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无形剑(作者:卧龙生)

第一回 素服丽人雲莱网络abBm;n4lx Z#c

3c2lS\s*bQGZ0  四匹高大的白马拖一辆豪华的篷车,奔驰在青石铺成的大街上。
H#]C'[0]1l#ljW3E0雲莱网络$Q4i$J[%\3x])Cg
  只看那四匹拉车的马,白的像雪一般,全身上下看不到一根杂毛,就可以想到车上人的尊贵气魄。雲莱网络F5f!W1KK!N

vj2\vIZ v0  黑色篷布,掩去了车中景物,但只看那赶车的把式,一身海青丝绸长衫,黑缎子鞋面的逍遥履,戴一顶青缎子长沿帽,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IB~:yG(jC`Au E0
C+q4[ L/M%P%s0  这哪像赶车的把式,简直是豪富人家大少爷的气派。雲莱网络&W*B K)@C;e#H3J!v

%{#nj9C!Co+@ S0  这时,不过卯时光景,早市正开,大街行人如梭,接踵擦肩,这辆豪华的篷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而观。雲莱网络sXAP*o8qe}

J/D.Vs"@1\0  洛阳城是大地方,三朝古都,中州大镇,这里的人,见过了不少的市面,但像这样的白马华车,确也不曾见过。雲莱网络4_6jvda
雲莱网络[$Yiu?K$Z6j;q2U3a7?
  单是要选购那四匹白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雲莱网络 |4Zc%Zh:J)K,K
雲莱网络U&ZsiR
  路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车里面坐的王侯内眷,也有人说是御史大人驾临洛阳,查办大案。雲莱网络o k/pb5a^3`L0J0H

\h9d,QY(~5D,vA-q0  篷车未转向洛阳府衙,却在西大街龙凤镖局门前停下。雲莱网络-x*FL.s CSr
雲莱网络It t(tFf
  青砖,大门楼,横着一块金字匾,门楼旗竿上,飘荡着盘龙、飞凤的标识旗。雲莱网络&ulb*]wo l
雲莱网络n:a)L0d I%x
  黑漆大门外,用白玉石铺成三道石阶,石阶上站立着四个劲装大汉,一个个身穿对襟密扣。
*?0V7B_+Y(p7dr9i0雲莱网络W E;R![v9D5T8Q
  篷车停好,赶车的白净汉子一跃而下,弹了弹青绸长衫上的积尘,登上三层白玉石阶,拱手一笑:“朋友,带我去见你们的总镖头?”
Q.`/~`%f0
,^-P^2I*I!Q ]3Y"l b0  劲装大汉打量了青衫人一眼,又瞧瞧门外面那白马、金轴的华贵篷车,才笑一笑,道:“阁下是总镖头的朋友?”雲莱网络!ow5] B6aR
雲莱网络 s x!i@ `_$D%L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雲莱网络nQwOq X.Xm2n#o

7M Bh|}k0  劲装大汉道:“谈生意用不着见我们总镖头,见见二先生也一样。”
#W1rQ*jYd0
jsqV/\ja*E0  青衫人笑一笑,道:“生意太大,只怕你们二先生作不了主。”雲莱网络pv }4a~ JefE

1Wm)xmOw0  劲装大汉道:“这不用你客官担心,二先生如是作不了主,他自会去向总镖头请教。”雲莱网络&dS&V f#p f'e
雲莱网络Y YNU!O
  青衫人道:“好吧!请你就带我先去见见二先生。”雲莱网络$D6x].w5A1VL'\\

.?1z \-[;~ x c\0  劲装大汉举手一招,五丈外大厅奔出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0~%YkIw|)FK0雲莱网络,|2l1@Q7MY@
  劲装大汉望望青衫人,道:“二先生来了没有?”雲莱网络 Jq4zjfB

\*h$fzQ"n2s,_0  年轻人望望青衫人,应道:“来一会了。”
!j?8^+B:G-L RZ0雲莱网络#N:F s6ws[lQd
  劲装大汉道:“带这位兄台去见二先生。”
i8yV1@f%z^Zl p%v0雲莱网络(fqqw^!r#G
  青衫人一拱手,道:“有劳了。”
zcC4yx&qU$v)hv c0
L h2F'TC1ac0  随在那青衫人向里行去。雲莱网络#qQZr:h

p"eD`Z3V0  劲装大汉忽然高声叫道:“你这篷车马未下辕,不会跑了吗?”
yT iJ~i:pD0
XjU/?xIry0  青衫人一面走,一面应道:“不要紧,车里面还有人。”雲莱网络8?/V mTYY;F
雲莱网络[Lyx'c
  行入大厅,一个四十左右的灰色长衫人立时迎了上来,一面让坐,一面吩咐敬茶。
,_jTfp*j y0
K DQf)D;Y5pg"@ C0  大厅很广阔,一张八仙桌,十几张铺着黄绿色坐垫的木椅。
Q+MX s+DZ@@ S0
i2l(X a,ov)ra0  青衫人接过茶碗喝了一口,道:“你是二先生吧!”
f@nh't'~F/@0雲莱网络.SeX3z7iM!z$Av9v
  灰衣人笑道:“不敢当,在下徐二,是龙凤镖局的帐房,伙计叫着顺口,就叫起二先生了。”
2A3vS)d ?7G}E0雲莱网络+] |Z ^ C{!m nKE3y
  青衫人道:“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二先生是否能作主?”雲莱网络 ka$V{ T/O

#T0~ T)WL5J2o0  徐二道:“敝局生意,都是由兄弟看货计价。”雲莱网络4xkT5l(q4P hys-L
雲莱网络Jb&|M Y6YB*h{\
  青衫人道:“这笔生意太大,而且也很难,是不是该请贵局总镖头,亲自出面谈谈?”
t;Rz U3m'U0
wxlY M6se(} V.X)q0t0  徐二皱眉头,道:“是红货?还是珠宝?”
k j$_ ] r%f0雲莱网络,Jfa*Z(~EuzC3j@
  青衫人道:“不是红货,也非珠宝……”雲莱网络1s\ dMs'? Z+^:nY

F&ow:HiBG@0  徐二接道:“那是银垛、金锭了。”雲莱网络/z`N!\0b4ZeI g+f
雲莱网络'Z@d5C"D^-e0I F7B(u
  青衫人道:“也不是,二先生,是人……”
0w1rL-oC2j0雲莱网络V`%A:ZU\{vR i y
  徐二怔一怔,道:“是人头镖?”雲莱网络K9w(\:u)W^$id

)k"F9f.K Do3o0  青衫人微微一笑,道:“是人,活生生的人。”雲莱网络!F!HYUU

!Q"`A-^9y6Hw0  徐二哈哈一笑,道:“朋友贵姓啊!”雲莱网络4kVZT"wNt-}'AW6zF
雲莱网络wSr {1a8V[upE
  青衫人道:“兄弟姓平。”雲莱网络$g!t4h g'X P]Y4\
雲莱网络 y?%L Cd*r z
  徐二轻轻咳了一声,道:“平兄,很对不住,龙凤镖局的生意太忙,从来不接人头镖,洛阳府大地方,龙凤镖局不算,还有四家镖局子,你请到别一家看看吧!”雲莱网络NT#yo:U

4lo~IW)wv"dN4Ut0  青衫人摇摇头,道:“我打听过了,北六省,就数着你们龙凤镖局,别家一家也保不了,我们也不敢请他们。”
n!tF8HQ9uJ7O m/G0雲莱网络j*cz o3pW
  徐二道:“平兄,你行情很熟啊!”雲莱网络!h T qks}2K ]@:E

4T.Bo3?C%qic$t ^-K0  青衫人道:“说的是啊!生意太大,兄弟也不能不多打听一下。”
-[d G6Vrx\h0
%k~!v aRX.psV0  徐二皱皱眉头,道:“平兄,人头镖!能有多大个价钱,敝局……”
m c3YpwO C ^ k0雲莱网络kZI#k5}T'~:Q
  青衫人扬手拦住了徐二,接道:“二先生,镖是活蹦乱跳的人,走起来不费事,至于价钱应由贵局开出,咱们决不还价。”
3|n6?'j&i\0雲莱网络 v ?jv"Xf,M-{
  徐二又是一呆,道:“什么人,这样吃价?”
OxdT{/ny,r!cf0
Mk,B8Q~L`0  青衫人笑道:“二先生,生意谈成了,在下自带二先生见见。”
u7@Oud|BI%m F0雲莱网络P/ttW\,~d| V
  徐二沉了一阵,道:“送到什么地方?”
y0t#njG\0雲莱网络R;U$XuyZ+Ms4_
  青衫人道:“长安。”雲莱网络'e7u7\(? zy\q@
雲莱网络.Q8`'j?fcM&Gk0p
  徐二笑了笑,道:“不很远,这条道敝局常走。”
3XC8rV/x]0
|O(hk.Hs U8V v0  青衫人道:“是嘛!贵局名气大,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
)~*Zgv]`8a,[Hf0
2Y5~k(JN"M'j1c0  徐二道:“这么办吧!你出个价,我心里合计一下,如果大家划得着,咱们再谈细节,如是合不着,平兄另请高明……”雲莱网络d j+AB |^Ol

4`1HHV:@0  他似是自觉说的不回滑,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敝局一向没有保过人头镖,实在说,这价也不知如何一个开法!”雲莱网络;s#Z'G8HO
雲莱网络_U,qj N
  青衫人伸出四个指头,道:“这个数?怎么样?”
c0Gx-cLA? M0雲莱网络z*b-e-Q(r
  徐二笑一笑,道:“四百两?还是四千两?”
3A m Y.|2M*c0雲莱网络S[!Q@QS ?]
  青衫人道:“四万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
!ew&J1sm'M*k'[g0
4X4d"? }n(w0  徐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说四万两银子?”
,B-iis gE1^n0雲莱网络QB mE1y7S*D)kwG
  青衫人道:“不错,如是二先生不太满意,在下可以再加一点!”
]#\*^ }F)D0雲莱网络YmF:j?X6E
  徐二心中暗道;“把个人送到长安,肯出价四万两银子,这小子家里开出了银山、金矿……”雲莱网络}n0OW4Ak"Nh/e6`(T
雲莱网络]&bS-q,q
  但他究竟是商场老手,尽管心里震动.却没有乐而忘形,故意沉思了一会,道:“平兄,价钱够大,但不知万一出了事,咱们如何一个赔法?”雲莱网络kJ6b-x)n

wD/[1?A}}0  青衫人道:“人命非财物,所以是最好别出事。”雲莱网络l C g9C A1sJ:W4f9G

eK)^[z s._O Y:zx)X.O0  徐二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龙凤镖局,开业十年,也失过几次镖银,但都被找了回来,近五年中,更是一帆风顺,没有一点风浪,这条路我们又很熟,九成九不会出事,不过,行有行规,咱们事先能说个清楚,免得万一出了事,有所争执。”
N+GL+]-TW I0
I;E0jjGe9[GI0  青衫人道:“人命无价,说到赔字,很难说出数字,贵局如能多调高手,再由贵局总镖头亲身出动一次,或能得保无虑。”
:dX br(X0
0JYd&lF5@6F0  徐二笑一笑,道:“好吧!这趟镖很突然,也很奇怪,我得请示一下敝东主,由他决定。”
UQ&u:CK;se8h;e|0
4W V j.J s'x0  青衫人道:“这么说来,贵局已答应接下这趟镖了。”雲莱网络;N#L:Mmg8M7N;I
雲莱网络^O3[}P:?
  徐二道:“平兄请稍候片刻,兄弟告便一时。”
HS+P!r'tpZs5` `0雲莱网络7hD5} T yD5`H*Y X
  青衫人道:“徐二先生请便。”雲莱网络9iO T!jR:J+X
雲莱网络$}!t?gsc6dD z
  片刻之后,徐二带着一个三十七八,留着垂胸长髯孤修躯中年行了进来。雲莱网络?Z r ~a/}

/Y F%p1G'q`0  徐二欠身,道:“平兄,这就是我们总镖头。”雲莱网络dV2_j CC

`,p#X.M3zmiJ0  长髯人一拱手,道:“区区杜天龙,龙凤镖局的总镖头。”雲莱网络O'S4bW6_3|@

i'Q ^sH!?+e!q&E0  青衫人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Y,^:C)]8{_'H0
qQ*n t jn:I5S d T%]r0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敢当……”
3Szh,fyz]0雲莱网络8a.WL:]@t5KXb
  目光一掠徐二,接道:“听敝局帐房先生相告,朋友要投保一趟人头镖。”
n+P&TN_T0
2aCF)K"N [D/R0  青衫人道:“是的。”
:Y7r'x'a)Q,Ic1d6a0雲莱网络jarE'v-YF
  杜天龙道:“行程不过千里,出价高达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Sqa1w.`0y!g0H] Z
雲莱网络"M(b,L-a[
  青衫人道:“不错。”
"a;Q,bc pY#G0雲莱网络NJa3k j5a`C
  杜天龙点点头,道:“杜某人自刨龙凤镖局以来,十年中接过不少大生意,但像这等奇怪的大镖,还是没有保过……”
a5LmStLF|t0雲莱网络K"G1g%KfEq
  青衫人笑一笑,接道:“总镖头觉着哪里不妥?”
&kiEX}E4h5[ V0雲莱网络 zWYpi7q0H
  杜天龙大笑三声,道:“杜某只是觉着奇怪,区区千里镖程,阁下肯出四万两银子的高价,只是保趟人头镖,这其中定然有为难之处了。”雲莱网络~E9h[Y]
雲莱网络D.PQ!X4_)cLU2w-M
  青衫人道:“想当然尔。”雲莱网络u&oFhEF+P
雲莱网络#P]R#ZM I+m
  杜天龙道:“平兄可否见示一些内情呢?”雲莱网络(d F.AQ(a
雲莱网络zt C!k\;e0V
  青衫人道:“事情很简单,有人要杀他们兄弟,不得不把他们送入长安,暂避一时。”雲莱网络 D6K9G'a0R/U4b6C!F

m~5U2SJ~}0  杜天龙一皱眉头,道:“什么人要杀他们呢?”
4b'fBjhs1sNu,j0雲莱网络6yHqU%[b.gN+y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贵局可是不敢接这趟镖吗?”
x*P(Vlf V7c0~%OC0雲莱网络1c z"hOaPpL[f
  杜天龙仰天一笑,道:“承阁下看得起我们龙凤镖局,送上这趟好买卖,杜某如是不敢接下来,那岂不是弱了龙凤镖局的名气……”雲莱网络 {WUk(`.b+bD
雲莱网络d4s$L:X3F,@C.a
  青衫人接道:“好胆气,杜总镖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姓平的没有找错地方。”雲莱网络(d"Rt0D Oo

.P-Lzi N0  杜天龙淡淡一笑,道:“平兄我还有下情未尽。”
v%Cq} z%w1w9Zw0
^;p mA%y v9p+q x0  青衫人道:“兄弟洗耳恭听。”雲莱网络$Q3~#sj!i-Wt1G
雲莱网络v~ Y`e)JB
  杜天龙道:“第一,杜某要知道他们是不是江湖中人?”雲莱网络3d9h+} sE,HfH+GO

Z4Iy` p#xv0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
?!R E.E4L0
3n h ?u'F@$b0  杜天龙道:“第二,在下要见见受保的人。”
`Q.IU-c0雲莱网络.Lv2g#GV2HeM
  青衫人道:“那是自然。”雲莱网络8PMg,sRV

r%axm5s w0  杜天龙道:“第三,人要送到长安何处?把他交给何人?阁下如何付款,万一有了什么变化,敝局如何赔偿,照咱们镖局的行规,这些事,都该有个约定。”
't5| [H R Y?F ?4c0雲莱网络&V2d)R|J%\ Z!KC'q
  青衫人道:“人在贵局外面的篷车上,杜总镖头答应了,我这就立刻请他们下车相见……”
)j,k7A2`1a;\ N)V0
G$ed:oy`L#@0  语声微微一顿,道:“人到了长安,送给长福银号,就和贵局无关了,至于有了变化,如何赔偿的事,兄弟就难开口。”雲莱网络5AcD%~4[e5i _4oP

!t7F1d'T/P Zp0  杜天龙神情变得十分疑重,缓缓说道:“山西柳家的长福银号?”雲莱网络|8P!Xt'F3u/f4Y;a
雲莱网络N7R!I?'N
  青衫人道:“正是长福银号?”
#]%_$R!_%M5qR0雲莱网络Pf W+Kw@ JQ
  杜天龙道:“平兄,那位投保的人,可和柳家有关?”雲莱网络E UP |F1XL(j
雲莱网络@ Q1G:u0Q1ey
  青衫人道:“自然是有点关系。”
~^{uC~G{ EZ0
xN PKV;CVpc0  杜天龙道:“山西柳记的长福银号,遍布北六省,实力强大,各处分号,都雇有武师、护院,柳家的人,还要请镖局保护吗?”雲莱网络P.U,?$_/S_c+C @

"L6|[;y!K.r6|u0  青衫人笑一笑,道:“山西柳记的长福,确然是财力雄厚,遍设分号,这洛阳也有一家,不过,除了长安总号中,或许能保他的安全之外,各地分号,都无此力,所以,杜总镖头,只要把他交入长安总号,贵局就完了责任,至于付钱方面,此刻,兄弟先付一半,两万两长福银号的银票,到了长安总号交人,再付一半。”
"E;v?d2w(z%s"|0
@ t7M#V$S;j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平兄,咱们一起去看看人吧!”
|-SgnUL+T6@0
"ab8h(CH.M4| w0  青衫人道:“在下去请他进来?”雲莱网络:r ])a(Ai ODi7M
雲莱网络'~amRE2|5TC
  杜天龙道:“不用了,咱们一起到外面瞧瞧。”
2cV:_B!`2F#d?0雲莱网络!b VM4^;J^ Nof
  行出大门,杜天龙立时一呆,失声叫道:“四骏车?”雲莱网络^pJ3Ru)I&tx

8L1_:\;o%A8E.R{7K0  青衫人笑一笑,道:“好眼力,杜总镖头。”雲莱网络7[.m B~+C@6N%p

VuzuK0O0  杜天龙望着那四匹高大的白马,道:“久闻四骏车,有日行五百里的能力,今日见这神骏四骥,果然是天生龙种,好马呀!好马……”
~Ci)b+@P"c0
8oNZ7m-J(}s)b0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大事,霍然回头,道:“阁下是闪电神驭平步青了。”
6L1gc2?*S(P0
CO5K` f}.Hf+A0  青衫人点点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兄弟正是平步青。”
]0o'n3fQm!qa0雲莱网络3[,P0y6v,t*g
  杜天龙道:“平兄,你有四骏车,千里路程,赶紧点,不过两日的工夫,为什么平白地把四万两银子,给我龙凤镖局?”
`nAy*y5P7^#P0雲莱网络q8{2P5X1q u.bN }a
  平步青摇摇头,笑道:“杜兄,兄弟只有一个人,也太过单薄,所以,不得不把到手的银子,奉送贵局了。”雲莱网络!ApXFPwab

8P&oW"F(Y@%T.g0  徐二也跟着行了出来,站在杜天龙的身后,此刻,突然接口说道:“平兄,好大方啊!”
G:fi*DX}0\7?.p0
(D)qn9d"T i,wy0  平步青笑一笑,道:“兄弟接下了这趟生意,由开封送到了洛阳,只赚了两万两银子,不算太多吧!”雲莱网络Wy6rr-M1U

YTp$c.Ew0  杜天龙微微一笑,道:“平兄,打开车帘子,兄弟要见托保的人。”雲莱网络S-E9N&w+A T

(ft M Qp-P&^2k6B0  平步青伸手从车里取出了一个锦墩,放在车辕前面,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请下车!”
6H)tjqR3Z9x9@G0
L#z's o/X0  车帘起处,一个全身素服的妇人,扶着篷车扶手,缓步下了篷车。雲莱网络g;|(ANL'laP

3s t Nhg&H @l0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一条白绫带,横勒着满头秀发。雲莱网络0n;ws^c2QGxx

!R0z)J,b FS uKG{:H0  眉梢眼角处,带着淡淡的哀怨,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美丽容色。雲莱网络0DH5P(AFY*eo
雲莱网络1y:{6Jw6V"yr9s
  她微微垂着首,低声说道:“平先生,唤出未亡人,有什么吩咐?”雲莱网络8G,sn!E*uJ4p
雲莱网络jn \d(Ulj
  也许是这素服丽人太美,招来了不少路人侧目。雲莱网络\9d-v+I `L3C*@z
雲莱网络%?$aNz7z4_c1{
  杜天龙低声道:“平兄,请夫人进厅叙话,这里不太方便。”雲莱网络(V#]bo Z!B9V#C
雲莱网络0uZP_~ TH
  平步青道:“杜兄说的是……”雲莱网络aE2st(f0zHh

"jX0u5R vpYZ0  回头对素服丽人,道:“夫人请。”
`wmU3f| m Z r&Y0
'qZ6B+FqJc!g0  素服丽人叹口气,举步向前行去,莲步姗姗,登上了白玉石级。雲莱网络#WLHRijG
雲莱网络Y Dp,U5@+Q X
  徐二带路,引那素服丽人行入大厅。雲莱网络+b8{P z#Dyh
雲莱网络\$LnA IKSQ l
  平步青让那素服丽人落了坐,才轻轻咳了一声,道:“杜总镖头已答应了护送夫人回长安,费用白银四万两,先付一半,另一半到长安再付。”
0@V4Y"eW5A0雲莱网络*M)[t M0w6BeRF&q
  素服丽人忽然起身,对着杜天龙盈盈拜倒,道:“未亡人谢过杜总镖头仗义成全。”
C v7W{K~*k{Gj"pj0
@6I"MzE0  杜天龙伸出两手,又不便去扶,急得哈着腰,道:“夫人,快些请起,就算我们答应了护送夫人入长安,也为了银子,这是生意,夫人用不着谢我们……”雲莱网络Xl&DR!R#diG:S]
雲莱网络?4J;e Wmpb'w#R
  素服丽人接道:“未亡人连遇险难,纵然是肯花银子,也没有人愿接这趟生意。”雲莱网络JqP$yV0\'g%At.e R|0]
雲莱网络!oo IkT8@w S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是……”雲莱网络DE'DR/zlL

t$o(eBc.d2o0  平步青接道:“柳记长福银号三东主夫人。”
(H(J%T5Qv'O+K0
l:rU2OFy@gp0  杜天龙道:“是三夫人。”
8^ Wq? fN0
/R`0|2zGu"P.P:F%s0  柳夫人道:“不敢当,未亡人夏氏秋莲。”
wc%k9LO(C0雲莱网络9u C#X(M(n
  杜天龙道:“柳三爷是……”雲莱网络+gYWL9X,lE,zY!m

8`A/l6~Ufj `;X"kB^0  柳夫人道:“先夫是被人刺杀的。”雲莱网络lWU)Y#Av

2k4G,r%B-]H0  杜天龙心神一震,道:“柳三爷死在何处?”
&oEm%F8Ev IV0
(v:w%Pt%N!d1i0  柳夫人道:“开封。”雲莱网络)Eb y@Js A6Z
雲莱网络0O T(Lg~2R
  杜天龙道:“开封的长福银号规模很大呀!”
7m@ km0~!wT0
iO/TO G {0  柳夫人道:“先夫就是死在开封分号。”
Nd,E5P hgb0
*D@ xT RW!X0c9T8i0  杜天龙道:“银号中没有护院武师吗?”
6eH!{B AQX0
o~ng#J]0  柳夫人道:“有!那人在大白天,侵入银号,直闯入内院,一剑杀死了先夫。”
]c+XYw'u5O e0
"@4zh+c6T2_4F}+r?Q/eI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夫人是眼见吗?”
?bI5H)I0
m5p2OWK0  柳夫人道:“算得上是眼见,先夫被刺的地方,是内宅厅中,未亡人在内室,先夫死前一声惊叫,未亡人立时赶出内室,曾经见到了那刺客的背影。”雲莱网络kT1@*wOz&m;x

wV5qT&_ O%TG{0  杜天龙道:“夫人没有叫喊吗?”雲莱网络$}]Nnn3d%jv^K

g)P f\ k8g0  柳夫人道:“有!等那护院武师赶到刺客早已不见。”
7R.C&[:b} JUp^-w)PT0雲莱网络d7Z.ax2MO6M*M
  杜天龙道:“光天化日,能混入戒备森严的长福银号行刺,这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x0I _?(k0雲莱网络2wZm!n4r,CDV i^}
  平步青突然从怀中摸出四张银票,选了两张,双手捧上给杜天龙,道:“杜兄,生意已经谈好了,杜兄请收下定银。”雲莱网络LM2J1p3A
雲莱网络 nzA#g`!f
  杜天龙转头看去,只见那两张银票,每张一万两,盖着鲜红的长福大印,心中暗暗忖道:“保一个人头镖,千里旅途,有四万两银子好赚,就是保一批价逾数百万的红贷珠宝,也没有这样一份收入,但那闪电神驭平步青,竟然不肯赚这笔银子,这中间,只怕是大有文章。”
S,voa)M4VU0雲莱网络`)I~ X)l5p
  心中念转,微一摇头,道:“定银,在下不敢收……”
@N]:R7C.W!MX2I!DC4R0
'B[x;d)})^k0  平步青道:“为什么?”
R+Fh6VD*l0雲莱网络 s%E0l q3uC6WC
  杜天龙道:“因为,咱们生意还未谈好。”
9d+w7L.V'cz0雲莱网络T b5k2T3Sa
  平步青笑一笑,道:“杜总镖头,龙凤镖局在江湖上威名卓著,答应过的事,如再悔改,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只怕有损贵局的威风了?”雲莱网络9l%H2G.W)J&wqeST!x r

M|0Uoh2dvS2n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答应了吗?”
Ibd7d1X,d2m0
$z(IYHd })P6c*a d0  平步青道:“夫人已经谢过了杜兄的仗义之恩。”雲莱网络!v/M3U Ix!v T
雲莱网络{7{_bi
  杜天龙道:“这个,这个……”
7Ye_7z8^c5gB U0雲莱网络(cri&w%Y)tk
  柳夫人轻撩白罗裙,盈盈跪倒,道:“杜总镖头,先夫被刺之后,贱妾细想内情,十分复杂,如若不能回到长安总号,面见大爷,贱妾只有从亡夫于泉下了……”
Z[!uVY|0雲莱网络]w'R1mk9v A(d
  两长泪珠儿,滚下了双腮。雲莱网络(y.`!}2\,\D

0G0b$`9k Q:p'E0  手执白罗帕,拭拭泪珠儿,接道:“贱妾死不足惜,只可怜亡夫留下的孤女若梅,没有照顾……”雲莱网络+ar {r7{%w H{ DG

7UWG&pJ8yb0  杜天龙怔了一怔,接道:“夫人,还有位女公子吗?”雲莱网络i2A!|`!p\5m

S5Iyb!d4LPQ0  柳夫人点点头,道:“小女现在贵局外面篷车之上。”
lki r'\,@0雲莱网络)z[2V7Po"F
  杜天龙一挥手,道:“快!接柳小姐进入大厅。”雲莱网络1IFW~;v,jNK%?${
雲莱网络-?"_D@S:X h9Q
  一伸手请起了柳夫人。
`K'G|]6pT0雲莱网络*UOR^ x"I
  两个守在大厅旁侧的大汉,突然飞身疾奔,向外直冲过去。
Y/x w ?\WJ$C0
O Kl4D.R q0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总镖头,兄弟至少抛了他们二十里,最快,他们也还要一顿饭的时间,才能赶来。”
j"AVA*o E4JP0
NBG6a,oK3E0  杜天龙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夫人,平兄,在下虽然还未太了解内情,但就感受上而言,这中间情节,十分复杂。”雲莱网络X y&A8F%\^N4F
雲莱网络2_TZ(R^J
  笑一笑,平步青道:“杜兄,如是很简易的事情,兄弟不会带他们来龙凤镖局,柳夫人也不会出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5t!}Ce+G]lD1X
雲莱网络(y%z6z}$kAQ2b-A
  这时,两个健壮的镖局伙计,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行了进来。雲莱网络6D4JO_&T3h/R6u

|;~)K[jD0  那少女一身白罗衣,白绫带扎着两条小辫子,面目娟秀,一双天足,穿着白缎面子小剑靴,缓步入厅。雲莱网络 FN$ac9|d!O;}

Fp7Rz&gR0  那是位娇丽可爱的小姑娘,也许是历经大变之故,纯稚无邪的小脸上,满布淡淡的哀伤、忧苦。
amho yU#J0
ZI_*[ix0  杜天龙目光一掠柳姑娘一双天足,心中暗暗忖道:“柳家富可敌国,女孩子,怎会留着天足,难道这丫头,学过武功不成。”
rN z FI{ ]0
:VUDy8x+@a0  在那个时代,世家女儿,大都要缠上一双好小脚,所谓盈盈一握,走起路来,才能够步步生莲。
d]4f%?rD Y7GA0
:_OJ;s CQ6E0  聪明的柳夫人,似是已瞧出了杜天龙的怀疑,轻轻叹息一声,道:“贱妾无德,只生此一女,因此,极得先夫的宠爱,缠足之痛,使先夫不忍闻哀苦之声,故而留了她一双天足,唉!小女何幸,生为柳家女……”雲莱网络jNEk*})B+jjz*E

~!@P SB x/o6c\ ^0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残妾曾为此事,和先夫有所争辩,先夫却笑语贱妾,柳家女儿,别说是一双天足,就是麻脸、丑女,也不愁嫁不出去啊!”
9QZ7vL%{5A0
+u9i!o]9h0  杜天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雲莱网络p]2Lp-IZl8d

M I#@eOy0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兄,在下还要凭仗四骏车的快速,逗着他们玩一阵,三夫人母女交给你杜总镖头了。”
c|)[yw*`bEt2{;h D0雲莱网络$b'fy2M&lIF4xCv
  两万两银票,送到杜天龙的手中,转身一跃,飞出大厅。雲莱网络Se*f`F6fgfS

_DM/}:l0  杜天龙大声叫道:“平兄留步。”雲莱网络%N)B%br\ @6?
雲莱网络+A0q1? `bS }
  平步青头也不回,直奔到镖局外面,跃上篷车抛下一个大包裹,疾驰而去。雲莱网络\ b X7jh~F

M3eqQ#rc]Sy0  杜天龙追到大门外面,平步青已驰出了二十余丈。
k0`(Wdeu;]0雲莱网络 LM*q9NxQt1`}3n
  只好捡回了平步青抛下来的大包袱,行回大厅,道:“夫人,车上还有别物吗?”
OhK)}!Af @ [0雲莱网络%Emxk mVcx~1\l
  柳夫人道:“我们母女走得很急促,只带了这一个包裹。”
v)WVW @-s+?:T0雲莱网络I#q5v0k@,^/b
  杜天龙道:“走得很急促?”
;@ S-XB8ibAJ_0
Ud%X5LPL(TX o0  柳夫人道:“是的,我一直担心我们母女离不了开封,唉!如非平大侠仗义相助,我们母女决难逃虎口。”
"q]X4Lo"wy0雲莱网络-|Ev"{1H$B J6Y
  杜天龙道:“夫人,听夫人的口气,似乎是这中别有内情。”雲莱网络3G/w3Z h:Yk&}1\

k.i&w4}/u W.\,tT0  柳夫人点点头,没有接口。
E"\C:F)}y'z(~:G'`0雲莱网络en.i e x*r*~{p
  杜天龙道:“夫人,可是已经知道了这些内情,是吗?”雲莱网络/oI_b8l T

4O:O1\ x+\$j0  柳夫人道:“贱妾知晓的不多,而且,这些事,关系柳家内情,恕贱妾无法多言。”雲莱网络L? |YD;t3M4Q.u2_

S0W"^&Y W^Y0  这么一说,杜天龙自然不好多问。雲莱网络n(rqI:zwA+q!d

cF5GF6z/CED;xKl0  本来,这保镖不是问案,杜天龙也不应该问得太多。
!W5A!N]h,q%Nx0雲莱网络6U*[%R:S1c
  但这件事中疑窦太多,杜天龙沉吟了一阵,仍然忍不住问道:“夫人回到长安,就能够安全了吗?”雲莱网络1A2zq3{F1L vD8O

:A"fm RK4S*nn0  柳夫人点点头,道:“大伯坐镇总号,未亡人只要能见大伯,就可保我们母女的安全了。”
8g#p;P X G2_LF0雲莱网络n.qL]P/tT!]R
  杜天龙又沉思了良久,道:“好吧!区区接下这趟镖了,但夫人准备何时动身?”雲莱网络&|#?X?_'@z&i D y

:^/l9b1X-l5g$_c0  柳夫人道:“先夫停柩开封未葬,未亡人归心似箭,自然是越快越好。”雲莱网络$f(bL RR)a\'~

_0E:XR3~ tHLZ0  杜天龙道:“夫人请留此便饭,在下稍作布置,饭后立刻登程。”
%I;B%iw$j\0雲莱网络g!EnbS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柳夫人轻提白罗裙,露出了一对小金莲。
^@&elnb7of0
9N-G3~#RN,p1G0  那是不足三寸的一双好小脚,尖尖白绫鞋一手可捏。雲莱网络&D%eF,QX%WT5K
雲莱网络%U^J4f~Ja i9BH
  撩起了白衫衣襟儿,掏出来两张银票道:“这是银票两张,杜总镖头收下。”
F]`#}+O7o)DDg]0雲莱网络e4LX.ovm} z
  两只雪白纤长的玉手,捧着银票,递了过来。雲莱网络"W(pVqo

6ed@;l4~$?,Cy:R3N0  杜天龙道:“四万两银子够多了……”
[OhZ fyj0
S @7Si0OAe0  站在一侧的徐二先生,却伸出手接下银票,道:“总镖头,十万八万两银子,在柳记长福银号,算不得一回事,咱们该多去些人,以保护三夫人的母女的安全就是。”
yr{1~ UI7~0P0
Q R6t0~,R0TY0  杜天龙紧皱眉头,却未阻止,沉声吩咐道:“传话下去,选八个精干的趟子手,各选好马一匹,要一轮四套大篷车,我和夫人亲自护路护送。”雲莱网络-Qj;p,}"?8V2M*QPO

4@ OD'U(?!{~0  徐二先生一欠身,道:“属下立刻传话。”
+N]r+cx0雲莱网络6J.J.U5} V
  杜天龙略一思索,又道:“去通知王镖头一声,要他同行。”
OYr Ws'\0
N1[_s D&x I Z&D0  徐二先生怔了一怔道:“总镖头,有你和夫人同往,还要王镖头去吗?”
6H2C8lI)] }0
6C y2p@y0  杜天龙道:“照我的话去办,替柳夫人母女们安排酒饭。”雲莱网络,}H(Z Z:`s:U3{T
雲莱网络8D0a(T{\v i
  转身行入内院。雲莱网络$}']#J1hI inLU,d2Q
雲莱网络*@2o'^2\ ]'v
  徐二先生轻轻咳了一声,道:“柳夫人,敝局总镖头从来没有如此慎重过,请了夫人同往,还带了王镖头同行,我再选八个最精干的趟子手,龙凤镖局的精锐,尽随夫人西行长安了。”
N]0`5oE9q_0
9S \(}3b D;^:Q4_9U0  柳夫人长长叹口气,道:“杜总镖头仗义,阁下多多帮忙,未亡人感激不尽,这银票一张,酬谢阁下,还望笑纳。”雲莱网络}zbAV1m6BCh4]\M
雲莱网络;X6EFj ^ R ^
  纤纤玉手,奉上一张银票。雲莱网络 \)JXo,u,m
雲莱网络*h%u$mNm KL r;L(rFj
  徐二先生眼角一描,那是五千两银子的面额。雲莱网络/a2L#We9m.Y*L7q
雲莱网络!EF0wP5L,y+A'|Bt
  好大的手笔啊!一谢五千两雪花白银,除了柳长福银号中的主人之外,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人。
vb:~ P&X6sS0
'f;k3T7}E`9{gZ/R0  徐二先生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不好意思吧?”
F7g%~D{5yv*D?]z0
HG,X0{/d(Z3w0  柳夫人道:“柳家有的是银子,大哥收下吧!”雲莱网络(j/}B3x/ro.R d4jv

%|;d9D ~ D0  徐二先生接过银票,打个躬,道:“这,谢过夫人了。”
h`&?J+V W"C0
v!IJ I.U&K0O0  柳夫人道:“不用谢了……”雲莱网络#zKN B*V;@

qf9~:I7aP2c0  话题一转,道:“杜夫人也会武功吗?”雲莱网络2U P mQAk(O

"mS V/m)F A!\0  徐二先生道:“咱们夫人的武功,只怕不在总镖头之下,再加上王镖头那一身武功,夫人尽可以放心了。”雲莱网络)iB2i6i0]VF

zW/q*Z!Xw6{)Is? }0  柳夫人道:“王镖头是……”
+W9W@juw#TA(X0
.au*R Hk pb0  徐二先生接道:“除了总镖头和夫人之外,咱们龙凤镖局,就属王镖头的武功好了。”
m Rf#Wq n6kO#W0
1vJ#\@ ~+u0  柳夫人未再多问。雲莱网络4I)c/R2A6q
雲莱网络ieu|JO9n2]0J
  片刻后,酒饭摆上。雲莱网络 nHlo s-u?

dl.kosxJ V_Hn0  也许柳夫人太大方,这徐二先生吩咐送上的酒饭很丰盛。
?MLm'd B0
:c D J&Y8o ^0  满桌佳肴,只有柳夫人母女们食用。
"u5r!xW,I!^|0雲莱网络a Cy-m3xq joLb6q
  龙凤镖局不愧是大字号,动作可也真快,柳夫人母女俩也就不过是刚吃完饭,徐二先生已过来相请,道:“夫人,立刻上路呢?还是休息一会再走?”
cO&KU5A}n;i0雲莱网络4e1d2_Cl,[~
  柳夫人道:“杜总镖头的意思呢?”
jNOoc8a2f'Gn0
D3_%y"l"V5P0g0  徐二先生道:“总镡头已在外面候驾,但凭夫人吩咐?”
)W4Qj;mVk0Xs L0
0vA7_ h-F ST0  柳夫人站起身子,牵着女儿一只手道:“我归心似箭,自然是愈早愈好。”雲莱网络P e#Zhr
雲莱网络|JHW&NW
  龙凤镖局的大门外,早已停着一辆三马环套的马车,一个二十七八,柳眉凤目的中年妇人,穿着青色劲装,左手提着一把古铜作鞘的宝剑,站在车前。
-ywd~'ec(E0
G:A3gJp F"mt\@Lh q0  八个身着黑衣,白裹腿倒打千层浪,身佩一式单刀的精壮汉子,雁翅一般排在篷车后面。
}4Fwe9{u9{Q0雲莱网络[ W7z}^
  杜天龙牵着一匹全身如墨的高大黑马,站在篷车前面,马鞍旁挂着一把金背大砍刀。雲莱网络}T|Gh-Tn-?

_.wh$Xof%X5F,N'| BH0  一个三十上下,紫脸环目的黑衣大汉,腰裹围着亮银软鞭,站在杜天龙的身侧。
5IL;K w3`Ly0
+}zC;wU"z0  柳夫人心中暗暗盘算,道:“那站篷车前面,大概是杜夫人了,立在杜天龙身侧,腰围软鞭的汉子,自然是龙凤镖局的首座镖师王镖头了。”
{ T1~`!X$]2n3s0g0
m*i+k4Vu7}k0  只见杜天龙一抱拳,道:“拙荆陪夫人,小姐,共乘篷车,也好近身保护。”雲莱网络0k^$I\O

m){K/tf0  柳夫人对着杜夫人一欠身,道:“未亡人谢过杜夫人。”
Ld#Cwe0
nBB~g)_0  杜夫人还了一礼,笑道:“不敢当,夫人请上车。”雲莱网络 ]^a0U Z$g$Oe O

:v Nd uCK0  车把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手执长鞭,腰裹束着一条白带子,伸手拉上一个锦墩,放在车前,随手打开了车前垂帘。雲莱网络ChNx1g ?N \

y#W.c$nW0  杜夫人手扶着柳夫人母女登车,也随着登上篷车。雲莱网络d f4?+y8eY-w
雲莱网络mdh:qh y4k
  车把式放好锦墩,放下垂帘,跃坐车帘前面,顺手打了一个响鞭。
L%tbQt'C0
.i5\:]$w,?c:?([!?L0  三匹拉车的健马,立时奋鬃长嘶。雲莱网络t h$v E cU2GP~
雲莱网络ozl FL~I5W
  杜天龙翻身上马,一挥手,道:“四前四后,起车。”
E'P5Ce~@i0
,?6g7ByBP,y0  车后面八个佩刀的趟子手,一齐跃上马背,前四个泼刺刺,冲到篷车前面,蹄声得得,向前奔去。雲莱网络I,xz[b*Z%kc
雲莱网络J{ {y-e$} \
  杜天龙和紫脸汉子,并骑走在车前三丈左右处。
,cd Vk5| WJ0雲莱网络~{d)q J
  篷车驰动,轮声辘辘。雲莱网络-rld8{e
雲莱网络 nWV[3{Q:k*^
  另四个佩刀的趟子手,却随在马车后面,保持着五丈上下的距离。雲莱网络.CV*{s+W
雲莱网络`SM%kSS ?(m
  十匹马前呼后拥,拱围着篷车,向前驰去。雲莱网络2O|%ehq6H$SM;K%x
雲莱网络*Z6DG)y;u6A!f
  一行车马,很快地出了洛阳城。雲莱网络&DVM-u\\8^l2R
雲莱网络#x QY!h I2eDP
  杜天龙回头后看顾错后一肩的紫面环目大汉,低声道:“人杰,闪电神驭平步青,是何等人物,肯把这票酬报丰厚的生意,送到咱们手上,这中间,定然有扎手之处。”
"G(A Sz2j#@'I0雲莱网络z/[wu r
  紫脸人,正是龙凤大镖局中的首座镖师王人杰,此人不但武功超群,就是应变机智,也是杜天龙以下的第一人物。雲莱网络Y$XQKDB%oI

\*A,@'i z q-m8?0  只见他沉思了片刻,道:“总镖头顾虑甚是,如论柳长福银号的实力,决不在咱们龙凤镖局之下,开封大地方,柳家必然颇有好手,保护银号,他怎会借重平步青的力量。”
paOoRw0雲莱网络 @r EBs5L&[X{J
  杜天龙道:“这一点,柳夫人倒有解说,他说柳家三东主被杀,很可能是他们家族中事?”
F/|$M},Sw)v`0
;w4f"{%OEHY-bp0  王人杰道:“争权夺利?”
A-jAE7URz0雲莱网络L@IC,a
  杜天龙道:“大概是吧?”雲莱网络@/WYZ3m
雲莱网络_1?HR:eY.s4v
  王人杰道:“以柳家之富,掌握了北五省大部分钱庄、银号,就算上有十个、八个兄弟,也有着分不完的金银,还用得着大闹家务吗?”雲莱网络0oR B;Tblm1J _}A q

X*S:Qd*t&By _7HY)J0  杜天龙对这位王镖头,似是有着很大的敬重,回头笑一笑,道:“你有什么特异的看法呢?”
8O+Q"E3djb;`2gdZ0
h'rWH%U0[0  王人杰道:“属下对柳夫人了解的太少,不敢妄作论断,但这些出于常情的变化,定有复杂的内情……”
B k u tE,R(h0雲莱网络#g'nV O$e)f]NKk
  语声顿了一顿,接道:“柳家的财力,富可敌国,听说江湖上,有不少的高手,都被他们收用,不论柳夫人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只把这件当成一票生意来看,此地距长安行程不远,总镖头既然只是言明把他们送到长安柳家的长福银号总号,咱们依约行事,到长安交了人,回头就走。”
,B2n+e6n [iF*i0雲莱网络 V8mTBn%K|5?
  杜天龙点点头,道:“说的是,柳家的家业太大,咱们实在也管不了,但愿这一路平安到达长安就是。”
(q V]tq/h0雲莱网络&phq|+sh7}
  王人杰笑一笑,道:“总镖头说的是,所以,属下之意,咱们尽量少问那柳夫人的事情。”
}4b3U B6o laa-hh0雲莱网络h0D6jAHg o
  杜天龙点点头,未再多言。雲莱网络*`7qs0i\

*DUX ~:h.s6I0  那显然是同意了王人杰的意见。
5l7[!]~ @!H$~M0
p X^U;l+Zk0  篷车、健马,奔行极快,太阳下山,已然跑出来六七十里的行程。
W*RW7q.d;_B#O"S(X0雲莱网络,m v s.e:xd8rq
  如是闪电神驭平步青没有说谎,追赶柳夫人的人手,来自开封,就算他们未受闪电神驭的诱骗,追错了路线,这一阵急赶,也把他们抛后了数十里。雲莱网络,jb0ab(g"J?

M*^9L'q a0  这条路,龙凤镖局子常来常往,十分熟悉,避开了应该落脚的大镇,在一座小村镇上停了下来。雲莱网络k7A:~*n6AA#? y

,s9p1V8J)} E1r xDD%c0  说这里是一座村镇,其实只不过十几户人家,但因面临官道,十几户人家,倒有两家客栈,人进食,马加料,杜天龙准备休息上两个时辰,连夜赶路。雲莱网络q\6j$P.w`!an
雲莱网络8q!DS l"`"j#xb-q.R
  这时,夕阳余晖已尽,夜幕低垂。雲莱网络9VbSk.M-o!CC

0J gB2@ _0  杜天龙下令趟子手,好好休息一阵,准备二更之后上路。雲莱网络5v{fhiA;i2p

G*B5h)u)|O9n)W[7U0  柳夫人一直未讲过一句话,似是对杜天龙有着无比的信任。雲莱网络_8G9ZOhb)R-T

3n+GB3d Zn0  直待柳夫人母女们进食完毕,杜天龙才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归心似箭,在下也希望能早到长安,因此,在下准备连夜赶路,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g xtb{-^p2o0雲莱网络-L9?`8z#s^
  柳夫人道:“未亡人母女们的生死,尽付托于杜总镖头,但凭总镖头的安排。”雲莱网络P*D$J{6sg})H5q*X-T

9~!Ja8Uk5t8F o3Y2c0  杜天龙笑一笑,道:“杜某自然尽力维护夫人小姐的安全,不过,要委曲夫人,在车上休息一下了。”雲莱网络&j-u[uF&Q{
雲莱网络HM5m,e:@!Rb.? I
  柳夫人道:“自离开封府,我们母女们大都在平大侠的车上宿住,总镖头不用担心,未亡人已习惯了这等亡命奔逃的生活。”雲莱网络.aY PpWpNI

K-R9?vL8jBj%fl0  缓缓站起身,向店外行去。
byzE a-@i.y0雲莱网络'DaO8zu7y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了耳际。
SWMB.VCa0
L-GW"_ BI:Z7{;@0  杜天龙霍然起身,道:“夫人慢行一步。”
#dxE E1V"Mb0
C#P$GYy/@q0  王人杰一按桌面,一个箭步,已到了客栈门口,挡住了柳氏母女前面。
tQdPD;_'Q1\0雲莱网络I$W(}V&X(x
  八个趟子手,也闻声伸手抓起了放在身侧的兵刃。雲莱网络$Wi5x/e_?"r7^

!QxI Q#JE![F0  杜天龙摇摇头,道:“未得我命,不可轻举妄动。”雲莱网络;k b]8S.x m

^3tz/D9JP.J0  马蹄声急如狂风,倏忽之间,已到了客栈前面。
9l6}2JQ\s$e0雲莱网络.?s {(w"n'a)b+RW8Fg%j
  借客栈门口高挑的一盏灯笼,杜天龙看清了来人。
)mi7G0BaI:HC9[0雲莱网络E*s&M*A)jS Y.QB
  是三个身着灰色对襟密扣的劲装大汉,着满尘土,三匹健马,更是跑得一身大汗。雲莱网络.Qzc/s4DU$S
雲莱网络;WaMa2D c
  三个人勒僵停马,打量了店中的形势一眼,突然一齐翻身下了马背。雲莱网络%L2x3[r8K%T1k
雲莱网络?E-MRx a
  当先一人高声说道:“替咱们饮马加料,咱们打个尖,还要连夜赶。”
B1J^%FLSI0雲莱网络_8qHq} B6EBA T
  这是荒野的客栈,只有两个店伙计,来了杜天龙这批,已经好忙了一阵,刚刚闲下来,又到三位客人,只好打起精神,接马迎客。雲莱网络s` Uuf Q)d4^
雲莱网络#??S,E)i
  三个灰衣人把马僵交给了店小二,鱼贯行入店中。
jv$xlVZwr0
d*@,X1^+ac2@3Q0  王人杰倏退一步让开去路,三个灰衣人却一转身,在门口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雲莱网络9y!~+NtLh l)f
雲莱网络1F,S,f-}qO+x
  虽然这三个人来的太过突然,引人怀疑,但人家一直没有生事的样子,杜天龙和王人杰,自然不便质问。雲莱网络jD My'k3{

/V%DB\)l.B u0  三个灰衣人叫过酒菜,立时大吃大喝起来。
`'T0obs(C5cK/|0
!O G!H B;DirD0  这时,柳夫人母女已然退回到杜天龙身旁一张木桌了,和杜夫人坐在一起。雲莱网络_t `5w7k9|AJ

R:} A3fiB3W+S b(Z0  王人杰站在客栈门口,不时回望三人。
I)@9hhp[!n0
6f4}?0nd0QU0  两班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充塞客栈。雲莱网络6Q!PpJ$Bu-Ip@

$T1S N1K*PlP0  三个灰衣人行动很规矩,狼吞虎咽地吃过了酒菜,立时会帐上路。雲莱网络K$Vx` bX N[U

)~)t!om cn0  目睹三人纵马远去,王人杰才缓步踱回到杜天龙的身侧,低声道:“总镖头,咱们还要赶路吗?”
)E`7UMp%o4_C0
*G)_O&} [)vt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高声说道:“店家,收拾几间客房,咱们今晚住下了。”
biHx S9M0
ZOvE&r,V^.^:J0  店伙计一皱眉头,道:“大爷,小栈客房不多,诸位这么客人,只怕是住不下。”
q:|([9Ic&~0
E8|%sI'~t![&D0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要紧,收拾一间干净的房子,给女眷们住,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咱们凑合一夜就是。”
"E/w(|/r4S0
,U:K3h'T;H7B3`M0  看看杜天龙的金背大砍刀,店伙计不敢拒绝,振起精神,收拾了一个房间。雲莱网络zb\:x6g:^"k(d2C|~-c:y
雲莱网络R7be*}9|0b.I;z
  这是紧邻房的一间瓦舍,房间不大,一张床占了大部地方。雲莱网络;F:f ?8tb2jvz
雲莱网络mU;a w.I5nu n
  在这等荒野小店,也只好凑合了,杜夫人,柳夫人,带着她的小女儿柳若梅,挤在房间里,八个趟子手,分成四班值夜,杜天龙,王人杰,就在店堂里坐息。
qT H YP0
@jW'A(E a6d2W)Z0  车把式留在篷车上看守着。雲莱网络3dei4q'FY-?#qq

,y Ca"F2wu qc0  三更过后,高籁俱寂,店堂里点燃着一只火烛。雲莱网络$Q#D'?S:P _)z

,T6N^K1K$vrr0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划破了深夜的静寂。雲莱网络H Cyp-NF\b,PJ
雲莱网络UL2IZ1{N,T9z3U IU {
  杜天龙一直在闭目假寝,暗中却运起内功,静听四下的动静。雲莱网络"r"Te,Qi U
雲莱网络Rg)U?N&JH E
  闻惊起身,伸手抓起身旁的金背大砍刀。
~3s9u u/Ai0雲莱网络g%g'i%Jr
  就在杜天龙站起身子的同时,王人杰也霍然站起了身子。雲莱网络:S(A~4l,NAt

9a._]Y Pw*B'x$C+Y0  杜天龙摇摇头,低声道:“人杰,守在这里,咱们不能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
/v0M}#A&nf3tf7j0雲莱网络&O"o2r%Of[0L
  王人杰点点头,低声道:“总镖头小心。”
vF{{p.^ Q0雲莱网络rO)hgef!|] p
  杜天龙一晃,穿出厅堂。雲莱网络1bp:FdEhO4M:Q"X

(M[4jLKO0  他凝目望去只看见屋脊上人影一闪,直向正南方奔。雲莱网络 t-B!YJ!H5M @
雲莱网络7Hk YL n
  杜天龙一提气,跃上屋面,疾追下去。雲莱网络S$K? t bog ev
雲莱网络V e"po9L E)[ba%V
  这是无月之夜,借满天闪烁的星光,杜天龙瞧出了那是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雲莱网络M:t:hJk
雲莱网络4b l(V)i [ _8J/h\?n
  那人轻功不弱,一直保持着距杜天龙两三丈的距离。雲莱网络3M_&c;P q
雲莱网络7e*|@5@7_
  杜天龙冷哼一声,突然一提真气,一连三四个飞跃,赶上两丈距离,距离那黑衣人也就不过一丈多些。说道:“朋友,再不肯停下来,我杜某人,可要用暗青子招呼你了。”雲莱网络V8E)V{g
雲莱网络n,U'V`c(e] g
  黑衣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子,道:“杜总镖头乃中原道上名家了,兄弟是慕名久矣了。”
&@,Zf%]D;bn0
{~ e l,Y6vEp0  杜天龙凝目望去,夜风中只见面纱飘动。雲莱网络;TgH+LI{c)Qp/IL

2L%O,H)~:A v#T"s0  原来,那黑衣人脸上蒙着黑纱。
/c3`b](tR0雲莱网络GNF7jCn_G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见过面吗?”
h-m-f^0`F g'V0雲莱网络(a%Mb9d"Oh9X"ZA
  黑衣人笑一笑,道:“是否见过,在下觉着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下想和你杜总镖头谈一件事。”
&o~l we-Yg b(X0
j3eq I6Q!D0  杜天龙道:“好!朋友请说说看。”
4F\U+CJKZ0
y Q+HxCO.g0  黑衣人道:“柳记长福银号的柳三夫人,是否雇了你杜总镖头……”
U!P w zjS0雲莱网络'aZ0uk$o A%a
  杜天龙道:“不错,柳三夫人,雇我龙凤镖局保她回到长安。”雲莱网络?pPGT

6{yKD+{/u7uUQ0  黑衣人道:“不知那柳三夫人出了多少银子?”
Z*Nh3N"Kr XYzM:S0
5@\o @wY!`q0  杜天龙道:“朋友,你这话是何用意?”雲莱网络pm!|X^w+e(] F

0uD\;p.[(NB0  黑衣人道:“柳夫人出了多少银子,咱们可以加倍奉上,只要贵局退了这趟生意?”
.qY\BQT0雲莱网络AL jB |S
  杜天龙暗暗冷笑,忖道:“你把我杜天龙看成什么人?”但他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强自忍下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出来,淡淡一笑,道:“单就生意而言,未始不可谈谈?”雲莱网络`1N9z'^f Q4{,t

q!f\ST:QE0  黑衣人道:“总镖头果然是明智得很,请开个价码,在下如若能够作主,可以立刻答允,就算不能作主时,在下也将立即请示,势必给你杜总镖头一个满童的答复。”雲莱网络!{z/FE0i7?2E#F
雲莱网络LM-M6wzy t*d!V
  杜天龙道:“钱财身外之物,多一些,少一些,非关紧要。”雲莱网络.x~,O4KuF
雲莱网络"@4q2?S r kT!o _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杜兄的意思是……”
f5mp'\f T1O6i8]0雲莱网络 IjI,M2Q3N7l*[_
  杜天龙道:“在江湖道上行走,大都靠朋友帮忙,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你朋友或是贵上,希望能够亮个名号出来。”雲莱网络3v w8Sc8Q(KO:s2]

Bq7k;u(u$}1@0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杜总镖头,如是咱们谈成了这票生意,敝上和在下,都可以亮出名来,但是现在……”
u;T?'Q5h l0雲莱网络M |9tZ d1V iV7D(F
  杜天龙笑一笑,道:“阁下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杜某人要钱,但也要朋友,如果你朋友不肯告名号,只为了区区几万两银子,要我杜某自己搬石头砸脚,那未免过份了。”雲莱网络A)b0h|D^c-B:KD

)?Z+c!KBt3M0  黑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杜兄说的倒也有理,但在下无法立刻奉告,容得兄弟和敝上研商一下,再行奉覆杜兄。”雲莱网络4k z YQ3w1W W-r
雲莱网络ah%U z7|h5H
  杜天龙道:“好!你们酌量酌量,在下敬候佳音。”雲莱网络+[-L$Db.oty

K Z#l7Vt!ZvbA0  黑衣人一抱拳,道:“兄弟告别。”
n(iooSX*l0雲莱网络%x9_2pILw]D gJ
  杜天龙心中一动,道:“朋友,慢走!”
GxR'd{aW0LR0
#C1S,r _5S Ui\G0  黑衣人道:“杜兄还有什么见教?”
$~1^'i\ c2Y.Ue[0
9^"d[/}ai1^0  杜天龙叹口气道:“朋友,如是咱们生意成交,在下深觉愧对柳三夫人,因此,在下不希望杀人!”雲莱网络c4h+Q3v h#mX

+B+w-k,K{7w)]V o0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这个杜总镖头放心,敝上和兄弟都不单把事情办的血淋淋的,咱们答应杜兄,不伤害柳三夫人母女。”
0Wk*G {%k E \0
L R8} B!bGs1|(G F0  杜天龙道:“兄弟领情。”
b/P!?'tX0雲莱网络)M(m1|FWt#mX
  黑衣人一转身,疾奔而去。
M@)O%HG"}*H{0
6I`p!E!e3n^0  杜天龙望着那黑衣人的背影,心中留下了太多的疑问,闪电神驭没有骗人,确有很多武林高手,在追杀柳三夫人母女。雲莱网络;DD@U2_9c
雲莱网络HTmZm(sn$n9Rw
  为什么?
!r8O.tV(n0雲莱网络g8Pu/|R7x&Le`
  柳记长福银号,分支店遍布六省,势力庞大,为什么竟不能保护他们三东主的安全?雲莱网络$rF#G#Z+h.v,]`6v
雲莱网络EE"Z V-LV^D
  三东主的夫人,在长福银号中的身份,是何等高贵,各地分号的首脑,怎敢不闻不问?
;wub6A7TL0
p7T+zX#?8zQ0  难道这是他们家务事不成?
"| SG*@4KG"TQ3]^;?0
5g$a h,^jl.CY0  杜天龙很想再从那黑衣人口中,探出一点消息,但他明白,那黑衣人也是老于世故的江湖人物,如是问得太明显,可能会使他疑心。雲莱网络+O9bj"j7[

g'S}.YwVJ.?(N0  一阵冷风吹来,吹醒冥思玄想的杜天龙,弹弹一身积尘,回转客栈。雲莱网络Kf0DB cLXP

,A S8rz1\/M0  客栈中,点燃了两支火烛,四个趟子手都已经披挂整齐。
jK)k6h&O0雲莱网络U rb@Kd4A
  另外四个趟子手,分在门外庭院中巡视。
Zw-Qt@ce0
8jF}'K WzI0  杜夫人,柳夫人,还有那位娟秀美丽的小姑娘柳若梅。
G8]s;~Z-Kp1N0雲莱网络"]3X @$fi
  这位小丫头只有十一二岁,但看去,却像十四五岁的人,长相够美,除了一双天足之外,实在找不出还有别的缺点。雲莱网络Wu+^:I} p%U

^#wBR y;N0  只是她静静地站在母亲身侧,一语不发,很文静,也很冷漠。雲莱网络^*YKp/T.sm|8|g

W8j^yvd(Y:@:W!v4N0  杜夫人站起身子,道:“来的什么人?”雲莱网络(Ur;D6T JK9?

+e$lzN$\5j!u0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身份。”雲莱网络QM$M+s3W3m2n
雲莱网络%dmud!x}^)[;w)C
  杜夫人一皱柳眉儿,道:“你没有取下来他蒙脸的娟帕。”雲莱网络3~-egO)YU n
雲莱网络 } j/X0^#q!c%yd`
  杜天龙道:“没有。”
w2BQ/qz h0雲莱网络]T9B X Y2B7wX
  柳三夫人突然叹口气,道:“可是为了我们母女的事?”
O |:OxH&m*h(^\[0
;K6~6Q0wM Hzo#P0  杜天龙道:“不错,他们找区区谈判,愿意出高出数倍的价钱,劝在下放弃这票生意。”雲莱网络$JU0z8q(zM

|:qY OH[9B4L0  一面说话,一面留神那柳三夫人的脸色。雲莱网络7pb6yA0zR\

(]m0| d&Hx'U(\;SL_0  只见她脸色很平静,似乎是就在她预料之中一般。
7F JS1e.]T3Dt$D ~0雲莱网络jv!{?J"V;s%u
  她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凄凉一笑,道:“杜镖头怎样回复他?”
6z*|l:PP We0雲莱网络)|+Xi4M|.r v8[
  杜天龙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在下自有主张。”
5RIo2y KI0雲莱网络5Uk,c/C7| a:MK[
  他没有说出如何处置此事,以察柳三夫人的反应。雲莱网络2E H~vs.l
雲莱网络8|+XMDQ/l Qj
  柳三夫人道:“是!镖行有镖行的规矩,杜总镖头不愿讲,贱妾也不再多问了,反正我们母女的性命,生死,完全给你杜总镖头了。”
}2}5lC,B5Z0
`(\YPu$~$X0  杜天龙神色严肃地说道:“夫人,你付了银子,托咱们保护你一路平安地到达长安,按理说,咱们也不该问夫人的事,不过,在下感觉到这件事不太寻常,来人的武功很高……”
6J\:|$J]e&t+~+f0
({mih0_)G0  柳三夫人接道:“总镖头可是自觉着没有办法应付吗?”雲莱网络#wFZ4c&s,TN*C
雲莱网络 `#h k*S'i_
  杜天龙一扬双眉,道:“保镖这一行,吃的刀头舔血的饭,收人钱财,给人卖命,不论敌势如何的强大,咱们也不能退缩,总得硬着头皮顶过去,不过,咱们希望三夫人能告诉咱们一句实话,龙凤镖局的镖师、兄弟们,就算战死了,心中也舒坦一些。”
b7_?!zE;@0
8QwWBSbvy7E%Q4N0  柳三夫人黯然一叹,道:“杜总镖头想知道什么?”
\)h{4UL5DE+`T0
:QP1U'?Y0NRd0  杜天龙道:“追杀三夫人母女的人,是受何人遣派而来?”
#v$Dg}E O)\7`Ao0雲莱网络9VIR&p
  柳夫人轻皱秀眉儿,道:“杜总镖头,先夫被杀于开封,未亡人心中纵有所疑,但事无证据,未亡人也不敢乱说。”
/FQ;q$^&|%`0雲莱网络r7~b;c RAzu4t"P
  杜夫人插口接道:“天龙,咱们只管把人送到长安,用不着问事太多,三夫人既有难言之隐,你就不要勉强人家了。”
$]Al Pi0雲莱网络%_;L;YuE-Cd/?`
  王人杰轻轻咳了一声,道:“总镖头,咱们休息了这阵工夫,人也歇了过来,马也吃好草料,属下之意,咱们即动身如何?”雲莱网络[k P'y(gn(C9`-@,O
雲莱网络3Z3H'T5Ue#S
  杜天龙稍一沉吟道:“好!咱们上路。”
,|t$KU/e0
Bb tq?0  八个随行趟子手,都是龙凤镖局挑选出的精干人物,一声说走,立时动身,片刻间,车上套,马上鞍。雲莱网络K"[5~ ~Y(M,nV
雲莱网络2}4a\|Cr
  杜天龙留下十两银子,步出店门。雲莱网络os@ H A:v6WK

YTH0B+OC0yT&C0  王人杰高声说道:“天色很黑,车马别拉的太长。”
?]"Ni~/[0雲莱网络];ZpXa;cx
  四个开道的趟子手,当先上了马,其中两个人顺手解下了马鞍的匣弩。雲莱网络})V\:N Zl6}

S"p5}_$u*R,E0  果不愧是挑选的精悍人物,不待镖头吩咐,已作了戒备。
_,K5G6ZL1}1M3H\0
K N.l+hY/}KH$D*d0  匣弩是一种很犀利暗器,一匣十支弩箭,由强力的弹簧控制,可以连续射出,力及三丈开外,本是三国时代,诸葛孔明先生创制之物。
5i @ RU~-{0雲莱网络0xUw7R4nu
  流入江湖再加以改造,威力倍增,是一种很霸道的利器,龙凤镖局这诸葛匣弩,更是名匠所制,弩箭都是纯钢打成,弹簧的力道,也特别强大,整个龙凤镖局,也不过保有八具,这一次带来了四具,篷车前后,各有两具,分由四个趟子手执用。雲莱网络rH_ C ~f8Y(N9Pj

,\(J-O.e4v!TL"J0  篷车走的不太快,八个随车的趟子手,前后距篷车也就不过一丈多些。雲莱网络\`u9x.HJg O6vU

czUIb?4[b0  杜天龙轻轻一提缰,健黑忽然向前冲去,一面低声叫道:“人杰,咱们到前面瞧瞧去。”
8tR @;ub8g1v'K0
j y2U Hy0  王人杰一加裆劲,追上了杜天龙道:“总镖头,有话吩咐?”雲莱网络%M Nm A#tTl
雲莱网络9l:|Imhfq*r
  杜天龙低声道:“对方已经挑明了,而且看样子,他们来的人手不会很少,我刚才已经稳住了他们,咱们来这么一个连夜动身,也许他们会措手不及,就算能平安度过这半夜,绝对过不了明天,看样子非要有一场恶战不可。”
m0xo+WeZ^(Z0r0雲莱网络 ay }3ur-zR5J
  王人杰道:“他们来得实在很快,咱们一路紧赶,仍然被他们拦上了。”雲莱网络G'K;y7R&tp%a`
雲莱网络9O;v&~mTi@
  杜天龙叹道:“平步青送给咱们这一票大生意,可也交给了咱们一个烫手的山芋,人杰,我看这一趟麻烦很大,单是我追的那个黑袍人,就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何况……”雲莱网络3@W'} n:F*@0?2g

D'K!QSH2e`0  王人杰道:“何况什么?”雲莱网络8QW [4J0m`|0x)b
雲莱网络L$A6Mn6s.J"`
  杜天龙道:“他还不是正点子。”
Q*yov%~/f4h0雲莱网络&i9ZzHFs5`yn
  王人杰哦了一声,道:“总镖头,没有探出他们的垛子窑么?”雲莱网络@jopg R`tV

z%Lkb6]"Z p Bn0  杜天龙道:“探不出,他脸上蒙着纱,我瞧不到他的面貌,便听他几句话,就知道是一块辣口的老姜,不过,人家很上道,话也挑的很,但最使我想不通的一点,他们也说也不伤柳三夫人母女的话?”雲莱网络5t3e"L Fk&~

Yh3V5k^(g&o0  王人杰沉吟了一阵,道:“照总镖头这么说法,这担子实在很重,不过,咱们不能中途退镖!”雲莱网络|+D Jv(m$Uf0\
雲莱网络'QF9nv![g,L"F
  杜天龙接道:“退镖自然不成,我跟你商量这件事,是要你心里有个谱,咱们知道被人拦上了,赶路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尽量保持体能。”
PRd0W2`*Z0雲莱网络%IJh @z]N.~
  王人杰道:“只要他们今夜来不及动手,明天过午,咱们就可以赶到函谷关,在那里歇马,好好地休息一天。”雲莱网络-`r2L1l#jP(QgMN

A!R4jg,qeW-@'O0  杜天龙道:“我想他们要动手,也不会在函谷关前,不过,咱们的人手少了一些。”
dh-|q_H0雲莱网络 Ed(tD&kl7M
  王人杰道:“函谷关雷家寨,过关刀雷庆雷大爷,不是总镖头的好朋友吗?”雲莱网络1T9\K.o2WG7axSno/J
雲莱网络9H-u;b*gb
  杜天龙道:“我也在这么想,但咱们吃的是镖行饭,好不好去麻烦朋友照顾咱们的镖车,我心里一直难定主意?”雲莱网络2FDXf$\
雲莱网络s a:A/UI8l
  王人杰道:“雷家寨离函谷关,不过四五里路,咱们歇马后,总镖头不妨跑一趟,看看雷大爷的态度再说,好!就不妨请他帮个手,如果不好,总镖头就算路过此地,看看朋友。”
adx6_FL0
*r3_s*A#g0  杜天龙道:“好!就这么办吧!”
%rA"xeBP+p0
w`A/gq_"?)|0  篷车在杜天龙等严密的戒备下,向西行进,不快也不慢,第二天,午时之后,一行赶到函谷关。
Dy8o&j3K r}%X*?#d0
]&A l-D;x0  这一次,杜天成反而避开大镇住宿的常情,找了一家最好最大的客栈,包了一进大跨院,吩咐趟子手,道:“趁天色未黑,诸位好好休息,吃的,喝的随便叫,但人却不许外出,醉酒。”
IM9O6R5ix0雲莱网络3Z,d9N%kPv
  事实上,天色还早得很,天黑前,足足可行过这一行涧谷险区。雲莱网络Y+}%O0EJSz?Y

@!j2}W+b6d+_0  八个趟子手都明白,为什么总镖头会这么早宿客栈,但他们却无人敢问内情。
{)Bq Z6K0P0
X*Z,k.s7\A F0?0  杜天龙进过了酒饭休息了片刻,交待了杜夫人几句话,一人一骑,直奔雷家寨。
_V3|;bqj1K1gV0雲莱网络s~4st.NE
  雷家搴依山面水,用山石砌成了一个城廓,寨里面也不过是两三百户人家。
n:yMN6N5oc`0
;s%Zy M5Q0  但却因为出了过关刀雷庆这位人物,使得这雷家寨也跟着有些名气。
)pZaU&zr%u s.~E0雲莱网络["BBCik%c
  杜天龙常来往于洛阳长安之间,也常来探望雷大爷,杜天龙人马进了寨子,已飞报给雷庆。
?8s$Q+_+l P(\)rt0
K]3qp)N0  过关刀雷庆匆匆迎了出来,杜天龙还未到雷家巷口,雷庆已迎到了马前。雲莱网络4z2G WJ~9i L%x`A
雲莱网络P+hb-l f(o5Z.^y ?
  杜天龙翻身下马,一抱拳,道:“怎劳大哥远迎。”
-F-}c!o?%zr?U0
QT'vXBr? J ~0  雷庆个子不高,人有点黑,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花白胡子,但却有中原人的豪气,声若洪钟的哈哈一笑,道:“兄弟,怪不得昨夜灯花结彩,原来是贵客光临。”雲莱网络Vs0`?ztO
雲莱网络(cc)x5i-E]
  跟来的从仆接过马,雷庆牵着杜天龙进入厅堂。雲莱网络B](bg VY0M fL

&B g9h7D6Kq$]i]c5_X0  一面吩咐厨下备酒,一面笑道:“兄弟,咱哥俩,快两年没见啦,我知道龙凤镖局被你闯得很发达,不但在洛阳道成了第一块牌子,就是北六省几十家大镖局,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字号,几次,都想到洛阳瞧瞧你,但怕耽误了你的生意……”雲莱网络$zX_t:}
雲莱网络SC2ZyD[
  杜天龙接道:“大哥,这是什么话,兄弟这两年,确是忙昏了头,一次追镖,又走了一趟江南,快两年没有来探望大哥。”
.ihX[{lz0雲莱网络 ~f5m k/v.C
  雷庆笑道:“兄弟啊!眼看你鸿图大展,盛名卓著,作哥哥的这份高兴,那就不用提了,怎么?你这次是一个人来吗?”
KS6M{I+i6lO0
$d2\ r;[ R^)@0  杜天龙道:“你弟妹也来了……”雲莱网络DjAr^`*j E
雲莱网络-K];k6J9L
  雷庆一下子跳起来,道:“人在哪里,快去接她。”
AT7Tzsc{0
Q:_9r?`3d/}(kKL0  笑一笑,杜天龙道:“不瞒大哥,小弟这次是顺便探望,你弟妹留在函谷关客栈里,守护着镖车,小弟探望大哥一下,也就回去。”
6T)kR.k4]4Q5~k0
7XY[+Z/U6D;Nc.Q0  雷庆哦了一声,道:“这次镖很重吧!是西行,还是东上。”雲莱网络 s$W|j l,|
雲莱网络$f(s)IaU$z$E9m
  杜天龙道:“下长安,镖是一趟人头镖,但价钱却是好得出奇。”
i_*_5?J1a }0雲莱网络M^-fd R5G$Z,@e
  雷庆笑一笑,道:“多少人?”雲莱网络P|Om6BeBQ

[ GO7j2L:clL{?2z0  杜天龙道:“母女两个,由洛阳到长安,他们出了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 A-jl5C*f$zQ L

t*x~ [H[{3`|LA w0  雷庆吓了一跳,道:“什么人,这样吃价。”雲莱网络 f e.E+n6A s:P
雲莱网络N'uG4tN` ob
  杜天龙道:“说起来叫人难信,柳家长福银号的三东主的夫人和那一个小女儿。”雲莱网络/nU ~&AC WM1E

&]&b4F1I:~M_0  雷庆道:“嗯!这就难怪了,那位三东主呢?”
2WbRa"N:@2CX-GL0
_ Pkt}vR6c$Vw0  杜天龙道:“死了,被人刺死在开封长福分号。”雲莱网络-?U9ktw7}!`

I AT"y,W7b0  雷庆皱了皱眉头,道:“兄弟,这件事,有点古怪,你这次来看我,有没有别的事?”雲莱网络$i0d/w~mSs

R0H`vU+](^ F3K0  老江湖究竟见多识广,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p.t1D Gz kO_!A0雲莱网络3H*}\&f+l'@0q,E
  杜天龙道:“不敢瞒大哥,兄弟镖车出了洛阳城,昨夜就被人拦上,而且,事情也挑明了,要兄弟放了这趟镖,对方的口气很大,愿意加倍赔偿损失,大哥知道,行有行规,小弟接下这趟镖,就不能放下,硬着头皮也得顶下去。”雲莱网络Lh/s4u8x$]
雲莱网络$z0TN yxt9UA s
  雷庆道:“兄弟,你是否摸清楚了对方的路数,是不是中原道上的人?”雲莱网络'D!_t]@2v
雲莱网络5ED$A \%Y)_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亮万儿,但兄弟明白,绿林道上人,决不会拿加倍的银子,叫咱们放镖,这事情实叫人有些难测高深,小弟顺道来看大哥,一是探望,二来请教。”雲莱网络"q ~xiMJ
雲莱网络$eID(uI.x0drq
  雷庆沉吟了一阵,道:“事情虽很古怪,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他们是个什么来路?这么办吧!吃了酒饭,我送你回客栈,一来看看弟妹,二来,咱们哥俩两年不见,总得谈谈,你这样忙,我也没法子留你,咱们只好边走边谈了。”
qt} D2a0
5|8iV`(TQDBL0  话已说得很明白,但却曲折有致,不露痕迹。
j;K(Iv-t9O0e;O'o0
S H d-Cm wu0  杜天龙心中感激万分,但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用过酒饭,雷庆吩咐备马,带了他成名江湖的折铁刀,又带了两个徒弟。
u:P)IL+E&D0
#hl;x$W J(_~)D8? i0  四人四骑,赶到函谷关,太阳还没有下山。雲莱网络 k&LT9l F"Zk

8ro%V9{/V6oc0  杜夫人迎在跨院,深深万福道:“劳动雷大哥了。”
+j_S+X BVQ%ct0雲莱网络5A5nF9b Im [
  一夜无事,第二天,直到日升三竿,才车马登程。
7k$sXd&M5N0雲莱网络_"N1?q {+\;?xy
  中午时分,下了官道,进入树林,竟发理描金红字的木箱挡在马前。
p~T#iu_0雲莱网络wr%@bQ8l1y
  箱前压了一幅特制的白绢,上面写道:“前宵一晤,归见敝上,杜兄盛名,敝上极为仰慕,允奉白银十万两,外赠明珠一颗,尚祈哂纳。并盼履行前诺,放手柳家母女事。”
8NA Se+m+xXH0
RDPy-Nt(\pQ0  下面署名彼此心照,恕不具名。
'V;i!ap'ips2Z?0
8z1{ G,[usZY0  杜天龙看过了书笺,心中大感不是味道,冷哼一声,道:“断章取义,自说白话。”
'{Gq.GU3dmE0Pr0K0雲莱网络]p5SW,T
  缓缓把书笺捧给雷庆。雲莱网络2Y%Sk2cU+s

1A${'Kf6N\0  雷庆笑一笑,道:“我看过了”
q,et!Cf(L2l0雲莱网络 J6mwI5yE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兄弟,这人的手笔很大,中原绿林道上,决没有这等大方的人。”
};B;}2Dy!^k0
&K9b8PV"XJ/a\l0  杜天龙吐口气,道:“大哥,咱们现在应该如何了。”
"B(De;?WTZ0雲莱网络T:VUm,OC:a
  雷庆笑一笑,道:“原物璧还。”雲莱网络 E,jn5`n f[

m;Q;XI8?v a.Foy0  杜天龙四顾了一眼,道:“四下无人,咱们给谁呢?”
_0tFa7p!hQu7U0
3AX-n2k+[vwD0  雷庆道:“兄弟,不论如何?你得复人家几个字,至于如何奉还,大哥我想办法。”
9qE"@\2z0JQ;IC Y0
2Tc F*?-}0  杜天龙道:“半途之中,哪来笔砚。”
|!@ |.X+o} {/v0
@8eo JN6O0  王人杰拾了两节枯枝,燃了起来,笑道:“就用焦枝代笔吧!”雲莱网络3X/{_ }aQp
雲莱网络a#l!u ^$Pq@E
  杜天龙接过枯枝,就原书白笺上写道:“行有行规,恕难从命,原赐心领,原物璧还。”
[%i2L,hy VN/mB0
/P}3U3[.{O(V{y(H0  下署了杜天龙的名字。折好放入箱中。
cRXW]N0
#P J6n4f+l X0  合上箱盖,交给雷庆,道:“大哥,要怎样处置?”雲莱网络f k$i.?l7K l4k#e
雲莱网络\M"O2Vti0d
  雷庆笑一笑,道:“这大笔银子,在下不相信他们无人在暗中监视。”
+Hf4`2E{1v0雲莱网络\#U#U~*G+[-G
  翻身下马,把那描金小木箱放在马鞍之上,用鞍上的绳索捆好,轻轻在马背上拍了一掌,道:“走!”雲莱网络Z.\,L C'MpoB
雲莱网络 |/[P,[.f
  那健马立刻放蹄奔行,顺着官道向前奔去。
CMJ5IoL2?4r0雲莱网络t tL$h1T{x
  杜天龙,雷庆等一行人,都站在距离那松林四五丈左右处,看到那健马奔行入林。雲莱网络%kh} WR6[

]"b sgI?V/F]E0  马入密林,大约有一刻工夫左右,重又奔了回来。
k)tA;I-hW{A0雲莱网络8e ]4P%WAk&av1H
  健马奔行到雷庆身侧,雷庆突然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雲莱网络{F8Qi:]4N0F0D$P

qVFT/~{V|$m0  杜天龙究竟是久年闯荡江湖的人物,一见雷庆脸色神情,立时恍然大悟。
/{mAC-iu&o:UI0
U/C.ioj t mF0  原来雷庆借那还银票明珠的一事,故意把自己的坐马,送入松林,想凭仗自己在这关洛道上的盛名,化解了这场恩怨,或是让对方知晓自己出马帮帮龙凤镖局的人护镖,使对方知难而退。
,u$?'Cm/Y LS Rb0雲莱网络&OZ)xI2|k4`
  哪知事与愿违,对方根本不买帐,而且还在马鞍上写道:“明哲才能保身,阁下不是镖局中人,似是用不着卷入这一场纷争的漩涡。”
c"KQ"MM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99人表态】
19票
感动
15票
同情
12票
无聊
11票
愤怒
9票
搞笑
11票
难过
11票
高兴
11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