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无形剑(作者:卧龙生)

第一回 素服丽人雲莱网络 D3}CNF G1s

Dr _-CG)G2bq0  四匹高大的白马拖一辆豪华的篷车,奔驰在青石铺成的大街上。雲莱网络rb|j/uLF5D

3iNQ3ay c"z+FN@0  只看那四匹拉车的马,白的像雪一般,全身上下看不到一根杂毛,就可以想到车上人的尊贵气魄。雲莱网络 G.c0L2P"D^ c e

R(yK\f2^"\U ls0  黑色篷布,掩去了车中景物,但只看那赶车的把式,一身海青丝绸长衫,黑缎子鞋面的逍遥履,戴一顶青缎子长沿帽,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zmT_N b yR;?aS0
6|1U_{^Jz;n0  这哪像赶车的把式,简直是豪富人家大少爷的气派。
6in+J"Z^2A0
*~c \ mR6V&as0  这时,不过卯时光景,早市正开,大街行人如梭,接踵擦肩,这辆豪华的篷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而观。
9tIB8Y+d7J7v0雲莱网络f5Z7Qk FR ]*T
  洛阳城是大地方,三朝古都,中州大镇,这里的人,见过了不少的市面,但像这样的白马华车,确也不曾见过。
X?3M)bno/g|$\,U0雲莱网络s [;^1S0~3a
  单是要选购那四匹白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雲莱网络:SBhY3h_"Qj1dy
雲莱网络:n+\%AFay:xO
  路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车里面坐的王侯内眷,也有人说是御史大人驾临洛阳,查办大案。
-|KN7?c:Y/s3u0雲莱网络n:h H*CgY#Q;G
  篷车未转向洛阳府衙,却在西大街龙凤镖局门前停下。
D[C;^(D%l)W0
6h H\$_3LU:@(`0  青砖,大门楼,横着一块金字匾,门楼旗竿上,飘荡着盘龙、飞凤的标识旗。雲莱网络9p4p,~#^ P[ z;K6W6@

1d]1^1ZT!`X m0  黑漆大门外,用白玉石铺成三道石阶,石阶上站立着四个劲装大汉,一个个身穿对襟密扣。
Mlb#\"I#F.i$y6q/D0雲莱网络l?-F Np!wQ_
  篷车停好,赶车的白净汉子一跃而下,弹了弹青绸长衫上的积尘,登上三层白玉石阶,拱手一笑:“朋友,带我去见你们的总镖头?”
-n$vW3U }`a"o0
|F;E W$Z+s0  劲装大汉打量了青衫人一眼,又瞧瞧门外面那白马、金轴的华贵篷车,才笑一笑,道:“阁下是总镖头的朋友?”
d:w%m:]R*n]?3jY0雲莱网络y!@`0QU&QO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雲莱网络t$Bu$Xy"s bA

e6t8M&cg ] H0  劲装大汉道:“谈生意用不着见我们总镖头,见见二先生也一样。”
(a Wgy];o[v*Kc0
7_JzR7[ j;h)K0  青衫人笑一笑,道:“生意太大,只怕你们二先生作不了主。”雲莱网络Pi2^%SI%]n8e
雲莱网络d]5G/p7g'u o
  劲装大汉道:“这不用你客官担心,二先生如是作不了主,他自会去向总镖头请教。”
bT4C)Nr4H9z M-M0
?)R;H&O!} M0  青衫人道:“好吧!请你就带我先去见见二先生。”
,^6Cpd n0雲莱网络2P)f1ghr
  劲装大汉举手一招,五丈外大厅奔出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雲莱网络+m8G+s+U;JA#z
雲莱网络*gs_;}7P+b8n?Lf4{
  劲装大汉望望青衫人,道:“二先生来了没有?”雲莱网络OFLl0nP0bP

l [Z8raQ0  年轻人望望青衫人,应道:“来一会了。”雲莱网络b+T;F7L/{
雲莱网络b)`0di&T2n!v)e
  劲装大汉道:“带这位兄台去见二先生。”
} S f v'arcplTj0雲莱网络+?_){-ni;l } h{w
  青衫人一拱手,道:“有劳了。”
/g k+sg%hz C0雲莱网络!cs/Gd'L/H
  随在那青衫人向里行去。雲莱网络HC3}7V#e

`:y GLl:y tTL'm0  劲装大汉忽然高声叫道:“你这篷车马未下辕,不会跑了吗?”
9@%w9b J6Bph6l+TG0雲莱网络V#}u3Tl9v7T'v IF
  青衫人一面走,一面应道:“不要紧,车里面还有人。”
o1]#d(_$ob,l+s$r0
[,pl&u p s0  行入大厅,一个四十左右的灰色长衫人立时迎了上来,一面让坐,一面吩咐敬茶。
_%|&}*Q/[7[0
;x'{:g\;O)ze0  大厅很广阔,一张八仙桌,十几张铺着黄绿色坐垫的木椅。雲莱网络I)ew3]2vY

1MqNi!cXA%B#H t0  青衫人接过茶碗喝了一口,道:“你是二先生吧!”雲莱网络 li&dwki1KV
雲莱网络 S Z(X'[;I+mC2D9c
  灰衣人笑道:“不敢当,在下徐二,是龙凤镖局的帐房,伙计叫着顺口,就叫起二先生了。”
y5hI0HqP U0
.R LS]FLZ.?q0  青衫人道:“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二先生是否能作主?”
{1q*Jw&i,l U"N0雲莱网络9N+sls o$uIX
  徐二道:“敝局生意,都是由兄弟看货计价。”
zS9{)AwS*E9I'F:~\0雲莱网络ZcHmn~
  青衫人道:“这笔生意太大,而且也很难,是不是该请贵局总镖头,亲自出面谈谈?”雲莱网络{wtG U5}wE

#|k3E3VV$E6P+?0  徐二皱眉头,道:“是红货?还是珠宝?”
^+w#FQ!@gJGq0雲莱网络JW H*sFg;v
  青衫人道:“不是红货,也非珠宝……”雲莱网络 W7A2P$E$wpN!]3VuI]@
雲莱网络3e'U NK9@;v7p7e!z^:N
  徐二接道:“那是银垛、金锭了。”雲莱网络e.Z6XK*[r#h

.d u!w#mj*zd0  青衫人道:“也不是,二先生,是人……”
5w0`:kS6N0
:`6j5?B'\o L P(J0  徐二怔一怔,道:“是人头镖?”雲莱网络8?^'g3X&m-a2k

4dWq'ZZ0  青衫人微微一笑,道:“是人,活生生的人。”
5N7E+YO;A,Vv0
K r/v }I I0  徐二哈哈一笑,道:“朋友贵姓啊!”雲莱网络3X4U XP p(c

c\b)Jvh0  青衫人道:“兄弟姓平。”雲莱网络3C5z#W5b-q
雲莱网络PS7Lx.[%H*|
  徐二轻轻咳了一声,道:“平兄,很对不住,龙凤镖局的生意太忙,从来不接人头镖,洛阳府大地方,龙凤镖局不算,还有四家镖局子,你请到别一家看看吧!”雲莱网络B+r-K mT
雲莱网络l1Y/Ez~O A;L
  青衫人摇摇头,道:“我打听过了,北六省,就数着你们龙凤镖局,别家一家也保不了,我们也不敢请他们。”雲莱网络TSe/U,m*c [8Eh
雲莱网络Hg-CEi
  徐二道:“平兄,你行情很熟啊!”
%?._$u6m6K`0
Ve8qLyg Z7i0  青衫人道:“说的是啊!生意太大,兄弟也不能不多打听一下。”雲莱网络 LNI2P R`!y'P;W

_'Ou&m1v4l5Pn;qG0  徐二皱皱眉头,道:“平兄,人头镖!能有多大个价钱,敝局……”
'L4k$m!G,Di4X0r0雲莱网络X(xb5P`P
  青衫人扬手拦住了徐二,接道:“二先生,镖是活蹦乱跳的人,走起来不费事,至于价钱应由贵局开出,咱们决不还价。”
vEV3En}/]0雲莱网络;p3w1SJ'IK] a
  徐二又是一呆,道:“什么人,这样吃价?”雲莱网络1GH2W1p3fU?L
雲莱网络7H4J9F&Agx{
  青衫人笑道:“二先生,生意谈成了,在下自带二先生见见。”
0|_I'tu'f&Y n/d0雲莱网络 WwelAg w
  徐二沉了一阵,道:“送到什么地方?”
K7^\6w-m0a-U!R|0
?+^Lw)~ k)Y0\0  青衫人道:“长安。”雲莱网络 S|j9@2ER#p
雲莱网络da T#^Bn*|
  徐二笑了笑,道:“不很远,这条道敝局常走。”
'[kQk9n{#I0
C(A:LL2Tq0  青衫人道:“是嘛!贵局名气大,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
;` j-r8H2bM0
hfWp4Z7IR0  徐二道:“这么办吧!你出个价,我心里合计一下,如果大家划得着,咱们再谈细节,如是合不着,平兄另请高明……”雲莱网络"u@:r6xwc#}ku
雲莱网络#I0^*i9Z(]j n,nQ
  他似是自觉说的不回滑,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敝局一向没有保过人头镖,实在说,这价也不知如何一个开法!”
%LW ?4o]&Iz!Kj7VxOr0雲莱网络!i%@!vY%Z }N5}
  青衫人伸出四个指头,道:“这个数?怎么样?”雲莱网络\7e0C0L_

oL)R*s_ZW0  徐二笑一笑,道:“四百两?还是四千两?”
;WU(`!i,W:ufc0雲莱网络*S\\#zU)Q
  青衫人道:“四万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
emrv`Q0
]"ctO:S ca0  徐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说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 eVjpO c3OR Gn
雲莱网络t]Z.f%ZH2X@
  青衫人道:“不错,如是二先生不太满意,在下可以再加一点!”
o9PLYES0雲莱网络4X{sj#M
  徐二心中暗道;“把个人送到长安,肯出价四万两银子,这小子家里开出了银山、金矿……”
^!o*qOwl5UA p0
$Oy,?u r0A0  但他究竟是商场老手,尽管心里震动.却没有乐而忘形,故意沉思了一会,道:“平兄,价钱够大,但不知万一出了事,咱们如何一个赔法?”雲莱网络/K e)q/MP4S F

!WY St%@0  青衫人道:“人命非财物,所以是最好别出事。”雲莱网络;Z0t3z i0Z#sv!h
雲莱网络b~&Y[4C0_
  徐二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龙凤镖局,开业十年,也失过几次镖银,但都被找了回来,近五年中,更是一帆风顺,没有一点风浪,这条路我们又很熟,九成九不会出事,不过,行有行规,咱们事先能说个清楚,免得万一出了事,有所争执。”雲莱网络(} a#EqT c
雲莱网络'B8Xl0~5u{
  青衫人道:“人命无价,说到赔字,很难说出数字,贵局如能多调高手,再由贵局总镖头亲身出动一次,或能得保无虑。”雲莱网络.WS,^y:J-{k8v

pZcU GQv0  徐二笑一笑,道:“好吧!这趟镖很突然,也很奇怪,我得请示一下敝东主,由他决定。”雲莱网络*aZq u+G\
雲莱网络2?Ri7R8sy+~
  青衫人道:“这么说来,贵局已答应接下这趟镖了。”雲莱网络t7_2["c&k!N*y y }&k RD
雲莱网络.eh[fDS"B;i
  徐二道:“平兄请稍候片刻,兄弟告便一时。”雲莱网络 El x v6[\ij

$P9[I]+r7|%ma0  青衫人道:“徐二先生请便。”雲莱网络D(j4yGtC2rmd

R%r#f3E(?0  片刻之后,徐二带着一个三十七八,留着垂胸长髯孤修躯中年行了进来。
vK:e:b:F U ?r^0雲莱网络+^3th yWC
  徐二欠身,道:“平兄,这就是我们总镖头。”
5_/G3k'H)^g"f0雲莱网络&oyt F N:o R*[
  长髯人一拱手,道:“区区杜天龙,龙凤镖局的总镖头。”
h'G~%_7X;y AS_0雲莱网络1W;k5E*P5} q7G
  青衫人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会。”雲莱网络9a"F]rN w~"K T
雲莱网络bE.ZM R B8P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敢当……”
+J#n`/L Y6ox1un0
a%~)SS e0  目光一掠徐二,接道:“听敝局帐房先生相告,朋友要投保一趟人头镖。”雲莱网络 xeF oC
雲莱网络2m/W1kY|#aJr
  青衫人道:“是的。”
'x vI M.N@9q9_0
![+Tr2aH3O` V0  杜天龙道:“行程不过千里,出价高达四万两银子。”
Fx+u*lz W#Uj0雲莱网络'U q P D!\Q j!j#Lcr
  青衫人道:“不错。”雲莱网络-K7`S$b:{v"Q
雲莱网络-_x*P Rr&h,D
  杜天龙点点头,道:“杜某人自刨龙凤镖局以来,十年中接过不少大生意,但像这等奇怪的大镖,还是没有保过……”
S6d3P/MU0雲莱网络,T:s$B b9U;`
  青衫人笑一笑,接道:“总镖头觉着哪里不妥?”
/T:? aq?0
L:Gl5Gy8qsA2`0  杜天龙大笑三声,道:“杜某只是觉着奇怪,区区千里镖程,阁下肯出四万两银子的高价,只是保趟人头镖,这其中定然有为难之处了。”雲莱网络F7sZ;EU;A?'x%T
雲莱网络 [^9MG7kxx/j
  青衫人道:“想当然尔。”雲莱网络G$z:mI2h7g,Z
雲莱网络{P w2F*YzV'T _
  杜天龙道:“平兄可否见示一些内情呢?”
Tq;q&V%N5u0
l U \TZ6oVm0  青衫人道:“事情很简单,有人要杀他们兄弟,不得不把他们送入长安,暂避一时。”
5l7B!K4?8Z ik;iF0
FH"Sf}0  杜天龙一皱眉头,道:“什么人要杀他们呢?”
(F4bw(s C3_ q0雲莱网络J7eZ F;@'K9hE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贵局可是不敢接这趟镖吗?”雲莱网络/t6R.Jqx$e)Y+B

W{"I:{w?4PJm0  杜天龙仰天一笑,道:“承阁下看得起我们龙凤镖局,送上这趟好买卖,杜某如是不敢接下来,那岂不是弱了龙凤镖局的名气……”
V-r.qaGy4O0
q@;u2d/nE0  青衫人接道:“好胆气,杜总镖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姓平的没有找错地方。”
AHN|7?FV&J o4Ff0雲莱网络:SU6G'^x eO5I
  杜天龙淡淡一笑,道:“平兄我还有下情未尽。”雲莱网络 wf+H9G Y glt

,Z(Ih!`-yJ&I4gV0  青衫人道:“兄弟洗耳恭听。”雲莱网络lk5Hzj3G6sR+A

V m5g ilh)lV0  杜天龙道:“第一,杜某要知道他们是不是江湖中人?”
Jp`&{1x4a+i0雲莱网络VBHwAR5f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雲莱网络1z!d(UPR_Y

HZ*eq0ZR0  杜天龙道:“第二,在下要见见受保的人。”
j#kqAo e"xx0
E\l.y']#n.[8T O2M;B0  青衫人道:“那是自然。”
#?7C7w'?3b)?f)P8A0雲莱网络MRF}m
  杜天龙道:“第三,人要送到长安何处?把他交给何人?阁下如何付款,万一有了什么变化,敝局如何赔偿,照咱们镖局的行规,这些事,都该有个约定。”雲莱网络`aVJ#W;Z]5?
雲莱网络*lx7`/txkI
  青衫人道:“人在贵局外面的篷车上,杜总镖头答应了,我这就立刻请他们下车相见……”雲莱网络"W"L*pCsoP
雲莱网络U1DL ny2Hp A
  语声微微一顿,道:“人到了长安,送给长福银号,就和贵局无关了,至于有了变化,如何赔偿的事,兄弟就难开口。”雲莱网络$k-{Q~z7n,F+}
雲莱网络AY$^4^v
  杜天龙神情变得十分疑重,缓缓说道:“山西柳家的长福银号?”雲莱网络f1V xtM9iE
雲莱网络a0a yR VS:x
  青衫人道:“正是长福银号?”
5p(i.C |9r5a M0
oIJ1{W2JF:}0  杜天龙道:“平兄,那位投保的人,可和柳家有关?”
@#K;U%] k/s1T'Ma0
ri8F7T,F+Q^x0  青衫人道:“自然是有点关系。”
"U e2?)T^$M,N![0雲莱网络[hj2d2V~)A|V
  杜天龙道:“山西柳记的长福银号,遍布北六省,实力强大,各处分号,都雇有武师、护院,柳家的人,还要请镖局保护吗?”雲莱网络,H4MMo$FRZ W
雲莱网络"DV ^1^)A hd
  青衫人笑一笑,道:“山西柳记的长福,确然是财力雄厚,遍设分号,这洛阳也有一家,不过,除了长安总号中,或许能保他的安全之外,各地分号,都无此力,所以,杜总镖头,只要把他交入长安总号,贵局就完了责任,至于付钱方面,此刻,兄弟先付一半,两万两长福银号的银票,到了长安总号交人,再付一半。”
rb2ozv]b:E&X'm0
SJo6lig ^ m2y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平兄,咱们一起去看看人吧!”雲莱网络:h'B#x8i7B2QA+JA
雲莱网络"?HB#]E2y
  青衫人道:“在下去请他进来?”雲莱网络 vH z;E9?4uE3K

3L,R7u&w{'e2p1`1V/|0  杜天龙道:“不用了,咱们一起到外面瞧瞧。”雲莱网络 F`T1gJ"~dY%I
雲莱网络 {C8s;Lsw
  行出大门,杜天龙立时一呆,失声叫道:“四骏车?”
.O[q!e*K,J1Kl f0
2o1Y"N!`fs1S)P)WOJ0  青衫人笑一笑,道:“好眼力,杜总镖头。”雲莱网络4iyL)E E O$?%{#@*j

o f E8R!r] p G~-Q0  杜天龙望着那四匹高大的白马,道:“久闻四骏车,有日行五百里的能力,今日见这神骏四骥,果然是天生龙种,好马呀!好马……”
7fe E*v'k/j3O0雲莱网络Af"f\5L&O:OGHY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大事,霍然回头,道:“阁下是闪电神驭平步青了。”雲莱网络'hZ"qkPPOV9i(t
雲莱网络$F_B k4o]
  青衫人点点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兄弟正是平步青。”
R6tj:z%fP V1B!L^0
6T1e\x]0  杜天龙道:“平兄,你有四骏车,千里路程,赶紧点,不过两日的工夫,为什么平白地把四万两银子,给我龙凤镖局?”
LeAt2wD*\_0雲莱网络B6].[*`-m&tq zO
  平步青摇摇头,笑道:“杜兄,兄弟只有一个人,也太过单薄,所以,不得不把到手的银子,奉送贵局了。”雲莱网络8]"}*MC go)y
雲莱网络#O1pMeom{}$x$q`
  徐二也跟着行了出来,站在杜天龙的身后,此刻,突然接口说道:“平兄,好大方啊!”雲莱网络p+_)M.{V SQ
雲莱网络/Kw s0GK,[ trkrB
  平步青笑一笑,道:“兄弟接下了这趟生意,由开封送到了洛阳,只赚了两万两银子,不算太多吧!”雲莱网络MmA|-HJ/Y
雲莱网络1cWjao1x`.\ x:B
  杜天龙微微一笑,道:“平兄,打开车帘子,兄弟要见托保的人。”
Z4\;f ?,f!q0雲莱网络Y4r yn? X,B
  平步青伸手从车里取出了一个锦墩,放在车辕前面,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请下车!”雲莱网络]C2H.Q1~}$B
雲莱网络1W3X^^s2Z-q Iw"x)A
  车帘起处,一个全身素服的妇人,扶着篷车扶手,缓步下了篷车。
~AS UOa0
%QLMQ$oo2r0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一条白绫带,横勒着满头秀发。
-{%j(|H8w1`V0Jk0雲莱网络$@NZKy/D9q{
  眉梢眼角处,带着淡淡的哀怨,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美丽容色。雲莱网络 O+i3Pz8q2W
雲莱网络-c6Xu6\$fb$v] c,g
  她微微垂着首,低声说道:“平先生,唤出未亡人,有什么吩咐?”
;Ri0B0x bQ5W/G1O^5B0
WB7_je6Zd0  也许是这素服丽人太美,招来了不少路人侧目。
*g8fsg}s0
pHl%FB0  杜天龙低声道:“平兄,请夫人进厅叙话,这里不太方便。”
/b7E e f#[ } _9p0
sQ3xgob0  平步青道:“杜兄说的是……”雲莱网络"KsLx7um/hX;t+J
雲莱网络vG(aX&Aj;h[D
  回头对素服丽人,道:“夫人请。”雲莱网络-v1Lb c!n.y;p8k

EaPO&qo0  素服丽人叹口气,举步向前行去,莲步姗姗,登上了白玉石级。
2a.I~o-ys9`hrX6\0雲莱网络N}u$l-W(z4y| a
  徐二带路,引那素服丽人行入大厅。雲莱网络(L/A:R i.c%ktW

|z r ]ru0  平步青让那素服丽人落了坐,才轻轻咳了一声,道:“杜总镖头已答应了护送夫人回长安,费用白银四万两,先付一半,另一半到长安再付。”
7W+\aK9li_ED]U0雲莱网络 XV)QV*z!F{[ y
  素服丽人忽然起身,对着杜天龙盈盈拜倒,道:“未亡人谢过杜总镖头仗义成全。”
)D W VQ?L6nJ0
5K4Lg u0H5b/_0  杜天龙伸出两手,又不便去扶,急得哈着腰,道:“夫人,快些请起,就算我们答应了护送夫人入长安,也为了银子,这是生意,夫人用不着谢我们……”雲莱网络;D9IQlO$Z/_

U!LP7zuo@0  素服丽人接道:“未亡人连遇险难,纵然是肯花银子,也没有人愿接这趟生意。”雲莱网络a ~I3Q Ka9LO
雲莱网络}*}"FF,K"RG|?D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是……”雲莱网络6M#M.}M@;k(q$k

%P4Kd'Y"s?-z:f0  平步青接道:“柳记长福银号三东主夫人。”雲莱网络)J;j{;Y1I.G

Bi#y&]Y9f!p&\X!o0  杜天龙道:“是三夫人。”雲莱网络)n1T@C2{4~8m,A&_
雲莱网络jsI'z7N
  柳夫人道:“不敢当,未亡人夏氏秋莲。”
0r@ B3WPV4J0
#V/|1E(@hL3P0  杜天龙道:“柳三爷是……”雲莱网络0Lw2d-py&{/f5L2[

@VmK*r-`#}0  柳夫人道:“先夫是被人刺杀的。”雲莱网络h Lg&v!n$\_1^c4Hq
雲莱网络:W_U/j-e;t.Z
  杜天龙心神一震,道:“柳三爷死在何处?”
r)o)C$y/Xg0]F0雲莱网络$^._(j w3U)DS
  柳夫人道:“开封。”雲莱网络'Xi(`5CW5N [ p

a Ul;]@e2J0  杜天龙道:“开封的长福银号规模很大呀!”
*j$v8GDf.LPq'oO0
]T7H v%JA Ia;`0  柳夫人道:“先夫就是死在开封分号。”雲莱网络au x@ z)n*x#L9n S
雲莱网络2kF6L b KOzn1c-[9k
  杜天龙道:“银号中没有护院武师吗?”
Ki7q7wE0
5Ok$NIR&i%CE0  柳夫人道:“有!那人在大白天,侵入银号,直闯入内院,一剑杀死了先夫。”雲莱网络B,w:VA&L!Vaf7h.d0h
雲莱网络 ^bcuy;J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夫人是眼见吗?”
"kwh(M"{~\0
)vGH x:W0  柳夫人道:“算得上是眼见,先夫被刺的地方,是内宅厅中,未亡人在内室,先夫死前一声惊叫,未亡人立时赶出内室,曾经见到了那刺客的背影。”
?6xv_:hh d'}:F0
&}1G(EB Jw^0  杜天龙道:“夫人没有叫喊吗?”雲莱网络0rTNY M#}w5Wa

|z[l+N"r2qz0  柳夫人道:“有!等那护院武师赶到刺客早已不见。”雲莱网络l1UvW't B n6J
雲莱网络:x8QmxOG
  杜天龙道:“光天化日,能混入戒备森严的长福银号行刺,这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雲莱网络4L9{]!Y(S~8J

;S A+y s-|"}0  平步青突然从怀中摸出四张银票,选了两张,双手捧上给杜天龙,道:“杜兄,生意已经谈好了,杜兄请收下定银。”
'Lz"fp,O$I.hD&[0
F,ufwe8nRva0  杜天龙转头看去,只见那两张银票,每张一万两,盖着鲜红的长福大印,心中暗暗忖道:“保一个人头镖,千里旅途,有四万两银子好赚,就是保一批价逾数百万的红贷珠宝,也没有这样一份收入,但那闪电神驭平步青,竟然不肯赚这笔银子,这中间,只怕是大有文章。”雲莱网络%cqK_o#j!N@

ih'[!gW6a4Z0  心中念转,微一摇头,道:“定银,在下不敢收……”
C[(R{YJ0雲莱网络fx |Q6P0m-F&Pd B
  平步青道:“为什么?”
2t0cFX(k _c#n0
{d i8F$@XdS0  杜天龙道:“因为,咱们生意还未谈好。”雲莱网络^Lh5e,W(y j o

"Tk/u{9M^0  平步青笑一笑,道:“杜总镖头,龙凤镖局在江湖上威名卓著,答应过的事,如再悔改,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只怕有损贵局的威风了?”雲莱网络 CFrh7Cc
雲莱网络a5o K X;?1e^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答应了吗?”
2r#Bbo&j3^ D0雲莱网络"ru-y6E*u
  平步青道:“夫人已经谢过了杜兄的仗义之恩。”雲莱网络&|Kb l N xM
雲莱网络|cYH1Wd@`gGb
  杜天龙道:“这个,这个……”
b c)G z#fW)k*XR0雲莱网络3ez6j*ue X2l3f
  柳夫人轻撩白罗裙,盈盈跪倒,道:“杜总镖头,先夫被刺之后,贱妾细想内情,十分复杂,如若不能回到长安总号,面见大爷,贱妾只有从亡夫于泉下了……”
tA3Z$dp1Vj0雲莱网络S(Z&}3hYk kJH
  两长泪珠儿,滚下了双腮。
:e.o$F;u Yg C wSOA8s0雲莱网络8k,bt8lW&d5d+q
  手执白罗帕,拭拭泪珠儿,接道:“贱妾死不足惜,只可怜亡夫留下的孤女若梅,没有照顾……”
? P)n\0JX*Z_0
:|(D _%@!h l}0  杜天龙怔了一怔,接道:“夫人,还有位女公子吗?”
[x,T@#f`Q0雲莱网络 G*Sz$ER'} l+q
  柳夫人点点头,道:“小女现在贵局外面篷车之上。”雲莱网络 b _eH{b vW I"R

~eWZ6a']6g^Xa+a0  杜天龙一挥手,道:“快!接柳小姐进入大厅。”雲莱网络$s6sq*] g
雲莱网络jYJ"x{-q
  一伸手请起了柳夫人。雲莱网络*m5E-Op9^6lI
雲莱网络'p2coV4L0sa2u!_
  两个守在大厅旁侧的大汉,突然飞身疾奔,向外直冲过去。
R/kVBb"}%`7q8|#w%AH0
Qr7n!N0xX;v0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总镖头,兄弟至少抛了他们二十里,最快,他们也还要一顿饭的时间,才能赶来。”雲莱网络Ws(kR0SYz.v+?&B-]O

gs$d;?w0  杜天龙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夫人,平兄,在下虽然还未太了解内情,但就感受上而言,这中间情节,十分复杂。”雲莱网络D9QDex"u
雲莱网络q QQ;L+] S0TN
  笑一笑,平步青道:“杜兄,如是很简易的事情,兄弟不会带他们来龙凤镖局,柳夫人也不会出四万两银子。”
/~-p9\e3]?Oy `;sE0雲莱网络HkA$KhI'U*`"^
  这时,两个健壮的镖局伙计,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行了进来。雲莱网络x2{#FH5X.u xr P/E4I

}:hOqS.cn:Jy0  那少女一身白罗衣,白绫带扎着两条小辫子,面目娟秀,一双天足,穿着白缎面子小剑靴,缓步入厅。
l)f6T(pXO}G9F0雲莱网络S4?C,Bc/O0Y;wc
  那是位娇丽可爱的小姑娘,也许是历经大变之故,纯稚无邪的小脸上,满布淡淡的哀伤、忧苦。
"xs`q4J1{J0雲莱网络`U*AaJ A1~9A9U;a
  杜天龙目光一掠柳姑娘一双天足,心中暗暗忖道:“柳家富可敌国,女孩子,怎会留着天足,难道这丫头,学过武功不成。”
7t/Z#}8`-l(w+zS3u+h0
!~ b@F D9B5iaI0  在那个时代,世家女儿,大都要缠上一双好小脚,所谓盈盈一握,走起路来,才能够步步生莲。
W Y7P2a\0
;x"G,fp&rq0  聪明的柳夫人,似是已瞧出了杜天龙的怀疑,轻轻叹息一声,道:“贱妾无德,只生此一女,因此,极得先夫的宠爱,缠足之痛,使先夫不忍闻哀苦之声,故而留了她一双天足,唉!小女何幸,生为柳家女……”雲莱网络p1xE%q'eF4l_

9gE}9d3]5NT yF8I0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残妾曾为此事,和先夫有所争辩,先夫却笑语贱妾,柳家女儿,别说是一双天足,就是麻脸、丑女,也不愁嫁不出去啊!”雲莱网络t*q.?2ll`o

%K8cJ9u'R:l:E aH0  杜天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雲莱网络Al]k4H M&bIM5Q
雲莱网络8ReA&F6Pwz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兄,在下还要凭仗四骏车的快速,逗着他们玩一阵,三夫人母女交给你杜总镖头了。”
5o/@8{!U3fyF;HC0
'zk%R6BIl"q h'_#N1Z"H0  两万两银票,送到杜天龙的手中,转身一跃,飞出大厅。
-ix;d{2x0
-{PBR\8aPUm0  杜天龙大声叫道:“平兄留步。”
`0VI/d-LyA f3L0雲莱网络5W3M u:h/R)d U8uh
  平步青头也不回,直奔到镖局外面,跃上篷车抛下一个大包裹,疾驰而去。雲莱网络2r%v uwS7t
雲莱网络 PV-y,Oa]9R`z-n
  杜天龙追到大门外面,平步青已驰出了二十余丈。
O+y0l[4d$@0雲莱网络6y7M1Q@5g
  只好捡回了平步青抛下来的大包袱,行回大厅,道:“夫人,车上还有别物吗?”
&i:],T*r&J}"~,Y+v"\0
kC"bGCvS0  柳夫人道:“我们母女走得很急促,只带了这一个包裹。”雲莱网络m*{9E u'L`TVWc
雲莱网络.u%Q%Y[ Z6]i$L$Y
  杜天龙道:“走得很急促?”
,^aVmA;Y8P6s6}0
&x2oBKY0k2ZO8i5wz0  柳夫人道:“是的,我一直担心我们母女离不了开封,唉!如非平大侠仗义相助,我们母女决难逃虎口。”雲莱网络O\Q [2@!Y h E
雲莱网络(vm.]X@`-Z
  杜天龙道:“夫人,听夫人的口气,似乎是这中别有内情。”雲莱网络tBw1U6{(jI8b
雲莱网络)m+h2KpK:K
  柳夫人点点头,没有接口。雲莱网络-d_,Y?3@1t3_ G+p
雲莱网络;w]#W%d(}+Y'}5iK&C
  杜天龙道:“夫人,可是已经知道了这些内情,是吗?”雲莱网络.v2^3S],O[r/GW
雲莱网络 [D)l iX/j*f
  柳夫人道:“贱妾知晓的不多,而且,这些事,关系柳家内情,恕贱妾无法多言。”
gD(].T"{:g0雲莱网络VK-X2qf-F6f
  这么一说,杜天龙自然不好多问。雲莱网络T#e FioT b b![

t Zl.["v$~"D`x$V0  本来,这保镖不是问案,杜天龙也不应该问得太多。雲莱网络:O#bh#x u8CI8N
雲莱网络]/c8m|'BI"|,z5X
  但这件事中疑窦太多,杜天龙沉吟了一阵,仍然忍不住问道:“夫人回到长安,就能够安全了吗?”
3R0j2W_3_'eOZ4?0
$D"p^ s*|0M#K5z0  柳夫人点点头,道:“大伯坐镇总号,未亡人只要能见大伯,就可保我们母女的安全了。”
&a3L%vN~0雲莱网络Z w6lhk`
  杜天龙又沉思了良久,道:“好吧!区区接下这趟镖了,但夫人准备何时动身?”雲莱网络:{(l"N:U5W

O6b;Q2W8zqRbj0  柳夫人道:“先夫停柩开封未葬,未亡人归心似箭,自然是越快越好。”雲莱网络 gh8Es+Uz7Z*U:w
雲莱网络9U{Ur'r*e,Yj
  杜天龙道:“夫人请留此便饭,在下稍作布置,饭后立刻登程。”雲莱网络q G-_mT2U Y

p2L:N cg%jo0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柳夫人轻提白罗裙,露出了一对小金莲。
(YU.|3f6\0
L%f~X#Z`6hs0  那是不足三寸的一双好小脚,尖尖白绫鞋一手可捏。
7n"{/Lju wcB1j0雲莱网络Tw Sa1{"A?L*d
  撩起了白衫衣襟儿,掏出来两张银票道:“这是银票两张,杜总镖头收下。”雲莱网络 H{(c:_{)fz

&?0[5\J%N0  两只雪白纤长的玉手,捧着银票,递了过来。
ub)A];_2T(V;p0
N7g!J/s,U$k/O0  杜天龙道:“四万两银子够多了……”雲莱网络B6R3A}2}$D
雲莱网络u!]z%S'?~hf
  站在一侧的徐二先生,却伸出手接下银票,道:“总镖头,十万八万两银子,在柳记长福银号,算不得一回事,咱们该多去些人,以保护三夫人的母女的安全就是。”
dx\ Ys%D/Q`nqU0雲莱网络 v r h Kx#d
  杜天龙紧皱眉头,却未阻止,沉声吩咐道:“传话下去,选八个精干的趟子手,各选好马一匹,要一轮四套大篷车,我和夫人亲自护路护送。”雲莱网络 K }8N&V;l\
雲莱网络 ?#yJ\ Y Q;\2Nk
  徐二先生一欠身,道:“属下立刻传话。”
8sWg4]j.zp,X0雲莱网络W#i[^(S@b
  杜天龙略一思索,又道:“去通知王镖头一声,要他同行。”雲莱网络m0Vmg&]5wLl
雲莱网络Nq*Q8`~7Xk@ D
  徐二先生怔了一怔道:“总镖头,有你和夫人同往,还要王镖头去吗?”
G/Xc/H!ftY0雲莱网络g s.g4I%F
  杜天龙道:“照我的话去办,替柳夫人母女们安排酒饭。”
3eH6qS&{p0雲莱网络6b!brfB{5a
  转身行入内院。
N6K q,{ Y#x0雲莱网络\.aIS6y:eO t
  徐二先生轻轻咳了一声,道:“柳夫人,敝局总镖头从来没有如此慎重过,请了夫人同往,还带了王镖头同行,我再选八个最精干的趟子手,龙凤镖局的精锐,尽随夫人西行长安了。”
.QV ~)IX ` JH0
CA})QI9w9N0  柳夫人长长叹口气,道:“杜总镖头仗义,阁下多多帮忙,未亡人感激不尽,这银票一张,酬谢阁下,还望笑纳。”
F{t\/r0
8S3].|J9T8^'{d0  纤纤玉手,奉上一张银票。雲莱网络5zi;RN_(H
雲莱网络2qA4h ry+e
  徐二先生眼角一描,那是五千两银子的面额。雲莱网络a"r)rsD:u bIg;~)Q
雲莱网络4yW8WsIE
  好大的手笔啊!一谢五千两雪花白银,除了柳长福银号中的主人之外,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人。雲莱网络-O W4w qf
雲莱网络#HC/yw8ww#bE`
  徐二先生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不好意思吧?”
$R nh%_?9]%wd w0
&^2f:FO Qi WL$}C0  柳夫人道:“柳家有的是银子,大哥收下吧!”
VJ{G/Pd.v6fE0雲莱网络V)p[2j c-Ou
  徐二先生接过银票,打个躬,道:“这,谢过夫人了。”
`Kczeo5F~y0雲莱网络-F!w)ds"Q2X/P$Ra
  柳夫人道:“不用谢了……”
:N)tR)p%{}$i0雲莱网络'f0J0^atpw#} B
  话题一转,道:“杜夫人也会武功吗?”雲莱网络Xv%PT#p

;^~:A+D8i2h S!YN0  徐二先生道:“咱们夫人的武功,只怕不在总镖头之下,再加上王镖头那一身武功,夫人尽可以放心了。”
6V&yEErw6G9A!z0
W%`:g*TUZn0d0  柳夫人道:“王镖头是……”
.a+]6m1rH0雲莱网络k*x(jX*ps
  徐二先生接道:“除了总镖头和夫人之外,咱们龙凤镖局,就属王镖头的武功好了。”雲莱网络+};RZf4CyIVk

` xDc]x0  柳夫人未再多问。
4u(Jp+P?)K0雲莱网络4n8T4~o*F6pfB$w5?
  片刻后,酒饭摆上。雲莱网络W1a;`FB W

z&B VJ'NH1B0  也许柳夫人太大方,这徐二先生吩咐送上的酒饭很丰盛。
2TgG[K G)T3`0
4U&y0dxm u0  满桌佳肴,只有柳夫人母女们食用。雲莱网络7h2[ n7n N:s
雲莱网络#J:lZY+_6fG `
  龙凤镖局不愧是大字号,动作可也真快,柳夫人母女俩也就不过是刚吃完饭,徐二先生已过来相请,道:“夫人,立刻上路呢?还是休息一会再走?”
],K;VJm(E0
2?&w9U[#XAT G O0  柳夫人道:“杜总镖头的意思呢?”
HH(Kq.]0
!v?&yP]0J*r}0  徐二先生道:“总镡头已在外面候驾,但凭夫人吩咐?”
7v;n4?Vi7Y pA0
f ~"`:Z7\t c0  柳夫人站起身子,牵着女儿一只手道:“我归心似箭,自然是愈早愈好。”雲莱网络M/d*S6dDJ

K%?0L }#H+r0  龙凤镖局的大门外,早已停着一辆三马环套的马车,一个二十七八,柳眉凤目的中年妇人,穿着青色劲装,左手提着一把古铜作鞘的宝剑,站在车前。雲莱网络[)b O5[Q pU

}cU^%h:E O'bt O0  八个身着黑衣,白裹腿倒打千层浪,身佩一式单刀的精壮汉子,雁翅一般排在篷车后面。雲莱网络?+}+g)dAI ebw

f eD)o1TWt r0r4W0  杜天龙牵着一匹全身如墨的高大黑马,站在篷车前面,马鞍旁挂着一把金背大砍刀。
tq!SkU-R2\C,h7hN0
~3sVXi`2Gpm0  一个三十上下,紫脸环目的黑衣大汉,腰裹围着亮银软鞭,站在杜天龙的身侧。雲莱网络R,^(AzX&R;X5^

H pw U.P/R0  柳夫人心中暗暗盘算,道:“那站篷车前面,大概是杜夫人了,立在杜天龙身侧,腰围软鞭的汉子,自然是龙凤镖局的首座镖师王镖头了。”
m0TW%?(E%m;H0
*xhlvZg-E Zp0  只见杜天龙一抱拳,道:“拙荆陪夫人,小姐,共乘篷车,也好近身保护。”
`zC1Wu1j6A1K._"U s0雲莱网络:~I1~ H8zJTv:z2R
  柳夫人对着杜夫人一欠身,道:“未亡人谢过杜夫人。”
"C1v3fg?0
7c9as-E7m`2I dw5F0  杜夫人还了一礼,笑道:“不敢当,夫人请上车。”
d[tqWS)CU0雲莱网络'l5TP0s?y&P(}
  车把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手执长鞭,腰裹束着一条白带子,伸手拉上一个锦墩,放在车前,随手打开了车前垂帘。雲莱网络t9mhL:]e7M

+P pLZQ0  杜夫人手扶着柳夫人母女登车,也随着登上篷车。
'v+m%Y$gu7@:U0
LzK8M"F E0  车把式放好锦墩,放下垂帘,跃坐车帘前面,顺手打了一个响鞭。雲莱网络~Jq&ko8nBH
雲莱网络"^C)A](P't8eL1r
  三匹拉车的健马,立时奋鬃长嘶。雲莱网络 st XoEp|w rgF Q
雲莱网络 c,\._`u[ w)y5{
  杜天龙翻身上马,一挥手,道:“四前四后,起车。”雲莱网络+uE$wwRz2yQ

gu^*Z1R!G+\0  车后面八个佩刀的趟子手,一齐跃上马背,前四个泼刺刺,冲到篷车前面,蹄声得得,向前奔去。雲莱网络S!m*Z\ @
雲莱网络+Ch] T#B"i0?m
  杜天龙和紫脸汉子,并骑走在车前三丈左右处。雲莱网络 UM%HPqJ Z? N

_ F P{|n o0e0  篷车驰动,轮声辘辘。
e/{&RZ6Ci0
B ^i?+c0[XJ4f0  另四个佩刀的趟子手,却随在马车后面,保持着五丈上下的距离。雲莱网络;T~+i2d%|/a
雲莱网络;A5u.nT8d
  十匹马前呼后拥,拱围着篷车,向前驰去。雲莱网络y)TIh kc"S7?AT$qy

b yT:Lfl&G#T;r!O0  一行车马,很快地出了洛阳城。雲莱网络E{}o`tJC1No
雲莱网络}a2i |)cr8Q
  杜天龙回头后看顾错后一肩的紫面环目大汉,低声道:“人杰,闪电神驭平步青,是何等人物,肯把这票酬报丰厚的生意,送到咱们手上,这中间,定然有扎手之处。”
4gUk+E_[ F\2lmm0雲莱网络GbB~8h F\2NW
  紫脸人,正是龙凤大镖局中的首座镖师王人杰,此人不但武功超群,就是应变机智,也是杜天龙以下的第一人物。
u^&i*PE1p O N`O0
?nd*e.T]]0  只见他沉思了片刻,道:“总镖头顾虑甚是,如论柳长福银号的实力,决不在咱们龙凤镖局之下,开封大地方,柳家必然颇有好手,保护银号,他怎会借重平步青的力量。”
4VM;k!E p~J0e0雲莱网络cP~ Cj S|
  杜天龙道:“这一点,柳夫人倒有解说,他说柳家三东主被杀,很可能是他们家族中事?”雲莱网络2o9n$^2Y2[bYj @

]#xWpTF `0  王人杰道:“争权夺利?”
Hs ^ d!wT#iO'Y0
X/p t,d6l;I3y7w0  杜天龙道:“大概是吧?”
+r(a'AO;^-SF0雲莱网络v h8~)Z3B|"W;_q
  王人杰道:“以柳家之富,掌握了北五省大部分钱庄、银号,就算上有十个、八个兄弟,也有着分不完的金银,还用得着大闹家务吗?”雲莱网络{#JhNkXq
雲莱网络_'BZ%C8XPx
  杜天龙对这位王镖头,似是有着很大的敬重,回头笑一笑,道:“你有什么特异的看法呢?”雲莱网络+z[%_J Q,kK7O i
雲莱网络 D7m{#HZh
  王人杰道:“属下对柳夫人了解的太少,不敢妄作论断,但这些出于常情的变化,定有复杂的内情……”雲莱网络&iQZ5KQU3z
雲莱网络 jm(NGe3hQ
  语声顿了一顿,接道:“柳家的财力,富可敌国,听说江湖上,有不少的高手,都被他们收用,不论柳夫人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只把这件当成一票生意来看,此地距长安行程不远,总镖头既然只是言明把他们送到长安柳家的长福银号总号,咱们依约行事,到长安交了人,回头就走。”
hs"}YD'I0雲莱网络BOj La#`
  杜天龙点点头,道:“说的是,柳家的家业太大,咱们实在也管不了,但愿这一路平安到达长安就是。”
,X1{(Xl5Z0
+Q1p,cEi]Ow%Y0  王人杰笑一笑,道:“总镖头说的是,所以,属下之意,咱们尽量少问那柳夫人的事情。”
-|w \T9d c.j}0雲莱网络o*d,d$j&]UNVDK@
  杜天龙点点头,未再多言。
ioD7V%^/pht8P'B0
rw-Tla3U^Yb0  那显然是同意了王人杰的意见。雲莱网络qkpbS-HhC

;?i y p6F9PBd3H0  篷车、健马,奔行极快,太阳下山,已然跑出来六七十里的行程。
O/ib m1t#a1Pt0雲莱网络 Wl1hH$~v
  如是闪电神驭平步青没有说谎,追赶柳夫人的人手,来自开封,就算他们未受闪电神驭的诱骗,追错了路线,这一阵急赶,也把他们抛后了数十里。雲莱网络'vd)p;O:Q.Q2J"Uu QV

&V0Yt QMd.i n0  这条路,龙凤镖局子常来常往,十分熟悉,避开了应该落脚的大镇,在一座小村镇上停了下来。
q7F7d,QVG$Z&W0
u[:h^0g3i-Th0  说这里是一座村镇,其实只不过十几户人家,但因面临官道,十几户人家,倒有两家客栈,人进食,马加料,杜天龙准备休息上两个时辰,连夜赶路。
QZS5Np+H$VgdF0雲莱网络 Kkv(qR1Z+e
  这时,夕阳余晖已尽,夜幕低垂。
!M#rzFO\,B`7v0雲莱网络'U8ia`zfl-\
  杜天龙下令趟子手,好好休息一阵,准备二更之后上路。
m3`!Bjz7b c/e0
)M/_~7Vv*F5c0  柳夫人一直未讲过一句话,似是对杜天龙有着无比的信任。
2t,aN;L;N.r7\"W0雲莱网络W[+y_Fk}
  直待柳夫人母女们进食完毕,杜天龙才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归心似箭,在下也希望能早到长安,因此,在下准备连夜赶路,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Qs2Y}u L D c7m J0
,z p5^5]$Y0  柳夫人道:“未亡人母女们的生死,尽付托于杜总镖头,但凭总镖头的安排。”
u$TC5k I(j`]0
yuFe:t,{ u0  杜天龙笑一笑,道:“杜某自然尽力维护夫人小姐的安全,不过,要委曲夫人,在车上休息一下了。”
x3j_,{|%ih0
|;Q~:B{1xx0  柳夫人道:“自离开封府,我们母女们大都在平大侠的车上宿住,总镖头不用担心,未亡人已习惯了这等亡命奔逃的生活。”雲莱网络 UCr|E7W6G

'@@m$nJ |b,}0  缓缓站起身,向店外行去。雲莱网络$p#U`mC"q$P#s
雲莱网络?.?v%vR4H'Z d8A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了耳际。
6e0]QQLY6dj0
h$g?0jcM7^8D7e0  杜天龙霍然起身,道:“夫人慢行一步。”
zV6AG@.A#|6~0雲莱网络 a9jm.Ah"q
  王人杰一按桌面,一个箭步,已到了客栈门口,挡住了柳氏母女前面。雲莱网络)IE#q`7_
雲莱网络.uf{p`)C&M?{8v;Y
  八个趟子手,也闻声伸手抓起了放在身侧的兵刃。
3v0O @_6@lX0
w*Z~,CY2E4g'aV0  杜天龙摇摇头,道:“未得我命,不可轻举妄动。”雲莱网络BwkLj$W8g
雲莱网络 p5[Ye a`
  马蹄声急如狂风,倏忽之间,已到了客栈前面。雲莱网络j3{ ~'yY \e:yv

g.L4Bsy["A4Z`0  借客栈门口高挑的一盏灯笼,杜天龙看清了来人。
(a%sdaZ#_q0
`,a!PWC P%y{*e0  是三个身着灰色对襟密扣的劲装大汉,着满尘土,三匹健马,更是跑得一身大汗。雲莱网络FIaH~-m9u,N
雲莱网络Dqt)Rv$~G oI
  三个人勒僵停马,打量了店中的形势一眼,突然一齐翻身下了马背。
4I!K%Xgd [M,c;px&X0雲莱网络 ]_ MG2h w ^@ r
  当先一人高声说道:“替咱们饮马加料,咱们打个尖,还要连夜赶。”
,y5Our$hY9D0
l%MI#R~,VNp0  这是荒野的客栈,只有两个店伙计,来了杜天龙这批,已经好忙了一阵,刚刚闲下来,又到三位客人,只好打起精神,接马迎客。雲莱网络ENT3C8JyC;A
雲莱网络"x+sES#f8^
  三个灰衣人把马僵交给了店小二,鱼贯行入店中。雲莱网络l6J0U$`.n yF%q

I KC }']e;ZKF0  王人杰倏退一步让开去路,三个灰衣人却一转身,在门口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雲莱网络+G3jw[ C+]
雲莱网络)^5lf{)B
  虽然这三个人来的太过突然,引人怀疑,但人家一直没有生事的样子,杜天龙和王人杰,自然不便质问。
e"c6sy\?%e0}/T0雲莱网络ht'l6G,R YK(H
  三个灰衣人叫过酒菜,立时大吃大喝起来。雲莱网络} x$}7q,lC]u
雲莱网络*H V:q;E2iMe'Q:x
  这时,柳夫人母女已然退回到杜天龙身旁一张木桌了,和杜夫人坐在一起。雲莱网络2`%x(k;` B0Z

Qk8?1p$b0  王人杰站在客栈门口,不时回望三人。雲莱网络 id ~ ^;_)p}0Pp i
雲莱网络)ix{5c[%q4g%\
  两班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充塞客栈。
)W6m5vjN!|C8L'H]0
7\qfsg0  三个灰衣人行动很规矩,狼吞虎咽地吃过了酒菜,立时会帐上路。
Cr]U;aw0雲莱网络mK}:P/Ga
  目睹三人纵马远去,王人杰才缓步踱回到杜天龙的身侧,低声道:“总镖头,咱们还要赶路吗?”
!p u cl(dK#Ed0
z*M B4F4_O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高声说道:“店家,收拾几间客房,咱们今晚住下了。”
[#V[T+G0雲莱网络@1}P*wF)k jULQ
  店伙计一皱眉头,道:“大爷,小栈客房不多,诸位这么客人,只怕是住不下。”雲莱网络]\)Z+cq*]-G5PN

4bT.x#o P-vcKY9}0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要紧,收拾一间干净的房子,给女眷们住,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咱们凑合一夜就是。”雲莱网络*dP W-e#o

^9Hl5IAe4V![0  看看杜天龙的金背大砍刀,店伙计不敢拒绝,振起精神,收拾了一个房间。雲莱网络"Xk&Kx }

#nf%X,`c0  这是紧邻房的一间瓦舍,房间不大,一张床占了大部地方。雲莱网络X+q[N,cSr/~Z$SO
雲莱网络XIo%b(Hy.~0I Y
  在这等荒野小店,也只好凑合了,杜夫人,柳夫人,带着她的小女儿柳若梅,挤在房间里,八个趟子手,分成四班值夜,杜天龙,王人杰,就在店堂里坐息。
2E/Pg4C I5Wq)|s0雲莱网络O5R{S ^2|g
  车把式留在篷车上看守着。
(rE)k/r"g/?0
5t6~D};J!Lm:N0S0  三更过后,高籁俱寂,店堂里点燃着一只火烛。雲莱网络Ya:uvA0hu

.}u!{@eV0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划破了深夜的静寂。
&e cQg"d7|g8y!^z0
5emGo ]]X0  杜天龙一直在闭目假寝,暗中却运起内功,静听四下的动静。雲莱网络 HK~b EM7Q`
雲莱网络m6V0ebpP#G8Uh
  闻惊起身,伸手抓起身旁的金背大砍刀。雲莱网络"t3D6q,I:EU
雲莱网络,|O"r}VT:q-B!W
  就在杜天龙站起身子的同时,王人杰也霍然站起了身子。雲莱网络iX*l] qf b,tc

(_C@%LP+W Hm0  杜天龙摇摇头,低声道:“人杰,守在这里,咱们不能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雲莱网络7d+n|g!}0^#`:?
雲莱网络BTpJP(s'L e
  王人杰点点头,低声道:“总镖头小心。”雲莱网络9Y"sueJ5FUr~g
雲莱网络?xI4dcz)\8|S
  杜天龙一晃,穿出厅堂。
v6o+WW']^ ^\5r2u0雲莱网络hBk!g Y8g'[
  他凝目望去只看见屋脊上人影一闪,直向正南方奔。
/T-w4@.kx.Ewxrt Np0
9ULJ(`q.x0  杜天龙一提气,跃上屋面,疾追下去。
1T5Q/jHa0雲莱网络5tEv`-~X7v
  这是无月之夜,借满天闪烁的星光,杜天龙瞧出了那是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雲莱网络 v6c:c4v1~e-oz;H

-la2JM7R&p} u8{E0  那人轻功不弱,一直保持着距杜天龙两三丈的距离。雲莱网络d/H)@*F:vmC(l xq

/ND+^,HM:m_*z0  杜天龙冷哼一声,突然一提真气,一连三四个飞跃,赶上两丈距离,距离那黑衣人也就不过一丈多些。说道:“朋友,再不肯停下来,我杜某人,可要用暗青子招呼你了。”雲莱网络m$WtU!ss2[$I
雲莱网络 V |[q6{h(L]
  黑衣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子,道:“杜总镖头乃中原道上名家了,兄弟是慕名久矣了。”雲莱网络:`3T ?6}2e\~6w
雲莱网络)Q7W#Zb"e(c!Wn mS
  杜天龙凝目望去,夜风中只见面纱飘动。
ODb5_.O0雲莱网络_(Z!s~:p-oil-j
  原来,那黑衣人脸上蒙着黑纱。
5`([]2VG{ i)rT0雲莱网络M5['fZ.t NyV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见过面吗?”
w \y&R;R7y*?/R0
kX-n.n{b]\5t0  黑衣人笑一笑,道:“是否见过,在下觉着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下想和你杜总镖头谈一件事。”雲莱网络?!A$y9FM,N
雲莱网络)|+@ikpG+q
  杜天龙道:“好!朋友请说说看。”雲莱网络K%X5JxhD@
雲莱网络0wP6K\H-|]3f aX
  黑衣人道:“柳记长福银号的柳三夫人,是否雇了你杜总镖头……”
{"M5Au(Lo'x,e0
"j-qlcT^_0  杜天龙道:“不错,柳三夫人,雇我龙凤镖局保她回到长安。”雲莱网络5VX/R&hsv'DygK
雲莱网络:KF:jn&@}/MJ
  黑衣人道:“不知那柳三夫人出了多少银子?”雲莱网络g!r|&U(c7R] o
雲莱网络H [ w"i/i k
  杜天龙道:“朋友,你这话是何用意?”雲莱网络:DJg P R'h L GMe

IjA@.r2y VT]0  黑衣人道:“柳夫人出了多少银子,咱们可以加倍奉上,只要贵局退了这趟生意?”雲莱网络;IaXPi

3GRav4o'f0  杜天龙暗暗冷笑,忖道:“你把我杜天龙看成什么人?”但他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强自忍下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出来,淡淡一笑,道:“单就生意而言,未始不可谈谈?”雲莱网络c?(FZ(n1y;QP

1J,q3Z7t~z)d(T,u0  黑衣人道:“总镖头果然是明智得很,请开个价码,在下如若能够作主,可以立刻答允,就算不能作主时,在下也将立即请示,势必给你杜总镖头一个满童的答复。”
/w z:VAV0YasN0
Q0{~T.d2u0  杜天龙道:“钱财身外之物,多一些,少一些,非关紧要。”
5@#W2V7^;\8g7[(Mx;n0
M5a#^~ a y0r8]-O,b!A0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杜兄的意思是……”
,M/^s0r V |+[0雲莱网络t%w'N0B5?#ape7]
  杜天龙道:“在江湖道上行走,大都靠朋友帮忙,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你朋友或是贵上,希望能够亮个名号出来。”
'@H W\ WH0
Df*T;H.w.]kXf!u0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杜总镖头,如是咱们谈成了这票生意,敝上和在下,都可以亮出名来,但是现在……”
!H7I,j#^R/w#U0
/f)T3@+pQ.|;q-FZ+@4C0  杜天龙笑一笑,道:“阁下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杜某人要钱,但也要朋友,如果你朋友不肯告名号,只为了区区几万两银子,要我杜某自己搬石头砸脚,那未免过份了。”
ER+[@ c PE8i^C0
r{&_X1eH W1Gw0  黑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杜兄说的倒也有理,但在下无法立刻奉告,容得兄弟和敝上研商一下,再行奉覆杜兄。”
(G6gQa;M0雲莱网络 E ^&HoB8S"ot4gr
  杜天龙道:“好!你们酌量酌量,在下敬候佳音。”雲莱网络A5aM Roo^g4a
雲莱网络/^.dP#Uv_M9A
  黑衣人一抱拳,道:“兄弟告别。”雲莱网络1l3g/`w6tM
雲莱网络%AOMP _,o
  杜天龙心中一动,道:“朋友,慢走!”
1Qwbqy{%W0雲莱网络],SQ#pTO0MRC j
  黑衣人道:“杜兄还有什么见教?”雲莱网络;u2Y [4N.U{!kX Pt6]
雲莱网络8hwbTpJ@
  杜天龙叹口气道:“朋友,如是咱们生意成交,在下深觉愧对柳三夫人,因此,在下不希望杀人!”
"y2tLgJ,R s0雲莱网络 TT L%T-r.z dR m2x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这个杜总镖头放心,敝上和兄弟都不单把事情办的血淋淋的,咱们答应杜兄,不伤害柳三夫人母女。”雲莱网络/s$FQmq,L)F+QK

-g7gj,Xns u0  杜天龙道:“兄弟领情。”雲莱网络+mm_x t [*^ A

l2sn$ffy(Y0  黑衣人一转身,疾奔而去。
N[XTv x?F9O0
%T0\#|F&SkK!Q.b0  杜天龙望着那黑衣人的背影,心中留下了太多的疑问,闪电神驭没有骗人,确有很多武林高手,在追杀柳三夫人母女。雲莱网络%]rO w7@.m*g

:Y[(K9~8bMm` R0  为什么?
V |I&EG0
x | Gw,s(ru(h"\'Y0  柳记长福银号,分支店遍布六省,势力庞大,为什么竟不能保护他们三东主的安全?
&]/B)} P#KZL2a,r0
K t3v F"JTz;_gB0  三东主的夫人,在长福银号中的身份,是何等高贵,各地分号的首脑,怎敢不闻不问?
!E*@U ^o0
5|P cAM$?0  难道这是他们家务事不成?雲莱网络v-nk:Y9A%K3q
雲莱网络nBe#oy}
  杜天龙很想再从那黑衣人口中,探出一点消息,但他明白,那黑衣人也是老于世故的江湖人物,如是问得太明显,可能会使他疑心。
cz p+Np0雲莱网络&T&ys;\.u C(R
  一阵冷风吹来,吹醒冥思玄想的杜天龙,弹弹一身积尘,回转客栈。雲莱网络L lf#R4F\eq#u%b
雲莱网络+T!u ~ a+N V1\
  客栈中,点燃了两支火烛,四个趟子手都已经披挂整齐。
T'Z,YxJ4Ni0雲莱网络| q"RD0@xU2gZ*B3\
  另外四个趟子手,分在门外庭院中巡视。
!Hl?,W3DZ#r(z0雲莱网络9`4H ^|haL,Yp
  杜夫人,柳夫人,还有那位娟秀美丽的小姑娘柳若梅。
)Rh\S I*TW0雲莱网络%p.z8T.?'_
  这位小丫头只有十一二岁,但看去,却像十四五岁的人,长相够美,除了一双天足之外,实在找不出还有别的缺点。雲莱网络 m$_D'| E.uj*[
雲莱网络Bm g9y3B0Kie \
  只是她静静地站在母亲身侧,一语不发,很文静,也很冷漠。雲莱网络j#H_|%j3o8~/f
雲莱网络-XmBl p(Tht g
  杜夫人站起身子,道:“来的什么人?”
8T7kh;ow9?(B E0雲莱网络NCw%F u"G:h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身份。”雲莱网络N1y;Eo&rYjEk
雲莱网络4?6iUD5UQ
  杜夫人一皱柳眉儿,道:“你没有取下来他蒙脸的娟帕。”
'eF*W8qL@*P0
~xle}dV0  杜天龙道:“没有。”雲莱网络3w&xa`9N/@0i@ BQ-F

g)U/F)PF R/W0  柳三夫人突然叹口气,道:“可是为了我们母女的事?”雲莱网络I*E4d8|-rGFN

p'D4d*D8~:Pq)E0  杜天龙道:“不错,他们找区区谈判,愿意出高出数倍的价钱,劝在下放弃这票生意。”
Q(Y2T0|.@1~ l0雲莱网络f[3Aq5b,c`u`
  一面说话,一面留神那柳三夫人的脸色。雲莱网络E{:w@6u]z n
雲莱网络8]5v_$IY%y
  只见她脸色很平静,似乎是就在她预料之中一般。
%t$A(o3u,Lf"N2DT0雲莱网络k\#S5L` th9mS
  她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凄凉一笑,道:“杜镖头怎样回复他?”
1BF_{ Ph[0雲莱网络fujl"YR|rU^z
  杜天龙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在下自有主张。”雲莱网络(u/V u!s0O$\sR`-P D

4f;y$O"Y:`Hd_0  他没有说出如何处置此事,以察柳三夫人的反应。雲莱网络Z|~4Lp&Y;P:M$R
雲莱网络{wgFHz c0Cl
  柳三夫人道:“是!镖行有镖行的规矩,杜总镖头不愿讲,贱妾也不再多问了,反正我们母女的性命,生死,完全给你杜总镖头了。”
w#pM#c@)B&q i&p0雲莱网络1{S!?v1Y!B
  杜天龙神色严肃地说道:“夫人,你付了银子,托咱们保护你一路平安地到达长安,按理说,咱们也不该问夫人的事,不过,在下感觉到这件事不太寻常,来人的武功很高……”
a R C`:hg?t0雲莱网络dv)i2] J7F+@_
  柳三夫人接道:“总镖头可是自觉着没有办法应付吗?”雲莱网络 `/bJ6ue

2X T^9k_ a,m0s0  杜天龙一扬双眉,道:“保镖这一行,吃的刀头舔血的饭,收人钱财,给人卖命,不论敌势如何的强大,咱们也不能退缩,总得硬着头皮顶过去,不过,咱们希望三夫人能告诉咱们一句实话,龙凤镖局的镖师、兄弟们,就算战死了,心中也舒坦一些。”
`%J8W:I/iZ&Qm0雲莱网络SpZs@
  柳三夫人黯然一叹,道:“杜总镖头想知道什么?”
#m UA.K {b,Kqct(@0
#J*]7d0xi)V0  杜天龙道:“追杀三夫人母女的人,是受何人遣派而来?”
6Am9v(^d0雲莱网络s]6EHr'[6N3^OD
  柳夫人轻皱秀眉儿,道:“杜总镖头,先夫被杀于开封,未亡人心中纵有所疑,但事无证据,未亡人也不敢乱说。”雲莱网络*i+`Gm ?ba,sT

O6G\sx0  杜夫人插口接道:“天龙,咱们只管把人送到长安,用不着问事太多,三夫人既有难言之隐,你就不要勉强人家了。”雲莱网络e gT[?#~&h4zy
雲莱网络'S ].JH4}'m;a ih}%u
  王人杰轻轻咳了一声,道:“总镖头,咱们休息了这阵工夫,人也歇了过来,马也吃好草料,属下之意,咱们即动身如何?”
&`w#nELu2Kf0雲莱网络;AXl\b1]?D?7Y
  杜天龙稍一沉吟道:“好!咱们上路。”雲莱网络F&x)W.P0FAP

n0i LC|%a0  八个随行趟子手,都是龙凤镖局挑选出的精干人物,一声说走,立时动身,片刻间,车上套,马上鞍。雲莱网络3~qX*[8g&H2X|
雲莱网络3P'u\#p)dy Csp
  杜天龙留下十两银子,步出店门。
PABF-R R#o0雲莱网络3Fdt`tr(A
  王人杰高声说道:“天色很黑,车马别拉的太长。”雲莱网络%a^ma"Z g.F
雲莱网络J5eb.]/b/Q1I
  四个开道的趟子手,当先上了马,其中两个人顺手解下了马鞍的匣弩。雲莱网络x+a4a9`.?R2O
雲莱网络wg5_ [Wn.o
  果不愧是挑选的精悍人物,不待镖头吩咐,已作了戒备。雲莱网络q6N1Z.Q8Gon

XP0uGc7p0h5Z!pO0  匣弩是一种很犀利暗器,一匣十支弩箭,由强力的弹簧控制,可以连续射出,力及三丈开外,本是三国时代,诸葛孔明先生创制之物。雲莱网络;rVb[l0`5NK

U_5@EOD}V.C\0  流入江湖再加以改造,威力倍增,是一种很霸道的利器,龙凤镖局这诸葛匣弩,更是名匠所制,弩箭都是纯钢打成,弹簧的力道,也特别强大,整个龙凤镖局,也不过保有八具,这一次带来了四具,篷车前后,各有两具,分由四个趟子手执用。雲莱网络#l3@]f9ZX"I
雲莱网络q1l&d;THz
  篷车走的不太快,八个随车的趟子手,前后距篷车也就不过一丈多些。
b(|#v4co$K^"j!n.jF0
X8ABmPz&ue1O.aq4OS.P0  杜天龙轻轻一提缰,健黑忽然向前冲去,一面低声叫道:“人杰,咱们到前面瞧瞧去。”
+mr!D jst!Q0
5zP ? V*O-v+U|,s0  王人杰一加裆劲,追上了杜天龙道:“总镖头,有话吩咐?”
t8w ~;nI@.uc k"i0雲莱网络Z6zQEO
  杜天龙低声道:“对方已经挑明了,而且看样子,他们来的人手不会很少,我刚才已经稳住了他们,咱们来这么一个连夜动身,也许他们会措手不及,就算能平安度过这半夜,绝对过不了明天,看样子非要有一场恶战不可。”雲莱网络$Tu:E]Sx

Z5VE$e0d1g|0  王人杰道:“他们来得实在很快,咱们一路紧赶,仍然被他们拦上了。”
-jqaf6C | ?;@B:q0
H/M:rTi5G2W U0  杜天龙叹道:“平步青送给咱们这一票大生意,可也交给了咱们一个烫手的山芋,人杰,我看这一趟麻烦很大,单是我追的那个黑袍人,就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何况……”雲莱网络F_$R"ll$C5`

cIT:L0C0b4Y2?0  王人杰道:“何况什么?”雲莱网络 W*aJ SJv } PI

x weo Ee2?`%t0  杜天龙道:“他还不是正点子。”
n2m;{vy`O0
5XM1hl/c&mDIR7lh:j0  王人杰哦了一声,道:“总镖头,没有探出他们的垛子窑么?”
BJ,e/_? ^0
L@p!v1[0  杜天龙道:“探不出,他脸上蒙着纱,我瞧不到他的面貌,便听他几句话,就知道是一块辣口的老姜,不过,人家很上道,话也挑的很,但最使我想不通的一点,他们也说也不伤柳三夫人母女的话?”雲莱网络;W6z*oc K}S
雲莱网络5C#o`)A6[/f
  王人杰沉吟了一阵,道:“照总镖头这么说法,这担子实在很重,不过,咱们不能中途退镖!”雲莱网络KXGeC!J

.Z a7A{GT0  杜天龙接道:“退镖自然不成,我跟你商量这件事,是要你心里有个谱,咱们知道被人拦上了,赶路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尽量保持体能。”雲莱网络(s/R t1y4oV
雲莱网络n t1T-G%fRD&}
  王人杰道:“只要他们今夜来不及动手,明天过午,咱们就可以赶到函谷关,在那里歇马,好好地休息一天。”雲莱网络!DGX/Y},o

|mT#Z hx`)Y0  杜天龙道:“我想他们要动手,也不会在函谷关前,不过,咱们的人手少了一些。”雲莱网络c.Q'S!k.j[a
雲莱网络 I4Z ? NA)u^c
  王人杰道:“函谷关雷家寨,过关刀雷庆雷大爷,不是总镖头的好朋友吗?”雲莱网络(DsU-b? ^

Q3J6K])p0]c&g8?T!c0  杜天龙道:“我也在这么想,但咱们吃的是镖行饭,好不好去麻烦朋友照顾咱们的镖车,我心里一直难定主意?”
7Dp7C7a,X%P|0p N0雲莱网络&u%mHznsM
  王人杰道:“雷家寨离函谷关,不过四五里路,咱们歇马后,总镖头不妨跑一趟,看看雷大爷的态度再说,好!就不妨请他帮个手,如果不好,总镖头就算路过此地,看看朋友。”雲莱网络@R/{4C1Tc,n Cl
雲莱网络6c)W1VO ]
  杜天龙道:“好!就这么办吧!”
1V4u#j DZ3ub^0
)Y uyq4_0  篷车在杜天龙等严密的戒备下,向西行进,不快也不慢,第二天,午时之后,一行赶到函谷关。
S,X B^_0
7M]d_J-u_0  这一次,杜天成反而避开大镇住宿的常情,找了一家最好最大的客栈,包了一进大跨院,吩咐趟子手,道:“趁天色未黑,诸位好好休息,吃的,喝的随便叫,但人却不许外出,醉酒。”
X,YQa}0
"f)N}"L ?&XpG5|%{0  事实上,天色还早得很,天黑前,足足可行过这一行涧谷险区。雲莱网络e(zq0Ic KsF#C3i/g

F(}e-~(l0  八个趟子手都明白,为什么总镖头会这么早宿客栈,但他们却无人敢问内情。
-jA w}as] \0雲莱网络@_(C1g,i4A
  杜天龙进过了酒饭休息了片刻,交待了杜夫人几句话,一人一骑,直奔雷家寨。雲莱网络1v E p(Qb0\B
雲莱网络;i|%zTLi$hWV
  雷家搴依山面水,用山石砌成了一个城廓,寨里面也不过是两三百户人家。雲莱网络-xN:f3\?` fj+E

{dq`7LMxd0  但却因为出了过关刀雷庆这位人物,使得这雷家寨也跟着有些名气。
3Fb2caps5yC|0
@ f s1Y]0th1f{0  杜天龙常来往于洛阳长安之间,也常来探望雷大爷,杜天龙人马进了寨子,已飞报给雷庆。
L ti4D5@.}5|&YMl9H%x0雲莱网络 MZt#\ XbO*]n$l
  过关刀雷庆匆匆迎了出来,杜天龙还未到雷家巷口,雷庆已迎到了马前。雲莱网络;F8gq@oyqJ

R&\(Av1V@3tz*q,S(x0  杜天龙翻身下马,一抱拳,道:“怎劳大哥远迎。”雲莱网络 Ym,b*Za/?A ~
雲莱网络fe;B2g2b2T
  雷庆个子不高,人有点黑,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花白胡子,但却有中原人的豪气,声若洪钟的哈哈一笑,道:“兄弟,怪不得昨夜灯花结彩,原来是贵客光临。”雲莱网络h#kJ_g `
雲莱网络 Dfw1{hy_Q P
  跟来的从仆接过马,雷庆牵着杜天龙进入厅堂。雲莱网络;s'EB2i2d1W
雲莱网络Dy+r1k ~*d
  一面吩咐厨下备酒,一面笑道:“兄弟,咱哥俩,快两年没见啦,我知道龙凤镖局被你闯得很发达,不但在洛阳道成了第一块牌子,就是北六省几十家大镖局,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字号,几次,都想到洛阳瞧瞧你,但怕耽误了你的生意……”雲莱网络9T/rrC$Q

D,h&pU7TwPM ]0  杜天龙接道:“大哥,这是什么话,兄弟这两年,确是忙昏了头,一次追镖,又走了一趟江南,快两年没有来探望大哥。”雲莱网络9[Ne@;] s^J#Od
雲莱网络TX*NEmh6HY0r_
  雷庆笑道:“兄弟啊!眼看你鸿图大展,盛名卓著,作哥哥的这份高兴,那就不用提了,怎么?你这次是一个人来吗?”
s l6}-`N5^/?0
iIn&P#`B(g}o0  杜天龙道:“你弟妹也来了……”雲莱网络2qR&vEXs2AF3x
雲莱网络 ELdXUM
  雷庆一下子跳起来,道:“人在哪里,快去接她。”
Y'z"JAk?$Mab o0
U4skh?0  笑一笑,杜天龙道:“不瞒大哥,小弟这次是顺便探望,你弟妹留在函谷关客栈里,守护着镖车,小弟探望大哥一下,也就回去。”
:eF`0G dT"Zc0
Q4_ ww9IiW%J0  雷庆哦了一声,道:“这次镖很重吧!是西行,还是东上。”雲莱网络2JHV9Ln;J1Jl&U

:EX/D4Bw:T#L0f;W0  杜天龙道:“下长安,镖是一趟人头镖,但价钱却是好得出奇。”雲莱网络!Q2O,g8lC4c4d

8vSx'jZ"tQk k9qD0  雷庆笑一笑,道:“多少人?”雲莱网络)NSQB/[]"U
雲莱网络-wj0f._iI~
  杜天龙道:“母女两个,由洛阳到长安,他们出了四万两银子。”
])P5t(f]OAx:P0
ve'}qyUGD p3@3f0  雷庆吓了一跳,道:“什么人,这样吃价。”雲莱网络(R"Z\Ka FF$r

$Is5Qu.Z0  杜天龙道:“说起来叫人难信,柳家长福银号的三东主的夫人和那一个小女儿。”
$|N^pdzh0
\#a0d2r o0  雷庆道:“嗯!这就难怪了,那位三东主呢?”雲莱网络2u7f bW!~+ac
雲莱网络VO'R8D%b}!Tu;L
  杜天龙道:“死了,被人刺死在开封长福分号。”雲莱网络thb8R` Xn
雲莱网络DK$WQ_HGm B d
  雷庆皱了皱眉头,道:“兄弟,这件事,有点古怪,你这次来看我,有没有别的事?”
LU [(i}6jCf*?0
%V(y;HM1KO.A0  老江湖究竟见多识广,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雲莱网络$TLqW-F um0[*a5K+hZ3ju
雲莱网络i,M rR Y
  杜天龙道:“不敢瞒大哥,兄弟镖车出了洛阳城,昨夜就被人拦上,而且,事情也挑明了,要兄弟放了这趟镖,对方的口气很大,愿意加倍赔偿损失,大哥知道,行有行规,小弟接下这趟镖,就不能放下,硬着头皮也得顶下去。”
!Y:uj#s/j0
@I'I"l7B0  雷庆道:“兄弟,你是否摸清楚了对方的路数,是不是中原道上的人?”
H!xw#N;O D&^9s4@g0
|OH Rt/`;Cp yc0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亮万儿,但兄弟明白,绿林道上人,决不会拿加倍的银子,叫咱们放镖,这事情实叫人有些难测高深,小弟顺道来看大哥,一是探望,二来请教。”雲莱网络;^!p~0\/\^T a

@{2|'yd&Af0  雷庆沉吟了一阵,道:“事情虽很古怪,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他们是个什么来路?这么办吧!吃了酒饭,我送你回客栈,一来看看弟妹,二来,咱们哥俩两年不见,总得谈谈,你这样忙,我也没法子留你,咱们只好边走边谈了。”雲莱网络\(cbK g9Z2B vw;{
雲莱网络(z{e m#JF3~peMV0?
  话已说得很明白,但却曲折有致,不露痕迹。雲莱网络!{$e t7W` L|
雲莱网络{ sW{7gi$pt&A]1n
  杜天龙心中感激万分,但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用过酒饭,雷庆吩咐备马,带了他成名江湖的折铁刀,又带了两个徒弟。
VJW1~A0雲莱网络+dE:X|[`0AiL
  四人四骑,赶到函谷关,太阳还没有下山。
-}C N.Jb-{Bn0雲莱网络CmU.b+|[I
  杜夫人迎在跨院,深深万福道:“劳动雷大哥了。”雲莱网络D~c)T` Ag*rt
雲莱网络:Uyz2M zw
  一夜无事,第二天,直到日升三竿,才车马登程。
V Sq;ANu0雲莱网络R&l,Z,S$Ec
  中午时分,下了官道,进入树林,竟发理描金红字的木箱挡在马前。雲莱网络J0n,[pVf)a

|)v ^9?-n:W ];Y6{z(r0  箱前压了一幅特制的白绢,上面写道:“前宵一晤,归见敝上,杜兄盛名,敝上极为仰慕,允奉白银十万两,外赠明珠一颗,尚祈哂纳。并盼履行前诺,放手柳家母女事。”
%YV bL2f.b0n|0雲莱网络 vX'E5\9F/S ?
  下面署名彼此心照,恕不具名。雲莱网络L\"\-QU%Fb8u|

`$b8?li ])t0  杜天龙看过了书笺,心中大感不是味道,冷哼一声,道:“断章取义,自说白话。”雲莱网络$q"e*IF9i K n

H G] L/Z0  缓缓把书笺捧给雷庆。雲莱网络9f4b/z!Q_ cdQ

)}_zN.S3A$]0  雷庆笑一笑,道:“我看过了”雲莱网络n)kf#]2SL

9lALd%B J#Z `V-x0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兄弟,这人的手笔很大,中原绿林道上,决没有这等大方的人。”雲莱网络3Dd l;x4i]aj

)I _;DztV5`F$F0  杜天龙吐口气,道:“大哥,咱们现在应该如何了。”雲莱网络ZIlI1F:V'~|#P*U.l/k
雲莱网络r:}.QWtcFU
  雷庆笑一笑,道:“原物璧还。”
/uZ#OC0Oe1g0雲莱网络1?,t&RG2ytC;D0L
  杜天龙四顾了一眼,道:“四下无人,咱们给谁呢?”
;sm];Z"Uoj1Nfl0
I;Y`Kfs(E~*[0  雷庆道:“兄弟,不论如何?你得复人家几个字,至于如何奉还,大哥我想办法。”
b&K(o9sZ-P0
s"h&qA9h0  杜天龙道:“半途之中,哪来笔砚。”
1S t!~0e)wf6Z2YP b0
x(i PNo0  王人杰拾了两节枯枝,燃了起来,笑道:“就用焦枝代笔吧!”雲莱网络o3mg+rXNP w.q6i
雲莱网络0V$c!|'gU#iW
  杜天龙接过枯枝,就原书白笺上写道:“行有行规,恕难从命,原赐心领,原物璧还。”雲莱网络erx)W)pr7?

3ij `O|8@F0  下署了杜天龙的名字。折好放入箱中。雲莱网络"m+DCh K3A1K@?G

EFjAM3gL1q(X0  合上箱盖,交给雷庆,道:“大哥,要怎样处置?”雲莱网络XzP(vk6\0c1e

3p9E;^9[ D:YZ0  雷庆笑一笑,道:“这大笔银子,在下不相信他们无人在暗中监视。”雲莱网络{*j7xj3QMmWd3]
雲莱网络^N J6Kq0m
  翻身下马,把那描金小木箱放在马鞍之上,用鞍上的绳索捆好,轻轻在马背上拍了一掌,道:“走!”
kYpoKw"Tb0雲莱网络/t-xq`:\#V-uQ%c
  那健马立刻放蹄奔行,顺着官道向前奔去。
!m Qm4To0雲莱网络[c9xN+J
  杜天龙,雷庆等一行人,都站在距离那松林四五丈左右处,看到那健马奔行入林。雲莱网络f5[o f#pP)h5C C
雲莱网络(JV ZNt
  马入密林,大约有一刻工夫左右,重又奔了回来。
R3\.c,p ~ o S0
"^0@~ B&y?8r[*p3g0  健马奔行到雷庆身侧,雷庆突然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
#o#y_*q%t:o0雲莱网络2GeOW2@b
  杜天龙究竟是久年闯荡江湖的人物,一见雷庆脸色神情,立时恍然大悟。
6O I?mGM6s8yI*R[0
(Y"v'VP2ho#|.n8T0  原来雷庆借那还银票明珠的一事,故意把自己的坐马,送入松林,想凭仗自己在这关洛道上的盛名,化解了这场恩怨,或是让对方知晓自己出马帮帮龙凤镖局的人护镖,使对方知难而退。
K:{0t5NH|0
(J!ld2qH(lU.X0  哪知事与愿违,对方根本不买帐,而且还在马鞍上写道:“明哲才能保身,阁下不是镖局中人,似是用不着卷入这一场纷争的漩涡。”
XkqF'? jCSo!|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06人表态】
20票
感动
17票
同情
13票
无聊
11票
愤怒
9票
搞笑
11票
难过
12票
高兴
13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