归案,也是大功一件,不知他现在何处?”雲莱网络e1pTb A9px1i

(]n \TVS6s0  “就在府衙之中……”雲莱网络9\LOV P-j

0S:L8{*x'U9k0  一下子像被火烧到了屁股,尹知府几乎是跳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住在这里?”
Z&E7tE#`3mx}r0a0雲莱网络1H8VY$B c
  江千里点点头。雲莱网络:Vvg1? T/s7X

!PF"RjSX yMul0  “这还得了,上谕缉拿的要犯,竟然躲在衙门里,快!燕总捕头,去把他抓来归案。”
&~b{y'}2gY[0
u#\:uN7Pd_4lH0  “是!”燕飞应了一声,回顾江千里道:“江兄,请指点兄弟一个方位。”雲莱网络a q(`$U9g8I2Gw
雲莱网络_"u,L s~Y h H
  “急也不在一时,燕老弟,张不空行踪飘忽,警觉之心奇高,稍有风吹草动,他就可能闻风而逃,再想找他,那就如大海捞针了。老实说,刑部中多员高手,追到他出生的原籍,竟然查不出一点线索,连张不空这个名字,可能都是假的,真是春风拂面不留痕……”
|3kcV}#|0雲莱网络7^-X Z[8[3`s6n)kQ
  “可是……”尹知府急急接道:“事不宜迟啊!迟恐有变,江先生,我看早点行动,才能掌握先机……”雲莱网络 Y$Ww%[~6v

KT YDVsG&W { S m5?&D0  “江先生说得对!”马巡抚说话了:“谋定而后动,要一举成功。”雲莱网络 I+pE!Z/a ?

f:_R+H Tmqb@/p0  尹知府不敢再多言了,但他焦虑的神色,却溢满在眉目之间。雲莱网络-g?@:R)N+ry
雲莱网络\3Th ^&pZ1G7L
  原来,尹知府的公馆,就在开封府衙后边,相连一处,转龙手匿隐在府行中,也就是在他的卧榻之侧,叫他如何不急。雲莱网络 w I!N'n8^#mO!h6Ej
雲莱网络EQC*HnUc\J
  燕飞道:“在下有些想不明白,转龙手张不空公躲在什么地方呢?”雲莱网络}a1Qg&~zp;N

;V-V_|(in!|X0  “监牢里。”雲莱网络d I2U3l2b l K3` X

ROk)p/|"T T0  “噢!……”尹知府恍然大悟接道:“犯人……”
"mJ t-O|!jw4O0雲莱网络Y$kX"m5lz
  “张不空不像江某人这么能吃苦耐劳,蹲在牢房里,滋味并不好受。”雲莱网络1Ap {xq

q/LkZ _k]H2[|0  “江兄是说他寄身在禁卒之中……”燕飞终于想出了可能隐匿的所在。雲莱网络*v|4ZNT5L

$kk ?o4et]&G'{{0  “有禁卒,也有牢头……”江千里笑一笑,道:“转龙手不是一个人活动,他领导一个组合,一共有多少人我还没有查出来,但潜隐在监狱中的人,至少有三个以上。”
R0W0^U.R9R/qr9?8o0雲莱网络|(X~Y!F9V/h+q
  “他们所管理是几号牢房……”燕飞问道:“人手是不是集中在一处?”雲莱网络X'y4i1k5H*l8{

%Ch@ ^,D0  江干里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刚刚还见过他……”雲莱网络5t PW&u2eG XA-J
雲莱网络Y6T)d&YX
  “三号牢房的张牢头……”燕飞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地道:“可恶!我去抓他归案。”
H U9z3ae*g2J0雲莱网络7\ OE(s%@,w9}
  一伸手,拦住了燕飞,江千里低着头道:“暂请息怒,转龙手偷窃之技,冠绝天下,拥有的财富,世无其匹,他要找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并不困难,为什么甘愿化身一个牢头,混入开封府中?……”雲莱网络)ZInkW%r"x6s
雲莱网络o5S#a`1P h0m
  “是啊……”马巡抚本有要事,受高人指点,请求江千里挺身相助,但现在,却因转龙手隐匿开封府街一事,引起了强烈的好奇,缓缓接道:“张不空定然是另有所图,才甘为牢头,江先生可是已查出一点眉目?”
3`-KL v&r3f0
`'K;rI]:z(_2}.Uv:?0  他虽久历官场风云,渡过多重艰险,晋身于一品大吏之位,自具有常人所难及判断事理之能,不过,对江湖事物诡谲玄奇的变化,又非他能料断,但饱读经书,胸藏锦绣的才学,却能举一反三,江干里提出一个疑问,他就联想出一些事机,只不过无法猜测出内情变化罢了。
4UsQ(cs:K0雲莱网络| zH7Q9tf
  江千里双目炯炯,凝注在马巡抚的脸上,微微一笑,道:“大人是否也想到了什么?”雲莱网络Qk0K FaZ

3^&VHD[6R:[B0  马文中笑道:“这就不好猜了,下官对江湖中事,一无所知,不过,以常情推论,他隐身于开封府街中,可能和开封府衙门有关?”’“大人虽未说得很清楚,大体上而言算是猜对了。”江千里神情肃然道:“转龙手甘愿委身于三号牢房的牢头这个工作,实在是为f想寻找一件东西。”
8r'qu&@g0
l1Pm;yY-V/w0  “下官这就不明白了。”尹知府接道:“张牢头叫张九,在开封府作监房的牢头,已有很多年了,本府到任已经三年,到任时点验各房班役,他就在三号监房任牢头的职位,再说下官并未收藏什么珍贵宝物,难道张九即转龙手的化身不成?这多年,他一直隐身于此。”
A&z8p"j v0
Dk^6P!d"z2A0  “当然不是,尹大人如果知道转龙手张不空的能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江千里说道:“转龙手不是张九,也不可能隐身在此地很多年,但他精于易容之术,又善模仿各地方言,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f V'q"r?2e:rw'T0雲莱网络Cv!iEq~/K
  “那么真的张九呢?”尹知府不服气地问。雲莱网络0X!d!lyfq/B G

\Ej0LgsT0  “只怕早已被杀害了!”雲莱网络?4r/f9{,Wx

1F ~C%P}&V4O[ Q0  “戒护三号牢房的一共七个禁卒,他们常年均和张九相处,难道会看不出破绽?”雲莱网络%V+t2s8J `y6Y3nq(E"`0W
雲莱网络B,r^*O]
  “可怕的地方也就在此了,七个禁卒可能被杀过半,余下的不是受制不敢声张,就是被转龙手重金买通,最好的一项推论,他们心中有点怀疑,但因为没有证据,不便随便出面告发。”雲莱网络6A;Ct*y2e}

vTRyE-x5Tz?A0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了……”尹知府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总捕头,你要尽出精锐,抓到转龙手拷问个明白,一下子杀害了数条人命,当真是目无王法了。”雲莱网络'L _ @)n5D nD
雲莱网络 ~@-{I(|P;x }
  江千里淡淡一笑,道:“知府大人,转龙手东西还未到手,只要咱们目下的谈话,不会走漏消息,他应该不会离开。”雲莱网络#w/e:IR4A/Ki9n

x!z7w"D\0  尹知府道:“可是,兵贵神速,不宜迟延……”
&}![\]#k ?L'Q8y0雲莱网络 jJ H"S"J
  “尹知府……”马巡抚接口了:“江先生既然说出了内情,自是不会坐视,捉拿转龙手的事,就听江先生的安排吧!”
1GKr b(w)Gm}^-e+?,v0
7U Z|(gl9Co_0  “卑职受教!”尹知府恭应了一声。雲莱网络Q'R8DM\cP4s$k
雲莱网络;HPOcH%?HW(^e CY
  “马大人好重一顶的帽子啊!”江千里苦笑道:“咱们三更时分动手,江某人没有和转龙手对过阵,不知道能不能制住他……”雲莱网络 fa OlhL D{:H
雲莱网络8sS?"A&~
  尹知府接道:“燕总捕头会全力帮助你。”雲莱网络1Evt!H6c
雲莱网络*ILH\G"W;e
  “江某也会全力以赴。”
'P'y&Xao D0雲莱网络(}_iLw/K.R `%W%V
  “现在二更左右了吧!……”马巡抚道:“燕总捕头要听江先生的调度……”雲莱网络-K-f;^;cIAa
雲莱网络\/Gg&V E/k
  “是!卑职一切遵照江先生之命行事。”雲莱网络3Q-Q$T4s3T

Rj9MM:S;ll5o @2s0  “不敢,不敢,江某全力和燕总捕头配合,倒有一件事,要先行准备。”
v s)^!F+m3v%c3`U-s0
+b5lx5NcQ:@5E6d]0  “江兄吩咐,燕飞立刻去办。”
9B4L&qz0c b{1L?0
#p Z/q Y@P8x pHrm0  江千里道:“先就布守在大厅外的捕快,选一些精干的人员,在三号牢房外面的通路埋伏,动作要小心谨慎,不要太接近,转龙手机警的很,最好能调集一些军马,把开封府先围起来,要他们暗带火把,听号令一起点燃,弓箭手布守四周,骁刀手入衙助战。”雲莱网络@c t3XLY'V
雲莱网络Z.W(] n N:G"mp g
  “好,燕总捕头请传我令渝,要步兵总领王英点五百精兵,一百名弓箭手,围住开封府行,步要轻巧,不得发出声息,惊动人畜,违者杀无赦,限三更之前布置完成,再和王统领来此见我。”雲莱网络5[M k s P\;v
雲莱网络{4D ^g1{,F B-u
  “是,卑职立刻会办。”燕飞迅快的闪了出去。雲莱网络 Z5h0n|-S&\uK2K W7_O
雲莱网络#DBl7og+G
  江千里笑一笑,道:“巡抚大人还是个用兵的能手啊!”
W#_v%mO)o'ibQ~v0雲莱网络tl\-z1@x*~
  “纸上谈兵罢了,如不是江先生已经指点出来,文中就不知如何调度了。”语声一顿,又道:“转龙手要在开封府街中取得什么东西,江先生也早已探听出来了吧?”雲莱网络~kZt;@lL)j7H

6n9e%~#Nm lPuzH0  江千里点点头,道:“这件事和江湖上的朋友有关……”
l"S \`#Z'~ PGo0
8U4S;F$FN[0  “我们是不便听闻了?”马巡抚笑笑道:“不能说就不用说了。”雲莱网络 Sy@sT)G"Q

o\r_$u}D0  “倒也不是……”雲莱网络-w2Y&G] f~8S|
雲莱网络m5WP+sqo:vA;^2pC(n
  江千里顿了顿,缓缓地又道:“大人明察秋毫,想来自有适当处断,江某不想隐瞒,开封府衙三号牢房内囚禁了一位重刑要犯,在江湖上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名叫姬重天,入狱时,已身受重伤,为防他逃走,又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
C g3?4Lpy b7U0雲莱网络~{"^u#cv
  “这个人不畏五刑,不肯认罪,已然过了五堂,他死不划押。”
%dDd4I9pw0雲莱网络AmYU@f%x
  尹知府解释道:“以致于拖延了两年,无法定论,卑职已申报抚府,请命定夺。”雲莱网络 ]Q ?/nW|

(KosvxV0  “嗯!”我记得看过这个案子,江先生,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该赦还是该杀呢?”雲莱网络u^}6}T

"z M`N8p9xm0]0  江千里道:“这个江某就不便说了,如论他在江湖上的声誉,倒是介于正邪之间。”雲莱网络JS d~9lsV;R
雲莱网络A ZH,B:j(cO
  马巡抚道:“转龙手为他而来,是准备救他出去了?”雲莱网络5xsK cO;d

1`-?F@W$p'YD0  “转龙手要救他,早就救走了,岂会拖延如此之久,只因他身怀一本武学奇书,转龙手意图谋取,才委身牢头的工作,但姬重天生就一副硬骨头,任凭转龙手百般的折磨,就是不肯说出藏书的所在。但江某进入了牢房之后,倒是给姬重天一个喘息的机会,转龙手有所顾忌,就很少拷打姬重天了,反而每日备了酒菜,把姬重天养得身体大大好转。”雲莱网络3t/xn(P#TG

P*USMd x0  马巡抚接道:“如若能找到那本武学奇书,就送给江先生,以作酬谢。”雲莱网络 ][t ~9~yS7l
雲莱网络rP:F {Us+b
  “这么说,江某就先谢过大人了。”雲莱网络;wS-n_? LH+E
雲莱网络)kEg*h0z8C!c9_ ~
  尹知府长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一个囚禁要犯的牢房中,竟然有着如此曲折的事儿……”雲莱网络 W1\2b"O:[

x~+o@ W#O0XO2}#@0  燕飞动作很快,不过顿饭工夫,就赶了回来,先向马巡抚报告,王统领已点动人马,遵照布置,布置完成,立刻来见督抚。雲莱网络wm4rP-Q+N)_P1jI|
雲莱网络3C{L`6Ig0u
  然后,他又转向江干里道:“我已就布守厅外的捕快中,选了十五名赶往三号牢房外面布置,转龙手如有行动,他们会传警过来。”
bS%^ X0A_3@8} ^:N0
$DtxXxC|0  江千里笑道:“好,王统领一到,燕总捕头就送我回三号牢房。”雲莱网络!I _bO;sB1B

I [`hl;f3i0  尹知府奇道:“怎么,江先生还要回牢房去,你是巡抚大人要的人,你敢坐牢,下官可不敢再关你了。”
u1@mj#nA ]g8j$m0雲莱网络D!N2]Zd.z
  江千里笑笑道:“不但要入牢房,也还要加上一副手铐,能不大动干戈,最好不要,以免伤亡……”
$v%O#?I#_-W(L%v%R Mb0雲莱网络2yx;D K4`
  江千里说出了擒贼的计划。
hr,F5F3V V0
8^ z"PC*a0  燕飞不住地点头。雲莱网络g |3]2V4Va#s

m2Uz-p8gD0  计议停当,王统领也赶到了厅堂。
[.W'_t5RQ+A0雲莱网络@bE+bz"wZ.[
  王英是武举人出身,魁梧高大,此刻,他全身披挂,腰悬箭袋,手中提了一把四十五斤的大关刀,一个佩腰刀的随从,背了一把硬弓。
0E?AZj8g6PV0
Y4c#T3FMX0  武将自有武将的威风,和江湖人物自有不同。
X&dC^Yq0雲莱网络&SRr\rcg*Fj
  王英低声向马巡抚报告了布署的情形。已是三更时分,燕飞拿过一副手铐,道:“江兄,要不要暗藏一把兵刃?”
PJ*exU;v@0雲莱网络"gA;i&Z^ j_
  江千里笑道:“不用了。”
DM{,|cy2@\0雲莱网络1Oh-t k3v9CH
  “那么得罪了!”燕飞替江千里加上手铐,转身向外行去。
6]iD@4x?o6{0
,j _2i*V3?w0  仍是原来提取江千里的八个捕快随行,两个挑着纱灯前导。雲莱网络 N`F+Dl
雲莱网络z2@ M9dr
  刚行近三号牢房的铁栅,栅门立刻大开,张牢头带着两个禁卒,迎了出来,道:“燕爷,江老没有受刑吧!”
2J c*j'~$c5k r0雲莱网络m*g9_x/{#s Q
  江千里道:“你看,我老人家不是好好的吗,连汗毛也没少一根。”
/m/E wMKE| ]-W0
/sy|7ha:_r|-[0  “那就好,那就好,江老平安,我们也好过一些了。”雲莱网络.C!W[6lB

7[lr O(N f0  燕飞却冷冷地道:“张牢头,叫他们去拿一副大号脚镣来,知府大人交代,此后要严加看管,不能像已往那样放纵他!”
yhnT w9v Qr0
j/uRSZj2V _0  张牢头应了一声,回头吩咐身侧一个禁卒,道:“老李,去拿副大号的脚镣来,燕总捕头的吩咐,江老不会怪在我们头上的。”雲莱网络/LkX*BmjF

p.Uj/Q} Iq4fn*j2[ b0  江千里道:“我老人家已经够委屈了,还要再加脚镣,我连这副手铐也不要戴了。”两手一挣手铐断裂落地。雲莱网络%Y UKf$H*I

"b,b^X&\/Cn0  只见,他伸手向张牢头抓去。
x/BZ$] l~a-A ]rw0雲莱网络F7u-^|7A-MtC4O&p
  燕飞单刀出鞘,一侧身堵住了张牢头的后退之路,六个随行捕快,扑向留在原地的禁卒,两个掌灯捕快,高举纱灯,后退了几步,口中吹起尖锐的竹哨声。雲莱网络XQ"x.q8]S

7e@hD?M)_%Z0  张牢头一闪,避开了江千里一记擒拿手,喝道:“江老,你怎对我出气啊!燕总捕头的吩咐,我是不得不遵从啊!”雲莱网络F XWA;a T;G
雲莱网络:Z0kzFC/U
  就这么说话的工夫,江千里已攻出了十余招。雲莱网络V L+\[0c a
雲莱网络 b2b4?2tO"V,A
  张牢头身如陀螺,就地转动,竟然连连避开了江千里十余招的攻势。雲莱网络1`cf/HuL&N ?7V
雲莱网络?@&{Re1S
  燕飞看得心头震动!雲莱网络l vV,A tt6k
雲莱网络*v#N6v*I&C
  江千里攻势如重波叠浪,张牢头应付从容,身不离三尺方圆之地,是转龙手易容假扮的已无可疑。雲莱网络*J ]^|V1j

9r!B5uk])s(r0  但燕飞并没有出手,他要全神戒备,以阻截转龙手逃逸。雲莱网络4MBjn W(k4Z

#?g!F@.A!J*`#`B0  这时,牢房四周已亮起了火把,照得一片通明,埋伏在牢房的捕快,已把任务交给了进入府衙的骁刀手,冲入铁栅内,在燕飞示意下布成了一个圆圈,围住了转龙手。
vs)Q?wq0
-sj W(aX\8l]0  那名禁卒也现露出了真正的武功,由身上取出了两把手叉子,力抵六名捕快的围攻,竟然游刃有余,六个人反被他逼得团团乱转。雲莱网络ST cH'QH.J+~

Yb6q R x0  江千里一面加紧抢攻,一面说道:“燕总捕头,分人手去围住那个取脚镣的禁卒。”雲莱网络 {&cu[jM
雲莱网络 Y8}:yE*M| n6NL
  燕飞分派冲入栅门的捕快,追捕另一个禁卒,一面高声说道:“张不空,你走不掉的,大批的军马已围住了牢房。”
7eJ%c)z\0雲莱网络0JF5e:ymg&b
  张不空哈哈大笑,道:“燕飞,你那点微末之技,还不放在张大爷的心上……”
,v S-Q9aaHg _)?0雲莱网络b6E'V9S8r
  目光盯注江千里的身上,接道:“江兄,你也是江湖中人,如果和六扇门中的人联合一气,只怕有伤江兄在江湖中的声望了,这么办吧?你开个价码出来,我立刻付现,不要你江兄助我退敌,你只要转头一走,日后咱们算是朋友,江兄有什么需要,兄弟是全力以赴,怎么样?”雲莱网络JI6Qk'c*IFT-c!Ai'y"Z
雲莱网络&P u`[#vM"D ll
  “话是说得很不错,但你转龙手一向口是心非,只怕咱们这一个冤家是结定了。”雲莱网络k+?:h ed+?-GQ9i4k

[p!\c\n A0  但闻一声闷哼,和禁卒动手的六个捕快中,有一人被对方刺中了前胸,鲜血泉涌,伤势极重。
\3E$\R5A}0雲莱网络*SzOA0iY&P[1M
  燕飞暗道:转龙手的从卫,竟也如此利害。一挥手,立刻有捕快顶了上去,抬走了伤者。
jqc^f5K$Y$^2v0
(ZrQQ ?*^-y0  他衡量利害,阻截转龙手最为重要,不肯出手帮助捕快拒敌。
1E&}.P+]hN]0雲莱网络rTjSuQ
  忽然间,火把耀目,王英带着二十四名骁刀手,冲入栅门,大刀一挥,高声叫道:“让开,让开,我来会会江湖高人。”
I7gu1o&A t,G:_0
@r'm xFvA0  王英疾疾向转龙手冲去。雲莱网络)sjLj'C.v4W$}

%WaA'H d?0  燕飞低声道:“统领,去对付那一个,他已伤了我两名捕快。”
J.Du#_(HW0雲莱网络$}#O|{D2K2W$D
  不错,又有一名捕快被手叉子刺中右臂。雲莱网络!V&]RfL*R
雲莱网络|7Q#Mi5k[O
  但捕快众多,一人受伤,立刻有人顶上,始终保持着六人围击合攻的局面。雲莱网络8x"bKY'E_1_ B}
雲莱网络m,HAx9rY
  王英眼看又有捕快顶上,转眼去瞧江千里和转龙手的搏斗。雲莱网络 \u]X^3\'x#L

~-N*l] sfU7B0  两人都未施用兵刃,空手缠战,但见掌拍指点,脚踢肘撞,你来我往,快如闪电,不由得看呆了。
A_Y ^k0
aB C%V d Z0  这和他冲锋陷阵,舞刀攻敌,完全是两种打法,心中暗暗忖道:“他们打的这么一个快法,我如一刀劈他不中,被他欺近身来,要如何应付?”雲莱网络 oIKB*cQ-q

3N_C[-bp0  心中有了一层顾虑,未再坚持出手。雲莱网络A1p1`;TrT9i)H
雲莱网络4`0^ oB4W
  这时,二十四名骁刀手,也围成了一个圈圈,栅门外火光烛天,刀枪耀眼,数百名步兵已进入府衙,把三号牢房围个水泄不通。
:Ix EGf~P0
JG6E {8Dmhb5IB0  转龙手目睹情景,有些焦急了,一个失神,被江千里一指点中右肩,顿觉半身一麻,身躯转动顿缓。雲莱网络j9I I;x(D~9][T

f5~#G;c%we0  江千里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出三招,点中了转龙手两处穴道。雲莱网络 NG3W/t Pj&XI(Ne
雲莱网络 m.{q8o @ c
  眼看转龙手已被擒住,燕飞才大喝一声,挥刀攻向禁卒,一阵快刀急斩,磕飞了一柄手又子,飞起一脚,踢中了敌腰,两个捕快冲上前去,生擒活捉。
X1N[ I/YY0雲莱网络*r6TO'k%K ?*F
  江千里长长吁口气道:“好利害的转龙手,如非我们声势壮大,使他心惊疏神,再打一两百招,只怕也难分胜负。”
&bJqi7` ?8E0
C&y:O3Yrc9W0  “盛名之下无虚士,江兄果然高明,燕某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OB"a9~:br5iu0
q:N*e c5V0  王英笑一笑,道:“江湖人物交手和冲锋打仗不同,我们虽然来了,却一点忙也没帮上,咱们就此别过了。”一挥手,带着人马退去。雲莱网络S$[ |;ym
雲莱网络Tp5cz_
  燕飞早已叫人准备好了丝索牛筋,把转龙手和他的从卫捆个结实,江千里才拍开了张不空的穴道。
"p~?Pm_p0雲莱网络r'Ef$W4D8n
  但那去取脚镣的禁卒,却击退了追赶的捕快,趁大军还未合围之前,逃了出去。
-\A BQ1y!V*r0
~B%RJc:U-eI'GE^0  马巡抚、尹知府得到了报告,亲自前来告诉江千里,二堂上已摆了酒宴,要好好的庆贺一番。雲莱网络 YN!|u3H'U#Y0tmsU
雲莱网络-G9R1B3Fyy4f
  江干里的心中明白,马巡抚要求的事还未说出来,无法推辞,笑笑道:“两位大人都肯通宵不眠,江某自然奉陪,不过,燕总捕头也不能放过,应该陪我们喝几杯。”雲莱网络F Sh BUS#w fF

2rT0~^]#@ S"cV g0  “那当然,燕飞,你也来吧。”马巡抚立刻作了决定。
!Sv(r:|} Y0
M1C,P6wCTz0  “是,卑职安顿好了这两个要犯,就去侍酒。”雲莱网络/`L*M4P{q iR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02人表态】
19票
感动
15票
同情
12票
无聊
7票
愤怒
12票
搞笑
11票
难过
15票
高兴
11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