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无形剑(作者:卧龙生)

第一回 素服丽人雲莱网络:I7v:jj V9S#d
雲莱网络*Z#fz\;U2V `:@Cy
  四匹高大的白马拖一辆豪华的篷车,奔驰在青石铺成的大街上。
7a ?8T `.Cy$p0
%|/k2X~!k[7tQ&Hp0  只看那四匹拉车的马,白的像雪一般,全身上下看不到一根杂毛,就可以想到车上人的尊贵气魄。雲莱网络+v%w\"P~-bN u0W~

EGr OL0  黑色篷布,掩去了车中景物,但只看那赶车的把式,一身海青丝绸长衫,黑缎子鞋面的逍遥履,戴一顶青缎子长沿帽,白白净净的一张脸。雲莱网络gnjr2v+o9b
雲莱网络7[xs'W&cc
  这哪像赶车的把式,简直是豪富人家大少爷的气派。雲莱网络1s Pl%|7CD,]RL

;L`:E*BOb$hfnUk0  这时,不过卯时光景,早市正开,大街行人如梭,接踵擦肩,这辆豪华的篷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而观。雲莱网络2D,ywE5@Vv$Y}

R0OK gt w0  洛阳城是大地方,三朝古都,中州大镇,这里的人,见过了不少的市面,但像这样的白马华车,确也不曾见过。
(V)GN0A.Ka0
%M+R3[7X*_?#T hS0  单是要选购那四匹白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雲莱网络#kH6r'A#wM7?

"R4^]b0LR9D%t+T6K0  路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车里面坐的王侯内眷,也有人说是御史大人驾临洛阳,查办大案。
|B7D E{0雲莱网络kr7mRW
  篷车未转向洛阳府衙,却在西大街龙凤镖局门前停下。
1V\U/GE(`nyh0
&V_sl!v+sjK2Y^0  青砖,大门楼,横着一块金字匾,门楼旗竿上,飘荡着盘龙、飞凤的标识旗。
GR0z#K3bT f*]0雲莱网络!};W5d,e)`H!l-U-k+or9jn
  黑漆大门外,用白玉石铺成三道石阶,石阶上站立着四个劲装大汉,一个个身穿对襟密扣。雲莱网络 Z_0~D6\
雲莱网络 ?F'f(W)bk
  篷车停好,赶车的白净汉子一跃而下,弹了弹青绸长衫上的积尘,登上三层白玉石阶,拱手一笑:“朋友,带我去见你们的总镖头?”
|j8akO ^4hj0雲莱网络,n;X%\6Oe3YX^
  劲装大汉打量了青衫人一眼,又瞧瞧门外面那白马、金轴的华贵篷车,才笑一笑,道:“阁下是总镖头的朋友?”
wsP9v Ao#{0雲莱网络;RnGH.kYT e(c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
!?#?*l.e9U(qd0雲莱网络"U| dT$|X,FR7u
  劲装大汉道:“谈生意用不着见我们总镖头,见见二先生也一样。”雲莱网络2~GNZy h _1H0u

gsu H2WS6`p0  青衫人笑一笑,道:“生意太大,只怕你们二先生作不了主。”
S1A cu@W7] p0
p#VhY6E6JGM.l0  劲装大汉道:“这不用你客官担心,二先生如是作不了主,他自会去向总镖头请教。”
j4dIv"@^.m0
Izox-[L-q-F0  青衫人道:“好吧!请你就带我先去见见二先生。”
K/S"SA/{*[*Ou0
a0Z$_K2ms9_0  劲装大汉举手一招,五丈外大厅奔出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wP?L$dG)t&W0雲莱网络A` PL.O[|
  劲装大汉望望青衫人,道:“二先生来了没有?”
fPE"X RY9M b0
C IE8z(t,F0  年轻人望望青衫人,应道:“来一会了。”雲莱网络'Uq].CxZc

,y5h%X8w*b w6O$e2W0  劲装大汉道:“带这位兄台去见二先生。”雲莱网络+p7I/iN6?vs

3PRA'CT2n0  青衫人一拱手,道:“有劳了。”雲莱网络1_\qB,]!Z5x'Q't(e ]#N
雲莱网络 MBi| H{
  随在那青衫人向里行去。
yQV'Ed_1[W0雲莱网络)q.Lz-Tu mS*NJ B-a
  劲装大汉忽然高声叫道:“你这篷车马未下辕,不会跑了吗?”
T`4f7d Y VEp0雲莱网络s:d\ h@y@'l
  青衫人一面走,一面应道:“不要紧,车里面还有人。”雲莱网络A4i4P0D;go

9h Lu\6y-}ySJ1} t0  行入大厅,一个四十左右的灰色长衫人立时迎了上来,一面让坐,一面吩咐敬茶。
Xmi:~ uy0雲莱网络$yP1P Ic4DvD7D
  大厅很广阔,一张八仙桌,十几张铺着黄绿色坐垫的木椅。雲莱网络3L9z#?;c8u1K){
雲莱网络[Jm.?j\2V mt.p
  青衫人接过茶碗喝了一口,道:“你是二先生吧!”雲莱网络$W*b+]-@$Qw

L9p+}'D x.n0  灰衣人笑道:“不敢当,在下徐二,是龙凤镖局的帐房,伙计叫着顺口,就叫起二先生了。”
OX4wd7S0
|g'm?;d~ou0  青衫人道:“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二先生是否能作主?”雲莱网络9Yf2e9bq&f^LN
雲莱网络,PWL7[eX
  徐二道:“敝局生意,都是由兄弟看货计价。”
(c;?7A a8vp0dF0雲莱网络n iX0o \H~!q
  青衫人道:“这笔生意太大,而且也很难,是不是该请贵局总镖头,亲自出面谈谈?”雲莱网络 nx3A)C@J.j

#pWX%I'Jh0  徐二皱眉头,道:“是红货?还是珠宝?”雲莱网络RM/xW[$U#h-a
雲莱网络+gVz s+C9w
  青衫人道:“不是红货,也非珠宝……”
2f*dI!e0dP;O0雲莱网络hFue#IU)]a
  徐二接道:“那是银垛、金锭了。”
,q#u9W k3@Y`0
V6TI_o%S*Z:A0  青衫人道:“也不是,二先生,是人……”
$i'iD0m%HIO)^+dCZ0
o+X-K;K(m)w0  徐二怔一怔,道:“是人头镖?”雲莱网络4h|"t'O]
雲莱网络8D*uE#?$t'D
  青衫人微微一笑,道:“是人,活生生的人。”
B"[!}~l%`*U"?jaX*dX0
$IX,A;]/F$o(T,|k/B0  徐二哈哈一笑,道:“朋友贵姓啊!”
Mj W#Do0雲莱网络2u2moD j7a&Yf6A#W
  青衫人道:“兄弟姓平。”雲莱网络OD \9pA7uk^&S;B;h

;d7a"qL$B V[[0  徐二轻轻咳了一声,道:“平兄,很对不住,龙凤镖局的生意太忙,从来不接人头镖,洛阳府大地方,龙凤镖局不算,还有四家镖局子,你请到别一家看看吧!”
~hK`G0
]r!K;ni z:KIbsu0  青衫人摇摇头,道:“我打听过了,北六省,就数着你们龙凤镖局,别家一家也保不了,我们也不敢请他们。”雲莱网络*wZE)S9m WyuD

[&~*pMd@s0  徐二道:“平兄,你行情很熟啊!”雲莱网络-f#Vq^'Ao

feUzs A;[.k0  青衫人道:“说的是啊!生意太大,兄弟也不能不多打听一下。”雲莱网络Q'p` d'`8B&aX
雲莱网络 ^7s/_"rl5O5r
  徐二皱皱眉头,道:“平兄,人头镖!能有多大个价钱,敝局……”
1@V$Z$B D*CX0
ydP5PH6g!m A%C0  青衫人扬手拦住了徐二,接道:“二先生,镖是活蹦乱跳的人,走起来不费事,至于价钱应由贵局开出,咱们决不还价。”
{!Z j9CG/]4U.X'q0雲莱网络^'N4CmWl]fRKP
  徐二又是一呆,道:“什么人,这样吃价?”
[ f_\ ?}0雲莱网络wSL!\&Z,GU+Br
  青衫人笑道:“二先生,生意谈成了,在下自带二先生见见。”雲莱网络F+p | |#}X:wp2V?

t2l s(o1` XYg$A"J0  徐二沉了一阵,道:“送到什么地方?”
4E]h9wv7Z0雲莱网络wXM b FU&s$B4~
  青衫人道:“长安。”雲莱网络"t&J!h;h9]*A

p Igs HK*D V0  徐二笑了笑,道:“不很远,这条道敝局常走。”雲莱网络#q,s[f5`"W|L
雲莱网络:\E;^4ZR2Kx u
  青衫人道:“是嘛!贵局名气大,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
R5XC)nNc5d0
)S.| e\PO5[*M0  徐二道:“这么办吧!你出个价,我心里合计一下,如果大家划得着,咱们再谈细节,如是合不着,平兄另请高明……”
B-u#y!BGs;xq P0雲莱网络6J+P'}__%]3u
  他似是自觉说的不回滑,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敝局一向没有保过人头镖,实在说,这价也不知如何一个开法!”
f.Bh4a5~(E}Mj0雲莱网络[$|i/`X/w
  青衫人伸出四个指头,道:“这个数?怎么样?”
%O*Y!P;v8s1@%kE5dLU0
f"vS6L1q%b5k l9v)T0  徐二笑一笑,道:“四百两?还是四千两?”
'~F(xAkqg0雲莱网络#r0Loq C"lV.G
  青衫人道:“四万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雲莱网络5U7t)wH2B
雲莱网络N^ oZ} j \Gj
  徐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说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Q(K @(k T

5Q+]$? W-R9Hj EC`0  青衫人道:“不错,如是二先生不太满意,在下可以再加一点!”
eSVj!}a7\f+s2qM0雲莱网络%M{y]1Ck ^U
  徐二心中暗道;“把个人送到长安,肯出价四万两银子,这小子家里开出了银山、金矿……”雲莱网络'muh3u5GC,X
雲莱网络:X3e e B0n*tuW/a \4Q
  但他究竟是商场老手,尽管心里震动.却没有乐而忘形,故意沉思了一会,道:“平兄,价钱够大,但不知万一出了事,咱们如何一个赔法?”
`oIy;TB0
2r/o| U,z&cc0  青衫人道:“人命非财物,所以是最好别出事。”
:|Z W:|9N'@"~,J s9n g0
7q){/T#M||G[L;^"F\0  徐二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龙凤镖局,开业十年,也失过几次镖银,但都被找了回来,近五年中,更是一帆风顺,没有一点风浪,这条路我们又很熟,九成九不会出事,不过,行有行规,咱们事先能说个清楚,免得万一出了事,有所争执。”雲莱网络O1Am6cbIQA/D9HT
雲莱网络 y Sv+cx
  青衫人道:“人命无价,说到赔字,很难说出数字,贵局如能多调高手,再由贵局总镖头亲身出动一次,或能得保无虑。”
,]Vgh}0c*K{0雲莱网络Uf7z&M5lr;\
  徐二笑一笑,道:“好吧!这趟镖很突然,也很奇怪,我得请示一下敝东主,由他决定。”
Wp/f2x"n,o2M0
)P9y_ ~1q'Ju@\x0  青衫人道:“这么说来,贵局已答应接下这趟镖了。”雲莱网络4X2P:og:R_.r3h
雲莱网络m+jL2v0h f
  徐二道:“平兄请稍候片刻,兄弟告便一时。”雲莱网络#e*B-lil
雲莱网络N2Dc| [
  青衫人道:“徐二先生请便。”雲莱网络)UT d L7W:t E
雲莱网络1h z:g,Gr5W\
  片刻之后,徐二带着一个三十七八,留着垂胸长髯孤修躯中年行了进来。雲莱网络-o9bK m[dbq-q
雲莱网络*M.]0]Z iS
  徐二欠身,道:“平兄,这就是我们总镖头。”
5v2^ aH d ?@0雲莱网络WRL\eBq
  长髯人一拱手,道:“区区杜天龙,龙凤镖局的总镖头。”雲莱网络O]G9I9B8w(~[5lF v
雲莱网络:y;} LFVD!p0}
  青衫人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 C3U ~z(?-w0雲莱网络!kG [5Hc8KmN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敢当……”雲莱网络h2q!o uL!|r2t Y

d$Ei5N&Q9VM`oZ0  目光一掠徐二,接道:“听敝局帐房先生相告,朋友要投保一趟人头镖。”雲莱网络4J\'P5d Mn!AHz!Ur6e

Z']*y#{!|cL ?^&Cz0  青衫人道:“是的。”雲莱网络(Q;e~/H H@l7g
雲莱网络/j.?{2A1W7dKV
  杜天龙道:“行程不过千里,出价高达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9rO)f-~_5q| Q4O1l
雲莱网络%C.o:qI4N
  青衫人道:“不错。”雲莱网络0P:b:qr `+h
雲莱网络 tdlr^WTQ,Ln
  杜天龙点点头,道:“杜某人自刨龙凤镖局以来,十年中接过不少大生意,但像这等奇怪的大镖,还是没有保过……”
X skv*w:GF'L;\d0雲莱网络o:q!L4Z!Gj5_'c[
  青衫人笑一笑,接道:“总镖头觉着哪里不妥?”雲莱网络?6S$h BQ^3K'i
雲莱网络*@9a)EzN-Lvx pE
  杜天龙大笑三声,道:“杜某只是觉着奇怪,区区千里镖程,阁下肯出四万两银子的高价,只是保趟人头镖,这其中定然有为难之处了。”雲莱网络$`6y1[^-E1o

tiD&I:eh*M0p0  青衫人道:“想当然尔。”雲莱网络N&xW-tQ&mX"o

*v9etC B Y0  杜天龙道:“平兄可否见示一些内情呢?”雲莱网络 p/C0zJ0v R$Q0Za'\"C9d
雲莱网络b:U.Fd+`(] b
  青衫人道:“事情很简单,有人要杀他们兄弟,不得不把他们送入长安,暂避一时。”雲莱网络c#s/nv&w[ \"@
雲莱网络zkXP5u2^2N
  杜天龙一皱眉头,道:“什么人要杀他们呢?”雲莱网络'sM#S!Tk8\1Zf

gA^)|WD&R?0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贵局可是不敢接这趟镖吗?”雲莱网络.b3? E [|6r ?

'QT5r'@q!n*N ?0  杜天龙仰天一笑,道:“承阁下看得起我们龙凤镖局,送上这趟好买卖,杜某如是不敢接下来,那岂不是弱了龙凤镖局的名气……”
*xb_"XlgdK0雲莱网络jMu'j6U
  青衫人接道:“好胆气,杜总镖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姓平的没有找错地方。”雲莱网络k,O#u~ec j

_}U"K-D qDmM@0  杜天龙淡淡一笑,道:“平兄我还有下情未尽。”雲莱网络1}1pF4o*B9s;R

;?,vr/t`A'O0  青衫人道:“兄弟洗耳恭听。”雲莱网络S-\/k} Y

E!uF-G X1L'\4z0  杜天龙道:“第一,杜某要知道他们是不是江湖中人?”雲莱网络 ~E/`AoH ka
雲莱网络 y]"O,g#_HuZ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雲莱网络GA6kx n uOo3JZ

)aD @$C LV0u0  杜天龙道:“第二,在下要见见受保的人。”雲莱网络 }!B6q|:Vg X#g r

x xb?Gf:?0  青衫人道:“那是自然。”
U0|c^7Y+f_7F _0
;P*{#RF.|8`f0  杜天龙道:“第三,人要送到长安何处?把他交给何人?阁下如何付款,万一有了什么变化,敝局如何赔偿,照咱们镖局的行规,这些事,都该有个约定。”雲莱网络G$led3?p

}c mf|'K/Q0  青衫人道:“人在贵局外面的篷车上,杜总镖头答应了,我这就立刻请他们下车相见……”雲莱网络S4pA d?#\7_

?$T~,U7C2D m x9_5p0  语声微微一顿,道:“人到了长安,送给长福银号,就和贵局无关了,至于有了变化,如何赔偿的事,兄弟就难开口。”
LtY{`I5gf0雲莱网络0i yfU3]h$n$t;Y
  杜天龙神情变得十分疑重,缓缓说道:“山西柳家的长福银号?”雲莱网络$P/l }#Aj2Je-ERN(F
雲莱网络.wW5TtL1q
  青衫人道:“正是长福银号?”雲莱网络:Ov3R7`` l)FU6RN

d"di#o#f`0  杜天龙道:“平兄,那位投保的人,可和柳家有关?”雲莱网络U-R0d;Me_P/E
雲莱网络$p,kH7[Lz3L&o
  青衫人道:“自然是有点关系。”雲莱网络L0T F-l%T

_^2I-ZY"Zj0  杜天龙道:“山西柳记的长福银号,遍布北六省,实力强大,各处分号,都雇有武师、护院,柳家的人,还要请镖局保护吗?”雲莱网络4X6@V2z/@&~0G
雲莱网络0x^;M C4I
  青衫人笑一笑,道:“山西柳记的长福,确然是财力雄厚,遍设分号,这洛阳也有一家,不过,除了长安总号中,或许能保他的安全之外,各地分号,都无此力,所以,杜总镖头,只要把他交入长安总号,贵局就完了责任,至于付钱方面,此刻,兄弟先付一半,两万两长福银号的银票,到了长安总号交人,再付一半。”雲莱网络U-sK ] ~U | |\c

],[^o/D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平兄,咱们一起去看看人吧!”
-s6[ pF:a?0
F R!aV"l'p1zy0  青衫人道:“在下去请他进来?”雲莱网络Z7LhQvJ

eT?a{n0  杜天龙道:“不用了,咱们一起到外面瞧瞧。”
O;MLdoy4}0雲莱网络(O#z0W.sldzaO
  行出大门,杜天龙立时一呆,失声叫道:“四骏车?”
*yr8q.Y%~!ut0
S I3q9pnc'Sk:?^0  青衫人笑一笑,道:“好眼力,杜总镖头。”
8|N2`ip Tv4i0
7Ja0iE F-l sR0  杜天龙望着那四匹高大的白马,道:“久闻四骏车,有日行五百里的能力,今日见这神骏四骥,果然是天生龙种,好马呀!好马……”
EJL!^ NR;C0雲莱网络&Af6aGV4RzO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大事,霍然回头,道:“阁下是闪电神驭平步青了。”
YM0['Z3^O l#p0雲莱网络,~|.db,bYo)[
  青衫人点点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兄弟正是平步青。”
8U.F8Y%gfp0
J Z,N'u hXz0  杜天龙道:“平兄,你有四骏车,千里路程,赶紧点,不过两日的工夫,为什么平白地把四万两银子,给我龙凤镖局?”
E#FjF N-h p5H0雲莱网络?0M&s&IKc.@
  平步青摇摇头,笑道:“杜兄,兄弟只有一个人,也太过单薄,所以,不得不把到手的银子,奉送贵局了。”
k5aPu)e6q)p$R0雲莱网络+V(j-v9N4S.F n&|
  徐二也跟着行了出来,站在杜天龙的身后,此刻,突然接口说道:“平兄,好大方啊!”
UC7`\4c1o@X0雲莱网络a#xaz[H@d
  平步青笑一笑,道:“兄弟接下了这趟生意,由开封送到了洛阳,只赚了两万两银子,不算太多吧!”
(W#kETr8b/m*aY8e6M$C0雲莱网络YB^+Z.p!|
  杜天龙微微一笑,道:“平兄,打开车帘子,兄弟要见托保的人。”
AO"P8j+\rao` MJ0
S+}g4`;B0  平步青伸手从车里取出了一个锦墩,放在车辕前面,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请下车!”
a f!g y[6gZ$u0
x2}bMNq;M~0  车帘起处,一个全身素服的妇人,扶着篷车扶手,缓步下了篷车。
S R3]y,w"u ~B0
;j4fwt0ul6`0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一条白绫带,横勒着满头秀发。雲莱网络+gGOyzz/G
雲莱网络+Q @vO {.^
  眉梢眼角处,带着淡淡的哀怨,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美丽容色。
D+ub3Q S%z:f0
pXWt"a0  她微微垂着首,低声说道:“平先生,唤出未亡人,有什么吩咐?”雲莱网络^1Y@?(O/x$U
雲莱网络-gX*c)V#F*Z3~?a
  也许是这素服丽人太美,招来了不少路人侧目。
h;@*_ ofT'G0
9u;E @EGm9HH _C3}C0  杜天龙低声道:“平兄,请夫人进厅叙话,这里不太方便。”雲莱网络:DyZ,]A
雲莱网络!Fn^)C*y J3wP`
  平步青道:“杜兄说的是……”
H |2z b Z6hK0雲莱网络tY%sw"~s%b
  回头对素服丽人,道:“夫人请。”
zeh,M-w[0
2`%R,zvSa4f ?V0  素服丽人叹口气,举步向前行去,莲步姗姗,登上了白玉石级。
Q9j~:? @n{0
xF)gi|,j| x7J&`g W0  徐二带路,引那素服丽人行入大厅。雲莱网络"c#M,uB bbL

p%M,]Dgx*R8W%y0  平步青让那素服丽人落了坐,才轻轻咳了一声,道:“杜总镖头已答应了护送夫人回长安,费用白银四万两,先付一半,另一半到长安再付。”雲莱网络 t:N!u,_+Y"W

@$g+Lqg9_x|0  素服丽人忽然起身,对着杜天龙盈盈拜倒,道:“未亡人谢过杜总镖头仗义成全。”雲莱网络}+f:GS"_q9J1t

FC~(@\%L,Y0  杜天龙伸出两手,又不便去扶,急得哈着腰,道:“夫人,快些请起,就算我们答应了护送夫人入长安,也为了银子,这是生意,夫人用不着谢我们……”雲莱网络:O r^Lw,S6nW|

(fi:Wv]c/t0  素服丽人接道:“未亡人连遇险难,纵然是肯花银子,也没有人愿接这趟生意。”
/X.g.X:Sw^y0雲莱网络4g'@'J4`Nhl%|y\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是……”雲莱网络2W-||Co:X
雲莱网络,e1\\#uN{4}O;C
  平步青接道:“柳记长福银号三东主夫人。”
3tt,vd2`v0雲莱网络 y-eM _C'f Q
  杜天龙道:“是三夫人。”
)s8koTI5ko3E0
6lQL?"bbE0  柳夫人道:“不敢当,未亡人夏氏秋莲。”雲莱网络V$u{Y0~Kw]]

Lj,m!t|0  杜天龙道:“柳三爷是……”
Sd~,DzA(NKz^0
(a:p5mxhW8X0  柳夫人道:“先夫是被人刺杀的。”
HU#n.R[x6f0
:z1f3Y^i0  杜天龙心神一震,道:“柳三爷死在何处?”雲莱网络7OHcm ^k;Y6x
雲莱网络M|,g/A7~ {s{
  柳夫人道:“开封。”
E$i4Az(U;p"e*`0雲莱网络6B)T7FJP$x(iry
  杜天龙道:“开封的长福银号规模很大呀!”雲莱网络7]4O,jz+Z'Q6f
雲莱网络io4^V?8X)BErAm
  柳夫人道:“先夫就是死在开封分号。”
3Kzt4Z2a;]f0雲莱网络9bC?'X*M1i
  杜天龙道:“银号中没有护院武师吗?”雲莱网络g2W7f1fmq6jS
雲莱网络 un/_w4hf]
  柳夫人道:“有!那人在大白天,侵入银号,直闯入内院,一剑杀死了先夫。”雲莱网络 x;Z%U#e)Q{B
雲莱网络K:O H Df;O4aFb4N9\k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夫人是眼见吗?”
#ui_gf%F vD0
zX!~"Z+c0mb6~i0  柳夫人道:“算得上是眼见,先夫被刺的地方,是内宅厅中,未亡人在内室,先夫死前一声惊叫,未亡人立时赶出内室,曾经见到了那刺客的背影。”雲莱网络I:eGT4c(TD

)B?z*Li5`y9a0  杜天龙道:“夫人没有叫喊吗?”雲莱网络4i)Y(Sj*H/M
雲莱网络y*S/S7feG W^S1T
  柳夫人道:“有!等那护院武师赶到刺客早已不见。”雲莱网络By#Nz+]9b1XIq
雲莱网络 q$QO;_?
  杜天龙道:“光天化日,能混入戒备森严的长福银号行刺,这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7eOm?6B;tW3|5bp0
Ob?9U0Lz BB y0  平步青突然从怀中摸出四张银票,选了两张,双手捧上给杜天龙,道:“杜兄,生意已经谈好了,杜兄请收下定银。”雲莱网络YW1q!q@y5T`

']L\9B9f Y%l]!K4A)p0  杜天龙转头看去,只见那两张银票,每张一万两,盖着鲜红的长福大印,心中暗暗忖道:“保一个人头镖,千里旅途,有四万两银子好赚,就是保一批价逾数百万的红贷珠宝,也没有这样一份收入,但那闪电神驭平步青,竟然不肯赚这笔银子,这中间,只怕是大有文章。”雲莱网络!r?(\,g(o%`!P$G0j!^!| g

#@q6E[5ql0  心中念转,微一摇头,道:“定银,在下不敢收……”雲莱网络bf$yZ)k7dZJ
雲莱网络P2P4P$M4bJ"_
  平步青道:“为什么?”
PAnCD sV ^0
7A+y|,[3h1]0  杜天龙道:“因为,咱们生意还未谈好。”
.\}W-O7qb(V }0
^I`:EN0  平步青笑一笑,道:“杜总镖头,龙凤镖局在江湖上威名卓著,答应过的事,如再悔改,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只怕有损贵局的威风了?”雲莱网络 ^%f0['h X]a#_ C;?

'D"WF3~1H.l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答应了吗?”
u*q#k N}-a(nYZ0雲莱网络Gsx ^5I,N
  平步青道:“夫人已经谢过了杜兄的仗义之恩。”雲莱网络*BBr'Z9my
雲莱网络1iMTM*?Z\#g
  杜天龙道:“这个,这个……”
iA QW H*Le,{"Y0
}*v9\xu6M0xo[0  柳夫人轻撩白罗裙,盈盈跪倒,道:“杜总镖头,先夫被刺之后,贱妾细想内情,十分复杂,如若不能回到长安总号,面见大爷,贱妾只有从亡夫于泉下了……”雲莱网络,X5xHoVW6L

5hp1DX z,l;@D0Z0  两长泪珠儿,滚下了双腮。
Nf/K0H&Rd.rmzw0
Zt8CTKTZ J8Md0  手执白罗帕,拭拭泪珠儿,接道:“贱妾死不足惜,只可怜亡夫留下的孤女若梅,没有照顾……”雲莱网络uJ#oa!w VUp+g8hr?

)I o/X)]}H7Y)PM"}"DD0  杜天龙怔了一怔,接道:“夫人,还有位女公子吗?”
3I.G I4M,K c0
'Q@(@-Un%n^W0  柳夫人点点头,道:“小女现在贵局外面篷车之上。”雲莱网络1S+~PC:gH

pBU$S\+]\9Q t0  杜天龙一挥手,道:“快!接柳小姐进入大厅。”雲莱网络Jio j3LX/ce[#l

G,D)K+j*m[0  一伸手请起了柳夫人。
{#V(ky~:s9X0
e3I+h DS}4N {0  两个守在大厅旁侧的大汉,突然飞身疾奔,向外直冲过去。
4G/~(j.i-UP/A0雲莱网络4C1ZK8j%B#LM7S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总镖头,兄弟至少抛了他们二十里,最快,他们也还要一顿饭的时间,才能赶来。”雲莱网络9[ vJ7L? r f^

a(LF8|N0  杜天龙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夫人,平兄,在下虽然还未太了解内情,但就感受上而言,这中间情节,十分复杂。”雲莱网络 Pp^fEC;`m i
雲莱网络7t,hJ3A2s0T7OY ~
  笑一笑,平步青道:“杜兄,如是很简易的事情,兄弟不会带他们来龙凤镖局,柳夫人也不会出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m V!@d5Q!w1~*h
雲莱网络eO?@@
  这时,两个健壮的镖局伙计,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行了进来。雲莱网络Z`7bT&J
雲莱网络K"u5@/SS&Qwpx
  那少女一身白罗衣,白绫带扎着两条小辫子,面目娟秀,一双天足,穿着白缎面子小剑靴,缓步入厅。雲莱网络 [,C*qO|4l.P
雲莱网络%xc5R z;Fn
  那是位娇丽可爱的小姑娘,也许是历经大变之故,纯稚无邪的小脸上,满布淡淡的哀伤、忧苦。
[M%v]i'D0
-W&]*N*Tk!Is0  杜天龙目光一掠柳姑娘一双天足,心中暗暗忖道:“柳家富可敌国,女孩子,怎会留着天足,难道这丫头,学过武功不成。”雲莱网络)k;b?!DWa6V
雲莱网络:])R[rR7~2U%B
  在那个时代,世家女儿,大都要缠上一双好小脚,所谓盈盈一握,走起路来,才能够步步生莲。
Z7MpQj.}K0
3k6S_+Z[2s0  聪明的柳夫人,似是已瞧出了杜天龙的怀疑,轻轻叹息一声,道:“贱妾无德,只生此一女,因此,极得先夫的宠爱,缠足之痛,使先夫不忍闻哀苦之声,故而留了她一双天足,唉!小女何幸,生为柳家女……”
4|_PV1cMB(|'ZB0
W/D}|(|5Ji*s9?0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残妾曾为此事,和先夫有所争辩,先夫却笑语贱妾,柳家女儿,别说是一双天足,就是麻脸、丑女,也不愁嫁不出去啊!”
gU'{T:g9M{0
w d-A6@R)C?0  杜天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7LO R;A3hP2^1|0
)z8^cQr IG5M/Mri0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兄,在下还要凭仗四骏车的快速,逗着他们玩一阵,三夫人母女交给你杜总镖头了。”雲莱网络X{b2b gHk-{s/s^

Z*b ~? \8Z0  两万两银票,送到杜天龙的手中,转身一跃,飞出大厅。雲莱网络w/}CJf)K!ykah;}

-nuB-Zb!H%E8K0  杜天龙大声叫道:“平兄留步。”雲莱网络+X!S1zhZw

^/_y:j#kK1CM,RjY0  平步青头也不回,直奔到镖局外面,跃上篷车抛下一个大包裹,疾驰而去。雲莱网络-jzi5zp2{;o&o
雲莱网络5PJ F/? }#t(USQk
  杜天龙追到大门外面,平步青已驰出了二十余丈。雲莱网络:p9_ {:D#s@

v0l8W j VJQ%]Da m0  只好捡回了平步青抛下来的大包袱,行回大厅,道:“夫人,车上还有别物吗?”雲莱网络+b,_#Ft(e{/t
雲莱网络7nm3Tn%o
  柳夫人道:“我们母女走得很急促,只带了这一个包裹。”雲莱网络K&YLb6xHV
雲莱网络'vJ)o h3T#vWW
  杜天龙道:“走得很急促?”雲莱网络0Kk l*jC q|#r
雲莱网络?H \ql f:f_L
  柳夫人道:“是的,我一直担心我们母女离不了开封,唉!如非平大侠仗义相助,我们母女决难逃虎口。”雲莱网络\3W1s7` n1|fy f
雲莱网络-pj[.jsA
  杜天龙道:“夫人,听夫人的口气,似乎是这中别有内情。”
T`~4g5q]6B:U}sz0
%|e$K;kL0  柳夫人点点头,没有接口。
b&IS|Hx0
d IrO%^0  杜天龙道:“夫人,可是已经知道了这些内情,是吗?”雲莱网络-Z BuaS*CK

(n6@7x cF)q0  柳夫人道:“贱妾知晓的不多,而且,这些事,关系柳家内情,恕贱妾无法多言。”
,A7m+t"tn*y)E5S r0
_S\x_9lV0  这么一说,杜天龙自然不好多问。
{EO4d^5u ds$W0
.`\|v(qA,x:r1{CKC0  本来,这保镖不是问案,杜天龙也不应该问得太多。雲莱网络HE7L2|8~b/?\
雲莱网络+~+j/[7uPp%y)MUo
  但这件事中疑窦太多,杜天龙沉吟了一阵,仍然忍不住问道:“夫人回到长安,就能够安全了吗?”
V(O |j#L0
'{/_c:pD'f0  柳夫人点点头,道:“大伯坐镇总号,未亡人只要能见大伯,就可保我们母女的安全了。”
)? W oO.v+pDY@;X4O0雲莱网络nDlN l;N B
  杜天龙又沉思了良久,道:“好吧!区区接下这趟镖了,但夫人准备何时动身?”雲莱网络 S,cqF[mL
雲莱网络:tV7oW8m
  柳夫人道:“先夫停柩开封未葬,未亡人归心似箭,自然是越快越好。”雲莱网络_E hEuX-TS

CO,|lL6T#xs;{"H0  杜天龙道:“夫人请留此便饭,在下稍作布置,饭后立刻登程。”
$Y;k Kk2m;pV9sM0
l;|S4wW0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柳夫人轻提白罗裙,露出了一对小金莲。雲莱网络i$s0Y+f c%b5T
雲莱网络&m?"]O:I$p2jF#U{ Je
  那是不足三寸的一双好小脚,尖尖白绫鞋一手可捏。
-Wg8XOkZzu0
Oi;UK}K9Cvo0  撩起了白衫衣襟儿,掏出来两张银票道:“这是银票两张,杜总镖头收下。”雲莱网络3a|/rj,|r3J \(Y
雲莱网络ALx+F3MP D(s3O tD
  两只雪白纤长的玉手,捧着银票,递了过来。雲莱网络:Wu8C2]P0o
雲莱网络a\;r)A[4R `
  杜天龙道:“四万两银子够多了……”雲莱网络VTN#W5X3E?'n~7H

b1}/~|Q3t{0  站在一侧的徐二先生,却伸出手接下银票,道:“总镖头,十万八万两银子,在柳记长福银号,算不得一回事,咱们该多去些人,以保护三夫人的母女的安全就是。”雲莱网络 rt#s&rk
雲莱网络U6|Wc!_"n/V2_#B S
  杜天龙紧皱眉头,却未阻止,沉声吩咐道:“传话下去,选八个精干的趟子手,各选好马一匹,要一轮四套大篷车,我和夫人亲自护路护送。”雲莱网络vb9E$`p,?"U
雲莱网络7D_ w'ann6A
  徐二先生一欠身,道:“属下立刻传话。”
f4}`zj0
(o8L;P.VvL$J0  杜天龙略一思索,又道:“去通知王镖头一声,要他同行。”
h3kL,EN3h*^%D;k!AV.o0
2`lR(Vk7`N/p0  徐二先生怔了一怔道:“总镖头,有你和夫人同往,还要王镖头去吗?”
4\5wh$oE;sh0雲莱网络A})O^+e+D8t
  杜天龙道:“照我的话去办,替柳夫人母女们安排酒饭。”雲莱网络 ^ X4Thd

7c8v?@ su2p0  转身行入内院。
)\ xk#z{6F'pr&J%p0雲莱网络 dwwy]9^
  徐二先生轻轻咳了一声,道:“柳夫人,敝局总镖头从来没有如此慎重过,请了夫人同往,还带了王镖头同行,我再选八个最精干的趟子手,龙凤镖局的精锐,尽随夫人西行长安了。”雲莱网络3d_V-RF
雲莱网络?*J;eeXH
  柳夫人长长叹口气,道:“杜总镖头仗义,阁下多多帮忙,未亡人感激不尽,这银票一张,酬谢阁下,还望笑纳。”雲莱网络8lI+eL6h
雲莱网络z ^km6~o;UMaj
  纤纤玉手,奉上一张银票。
"J ?m*u%B}0
x#A"f#Pe&^,[M0  徐二先生眼角一描,那是五千两银子的面额。
1a3\'i&n fC:sD0
l9Dq5Y,@0  好大的手笔啊!一谢五千两雪花白银,除了柳长福银号中的主人之外,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人。
0N9Q2t.`2HA5A0雲莱网络 [&oFp*k3{#wn
  徐二先生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不好意思吧?”
(xD+J _+p,J7g3U*pr0雲莱网络n\6q\-lUm
  柳夫人道:“柳家有的是银子,大哥收下吧!”
ez2z A/O)L)b%Vt0雲莱网络_7W2O9rt7Jbl
  徐二先生接过银票,打个躬,道:“这,谢过夫人了。”雲莱网络]f2Pf'a

v^x+t6L0  柳夫人道:“不用谢了……”雲莱网络 J f2\.o"F$]p'[9V

])A$\iL9E#]2^{o0  话题一转,道:“杜夫人也会武功吗?”
$vc I7H&a E/Qv7nk Wd Da0雲莱网络ao X)L,@ZE
  徐二先生道:“咱们夫人的武功,只怕不在总镖头之下,再加上王镖头那一身武功,夫人尽可以放心了。”
q_Hx*G9xC0
Z,ey m?0  柳夫人道:“王镖头是……”雲莱网络_M*YB rwap%hB

9s%a`s rt]K!}6`)g0  徐二先生接道:“除了总镖头和夫人之外,咱们龙凤镖局,就属王镖头的武功好了。”
b'n7A!w8P0}2M#uv&^0雲莱网络sd5H/YTTB4a
  柳夫人未再多问。
8y2?*s#w:o VR0雲莱网络6XefM3N4U4x9n
  片刻后,酒饭摆上。
a#b`]X8wL6UnR2~#Ku0雲莱网络#H1iQKXI
  也许柳夫人太大方,这徐二先生吩咐送上的酒饭很丰盛。雲莱网络5w0JAQfg S%Em
雲莱网络,AM!p/_ I5C
  满桌佳肴,只有柳夫人母女们食用。
KJ2_-t5]0
j$X&D.?0h0  龙凤镖局不愧是大字号,动作可也真快,柳夫人母女俩也就不过是刚吃完饭,徐二先生已过来相请,道:“夫人,立刻上路呢?还是休息一会再走?”
'Xy e s?0雲莱网络 w"j3F0ugV2gznk2D@(b
  柳夫人道:“杜总镖头的意思呢?”
!v/Ik$g [ J+Y0
$WC @rT%g$_'b0  徐二先生道:“总镡头已在外面候驾,但凭夫人吩咐?”雲莱网络ewF6Q2V;A UukNh

.m(V*n_-] ?jl/B&P0  柳夫人站起身子,牵着女儿一只手道:“我归心似箭,自然是愈早愈好。”雲莱网络*F v R.X z8R/RA2u$n
雲莱网络.I.@]&l+x?$e
  龙凤镖局的大门外,早已停着一辆三马环套的马车,一个二十七八,柳眉凤目的中年妇人,穿着青色劲装,左手提着一把古铜作鞘的宝剑,站在车前。
`*c_ @'Lg/[haM0
]l8x \(b0  八个身着黑衣,白裹腿倒打千层浪,身佩一式单刀的精壮汉子,雁翅一般排在篷车后面。
$JccnV0b@L0雲莱网络kM |5ns)f*b:t
  杜天龙牵着一匹全身如墨的高大黑马,站在篷车前面,马鞍旁挂着一把金背大砍刀。
L f OqDd^Is0雲莱网络3p8rZ ]+BN H
  一个三十上下,紫脸环目的黑衣大汉,腰裹围着亮银软鞭,站在杜天龙的身侧。雲莱网络 A|y:GfwS ~6B
雲莱网络!f3BN0h5^u~
  柳夫人心中暗暗盘算,道:“那站篷车前面,大概是杜夫人了,立在杜天龙身侧,腰围软鞭的汉子,自然是龙凤镖局的首座镖师王镖头了。”雲莱网络},{[#S h;[6Ul

_{)f0K\]*x{"eJ2I0  只见杜天龙一抱拳,道:“拙荆陪夫人,小姐,共乘篷车,也好近身保护。”
p[#}v|7O0
!p:l1{_2fYCZ0  柳夫人对着杜夫人一欠身,道:“未亡人谢过杜夫人。”
ED7QeD,o$R#a0
j v(h4iW D,rS2^j0  杜夫人还了一礼,笑道:“不敢当,夫人请上车。”
#K"N/pXUh4~h0
T2?~gj9F'By0m0  车把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手执长鞭,腰裹束着一条白带子,伸手拉上一个锦墩,放在车前,随手打开了车前垂帘。
t x:GP.jtbj(VN0雲莱网络Hn,H9VYv9mI#Y z
  杜夫人手扶着柳夫人母女登车,也随着登上篷车。雲莱网络N.YY"w$kq6i1WeWx
雲莱网络0MeYz6T@:tQJE
  车把式放好锦墩,放下垂帘,跃坐车帘前面,顺手打了一个响鞭。雲莱网络F6j^/q#@`
雲莱网络P$l2qAq J
  三匹拉车的健马,立时奋鬃长嘶。
(M(i'_4Bj$d1fpF[ j0
*hbz m[0  杜天龙翻身上马,一挥手,道:“四前四后,起车。”
znJM:w"X0雲莱网络0@|Ld4xZ2P[_y
  车后面八个佩刀的趟子手,一齐跃上马背,前四个泼刺刺,冲到篷车前面,蹄声得得,向前奔去。雲莱网络7n&b9h1C'x5` c!~
雲莱网络lHl:Ff;f.W;av
  杜天龙和紫脸汉子,并骑走在车前三丈左右处。
%T-j'me`+q \,}0
'{aW1R _VR)Ei0  篷车驰动,轮声辘辘。雲莱网络m5tm2g Q/ijVj
雲莱网络%DLE;BH6z.f9@d
  另四个佩刀的趟子手,却随在马车后面,保持着五丈上下的距离。雲莱网络qv&fufG6F
雲莱网络7J1f:[W aEs8[\"N H
  十匹马前呼后拥,拱围着篷车,向前驰去。
4t/{&I+G8{K)sb0雲莱网络UCA.?(i$^l-O
  一行车马,很快地出了洛阳城。
yeM&~(Vb]2u4N0雲莱网络{ ^'m0Q|@)jS
  杜天龙回头后看顾错后一肩的紫面环目大汉,低声道:“人杰,闪电神驭平步青,是何等人物,肯把这票酬报丰厚的生意,送到咱们手上,这中间,定然有扎手之处。”
/[%iL;l)M@5Q0
q@ Ki:UR0  紫脸人,正是龙凤大镖局中的首座镖师王人杰,此人不但武功超群,就是应变机智,也是杜天龙以下的第一人物。
E ZqhJvr0雲莱网络loI"h!P T}V
  只见他沉思了片刻,道:“总镖头顾虑甚是,如论柳长福银号的实力,决不在咱们龙凤镖局之下,开封大地方,柳家必然颇有好手,保护银号,他怎会借重平步青的力量。”
s:\D!A~eKd"l(B0
3CC+B9p\"l'E{0  杜天龙道:“这一点,柳夫人倒有解说,他说柳家三东主被杀,很可能是他们家族中事?”
B~Gs%I u0雲莱网络7[&{)KT1m
  王人杰道:“争权夺利?”雲莱网络}d#D*b:A[

Xhg;qM%]A0  杜天龙道:“大概是吧?”雲莱网络 FM9x+h!l'a

(y`'gT9v(B+w6k$Z x0  王人杰道:“以柳家之富,掌握了北五省大部分钱庄、银号,就算上有十个、八个兄弟,也有着分不完的金银,还用得着大闹家务吗?”雲莱网络BJ M-`^$y K2D

h4nFq2cGlL0  杜天龙对这位王镖头,似是有着很大的敬重,回头笑一笑,道:“你有什么特异的看法呢?”
)@$Ee.A ^0
)W6V2^{!N0  王人杰道:“属下对柳夫人了解的太少,不敢妄作论断,但这些出于常情的变化,定有复杂的内情……”雲莱网络f j3A*^NCvZ
雲莱网络:Ed{1IQXt[!@!CU
  语声顿了一顿,接道:“柳家的财力,富可敌国,听说江湖上,有不少的高手,都被他们收用,不论柳夫人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只把这件当成一票生意来看,此地距长安行程不远,总镖头既然只是言明把他们送到长安柳家的长福银号总号,咱们依约行事,到长安交了人,回头就走。”
Cp|kX4mg0雲莱网络"h4@8}2d@J
  杜天龙点点头,道:“说的是,柳家的家业太大,咱们实在也管不了,但愿这一路平安到达长安就是。”
S)P1i_%qL d0雲莱网络6P_ Hfjit$u ~
  王人杰笑一笑,道:“总镖头说的是,所以,属下之意,咱们尽量少问那柳夫人的事情。”雲莱网络H ]p!h p8PU

[0m)]#E9u'L"Z0  杜天龙点点头,未再多言。
rl?!Oh!os0
u J"m(r X0  那显然是同意了王人杰的意见。雲莱网络prOhb9N0r7a#i
雲莱网络Y6H[N?9Tp
  篷车、健马,奔行极快,太阳下山,已然跑出来六七十里的行程。雲莱网络 lwj6O%H!g3JY

#n s0Xq3gi(\OpB0  如是闪电神驭平步青没有说谎,追赶柳夫人的人手,来自开封,就算他们未受闪电神驭的诱骗,追错了路线,这一阵急赶,也把他们抛后了数十里。雲莱网络uU!@)[,oU ~1B
雲莱网络1oxmQh J
  这条路,龙凤镖局子常来常往,十分熟悉,避开了应该落脚的大镇,在一座小村镇上停了下来。雲莱网络k#yL-]!Ha|.Oz

3D&U3uoicYp0  说这里是一座村镇,其实只不过十几户人家,但因面临官道,十几户人家,倒有两家客栈,人进食,马加料,杜天龙准备休息上两个时辰,连夜赶路。雲莱网络?~v*]i#Uo2P$qc |]/f

n4S| bq@/p0rB0  这时,夕阳余晖已尽,夜幕低垂。
]sr)Zp cF3H0雲莱网络8D6W0P2X0p
  杜天龙下令趟子手,好好休息一阵,准备二更之后上路。雲莱网络5D/c.n0Yy!g_4x
雲莱网络~%vTp0X{
  柳夫人一直未讲过一句话,似是对杜天龙有着无比的信任。
/uP$gU W7f9hZ0雲莱网络htjJ^o8U
  直待柳夫人母女们进食完毕,杜天龙才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归心似箭,在下也希望能早到长安,因此,在下准备连夜赶路,不知夫人意下如何?”雲莱网络;EQ:b&r6_)JyC{

C @ Uf'GX4gc0  柳夫人道:“未亡人母女们的生死,尽付托于杜总镖头,但凭总镖头的安排。”
X|GI1Sm0
hA?5rIUZ0  杜天龙笑一笑,道:“杜某自然尽力维护夫人小姐的安全,不过,要委曲夫人,在车上休息一下了。”
p BwB$tHi w z.Hev8h#W0雲莱网络6FW;T6]-R2a^
  柳夫人道:“自离开封府,我们母女们大都在平大侠的车上宿住,总镖头不用担心,未亡人已习惯了这等亡命奔逃的生活。”雲莱网络6[%|%]Ra R"_

IOQ4x h$M2`F0  缓缓站起身,向店外行去。雲莱网络 N8K/YQ ZIV

'IJx5tR9j0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了耳际。雲莱网络)x_M ff'K
雲莱网络"T1K4CP/d
  杜天龙霍然起身,道:“夫人慢行一步。”雲莱网络 XIV\4{F@q{:hM

a'f3l#Y1|l"B:^R0  王人杰一按桌面,一个箭步,已到了客栈门口,挡住了柳氏母女前面。
(sR?/a$W\v0雲莱网络EKR+q9N a
  八个趟子手,也闻声伸手抓起了放在身侧的兵刃。雲莱网络cN!b\U7[K%~

n6ZmG4|0  杜天龙摇摇头,道:“未得我命,不可轻举妄动。”雲莱网络i6q6\UZ!j&}(o};J
雲莱网络b}9d^6X'C
  马蹄声急如狂风,倏忽之间,已到了客栈前面。
l%lb N5F!a(e9@0
qw7F,c q#O0  借客栈门口高挑的一盏灯笼,杜天龙看清了来人。雲莱网络:?6[%g,w$Pp%k3z3H@
雲莱网络"XzM"z:g
  是三个身着灰色对襟密扣的劲装大汉,着满尘土,三匹健马,更是跑得一身大汗。
i"@ec(Q0雲莱网络-otZ-[F&E C
  三个人勒僵停马,打量了店中的形势一眼,突然一齐翻身下了马背。
fDyQ7` G0雲莱网络1HE0E|(on
  当先一人高声说道:“替咱们饮马加料,咱们打个尖,还要连夜赶。”
fhL;P%L'A0雲莱网络N;s z3e_1{7n*l
  这是荒野的客栈,只有两个店伙计,来了杜天龙这批,已经好忙了一阵,刚刚闲下来,又到三位客人,只好打起精神,接马迎客。
7g'_K7gA+]0雲莱网络'] N PHWO K
  三个灰衣人把马僵交给了店小二,鱼贯行入店中。
kjzZ(} AT8\0f`0雲莱网络XdPxsra
  王人杰倏退一步让开去路,三个灰衣人却一转身,在门口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雲莱网络"x HD4KbL+T&Rg
雲莱网络/t%a&@$d^riT;I
  虽然这三个人来的太过突然,引人怀疑,但人家一直没有生事的样子,杜天龙和王人杰,自然不便质问。雲莱网络-f(r#P#y|J6_
雲莱网络7X M;_ ]Qd
  三个灰衣人叫过酒菜,立时大吃大喝起来。雲莱网络!`_`Vjv,I Jp(L
雲莱网络)q$n XF k%h-YA,W
  这时,柳夫人母女已然退回到杜天龙身旁一张木桌了,和杜夫人坐在一起。雲莱网络/yy"i-vD-i:enm
雲莱网络!Z$m:lU Y
  王人杰站在客栈门口,不时回望三人。雲莱网络9r yA"C(FuD
雲莱网络'_t zXxH
  两班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充塞客栈。
B2kIX)GuXs#f0雲莱网络;i/z v/@N)A
  三个灰衣人行动很规矩,狼吞虎咽地吃过了酒菜,立时会帐上路。
]b*l#Q$hX0雲莱网络5adW/L6w4L m
  目睹三人纵马远去,王人杰才缓步踱回到杜天龙的身侧,低声道:“总镖头,咱们还要赶路吗?”雲莱网络1yj8ew;c}D8rYC2V

;AW g_X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高声说道:“店家,收拾几间客房,咱们今晚住下了。”
^$~W+rv8`\qG0
t l.v$M&?K0  店伙计一皱眉头,道:“大爷,小栈客房不多,诸位这么客人,只怕是住不下。”雲莱网络Zg F*u^0c

LC\n/}G0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要紧,收拾一间干净的房子,给女眷们住,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咱们凑合一夜就是。”
(C xN l-n1W0雲莱网络b};[D6f_"F/L z!dV
  看看杜天龙的金背大砍刀,店伙计不敢拒绝,振起精神,收拾了一个房间。
q@0E m5s S0
[P6`x|fTsP0  这是紧邻房的一间瓦舍,房间不大,一张床占了大部地方。雲莱网络 yZ*TkQ

-B,s1?*?-d5\v0  在这等荒野小店,也只好凑合了,杜夫人,柳夫人,带着她的小女儿柳若梅,挤在房间里,八个趟子手,分成四班值夜,杜天龙,王人杰,就在店堂里坐息。
_r*fmhM0
:Qo7d8L!L0  车把式留在篷车上看守着。雲莱网络eh(@#?]T
雲莱网络%}q AX | p9e
  三更过后,高籁俱寂,店堂里点燃着一只火烛。
?5iT [^#\,nZv0雲莱网络ug7c"u gaG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划破了深夜的静寂。
+K0N;BoMb0
'K@'II9l9D%M|b0  杜天龙一直在闭目假寝,暗中却运起内功,静听四下的动静。
Lmj2?,F:Z7U0
B;U#C8Yu8u$g A3Q&f$E E/O0  闻惊起身,伸手抓起身旁的金背大砍刀。雲莱网络0m8Km\"a,@8v

Y:K|7~7h/E+L0  就在杜天龙站起身子的同时,王人杰也霍然站起了身子。雲莱网络6ct)}Ytp"~zrd

$Xc T*K9C8y0  杜天龙摇摇头,低声道:“人杰,守在这里,咱们不能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
+iE&I4Qp#Hp YH/n.E0雲莱网络1m \ r(V1f2F(a
  王人杰点点头,低声道:“总镖头小心。”
s_P9pN A0
zY o?4x1@+ZU0  杜天龙一晃,穿出厅堂。雲莱网络a@5M*y7u2X
雲莱网络)tHk}z-L(t l0g
  他凝目望去只看见屋脊上人影一闪,直向正南方奔。
Kj1d.d8B$|c.Fw0
v"T8xmz+K@C0  杜天龙一提气,跃上屋面,疾追下去。雲莱网络Rj|;_&^2o*`1d0l

{ U/]u(K0  这是无月之夜,借满天闪烁的星光,杜天龙瞧出了那是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雲莱网络Oocv-ue

/K!?FZN+u0  那人轻功不弱,一直保持着距杜天龙两三丈的距离。
h2x _b:p,^ h7p&V0雲莱网络\J c;EwR
  杜天龙冷哼一声,突然一提真气,一连三四个飞跃,赶上两丈距离,距离那黑衣人也就不过一丈多些。说道:“朋友,再不肯停下来,我杜某人,可要用暗青子招呼你了。”雲莱网络 pD vB;Y-c S5H1in
雲莱网络)@$`i tS
  黑衣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子,道:“杜总镖头乃中原道上名家了,兄弟是慕名久矣了。”
D/^$]%[ ^,\f0
:LvN |Iw0  杜天龙凝目望去,夜风中只见面纱飘动。雲莱网络A5f(]qFPk8z}V3aF
雲莱网络0pT#UI4\8U0upU"o+H u
  原来,那黑衣人脸上蒙着黑纱。
8A5e"Z N{t FBg0
)u)hTi ?s_ j0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见过面吗?”雲莱网络8B'o'w O9w

nX7\c8z(BxRv(fI0  黑衣人笑一笑,道:“是否见过,在下觉着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下想和你杜总镖头谈一件事。”
k` Cv6H(dL]T0雲莱网络dnp_cQ
  杜天龙道:“好!朋友请说说看。”雲莱网络:rbQn"ct
雲莱网络 lb+MO&^Iy
  黑衣人道:“柳记长福银号的柳三夫人,是否雇了你杜总镖头……”
*W ~Q$Z"jf4cX0
U9z)J+[rOeS0  杜天龙道:“不错,柳三夫人,雇我龙凤镖局保她回到长安。”
D7rZA^0
:r1z"}w{u { I*vk0  黑衣人道:“不知那柳三夫人出了多少银子?”
+SZ%C7h-V-X#S0雲莱网络o9c:g-_1u)K lm
  杜天龙道:“朋友,你这话是何用意?”雲莱网络#r,S"{}yM8F

+Pj of r8d7j0  黑衣人道:“柳夫人出了多少银子,咱们可以加倍奉上,只要贵局退了这趟生意?”雲莱网络k9GcMdQp5k t

fh F(x#d9m1l2Sd _0  杜天龙暗暗冷笑,忖道:“你把我杜天龙看成什么人?”但他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强自忍下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出来,淡淡一笑,道:“单就生意而言,未始不可谈谈?”雲莱网络I9u2AX[ C;Xb

3F8tRB*Tck0  黑衣人道:“总镖头果然是明智得很,请开个价码,在下如若能够作主,可以立刻答允,就算不能作主时,在下也将立即请示,势必给你杜总镖头一个满童的答复。”雲莱网络 L7x*z8k)IK
雲莱网络-p3sk^p6US@
  杜天龙道:“钱财身外之物,多一些,少一些,非关紧要。”
N]j r uX&?"Vp0
tC)B)P/]zk,d0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杜兄的意思是……”
Z2mt @c%l0雲莱网络4N~F M jafSIM
  杜天龙道:“在江湖道上行走,大都靠朋友帮忙,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你朋友或是贵上,希望能够亮个名号出来。”
0e'Y k?!Q%p(m\K&jg0雲莱网络)f)Ymz!xg{/V[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杜总镖头,如是咱们谈成了这票生意,敝上和在下,都可以亮出名来,但是现在……”雲莱网络i0v"b%i7g1\oV

\:oGr1wA;|Uvs)l0  杜天龙笑一笑,道:“阁下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杜某人要钱,但也要朋友,如果你朋友不肯告名号,只为了区区几万两银子,要我杜某自己搬石头砸脚,那未免过份了。”
6i7v8Z-I V Ap~0雲莱网络sQ pv#o
  黑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杜兄说的倒也有理,但在下无法立刻奉告,容得兄弟和敝上研商一下,再行奉覆杜兄。”
Zq)Dj&q&?.|&o ad:~Z2E0
o;C$Lc!?z0  杜天龙道:“好!你们酌量酌量,在下敬候佳音。”
YJ'P S3a$}E0雲莱网络]EO8Y+U1f
  黑衣人一抱拳,道:“兄弟告别。”
}8m)KwQp0
O,`c2|+@/c g0  杜天龙心中一动,道:“朋友,慢走!”雲莱网络Y"[A q mX

C1kQ-ZX1|0  黑衣人道:“杜兄还有什么见教?”雲莱网络4x5QcF#h3n

`Z]i {m3Ad*n0  杜天龙叹口气道:“朋友,如是咱们生意成交,在下深觉愧对柳三夫人,因此,在下不希望杀人!”
'u sLLIX#L+\r.fa7`%n0
_c6oVs2Jd0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这个杜总镖头放心,敝上和兄弟都不单把事情办的血淋淋的,咱们答应杜兄,不伤害柳三夫人母女。”雲莱网络6UE nwE a

JU Q ?;\s1b0  杜天龙道:“兄弟领情。”
f}[9LL^:t0
b#z/JC$v0  黑衣人一转身,疾奔而去。
cTAQ!S?iV {2mr0
syLRW,{M9i0  杜天龙望着那黑衣人的背影,心中留下了太多的疑问,闪电神驭没有骗人,确有很多武林高手,在追杀柳三夫人母女。
Z\ sOS w;K.V0
|4o.nc `$}li0  为什么?
Lb;Q9^,m.LZt0
3NVkF8Hg_P.i^7t h0  柳记长福银号,分支店遍布六省,势力庞大,为什么竟不能保护他们三东主的安全?雲莱网络.h?6YJ1j7qs0@([)Q

`5O(U!d!{A0  三东主的夫人,在长福银号中的身份,是何等高贵,各地分号的首脑,怎敢不闻不问?雲莱网络#bFyJV:G5V)~M

+@7w5Rn-tZFKF.Rm0  难道这是他们家务事不成?
f/[/aC"T rm+x0雲莱网络5|"O+f)e:w$Dc]
  杜天龙很想再从那黑衣人口中,探出一点消息,但他明白,那黑衣人也是老于世故的江湖人物,如是问得太明显,可能会使他疑心。雲莱网络{ rf3k T8K(j|BX
雲莱网络*Q+yb2D-[{oz s
  一阵冷风吹来,吹醒冥思玄想的杜天龙,弹弹一身积尘,回转客栈。
2QG(eF A&V Y} [$o.p0
5]6r#E$IzrUz0  客栈中,点燃了两支火烛,四个趟子手都已经披挂整齐。
*h \Z8KD0雲莱网络4P.{U$z?-a N c+l
  另外四个趟子手,分在门外庭院中巡视。雲莱网络 Smx4DETg

;BK*i-N4AL)x#R.g0  杜夫人,柳夫人,还有那位娟秀美丽的小姑娘柳若梅。
)O-I!Q^/{%H C0
tY.`d `'h0  这位小丫头只有十一二岁,但看去,却像十四五岁的人,长相够美,除了一双天足之外,实在找不出还有别的缺点。雲莱网络\W"?M3F3L3{]s

G8JIVGa_*Lv]0  只是她静静地站在母亲身侧,一语不发,很文静,也很冷漠。雲莱网络cR]v0ny9d
雲莱网络[)G3Be-Wpz
  杜夫人站起身子,道:“来的什么人?”
;Lj-Y+V0\0雲莱网络FvA(Bv_L;[ P L7f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身份。”
GcGb8rw6{0
H&Trl"m I0  杜夫人一皱柳眉儿,道:“你没有取下来他蒙脸的娟帕。”
9~|O Q%wo0雲莱网络daPRA3q&T\|#Y
  杜天龙道:“没有。”雲莱网络"d@8D&o4PrI q{)q
雲莱网络$k"m1S/{%N-h
  柳三夫人突然叹口气,道:“可是为了我们母女的事?”
3s Z#bq xglc0
LE*^b&u3O6E1NEU0  杜天龙道:“不错,他们找区区谈判,愿意出高出数倍的价钱,劝在下放弃这票生意。”
4|W!w~0[^/s0雲莱网络%is[0igr l
  一面说话,一面留神那柳三夫人的脸色。
p;{(o Pd ]"\0
'f*L6f6p4Cs;E[m0  只见她脸色很平静,似乎是就在她预料之中一般。
Pv{6z4K0雲莱网络+t6j0RcB M |
  她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凄凉一笑,道:“杜镖头怎样回复他?”雲莱网络nyR H&NX!n7z+M C
雲莱网络e \!?-}Jq9tX^O#F
  杜天龙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在下自有主张。”雲莱网络2m'@3G!i*f$z \?Z
雲莱网络}WxE/AU
  他没有说出如何处置此事,以察柳三夫人的反应。
f{FYYk0雲莱网络pn!g]H*_i
  柳三夫人道:“是!镖行有镖行的规矩,杜总镖头不愿讲,贱妾也不再多问了,反正我们母女的性命,生死,完全给你杜总镖头了。”
?R%sAW"cg0
(z/Lq k0lX`j \ y0  杜天龙神色严肃地说道:“夫人,你付了银子,托咱们保护你一路平安地到达长安,按理说,咱们也不该问夫人的事,不过,在下感觉到这件事不太寻常,来人的武功很高……”雲莱网络H_fqC4{ DC,v5X5i

1Kp(^"hO0  柳三夫人接道:“总镖头可是自觉着没有办法应付吗?”
}@ ^n0y \bI)hB0
'I VpKW3T9HPa.h0  杜天龙一扬双眉,道:“保镖这一行,吃的刀头舔血的饭,收人钱财,给人卖命,不论敌势如何的强大,咱们也不能退缩,总得硬着头皮顶过去,不过,咱们希望三夫人能告诉咱们一句实话,龙凤镖局的镖师、兄弟们,就算战死了,心中也舒坦一些。”雲莱网络!VR*^:Z!Jl1T
雲莱网络k2C%yUlv0B |
  柳三夫人黯然一叹,道:“杜总镖头想知道什么?”雲莱网络%o`)D}I\q
雲莱网络6|~O,C;LA8I
  杜天龙道:“追杀三夫人母女的人,是受何人遣派而来?”
Y9wJ+Q6J0ar0雲莱网络rw&Y2@9Yp
  柳夫人轻皱秀眉儿,道:“杜总镖头,先夫被杀于开封,未亡人心中纵有所疑,但事无证据,未亡人也不敢乱说。”
$xg y3d$P LW0雲莱网络m nLO(A po"v&~
  杜夫人插口接道:“天龙,咱们只管把人送到长安,用不着问事太多,三夫人既有难言之隐,你就不要勉强人家了。”雲莱网络}6M6QD0B/m+e

`(K/F-K4mG6a5w2P0  王人杰轻轻咳了一声,道:“总镖头,咱们休息了这阵工夫,人也歇了过来,马也吃好草料,属下之意,咱们即动身如何?”
2Y9w!|F`*\p6ZJ L0雲莱网络z4v4D2k9[B
  杜天龙稍一沉吟道:“好!咱们上路。”雲莱网络$n Q%c jB5[p @
雲莱网络.~#I"y8@j#zm5Oz
  八个随行趟子手,都是龙凤镖局挑选出的精干人物,一声说走,立时动身,片刻间,车上套,马上鞍。
#w iB,[4R d0雲莱网络 IxjB9t-y-|Uz
  杜天龙留下十两银子,步出店门。雲莱网络.n!x'b7B IC3EvV3u

9hfJd7pf4y+M0  王人杰高声说道:“天色很黑,车马别拉的太长。”
f-Q/A;x#g)\0
vs6]g[@o Y6U0  四个开道的趟子手,当先上了马,其中两个人顺手解下了马鞍的匣弩。
/X3U,^4G$K E(^0
mfG7N2Ok0  果不愧是挑选的精悍人物,不待镖头吩咐,已作了戒备。雲莱网络f;~?3pH0b

|#L.r:[t0[p'?s0  匣弩是一种很犀利暗器,一匣十支弩箭,由强力的弹簧控制,可以连续射出,力及三丈开外,本是三国时代,诸葛孔明先生创制之物。
e+D y{3a!p0雲莱网络*k&x5?'~5T a+Ij
  流入江湖再加以改造,威力倍增,是一种很霸道的利器,龙凤镖局这诸葛匣弩,更是名匠所制,弩箭都是纯钢打成,弹簧的力道,也特别强大,整个龙凤镖局,也不过保有八具,这一次带来了四具,篷车前后,各有两具,分由四个趟子手执用。
+[?/P&L^ OJz%g0
J'vP%[4y0  篷车走的不太快,八个随车的趟子手,前后距篷车也就不过一丈多些。雲莱网络)BDny:Nk e+z
雲莱网络r4GAR N J&F}
  杜天龙轻轻一提缰,健黑忽然向前冲去,一面低声叫道:“人杰,咱们到前面瞧瞧去。”
5XS$me/b}0
C3@%j&d5M:g6m0  王人杰一加裆劲,追上了杜天龙道:“总镖头,有话吩咐?”
+Q%aQ'UW,h6t0
6KT V3QBqjt0  杜天龙低声道:“对方已经挑明了,而且看样子,他们来的人手不会很少,我刚才已经稳住了他们,咱们来这么一个连夜动身,也许他们会措手不及,就算能平安度过这半夜,绝对过不了明天,看样子非要有一场恶战不可。”雲莱网络-zXW&gX+N n&nC
雲莱网络/H hXKk
  王人杰道:“他们来得实在很快,咱们一路紧赶,仍然被他们拦上了。”
J }@rq.a \0雲莱网络 }$RD/Z}9PvY2l
  杜天龙叹道:“平步青送给咱们这一票大生意,可也交给了咱们一个烫手的山芋,人杰,我看这一趟麻烦很大,单是我追的那个黑袍人,就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何况……”雲莱网络 _}&lVi.ZJ
雲莱网络'q\ ]wE:hJ
  王人杰道:“何况什么?”雲莱网络 U(Y9wt+a2u-h:A"u0d N
雲莱网络.A;fU.G'P0?J
  杜天龙道:“他还不是正点子。”
XFl1S4vy_0
e*U(S{:u7J0  王人杰哦了一声,道:“总镖头,没有探出他们的垛子窑么?”
S{2R9a Y&| d/}%c(l0雲莱网络!V1e ~SwG2~AW
  杜天龙道:“探不出,他脸上蒙着纱,我瞧不到他的面貌,便听他几句话,就知道是一块辣口的老姜,不过,人家很上道,话也挑的很,但最使我想不通的一点,他们也说也不伤柳三夫人母女的话?”雲莱网络.l1kNd M![$q.l'ln

]R.l4A0u:p1Q`2@0  王人杰沉吟了一阵,道:“照总镖头这么说法,这担子实在很重,不过,咱们不能中途退镖!”雲莱网络Q+XGd])A1F
雲莱网络f-vvaJ\ a:d
  杜天龙接道:“退镖自然不成,我跟你商量这件事,是要你心里有个谱,咱们知道被人拦上了,赶路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尽量保持体能。”雲莱网络zBv5e3~+B

[2sW/a"ha5Z'N#V0  王人杰道:“只要他们今夜来不及动手,明天过午,咱们就可以赶到函谷关,在那里歇马,好好地休息一天。”
8h%DvWD0
z6o uWdj8V^S${ XN0  杜天龙道:“我想他们要动手,也不会在函谷关前,不过,咱们的人手少了一些。”雲莱网络!In"x3m,Nn;g
雲莱网络a1K$NP!d6F0J W
  王人杰道:“函谷关雷家寨,过关刀雷庆雷大爷,不是总镖头的好朋友吗?”
Gm)s({X{"^3DX!m0
p!k}C }V0  杜天龙道:“我也在这么想,但咱们吃的是镖行饭,好不好去麻烦朋友照顾咱们的镖车,我心里一直难定主意?”雲莱网络](Tkr2\t!Mm(j
雲莱网络sN+]RszE)p
  王人杰道:“雷家寨离函谷关,不过四五里路,咱们歇马后,总镖头不妨跑一趟,看看雷大爷的态度再说,好!就不妨请他帮个手,如果不好,总镖头就算路过此地,看看朋友。”雲莱网络6Pwv%V$H|

8\Oh+vK0  杜天龙道:“好!就这么办吧!”
`9q9g lSq2\4]0
8[)w#L~]*Wi0  篷车在杜天龙等严密的戒备下,向西行进,不快也不慢,第二天,午时之后,一行赶到函谷关。雲莱网络 Ye9Q-mI:P

$\.w)D;^4C8kV p"t0  这一次,杜天成反而避开大镇住宿的常情,找了一家最好最大的客栈,包了一进大跨院,吩咐趟子手,道:“趁天色未黑,诸位好好休息,吃的,喝的随便叫,但人却不许外出,醉酒。”雲莱网络)wn qx$Zy

]-vYFwx0  事实上,天色还早得很,天黑前,足足可行过这一行涧谷险区。
R#j&d:ajl0
Qu!y gEf0  八个趟子手都明白,为什么总镖头会这么早宿客栈,但他们却无人敢问内情。
1NO"b6m ^e Qd[0雲莱网络;ZyJ5RN8m
  杜天龙进过了酒饭休息了片刻,交待了杜夫人几句话,一人一骑,直奔雷家寨。雲莱网络f Ze;OIx;K uU}7s

6SG/a$`4FEz0  雷家搴依山面水,用山石砌成了一个城廓,寨里面也不过是两三百户人家。雲莱网络"h9{3^2g],Fp1Q

A)\/d$q([d;rsn'B0  但却因为出了过关刀雷庆这位人物,使得这雷家寨也跟着有些名气。雲莱网络qs2~/G x'X4r Mr
雲莱网络Xbn4wu M
  杜天龙常来往于洛阳长安之间,也常来探望雷大爷,杜天龙人马进了寨子,已飞报给雷庆。
Q*u }KeM0
Y)aYi\r0  过关刀雷庆匆匆迎了出来,杜天龙还未到雷家巷口,雷庆已迎到了马前。
;h _F\.^ O0
p8T(W&T|1t+f0  杜天龙翻身下马,一抱拳,道:“怎劳大哥远迎。”
'P%U%d9D9Da7uk*R0
q8R%x%?x \1U0  雷庆个子不高,人有点黑,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花白胡子,但却有中原人的豪气,声若洪钟的哈哈一笑,道:“兄弟,怪不得昨夜灯花结彩,原来是贵客光临。”
@xd mY\Mhs0
o&OY,W0m#tOi0  跟来的从仆接过马,雷庆牵着杜天龙进入厅堂。雲莱网络9H"As-P-`#L2}

$`/w)K'm,[3K*S0  一面吩咐厨下备酒,一面笑道:“兄弟,咱哥俩,快两年没见啦,我知道龙凤镖局被你闯得很发达,不但在洛阳道成了第一块牌子,就是北六省几十家大镖局,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字号,几次,都想到洛阳瞧瞧你,但怕耽误了你的生意……”雲莱网络8x }q{%bE

X2r7?MTS%B M0  杜天龙接道:“大哥,这是什么话,兄弟这两年,确是忙昏了头,一次追镖,又走了一趟江南,快两年没有来探望大哥。”雲莱网络'W*Dh9jz"t `0u
雲莱网络k7n&@)V'i&Ow3nVs
  雷庆笑道:“兄弟啊!眼看你鸿图大展,盛名卓著,作哥哥的这份高兴,那就不用提了,怎么?你这次是一个人来吗?”
{%J.yYA l!A1i0
:L:q]|v"q0  杜天龙道:“你弟妹也来了……”雲莱网络$v"Q Zf!{Hh7W
雲莱网络.tLr Yo0Z G#SJ0Iv
  雷庆一下子跳起来,道:“人在哪里,快去接她。”雲莱网络qn5zbX6l{
雲莱网络!X0@_8G'U mn
  笑一笑,杜天龙道:“不瞒大哥,小弟这次是顺便探望,你弟妹留在函谷关客栈里,守护着镖车,小弟探望大哥一下,也就回去。”雲莱网络YnXS L~
雲莱网络#R}9ST.BQ$eH
  雷庆哦了一声,道:“这次镖很重吧!是西行,还是东上。”雲莱网络9W6@:CzR H
雲莱网络_'B2L uzf@7?
  杜天龙道:“下长安,镖是一趟人头镖,但价钱却是好得出奇。”
"ud'p E^"T7ow0雲莱网络R,|&cG-bR4bw
  雷庆笑一笑,道:“多少人?”
7bPn3G.r#f|-@&U^8Y0
Zi,xk)E/b3T%J UF0  杜天龙道:“母女两个,由洛阳到长安,他们出了四万两银子。”
-t/t#a|-OV `;RgS0
+]KI'A1Q\-gvB0  雷庆吓了一跳,道:“什么人,这样吃价。”雲莱网络l/x&v B-j0w(O,s

#\`/TOY;v-P;]0  杜天龙道:“说起来叫人难信,柳家长福银号的三东主的夫人和那一个小女儿。”
nY{!{}&C,FS0
Z&`4Yi-l2w.q/O0  雷庆道:“嗯!这就难怪了,那位三东主呢?”雲莱网络8QV7|1W$](W
雲莱网络` b1gJoNw(x
  杜天龙道:“死了,被人刺死在开封长福分号。”雲莱网络} eoPEC6PY2p+i
雲莱网络^4_1I D wNNS1Gq
  雷庆皱了皱眉头,道:“兄弟,这件事,有点古怪,你这次来看我,有没有别的事?”
+\ U\7W~)P7kE0雲莱网络;CvExe8@ A$eR F
  老江湖究竟见多识广,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M4TX5u:ui-z6m0Pj0
k.l%HaP+}0  杜天龙道:“不敢瞒大哥,兄弟镖车出了洛阳城,昨夜就被人拦上,而且,事情也挑明了,要兄弟放了这趟镖,对方的口气很大,愿意加倍赔偿损失,大哥知道,行有行规,小弟接下这趟镖,就不能放下,硬着头皮也得顶下去。”
!A7^i6d6^ k0[]1?AE0雲莱网络2Z%M6~.}(zl0x K
  雷庆道:“兄弟,你是否摸清楚了对方的路数,是不是中原道上的人?”
rb~Ue#{:LZW0雲莱网络yUw9T!?i0a%Q/WB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亮万儿,但兄弟明白,绿林道上人,决不会拿加倍的银子,叫咱们放镖,这事情实叫人有些难测高深,小弟顺道来看大哥,一是探望,二来请教。”
*h*@Zr d3fE~YH0
6nl5l1t,c3_/B#y0  雷庆沉吟了一阵,道:“事情虽很古怪,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他们是个什么来路?这么办吧!吃了酒饭,我送你回客栈,一来看看弟妹,二来,咱们哥俩两年不见,总得谈谈,你这样忙,我也没法子留你,咱们只好边走边谈了。”
"`7i-[_8ha0
8r UE5v7mc{8_0  话已说得很明白,但却曲折有致,不露痕迹。
o} v E7n0雲莱网络 ]Q7g G+KM
  杜天龙心中感激万分,但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用过酒饭,雷庆吩咐备马,带了他成名江湖的折铁刀,又带了两个徒弟。雲莱网络@0zUbSokg(X
雲莱网络#C JD-zxY!_/g+w
  四人四骑,赶到函谷关,太阳还没有下山。雲莱网络B,Q`&B0x'd5L!bnZ:rl
雲莱网络l7OPj%zzb&U-tdF
  杜夫人迎在跨院,深深万福道:“劳动雷大哥了。”
zL f$c7vRC0
+q&rkpY~#Ns0  一夜无事,第二天,直到日升三竿,才车马登程。
w[v+v#KA9f0
0_/g/[*x.^cj#y6{ d0  中午时分,下了官道,进入树林,竟发理描金红字的木箱挡在马前。
kV*X7~0p X~CtU+Ye0雲莱网络NHY Mf
  箱前压了一幅特制的白绢,上面写道:“前宵一晤,归见敝上,杜兄盛名,敝上极为仰慕,允奉白银十万两,外赠明珠一颗,尚祈哂纳。并盼履行前诺,放手柳家母女事。”雲莱网络N3|)k{{
雲莱网络 W:[!i$QjC
  下面署名彼此心照,恕不具名。
VM4@(W-PM0
"@Jn2`a(n?%\J0  杜天龙看过了书笺,心中大感不是味道,冷哼一声,道:“断章取义,自说白话。”雲莱网络vvQ8K3ZQ@ y,u [ ay
雲莱网络 j``.?:Z r
  缓缓把书笺捧给雷庆。雲莱网络/D%ju7MRU@J
雲莱网络'J8I M2~$?#t4i)\ R
  雷庆笑一笑,道:“我看过了”
&v!c,GS%v0雲莱网络j[$P*w(j*s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兄弟,这人的手笔很大,中原绿林道上,决没有这等大方的人。”雲莱网络:p#W*rWq-k#K
雲莱网络b:{|)e]I2aAz
  杜天龙吐口气,道:“大哥,咱们现在应该如何了。”雲莱网络&fv IFN

6bb&R'h6r5z-c o(an]0  雷庆笑一笑,道:“原物璧还。”
TF(r3tC0
9i7G$El O2J1L0By;p0  杜天龙四顾了一眼,道:“四下无人,咱们给谁呢?”
s:h&?*?y6Zd3x0
&v]8?)Jp,g-w__c0  雷庆道:“兄弟,不论如何?你得复人家几个字,至于如何奉还,大哥我想办法。”
"k8lx5X,SBcR\0
AxyU(H4yy0  杜天龙道:“半途之中,哪来笔砚。”
'\_`.fMV?GZ5C0雲莱网络J S!Ik4l
  王人杰拾了两节枯枝,燃了起来,笑道:“就用焦枝代笔吧!”雲莱网络]\ ta`+P;D2K k3C
雲莱网络 Wi CL]/Hr"K$rQ
  杜天龙接过枯枝,就原书白笺上写道:“行有行规,恕难从命,原赐心领,原物璧还。”雲莱网络/C2^{R m j6\j
雲莱网络F P g6ys/cB
  下署了杜天龙的名字。折好放入箱中。雲莱网络dr\LD!l `x.X

UoRi[eNn1X0  合上箱盖,交给雷庆,道:“大哥,要怎样处置?”雲莱网络8\~i fI4R#w
雲莱网络,U1fO)e:zj8S
  雷庆笑一笑,道:“这大笔银子,在下不相信他们无人在暗中监视。”雲莱网络^R:TNt4g3DAow

.r;Y U1qD;@0  翻身下马,把那描金小木箱放在马鞍之上,用鞍上的绳索捆好,轻轻在马背上拍了一掌,道:“走!”
3E.`6hb,r ^4w |:Q0
X8h7D1H.I;M0  那健马立刻放蹄奔行,顺着官道向前奔去。
#C'hz,o F3Y0q0c0雲莱网络9bkD U1j!I
  杜天龙,雷庆等一行人,都站在距离那松林四五丈左右处,看到那健马奔行入林。
#oe1sp I:Y0雲莱网络M lE6sM7K
  马入密林,大约有一刻工夫左右,重又奔了回来。雲莱网络A a5v"o1Z;^7B

K0P k|`*f#?L3i0  健马奔行到雷庆身侧,雷庆突然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
? s2uy6v;y R0雲莱网络%@"lRW {fV%JF i3Q
  杜天龙究竟是久年闯荡江湖的人物,一见雷庆脸色神情,立时恍然大悟。
^5Q+k6Oik0雲莱网络W{;JQS&n
  原来雷庆借那还银票明珠的一事,故意把自己的坐马,送入松林,想凭仗自己在这关洛道上的盛名,化解了这场恩怨,或是让对方知晓自己出马帮帮龙凤镖局的人护镖,使对方知难而退。雲莱网络!EwP3n/] f

7q#Ee)jvP*s0  哪知事与愿违,对方根本不买帐,而且还在马鞍上写道:“明哲才能保身,阁下不是镖局中人,似是用不着卷入这一场纷争的漩涡。”雲莱网络k rev~"}ne4r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13人表态】
21票
感动
17票
同情
14票
无聊
12票
愤怒
10票
搞笑
12票
难过
13票
高兴
14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