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无形剑(作者:卧龙生)

第一回 素服丽人雲莱网络 \QQ7J1aV
雲莱网络n6xY9D"Kh1SU'Ry
  四匹高大的白马拖一辆豪华的篷车,奔驰在青石铺成的大街上。
'A(WgGE0雲莱网络*PS,@qEU8s-S[0y r5q
  只看那四匹拉车的马,白的像雪一般,全身上下看不到一根杂毛,就可以想到车上人的尊贵气魄。
j^k7k5i0雲莱网络N;IAM#z
  黑色篷布,掩去了车中景物,但只看那赶车的把式,一身海青丝绸长衫,黑缎子鞋面的逍遥履,戴一顶青缎子长沿帽,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Lg.m\,N2C3g0
2UYrKe&P0  这哪像赶车的把式,简直是豪富人家大少爷的气派。雲莱网络Z Y D2y9M@ c

K(t [ Aw3r*`~,L0  这时,不过卯时光景,早市正开,大街行人如梭,接踵擦肩,这辆豪华的篷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而观。雲莱网络#G*Z,s CFFk
雲莱网络HM#|2akZ*k5Y9^7r
  洛阳城是大地方,三朝古都,中州大镇,这里的人,见过了不少的市面,但像这样的白马华车,确也不曾见过。雲莱网络;xI5`C4bZ.lZLSx

+j(H9I{7U7z0  单是要选购那四匹白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雲莱网络q`/H;{w

+l%Z!l9\l7? w$J7G0  路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车里面坐的王侯内眷,也有人说是御史大人驾临洛阳,查办大案。
ARl[_Q6R0
9G v@;I'TG`9ga0  篷车未转向洛阳府衙,却在西大街龙凤镖局门前停下。雲莱网络+G:}/TG;A!u`1X

4GZt7K5J*j&D0  青砖,大门楼,横着一块金字匾,门楼旗竿上,飘荡着盘龙、飞凤的标识旗。
'_u D4z&k'@@0雲莱网络J [5ovMQ;g
  黑漆大门外,用白玉石铺成三道石阶,石阶上站立着四个劲装大汉,一个个身穿对襟密扣。
#r;M:QD.N4kSc6T0雲莱网络Z nS\/E8cvtGu
  篷车停好,赶车的白净汉子一跃而下,弹了弹青绸长衫上的积尘,登上三层白玉石阶,拱手一笑:“朋友,带我去见你们的总镖头?”雲莱网络t:v9Yu*X7U

c2d(x)[]Ly'\0  劲装大汉打量了青衫人一眼,又瞧瞧门外面那白马、金轴的华贵篷车,才笑一笑,道:“阁下是总镖头的朋友?”雲莱网络ND"`o Tz5w_L~G

as1b |r/S'A}0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
6Rw {I ~ UP vC n8rG0雲莱网络6e4eg.r^
  劲装大汉道:“谈生意用不着见我们总镖头,见见二先生也一样。”雲莱网络u5j4C8EfgL ~(y

&YL/`X#j0  青衫人笑一笑,道:“生意太大,只怕你们二先生作不了主。”雲莱网络 \Nx)a b+lp2D$\0R@

u.r.Sp5U-B)l*Egx0  劲装大汉道:“这不用你客官担心,二先生如是作不了主,他自会去向总镖头请教。”雲莱网络kLsx3qCK0L

'baY,~^.h0  青衫人道:“好吧!请你就带我先去见见二先生。”雲莱网络"oU!c$`3fl

\`{a;W5]-Y0  劲装大汉举手一招,五丈外大厅奔出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dM Au3E+x,Q]0雲莱网络%^d+t!H,o+[
  劲装大汉望望青衫人,道:“二先生来了没有?”雲莱网络aWI)BN3v sA3d

$US's6v$x0c?0  年轻人望望青衫人,应道:“来一会了。”
??\H3R?]0
Q7d `kH7m;xE,M0  劲装大汉道:“带这位兄台去见二先生。”
0P:k1V'k6L3hDW%S k0
!X|8J2Hm0  青衫人一拱手,道:“有劳了。”雲莱网络&H9sgS0eP)_5s)e3Ya
雲莱网络LicS _^
  随在那青衫人向里行去。
5_5ojH9p|2`Q{ pJ0雲莱网络w mJ9nY3gD].J
  劲装大汉忽然高声叫道:“你这篷车马未下辕,不会跑了吗?”
5V4Os8GQ:L4if)@!C0
9F}T,Nu?"L?0  青衫人一面走,一面应道:“不要紧,车里面还有人。”
BXe(j~@x r0雲莱网络 eg `Y!V,x
  行入大厅,一个四十左右的灰色长衫人立时迎了上来,一面让坐,一面吩咐敬茶。
7Fq$R&g8@)D0
J:X!@~A%K0  大厅很广阔,一张八仙桌,十几张铺着黄绿色坐垫的木椅。雲莱网络,W Llg7Rwqe;i a

0l"dK%_^/z|0  青衫人接过茶碗喝了一口,道:“你是二先生吧!”雲莱网络-T B.\G Df
雲莱网络*T)jh9H_#K:h
  灰衣人笑道:“不敢当,在下徐二,是龙凤镖局的帐房,伙计叫着顺口,就叫起二先生了。”雲莱网络W*@]U m)@;c lhi }

ny i#y9Im\0  青衫人道:“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二先生是否能作主?”雲莱网络y E)? S&h%U

T`N`Y?(E$?\ QY0  徐二道:“敝局生意,都是由兄弟看货计价。”
jHr w([2D A3P&D&y0
*\3jC)Zg0  青衫人道:“这笔生意太大,而且也很难,是不是该请贵局总镖头,亲自出面谈谈?”
9r8T4C\y@'A0雲莱网络xm5I9`5WT~c
  徐二皱眉头,道:“是红货?还是珠宝?”雲莱网络9\l af9\BD9RK
雲莱网络w {;xh!fL%h D9_\
  青衫人道:“不是红货,也非珠宝……”雲莱网络'b@(JPP%CM!A Y

S-a@,h h{0  徐二接道:“那是银垛、金锭了。”
U1rZOX0雲莱网络a:B|9t+D#h
  青衫人道:“也不是,二先生,是人……”雲莱网络[n9l4rx

w CJ,K4`L D[0  徐二怔一怔,道:“是人头镖?”
3J5aQE)A&B8F }3f0
{ w&A4Gx3lr0  青衫人微微一笑,道:“是人,活生生的人。”
f(LJ2B uW#`0
I}D/h)Q P.jI0eC0  徐二哈哈一笑,道:“朋友贵姓啊!”雲莱网络lh5c e)k#u;Ek
雲莱网络+P a0i^DU-e
  青衫人道:“兄弟姓平。”
:q#df`WZV7Z0雲莱网络1y*Ul%s ^"M+f*oR"O
  徐二轻轻咳了一声,道:“平兄,很对不住,龙凤镖局的生意太忙,从来不接人头镖,洛阳府大地方,龙凤镖局不算,还有四家镖局子,你请到别一家看看吧!”雲莱网络*EBNRi/aG Fx-N
雲莱网络/pA*Z;F.x
  青衫人摇摇头,道:“我打听过了,北六省,就数着你们龙凤镖局,别家一家也保不了,我们也不敢请他们。”雲莱网络&T5w2rFUPx2`

Lu-B+uM#s_0  徐二道:“平兄,你行情很熟啊!”雲莱网络:j&|t.S6^
雲莱网络Tg~dL Po"gK
  青衫人道:“说的是啊!生意太大,兄弟也不能不多打听一下。”雲莱网络E$Jr9Vs3Z#{L

-Oxl]AM0  徐二皱皱眉头,道:“平兄,人头镖!能有多大个价钱,敝局……”雲莱网络&N eD?$e0S-Y1U6_;t

] s2bJ,g)PFX0  青衫人扬手拦住了徐二,接道:“二先生,镖是活蹦乱跳的人,走起来不费事,至于价钱应由贵局开出,咱们决不还价。”雲莱网络x;n\ j)^,z
雲莱网络3k/m v4A| m3gU Y*`5R
  徐二又是一呆,道:“什么人,这样吃价?”
+HC~ nf3rT0
M1F@(ZTG0  青衫人笑道:“二先生,生意谈成了,在下自带二先生见见。”
+[wYV \n0雲莱网络7`P4U? eH}EUNI
  徐二沉了一阵,道:“送到什么地方?”雲莱网络^ n5b{!A'U
雲莱网络\a}Q;X)G0`e
  青衫人道:“长安。”
-]N#qc.T0
8yJx yo$ko'Mc0  徐二笑了笑,道:“不很远,这条道敝局常走。”
k.H#y;HL-Y{X9]Z0雲莱网络 I-] uO5B!T/e
  青衫人道:“是嘛!贵局名气大,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雲莱网络,F&w@,v8f&D

4^.@)y*B[#lV ]0  徐二道:“这么办吧!你出个价,我心里合计一下,如果大家划得着,咱们再谈细节,如是合不着,平兄另请高明……”雲莱网络`|(K.dX']0j

7?q {0Jp;T0  他似是自觉说的不回滑,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敝局一向没有保过人头镖,实在说,这价也不知如何一个开法!”
.I4L)qgxi'r5kLh N0
'O`wLw2D(M3s7a7m0  青衫人伸出四个指头,道:“这个数?怎么样?”雲莱网络_y@ E]%\fR%Zq'X

9^ Md3K ^"OQ0  徐二笑一笑,道:“四百两?还是四千两?”
%|5M3G+e0G"W \n0
6^+Pc9Fs3\3h0  青衫人道:“四万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
)Y8J}"W%T)?0
#lJH3SF,g0  徐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说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ct^r:Ul5~ [

j$B be6]%XEK0  青衫人道:“不错,如是二先生不太满意,在下可以再加一点!”
#Q.B p9s.A%wx%C0
-y5sG4b}v0  徐二心中暗道;“把个人送到长安,肯出价四万两银子,这小子家里开出了银山、金矿……”雲莱网络'_0|3F4|#x*N
雲莱网络A5RXc*i$vaA2[!dN
  但他究竟是商场老手,尽管心里震动.却没有乐而忘形,故意沉思了一会,道:“平兄,价钱够大,但不知万一出了事,咱们如何一个赔法?”
uu QCc-Q(K*C4w0雲莱网络+Ak1`4[pA4h
  青衫人道:“人命非财物,所以是最好别出事。”
1Fx7V)k9c Zm0雲莱网络!V`{P;E"H|
  徐二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龙凤镖局,开业十年,也失过几次镖银,但都被找了回来,近五年中,更是一帆风顺,没有一点风浪,这条路我们又很熟,九成九不会出事,不过,行有行规,咱们事先能说个清楚,免得万一出了事,有所争执。”
E$I2x)_!i8Z(B;sWW o0
k vu%a:[0  青衫人道:“人命无价,说到赔字,很难说出数字,贵局如能多调高手,再由贵局总镖头亲身出动一次,或能得保无虑。”
C mu8|X1Kee0雲莱网络$\.Lph1y0A&K
  徐二笑一笑,道:“好吧!这趟镖很突然,也很奇怪,我得请示一下敝东主,由他决定。”雲莱网络P+o c:`m
雲莱网络;|K$m#z2D!Obc K
  青衫人道:“这么说来,贵局已答应接下这趟镖了。”雲莱网络_nh2g| {9W

{2?(k z)Lp&tx0  徐二道:“平兄请稍候片刻,兄弟告便一时。”雲莱网络X7VUJ r{
雲莱网络)O8pj9o%N
  青衫人道:“徐二先生请便。”雲莱网络+p*P}``2R6P3q']

$h.X\3r&Wn }FA0  片刻之后,徐二带着一个三十七八,留着垂胸长髯孤修躯中年行了进来。雲莱网络h0S5l;x9f3x/d&e

z1DQ-cL d2P/D)H0  徐二欠身,道:“平兄,这就是我们总镖头。”雲莱网络:y0c }+j(Z%O
雲莱网络-X/v [:K'mC
  长髯人一拱手,道:“区区杜天龙,龙凤镖局的总镖头。”雲莱网络DHGhIC5J"JDM#@'e
雲莱网络U1W]n3uX `2P(M7Kv
  青衫人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Bq/Z m}X0
g5UM&iKf)V&HXE0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敢当……”雲莱网络;SI-TV9y

$r:x.k7g[,o$D P5Q*U&q0  目光一掠徐二,接道:“听敝局帐房先生相告,朋友要投保一趟人头镖。”雲莱网络!r U v\([0e%Z-L(k

d6hk? F2xJfQ0  青衫人道:“是的。”雲莱网络$e/z&[1H%LG

-]QD"zf6z/{llt-O5K0  杜天龙道:“行程不过千里,出价高达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MYi;Dog})M
雲莱网络;blU(wXDz*b
  青衫人道:“不错。”雲莱网络KM;L.K1{FZ!M

}jK G/t1N0  杜天龙点点头,道:“杜某人自刨龙凤镖局以来,十年中接过不少大生意,但像这等奇怪的大镖,还是没有保过……”
U9wT,a;A,Gkt/N0雲莱网络qU im{
  青衫人笑一笑,接道:“总镖头觉着哪里不妥?”雲莱网络)w|+U m gq,yy0y

7W q'Q[]|'x6b0  杜天龙大笑三声,道:“杜某只是觉着奇怪,区区千里镖程,阁下肯出四万两银子的高价,只是保趟人头镖,这其中定然有为难之处了。”
#hE\3E;|fw0
#TN@y&P#w e5|0  青衫人道:“想当然尔。”
B\(OTTN4H j(y0
wXnve#?0  杜天龙道:“平兄可否见示一些内情呢?”
'C.S:[+eu4A1To0
_l&Od}g&]0  青衫人道:“事情很简单,有人要杀他们兄弟,不得不把他们送入长安,暂避一时。”
ndk(Y6U:G7{#~+g N0
\ \0B7n f*dW0  杜天龙一皱眉头,道:“什么人要杀他们呢?”雲莱网络4|-j"uLP*stb
雲莱网络 os @a,R"Wa1w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贵局可是不敢接这趟镖吗?”雲莱网络c!t2Miz/[xa@

,PB8kQ%YY ol W0  杜天龙仰天一笑,道:“承阁下看得起我们龙凤镖局,送上这趟好买卖,杜某如是不敢接下来,那岂不是弱了龙凤镖局的名气……”雲莱网络 K+a I9d5QF Me!s^

iC1D]g?B'Q0  青衫人接道:“好胆气,杜总镖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姓平的没有找错地方。”
-f0gtRI'i|A7E0
$nQ$|}-v(\1HR2y/l0  杜天龙淡淡一笑,道:“平兄我还有下情未尽。”
!jO K*]]+o i0雲莱网络5w _+k-Nv5M t:g
  青衫人道:“兄弟洗耳恭听。”雲莱网络vVG]r(q(\cqy7Y

X b4[R#M4k i;k0  杜天龙道:“第一,杜某要知道他们是不是江湖中人?”雲莱网络,a~1P#n+w8m

8]M:T5Kl-{ f L0d_0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
-S o&B,T,R;J%q#^s#D0雲莱网络 T)X?:~+T2q#w4wyl
  杜天龙道:“第二,在下要见见受保的人。”雲莱网络9`yf}-y%xt-Z4M

c&kp-XarP#S0  青衫人道:“那是自然。”雲莱网络1QV]t a

U4h,l`_2O6Q!n0  杜天龙道:“第三,人要送到长安何处?把他交给何人?阁下如何付款,万一有了什么变化,敝局如何赔偿,照咱们镖局的行规,这些事,都该有个约定。”
*^ J2B8H+x5\Gx@0雲莱网络x*EyDw
  青衫人道:“人在贵局外面的篷车上,杜总镖头答应了,我这就立刻请他们下车相见……”雲莱网络3kg!h(s/w)P
雲莱网络,N.E2Z4UXB2A3e%wX
  语声微微一顿,道:“人到了长安,送给长福银号,就和贵局无关了,至于有了变化,如何赔偿的事,兄弟就难开口。”雲莱网络8`MR _ \e@9v)}N

`:U$Ydy/VE0  杜天龙神情变得十分疑重,缓缓说道:“山西柳家的长福银号?”
{ C K.?j Ds0雲莱网络 I:AU*zfo _
  青衫人道:“正是长福银号?”雲莱网络(oiZ9F vc\]"U;Y u
雲莱网络 wV8lAi%h&_*G6g
  杜天龙道:“平兄,那位投保的人,可和柳家有关?”
6]c \2AJ'UV7Z%?$`0
AI}9]E'A X0  青衫人道:“自然是有点关系。”雲莱网络;A|jch6nu s

*? x3AS0h0  杜天龙道:“山西柳记的长福银号,遍布北六省,实力强大,各处分号,都雇有武师、护院,柳家的人,还要请镖局保护吗?”雲莱网络0BS Dlow&C%z5m

&{E D%t8J_'u_0  青衫人笑一笑,道:“山西柳记的长福,确然是财力雄厚,遍设分号,这洛阳也有一家,不过,除了长安总号中,或许能保他的安全之外,各地分号,都无此力,所以,杜总镖头,只要把他交入长安总号,贵局就完了责任,至于付钱方面,此刻,兄弟先付一半,两万两长福银号的银票,到了长安总号交人,再付一半。”雲莱网络J9z$\tv0G

k L A&VYE9^^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平兄,咱们一起去看看人吧!”雲莱网络#A*C.dA)}"IrQ0b

R r*ZE2B,o q6b{X0  青衫人道:“在下去请他进来?”
:N m4P'q@N0
0v{"K$q!J:^+C%q0  杜天龙道:“不用了,咱们一起到外面瞧瞧。”
1U*Sh\L1@Z0雲莱网络E i"MBP iU?
  行出大门,杜天龙立时一呆,失声叫道:“四骏车?”雲莱网络,w7f+a/zC.W _@(DM3J`
雲莱网络-F`'i\#Cs@b1n:R7j
  青衫人笑一笑,道:“好眼力,杜总镖头。”
@x5J}&x I2vz l~0雲莱网络_JnAh^z8J
  杜天龙望着那四匹高大的白马,道:“久闻四骏车,有日行五百里的能力,今日见这神骏四骥,果然是天生龙种,好马呀!好马……”雲莱网络%dC`\.j
雲莱网络4m!f8W-{%o*T ~ \7t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大事,霍然回头,道:“阁下是闪电神驭平步青了。”
'k)d7f:b$lx_ [$IY0
X%|VZx0  青衫人点点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兄弟正是平步青。”雲莱网络 a:Y]3]V4r

G,ix$?JOI W0  杜天龙道:“平兄,你有四骏车,千里路程,赶紧点,不过两日的工夫,为什么平白地把四万两银子,给我龙凤镖局?”
3c w*j`q!h3OYVz0雲莱网络O"XArZ5aI
  平步青摇摇头,笑道:“杜兄,兄弟只有一个人,也太过单薄,所以,不得不把到手的银子,奉送贵局了。”
BCi"h M2e9b0
u.hMOB.c JiE+j f0  徐二也跟着行了出来,站在杜天龙的身后,此刻,突然接口说道:“平兄,好大方啊!”雲莱网络J8S,to,p8W

!G/Jy @S f-e&p N0  平步青笑一笑,道:“兄弟接下了这趟生意,由开封送到了洛阳,只赚了两万两银子,不算太多吧!”雲莱网络(Q4{ e'T@&dxoAb
雲莱网络N.b1G9F?h
  杜天龙微微一笑,道:“平兄,打开车帘子,兄弟要见托保的人。”雲莱网络I)@ e~"JVx
雲莱网络E+c/B7gf&n W%{l
  平步青伸手从车里取出了一个锦墩,放在车辕前面,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请下车!”雲莱网络;mh"F'|q

bC#G ^0Tus0  车帘起处,一个全身素服的妇人,扶着篷车扶手,缓步下了篷车。
Ho+y x'x"sc`uaD^0雲莱网络4K3a{O:?%r-O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一条白绫带,横勒着满头秀发。雲莱网络D0S5Na:S

!csQZI!_~(lf)J@0  眉梢眼角处,带着淡淡的哀怨,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美丽容色。雲莱网络 ^C9d(C"U&|U)b#]

&y#[&N @"\0  她微微垂着首,低声说道:“平先生,唤出未亡人,有什么吩咐?”
h&V%k0D'X4H}[y0
3a%Y0`G#a'S#W0  也许是这素服丽人太美,招来了不少路人侧目。雲莱网络0q:o3} i}A'f
雲莱网络 [E[Ru8e Kt
  杜天龙低声道:“平兄,请夫人进厅叙话,这里不太方便。”雲莱网络/EnH3i6lA
雲莱网络 Z6zydT#|n~`
  平步青道:“杜兄说的是……”雲莱网络;eQ,P:X-}w)p

~/|_:T0FP0  回头对素服丽人,道:“夫人请。”
FL*vl{bPT;[O8v0
'g;A Ki s#Lu[@$I0  素服丽人叹口气,举步向前行去,莲步姗姗,登上了白玉石级。雲莱网络3^+]k$D H&|T o U

c5rZw5H?0  徐二带路,引那素服丽人行入大厅。雲莱网络,Yll9cj-_K

3`/A0P/e+]]6O0  平步青让那素服丽人落了坐,才轻轻咳了一声,道:“杜总镖头已答应了护送夫人回长安,费用白银四万两,先付一半,另一半到长安再付。”雲莱网络X o,iGt
雲莱网络'COH rl So
  素服丽人忽然起身,对着杜天龙盈盈拜倒,道:“未亡人谢过杜总镖头仗义成全。”
$g[5a"k6J:G-r7P}0
,sv&{ c:FX0  杜天龙伸出两手,又不便去扶,急得哈着腰,道:“夫人,快些请起,就算我们答应了护送夫人入长安,也为了银子,这是生意,夫人用不着谢我们……”雲莱网络-lHAY9Eh!ZB ~6F

i|2PF/bPx zX0  素服丽人接道:“未亡人连遇险难,纵然是肯花银子,也没有人愿接这趟生意。”
3tW8`*` ]&[ HG0
e-l0u2dX|&J0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是……”雲莱网络;ay8{XM I{
雲莱网络&r2t I:x1J6Eg1\
  平步青接道:“柳记长福银号三东主夫人。”
^2of&Yi\z0
V8MH0s;?3r9B0  杜天龙道:“是三夫人。”
O%` T)be0雲莱网络3Mv\n2b%b
  柳夫人道:“不敢当,未亡人夏氏秋莲。”
M {u4[E x7m0雲莱网络!M wkE7{+LE\
  杜天龙道:“柳三爷是……”雲莱网络.e]9I(d/b` g7A
雲莱网络WK\d S8w^f
  柳夫人道:“先夫是被人刺杀的。”
bPq H$I0c.n0雲莱网络U{)A?R"@q~&p
  杜天龙心神一震,道:“柳三爷死在何处?”雲莱网络)d#?E6b&S0I|

(rXj'E8F c j~X0  柳夫人道:“开封。”雲莱网络%@1\/v)f#HXQl

B9T} ZQvqUt0  杜天龙道:“开封的长福银号规模很大呀!”雲莱网络TO8R`2n

`d+H1|)SN I0  柳夫人道:“先夫就是死在开封分号。”雲莱网络]"JkVM/Gyu.C

A#E;~a.{2a2e0d+qU0  杜天龙道:“银号中没有护院武师吗?”雲莱网络{m ~,rN)m
雲莱网络'~:Oi2j2gr*rH]-a
  柳夫人道:“有!那人在大白天,侵入银号,直闯入内院,一剑杀死了先夫。”
5[9Es"`"`0雲莱网络8@d;TxsJ3|1V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夫人是眼见吗?”雲莱网络9RY/`+X6oV8p

3kQ)HZo,GPK0  柳夫人道:“算得上是眼见,先夫被刺的地方,是内宅厅中,未亡人在内室,先夫死前一声惊叫,未亡人立时赶出内室,曾经见到了那刺客的背影。”雲莱网络3_V_W7sx;x7g2D

%_(Oh,e3N1p0  杜天龙道:“夫人没有叫喊吗?”
)K0I}+iQ0雲莱网络1]:{L4iB _n9e0s
  柳夫人道:“有!等那护院武师赶到刺客早已不见。”雲莱网络%C4i;Y4uW/~

;HEz rA#S0  杜天龙道:“光天化日,能混入戒备森严的长福银号行刺,这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f C _'O6G*Z~@s'e j0雲莱网络0ul"a#K-i5e[R
  平步青突然从怀中摸出四张银票,选了两张,双手捧上给杜天龙,道:“杜兄,生意已经谈好了,杜兄请收下定银。”雲莱网络@j`+DjC
雲莱网络 h"w6gluN _O
  杜天龙转头看去,只见那两张银票,每张一万两,盖着鲜红的长福大印,心中暗暗忖道:“保一个人头镖,千里旅途,有四万两银子好赚,就是保一批价逾数百万的红贷珠宝,也没有这样一份收入,但那闪电神驭平步青,竟然不肯赚这笔银子,这中间,只怕是大有文章。”
m FVO\1Qv{5Q0
x:a0aYd*G_9p.u5A0  心中念转,微一摇头,道:“定银,在下不敢收……”雲莱网络a#uf~$Mm
雲莱网络AtN-S+b a%a
  平步青道:“为什么?”雲莱网络O9j5I"x(` p
雲莱网络sfx mG~7az e5Eo
  杜天龙道:“因为,咱们生意还未谈好。”
I1QiKPXZnu0雲莱网络2Hu4B3N y
  平步青笑一笑,道:“杜总镖头,龙凤镖局在江湖上威名卓著,答应过的事,如再悔改,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只怕有损贵局的威风了?”雲莱网络!o{p/}{`
雲莱网络O0?6p)A6{2oJc.Bm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答应了吗?”雲莱网络b/g]7I qVu
雲莱网络&I^-b%F8a AcV
  平步青道:“夫人已经谢过了杜兄的仗义之恩。”
!dY?m t}b"p/eW0雲莱网络7~#W&jU9|J zoin
  杜天龙道:“这个,这个……”
b+le b"s m;_;w*V0雲莱网络uj-]Wr"Nth*L
  柳夫人轻撩白罗裙,盈盈跪倒,道:“杜总镖头,先夫被刺之后,贱妾细想内情,十分复杂,如若不能回到长安总号,面见大爷,贱妾只有从亡夫于泉下了……”
u[2wdc/r S:e1KN0
!P*SA mY0  两长泪珠儿,滚下了双腮。
jT*LJ|zq9@0雲莱网络%g'|}2J ~
  手执白罗帕,拭拭泪珠儿,接道:“贱妾死不足惜,只可怜亡夫留下的孤女若梅,没有照顾……”雲莱网络#Sq0L&k5P{
雲莱网络9Oe5[1i:^
  杜天龙怔了一怔,接道:“夫人,还有位女公子吗?”
TL+a ]ja M3\0
nnS;?,}#RV%QW%g0  柳夫人点点头,道:“小女现在贵局外面篷车之上。”雲莱网络7Eh1J$P^

%hm.H/p@wk0  杜天龙一挥手,道:“快!接柳小姐进入大厅。”
F4v![0O9rx,s0
vIsd4e0  一伸手请起了柳夫人。雲莱网络%~jz5vL-\7D-IF
雲莱网络b4l p&ZK5CH/xY
  两个守在大厅旁侧的大汉,突然飞身疾奔,向外直冲过去。雲莱网络&D M.Ah w;\zU
雲莱网络WK YoK-w"UX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总镖头,兄弟至少抛了他们二十里,最快,他们也还要一顿饭的时间,才能赶来。”雲莱网络1w'}_-^6v4b*~w

"fR nrpv0  杜天龙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夫人,平兄,在下虽然还未太了解内情,但就感受上而言,这中间情节,十分复杂。”雲莱网络1T:HI8O} x6N

6p])Ok:@H6B0  笑一笑,平步青道:“杜兄,如是很简易的事情,兄弟不会带他们来龙凤镖局,柳夫人也不会出四万两银子。”
+oO]y_4{#x0yu0雲莱网络uu6WRT!Lc$p$J*f
  这时,两个健壮的镖局伙计,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行了进来。
QerNyW:z)x0雲莱网络Igyko"p7n S
  那少女一身白罗衣,白绫带扎着两条小辫子,面目娟秀,一双天足,穿着白缎面子小剑靴,缓步入厅。
Y])X&aW0JVF0雲莱网络[s$@;a1w_
  那是位娇丽可爱的小姑娘,也许是历经大变之故,纯稚无邪的小脸上,满布淡淡的哀伤、忧苦。
"JF0sJS!hvl@w Vq6o0
8p+U)A)w0E8o2@0wkAu0  杜天龙目光一掠柳姑娘一双天足,心中暗暗忖道:“柳家富可敌国,女孩子,怎会留着天足,难道这丫头,学过武功不成。”
.x8X8K~O)Po"X0雲莱网络%wxhvx+aoQ
  在那个时代,世家女儿,大都要缠上一双好小脚,所谓盈盈一握,走起路来,才能够步步生莲。
2d\#I,fyx@n xw$FCt0雲莱网络&\ ~Q M-{([`p
  聪明的柳夫人,似是已瞧出了杜天龙的怀疑,轻轻叹息一声,道:“贱妾无德,只生此一女,因此,极得先夫的宠爱,缠足之痛,使先夫不忍闻哀苦之声,故而留了她一双天足,唉!小女何幸,生为柳家女……”
7V#i9}6L w+KxU0雲莱网络ZE)ZVUOJ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残妾曾为此事,和先夫有所争辩,先夫却笑语贱妾,柳家女儿,别说是一双天足,就是麻脸、丑女,也不愁嫁不出去啊!”雲莱网络 C4gIXeO
雲莱网络}sR7S @/lxY
  杜天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雲莱网络$T?_3UXgaZ@
雲莱网络0QGL{ n8V|(}P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兄,在下还要凭仗四骏车的快速,逗着他们玩一阵,三夫人母女交给你杜总镖头了。”
t*O*z nU4SL8p~0
#M%Mx a)~^|0  两万两银票,送到杜天龙的手中,转身一跃,飞出大厅。
t {F5X.C|q*Rlk.KM0
}8Gj%I#N d&LGsA D9?0  杜天龙大声叫道:“平兄留步。”雲莱网络5M\jiG ],z/m'` RC

iLc4U4`1I0  平步青头也不回,直奔到镖局外面,跃上篷车抛下一个大包裹,疾驰而去。雲莱网络4bp\6F&D-X(B2Yf:S#h

9^$Q0Nr }4fT8`0  杜天龙追到大门外面,平步青已驰出了二十余丈。雲莱网络GR7zuCLk#c

!F??,c&z&u&jU0  只好捡回了平步青抛下来的大包袱,行回大厅,道:“夫人,车上还有别物吗?”
+o){6Z0N+?lp0雲莱网络+JSN [Q0D9Kf
  柳夫人道:“我们母女走得很急促,只带了这一个包裹。”
0^o4ANB~0
w0J A+Ol1gE0  杜天龙道:“走得很急促?”
p XG"@5n0
G2e IO5D Pn0  柳夫人道:“是的,我一直担心我们母女离不了开封,唉!如非平大侠仗义相助,我们母女决难逃虎口。”雲莱网络V@2[z[x0u

P\zlh_O3` {0  杜天龙道:“夫人,听夫人的口气,似乎是这中别有内情。”雲莱网络[:s(k0z'E-vEu4D qi

:^|S1C5Np0  柳夫人点点头,没有接口。
)s JusT+V0
X[w7nx*zfw0  杜天龙道:“夫人,可是已经知道了这些内情,是吗?”
(V9W)v!C#Fiw S J0雲莱网络tU`H3Q F5Dl
  柳夫人道:“贱妾知晓的不多,而且,这些事,关系柳家内情,恕贱妾无法多言。”雲莱网络p0mw'}1SQ-O

l"Y$H/dP#k,l0  这么一说,杜天龙自然不好多问。雲莱网络L)Y YF2n.u

)D G _-gw0  本来,这保镖不是问案,杜天龙也不应该问得太多。雲莱网络UY"{QS-T d*r[;I
雲莱网络U o@p cy f[
  但这件事中疑窦太多,杜天龙沉吟了一阵,仍然忍不住问道:“夫人回到长安,就能够安全了吗?”
!A D Z0@)y+x"_R0雲莱网络.RL ^ FE^
  柳夫人点点头,道:“大伯坐镇总号,未亡人只要能见大伯,就可保我们母女的安全了。”雲莱网络 n5~ d,P:S?9K2h
雲莱网络e?E\ CS]
  杜天龙又沉思了良久,道:“好吧!区区接下这趟镖了,但夫人准备何时动身?”
s(o7qj7V7U*d9f0
%Q@ \%CSm,ygxB5|"Q0  柳夫人道:“先夫停柩开封未葬,未亡人归心似箭,自然是越快越好。”雲莱网络Bth-w G Ub p
雲莱网络p%c[(u2P m
  杜天龙道:“夫人请留此便饭,在下稍作布置,饭后立刻登程。”雲莱网络2g&z:N TD'c+q8Wd?p/N

T1l%[;s$O/S(L)K!w0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柳夫人轻提白罗裙,露出了一对小金莲。
6zyY k{Q"E3U|0雲莱网络 U/db1~v.Jf
  那是不足三寸的一双好小脚,尖尖白绫鞋一手可捏。
)V4s7x!t8^rLw0雲莱网络Ya#t!o)fT;La
  撩起了白衫衣襟儿,掏出来两张银票道:“这是银票两张,杜总镖头收下。”
5v8SP5j&P&v*d P[ i C0
yI o S8H6{0  两只雪白纤长的玉手,捧着银票,递了过来。
|*ia6Ea@0雲莱网络bh1dC5m?xq
  杜天龙道:“四万两银子够多了……”雲莱网络7y!]f/t3^SA^Vc

^/G+A[ _^0  站在一侧的徐二先生,却伸出手接下银票,道:“总镖头,十万八万两银子,在柳记长福银号,算不得一回事,咱们该多去些人,以保护三夫人的母女的安全就是。”雲莱网络Wv~xp E8B{
雲莱网络 B"o:Vv O*l
  杜天龙紧皱眉头,却未阻止,沉声吩咐道:“传话下去,选八个精干的趟子手,各选好马一匹,要一轮四套大篷车,我和夫人亲自护路护送。”雲莱网络 ty {v8Id0vA

"NYo/O@(d$NL1P?Bg0  徐二先生一欠身,道:“属下立刻传话。”雲莱网络g`1{/s.J)e![ PKa

T6A5lEd]d0  杜天龙略一思索,又道:“去通知王镖头一声,要他同行。”雲莱网络.hQ(h.w t"hG P

Y ZR]M9c+Z5b0  徐二先生怔了一怔道:“总镖头,有你和夫人同往,还要王镖头去吗?”
m#m3[WA;x:R*s l!S0雲莱网络o y~{;D)qvY M7{C
  杜天龙道:“照我的话去办,替柳夫人母女们安排酒饭。”
Wh`.zkj&@ X0雲莱网络v.Pdj%c1I mC
  转身行入内院。雲莱网络B\0o4P.Q6^ |L v

4a!u+B+g.A'k3z2r0  徐二先生轻轻咳了一声,道:“柳夫人,敝局总镖头从来没有如此慎重过,请了夫人同往,还带了王镖头同行,我再选八个最精干的趟子手,龙凤镖局的精锐,尽随夫人西行长安了。”雲莱网络#_9u w~!mLf;rTq*l

'x~Rr8RH'r0  柳夫人长长叹口气,道:“杜总镖头仗义,阁下多多帮忙,未亡人感激不尽,这银票一张,酬谢阁下,还望笑纳。”
1k qn-R#F \5gJ0
Ym6}:j/MY|D$np0  纤纤玉手,奉上一张银票。雲莱网络a{1pwM5hx

x`R u&r/Ly| b-|0  徐二先生眼角一描,那是五千两银子的面额。
@#W:J\ L0雲莱网络+U!It8^5YPG W-LJZ
  好大的手笔啊!一谢五千两雪花白银,除了柳长福银号中的主人之外,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人。
f%f,F~$l,ws:k0雲莱网络(D!M*v1Ns!OC:y
  徐二先生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不好意思吧?”
X9^\L7CAw0雲莱网络X"T*F'T E~-H1HP
  柳夫人道:“柳家有的是银子,大哥收下吧!”
~%M T[;B/zEJ0
dG WP:Sx R?{0  徐二先生接过银票,打个躬,道:“这,谢过夫人了。”雲莱网络#oYf9@~,W3j4?u

uh.MY+Q CI2B0  柳夫人道:“不用谢了……”
Q c*z n8u0{;K9|0
;B2mk1p1w%]0  话题一转,道:“杜夫人也会武功吗?”雲莱网络b5j#W sG^$mj
雲莱网络TY5yS0`"F
  徐二先生道:“咱们夫人的武功,只怕不在总镖头之下,再加上王镖头那一身武功,夫人尽可以放心了。”雲莱网络X\2N0F$`'H
雲莱网络-ty3@*~OWHA9~
  柳夫人道:“王镖头是……”雲莱网络VU(l!Ni:]6W:v @
雲莱网络+Lbg*A']8Z5F{)a3h K
  徐二先生接道:“除了总镖头和夫人之外,咱们龙凤镖局,就属王镖头的武功好了。”
v j/x n&KS2q2Xc0
f&ETQ&s?0  柳夫人未再多问。
MAkn@-cl0
KK#uUx wD/tI8|A0  片刻后,酒饭摆上。
(KL)A2u.N|0
[XZ#s"a^*C\ q7G0  也许柳夫人太大方,这徐二先生吩咐送上的酒饭很丰盛。
%f"o VtrZ)@a8P0雲莱网络:s I3[a)tX m(fX
  满桌佳肴,只有柳夫人母女们食用。雲莱网络-m#C^d hQ+u

t$`6NZV3pSF"e M9Q0  龙凤镖局不愧是大字号,动作可也真快,柳夫人母女俩也就不过是刚吃完饭,徐二先生已过来相请,道:“夫人,立刻上路呢?还是休息一会再走?”
3u w.Ei p{v0
[3I,J9Bf"p0  柳夫人道:“杜总镖头的意思呢?”雲莱网络|@;B wq8x/[ z
雲莱网络3_5zz u4I
  徐二先生道:“总镡头已在外面候驾,但凭夫人吩咐?”
!aY!AUw0
7@r%[S K!f0  柳夫人站起身子,牵着女儿一只手道:“我归心似箭,自然是愈早愈好。”
7S1S!j6On!e5y0雲莱网络n6uEe9bO7r;K|
  龙凤镖局的大门外,早已停着一辆三马环套的马车,一个二十七八,柳眉凤目的中年妇人,穿着青色劲装,左手提着一把古铜作鞘的宝剑,站在车前。雲莱网络 f H S"x%\%c N'y$VL
雲莱网络g$W8F.^nBe7I!o8x
  八个身着黑衣,白裹腿倒打千层浪,身佩一式单刀的精壮汉子,雁翅一般排在篷车后面。
't,FA2z5v c;cN0雲莱网络K5M)C0r6Y%_2g |
  杜天龙牵着一匹全身如墨的高大黑马,站在篷车前面,马鞍旁挂着一把金背大砍刀。雲莱网络bM.q rBO)Jo
雲莱网络^LWg hMc\(FR
  一个三十上下,紫脸环目的黑衣大汉,腰裹围着亮银软鞭,站在杜天龙的身侧。
0k0`/B,|gq3G0
)z8j5a*y'f.D0  柳夫人心中暗暗盘算,道:“那站篷车前面,大概是杜夫人了,立在杜天龙身侧,腰围软鞭的汉子,自然是龙凤镖局的首座镖师王镖头了。”
T+u&V0s:VRd `"a0
,@+~2A,bZB0  只见杜天龙一抱拳,道:“拙荆陪夫人,小姐,共乘篷车,也好近身保护。”雲莱网络 lf7mel"U0P#k

Cuk8xPW |!IC g0  柳夫人对着杜夫人一欠身,道:“未亡人谢过杜夫人。”
ly1Z9XC)B0
H z~n W:m)K.A|0  杜夫人还了一礼,笑道:“不敢当,夫人请上车。”
tn'ii4\AUa0雲莱网络-xOM/v \ j
  车把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手执长鞭,腰裹束着一条白带子,伸手拉上一个锦墩,放在车前,随手打开了车前垂帘。
5R mirg1c fk,D^2[n0
e4Dt6l3x0R5r!i F\0  杜夫人手扶着柳夫人母女登车,也随着登上篷车。雲莱网络7cCo(v"PW/{
雲莱网络&E1x/E:w.]3MH5{(E*AK
  车把式放好锦墩,放下垂帘,跃坐车帘前面,顺手打了一个响鞭。雲莱网络e R N%n)bX"?

VS6K|?w,K0  三匹拉车的健马,立时奋鬃长嘶。雲莱网络,A@;[:}p:i
雲莱网络,E%S3T k q3N/w
  杜天龙翻身上马,一挥手,道:“四前四后,起车。”雲莱网络 s0R4fDUzI
雲莱网络 E:VK_\(`c4e
  车后面八个佩刀的趟子手,一齐跃上马背,前四个泼刺刺,冲到篷车前面,蹄声得得,向前奔去。雲莱网络q e)F[w
雲莱网络PG0PE2bE(Kq
  杜天龙和紫脸汉子,并骑走在车前三丈左右处。雲莱网络_;X2U Ff:|

3h/Od2e&Q-\ crw0  篷车驰动,轮声辘辘。雲莱网络2I-o5G} UPj
雲莱网络9g'?Jn$M
  另四个佩刀的趟子手,却随在马车后面,保持着五丈上下的距离。
k;@#X~f0
%h|j"g,`0  十匹马前呼后拥,拱围着篷车,向前驰去。雲莱网络d3c@Ils)H(T,[
雲莱网络2p^n-D#R2b
  一行车马,很快地出了洛阳城。雲莱网络?.^wU)n
雲莱网络,TK'@BL)|:IJ
  杜天龙回头后看顾错后一肩的紫面环目大汉,低声道:“人杰,闪电神驭平步青,是何等人物,肯把这票酬报丰厚的生意,送到咱们手上,这中间,定然有扎手之处。”雲莱网络ON`V-{"dk
雲莱网络$S j|2G lP:FO
  紫脸人,正是龙凤大镖局中的首座镖师王人杰,此人不但武功超群,就是应变机智,也是杜天龙以下的第一人物。雲莱网络.KYj1}T.B k
雲莱网络2WESy\l WP
  只见他沉思了片刻,道:“总镖头顾虑甚是,如论柳长福银号的实力,决不在咱们龙凤镖局之下,开封大地方,柳家必然颇有好手,保护银号,他怎会借重平步青的力量。”
.sOC~"\!b4c!Z[0
4V P7j8B0G[6x,k8pe0  杜天龙道:“这一点,柳夫人倒有解说,他说柳家三东主被杀,很可能是他们家族中事?”雲莱网络 ~GH7n8Jzt4u'u

,[FQF#}-v Lm5n9W0  王人杰道:“争权夺利?”
` u'G0f-pS0
O.w"o.|+y:U*d0  杜天龙道:“大概是吧?”雲莱网络/{ [3k1v!|
雲莱网络`8gks9cik(A?
  王人杰道:“以柳家之富,掌握了北五省大部分钱庄、银号,就算上有十个、八个兄弟,也有着分不完的金银,还用得着大闹家务吗?”
*? WJhfZ-P\-f0
/I/`K-gN MK+p"po@F0  杜天龙对这位王镖头,似是有着很大的敬重,回头笑一笑,道:“你有什么特异的看法呢?”雲莱网络D!ex'Y+C{N&D

)e'O%^v3[^'V$S(d0  王人杰道:“属下对柳夫人了解的太少,不敢妄作论断,但这些出于常情的变化,定有复杂的内情……”
-@Nja C1n1] Y0
9b4h.Vz~L.d6\0  语声顿了一顿,接道:“柳家的财力,富可敌国,听说江湖上,有不少的高手,都被他们收用,不论柳夫人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只把这件当成一票生意来看,此地距长安行程不远,总镖头既然只是言明把他们送到长安柳家的长福银号总号,咱们依约行事,到长安交了人,回头就走。”
8_? G+{$V6w0
A n`S f3I?0  杜天龙点点头,道:“说的是,柳家的家业太大,咱们实在也管不了,但愿这一路平安到达长安就是。”
4Hm y/t l$e0雲莱网络'ES B^k
  王人杰笑一笑,道:“总镖头说的是,所以,属下之意,咱们尽量少问那柳夫人的事情。”雲莱网络-`|zg |
雲莱网络B2P?}n`}:F+l
  杜天龙点点头,未再多言。
`:_/v'T A0雲莱网络U&KnkB9_
  那显然是同意了王人杰的意见。
(\d4b J X5`t d0
$z0}S3qDa a0  篷车、健马,奔行极快,太阳下山,已然跑出来六七十里的行程。雲莱网络C7LVh-F6L Z3[3_*|X
雲莱网络dT6hL3aN;t@B
  如是闪电神驭平步青没有说谎,追赶柳夫人的人手,来自开封,就算他们未受闪电神驭的诱骗,追错了路线,这一阵急赶,也把他们抛后了数十里。
lO E5Nwi%]}Z0雲莱网络m4l5}6E9m N
  这条路,龙凤镖局子常来常往,十分熟悉,避开了应该落脚的大镇,在一座小村镇上停了下来。
4_#z3q/b A&h0
$T"mk3_D_v/k5u0  说这里是一座村镇,其实只不过十几户人家,但因面临官道,十几户人家,倒有两家客栈,人进食,马加料,杜天龙准备休息上两个时辰,连夜赶路。雲莱网络9_;Yz*]cJX~
雲莱网络\`I!Jo9UN
  这时,夕阳余晖已尽,夜幕低垂。雲莱网络O'zWceQ
雲莱网络Nt[ b~ Y aM
  杜天龙下令趟子手,好好休息一阵,准备二更之后上路。
&q@u:ezX0雲莱网络rYzy;c(N(]
  柳夫人一直未讲过一句话,似是对杜天龙有着无比的信任。雲莱网络Y1?"qh#w$c C3f
雲莱网络ISX'En X v,R2r9_
  直待柳夫人母女们进食完毕,杜天龙才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归心似箭,在下也希望能早到长安,因此,在下准备连夜赶路,不知夫人意下如何?”雲莱网络qe6v W G;~

XE.L-T1FT!V"FubS0  柳夫人道:“未亡人母女们的生死,尽付托于杜总镖头,但凭总镖头的安排。”
}3`6bn {0
n zf`$p+qBc0  杜天龙笑一笑,道:“杜某自然尽力维护夫人小姐的安全,不过,要委曲夫人,在车上休息一下了。”
%a&X3dsN0雲莱网络#Zu(G3Q@z A1^M Y
  柳夫人道:“自离开封府,我们母女们大都在平大侠的车上宿住,总镖头不用担心,未亡人已习惯了这等亡命奔逃的生活。”
{z!tH C0
%zX0tdYjr%B J0  缓缓站起身,向店外行去。
0ivzB3eC(]3Tz0
8z5Q7Lh3vG;NM*D|P0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了耳际。
&|8|8{N.ev0
"v;L7p3H X0e,?0  杜天龙霍然起身,道:“夫人慢行一步。”
:N xm]/S0
1J H+`i+Mu&B0  王人杰一按桌面,一个箭步,已到了客栈门口,挡住了柳氏母女前面。雲莱网络:Z:r'o0d)X+BU
雲莱网络Baq;Tw*?XQ$[-w/P|
  八个趟子手,也闻声伸手抓起了放在身侧的兵刃。
Z5J}c3c0雲莱网络s*F8HAtd.N:H
  杜天龙摇摇头,道:“未得我命,不可轻举妄动。”
6|&@JmIo%G0雲莱网络{A,n#v2G0jV
  马蹄声急如狂风,倏忽之间,已到了客栈前面。
Ut9I!ZT0~$_-}0雲莱网络:^k3M#N#U r|
  借客栈门口高挑的一盏灯笼,杜天龙看清了来人。
Fo&v.} |!H[@0
Ie t WPR.p0  是三个身着灰色对襟密扣的劲装大汉,着满尘土,三匹健马,更是跑得一身大汗。
:J Sv?m q8i M*x N0雲莱网络MK j]v,vFZ
  三个人勒僵停马,打量了店中的形势一眼,突然一齐翻身下了马背。雲莱网络]5m&G;T~.[z3ubU
雲莱网络}$o:OPX5V_Q#N&q
  当先一人高声说道:“替咱们饮马加料,咱们打个尖,还要连夜赶。”雲莱网络b9O b;@gQ
雲莱网络1T~9`j,K'cn `7Kj3v(`
  这是荒野的客栈,只有两个店伙计,来了杜天龙这批,已经好忙了一阵,刚刚闲下来,又到三位客人,只好打起精神,接马迎客。
:|Bbp}tch0雲莱网络 m!^$zvk"C
  三个灰衣人把马僵交给了店小二,鱼贯行入店中。雲莱网络Dq(dTjxt

{%W4s"AS%v*{0  王人杰倏退一步让开去路,三个灰衣人却一转身,在门口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雲莱网络B8`x1|u,]

1V(yI.q \0J l0  虽然这三个人来的太过突然,引人怀疑,但人家一直没有生事的样子,杜天龙和王人杰,自然不便质问。
Y3R`}$]?0雲莱网络$_"NsNl)L&\a4B4g
  三个灰衣人叫过酒菜,立时大吃大喝起来。雲莱网络L [-f FQ1p~$Ga,O*}
雲莱网络$_)J2]-B*g`T4{8I:F4y
  这时,柳夫人母女已然退回到杜天龙身旁一张木桌了,和杜夫人坐在一起。雲莱网络x)SQ6_7~%oA s(S

,[Y.Z3m+E;Q2v|A.S0  王人杰站在客栈门口,不时回望三人。
6wQw`2_V qnI(x?0雲莱网络6l3o*V4b@
  两班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充塞客栈。
1O%u{/uY1La+oH0
e0l h(fy~!X&I6R0  三个灰衣人行动很规矩,狼吞虎咽地吃过了酒菜,立时会帐上路。雲莱网络"R9p(t Ih#e
雲莱网络'AExl0Ls6]7N
  目睹三人纵马远去,王人杰才缓步踱回到杜天龙的身侧,低声道:“总镖头,咱们还要赶路吗?”
H`p?8P.L Z-l0雲莱网络\ w)@)F"ij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高声说道:“店家,收拾几间客房,咱们今晚住下了。”雲莱网络+q0A1r$WdAZ

5A)XxK(^8V{(s0  店伙计一皱眉头,道:“大爷,小栈客房不多,诸位这么客人,只怕是住不下。”雲莱网络In[kB
雲莱网络4SA7C ~*]$S#K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要紧,收拾一间干净的房子,给女眷们住,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咱们凑合一夜就是。”
H5Zc-~-ad9[*wXw0
Q+?+U_9I9N1q&z0  看看杜天龙的金背大砍刀,店伙计不敢拒绝,振起精神,收拾了一个房间。
E'f4oHe$D0
'`-E$^;m8H0  这是紧邻房的一间瓦舍,房间不大,一张床占了大部地方。
oK!at.K3KR@0
4oI;zz#p*f0i0  在这等荒野小店,也只好凑合了,杜夫人,柳夫人,带着她的小女儿柳若梅,挤在房间里,八个趟子手,分成四班值夜,杜天龙,王人杰,就在店堂里坐息。
1C~ ]'Qg$ul1O&c0
)kaW!LMl0  车把式留在篷车上看守着。雲莱网络;M1z2u{ohq^Ta

@w-? CU4B6n` r0  三更过后,高籁俱寂,店堂里点燃着一只火烛。雲莱网络7A$I-p5@6Y3g

N\K:LG5bkL+iY0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划破了深夜的静寂。雲莱网络Qdfx-M
雲莱网络 Z;I9[W"DY6g.F!t X4S
  杜天龙一直在闭目假寝,暗中却运起内功,静听四下的动静。雲莱网络gfv%\X/[2]@

WlXK,cd4E x0  闻惊起身,伸手抓起身旁的金背大砍刀。
sf4[6I OI0H-g0
/b7V7zdA0  就在杜天龙站起身子的同时,王人杰也霍然站起了身子。雲莱网络$Q'G4I*S*M4W#V K

;no!]K}v \9q0  杜天龙摇摇头,低声道:“人杰,守在这里,咱们不能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雲莱网络0A5J H#sJf

E sJ,Cy0  王人杰点点头,低声道:“总镖头小心。”
GcC#F/U#kF0
d y*O n;u)~*a0  杜天龙一晃,穿出厅堂。雲莱网络4I%Oj(E9J'\$^
雲莱网络Uhd)_Hx TIE
  他凝目望去只看见屋脊上人影一闪,直向正南方奔。
:bip ]0`;Z#s$sY$b0雲莱网络B Fsrd0yh
  杜天龙一提气,跃上屋面,疾追下去。雲莱网络 }&Px+[S c#@

SZ#x]X v8]9s?Q3R0  这是无月之夜,借满天闪烁的星光,杜天龙瞧出了那是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
/Y\c|,eO J,A%y P0雲莱网络WYsE2n!VR
  那人轻功不弱,一直保持着距杜天龙两三丈的距离。雲莱网络(JRIBW'W;L
雲莱网络^j0s!Ugn m
  杜天龙冷哼一声,突然一提真气,一连三四个飞跃,赶上两丈距离,距离那黑衣人也就不过一丈多些。说道:“朋友,再不肯停下来,我杜某人,可要用暗青子招呼你了。”雲莱网络Nn.{7iM |3Qkb
雲莱网络b{ |Y`GJ
  黑衣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子,道:“杜总镖头乃中原道上名家了,兄弟是慕名久矣了。”雲莱网络*BagK/n.g:s-\0~1^
雲莱网络(an ^K"~
  杜天龙凝目望去,夜风中只见面纱飘动。
Z/W}}%mW[0
2Qb|x&d7T}du0  原来,那黑衣人脸上蒙着黑纱。雲莱网络^!Wu'b(xtW*SO*SZ%I
雲莱网络f,@$wU-t }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见过面吗?”雲莱网络Z8eh0bO9mX2e

A!Ou}vxP0  黑衣人笑一笑,道:“是否见过,在下觉着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下想和你杜总镖头谈一件事。”
iNi)[*K0雲莱网络$V.xnT,m2FW9k(z
  杜天龙道:“好!朋友请说说看。”雲莱网络9vmXk f7wG
雲莱网络ZKw4jSv+]iA!s
  黑衣人道:“柳记长福银号的柳三夫人,是否雇了你杜总镖头……”雲莱网络 X ?*Zj*b
雲莱网络0Zm,|cM
  杜天龙道:“不错,柳三夫人,雇我龙凤镖局保她回到长安。”雲莱网络a$F E%h.ygLM

aPU?:M+CG8v t0  黑衣人道:“不知那柳三夫人出了多少银子?”
SE x*{-b.e$E(qU0
:dFv1F}`0  杜天龙道:“朋友,你这话是何用意?”
F#i~/X$q AuA0雲莱网络^:A o P1H;g
  黑衣人道:“柳夫人出了多少银子,咱们可以加倍奉上,只要贵局退了这趟生意?”
~q BC^+T0雲莱网络ME3]p!VB$L]
  杜天龙暗暗冷笑,忖道:“你把我杜天龙看成什么人?”但他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强自忍下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出来,淡淡一笑,道:“单就生意而言,未始不可谈谈?”
0] | } ULT+M7z8YG0雲莱网络0x{3@;ShZ`
  黑衣人道:“总镖头果然是明智得很,请开个价码,在下如若能够作主,可以立刻答允,就算不能作主时,在下也将立即请示,势必给你杜总镖头一个满童的答复。”
Q/I*ZWNd&|"{ yTi0
!^:Kkh P-RR0  杜天龙道:“钱财身外之物,多一些,少一些,非关紧要。”雲莱网络kqG%Lp.R
雲莱网络+mb^:x|)Y(K/n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杜兄的意思是……”雲莱网络E.O!h?(~;x|/V
雲莱网络"C8d*_5n T
  杜天龙道:“在江湖道上行走,大都靠朋友帮忙,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你朋友或是贵上,希望能够亮个名号出来。”雲莱网络\9kEM+M;@;R(C Q,Cu0[
雲莱网络0H!X_ YC ~&X#b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杜总镖头,如是咱们谈成了这票生意,敝上和在下,都可以亮出名来,但是现在……”雲莱网络;J Bq&X6j"k0^[AR7G

7a^ LC T P0  杜天龙笑一笑,道:“阁下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杜某人要钱,但也要朋友,如果你朋友不肯告名号,只为了区区几万两银子,要我杜某自己搬石头砸脚,那未免过份了。”雲莱网络5W N z;_7fG
雲莱网络/YRx%nUR
  黑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杜兄说的倒也有理,但在下无法立刻奉告,容得兄弟和敝上研商一下,再行奉覆杜兄。”
{.J0\T4G:Y@ bMn0
7Nu T4P Z kaj5]0  杜天龙道:“好!你们酌量酌量,在下敬候佳音。”雲莱网络.a oyE9}qU
雲莱网络2Vnt*oQ"o"_Sg F
  黑衣人一抱拳,道:“兄弟告别。”雲莱网络B(h@:{$B Y:D @

VT+_%ikrl/\t0  杜天龙心中一动,道:“朋友,慢走!”雲莱网络'n)QwY f$E
雲莱网络i%e v4q3H)\-q3P Bf_
  黑衣人道:“杜兄还有什么见教?”雲莱网络6BV(o6R#C3o2J;}p0v

Y2R^/kR'cW0  杜天龙叹口气道:“朋友,如是咱们生意成交,在下深觉愧对柳三夫人,因此,在下不希望杀人!”雲莱网络7cO7GUBZ
雲莱网络d#dn v|#Dv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这个杜总镖头放心,敝上和兄弟都不单把事情办的血淋淋的,咱们答应杜兄,不伤害柳三夫人母女。”
Ti-Rwa*t(RH|0雲莱网络1HSd;X PJ
  杜天龙道:“兄弟领情。”
i BfZx0雲莱网络l.v4P+P:Z C5B k
  黑衣人一转身,疾奔而去。雲莱网络}1D1YFo

S \N/gc'I&|0  杜天龙望着那黑衣人的背影,心中留下了太多的疑问,闪电神驭没有骗人,确有很多武林高手,在追杀柳三夫人母女。
2gB2T1}7v7seI4?0
#k)g KZ;zb |jpN0  为什么?
o9p+@Tg,W0雲莱网络`.n)AW/F uO.?0P W
  柳记长福银号,分支店遍布六省,势力庞大,为什么竟不能保护他们三东主的安全?雲莱网络D)C5Mn C(z
雲莱网络B?#kZ!^!m~:m
  三东主的夫人,在长福银号中的身份,是何等高贵,各地分号的首脑,怎敢不闻不问?
h1H-@5cu(Vs$A0雲莱网络$Z'e:R+g^H8n
  难道这是他们家务事不成?
"s%K6{3kC U9BD0
Rr#EGw] Y'k9S0  杜天龙很想再从那黑衣人口中,探出一点消息,但他明白,那黑衣人也是老于世故的江湖人物,如是问得太明显,可能会使他疑心。雲莱网络/H*o|OU"?l
雲莱网络2IX(u0P.o B.A(c*G
  一阵冷风吹来,吹醒冥思玄想的杜天龙,弹弹一身积尘,回转客栈。
5?m!w/^g2{4v-r0
4SqPH.w a*r0  客栈中,点燃了两支火烛,四个趟子手都已经披挂整齐。
-[0R'KB/}V"q8i0雲莱网络 ?~o;zA3sEdp0r
  另外四个趟子手,分在门外庭院中巡视。雲莱网络S#E;m6z+d vCp
雲莱网络d)Kv|T
  杜夫人,柳夫人,还有那位娟秀美丽的小姑娘柳若梅。
"x@(r.X `;D#Vmf0
9m;e0CT(L^#W#Sdwc[0  这位小丫头只有十一二岁,但看去,却像十四五岁的人,长相够美,除了一双天足之外,实在找不出还有别的缺点。
&AUR:s+ej0雲莱网络La n5]S
  只是她静静地站在母亲身侧,一语不发,很文静,也很冷漠。
#u2~k%N [.R3o0雲莱网络.pv0sA ~ ^
  杜夫人站起身子,道:“来的什么人?”雲莱网络9gLA9jqQL{+Q

[\f0TB4W7n0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身份。”
%o_jw[:zY4a i0雲莱网络7g ^n'B9b,ek
  杜夫人一皱柳眉儿,道:“你没有取下来他蒙脸的娟帕。”雲莱网络4y w&O-I3R(ve-b6| T@
雲莱网络4O [9Yc o$Hlt$Q&H
  杜天龙道:“没有。”
H5u f Sh2f0
sc9Dj$N:g*Mb9nU0  柳三夫人突然叹口气,道:“可是为了我们母女的事?”雲莱网络6@j*gG{fP

t/b5`6_ho0  杜天龙道:“不错,他们找区区谈判,愿意出高出数倍的价钱,劝在下放弃这票生意。”
A x3S,?:U J0雲莱网络5vs{7nRqd1ZV#L
  一面说话,一面留神那柳三夫人的脸色。
?Nz D&_,Zm^%F0
}5\!ak5N+B [7T0  只见她脸色很平静,似乎是就在她预料之中一般。雲莱网络+w6F$[t&h6~s.\#UU

lf1~4WgI9F0  她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凄凉一笑,道:“杜镖头怎样回复他?”雲莱网络i `4s]m5L

};kAG|CF0  杜天龙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在下自有主张。”
;M;m3a+jB0
5zEF.MHv RNoo2_0  他没有说出如何处置此事,以察柳三夫人的反应。雲莱网络 MtaA)R{}:I7U

s Uxe4u1A*f0  柳三夫人道:“是!镖行有镖行的规矩,杜总镖头不愿讲,贱妾也不再多问了,反正我们母女的性命,生死,完全给你杜总镖头了。”雲莱网络/mnW/adQm8l9zP"M
雲莱网络tEV,k(p1XI!P-x;cI5U
  杜天龙神色严肃地说道:“夫人,你付了银子,托咱们保护你一路平安地到达长安,按理说,咱们也不该问夫人的事,不过,在下感觉到这件事不太寻常,来人的武功很高……”
6\*E9k @'e6Z pc0雲莱网络p3f}kg+[
  柳三夫人接道:“总镖头可是自觉着没有办法应付吗?”雲莱网络%m){(o V~ `$J
雲莱网络(Lm&h'S/cWE@ caG G5R
  杜天龙一扬双眉,道:“保镖这一行,吃的刀头舔血的饭,收人钱财,给人卖命,不论敌势如何的强大,咱们也不能退缩,总得硬着头皮顶过去,不过,咱们希望三夫人能告诉咱们一句实话,龙凤镖局的镖师、兄弟们,就算战死了,心中也舒坦一些。”
7_!`*Z|#Rf%k0雲莱网络(i y)xn*Nb/?$k
  柳三夫人黯然一叹,道:“杜总镖头想知道什么?”雲莱网络;V3Jaj"O

_r\ rQg$t|0  杜天龙道:“追杀三夫人母女的人,是受何人遣派而来?”雲莱网络zp\0\Pb2p

2?3a(cvm d'b'uO0  柳夫人轻皱秀眉儿,道:“杜总镖头,先夫被杀于开封,未亡人心中纵有所疑,但事无证据,未亡人也不敢乱说。”
0^0z~ hH%Q I-W+O^0雲莱网络 A&H{.OCn8so7[
  杜夫人插口接道:“天龙,咱们只管把人送到长安,用不着问事太多,三夫人既有难言之隐,你就不要勉强人家了。”
/v:s3on!|6Xw0
|$nNohsQ3s0  王人杰轻轻咳了一声,道:“总镖头,咱们休息了这阵工夫,人也歇了过来,马也吃好草料,属下之意,咱们即动身如何?”
*BftJ/E5p[#ld0
&TX%b~|)r0  杜天龙稍一沉吟道:“好!咱们上路。”
4o4nKG(S$k)X%F0
V,vsE+Q-f0  八个随行趟子手,都是龙凤镖局挑选出的精干人物,一声说走,立时动身,片刻间,车上套,马上鞍。雲莱网络n}+Q_c{5|4H
雲莱网络f*eFaS B/~
  杜天龙留下十两银子,步出店门。雲莱网络MAv4@(o B s_^

_)x]&vU }V!dm8F[m0  王人杰高声说道:“天色很黑,车马别拉的太长。”
'yD~pX0雲莱网络PS:\1d%^3z3e$Ct.t
  四个开道的趟子手,当先上了马,其中两个人顺手解下了马鞍的匣弩。雲莱网络'_!gx#i4z

M L7rX Z@K4Z0  果不愧是挑选的精悍人物,不待镖头吩咐,已作了戒备。
r,P.E5^*G.I KCf0雲莱网络%a-lu-~#u%s\b8N;}
  匣弩是一种很犀利暗器,一匣十支弩箭,由强力的弹簧控制,可以连续射出,力及三丈开外,本是三国时代,诸葛孔明先生创制之物。雲莱网络"U r4o-i,C1E-I*IB(G#I

aMy ZMwbK0  流入江湖再加以改造,威力倍增,是一种很霸道的利器,龙凤镖局这诸葛匣弩,更是名匠所制,弩箭都是纯钢打成,弹簧的力道,也特别强大,整个龙凤镖局,也不过保有八具,这一次带来了四具,篷车前后,各有两具,分由四个趟子手执用。雲莱网络$kN1a[R

zag xCg0  篷车走的不太快,八个随车的趟子手,前后距篷车也就不过一丈多些。
8]0~|M)I Y K0
t S6Wc;ZlG0  杜天龙轻轻一提缰,健黑忽然向前冲去,一面低声叫道:“人杰,咱们到前面瞧瞧去。”雲莱网络 Cbc5bIy;e.v
雲莱网络IYu6d T"u
  王人杰一加裆劲,追上了杜天龙道:“总镖头,有话吩咐?”
`)?M*]t6|0
oW;Nr7EJ x0  杜天龙低声道:“对方已经挑明了,而且看样子,他们来的人手不会很少,我刚才已经稳住了他们,咱们来这么一个连夜动身,也许他们会措手不及,就算能平安度过这半夜,绝对过不了明天,看样子非要有一场恶战不可。”
(eG`@7m%HCT,N0雲莱网络E;gu Is yp5R*\
  王人杰道:“他们来得实在很快,咱们一路紧赶,仍然被他们拦上了。”雲莱网络:Y:wF RBT'~+q/]"d#NGu

V3AJ3v)qr0  杜天龙叹道:“平步青送给咱们这一票大生意,可也交给了咱们一个烫手的山芋,人杰,我看这一趟麻烦很大,单是我追的那个黑袍人,就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何况……”
L)J$A/o$y0雲莱网络 [VFg+O!Y
  王人杰道:“何况什么?”雲莱网络'ZXlB.A'c M A

&K O9v;a a;g0  杜天龙道:“他还不是正点子。”
'rUHO*X;}2_0雲莱网络 @+u~6?1Jn*n(_)}
  王人杰哦了一声,道:“总镖头,没有探出他们的垛子窑么?”
3ZN)z!y!gA)T0
%bP)E5Jf;D(G s0  杜天龙道:“探不出,他脸上蒙着纱,我瞧不到他的面貌,便听他几句话,就知道是一块辣口的老姜,不过,人家很上道,话也挑的很,但最使我想不通的一点,他们也说也不伤柳三夫人母女的话?”雲莱网络9s8p5m'w F

@%G^"Bp4_/k,C0  王人杰沉吟了一阵,道:“照总镖头这么说法,这担子实在很重,不过,咱们不能中途退镖!”雲莱网络6Xz_ k"A;?%o

Ub!_h+c0  杜天龙接道:“退镖自然不成,我跟你商量这件事,是要你心里有个谱,咱们知道被人拦上了,赶路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尽量保持体能。”
t O1r6yv.A;S0
3Bej6ue @%?Z7Z a0  王人杰道:“只要他们今夜来不及动手,明天过午,咱们就可以赶到函谷关,在那里歇马,好好地休息一天。”
pm+L!@Ui0雲莱网络H6W3hsu6g:T aD9@
  杜天龙道:“我想他们要动手,也不会在函谷关前,不过,咱们的人手少了一些。”雲莱网络l f fB8u-j)k4B

$a ]\ BQ9G0  王人杰道:“函谷关雷家寨,过关刀雷庆雷大爷,不是总镖头的好朋友吗?”雲莱网络z2B8sj i:a)Gy.uQ-S

fb$e(AZ8X;F~0  杜天龙道:“我也在这么想,但咱们吃的是镖行饭,好不好去麻烦朋友照顾咱们的镖车,我心里一直难定主意?”雲莱网络9S$Wr&A9HN
雲莱网络2pz{1o#Su0p
  王人杰道:“雷家寨离函谷关,不过四五里路,咱们歇马后,总镖头不妨跑一趟,看看雷大爷的态度再说,好!就不妨请他帮个手,如果不好,总镖头就算路过此地,看看朋友。”
2@/L.QW,d0E#a0雲莱网络n/}+fWK [H
  杜天龙道:“好!就这么办吧!”
"M0a,^~0K'k:Y0
)i0s$yt'Zk0  篷车在杜天龙等严密的戒备下,向西行进,不快也不慢,第二天,午时之后,一行赶到函谷关。雲莱网络 o~ t;g8~
雲莱网络W+K.XXfDL
  这一次,杜天成反而避开大镇住宿的常情,找了一家最好最大的客栈,包了一进大跨院,吩咐趟子手,道:“趁天色未黑,诸位好好休息,吃的,喝的随便叫,但人却不许外出,醉酒。”雲莱网络Z I2X U?/f%lT/C

\ A3T9lM/T5Cq0  事实上,天色还早得很,天黑前,足足可行过这一行涧谷险区。
'm a4HkZvb1usA,sx0雲莱网络"v"P0n7SMH6cM:s
  八个趟子手都明白,为什么总镖头会这么早宿客栈,但他们却无人敢问内情。雲莱网络T-|.]2Ek

%t7f;OX5X*US W?-_0  杜天龙进过了酒饭休息了片刻,交待了杜夫人几句话,一人一骑,直奔雷家寨。
W'Md"p:X0
'z|,LPG2Y4b&c0  雷家搴依山面水,用山石砌成了一个城廓,寨里面也不过是两三百户人家。
_Cz/o \&x rIk7E0
A%q5_yYvQ0  但却因为出了过关刀雷庆这位人物,使得这雷家寨也跟着有些名气。
W7t+v Z"^:Fq!A%]%r0
{(_G5Au)tOe0  杜天龙常来往于洛阳长安之间,也常来探望雷大爷,杜天龙人马进了寨子,已飞报给雷庆。
f&b[8meJ3B0
MrZNN1e"q0  过关刀雷庆匆匆迎了出来,杜天龙还未到雷家巷口,雷庆已迎到了马前。雲莱网络 t?4P3g-I}/k\-r/bw

1f;Gab?lN N0  杜天龙翻身下马,一抱拳,道:“怎劳大哥远迎。”
/O+y8r;b#i.~O-F`7k0
grW(R+c R AMq0  雷庆个子不高,人有点黑,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花白胡子,但却有中原人的豪气,声若洪钟的哈哈一笑,道:“兄弟,怪不得昨夜灯花结彩,原来是贵客光临。”
1S#p!T7`"f"KsF4Xx&M0雲莱网络}9Dbz6rd3r)Nl
  跟来的从仆接过马,雷庆牵着杜天龙进入厅堂。雲莱网络D)?,JnV7V

L'Z;R2?.`3W0  一面吩咐厨下备酒,一面笑道:“兄弟,咱哥俩,快两年没见啦,我知道龙凤镖局被你闯得很发达,不但在洛阳道成了第一块牌子,就是北六省几十家大镖局,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字号,几次,都想到洛阳瞧瞧你,但怕耽误了你的生意……”
0a6|AkZ8MB0
M&j.wndZ.W ?h0  杜天龙接道:“大哥,这是什么话,兄弟这两年,确是忙昏了头,一次追镖,又走了一趟江南,快两年没有来探望大哥。”雲莱网络1nd!v UHN

D |TRh4LG$a:Q0  雷庆笑道:“兄弟啊!眼看你鸿图大展,盛名卓著,作哥哥的这份高兴,那就不用提了,怎么?你这次是一个人来吗?”
_$p$n3]/Qy5_!B0
KV[ x3p|NTI#CG0  杜天龙道:“你弟妹也来了……”雲莱网络7bi3O G(X.JSq
雲莱网络#Ju*}6s j"G(i
  雷庆一下子跳起来,道:“人在哪里,快去接她。”
4DX&i.]/TP p+g$s0雲莱网络N Gbb H |xZ*n
  笑一笑,杜天龙道:“不瞒大哥,小弟这次是顺便探望,你弟妹留在函谷关客栈里,守护着镖车,小弟探望大哥一下,也就回去。”雲莱网络mbWr3tU4r

a2Om(HfZ*b0  雷庆哦了一声,道:“这次镖很重吧!是西行,还是东上。”
(x3a0~8Wo T6I0雲莱网络*nSRl7G~.a7SK.\
  杜天龙道:“下长安,镖是一趟人头镖,但价钱却是好得出奇。”雲莱网络L-{,dtb8\,b8U7^
雲莱网络SYC`brn7UZ|r
  雷庆笑一笑,道:“多少人?”
~7U qv TZ\!NF0
/Nwg p Ci @y(f EE0  杜天龙道:“母女两个,由洛阳到长安,他们出了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S9X/_a1v vl
雲莱网络 r_H0ZF&U7T1H9m;c1R
  雷庆吓了一跳,道:“什么人,这样吃价。”雲莱网络:Q!R&i?3F"C
雲莱网络H^Hz+_+z1m
  杜天龙道:“说起来叫人难信,柳家长福银号的三东主的夫人和那一个小女儿。”雲莱网络X^&A[`K{E$\J
雲莱网络5t2R6}3p r
  雷庆道:“嗯!这就难怪了,那位三东主呢?”雲莱网络/o1u}!F{&Z!^
雲莱网络brI Bw1~
  杜天龙道:“死了,被人刺死在开封长福分号。”雲莱网络Fh4B.Lj$L

a#y:Z(\b1M kR0  雷庆皱了皱眉头,道:“兄弟,这件事,有点古怪,你这次来看我,有没有别的事?”
U-]z&{1B0
Y O:nq{7X4[0  老江湖究竟见多识广,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P*j#P*Mjp0
-f-_1tHF,SX0  杜天龙道:“不敢瞒大哥,兄弟镖车出了洛阳城,昨夜就被人拦上,而且,事情也挑明了,要兄弟放了这趟镖,对方的口气很大,愿意加倍赔偿损失,大哥知道,行有行规,小弟接下这趟镖,就不能放下,硬着头皮也得顶下去。”
i'f;\ yWJ0雲莱网络-]y+|%e \m#g
  雷庆道:“兄弟,你是否摸清楚了对方的路数,是不是中原道上的人?”雲莱网络$yh XCC:uY

+hn.Q^h7{$z*tU0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亮万儿,但兄弟明白,绿林道上人,决不会拿加倍的银子,叫咱们放镖,这事情实叫人有些难测高深,小弟顺道来看大哥,一是探望,二来请教。”
;RA.P0b2u6c0
-v|3MZ#D1F0  雷庆沉吟了一阵,道:“事情虽很古怪,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他们是个什么来路?这么办吧!吃了酒饭,我送你回客栈,一来看看弟妹,二来,咱们哥俩两年不见,总得谈谈,你这样忙,我也没法子留你,咱们只好边走边谈了。”
(?3YG X Qj+K0雲莱网络'_1B VQp
  话已说得很明白,但却曲折有致,不露痕迹。雲莱网络5R/D}-Ujyo/N

w$a8zv_-b0  杜天龙心中感激万分,但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用过酒饭,雷庆吩咐备马,带了他成名江湖的折铁刀,又带了两个徒弟。
2R9O4Y$CJ `6J3Br!K0V0雲莱网络a z4[,wgV#\1pm,k
  四人四骑,赶到函谷关,太阳还没有下山。
"S2gf7F$Sg0
-RD*Y:{&b\v|0  杜夫人迎在跨院,深深万福道:“劳动雷大哥了。”雲莱网络D2G,j7lM4g
雲莱网络*|"s9_ ZF
  一夜无事,第二天,直到日升三竿,才车马登程。雲莱网络@(f7l;e TK
雲莱网络%im(~4{k?
  中午时分,下了官道,进入树林,竟发理描金红字的木箱挡在马前。雲莱网络Q$[-M?`R(p/U
雲莱网络3n#W&vy/gK(v
  箱前压了一幅特制的白绢,上面写道:“前宵一晤,归见敝上,杜兄盛名,敝上极为仰慕,允奉白银十万两,外赠明珠一颗,尚祈哂纳。并盼履行前诺,放手柳家母女事。”
p;zPywX-KS0
(R Hu]J$K;v,~0  下面署名彼此心照,恕不具名。
)h*CPmGKZ{0
lOw%Afo j0  杜天龙看过了书笺,心中大感不是味道,冷哼一声,道:“断章取义,自说白话。”
3XO5BV%Z'aI+W0雲莱网络X ~(I#v9c2b
  缓缓把书笺捧给雷庆。
S2@:oMoV(I4s0
9o"R!l0`;_ Gg6a:a0  雷庆笑一笑,道:“我看过了”雲莱网络t0]&Q%^B g/M

V@u&tGng:Q8]Y0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兄弟,这人的手笔很大,中原绿林道上,决没有这等大方的人。”
#T7j&~3e|(u UI(G0
j+ltQ+|$k Tk s0  杜天龙吐口气,道:“大哥,咱们现在应该如何了。”雲莱网络fH])T+V.U X

xKfN2R_,Ch/m0  雷庆笑一笑,道:“原物璧还。”雲莱网络.N@4P3Mr dU [

oH$t"U Q7y:^Q0  杜天龙四顾了一眼,道:“四下无人,咱们给谁呢?”
q)ay}4Z K0
qL!H#?'d(g-Ay&Nni0  雷庆道:“兄弟,不论如何?你得复人家几个字,至于如何奉还,大哥我想办法。”雲莱网络rb p'j.g3O#jAR$G^'r M
雲莱网络r,s%Q4F!|\fJ]
  杜天龙道:“半途之中,哪来笔砚。”
!A#n7v1Oy0雲莱网络 N(S3d.aoG6K
  王人杰拾了两节枯枝,燃了起来,笑道:“就用焦枝代笔吧!”
(GB%l0S u@j0雲莱网络$@p2EZ/j-i y[
  杜天龙接过枯枝,就原书白笺上写道:“行有行规,恕难从命,原赐心领,原物璧还。”
U!IT9Fx0
u&y#nY"b@o#vi'mY L0  下署了杜天龙的名字。折好放入箱中。雲莱网络"y7kt9sXK$M8O
雲莱网络;WMr`O` @#A^
  合上箱盖,交给雷庆,道:“大哥,要怎样处置?”
g&@2?|eDj0雲莱网络q)bG*h2E
  雷庆笑一笑,道:“这大笔银子,在下不相信他们无人在暗中监视。”
c(S r/bW(W0
I~?1J])n%V0  翻身下马,把那描金小木箱放在马鞍之上,用鞍上的绳索捆好,轻轻在马背上拍了一掌,道:“走!”雲莱网络 ~4T4IhWQ0YLON

e!uY JZ/G+b sDe%X0  那健马立刻放蹄奔行,顺着官道向前奔去。
h0V'DP X;x)f]_0
\x}oR%P8x!u7Q0  杜天龙,雷庆等一行人,都站在距离那松林四五丈左右处,看到那健马奔行入林。
l"WE5N/{p bi*{Jr0
$}z_4Q"Z8S k~L0  马入密林,大约有一刻工夫左右,重又奔了回来。雲莱网络j D9w W b;w5I

;I [2l"MuoOp)\"q0  健马奔行到雷庆身侧,雷庆突然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雲莱网络L5C\2stff'r

tq,A"_*Sg0  杜天龙究竟是久年闯荡江湖的人物,一见雷庆脸色神情,立时恍然大悟。
.Zs$BZ1@)l7^z0
k tGm a0  原来雷庆借那还银票明珠的一事,故意把自己的坐马,送入松林,想凭仗自己在这关洛道上的盛名,化解了这场恩怨,或是让对方知晓自己出马帮帮龙凤镖局的人护镖,使对方知难而退。
w(hq8@n_}0雲莱网络U9x-oGg+US
  哪知事与愿违,对方根本不买帐,而且还在马鞍上写道:“明哲才能保身,阁下不是镖局中人,似是用不着卷入这一场纷争的漩涡。”
QP#n~ ^{'^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87人表态】
16票
感动
13票
同情
10票
无聊
9票
愤怒
9票
搞笑
11票
难过
11票
高兴
8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