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燕子传奇(作者:卧龙生)

第一章 重囚名偷
9c0N8Nfx3v4tSA1i0
/kZ$|izgk4M1q0   深夜……
2\$wj+~N8V"E0雲莱网络3T WO1Wf+Y
  无月的深夜,幽静,冷凄。
qyY2e SAH z@7Z#E0
dr;O8\1d,F H0  秋天的夜,多加了一份萧索,飒飒的风,吹飘着落叶。雲莱网络Se4IXU%ia5@
雲莱网络w6K-Dil\!wCd
  青砖砌成的墙壁,高大、坚牢,一盏高挑的风灯,摇曳在夜空中,一圈昏黄的灯光,照着空寂的庭院。
u*K8T.?j*L R0雲莱网络9`yo!Z LaqS
  重重的铁栅,紧闭的木门,锁住木门的特大号铁锁,真是戒护森严,飞鸟难渡。
yd j ? |:TJ0雲莱网络 a6L-Pg6^[ue
  是的,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一角,囚禁重刑要犯的三号牢房,关的都是拳大臂粗的江湖人物。雲莱网络/{(S|/v C'aN,u$e

0lrAf0kWq0  两盏纱灯划破夜色,迅快的行了过来,八个佩刀的捕快,护拥着开封府总捕头铁掌燕飞,行近了栅门。雲莱网络a-I$cg&E&[S

u Z[ws/K6j cM4p{0  铁栅启动,值夜的牢头,迎出了栅门,躬身一礼、道:“燕爷,这么晚了,还要提犯人哪?”
PA \ jRJa0雲莱网络;f:j$I6E4y
  燕飞点点头道:“七号,江千里。”雲莱网络 r+ak6W E An

j#C&i3}J_"c%s:VG `0  “这……”牢头怔了一怔。
^Po;E-YxI:X0
ZAw3z |5od0  “怎么,有问题……”燕飞皱起了眉头。雲莱网络Q0v!N9iu

E3s3O4L e \)I-u0  “没问题!没问!………只不过,江老不太喜欢有人夜里吵他。”雲莱网络T c:}!f[u _n9A s
雲莱网络$x Hr;g*w)Q
  “什么江老,哼!这里是开封府大牢,他是被关的犯人……”雲莱网络4L _A$m \w&X
雲莱网络n[U%b O1v)UlT
  “是是是,卑职现在就去带他出来……”
lUV:K$O0雲莱网络Z-C$UW%M {ek:t
  “慢着!”
8u1]5\,U+l/k&\ q~ByP0
[:h @ H-GTRl0  牢头停下了脚步,道:“燕爷,还有什么吩咐?”雲莱网络4L0}(Vw[

C,p?Y4M0  “我陪你进去,江千里名动武林,是个英雄人物,对他礼遇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D3i}o"ui_S0
YrM:I1k8R#AG5T"W0  想到江千里在武林中的赫赫声威,使燕飞态度立刻改变,何况,今夜提审,情形异常,不像开堂审问。
7J^ sS'LBL0
:jG7U6?0B&t-b(`?0  “是啊!燕爷,江老的罪名也不大,最多关个二年、三年,再说,他真要走,这开封府的大牢也未必留得住他……”牢头突然住口,看看燕飞的脸色,担心激怒了这位中原名捕。
"U w'Oc8x0雲莱网络 lF;xTh$u/zr
  这一次,燕飞没有生气,神情很平静,淡淡一笑,道:“牢头,说下去。”雲莱网络3V1nf_N8N@%\

pa6H([;Jy0  “燕爷不生气,卑职就放胆直言了。江千里的朋友很多,大江南北,黑白两道,都有他的知己好友,一旦他破牢而去,燕爷虽然武功高强,但想追捕到他,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了。”雲莱网络"~9]I5GQ_ m4sF#Hc}-c8p
雲莱网络9? ~2_w%K#V&b
  “不只是麻烦,只怕是非常的困难……”燕飞心平气和地道:“论江湖道上的声望,我自知难望项背……”雲莱网络 l jC1Ji T
雲莱网络`8\z`2],}AMl+^
  “燕爷,你是说……”
L4]jJ9H*BSZ Y'n0雲莱网络6m9aZIEr:t
  “我说的都是实话。”
OZ3ag\6l;J0雲莱网络;M,Yw?dF6U6]v
  “燕爷能了解卑职的苦衷,这就好说话了,二十五斤的特号大枷,他只要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就全散了,拇指粗的脚镣,他伸伸腿,抬抬脚,就蓬然中断,老实说,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半尺厚的木门,两支八尺的围墙,拦不住他,就是这座铁栅门,只怕也禁不起他的神力一挥……”
~e6uc9|v0雲莱网络6ZR+G-V bo{:ZZA.be
  燕爷吁一口气,道:“那是怎么留下他的?”
*B&Y-tJN%Sm*k3o4v0
|"QpW N1s3l5` Y3ms0  “求他………”牢头苦笑一下,说:“江老吃软不吃硬,我们跟他说理,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雲莱网络?6T;CD]a(XhH

%@L7|0z(`#G0uP"F S"W0  “他就答应了?”雲莱网络e8o.O8?8Jz#~
雲莱网络0V3E(P^ `)C|(EY
  “是!所以,江老没上手铐,也没加脚镣……”牢头低声道:“燕爷,你要担待一下,我们已经把犯人留在了牢房里,至于从什么方法,燕爷就不要追究了。”
/@x aN*Cj[2F z0
NK Je!p7|T0N0  燕飞笑一笑,答非所问地道:“带我去看他吧!”雲莱网络S/|}jO
雲莱网络 IH^1Xs7p/rZ2OD
  江千里被关在靠边间的牢房中,人身上虽未加刑具,可是房门外却加了两条铁链子拦着,两个牢卒,穿着黑色的衣服,隐伏在两侧的暗影之中,怀中各抱一支诸葛匣弩。
[F.q*?4[L&D ^#[0
1\8p$b q:W#PSb0  那是一种连发的弩箭,一匣十只,近距离内,是非常恶毒的暗器。雲莱网络.EZ'gOu*tz
雲莱网络2J%]jLRv+o8EP
  看到了这种布置,燕飞忍不住微微一笑,忖道:“牢头禁卒,果然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了,表面上说尽好话,骨子里却是别有安排。雲莱网络G+E2z&eZg)o!G'd
雲莱网络e+E5a-n2R*Z{S
  牢头举手一挥,两个抱着匣弩的禁卒,悄然退了下去,这是阴招,不能让江千里看到。
M mVY C&i&XS0雲莱网络!\1H#YR+lbC.b
  解下铁链,打开门锁,牢头重重的咳了一声,道:“江老,燕总捕头来看你了。”
&vd'f^ mK!B0雲莱网络Ylnk;F8I2C3x&Y~
  两个掌灯的捕快,举起了手中的纱灯,只见一个身穿蓝布长衫的五旬老者,仰卧牢房一角,虽然没有床铺,但地下却铺着很厚的羊毛毡,身上还盖着一条棉被,双目紧闭,似是睡的正熟,旁边还放一坛老酒。
Q/\.n*M9S4bmN0
k7C I8G7J0  果然是受着很优渥的礼遇。雲莱网络(?vp0I"_5j!arJ$@
雲莱网络8}Me.I D'd:uyUB
  牢头蹲下身子,低声道:“江老,咱们总捕来看你了。”
|9f^9a0|M7J0
CP [+h ~0  江千里笑一笑,挺身坐起,道:“总捕头半夜里提我老人家出去,可是要拉出去砍头了?”雲莱网络(k&_Z1C!I _
雲莱网络[;?1SB3F3D
  “江兄,在下燕飞,身不由己,深夜来此惊扰,请江兄多多原谅。”
7X`+[2rw;xT b0雲莱网络EL@b:`)WiF:R
  江千里两道目光,转注到燕飞身上,打量了一阵,道:“说吧!雲莱网络/@h[3p R4AY%~]j

1Qs*}xcp#J0  什么人要见我?“雲莱网络;{*w0\;_$y A2G&n`

Uf y2k"G#u.X,ad0  燕飞道:“府台大人在内厅接见………”
5Py3gy ]x F Y,qR0雲莱网络 ZhKv } Y9q
  江千里一跃而起。道:“行,走吧!他把我老人家关了进来,我看他怎么样把我放出去……”大步向外行去。雲莱网络0qk3@yd J+t0n
雲莱网络2P#a!O6q2P f-Ep:_'j
  燕飞一横身,拦住去路,道:“江兄,不能就这样出去!”雲莱网络}![p)v$w:M B

,E q"G0KQ:n@ w0  “难不成还要加上手铐脚镣?”
S ts@`0雲莱网络&\ gi~qwg
  “脚烧不用了,手铐只怕难免,这是朝廷的法度,江兄要担待一些。”雲莱网络 h(zg9h%\#d#Ms1JR

i]9R7wG%yS0  江千里笑道:“燕飞,我老人家可是有仇必报,你替我加上手铐,那就是欠了我一笔债,再说,开封府只怕很难有一副能锁住我的手铐、”雲莱网络$ju\|g0Q!I;ow4N

'P }2oNf0  “官身难自主。江兄,得罪了。”雲莱网络kar9]G ofP

#}!d%n"V6|0  燕飞伸手由一个捕快身上取过手铐,双手齐出,叭地一声。锁在江干里的双腕L。认位奇准,动作利落。雲莱网络'[,QyO*YC'_e*X V0r-R
雲莱网络eR ]X"y4h:O
  车头亲眼看到过二十五斤重的大号脚镣,被江千里硬生生震断,这副小小手铐,如何能锁得住他。一旦翻脸,势必会引发一场恶战。心中念转,立刻退出牢房,暗作戒备,准备随时招呼弓箭手,赶来助战。雲莱网络SgHjM zC

&L u |3[S@g0  大出意外的是江千里并未挣断手铐,望着燕飞淡淡一笑,道:“燕飞,可以走了吧!”
aV gwu(UU0雲莱网络"E7G {nJ~:z$N
  “是,江兄请!”
c;~un5DZ0雲莱网络7N7S]jz:](Zyy
  江下里昂首而行,燕飞紧随身后,两个执灯捕快,抢在前面带路,六个捕快手握刀柄,两侧戒护。雲莱网络B1Q{/~`o'C-Y U+|.s E
雲莱网络@S4U*Y*B7Bss U
  内厅是知府大人退堂之后,接见客人的地方,布置得非常雅致,此刻,燃起了四支儿臂粗的巨烛,照得整个厅堂一片通明。雲莱网络Fq$gq(Z,wX@+m;f

eF&DcD_` |3_,L0  但坐在主位的,并不是开封府的知府大人,而是个穿着青缎子长袍的中年人,一脸冷肃的神情,微皱着两道眉,尹知府更是一脸诚惶诚恐之色,坐在旁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z'\5{D6\d1Nl!a0
:X/n W e5u0  燕飞认识那中年人,是河南巡抚马文中,开封府的顶头上司,立刻屈下一膝,抱拳垂首,道:“开封府总捕头燕飞叩见巡抚大人。”
0Y H Q3a9g0雲莱网络v*Lv#oqZ
  “起来,起来,内堂不用多礼。”
H|f{'^:JbrV0雲莱网络xDia3C
  “谢大人……”燕飞转向尹知府,道:“囚犯江千里带到。”
n1F.| p$^p(jL0雲莱网络)A`V9_N~y3U#g
  尹知府点点头,转向马文中道:“大人,这位就是江千里。”雲莱网络FVb\6JBn |+Q6j

6eom!W YmlQ0  马文中目光移注到江千里身上,江干里傲然而立,看也不看他一眼。
KCM8Bc9l|G0雲莱网络6g*P!C"~YKmZ;U
  “江千里!……”燕飞厉声喝道:“见了巡抚大人,还不参拜,给我跪下。”
uk1` wR#N%?l-_k0
S!@?'l${hu3n)Q0  一上步,逼近江千里的身侧,右掌一扬,就要劈下。雲莱网络n$nJcegg6b

`A%rh)zn)e},k0  “不用了!”马巡抚右手连挥,阻止了燕飞,道:“开了他的手铐。”
K|x+c I5tXA E0
#q9F:GD*dR-OZo0  “是!……”燕飞走近正待行动。
oQ:lmeMj[0
_ ]Ua5s b\0  江千里突然双手一挣,手铐断裂,散落一地,笑道:“不敢劳动总捕头。”雲莱网络X$Li1G3gEfx
雲莱网络K Vw)g5X_k
  燕飞拦在江千里身前,冷冷说道:“江千里,你最好规矩点。”雲莱网络BPimEi-b
雲莱网络[i-L+g i/~h
  马巡抚道:“燕捕头i你下去!”雲莱网络&r6EbG5f+@

0t1w:T'ch'@c&KNF0  “这……”燕飞目光转注在尹知府的脸上。
9['b6C3ii7c)G.l%\0雲莱网络H%C2L;O j.\
  江千里却哈哈一笑,道:“巡抚大人,燕飞忠心护主,你要他离开厅堂,岂不是要他亏负职守。”雲莱网络,Z Dg.MR,j
雲莱网络S y'J!p.g8T$W'Kn(cp
  “也好,燕捕头就留下来吧!”雲莱网络.p'E`HJq$Q
雲莱网络uP#D}&zY)[b
  “是!”燕飞退到了马巡抚的身侧,凝神戒备。雲莱网络`G9~8t-M1n.x+D
雲莱网络!@1W1L,ms6wT+p
  挣断手铐不难,但像江千里这样挥手之间,铁打的手铐裂断数截散落,那就非深厚的内功不可了。燕飞就自知无法办到的。雲莱网络 Y!|zHeb0h-g

5r[C0{DZ$q0  “江先生请坐!”马巡抚脸色冷得可以刮下一层冰来,但说话却是轻声细语,十分客气。
5Z yj:EV#J^&l0雲莱网络:Mcre2iv!s9\{(?*l
  “大人以非常之礼,优渥草民,事出情理之外,必有非常之事,有话就请明说吧!”
[)P` \~I7K)__OP0雲莱网络)cok i1u WYR
  马巡抚叹息一声,道:“江先生果然见识非凡,文中就直说了。”雲莱网络3h)M*H1UfX;u-Z)J

;[j MxXLE't-q0  封疆裂土的一品大员,面对一个囚犯,竟然自己报出名字,这礼贤下士也礼贤的有些谦卑了。
7D/hx&`|n0
'ZA0Hr u2cT8D0  燕飞心头震动,想不出堂堂一省的巡抚大人,为什么如此礼遇一个囚犯。
!I\R[lL0
` Q i#lbL8v!`0  再看尹知府坐在一侧。,脸色苍白,看上去,他倒像一个待决的囚犯。
;Y5IR%o B q0
vN|:`4O0  马巡抚似是在思索措词,沉吟了一阵,接道:“听说江先生擅长追踪觅迹之术,天下无出其右。”
)x D/mhg0
/t'v)V F^P&Y0  大人要江某去找一个人?“
%Ph!XS0a0
"S n$B]5L N0] i0  “不错!此人关系非常重大,江先生如肯出手相助,文中十分感激。”
a tt1@*gM B0
RJciJ9^0l o6L@ e0  “什么人,可以告诉我吧!”
"XP(EC ~)[JR @QU0
)Y;T jh z;Uli0  “当然!”马巡抚点点头道:“我知道江先生一言九鼎,只要答应了,我会尽告详情……”
'R-b)t%v A.OC7~0雲莱网络'^ E ul/mF fh
  “慢来,慢来……”江干里缓缓说道:“先把江某人的官司了断,我才能考虑答不答应。”雲莱网络 VQZ5YE
雲莱网络5D$x&k(^RWt
  尹知府突然接道:“你只要答应了巡抚大人,官司就一笔勾消,立刻放你出狱。”雲莱网络C4c&t/H?buE"IF~N
雲莱网络[?oQ"Xh
  江千里吁一口气,道:“我看知府大人是有些误会了,我要了断官司,是要把事情分个曲直……”雲莱网络 a/t["sk(q!q

~fn F4`9rz]'J0  尹知府又要接口,却被马巡抚伸手拦住了,尹知府只好把要吐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雲莱网络W1BJ4a-~f
雲莱网络 D/]!i1M ~g-x
  “应该的,应该的,江先生犯的是什么罪,要如何申雪,文中可以立刻判定。”雲莱网络%z _{:p_

!sOR3TP0  江干里笑一笑,道:“尹大人今年有四十岁了吧?却讨了一个十七岁的侍妾……”雲莱网络VUsB@z

,F%o `+K$oj'j|X0  “有这种事,尹知府,你自己说吧!”雲莱网络4M uo h1R$hB Q

],h4h9IR3{0  “卑职是花钱买来的,拙荆体弱多病,娶房侍妾,是为便予照料生活起居。”雲莱网络s,S%|-p*v u

i+mC.?+bb1v"WCc0  马巡抚点点头,道:“江先生,是不是这么回事?”
:Kx9n}/g:T3Ui0
W-h y??X,aWb?@0  “尹大人是花了一百两银子。不过,那位姑娘可不是心甘情愿马巡抚眉毛一扬,道:”那是恃强霸占民女了?“
%u6ay n BY'Q"n0
L&s\,P N(w0  “大人!………”尹知府突然跪了下去,道:“这是幕宾无知,事前卑职未明内情,事后知晓,米已成饭,卑职失察,请大人降罪。”
(gPq{];Ha0lA0雲莱网络[*k(A7d0po*eFZ
  四品黄堂,娶房侍妾,又花了银子,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在那个时代里,不要说官宦人家啦,就是有钱的乡绅、员外,讨个三妻四妾的,也是司空见惯的事,马巡抚亦好此道,家里就有两个侍妾,只不过,今夜的原告不对,弄得马巡抚也僵在那里了。
"O hCb I+s(j2L[h0
izn!S7W,y0  但他究竟是宦海在大员,历练丰富,略一沉思,已有计较,道:“查事不明,是该降罪,江先生,你看,该办尹知府什么罪名?”雲莱网络EU4\WUr+U@,j*Q

M7u D GZB0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大人言重了,尹知府虽然不是个青天府台,也不是个贪赃枉法的坏官,我看应该罚他俸银半年,至于那位姑娘么……”
4Ec8zLi4u+^'ST0
Se3I$j:bd(]~]$M0  尹知府接道:“我立刻把她遣送回家……”雲莱网络e4r)dV }4]4g/G \
雲莱网络rKN/P:L:]TP"\5m4U
  “那倒不用了,江某已查清楚了,那丫头初时虽不情愿,但你尹大人惜花有术,那丫头好像已甘心为妾了,唉!田舍村夫,如何能比得上大人的潇洒文雅,现在若送她回去,她却过不惯那种村妇生活了。”
(py-go g?&F0
?q[/z9a0  “说的也是,江先生处置的好,情理兼顾,网开一面,文中好生佩服。尹、知府,你可愿认罚。”
t,wZi&RY0雲莱网络G/IREv5FVR-b
  “卑职先垫出半年罚俸,这笔钱……”
~(cG ^Y _rg{0
1eB7\ Ay;P#p3n0  马巡抚接道。“江先生早已安排了去处吧?”雲莱网络'l9i _8o:["Dg

;b6v{7zq&w^G0  “就送给那丫头过去的青梅旧友,让他讨房媳妇吧!此事传扬民间,不但可替府台大人树立官风,也算是一桩美谈。”雲莱网络#J%lM@n/\:s3w

*U8hF)tp K0  “好,好,此案已结,尹知府请起来吧!”
\f0sI o ~0
Of-H*eS"x0  “是是是,多谢大人。”雲莱网络5pHRN\^]G
雲莱网络oRT]fX
  马巡抚道:“尹知府,江先生的罪名是………”雲莱网络:o!H.z9Zj.p
雲莱网络mj"?m^4Iz#d*DK
  “误伤公差,而且那公差伤势已好,原告已无意再告,卑职即刻下令开释。”雲莱网络WZH0A9AJ?S Z
雲莱网络s N?$JRfv
  误伤了什么公差?尹知府没有说,江千里也不提,马巡抚也不问,但却心中有数,定然是替知府大人作媒的那位幕宾了。
U `aH-j8v&wJ)cc0
.VE0_/~-K)}*RW9Gpb0  “江先生肯在开封府大牢之中,除了便于查明尹知府如夫人的事情之外,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马巡抚展现出精明干练、洞察细微的才华来。
x(L4U/t L7w CK g0雲莱网络F%a?0p"fW p-u
  “大人高明……”江千里不得不佩服了,笑一笑,道:“看来你们做官的人,观察事物之能,比起江湖人物,有过之而无不及。”雲莱网络!o Z2C\N*t/JY.`{

(r(T)J X ] tk9~5J0  燕飞却听得心神皆震,便于查明知府大人的家务事!那是说,江千里在那等隐密、森严的监视之下,却能来去自如,竟未被人发觉,这人的武功之高,身法之奇,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J8S!kK \!@%T z0雲莱网络y F%I4{1_ oU_
  “可否说出来听听呢?”马巡抚步步紧逼地问道:“以江先生身手之高,要查明一桩小事,实也用不着在牢中委屈自己,文中虽然想到了别有缘故,但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雲莱网络-W3Z+x'B7N5o#F.[m
雲莱网络$M6\:|3? b ug
  江千里的神情突然转为严肃,低声说:“燕总捕头,布守在内厅外面的人,可都靠得住么?”
Ju @6J4ux-t5RcJ0
.g4R]:tDD2j&x0  “原来,灯火辉煌处,看不到有人戒备,但厅外的夜暗之中,却是守备森严,有三十多名捕快,环卫在内厅四周。雲莱网络R @$}9B5N3L$XD ?:m

`$LM:E1gU @0  “靠得住,都是我手下的捕快,我自信埋伏得十分隐密,想不到仍然瞒不过江兄的耳目。”
c6N%Y8plv0
$aV hf e[.CQEO0  江干里道:“那就好,不敢相瞒两位大人和燕总捕头,江某人甘愿坐牢数月,是为了追查一个名满江湖的神偷…”
9F @nVg;z0雲莱网络;`^ss:Kjj1f*o
  “什么?神偷……”燕飞顿觉一阵脸红,追神偷追到开封府衙门里,要他们这个开封府的总捕头,脸上如何能挂得住。
P"b?g$O E7QN0
B[6~W6xAl0  “说起来,燕总捕头也该知道…”江千里吁一口气,道:“听说过转龙手张不空吧?”
l8vL$j'{)g0雲莱网络T5A1Ge2y s1l
  “江见是说转龙手张不空藏身在我的开封府衙里?”
"s:]%Lu/b#n:My0
vNs7Q#}S-c0  燕飞的脸上一片怒色,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起来了。
Z`g2d+yO^6O,h0雲莱网络AW y"F]*g
  “是的,燕老弟,张不空的偷窃之技,天下无双,而且行止诡密,又擅长易容之术,刑部的刘总捕头,曾经花费半年时光,尽出刑部干员,仍然无法查出他的行踪,唉!这个人专偷天下名贵的珠宝古玩,从不失手,各地的官府都奉有格杀勿论的上谕。”雲莱网络a k(Tz2Y5K
雲莱网络Nd/~)~}
  “我看过这道上谕。”尹知府道:“他偷到皇宫内苑去了,真是罪该万死,江先生既然发觉了他的行踪,快些把他缉拿归案,也是大功一件,不知他现在何处?”雲莱网络 v}.}6`9w&r${3U%{

z5@!t c$u#xW5`0  “就在府衙之中……”
+FL8S.d.H1z0
[5jJK1BZ0  一下子像被火烧到了屁股,尹知府几乎是跳了起来,道:“你是说,他就住在这里?”雲莱网络f;Fz3Q F
雲莱网络 Lb.C jA V
  江千里点点头。
K{1S qh0
C@ik0Wr0  “这还得了,上谕缉拿的要犯,竟然躲在衙门里,快!燕总捕头,去把他抓来归案。”雲莱网络*o,_ l*h {:O%|xJrq

M pIbq y'w,|0  “是!”燕飞应了一声,回顾江千里道:“江兄,请指点兄弟一个方位。”
'BNL+?qye.a"v0
Aq\+X9s0O1nU0  “急也不在一时,燕老弟,张不空行踪飘忽,警觉之心奇高,稍有风吹草动,他就可能闻风而逃,再想找他,那就如大海捞针了。老实说,刑部中多员高手,追到他出生的原籍,竟然查不出一点线索,连张不空这个名字,可能都是假的,真是春风拂面不留痕……”雲莱网络8E&J2U)vZ&xL"D
雲莱网络$w8JN2cmnn F3g!^+t8X
  “可是……”尹知府急急接道:“事不宜迟啊!迟恐有变,江先生,我看早点行动,才能掌握先机……”
#CTU9F]o(F0雲莱网络0@i.ac4tU
  “江先生说得对!”马巡抚说话了:“谋定而后动,要一举成功。”雲莱网络+eU^'T,Jn{v
雲莱网络V*P p`h1h2q\
  尹知府不敢再多言了,但他焦虑的神色,却溢满在眉目之间。雲莱网络 [6r%r@6E1ma(Y+IF$i?
雲莱网络xWGcQ5\
  原来,尹知府的公馆,就在开封府衙后边,相连一处,转龙手匿隐在府行中,也就是在他的卧榻之侧,叫他如何不急。
7`b%o6Ol,O0雲莱网络:Rb5L0~!p~ L3?9jN
  燕飞道:“在下有些想不明白,转龙手张不空公躲在什么地方呢?”雲莱网络`"S HQ4`*AQ2h

n0c2~ L@4t0  “监牢里。”雲莱网络 o$B u'D9En0}2^7`
雲莱网络u(Om n uy T-T
  “噢!……”尹知府恍然大悟接道:“犯人……”雲莱网络aV b*V%eL"j

SN:dz l4hi'n$A0  “张不空不像江某人这么能吃苦耐劳,蹲在牢房里,滋味并不好受。”
LuB_-S;v MJi0
6t2cS*{u1S0  “江兄是说他寄身在禁卒之中……”燕飞终于想出了可能隐匿的所在。
6oXnW@Q0
'{A"vz T,H"NFI0  “有禁卒,也有牢头……”江千里笑一笑,道:“转龙手不是一个人活动,他领导一个组合,一共有多少人我还没有查出来,但潜隐在监狱中的人,至少有三个以上。”
4J*l+kU#Az0
?6B%{0OP%O w7~r^y W0  “他们所管理是几号牢房……”燕飞问道:“人手是不是集中在一处?”
?wl5S3OnG9\X0
0D7tVSG0  江干里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刚刚还见过他……”
(`'^_}|0雲莱网络9ho)p$py'x9X\
  “三号牢房的张牢头……”燕飞的脸色变了,咬牙切齿地道:“可恶!我去抓他归案。”雲莱网络3p$zK!C*o~9r

~%Od4S&B l"i0  一伸手,拦住了燕飞,江千里低着头道:“暂请息怒,转龙手偷窃之技,冠绝天下,拥有的财富,世无其匹,他要找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并不困难,为什么甘愿化身一个牢头,混入开封府中?……”
1^p%[^)Bw0
D+}[b5z&m{1?2v0  “是啊……”马巡抚本有要事,受高人指点,请求江千里挺身相助,但现在,却因转龙手隐匿开封府街一事,引起了强烈的好奇,缓缓接道:“张不空定然是另有所图,才甘为牢头,江先生可是已查出一点眉目?”雲莱网络$Lh(W(dj,VA*uVC

Rk BV_cJe2d0  他虽久历官场风云,渡过多重艰险,晋身于一品大吏之位,自具有常人所难及判断事理之能,不过,对江湖事物诡谲玄奇的变化,又非他能料断,但饱读经书,胸藏锦绣的才学,却能举一反三,江干里提出一个疑问,他就联想出一些事机,只不过无法猜测出内情变化罢了。
Z#fm#J|S hF7T0雲莱网络mIn/y5c8p'E
  江千里双目炯炯,凝注在马巡抚的脸上,微微一笑,道:“大人是否也想到了什么?”
t/yCP"w]T0
.[ ~%DiSA0  马文中笑道:“这就不好猜了,下官对江湖中事,一无所知,不过,以常情推论,他隐身于开封府街中,可能和开封府衙门有关?”’“大人虽未说得很清楚,大体上而言算是猜对了。”江千里神情肃然道:“转龙手甘愿委身于三号牢房的牢头这个工作,实在是为f想寻找一件东西。”雲莱网络 T.E*T:oF.X!l
雲莱网络1y%iN*}H??"H
  “下官这就不明白了。”尹知府接道:“张牢头叫张九,在开封府作监房的牢头,已有很多年了,本府到任已经三年,到任时点验各房班役,他就在三号监房任牢头的职位,再说下官并未收藏什么珍贵宝物,难道张九即转龙手的化身不成?这多年,他一直隐身于此。”雲莱网络*rIQc2vT'Lf-\#G
雲莱网络;Aba'M'u1K Q
  “当然不是,尹大人如果知道转龙手张不空的能耐,就不会觉得奇怪了……”江千里说道:“转龙手不是张九,也不可能隐身在此地很多年,但他精于易容之术,又善模仿各地方言,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雲莱网络&B^9A s6h4rV

"F(\3p.k"H8[U3C*h.O8d5}0  “那么真的张九呢?”尹知府不服气地问。
m D f*];@L q;d S0雲莱网络JN*_%\:aqkj4Y
  “只怕早已被杀害了!”雲莱网络,?'{&} qJz!W

-IP0ntL7vo|0  “戒护三号牢房的一共七个禁卒,他们常年均和张九相处,难道会看不出破绽?”
.wr"d$j*CB%T2W&mH0雲莱网络iR!iH!WU*|
  “可怕的地方也就在此了,七个禁卒可能被杀过半,余下的不是受制不敢声张,就是被转龙手重金买通,最好的一项推论,他们心中有点怀疑,但因为没有证据,不便随便出面告发。”雲莱网络!})TEnu3\

Gx.\ayf%~0  “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了……”尹知府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总捕头,你要尽出精锐,抓到转龙手拷问个明白,一下子杀害了数条人命,当真是目无王法了。”
;PIU+h y W0雲莱网络4lU)w'r0~E"`}u
  江千里淡淡一笑,道:“知府大人,转龙手东西还未到手,只要咱们目下的谈话,不会走漏消息,他应该不会离开。”雲莱网络}{/Sn-@n9a,m

]#FPV,Qi0  尹知府道:“可是,兵贵神速,不宜迟延……”雲莱网络4y2ie s9S1}*TJ^

%}~F[6Z0  “尹知府……”马巡抚接口了:“江先生既然说出了内情,自是不会坐视,捉拿转龙手的事,就听江先生的安排吧!”
g&O+p"DU!`(O0雲莱网络y,B `3}dhQ
  “卑职受教!”尹知府恭应了一声。
,R`"wL+a0雲莱网络'n:M6C8G?"l m
  “马大人好重一顶的帽子啊!”江千里苦笑道:“咱们三更时分动手,江某人没有和转龙手对过阵,不知道能不能制住他……”雲莱网络&s|2_^r

q3r;\)e2]mr,G Q)k0  尹知府接道:“燕总捕头会全力帮助你。”
(L@u4[-^6j]0
V%e&yNed*fnz0  “江某也会全力以赴。”雲莱网络 jl0~ M}'d

'{i1ExV8F0  “现在二更左右了吧!……”马巡抚道:“燕总捕头要听江先生的调度……”雲莱网络v7P g%LF([,i

mlo(iEBJ7V R0  “是!卑职一切遵照江先生之命行事。”
&PD~~I.D0雲莱网络s)?2f9p8g E$lRM
  “不敢,不敢,江某全力和燕总捕头配合,倒有一件事,要先行准备。”
2OXbt.c]4Z {_0
U~ksT S0  “江兄吩咐,燕飞立刻去办。”
xp2h4P5Y"|+pQ0雲莱网络bw `t#J)S@2l7LK
  江千里道:“先就布守在大厅外的捕快,选一些精干的人员,在三号牢房外面的通路埋伏,动作要小心谨慎,不要太接近,转龙手机警的很,最好能调集一些军马,把开封府先围起来,要他们暗带火把,听号令一起点燃,弓箭手布守四周,骁刀手入衙助战。”
s6sSK\-L \ B-a0
#i3Wm8{3V7b`[)X0  “好,燕总捕头请传我令渝,要步兵总领王英点五百精兵,一百名弓箭手,围住开封府行,步要轻巧,不得发出声息,惊动人畜,违者杀无赦,限三更之前布置完成,再和王统领来此见我。”
#u;H{6C R%Z0雲莱网络 wQ e2t}eQO
  “是,卑职立刻会办。”燕飞迅快的闪了出去。
#I0qk![L*Wfg0雲莱网络p#oM1TDn U'P
  江千里笑一笑,道:“巡抚大人还是个用兵的能手啊!”雲莱网络IS"H1@f(CG#a

(k!s0\&E8r$?Sp0  “纸上谈兵罢了,如不是江先生已经指点出来,文中就不知如何调度了。”语声一顿,又道:“转龙手要在开封府街中取得什么东西,江先生也早已探听出来了吧?”雲莱网络;^_ i#O$YnDo)U
雲莱网络 j2al et[
  江千里点点头,道:“这件事和江湖上的朋友有关……”
#LA Y@0b [7H0
k2ni7_-d"i0  “我们是不便听闻了?”马巡抚笑笑道:“不能说就不用说了。”雲莱网络Y @0` wF } QlO*E

oH-d@S0  “倒也不是……”雲莱网络Q'` }e-{ B9?ML2W
雲莱网络#c-M q!n ^"L8j
  江千里顿了顿,缓缓地又道:“大人明察秋毫,想来自有适当处断,江某不想隐瞒,开封府衙三号牢房内囚禁了一位重刑要犯,在江湖上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名叫姬重天,入狱时,已身受重伤,为防他逃走,又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雲莱网络~@m/Au5Dx1[
雲莱网络H5j-SE|;N v5B
  “这个人不畏五刑,不肯认罪,已然过了五堂,他死不划押。”雲莱网络Zc5y0b,PV._
雲莱网络[:]_~.f
  尹知府解释道:“以致于拖延了两年,无法定论,卑职已申报抚府,请命定夺。”
"BH6x&j7P D#H3G0雲莱网络%T [{*|&KaY0h:w
  “嗯!”我记得看过这个案子,江先生,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该赦还是该杀呢?”雲莱网络9Z~*n4?5FF uC7m _

~$W$ZSI[V0  江千里道:“这个江某就不便说了,如论他在江湖上的声誉,倒是介于正邪之间。”雲莱网络6wUC,s-W'R?9}
雲莱网络#m w b3@7z F2W
  马巡抚道:“转龙手为他而来,是准备救他出去了?”
W8t%~6^4ff*J0
2S1H8zQ'rX6ZMe0  “转龙手要救他,早就救走了,岂会拖延如此之久,只因他身怀一本武学奇书,转龙手意图谋取,才委身牢头的工作,但姬重天生就一副硬骨头,任凭转龙手百般的折磨,就是不肯说出藏书的所在。但江某进入了牢房之后,倒是给姬重天一个喘息的机会,转龙手有所顾忌,就很少拷打姬重天了,反而每日备了酒菜,把姬重天养得身体大大好转。”
*g6dw}#~-v T0雲莱网络 \}\0ug1z
  马巡抚接道:“如若能找到那本武学奇书,就送给江先生,以作酬谢。”
[3yp w+x3Yt"q"A0
$pi5bY@(P0  “这么说,江某就先谢过大人了。”雲莱网络7o4u-AL"NRj
雲莱网络 gU"_DABeH
  尹知府长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一个囚禁要犯的牢房中,竟然有着如此曲折的事儿……”
KlSrX _#q0雲莱网络%d1lc ? W0M/d
  燕飞动作很快,不过顿饭工夫,就赶了回来,先向马巡抚报告,王统领已点动人马,遵照布置,布置完成,立刻来见督抚。雲莱网络 kBC)sh5]
雲莱网络 ?A;Zu8C%]c ^
  然后,他又转向江干里道:“我已就布守厅外的捕快中,选了十五名赶往三号牢房外面布置,转龙手如有行动,他们会传警过来。”雲莱网络}4W*rz.O~`I6i

-p&yB-D1z@0  江千里笑道:“好,王统领一到,燕总捕头就送我回三号牢房。”雲莱网络-f9}4Y7y;R^
雲莱网络WIO1c1iFq
  尹知府奇道:“怎么,江先生还要回牢房去,你是巡抚大人要的人,你敢坐牢,下官可不敢再关你了。”雲莱网络][3I s8fE5`*\'W [
雲莱网络!Fc;Oi+fw W
  江千里笑笑道:“不但要入牢房,也还要加上一副手铐,能不大动干戈,最好不要,以免伤亡……”雲莱网络-o$I+c%piJ.Mu
雲莱网络;?-O3?R2z)A
  江千里说出了擒贼的计划。雲莱网络'oc!Zd)Zt;L_-P
雲莱网络s@d+vi@"g(n4U
  燕飞不住地点头。雲莱网络XT N$bwB`)B]l
雲莱网络3z1\dp0He~
  计议停当,王统领也赶到了厅堂。
/F;Z,uFd;Q0
.m8U3d)|ND0  王英是武举人出身,魁梧高大,此刻,他全身披挂,腰悬箭袋,手中提了一把四十五斤的大关刀,一个佩腰刀的随从,背了一把硬弓。雲莱网络S)~-hBH5FZ't

#Fy#[+Rb0  武将自有武将的威风,和江湖人物自有不同。雲莱网络 w Xc S.`1T{D

m/xt UM _f7G{0  王英低声向马巡抚报告了布署的情形。已是三更时分,燕飞拿过一副手铐,道:“江兄,要不要暗藏一把兵刃?”
4CmQa?(Pb L0雲莱网络3C:S S4g&s6D
  江千里笑道:“不用了。”
O1a k,[x0
wQ E"i0HGk!VN0  “那么得罪了!”燕飞替江千里加上手铐,转身向外行去。
%SOY-k6a+oM^Dy0
0[.m1p dtMP)j0  仍是原来提取江千里的八个捕快随行,两个挑着纱灯前导。雲莱网络:gz/]Arx,Ik
雲莱网络 xm't ~.yP5S}Y#H
  刚行近三号牢房的铁栅,栅门立刻大开,张牢头带着两个禁卒,迎了出来,道:“燕爷,江老没有受刑吧!”雲莱网络J5y:td;GC0e/uL0R
雲莱网络7Xs#K5MJ Yv
  江千里道:“你看,我老人家不是好好的吗,连汗毛也没少一根。”
I c;qn;_ Y?0雲莱网络(\+\v)?b d
  “那就好,那就好,江老平安,我们也好过一些了。”雲莱网络#]KbV,x"P ~s
雲莱网络9Dc m1MhI
  燕飞却冷冷地道:“张牢头,叫他们去拿一副大号脚镣来,知府大人交代,此后要严加看管,不能像已往那样放纵他!”雲莱网络$hH `.RZ#P4Y)Go

rV0lO:j0J_}'G)A0  张牢头应了一声,回头吩咐身侧一个禁卒,道:“老李,去拿副大号的脚镣来,燕总捕头的吩咐,江老不会怪在我们头上的。”雲莱网络[)BZd2E8W2l x
雲莱网络-e.y7e eMda8P
  江千里道:“我老人家已经够委屈了,还要再加脚镣,我连这副手铐也不要戴了。”两手一挣手铐断裂落地。雲莱网络!~C:H'av&Y

rP{#r)We/B1c0  只见,他伸手向张牢头抓去。
fe3\ PgF1O%cww0雲莱网络&zV{&`0u4p
  燕飞单刀出鞘,一侧身堵住了张牢头的后退之路,六个随行捕快,扑向留在原地的禁卒,两个掌灯捕快,高举纱灯,后退了几步,口中吹起尖锐的竹哨声。
.M+k)GD.P'nx)bO^0雲莱网络 T P|;l"ZP-fjp%l
  张牢头一闪,避开了江千里一记擒拿手,喝道:“江老,你怎对我出气啊!燕总捕头的吩咐,我是不得不遵从啊!”雲莱网络)O R"S;Zp.M
雲莱网络$G5J]iN*v+F$J
  就这么说话的工夫,江千里已攻出了十余招。
X7Ko*i&c0sC;u[V0
7lur.Tg|.`e0lg~;i0  张牢头身如陀螺,就地转动,竟然连连避开了江千里十余招的攻势。雲莱网络1[.aYu_#|8j#?H@/d*{

2V}1?"q1_$z#B_0  燕飞看得心头震动!雲莱网络KH&n%g*GLB,t
雲莱网络+E.yJ'q+r,H4T3b-|^
  江千里攻势如重波叠浪,张牢头应付从容,身不离三尺方圆之地,是转龙手易容假扮的已无可疑。
&q/r)h"b6]3Up%N(g0
_n"B};S ?9m"Os0  但燕飞并没有出手,他要全神戒备,以阻截转龙手逃逸。
aVfD3U1sC$Vi B/L$A0
2? tH8h3_/Cv/U0  这时,牢房四周已亮起了火把,照得一片通明,埋伏在牢房的捕快,已把任务交给了进入府衙的骁刀手,冲入铁栅内,在燕飞示意下布成了一个圆圈,围住了转龙手。雲莱网络%S{VQmG| ]
雲莱网络%~!@m-?C6J~
  那名禁卒也现露出了真正的武功,由身上取出了两把手叉子,力抵六名捕快的围攻,竟然游刃有余,六个人反被他逼得团团乱转。
U}o#dII0雲莱网络)x!I0?i5l&F ^_
  江千里一面加紧抢攻,一面说道:“燕总捕头,分人手去围住那个取脚镣的禁卒。”
1G+Yrg9g]MP e JJ0
H3z7f\`W x*Xv0  燕飞分派冲入栅门的捕快,追捕另一个禁卒,一面高声说道:“张不空,你走不掉的,大批的军马已围住了牢房。”
:_ n"c;tRP3i9`0雲莱网络9e/uM*O7j9f!{3M
  张不空哈哈大笑,道:“燕飞,你那点微末之技,还不放在张大爷的心上……”雲莱网络PuVC+ZR6D2`(a

.l'|"l~0W[0  目光盯注江千里的身上,接道:“江兄,你也是江湖中人,如果和六扇门中的人联合一气,只怕有伤江兄在江湖中的声望了,这么办吧?你开个价码出来,我立刻付现,不要你江兄助我退敌,你只要转头一走,日后咱们算是朋友,江兄有什么需要,兄弟是全力以赴,怎么样?”
l1fx;UB(BN0
EQO1B"I%I:j`4W.k0  “话是说得很不错,但你转龙手一向口是心非,只怕咱们这一个冤家是结定了。”
w k.MU-m0y0
'xd;[tf,Y9i0  但闻一声闷哼,和禁卒动手的六个捕快中,有一人被对方刺中了前胸,鲜血泉涌,伤势极重。
8zF| g$h2r,Rc0雲莱网络#j [7}dfP2g/pH
  燕飞暗道:转龙手的从卫,竟也如此利害。一挥手,立刻有捕快顶了上去,抬走了伤者。雲莱网络k y6l9Mu-}*v6u9[)f {

\)_WN])A0  他衡量利害,阻截转龙手最为重要,不肯出手帮助捕快拒敌。雲莱网络j4Y1w$d/jN|N
雲莱网络9z"`zd h[;Hzh
  忽然间,火把耀目,王英带着二十四名骁刀手,冲入栅门,大刀一挥,高声叫道:“让开,让开,我来会会江湖高人。”
*N(WWL"@5e,q D0雲莱网络}%B|X o}H*lG9`8W
  王英疾疾向转龙手冲去。雲莱网络G,J \4i%h,w^1lD
雲莱网络8b:[]&]bH6N
  燕飞低声道:“统领,去对付那一个,他已伤了我两名捕快。”
x o6i4};J,V Tx9i-~0
(S.d9f!^6E-p0  不错,又有一名捕快被手叉子刺中右臂。
}c+_4N"K0
\UpW1mHI0  但捕快众多,一人受伤,立刻有人顶上,始终保持着六人围击合攻的局面。
[F W;H2L]1A0
M I1Lo+XI)q0  王英眼看又有捕快顶上,转眼去瞧江千里和转龙手的搏斗。
+@d!s$x x I2S*N0
]m1s!qN9B%g0  两人都未施用兵刃,空手缠战,但见掌拍指点,脚踢肘撞,你来我往,快如闪电,不由得看呆了。
~"P.p-p},V-S8b0雲莱网络;Q|/{| Y r fz
  这和他冲锋陷阵,舞刀攻敌,完全是两种打法,心中暗暗忖道:“他们打的这么一个快法,我如一刀劈他不中,被他欺近身来,要如何应付?”
p,oN7tH0雲莱网络%q-M%p H xm/vt"p)h:w
  心中有了一层顾虑,未再坚持出手。雲莱网络$`Yg&N$L

1MCVD1` _0  这时,二十四名骁刀手,也围成了一个圈圈,栅门外火光烛天,刀枪耀眼,数百名步兵已进入府衙,把三号牢房围个水泄不通。雲莱网络!_v]1G"k

W"z3G5][H/P fx|J0  转龙手目睹情景,有些焦急了,一个失神,被江千里一指点中右肩,顿觉半身一麻,身躯转动顿缓。
cxo$yLu \G)a0
;^C,fS t @0  江千里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连出三招,点中了转龙手两处穴道。雲莱网络oFPd3vy|/DEP
雲莱网络ZqV?/Cy!s
  眼看转龙手已被擒住,燕飞才大喝一声,挥刀攻向禁卒,一阵快刀急斩,磕飞了一柄手又子,飞起一脚,踢中了敌腰,两个捕快冲上前去,生擒活捉。
R?/i*W7G0
@1{ J'Xz|F xh0  江千里长长吁口气道:“好利害的转龙手,如非我们声势壮大,使他心惊疏神,再打一两百招,只怕也难分胜负。”
5P[-aJ[R0
Rw9wr {0  “盛名之下无虚士,江兄果然高明,燕某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U!~k;A @Xa'I\*|0雲莱网络o {;P&k$YI&K
  王英笑一笑,道:“江湖人物交手和冲锋打仗不同,我们虽然来了,却一点忙也没帮上,咱们就此别过了。”一挥手,带着人马退去。
8a~:gE L)Us x0雲莱网络3s^:N-MtpG
  燕飞早已叫人准备好了丝索牛筋,把转龙手和他的从卫捆个结实,江千里才拍开了张不空的穴道。雲莱网络i3jWK8M^%]
雲莱网络#RQn*c cPj
  但那去取脚镣的禁卒,却击退了追赶的捕快,趁大军还未合围之前,逃了出去。
[ ^$r~h?,q"w0雲莱网络a*}:MJ6J|
  马巡抚、尹知府得到了报告,亲自前来告诉江千里,二堂上已摆了酒宴,要好好的庆贺一番。
O]5jc7_%L%w#O0雲莱网络6xX5p6hcCSj
  江干里的心中明白,马巡抚要求的事还未说出来,无法推辞,笑笑道:“两位大人都肯通宵不眠,江某自然奉陪,不过,燕总捕头也不能放过,应该陪我们喝几杯。”
&Z8Xfvh~0
bOb@5Xe+J!ue0  “那当然,燕飞,你也来吧。”马巡抚立刻作了决定。
~#\5H,Mc!E d]0
|/^ cy#`"Aj3mEZe0  “是,卑职安顿好了这两个要犯,就去侍酒。”
8z4C"pTQ1lZ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17人表态】
21票
感动
18票
同情
14票
无聊
8票
愤怒
12票
搞笑
12票
难过
16票
高兴
16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