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燕子传奇(作者:卧龙生)

第一章 重囚名偷雲莱网络6Jo+s'[ g xCa E d
雲莱网络 f(gB$T V'pCx'V
   深夜……雲莱网络YP'd jn l

t"WUG5OT/e A0  无月的深夜,幽静,冷凄。雲莱网络W9} D\3j4_2n,g'n7^5_
雲莱网络&Z1f1C+T#h#O
  秋天的夜,多加了一份萧索,飒飒的风,吹飘着落叶。雲莱网络T%zF7f'v'm0afC

xJ5qZ bE"x&a0  青砖砌成的墙壁,高大、坚牢,一盏高挑的风灯,摇曳在夜空中,一圈昏黄的灯光,照着空寂的庭院。
GzE u`0雲莱网络9`w:H8|%Vv
  重重的铁栅,紧闭的木门,锁住木门的特大号铁锁,真是戒护森严,飞鸟难渡。雲莱网络J*w&I }p$Qn

6^Uh(iSZsy ~0  是的,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一角,囚禁重刑要犯的三号牢房,关的都是拳大臂粗的江湖人物。
M(J$IP)_\0
]6?u#Z(C @/lG,N+D0  两盏纱灯划破夜色,迅快的行了过来,八个佩刀的捕快,护拥着开封府总捕头铁掌燕飞,行近了栅门。雲莱网络%ow0RF.I/Ea

9w!xxb3zR0  铁栅启动,值夜的牢头,迎出了栅门,躬身一礼、道:“燕爷,这么晚了,还要提犯人哪?”雲莱网络xadC P0Rd7p"RK

(} s A&ajfpi0  燕飞点点头道:“七号,江千里。”雲莱网络tT5Wqq
雲莱网络I6`J[?0}
  “这……”牢头怔了一怔。雲莱网络p,Wn4xZ
雲莱网络Q(W#k iQ4C q1q
  “怎么,有问题……”燕飞皱起了眉头。雲莱网络 y(@_~ss

PC;?I-aJ}c0  “没问题!没问!………只不过,江老不太喜欢有人夜里吵他。”
s5BQ*gr(N,k(gJ0
Gj.P#E)[ [4e0  “什么江老,哼!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他是被关的犯人……”雲莱网络dPa ^k(m+_*ZQW
雲莱网络L-iE,?u"yv9F!V4o
  “是是是,卑职现在就去带他出来……”雲莱网络,LZpyt:d"A$l

SJo!d#Q R8f],s0  “慢着!”雲莱网络D$X%L L5w3T _3d
雲莱网络`~&oe;d-u
  牢头停下了脚步,道:“燕爷,还有什么吩咐?”
4MX4yD`;q0雲莱网络m ~0me/oI_#c|Q
  “我陪你进去,江千里名动武林,是个英雄人物,对他礼遇一些,也在情理之中……”雲莱网络x9e O.h"HU%PZO

5c/s@ Q&v7RPV5@0  想到江千里在武林中的赫赫声威,使燕飞态度立刻改变,何况,今夜提审,情形异常,不像开堂审问。
D!v_5Rj0雲莱网络0U2~uy7O
  “是啊!燕爷,江老的罪名也不大,最多关个二年、三年,再说,他真要走,这开封府的大牢也未必留得住他……”牢头突然住口,看看燕飞的脸色,担心激怒了这位中原名捕。雲莱网络 uH jnb+o4H6_.}
雲莱网络3T;MVGE;s$V
  这一次,燕飞没有生气,神情很平静,淡淡一笑,道:“牢头,说下去。”
p pf\ QWI9g0
bwK9n?wN0  “燕爷不生气,卑职就放胆直言了。江千里的朋友很多,大江南北,黑白两道,都有他的知己好友,一旦他破牢而去,燕爷虽然武功高强,但想追捕到他,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了。”雲莱网络3DM0O"o ^i

0k*l8|d Q R0  “不只是麻烦,只怕是非常的困难……”燕飞心平气和地道:“论江湖道上的声望,我自知难望项背……”雲莱网络vd_$?Y!F(z:T

g:rA UK$n0  “燕爷,你是说……”
1U-t `3Z3{s6o4?:T]0雲莱网络N#RMN6p i#TR
  “我说的都是实话。”
wZ4k3M M ~{)` ~p/UH0雲莱网络%J4d/@A6bH0RA%AN
  “燕爷能了解卑职的苦衷,这就好说话了,二十五斤的特号大枷,他只要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全散了,拇指粗的脚镣,他伸伸腿,抬抬脚,就蓬然中断,老实说,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半尺厚的木门,两支八尺的围墙,拦不住他,就是这座铁栅门,只怕也禁不起他的神力一挥……”
H1H7{$r5k;k%H$N0
H {[H3cJ8h#G2P)pFd%Z0  燕爷吁一口气,道:“那是怎么留下他的?”雲莱网络 SdN*U1{ X
雲莱网络\ `tKf?"K
  “求他………”牢头苦笑一下,说:“江老吃软不吃硬,我们跟他说理,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
5_A`I:p#^1]9q0
;{,P~Z3iT0  “他就答应了?”雲莱网络U.J']\t4ft/\
雲莱网络g R H Un~
  “是!所以,江老没上手铐,也没加脚镣……”牢头低声道:“燕爷,你要担待一下,我们已经把犯人留在了牢房里,至于从什么方法,燕爷就不要追究了。”
E2^V |_ H0雲莱网络vr A2s%J'{o
  燕飞笑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带我去看他吧!”雲莱网络sk&zG&| x%as

!QoP!S2X/f0  江千里被关在靠边间的牢房中,人身上虽未加刑具,可是房门外却加了两条铁链子拦着,两个牢卒,穿着黑色的衣服,隐伏在两侧的暗影之中,怀中各抱一支诸葛匣弩。雲莱网络h)BY{T6`8o n*x&j

)~(GV.iL4c8c| i M0  那是一种连发的弩箭,一匣十只,近距离内,是非常恶毒的暗器。雲莱网络3O1C:Ma7XQ%]
雲莱网络+mN |%a-g-F9P
  看到了这种布置,燕飞忍不住微微一笑,忖道:“牢头禁卒,果然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了,表面上说尽好话,骨子里却是别有安排。
BK!BM9CI'iv!R4CH0雲莱网络 Q;RHiOEd
  牢头举手一挥,两个抱着匣弩的禁卒,悄然退了下去,这是阴招,不能让江千里看到。
E]#f9[!R|v0雲莱网络)Z)EV4knlp
  解下铁链,打开门锁,牢头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江老,燕总捕头来看你了。”
{6Y:}Z,[*J5p[0
'ym)L5}5h;w:a5Q U _0  两个掌灯的捕快,举起了手中的纱灯,只见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五旬老者,仰卧牢房一角,虽然没有床铺,但地下却铺着很厚的羊毛毡,身上还盖着一条棉被,双目紧闭,似是睡的正熟,旁边还放一坛老酒。
]^;a`s#I5J ~v+z0
X ])~4ZYKE W0  果然是受着很优渥的礼遇。
Y"o-o-U1c0雲莱网络s0JR/x:N^1s$x#v%A
  牢头蹲下身子,低声道:“江老,咱们总捕来看你了。”
$e2e7ae b/P0
,w*BZ @ rHl0  江千里笑一笑,挺身坐起,道:“总捕头半夜里提我老人家出去,可是要拉出去砍头了?”
8y(j fn_W&s0雲莱网络-Lno8A"L9`-]
  “江兄,在下燕飞,身不由己,深夜来此惊扰,请江兄多多原谅。”
7p2l-W*r+o` o0
6AY ? z0u8O*`S?g0  江千里两道目光,转注到燕飞身上,打量了一阵,道:“说吧!
Sj*}Mv0l2[.a-i0雲莱网络LD@;ud
  什么人要见我?“雲莱网络'}+Z(zRjhi k]$d

Xw)|9S!q h9d0  燕飞道:“府台大人在内厅接见………”雲莱网络$}$a)F1AA*qx
雲莱网络$~ a_:kn}s
  江千里一跃而起。道:“行,走吧!他把我老人家关了进来,我看他怎么样把我放出去……”大步向外行去。雲莱网络{#b1Fg F Z%q^
雲莱网络,Y(Ol{(R5dK.o ^O,K
  燕飞一横身,拦住去路,道:“江兄,不能就这样出去!”
2Sgd-DGQ4O'bkb0雲莱网络/C7XS-w i5]U6S[
  “难不成还要加上手铐脚镣?”雲莱网络x8Y-RB$gV`&u

\cOv;s x:[0  “脚烧不用了,手铐只怕难免,这是朝廷的法度,江兄要担待一些。”雲莱网络0Wv1`bY.l@:U m

w[ l&A1LY0  江千里笑道:“燕飞,我老人家可是有仇必报,你替我加上手铐,那就是欠了我一笔债,再说,开封府只怕很难有一副能锁住我的手铐、”雲莱网络(_ xzOHeO/r
雲莱网络n2}5i{r;O+^
  “官身难自主。江兄,得罪了。”
S)`[m E7p-uuAK0
uhg9}ek)kJb0  燕飞伸手由一个捕快身上取过手铐,双手齐出,叭地一声。锁在江干里的双腕L。认位奇准,动作利落。
lvi{.y.TG-O~2F0
u;A ow'c0  车头亲眼看到过二十五斤重的大号脚镣,被江千里硬生生震断,这副小小手铐,如何能锁得住他。一旦翻脸,势必会引发一场恶战。心中念转,立刻退出牢房,暗作戒备,准备随时招呼弓箭手,赶来助战。雲莱网络q|ZS xPq

GUY4H,r[De+I(S0  大出意外的是江千里并未挣断手铐,望着燕飞淡淡一笑,道:“燕飞,可以走了吧!”
Yk/g7Dwu4?0
i0?l5z G5h;a0]@0  “是,江兄请!”
&[S&Q p'|aT0雲莱网络r#GI&_T(|H~m
  江下里昂首而行,燕飞紧随身后,两个执灯捕快,抢在前面带路,六个捕快手握刀柄,两侧戒护。雲莱网络P\:m}1C,r)ifN[.\)c5x#l
雲莱网络Y)Gie%P+i'xB t1u(u
  内厅是知府大人退堂之后,接见客人的地方,布置得非常雅致,此刻,燃起了四支儿臂粗的巨烛,照得整个厅堂一片通明。
^0X c0p$x3Z:i,n0雲莱网络@e-N3c;T$e[;F^K{
  但坐在主位的,并不是开封府的知府大人,而是个穿着青缎子长袍的中年人,一脸冷肃的神情,微皱着两道眉,尹知府更是一脸诚惶诚恐之色,坐在旁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雲莱网络$Y ?Ks(^na,d/KM6H

tk.T)d H-P0  燕飞认识那中年人,是河南巡抚马文中,开封府的顶头上司,立刻屈下一膝,抱拳垂首,道:“开封府总捕头燕飞叩见巡抚大人。”雲莱网络0wl${;c1[In
雲莱网络ZF6Ndj$O&| E`
  “起来,起来,内堂不用多礼。”雲莱网络r&^IfWY

!W9}dg&\Q0  “谢大人……”燕飞转向尹知府,道:“囚犯江千里带到。”
#GnJ8x:w!C0
M-t){8U`-l0  尹知府点点头,转向马文中道:“大人,这位就是江千里。”
]?A(rQ J0
8E6P1n%m(k`7t&i0  马文中目光移注到江千里身上,江干里傲然而立,看也不看他一眼。
~[&St_ K8E0
nex {+Yo0  “江千里!……”燕飞厉声喝道:“见了巡抚大人,还不参拜,给我跪下。”
/K.Y c BT0雲莱网络r!f5G\%LS
  一上步,逼近江千里的身侧,右掌一扬,就要劈下。雲莱网络!o6B0` \/nvHG4{

h W HV4@)N0  “不用了!”马巡抚右手连挥,阻止了燕飞,道:“开了他的手铐。”雲莱网络7f1[ Y.ze-a$S
雲莱网络jn$d a:uHUwK
  “是!……”燕飞走近正待行动。
wqH9[Gl0
/w"i'G9^N%aW$E.d0  江千里突然双手一挣,手铐断裂,散落一地,笑道:“不敢劳动总捕头。”雲莱网络G3hM)tI$]C$o

t8cv V%fW)AN-N eh0  燕飞拦在江千里身前,冷冷说道:“江千里,你最好规矩点。”
I7M4EhZ%At7az0雲莱网络T(Lf3fb5O
  马巡抚道:“燕捕头i你下去!”雲莱网络8sr7ou"kZ;D
雲莱网络Y!mW'B9`#Xo'D7S
  “这……”燕飞目光转注在尹知府的脸上。
2gJ1~oa*X0
x g/r^nf9f\l0  江千里却哈哈一笑,道:“巡抚大人,燕飞忠心护主,你要他离开厅堂,岂不是要他亏负职守。”雲莱网络7k%Xn\,F!lC-m.E)E

?WL2l]%pG+r0  “也好,燕捕头就留下来吧!”雲莱网络"~'u)MD0v jK-y

ekb8r-^(^ y!}0  “是!”燕飞退到了马巡抚的身侧,凝神戒备。雲莱网络6jO$n?6E

6V+UW XG:MGOs4n0  挣断手铐不难,但像江千里这样挥手之间,铁打的手铐裂断数截散落,那就非深厚的内功不可了。燕飞就自知无法办到的。
"^;Vw#@U |0雲莱网络 YF:g0t]'Lc0X
  “江先生请坐!”马巡抚脸色冷得可以刮下一层冰来,但说话却是轻声细语,十分客气。雲莱网络&OV'c)t _,vE:Z
雲莱网络Su6A8Dj3Jwq)t0M9T
  “大人以非常之礼,优渥草民,事出情理之外,必有非常之事,有话就请明说吧!”
S"_7Nqcl0
MF4izl-x0  马巡抚叹息一声,道:“江先生果然见识非凡,文中就直说了。”雲莱网络$l)f:?tE
雲莱网络ejS~Ds
  封疆裂土的一品大员,面对一个囚犯,竟然自己报出名字,这礼贤下士也礼贤的有些谦卑了。
+k'e%v u/EI0雲莱网络2c9Q4R!G:^my Q
  燕飞心头震动,想不出堂堂一省的巡抚大人,为什么如此礼遇一个囚犯。
Kmx;a.i,I pD0雲莱网络y'VQ7[d
  再看尹知府坐在一侧。,脸色苍白,看上去,他倒像一个待决的囚犯。
&rpo`Nd x1z6M0
UiB1QP9At(h F#r0  马巡抚似是在思索措词,沉吟了一阵,接道:“听说江先生擅长追踪觅迹之术,天下无出其右。”
0km:?iF#}6Dt0
)y2@eC;\0_.shp0  大人要江某去找一个人?“雲莱网络Bc&pFi V

J"r!l'o0mr a0  “不错!此人关系非常重大,江先生如肯出手相助,文中十分感激。”
2q3C8]2w f![&A*R0雲莱网络7jw+O#I6pv
  “什么人,可以告诉我吧!”雲莱网络:RQB(Idp^

K gASD0  “当然!”马巡抚点点头道:“我知道江先生一言九鼎,只要答应了,我会尽告详情……”雲莱网络'Ut2} l A

%^l;J)B;\4F4c'I V$I,k0  “慢来,慢来……”江干里缓缓说道:“先把江某人的官司了断,我才能考虑答不答应。”雲莱网络8U-Zj#~U0Y
雲莱网络 a.SXs Z U }"y
  尹知府突然接道:“你只要答应了巡抚大人,官司就一笔勾消,立刻放你出狱。”
#E&w uh.F9u HZ0雲莱网络~m(`H`
  江千里吁一口气,道:“我看知府大人是有些误会了,我要了断官司,是要把事情分个曲直……”雲莱网络AtSN7L){
雲莱网络5}j}-b-g2x'k5w)j
  尹知府又要接口,却被马巡抚伸手拦住了,尹知府只好把要吐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雲莱网络P#x\ H`
雲莱网络 Q(M/oiG8]K;VJ
  “应该的,应该的,江先生犯的是什么罪,要如何申雪,文中可以立刻判定。”雲莱网络6d(vb\)j
雲莱网络8jY(s0M["P
  江干里笑一笑,道:“尹大人今年有四十岁了吧?却讨了一个十七岁的侍妾……”
`;oz%y pT$f~ l0
WX|W.^0@7s0  “有这种事,尹知府,你自己说吧!”雲莱网络:T!c-g#J*ne4V
雲莱网络.tO:} E$n
  “卑职是花钱买来的,拙荆体弱多病,娶房侍妾,是为便予照料生活起居。”
:v C r$w5? jkg0雲莱网络(L'F+o!g"?Z
  马巡抚点点头,道:“江先生,是不是这么回事?”
n*D/cBVC j0雲莱网络,kA(x |)KYCs
  “尹大人是花了一百两银子。不过,那位姑娘可不是心甘情愿马巡抚眉毛一扬,道:”那是恃强霸占民女了?“雲莱网络x8aW*d)v8cX{
雲莱网络 M$]0V-d h*sG ^
  “大人!………”尹知府突然跪了下去,道:“这是幕宾无知,事前卑职未明内情,事后知晓,米已成饭,卑职失察,请大人降罪。”雲莱网络| Z7s`^Vz
雲莱网络&jgAS-D/s
  四品黄堂,娶房侍妾,又花了银子,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在那个时代里,不要说官宦人家啦,就是有钱的乡绅、员外,讨个三妻四妾的,也是司空见惯的事,马巡抚亦好此道,家里就有两个侍妾,只不过,今夜的原告不对,弄得马巡抚也僵在那里了。
@W|TITy0
1d9t f ]U;S0  但他究竟是宦海在大员,历练丰富,略一沉思,已有计较,道:“查事不明,是该降罪,江先生,你看,该办尹知府什么罪名?”雲莱网络2c$`*TT&^
雲莱网络.w2c'{'?1fs)t|8`~(u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大人言重了,尹知府虽然不是个青天府台,也不是个贪赃枉法的坏官,我看应该罚他俸银半年,至于那位姑娘么……”
O#X h'l#PF!~0
T,K9j3jm\0  尹知府接道:“我立刻把她遣送回家……”
,VmNe3n0C m {Y MX,A0
sb'uw*O5a,`#r?U0  “那倒不用了,江某已查清楚了,那丫头初时虽不情愿,但你尹大人惜花有术,那丫头好像已甘心为妾了,唉!田舍村夫,如何能比得上大人的潇洒文雅,现在若送她回去,她却过不惯那种村妇生活了。”雲莱网络S$pkh M

G {+ZZ:~J5v{S1z1W0  “说的也是,江先生处置的好,情理兼顾,网开一面,文中好生佩服。尹、知府,你可愿认罚。”雲莱网络Wu9Q+I/B {:MX3dk
雲莱网络3c!s B9^I`eDJ
  “卑职先垫出半年罚俸,这笔钱……”
/C.cj |4bAgr0雲莱网络 kM:Tm:w
  马巡抚接道。“江先生早已安排了去处吧?”雲莱网络+{$O&V#V1z%m1GB
雲莱网络;r&B6Gs$n0`7j9?b
  “就送给那丫头过去的青梅旧友,让他讨房媳妇吧!此事传扬民间,不但可替府台大人树立官风,也算是一桩美谈。”雲莱网络;v/}%e| Cfb%v5Y

.y fGe4yd#H0  “好,好,此案已结,尹知府请起来吧!”雲莱网络R`*]@'x g#@)p
雲莱网络l$sIaD"y
  “是是是,多谢大人。”雲莱网络w7_MOC8C;R/x4@d
雲莱网络_E3^W*[4K
  马巡抚道:“尹知府,江先生的罪名是………”
jm%Lj;B3Tu7KD%~%Y3U0雲莱网络E@O?e!XffH/q
  “误伤公差,而且那公差伤势已好,原告已无意再告,卑职即刻下令开释。”
j5|e0UxD(X5`-A*@:S0
)U }R9h0i'L)T1[0  误伤了什么公差?尹知府没有说,江千里也不提,马巡抚也不问,但却心中有数,定然是替知府大人作媒的那位幕宾了。雲莱网络 S-G+Fi3k0d1b9q
雲莱网络.ftr9y(F'v1HW
  “江先生肯在开封府大牢之中,除了便于查明尹知府如夫人的事情之外,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马巡抚展现出精明干练、洞察细微的才华来。雲莱网络p"BK[ }%f

|'N/a.YcE'V`0  “大人高明……”江千里不得不佩服了,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做官的人,观察事物之能,比起江湖人物,有过之而无不及。”
%c9U,tn+z$D&M;KpxY0雲莱网络 L7Eo8W @W/ad5{,a
  燕飞却听得心神皆震,便于查明知府大人的家务事!那是说,江千里在那等隐密、森严的监视之下,却能来去自如,竟未被人发觉,这人的武功之高,身法之奇,当真是不可思议了。雲莱网络T1VC'Hi5`

^~ V B'~{0  “可否说出来听听呢?”马巡抚步步紧逼地问道:“以江先生身手之高,要查明一桩小事,实也用不着在牢中委屈自己,文中虽然想到了别有缘故,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雲莱网络Tb%u9|.c&WQI
雲莱网络;Oct"}Hz$Q{
  江千里的神情突然转为严肃,低声说:“燕总捕头,布守在内厅外面的人,可都靠得住么?”雲莱网络u0U[$]t8^:PT

Dw5r;Nf3Ic0  “原来,灯火辉煌处,看不到有人戒备,但厅外的夜暗之中,却是守备森严,有三十多名捕快,环卫在内厅四周。
0SX5B/@KW7Q9S0雲莱网络pKN g(C5_k/l4A
  “靠得住,都是我手下的捕快,我自信埋伏得十分隐密,想不到仍然瞒不过江兄的耳目。”雲莱网络ic L:W!P3N
雲莱网络7xS0U`O7@2jxV
  江干里道:“那就好,不敢相瞒两位大人和燕总捕头,江某人甘愿坐牢数月,是为了追查一个名满江湖的神偷…”雲莱网络H%@u6UQR}&^5~
雲莱网络Q)_*Wvk]7I
  “什么?神偷……”燕飞顿觉一阵脸红,追神偷追到开封府衙门里,要他们这个开封府的总捕头,脸上如何能挂得住。雲莱网络D3q+j)X%_N#g.U
雲莱网络 t!uc"b,G}D
  “说起来,燕总捕头也该知道…”江千里吁一口气,道:“听说过转龙手张不空吧?”
m;U+}-Y:}l^*vJ{0
X R$| Hn0  “江见是说转龙手张不空藏身在我的开封府衙里?”
@5}u2}N v2j0
2Yz6d:\ozO0  燕飞的脸上一片怒色,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了。
e,Ng,i4IO6QQ$V0雲莱网络UP%j0sX
  “是的,燕老弟,张不空的偷窃之技,天下无双,而且行止诡密,又擅长易容之术,刑部的刘总捕头,曾经花费半年时光,尽出刑部干员,仍然无法查出他的行踪,唉!这个人专偷天下名贵的珠宝古玩,从不失手,各地的官府都奉有格杀勿论的上谕。”雲莱网络:e? Nv&{$CV

(I wqm"x#}R8b,F0  “我看过这道上谕。”尹知府道:“他偷到皇宫内苑去了,真是罪该万死,江先生既然发觉了他的行踪,快些把他缉拿归案,也是大功一件,不知他现在何处?”
eR:a']:i u0雲莱网络gX2`j`)b(u
  “就在府衙之中……”雲莱网络.l1Z9O*y-B.r4a9R%D

#[g"gSVV8?u V)R0  一下子像被火烧到了屁股,尹知府几乎是跳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住在这里?”
4n"W$k$Sf,I }I0雲莱网络'T:s}(Hu?4y/fR
  江千里点点头。
/C!ac6Qn5n'H0雲莱网络 Y zFA2_t1w
  “这还得了,上谕缉拿的要犯,竟然躲在衙门里,快!燕总捕头,去把他抓来归案。”
'v}.m7D/}0
.k"\/W)w8wSq~1|7G8rH0  “是!”燕飞应了一声,回顾江千里道:“江兄,请指点兄弟一个方位。”雲莱网络*]0d'oA)k6~#w

j0P2njx7as,e`0  “急也不在一时,燕老弟,张不空行踪飘忽,警觉之心奇高,稍有风吹草动,他就可能闻风而逃,再想找他,那就如大海捞针了。老实说,刑部中多员高手,追到他出生的原籍,竟然查不出一点线索,连张不空这个名字,可能都是假的,真是春风拂面不留痕……”雲莱网络p/L3L\W)Ju2b
雲莱网络:N+S*K9b/u~9J
  “可是……”尹知府急急接道:“事不宜迟啊!迟恐有变,江先生,我看早点行动,才能掌握先机……”
%El"P0lz;{-o0雲莱网络4~0Ss1ao N6TG {(}
  “江先生说得对!”马巡抚说话了:“谋定而后动,要一举成功。”
!h3W1epQ8T4I @&Rz0
*Ag Q{;S0  尹知府不敢再多言了,但他焦虑的神色,却溢满在眉目之间。雲莱网络J*d nf+z8U O

XApf3Fm"U0  原来,尹知府的公馆,就在开封府衙后边,相连一处,转龙手匿隐在府行中,也就是在他的卧榻之侧,叫他如何不急。雲莱网络I0i&JK$H\0q

BS&}*t&bE0  燕飞道:“在下有些想不明白,转龙手张不空公躲在什么地方呢?”
!z(uCm@ a0?#y0
G+u&Ey p @0  “监牢里。”
[s;@|OW0雲莱网络.a H~r,r0~
  “噢!……”尹知府恍然大悟接道:“犯人……”雲莱网络&f3]/| gt2O6];x
雲莱网络;XJ]6G4X b+T
  “张不空不像江某人这么能吃苦耐劳,蹲在牢房里,滋味并不好受。”
eKZ1Xo~Xo#`-h D V0
.I9n@tn9K-LD0  “江兄是说他寄身在禁卒之中……”燕飞终于想出了可能隐匿的所在。雲莱网络-k |e6n%sBA*g

c"q)@-KCf5N0  “有禁卒,也有牢头……”江千里笑一笑,道:“转龙手不是一个人活动,他领导一个组合,一共有多少人我还没有查出来,但潜隐在监狱中的人,至少有三个以上。”
.P&s kCZ8x!e#x }|0b0雲莱网络W5{2t"_ m2K
  “他们所管理是几号牢房……”燕飞问道:“人手是不是集中在一处?”雲莱网络&?VL`*v

%|LO/``Oo S ^0  江干里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刚刚还见过他……”
#{8Yt D?1H1I0雲莱网络"HZ)D+G6b
  “三号牢房的张牢头……”燕飞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地道:“可恶!我去抓他归案。”雲莱网络O~$hi0xTefC
雲莱网络`wj3s Gjd F
  一伸手,拦住了燕飞,江千里低着头道:“暂请息怒,转龙手偷窃之技,冠绝天下,拥有的财富,世无其匹,他要找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并不困难,为什么甘愿化身一个牢头,混入开封府中?……”
$Hp"Rm-S S-Q9l0雲莱网络!_q.}] eD n o2]
  “是啊……”马巡抚本有要事,受高人指点,请求江千里挺身相助,但现在,却因转龙手隐匿开封府街一事,引起了强烈的好奇,缓缓接道:“张不空定然是另有所图,才甘为牢头,江先生可是已查出一点眉目?”
C0J]$J.F F4K_0雲莱网络5x[O#`/luW9a
  他虽久历官场风云,渡过多重艰险,晋身于一品大吏之位,自具有常人所难及判断事理之能,不过,对江湖事物诡谲玄奇的变化,又非他能料断,但饱读经书,胸藏锦绣的才学,却能举一反三,江干里提出一个疑问,他就联想出一些事机,只不过无法猜测出内情变化罢了。雲莱网络:elO} Z(a+HW\

ebZ!o2pR,@0  江千里双目炯炯,凝注在马巡抚的脸上,微微一笑,道:“大人是否也想到了什么?”雲莱网络N!y:N@8rS*f Mj
雲莱网络.^q~+f5`&]6k
  马文中笑道:“这就不好猜了,下官对江湖中事,一无所知,不过,以常情推论,他隐身于开封府街中,可能和开封府衙门有关?”’“大人虽未说得很清楚,大体上而言算是猜对了。”江千里神情肃然道:“转龙手甘愿委身于三号牢房的牢头这个工作,实在是为f想寻找一件东西。”
^['V,eE1J WNs0
jjv{%`%u{0  “下官这就不明白了。”尹知府接道:“张牢头叫张九,在开封府作监房的牢头,已有很多年了,本府到任已经三年,到任时点验各房班役,他就在三号监房任牢头的职位,再说下官并未收藏什么珍贵宝物,难道张九即转龙手的化身不成?这多年,他一直隐身于此。”
P^!hji#{6r0
|(ui}ISN&NVk0  “当然不是,尹大人如果知道转龙手张不空的能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江千里说道:“转龙手不是张九,也不可能隐身在此地很多年,但他精于易容之术,又善模仿各地方言,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M3jq(EOG(Z4F0
'F-M|U B{5g0G0  “那么真的张九呢?”尹知府不服气地问。雲莱网络^7P l lq*^

*u/M{e,`0K;q0  “只怕早已被杀害了!”雲莱网络yT \.~!p1r2Za

*_ar u%R"Nf/d0kV0  “戒护三号牢房的一共七个禁卒,他们常年均和张九相处,难道会看不出破绽?”雲莱网络1_#w1x9A/V ?
雲莱网络AJ6}m7BS!Gz Sq
  “可怕的地方也就在此了,七个禁卒可能被杀过半,余下的不是受制不敢声张,就是被转龙手重金买通,最好的一项推论,他们心中有点怀疑,但因为没有证据,不便随便出面告发。”
+[ Rdk;XZ a0
^/zFW6\/U0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了……”尹知府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总捕头,你要尽出精锐,抓到转龙手拷问个明白,一下子杀害了数条人命,当真是目无王法了。”
~PmH O"\:fc0
L#?8_7M7jL0Q0  江千里淡淡一笑,道:“知府大人,转龙手东西还未到手,只要咱们目下的谈话,不会走漏消息,他应该不会离开。”雲莱网络ekr&R4L%v R!m] L
雲莱网络r#H:[h-KO
  尹知府道:“可是,兵贵神速,不宜迟延……”
`.JJ FU[6kAu0雲莱网络 ]ozwu$r;`
  “尹知府……”马巡抚接口了:“江先生既然说出了内情,自是不会坐视,捉拿转龙手的事,就听江先生的安排吧!”雲莱网络@&|#}5`z8Ck
雲莱网络x v,v/K3Qv.MH n7`k'F
  “卑职受教!”尹知府恭应了一声。雲莱网络.b)i+@N+WZ

#W5ti3b&Q,_Z3QO0  “马大人好重一顶的帽子啊!”江千里苦笑道:“咱们三更时分动手,江某人没有和转龙手对过阵,不知道能不能制住他……”雲莱网络;tAx }-C8D
雲莱网络(E1D(qqh:@2v*@'c
  尹知府接道:“燕总捕头会全力帮助你。”
Nhv agG0雲莱网络%~-iagB M@!N(j
  “江某也会全力以赴。”雲莱网络 d*Yy]C&L o
雲莱网络*Y QYlrRL9p$X)@
  “现在二更左右了吧!……”马巡抚道:“燕总捕头要听江先生的调度……”
T uh$E7RrK0H0
"Si3{C7N%@g9c0  “是!卑职一切遵照江先生之命行事。”
q Y8s)k E1C A0
6_ ^qQU:|5Cq0  “不敢,不敢,江某全力和燕总捕头配合,倒有一件事,要先行准备。”
| fp.fOd5],y`J1P0雲莱网络4T1S]^ M1H/]
  “江兄吩咐,燕飞立刻去办。”雲莱网络[Ol%m1w\*['d qm

T\J!OE V,Qz]0  江千里道:“先就布守在大厅外的捕快,选一些精干的人员,在三号牢房外面的通路埋伏,动作要小心谨慎,不要太接近,转龙手机警的很,最好能调集一些军马,把开封府先围起来,要他们暗带火把,听号令一起点燃,弓箭手布守四周,骁刀手入衙助战。”雲莱网络$V'pY.c.E+G@)v Oz
雲莱网络yG4|ka#U q2I
  “好,燕总捕头请传我令渝,要步兵总领王英点五百精兵,一百名弓箭手,围住开封府行,步要轻巧,不得发出声息,惊动人畜,违者杀无赦,限三更之前布置完成,再和王统领来此见我。”雲莱网络?v,[t/s6P|
雲莱网络J`:YE,`|.[)F
  “是,卑职立刻会办。”燕飞迅快的闪了出去。
k(SlK$g%s5W6]/w0
dtY;Qg-E0a4Q2g0  江千里笑一笑,道:“巡抚大人还是个用兵的能手啊!”
5O$ie6hq$X7Im-l0雲莱网络NW(n4A`3{(g)[qc
  “纸上谈兵罢了,如不是江先生已经指点出来,文中就不知如何调度了。”语声一顿,又道:“转龙手要在开封府街中取得什么东西,江先生也早已探听出来了吧?”雲莱网络3Y7c1H"Y8[:y

_2~:X;qKhH0  江千里点点头,道:“这件事和江湖上的朋友有关……”
|)Bx^,p!v(b*\2@:`2l0雲莱网络 Z ?(L7I8v5k A
  “我们是不便听闻了?”马巡抚笑笑道:“不能说就不用说了。”
Q8s`GQgi0
p4`WD#_!lw$A0  “倒也不是……”
B@8A%~a$V#J0雲莱网络2|0ry6DB-E5a$x/DY
  江千里顿了顿,缓缓地又道:“大人明察秋毫,想来自有适当处断,江某不想隐瞒,开封府衙三号牢房内囚禁了一位重刑要犯,在江湖上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名叫姬重天,入狱时,已身受重伤,为防他逃走,又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雲莱网络]S F-B-Wrf
雲莱网络{~ U-Qx7z
  “这个人不畏五刑,不肯认罪,已然过了五堂,他死不划押。”雲莱网络~?9`s e8o%XWm6_

6KVm0^5Z6M Y!w0  尹知府解释道:“以致于拖延了两年,无法定论,卑职已申报抚府,请命定夺。”
3t(LXC3}0雲莱网络 b#T,WN*YV
  “嗯!”我记得看过这个案子,江先生,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该赦还是该杀呢?”雲莱网络p;^)\;I,Gc-Y
雲莱网络2Q6s[-^4U(Ce^
  江千里道:“这个江某就不便说了,如论他在江湖上的声誉,倒是介于正邪之间。”雲莱网络g XPT ^/W^| U

vuY;X7lBU0  马巡抚道:“转龙手为他而来,是准备救他出去了?”
B%|Z3| t;F0雲莱网络`)UMZQr4\
  “转龙手要救他,早就救走了,岂会拖延如此之久,只因他身怀一本武学奇书,转龙手意图谋取,才委身牢头的工作,但姬重天生就一副硬骨头,任凭转龙手百般的折磨,就是不肯说出藏书的所在。但江某进入了牢房之后,倒是给姬重天一个喘息的机会,转龙手有所顾忌,就很少拷打姬重天了,反而每日备了酒菜,把姬重天养得身体大大好转。”
7`7pJE#O Q(~2N1w H0
5tz+[mq2i:V0  马巡抚接道:“如若能找到那本武学奇书,就送给江先生,以作酬谢。”
Lob7pn~4sWq0雲莱网络(i ?{|/` R zfx
  “这么说,江某就先谢过大人了。”
H,Kt'`k.|'|c X i0
8T7y2J m9N a%O.T%^p0  尹知府长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一个囚禁要犯的牢房中,竟然有着如此曲折的事儿……”
6RO ti5`0雲莱网络:E*c-Is a xr V
  燕飞动作很快,不过顿饭工夫,就赶了回来,先向马巡抚报告,王统领已点动人马,遵照布置,布置完成,立刻来见督抚。雲莱网络}9Q8b&c/\(i@a/tr#W

:k-iAQC\'T&n0  然后,他又转向江干里道:“我已就布守厅外的捕快中,选了十五名赶往三号牢房外面布置,转龙手如有行动,他们会传警过来。”雲莱网络6Y|/E9jg"x&vec
雲莱网络J Z2s9d*]nl2tm
  江千里笑道:“好,王统领一到,燕总捕头就送我回三号牢房。”雲莱网络2G{}$S| iJ(|c

}e*y*@*T'u+n0  尹知府奇道:“怎么,江先生还要回牢房去,你是巡抚大人要的人,你敢坐牢,下官可不敢再关你了。”雲莱网络%@*U%a a*fm"U.`Oj _

9N)KH.G0@4faB0  江千里笑笑道:“不但要入牢房,也还要加上一副手铐,能不大动干戈,最好不要,以免伤亡……”
9f{Nu&~y_sCc0
c Lh ]1w A@j0  江千里说出了擒贼的计划。雲莱网络2F/A T:PnkVB
雲莱网络7i1H't(E-Z n
  燕飞不住地点头。
o b&e1~(H1[7? l0雲莱网络'{R{.S^+G}? Y
  计议停当,王统领也赶到了厅堂。雲莱网络fE%a I^e2Px

.w;G+u o)F'n0  王英是武举人出身,魁梧高大,此刻,他全身披挂,腰悬箭袋,手中提了一把四十五斤的大关刀,一个佩腰刀的随从,背了一把硬弓。雲莱网络j*?Js xH

2T"\L~*}\E0  武将自有武将的威风,和江湖人物自有不同。
v4f!{MP4e A V0
9B.|K rF0  王英低声向马巡抚报告了布署的情形。已是三更时分,燕飞拿过一副手铐,道:“江兄,要不要暗藏一把兵刃?”
3Q.X7t|$k0a wz$E0雲莱网络'@q!nr'Zp
  江千里笑道:“不用了。”雲莱网络 jr7d!U8e2nL

PB'Qou;O7OQ,~+G0  “那么得罪了!”燕飞替江千里加上手铐,转身向外行去。雲莱网络X^wv^N2C
雲莱网络ZJ8}&Q!^!^aj|
  仍是原来提取江千里的八个捕快随行,两个挑着纱灯前导。
2Z$ve'uF]7w1d0
ry$K.x3J)j`P0  刚行近三号牢房的铁栅,栅门立刻大开,张牢头带着两个禁卒,迎了出来,道:“燕爷,江老没有受刑吧!”
]&^ q)A$}.z0
D5r/O0[l4@w'M0  江千里道:“你看,我老人家不是好好的吗,连汗毛也没少一根。”雲莱网络@+@r^1F2r'S p
雲莱网络 {*TJs6v?2u&B
  “那就好,那就好,江老平安,我们也好过一些了。”雲莱网络J,ER3rC-qoE:?.}`

1M`%Gu2{d!|~0  燕飞却冷冷地道:“张牢头,叫他们去拿一副大号脚镣来,知府大人交代,此后要严加看管,不能像已往那样放纵他!”
8f(jtL$K0?0
h^oCH0K*]$e)E(d0  张牢头应了一声,回头吩咐身侧一个禁卒,道:“老李,去拿副大号的脚镣来,燕总捕头的吩咐,江老不会怪在我们头上的。”
f*|k I)r3o3},E O!h0雲莱网络V7r X#ZW S
  江千里道:“我老人家已经够委屈了,还要再加脚镣,我连这副手铐也不要戴了。”两手一挣手铐断裂落地。
4[J,n.h/H0雲莱网络jq8w"Go"l"|
  只见,他伸手向张牢头抓去。雲莱网络@QsH$T7Q W!as

.p?*U2^6}*t\C _6L0  燕飞单刀出鞘,一侧身堵住了张牢头的后退之路,六个随行捕快,扑向留在原地的禁卒,两个掌灯捕快,高举纱灯,后退了几步,口中吹起尖锐的竹哨声。
[we7P6W:rM0
Ltv;p6?}0  张牢头一闪,避开了江千里一记擒拿手,喝道:“江老,你怎对我出气啊!燕总捕头的吩咐,我是不得不遵从啊!”雲莱网络1}$v&F C$^

({u1N'jU|3\0  就这么说话的工夫,江千里已攻出了十余招。
7l ?s[/q-K0雲莱网络D'id!C]sG4P9h0gk
  张牢头身如陀螺,就地转动,竟然连连避开了江千里十余招的攻势。雲莱网络L2E_Eu4c6eDA|E

g'ha wp0  燕飞看得心头震动!雲莱网络?1LM)Ke
雲莱网络'V9A#Zi(P ~/{7iQ
  江千里攻势如重波叠浪,张牢头应付从容,身不离三尺方圆之地,是转龙手易容假扮的已无可疑。
!P)\l.Y5rzmO u0
s"`6a o+T"~x N1Cj"f5V0  但燕飞并没有出手,他要全神戒备,以阻截转龙手逃逸。雲莱网络;V(h^5d/x0@"e(p

y'oQ!Vw#J9s6Lk[0  这时,牢房四周已亮起了火把,照得一片通明,埋伏在牢房的捕快,已把任务交给了进入府衙的骁刀手,冲入铁栅内,在燕飞示意下布成了一个圆圈,围住了转龙手。雲莱网络!U5e(f Sp1C
雲莱网络,n!U|Eq U5g
  那名禁卒也现露出了真正的武功,由身上取出了两把手叉子,力抵六名捕快的围攻,竟然游刃有余,六个人反被他逼得团团乱转。雲莱网络W"z]BOi;O^\%\
雲莱网络9U'^8G/E+FC2Uz
  江千里一面加紧抢攻,一面说道:“燕总捕头,分人手去围住那个取脚镣的禁卒。”
!az_s!m!X.q0雲莱网络#K`)g-KnS8]uL
  燕飞分派冲入栅门的捕快,追捕另一个禁卒,一面高声说道:“张不空,你走不掉的,大批的军马已围住了牢房。”雲莱网络*Su`\1T8Z
雲莱网络1VL#Nt1OEp
  张不空哈哈大笑,道:“燕飞,你那点微末之技,还不放在张大爷的心上……”雲莱网络!N;?/Vk-t7hj%l

FH2Vq2Kv^DS0  目光盯注江千里的身上,接道:“江兄,你也是江湖中人,如果和六扇门中的人联合一气,只怕有伤江兄在江湖中的声望了,这么办吧?你开个价码出来,我立刻付现,不要你江兄助我退敌,你只要转头一走,日后咱们算是朋友,江兄有什么需要,兄弟是全力以赴,怎么样?”雲莱网络)x-p ~je{;W

,A+b#O$]!DC"bc0  “话是说得很不错,但你转龙手一向口是心非,只怕咱们这一个冤家是结定了。”雲莱网络qa~ jI(L

CB;~6`f%U0  但闻一声闷哼,和禁卒动手的六个捕快中,有一人被对方刺中了前胸,鲜血泉涌,伤势极重。
2Z3VC{/M)J Y0雲莱网络ET:h1] Z@
  燕飞暗道:转龙手的从卫,竟也如此利害。一挥手,立刻有捕快顶了上去,抬走了伤者。
/KQlxe)V DK i0
(e/SL;{-X U2j0  他衡量利害,阻截转龙手最为重要,不肯出手帮助捕快拒敌。雲莱网络 _r*P4\ U$})R'n$}
雲莱网络 J!m@7IY's"vb2t
  忽然间,火把耀目,王英带着二十四名骁刀手,冲入栅门,大刀一挥,高声叫道:“让开,让开,我来会会江湖高人。”雲莱网络4g3WB C$X$O-{U+mV
雲莱网络!Bk{QE4_8U1o9`J
  王英疾疾向转龙手冲去。
O9i O9e1} et0雲莱网络0QKY"E G8j'@q
  燕飞低声道:“统领,去对付那一个,他已伤了我两名捕快。”雲莱网络} f/n6Y3\;F%Qz3?z

D7XzLQ^5~5z'`0  不错,又有一名捕快被手叉子刺中右臂。
I j0YO`2CY0雲莱网络(R GxxC;JY
  但捕快众多,一人受伤,立刻有人顶上,始终保持着六人围击合攻的局面。雲莱网络q { BJX.GA

1T7TKmb8{/L6qQ)d0  王英眼看又有捕快顶上,转眼去瞧江千里和转龙手的搏斗。雲莱网络.R7Qk)L!S,b1qoF o

1z"OKa"lIG9a0  两人都未施用兵刃,空手缠战,但见掌拍指点,脚踢肘撞,你来我往,快如闪电,不由得看呆了。雲莱网络}9INzq1DV
雲莱网络u,af&W8xX _`9er"I
  这和他冲锋陷阵,舞刀攻敌,完全是两种打法,心中暗暗忖道:“他们打的这么一个快法,我如一刀劈他不中,被他欺近身来,要如何应付?”雲莱网络ol)]"|v;k

:a`5[,e6@ yY ~m0  心中有了一层顾虑,未再坚持出手。雲莱网络Fn s$_I

@,H-?!dNoiIYD0  这时,二十四名骁刀手,也围成了一个圈圈,栅门外火光烛天,刀枪耀眼,数百名步兵已进入府衙,把三号牢房围个水泄不通。雲莱网络%k e({D?/H
雲莱网络'Zxa N`*Mf
  转龙手目睹情景,有些焦急了,一个失神,被江千里一指点中右肩,顿觉半身一麻,身躯转动顿缓。雲莱网络UwBP+f$k
雲莱网络i9E.D OX
  江千里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出三招,点中了转龙手两处穴道。
6^)l,lVMK;h#{!W N0
v7ybs"eM0  眼看转龙手已被擒住,燕飞才大喝一声,挥刀攻向禁卒,一阵快刀急斩,磕飞了一柄手又子,飞起一脚,踢中了敌腰,两个捕快冲上前去,生擒活捉。雲莱网络 Tg*uAY

s7j0M2Jj0  江千里长长吁口气道:“好利害的转龙手,如非我们声势壮大,使他心惊疏神,再打一两百招,只怕也难分胜负。”
$|Au g.z:U*R;A ~w0
r-Z\8c&h2B0  “盛名之下无虚士,江兄果然高明,燕某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雲莱网络 `#w*CKJi;x

Y.WAk-T6K3RS0  王英笑一笑,道:“江湖人物交手和冲锋打仗不同,我们虽然来了,却一点忙也没帮上,咱们就此别过了。”一挥手,带着人马退去。
,AFe7Q(z'@+I0雲莱网络 gI:~p4Bf
  燕飞早已叫人准备好了丝索牛筋,把转龙手和他的从卫捆个结实,江千里才拍开了张不空的穴道。
q;NX9v k3m:J R5orx0雲莱网络3XSR&g d/r R/E
  但那去取脚镣的禁卒,却击退了追赶的捕快,趁大军还未合围之前,逃了出去。
3[IWWHj#Y2{0
"?6C([,W JK0  马巡抚、尹知府得到了报告,亲自前来告诉江千里,二堂上已摆了酒宴,要好好的庆贺一番。
YN6ph7s&K9u&@0雲莱网络$UAfdE;Gw
  江干里的心中明白,马巡抚要求的事还未说出来,无法推辞,笑笑道:“两位大人都肯通宵不眠,江某自然奉陪,不过,燕总捕头也不能放过,应该陪我们喝几杯。”雲莱网络lhu tj3qe$O
雲莱网络h}3UHo4JQ
  “那当然,燕飞,你也来吧。”马巡抚立刻作了决定。雲莱网络)bQn?t4Ax~

%iKT7GaZXF0  “是,卑职安顿好了这两个要犯,就去侍酒。”
H s#{GN1Oc$j B*C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19人表态】
21票
感动
18票
同情
14票
无聊
10票
愤怒
12票
搞笑
12票
难过
16票
高兴
16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