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无形剑(作者:卧龙生)

第一回 素服丽人雲莱网络9F$` [O`!A%bt4]

!giQ;^3T:y&^+s6N0  四匹高大的白马拖一辆豪华的篷车,奔驰在青石铺成的大街上。雲莱网络XL@5d9\Jj-s"{

3F8I4Y? H{F0  只看那四匹拉车的马,白的像雪一般,全身上下看不到一根杂毛,就可以想到车上人的尊贵气魄。雲莱网络,?v5N [NV$|}!]

9Se@#B}3C~{0  黑色篷布,掩去了车中景物,但只看那赶车的把式,一身海青丝绸长衫,黑缎子鞋面的逍遥履,戴一顶青缎子长沿帽,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9}/w:ww pF0雲莱网络`]z)IO7` t M
  这哪像赶车的把式,简直是豪富人家大少爷的气派。
7wd6hEp0x/e0
'z-U\/^iG+I Ai4R0  这时,不过卯时光景,早市正开,大街行人如梭,接踵擦肩,这辆豪华的篷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而观。雲莱网络T#wA:w o

`9b \"wC!v#fE+e6s0  洛阳城是大地方,三朝古都,中州大镇,这里的人,见过了不少的市面,但像这样的白马华车,确也不曾见过。
]$R4s*Vm(Y0雲莱网络y:{$KsPeF
  单是要选购那四匹白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Uy @wc6F1t0雲莱网络K(A4vj0@.J
  路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车里面坐的王侯内眷,也有人说是御史大人驾临洛阳,查办大案。
%EQ(e9Y$P0
#nJM;{&I%D(KB:lw0  篷车未转向洛阳府衙,却在西大街龙凤镖局门前停下。
r8V{/yH+H+xafH7OM4K0雲莱网络m-kx}7|0f(zYP`K
  青砖,大门楼,横着一块金字匾,门楼旗竿上,飘荡着盘龙、飞凤的标识旗。雲莱网络,z%mj8\-Z.OZ5];p
雲莱网络WQ+W FH
  黑漆大门外,用白玉石铺成三道石阶,石阶上站立着四个劲装大汉,一个个身穿对襟密扣。雲莱网络;YaoC"`.Rn

9jDwi(Po,Q0  篷车停好,赶车的白净汉子一跃而下,弹了弹青绸长衫上的积尘,登上三层白玉石阶,拱手一笑:“朋友,带我去见你们的总镖头?”
fN7e[|H*D0雲莱网络P lK Z*V)S7Y
  劲装大汉打量了青衫人一眼,又瞧瞧门外面那白马、金轴的华贵篷车,才笑一笑,道:“阁下是总镖头的朋友?”雲莱网络)N-OrV'e$@

C~/[lb&})cHQ?0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
t ~t6P&t6O`.w a|u0雲莱网络0x vo'U?H YySq;Q
  劲装大汉道:“谈生意用不着见我们总镖头,见见二先生也一样。”
8oMO[.W/C1f#g0
gpq4rp)O(n;iC0  青衫人笑一笑,道:“生意太大,只怕你们二先生作不了主。”雲莱网络.k AOiZ)aS
雲莱网络)?u9E1i:h-l
  劲装大汉道:“这不用你客官担心,二先生如是作不了主,他自会去向总镖头请教。”
4R-N;M5L#v s.V0
|@4`(C$if'L Y0  青衫人道:“好吧!请你就带我先去见见二先生。”
q#nU+uv/E!L Q.Mb0雲莱网络#ss,r l!Kf5{
  劲装大汉举手一招,五丈外大厅奔出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u$Wk+y C8} h;O B0雲莱网络a,f(I e-Q
  劲装大汉望望青衫人,道:“二先生来了没有?”
.^P%gk[w7i&uJ@*g0雲莱网络0s0x/|n-m f
  年轻人望望青衫人,应道:“来一会了。”
M@jZz0
YO2{ c%lR*D#R-H%Hfi0  劲装大汉道:“带这位兄台去见二先生。”
Wo"rg h(`xL w0雲莱网络|^,SY~Sj;h9H e
  青衫人一拱手,道:“有劳了。”雲莱网络F&fsB3yuZl0B
雲莱网络$P!{qs0d
  随在那青衫人向里行去。雲莱网络]6I9cT*m.X
雲莱网络4C-cv*pr&D{
  劲装大汉忽然高声叫道:“你这篷车马未下辕,不会跑了吗?”
$p@&B Fl W0雲莱网络g p Cw3k K
  青衫人一面走,一面应道:“不要紧,车里面还有人。”
mf5s$@-_(vM4m1c0雲莱网络L1hh|sT(R
  行入大厅,一个四十左右的灰色长衫人立时迎了上来,一面让坐,一面吩咐敬茶。
~'FNqE7KTu0雲莱网络n h3d o1y8`
  大厅很广阔,一张八仙桌,十几张铺着黄绿色坐垫的木椅。
'J4}"T0{*Jy@0雲莱网络9v~,rWW&c(v
  青衫人接过茶碗喝了一口,道:“你是二先生吧!”
kT&UCi.\9X-T0雲莱网络8ku}{:I.I W$H
  灰衣人笑道:“不敢当,在下徐二,是龙凤镖局的帐房,伙计叫着顺口,就叫起二先生了。”
Fj9rU#UW-bnv0
-W fAaV| O._[ W0  青衫人道:“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二先生是否能作主?”雲莱网络G8}!N)P,F

,},i0yGC0  徐二道:“敝局生意,都是由兄弟看货计价。”雲莱网络-~\R'D A"U7F

?eit@(@:ec0  青衫人道:“这笔生意太大,而且也很难,是不是该请贵局总镖头,亲自出面谈谈?”
W1@z p+jd0雲莱网络`xq#P)x-R~p
  徐二皱眉头,道:“是红货?还是珠宝?”
-sh!jN7G }nL0
A^`9N Xb0  青衫人道:“不是红货,也非珠宝……”
"B*yD CB8o%Y8n:F0
v*Rgy5Dh0  徐二接道:“那是银垛、金锭了。”
F;Trj;}~)g"j)A0
nC` MvCk T0  青衫人道:“也不是,二先生,是人……”
vo+nC:{mH;F0雲莱网络HYm [NY+?
  徐二怔一怔,道:“是人头镖?”雲莱网络uPuqQ7u K+I

4u1K)h D1@e,v-f e0  青衫人微微一笑,道:“是人,活生生的人。”雲莱网络3F4l@ W z

+e6P8d6Bb0E Y0  徐二哈哈一笑,道:“朋友贵姓啊!”
K~a*k} w+D0
v!G:\f?b/iop0  青衫人道:“兄弟姓平。”雲莱网络+R@#TmAV \4A

'A U cN2T0  徐二轻轻咳了一声,道:“平兄,很对不住,龙凤镖局的生意太忙,从来不接人头镖,洛阳府大地方,龙凤镖局不算,还有四家镖局子,你请到别一家看看吧!”
,E'w,T)j7TF$Xx0雲莱网络cguI)P5L K Sh!J!p
  青衫人摇摇头,道:“我打听过了,北六省,就数着你们龙凤镖局,别家一家也保不了,我们也不敢请他们。”雲莱网络a6[[;K+B]

)Aw*S]%?z0  徐二道:“平兄,你行情很熟啊!”雲莱网络+}/Z9t2y%c2xwx
雲莱网络E(Z0{i+L HFA EC w
  青衫人道:“说的是啊!生意太大,兄弟也不能不多打听一下。”
.Q$|+z7Yy&m S[g0雲莱网络5K;N"M4^.E$z N R9n
  徐二皱皱眉头,道:“平兄,人头镖!能有多大个价钱,敝局……”
vS!b:N @t p0雲莱网络+w)]z`KHz ?
  青衫人扬手拦住了徐二,接道:“二先生,镖是活蹦乱跳的人,走起来不费事,至于价钱应由贵局开出,咱们决不还价。”
$|OK#o4J4L;@0雲莱网络&]O/N`l#U6_^@N.J
  徐二又是一呆,道:“什么人,这样吃价?”雲莱网络r1Y U,M9i"X)ro jk
雲莱网络-a%MDHx,At
  青衫人笑道:“二先生,生意谈成了,在下自带二先生见见。”
/IC;g-D P1y0雲莱网络F6DZCUc
  徐二沉了一阵,道:“送到什么地方?”
vE6yz+[gSK5B0
^3Rz P,S.[4o;`0  青衫人道:“长安。”雲莱网络;}I u4ZU"G*o

&?Y"r2`E:x,aZ;k*f0  徐二笑了笑,道:“不很远,这条道敝局常走。”
,I|J3tNq r-w/f0雲莱网络n@z$["ll_
  青衫人道:“是嘛!贵局名气大,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雲莱网络#]a9qa!s#gi

r/g7^8~f8r]0  徐二道:“这么办吧!你出个价,我心里合计一下,如果大家划得着,咱们再谈细节,如是合不着,平兄另请高明……”
Jn8{7o HB:k0
E5Vx_E.y n"~0  他似是自觉说的不回滑,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敝局一向没有保过人头镖,实在说,这价也不知如何一个开法!”
S(mR@AG,]0雲莱网络i y:jg(S t
  青衫人伸出四个指头,道:“这个数?怎么样?”
w^u u-s,W^ X0雲莱网络x9Qta7}S
  徐二笑一笑,道:“四百两?还是四千两?”雲莱网络4Np@MCe
雲莱网络(m7v$J*St
  青衫人道:“四万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
5m(S_ j^}n0雲莱网络e;zcs ZnI
  徐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说四万两银子?”
U1r%|eH0雲莱网络'^ S"m x!wD\,y
  青衫人道:“不错,如是二先生不太满意,在下可以再加一点!”雲莱网络d3A#e kHTP
雲莱网络R8r)A7Z0Nv{L` U
  徐二心中暗道;“把个人送到长安,肯出价四万两银子,这小子家里开出了银山、金矿……”
2C L:~3YQ'k0
7wn,L6Jn1FC4k[x0  但他究竟是商场老手,尽管心里震动.却没有乐而忘形,故意沉思了一会,道:“平兄,价钱够大,但不知万一出了事,咱们如何一个赔法?”雲莱网络 ^z-V)}!w%pk9V
雲莱网络)~6?J6D+n
  青衫人道:“人命非财物,所以是最好别出事。”
^e$HO)B&cP0
V;QE S}!b0  徐二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龙凤镖局,开业十年,也失过几次镖银,但都被找了回来,近五年中,更是一帆风顺,没有一点风浪,这条路我们又很熟,九成九不会出事,不过,行有行规,咱们事先能说个清楚,免得万一出了事,有所争执。”
m]'F)ZU k)T ]a0雲莱网络!Q p6~_(maq`$e |
  青衫人道:“人命无价,说到赔字,很难说出数字,贵局如能多调高手,再由贵局总镖头亲身出动一次,或能得保无虑。”雲莱网络*}-QDb)K o#s6|

'm;p:kd8K0  徐二笑一笑,道:“好吧!这趟镖很突然,也很奇怪,我得请示一下敝东主,由他决定。”
zwZ2o hK$tvV3N_0雲莱网络+Cx!p2Rv_v5L
  青衫人道:“这么说来,贵局已答应接下这趟镖了。”
#` [\ XA0
(c.nRo8Y+a{oI0  徐二道:“平兄请稍候片刻,兄弟告便一时。”雲莱网络r)Xl9s6l

0F*\(}M {(GC.bw0  青衫人道:“徐二先生请便。”
6z^D#\)V,Y%O'{0雲莱网络P D5y knI5p
  片刻之后,徐二带着一个三十七八,留着垂胸长髯孤修躯中年行了进来。雲莱网络9PC:z+rp^G W7M

[#|S F;y8}4FU0  徐二欠身,道:“平兄,这就是我们总镖头。”雲莱网络&jGdL,k

9c3Zu.DvJD"p5R3Z0  长髯人一拱手,道:“区区杜天龙,龙凤镖局的总镖头。”
i1[:J1A _'^+c0雲莱网络 @9PcT%ycpgi
  青衫人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会。”雲莱网络#I+P;]-f7`&uYw

A7lc_.\r0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敢当……”雲莱网络/e\v}qM

8Q+VS&LJgz0  目光一掠徐二,接道:“听敝局帐房先生相告,朋友要投保一趟人头镖。”
Dv&z~ NM0
O/b'ilf A0  青衫人道:“是的。”雲莱网络x5upw4d

&v hwk])O y!q"v0  杜天龙道:“行程不过千里,出价高达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9QR"^+@

Z6E-HJ7DU4@"X0  青衫人道:“不错。”
Q.L'f2M(b~I!o0
'v4e%K gh~:J0  杜天龙点点头,道:“杜某人自刨龙凤镖局以来,十年中接过不少大生意,但像这等奇怪的大镖,还是没有保过……”雲莱网络8F-_ D%j7Q4}I$xc
雲莱网络/?-?P8HQjZR:B!BM
  青衫人笑一笑,接道:“总镖头觉着哪里不妥?”
3Fp6E-H bM0雲莱网络d~J([;z:h;a
  杜天龙大笑三声,道:“杜某只是觉着奇怪,区区千里镖程,阁下肯出四万两银子的高价,只是保趟人头镖,这其中定然有为难之处了。”雲莱网络 p+MEm$ay%z$V
雲莱网络t QV;w)Y
  青衫人道:“想当然尔。”雲莱网络9Xzl)o E Z/u

/co#E ?wM&b0  杜天龙道:“平兄可否见示一些内情呢?”雲莱网络\$L bB(z(i"D.A3X

0l:v*@ bP n2HN0  青衫人道:“事情很简单,有人要杀他们兄弟,不得不把他们送入长安,暂避一时。”
G:u0}bq%P^)q0雲莱网络:`$gt-N _"E9f3cQ
  杜天龙一皱眉头,道:“什么人要杀他们呢?”
vGDj {0
&Ho[rA0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贵局可是不敢接这趟镖吗?”雲莱网络6VdO/n ^!W){C z.Lm
雲莱网络 NBA+Q Z#f bi
  杜天龙仰天一笑,道:“承阁下看得起我们龙凤镖局,送上这趟好买卖,杜某如是不敢接下来,那岂不是弱了龙凤镖局的名气……”雲莱网络?v3u%r#j f3o}

-Z DA+|Z N+o;o0  青衫人接道:“好胆气,杜总镖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姓平的没有找错地方。”雲莱网络SKR0c:|_AgN
雲莱网络wBg!nh_/MB&\
  杜天龙淡淡一笑,道:“平兄我还有下情未尽。”雲莱网络-mi:VY ~*[|
雲莱网络3z,|o'|]J/y
  青衫人道:“兄弟洗耳恭听。”雲莱网络]*t G:@3fw!j5b

5|cf,h*|+Fv0  杜天龙道:“第一,杜某要知道他们是不是江湖中人?”
6x)q6]SM#pp0
1Ob+r k O0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雲莱网络iA9Z/X.MjN.@

)[*v&o[kI0  杜天龙道:“第二,在下要见见受保的人。”
#QG3OK.v js ox0
m2Z(Z%a0G'vg A\5D0  青衫人道:“那是自然。”
1z2ef/DEX;V0雲莱网络^WV+ao2H]m2f&s,V
  杜天龙道:“第三,人要送到长安何处?把他交给何人?阁下如何付款,万一有了什么变化,敝局如何赔偿,照咱们镖局的行规,这些事,都该有个约定。”
1baB8q,I"`^0
'V ?$^h3IFq:U|0  青衫人道:“人在贵局外面的篷车上,杜总镖头答应了,我这就立刻请他们下车相见……”
mtPo~a1w0
;pG'U.R+H v_0R0  语声微微一顿,道:“人到了长安,送给长福银号,就和贵局无关了,至于有了变化,如何赔偿的事,兄弟就难开口。”
!TMz6J AjEFx7d0
&Ce%s&[G#{,s3s0  杜天龙神情变得十分疑重,缓缓说道:“山西柳家的长福银号?”雲莱网络3}3T{xH$WH
雲莱网络 L:]8N.X2A"A4dz
  青衫人道:“正是长福银号?”雲莱网络7~0Yy,T?2t;U?&f?j
雲莱网络|]E}w]{
  杜天龙道:“平兄,那位投保的人,可和柳家有关?”雲莱网络(Df;_*O/DI j_
雲莱网络 ~._C}C(~k
  青衫人道:“自然是有点关系。”
/Hr8A,M3D UrE0雲莱网络3U1K,y_*Zw
  杜天龙道:“山西柳记的长福银号,遍布北六省,实力强大,各处分号,都雇有武师、护院,柳家的人,还要请镖局保护吗?”雲莱网络&{/h0zS&aPtZ7?V
雲莱网络9oI'L KR8\^B.a
  青衫人笑一笑,道:“山西柳记的长福,确然是财力雄厚,遍设分号,这洛阳也有一家,不过,除了长安总号中,或许能保他的安全之外,各地分号,都无此力,所以,杜总镖头,只要把他交入长安总号,贵局就完了责任,至于付钱方面,此刻,兄弟先付一半,两万两长福银号的银票,到了长安总号交人,再付一半。”雲莱网络 m@%y6c&e
雲莱网络 on(LSV]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平兄,咱们一起去看看人吧!”
}B8h(q)f0雲莱网络o]:d+Sk&Ra
  青衫人道:“在下去请他进来?”雲莱网络]y%@L3L4r~;p
雲莱网络#n;xrr5[h~D
  杜天龙道:“不用了,咱们一起到外面瞧瞧。”雲莱网络*Mi&iSL*GW

o4K0I$c&J'Ml3DO _0  行出大门,杜天龙立时一呆,失声叫道:“四骏车?”
?U Bjg0HHt0雲莱网络RP-w}:V M
  青衫人笑一笑,道:“好眼力,杜总镖头。”
xY[{%O LE4I0雲莱网络/]#@XaWb*S
  杜天龙望着那四匹高大的白马,道:“久闻四骏车,有日行五百里的能力,今日见这神骏四骥,果然是天生龙种,好马呀!好马……”雲莱网络/m&pn.@/ik9A

0g8`.k;A](W} D0  突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大事,霍然回头,道:“阁下是闪电神驭平步青了。”雲莱网络r2_!P6U$CDx

X'KM/iW0Edc2H0  青衫人点点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兄弟正是平步青。”雲莱网络@"h mp6B4O9BH[
雲莱网络 F$g-a5q*C#mu#gBa
  杜天龙道:“平兄,你有四骏车,千里路程,赶紧点,不过两日的工夫,为什么平白地把四万两银子,给我龙凤镖局?”雲莱网络 b W*{ z6l @

g Tkr3REG/KZc0  平步青摇摇头,笑道:“杜兄,兄弟只有一个人,也太过单薄,所以,不得不把到手的银子,奉送贵局了。”雲莱网络k3b9g ^T NP
雲莱网络:V]*lL#|k*k `3cY&N
  徐二也跟着行了出来,站在杜天龙的身后,此刻,突然接口说道:“平兄,好大方啊!”雲莱网络.M/hV~!F
雲莱网络d#T"G(b'B#FN l#HV w
  平步青笑一笑,道:“兄弟接下了这趟生意,由开封送到了洛阳,只赚了两万两银子,不算太多吧!”雲莱网络^Az:s5?7b8H0y%c

t\i9eLy$[g ~e0  杜天龙微微一笑,道:“平兄,打开车帘子,兄弟要见托保的人。”
)f1n6W YV2S'|2`0
8n$E!rj,j}Y0  平步青伸手从车里取出了一个锦墩,放在车辕前面,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请下车!”
1Z,Hw#Kzhm0雲莱网络 |$} dNl5t_
  车帘起处,一个全身素服的妇人,扶着篷车扶手,缓步下了篷车。雲莱网络+_(SC4nA2bD

6w1?HT;Yk1w_0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一条白绫带,横勒着满头秀发。雲莱网络h#Z(^@:BQ9i8Hq

;A lH!HP0  眉梢眼角处,带着淡淡的哀怨,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美丽容色。雲莱网络 Q"x2l*t/q
雲莱网络:S^ Y:g3Pn wS9n
  她微微垂着首,低声说道:“平先生,唤出未亡人,有什么吩咐?”雲莱网络 ?&l?5S_ Z
雲莱网络@3N X,U,rz
  也许是这素服丽人太美,招来了不少路人侧目。
cf3`N)~.J0雲莱网络&r(JjDW^NtGF
  杜天龙低声道:“平兄,请夫人进厅叙话,这里不太方便。”
J'G+z3Q$?(?0
Ai^{~M'x}0  平步青道:“杜兄说的是……”雲莱网络'ph:_#_/QWJ!D:~

r;u A&q"z k0  回头对素服丽人,道:“夫人请。”
faMR/P] V E0
z5Y*v9|B{0  素服丽人叹口气,举步向前行去,莲步姗姗,登上了白玉石级。
^4M5l x%jF0雲莱网络,PPqO*KK|9RA
  徐二带路,引那素服丽人行入大厅。雲莱网络;VA|^Qj!e
雲莱网络y"X/px?(E
  平步青让那素服丽人落了坐,才轻轻咳了一声,道:“杜总镖头已答应了护送夫人回长安,费用白银四万两,先付一半,另一半到长安再付。”雲莱网络`%eq/G)J#{ ? s]n6F&o
雲莱网络 Ux!BZ4D5o sRH
  素服丽人忽然起身,对着杜天龙盈盈拜倒,道:“未亡人谢过杜总镖头仗义成全。”雲莱网络+MZU*X:_v9M$^m8s g
雲莱网络fB+dSr V4Z)R%m
  杜天龙伸出两手,又不便去扶,急得哈着腰,道:“夫人,快些请起,就算我们答应了护送夫人入长安,也为了银子,这是生意,夫人用不着谢我们……”雲莱网络X~N @1|#he
雲莱网络Bm8~AeWVP
  素服丽人接道:“未亡人连遇险难,纵然是肯花银子,也没有人愿接这趟生意。”
d%]i i3g(A0
F+T1x0Mi;U0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是……”雲莱网络SicWbc ]

A#^Nq(iWH#xN0  平步青接道:“柳记长福银号三东主夫人。”雲莱网络}E+^"VHX
雲莱网络*k~5v.Z+J#J%A]
  杜天龙道:“是三夫人。”雲莱网络.`#XN.w{Ji)H
雲莱网络,|!^/p){%bP/C
  柳夫人道:“不敢当,未亡人夏氏秋莲。”雲莱网络ha.u'rZ2H!C
雲莱网络"Vy8RO}3D
  杜天龙道:“柳三爷是……”雲莱网络v,T$w2o"i b$JmF

,d @9y ^)C*?F0  柳夫人道:“先夫是被人刺杀的。”雲莱网络2oFYpE2`^
雲莱网络c(j(sY'Q
  杜天龙心神一震,道:“柳三爷死在何处?”
&cB0C~dZ4@2i0雲莱网络5Jn6n"F!N v+T.\4V6|
  柳夫人道:“开封。”雲莱网络HU Mh!B2\'X1{
雲莱网络%a?*v/l+{hn:qr
  杜天龙道:“开封的长福银号规模很大呀!”
[(`7zC0`5rwR/a.?0雲莱网络hYy^s
  柳夫人道:“先夫就是死在开封分号。”雲莱网络3Y-X0RTEUj

\j9e V-M0  杜天龙道:“银号中没有护院武师吗?”雲莱网络:C:Ku.@3S O/Y

p2n7uGA(z#p0  柳夫人道:“有!那人在大白天,侵入银号,直闯入内院,一剑杀死了先夫。”雲莱网络q Af)[j,d)tB'e

AP/D9k&G,k$dJ(o8Y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夫人是眼见吗?”
t*C&[$Yu8l-_K(Z0
[cN(dM6M[0  柳夫人道:“算得上是眼见,先夫被刺的地方,是内宅厅中,未亡人在内室,先夫死前一声惊叫,未亡人立时赶出内室,曾经见到了那刺客的背影。”雲莱网络0v[;~ qo

(WP:n0`2Sl;y_0  杜天龙道:“夫人没有叫喊吗?”雲莱网络!gXh@-TEW

Fg:w-F1?F!W C%J0  柳夫人道:“有!等那护院武师赶到刺客早已不见。”
Yt$Kt GRw;X0
t'uq;Wt0  杜天龙道:“光天化日,能混入戒备森严的长福银号行刺,这确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雲莱网络:jCWNv-h

0CMkg|;G0  平步青突然从怀中摸出四张银票,选了两张,双手捧上给杜天龙,道:“杜兄,生意已经谈好了,杜兄请收下定银。”雲莱网络5y_-AWHb^
雲莱网络m$|6R(L;geN `4V2I5C
  杜天龙转头看去,只见那两张银票,每张一万两,盖着鲜红的长福大印,心中暗暗忖道:“保一个人头镖,千里旅途,有四万两银子好赚,就是保一批价逾数百万的红贷珠宝,也没有这样一份收入,但那闪电神驭平步青,竟然不肯赚这笔银子,这中间,只怕是大有文章。”雲莱网络 Y C!@l'o#C

zA4S,E#h0  心中念转,微一摇头,道:“定银,在下不敢收……”雲莱网络/FnAM8U@

^`u @)Ts!@_*wQu0  平步青道:“为什么?”雲莱网络C6v c%^0[ Bm[e

V\*}i1O7W&L3{*wxt6w0  杜天龙道:“因为,咱们生意还未谈好。”雲莱网络"XD{pZ| G1EyN7u3Y

8L4Kfq"i@^0  平步青笑一笑,道:“杜总镖头,龙凤镖局在江湖上威名卓著,答应过的事,如再悔改,日后传扬于江湖之上,只怕有损贵局的威风了?”雲莱网络N_6Qps t#CN$\ sd

[$qF]1u!W k4EU/zl0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道:“在下答应了吗?”
0b9@3`ucQ0
9jd~u-Z&?w-wj0  平步青道:“夫人已经谢过了杜兄的仗义之恩。”雲莱网络h*UQ\Lo&X&l

P jT @0bY}0  杜天龙道:“这个,这个……”雲莱网络{3aSt#ok^_

*P4c9f`4j&qi:O0  柳夫人轻撩白罗裙,盈盈跪倒,道:“杜总镖头,先夫被刺之后,贱妾细想内情,十分复杂,如若不能回到长安总号,面见大爷,贱妾只有从亡夫于泉下了……”雲莱网络9X8C Xq~!F.q
雲莱网络a)v?*e0o3JU9V]
  两长泪珠儿,滚下了双腮。雲莱网络!v4k)U?ZEg*y
雲莱网络#s0|T_F z
  手执白罗帕,拭拭泪珠儿,接道:“贱妾死不足惜,只可怜亡夫留下的孤女若梅,没有照顾……”
2JphluZ{0雲莱网络 ftsO1C8_G
  杜天龙怔了一怔,接道:“夫人,还有位女公子吗?”
}$U:_VKkE*b5xU0
/};}*h_0w?$@ E0  柳夫人点点头,道:“小女现在贵局外面篷车之上。”雲莱网络kW m0};JvFbn
雲莱网络:yj)o!X a0C7j
  杜天龙一挥手,道:“快!接柳小姐进入大厅。”
z]c2x ]:}rj\0雲莱网络9Y&UL`mXj*YF|.Q"nm
  一伸手请起了柳夫人。雲莱网络m*C ~{(ej

(_;F"P~_:xj*u&J0  两个守在大厅旁侧的大汉,突然飞身疾奔,向外直冲过去。
7j|$J:GiW0
8HC8CkUjm0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总镖头,兄弟至少抛了他们二十里,最快,他们也还要一顿饭的时间,才能赶来。”
H!Y(_\9_[0
+WqI6t9X,XzK@0  杜天龙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夫人,平兄,在下虽然还未太了解内情,但就感受上而言,这中间情节,十分复杂。”
Q{#K0pHk0雲莱网络"f(bm;UqK&~_6xlB
  笑一笑,平步青道:“杜兄,如是很简易的事情,兄弟不会带他们来龙凤镖局,柳夫人也不会出四万两银子。”
z7BgdV_.d0
I~`-?g0  这时,两个健壮的镖局伙计,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行了进来。雲莱网络!Q"oP2c7r1[
雲莱网络:u9h9B2PLBq
  那少女一身白罗衣,白绫带扎着两条小辫子,面目娟秀,一双天足,穿着白缎面子小剑靴,缓步入厅。
6b;Men2X&Qr4J0雲莱网络S g,`'k"x aBL
  那是位娇丽可爱的小姑娘,也许是历经大变之故,纯稚无邪的小脸上,满布淡淡的哀伤、忧苦。
l;x^ hk.E C'u-H#g0雲莱网络 HoM,|'zL
  杜天龙目光一掠柳姑娘一双天足,心中暗暗忖道:“柳家富可敌国,女孩子,怎会留着天足,难道这丫头,学过武功不成。”雲莱网络,NakMzE]0Oh
雲莱网络Km&Z(HInp.j
  在那个时代,世家女儿,大都要缠上一双好小脚,所谓盈盈一握,走起路来,才能够步步生莲。雲莱网络*qjbdF idXK
雲莱网络B L_1Zh0U!a
  聪明的柳夫人,似是已瞧出了杜天龙的怀疑,轻轻叹息一声,道:“贱妾无德,只生此一女,因此,极得先夫的宠爱,缠足之痛,使先夫不忍闻哀苦之声,故而留了她一双天足,唉!小女何幸,生为柳家女……”雲莱网络 wc2q3ZF2qRt7hO
雲莱网络3n7u2O}7]4ZW&Q2^7u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残妾曾为此事,和先夫有所争辩,先夫却笑语贱妾,柳家女儿,别说是一双天足,就是麻脸、丑女,也不愁嫁不出去啊!”
~ y0ctN_[0
zby}7PaY0  杜天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4A e*R4Seg0
LSn{lUV9c0  平步青微微一笑,道:“杜兄,在下还要凭仗四骏车的快速,逗着他们玩一阵,三夫人母女交给你杜总镖头了。”
p!B"f+[~/v'C8x0
N3bq3\(u:`m0  两万两银票,送到杜天龙的手中,转身一跃,飞出大厅。
*r(N? ].Ft9w0
PG!a]N E]~wX0  杜天龙大声叫道:“平兄留步。”
:k4{C2DQj!e)P0雲莱网络%}a#P:A frG
  平步青头也不回,直奔到镖局外面,跃上篷车抛下一个大包裹,疾驰而去。
p#L1d(qCL `Sg0雲莱网络{^d'k1^ [}
  杜天龙追到大门外面,平步青已驰出了二十余丈。雲莱网络9\K@ H_2Q.a$V
雲莱网络*lm G_A{9S
  只好捡回了平步青抛下来的大包袱,行回大厅,道:“夫人,车上还有别物吗?”雲莱网络)L#{5AZ-}x.Q
雲莱网络'_UJ%END
  柳夫人道:“我们母女走得很急促,只带了这一个包裹。”雲莱网络3ilD(l4u:| \
雲莱网络CCT;O!nbB
  杜天龙道:“走得很急促?”雲莱网络5C^ W?N`/Q
雲莱网络4?"x9cedLmqa
  柳夫人道:“是的,我一直担心我们母女离不了开封,唉!如非平大侠仗义相助,我们母女决难逃虎口。”雲莱网络M1k^R_3m@!^H.QE
雲莱网络(]Wk_z_J8[
  杜天龙道:“夫人,听夫人的口气,似乎是这中别有内情。”
V PbEL+Xa0
P7r0q)u`e m N ~0  柳夫人点点头,没有接口。
j"C#VKY,Jv0
w,q`?F\0  杜天龙道:“夫人,可是已经知道了这些内情,是吗?”雲莱网络~5\;i!Ans

^$LRW"z.g9swt R0  柳夫人道:“贱妾知晓的不多,而且,这些事,关系柳家内情,恕贱妾无法多言。”
1H$w?6s-iv+|U0
J V]8ak0  这么一说,杜天龙自然不好多问。雲莱网络ea{O*V.T2ps&y
雲莱网络p+rtD!P
  本来,这保镖不是问案,杜天龙也不应该问得太多。雲莱网络!{.lT;ihy
雲莱网络hTV5j?+p @Q%c
  但这件事中疑窦太多,杜天龙沉吟了一阵,仍然忍不住问道:“夫人回到长安,就能够安全了吗?”雲莱网络j-t7uM3F(J

5V+Yxa$G7DV0  柳夫人点点头,道:“大伯坐镇总号,未亡人只要能见大伯,就可保我们母女的安全了。”
3m5Q@RS"Ba-K0
,A/cteb2`)RQ"O0  杜天龙又沉思了良久,道:“好吧!区区接下这趟镖了,但夫人准备何时动身?”雲莱网络ZF3pfi*?

Xl$zJ~F;}0  柳夫人道:“先夫停柩开封未葬,未亡人归心似箭,自然是越快越好。”雲莱网络'a:LZ%g6V8V/L
雲莱网络@)C$?z2FW{3H
  杜天龙道:“夫人请留此便饭,在下稍作布置,饭后立刻登程。”雲莱网络;AD:F3K@8] l

IT$iIsU5J A4m0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柳夫人轻提白罗裙,露出了一对小金莲。雲莱网络[T^ s6I0hCc$}
雲莱网络1x2^?q{ q![ d\
  那是不足三寸的一双好小脚,尖尖白绫鞋一手可捏。雲莱网络5^*Hq,x/_,Wu9Aji$~
雲莱网络"[x#T{}
  撩起了白衫衣襟儿,掏出来两张银票道:“这是银票两张,杜总镖头收下。”雲莱网络 W(C@9d)h sv,CLr

[wq jx5C2]Rn(Y+qj0  两只雪白纤长的玉手,捧着银票,递了过来。
8T'e#zM;{4d!r_0
g+Zsf6wn"i+k;O`:{lv0  杜天龙道:“四万两银子够多了……”雲莱网络 @/BZ}4F o-Wzz
雲莱网络C eE^4_
  站在一侧的徐二先生,却伸出手接下银票,道:“总镖头,十万八万两银子,在柳记长福银号,算不得一回事,咱们该多去些人,以保护三夫人的母女的安全就是。”雲莱网络/Yz#T/Vd6`

Lj:t}Fz ^Z0  杜天龙紧皱眉头,却未阻止,沉声吩咐道:“传话下去,选八个精干的趟子手,各选好马一匹,要一轮四套大篷车,我和夫人亲自护路护送。”雲莱网络"j(B5g4eluYJEr

/RF7roz|i2S#a0  徐二先生一欠身,道:“属下立刻传话。”雲莱网络 d2gP*\^*\
雲莱网络 j7_Wn q(C(_0h
  杜天龙略一思索,又道:“去通知王镖头一声,要他同行。”
H.hR&c D8d0雲莱网络m1g-{@NTq$s{(J
  徐二先生怔了一怔道:“总镖头,有你和夫人同往,还要王镖头去吗?”雲莱网络k1~-U#y }4GuW&G%_1~
雲莱网络 [U.b-B4v
  杜天龙道:“照我的话去办,替柳夫人母女们安排酒饭。”
)d9`#|&P2o ~O0雲莱网络\~&VYR.^rgh
  转身行入内院。
T.v7Vi[k?-~0雲莱网络~5c4[ h/cynaxQ `
  徐二先生轻轻咳了一声,道:“柳夫人,敝局总镖头从来没有如此慎重过,请了夫人同往,还带了王镖头同行,我再选八个最精干的趟子手,龙凤镖局的精锐,尽随夫人西行长安了。”雲莱网络 b1kF!p"m O!f%R6eP:X-_
雲莱网络,aE1Ak"mAl.V
  柳夫人长长叹口气,道:“杜总镖头仗义,阁下多多帮忙,未亡人感激不尽,这银票一张,酬谢阁下,还望笑纳。”雲莱网络"c)B#\!KkA~

QGIH5UWGI0  纤纤玉手,奉上一张银票。
dEm-aMD8C0
?@,H(Eu&Xu0  徐二先生眼角一描,那是五千两银子的面额。
2Q9p2_v^;p0
W KezB[4V3]0  好大的手笔啊!一谢五千两雪花白银,除了柳长福银号中的主人之外,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人。雲莱网络"f#qro{-`
雲莱网络/n0y s.`~x:O
  徐二先生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不好意思吧?”雲莱网络W_'mM;AH.Dd~

Puz6N9O'u0  柳夫人道:“柳家有的是银子,大哥收下吧!”
$rmdyq B{[o0
1X3Vs"]1m1D)i0  徐二先生接过银票,打个躬,道:“这,谢过夫人了。”
)|7EmW5{"T5e J0
5] P}a#_)NH Xj A0  柳夫人道:“不用谢了……”雲莱网络?$j/zT4o,f;C @;v*d
雲莱网络Lj%}/A F |7eo7d1o
  话题一转,道:“杜夫人也会武功吗?”雲莱网络#p`5eR&?5x\:J6A
雲莱网络H*Ck&t+u
  徐二先生道:“咱们夫人的武功,只怕不在总镖头之下,再加上王镖头那一身武功,夫人尽可以放心了。”雲莱网络 X `JA#t^
雲莱网络^b0r#f6j
  柳夫人道:“王镖头是……”雲莱网络K/Yc9N U'e J'[.L \
雲莱网络%Dfjy;_@J
  徐二先生接道:“除了总镖头和夫人之外,咱们龙凤镖局,就属王镖头的武功好了。”
0z!t,v\,S;Bm v0
-~+KYN!?M0y+ct0  柳夫人未再多问。
QkJ@l3vWP0
]+`9Bmv Y0  片刻后,酒饭摆上。
3h:KA5D2hd@ L0
!n-B rOf0  也许柳夫人太大方,这徐二先生吩咐送上的酒饭很丰盛。雲莱网络:B3m%A(GG)nx
雲莱网络*Tg%id%QV!G9Q
  满桌佳肴,只有柳夫人母女们食用。雲莱网络s!\N"qA8G-Fd"U#c/}
雲莱网络5dnbW l/g&^1s3L6j
  龙凤镖局不愧是大字号,动作可也真快,柳夫人母女俩也就不过是刚吃完饭,徐二先生已过来相请,道:“夫人,立刻上路呢?还是休息一会再走?”雲莱网络]4lBlsh$H*k
雲莱网络o,wW(Y/Ps~
  柳夫人道:“杜总镖头的意思呢?”雲莱网络V6P;x pp~2@cY8vX
雲莱网络O&Yd*i]"V
  徐二先生道:“总镡头已在外面候驾,但凭夫人吩咐?”雲莱网络A6dQ H Jl J
雲莱网络z#I Xj&\\"C!@m}
  柳夫人站起身子,牵着女儿一只手道:“我归心似箭,自然是愈早愈好。”雲莱网络@mM0i4UaATU!a

,\$]5k&R&{[0  龙凤镖局的大门外,早已停着一辆三马环套的马车,一个二十七八,柳眉凤目的中年妇人,穿着青色劲装,左手提着一把古铜作鞘的宝剑,站在车前。
pDY8o"c@$|u)t0
)T0Fi@w?fh0  八个身着黑衣,白裹腿倒打千层浪,身佩一式单刀的精壮汉子,雁翅一般排在篷车后面。雲莱网络{|E/pQr@1d%B b
雲莱网络^}$m+X+B\1gl/S
  杜天龙牵着一匹全身如墨的高大黑马,站在篷车前面,马鞍旁挂着一把金背大砍刀。
/d"I b%pd"_0
5u1Q]'f5Cf2q&RK!s9O0  一个三十上下,紫脸环目的黑衣大汉,腰裹围着亮银软鞭,站在杜天龙的身侧。
!Ej"KFt?u#Aa P!H0
-RQ_7F{+R6cX_0  柳夫人心中暗暗盘算,道:“那站篷车前面,大概是杜夫人了,立在杜天龙身侧,腰围软鞭的汉子,自然是龙凤镖局的首座镖师王镖头了。”雲莱网络8DC5B.ru,D'}N
雲莱网络f{Q4cV
  只见杜天龙一抱拳,道:“拙荆陪夫人,小姐,共乘篷车,也好近身保护。”
B,YxD%D0
h3OIn i2hg5D.\B0  柳夫人对着杜夫人一欠身,道:“未亡人谢过杜夫人。”
jXD#t6H3_@i~0雲莱网络6V?:q9Fe6MD#zFh
  杜夫人还了一礼,笑道:“不敢当,夫人请上车。”
3NPZ&t? Z0雲莱网络9HV^Bi
  车把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手执长鞭,腰裹束着一条白带子,伸手拉上一个锦墩,放在车前,随手打开了车前垂帘。雲莱网络%}j`(YIsYa1o
雲莱网络 h z [vcBgg
  杜夫人手扶着柳夫人母女登车,也随着登上篷车。
&`'AB~j S%N0
!~N"\s/m9Q h'_k0  车把式放好锦墩,放下垂帘,跃坐车帘前面,顺手打了一个响鞭。雲莱网络_1E*t+kv`

M!}ez+?y B0|!| FN0  三匹拉车的健马,立时奋鬃长嘶。
PN*\:YA:JCQ0雲莱网络#x hyQ(V!J)G
  杜天龙翻身上马,一挥手,道:“四前四后,起车。”雲莱网络 \:N@+xi D8\[
雲莱网络Q#g} G/r_'r
  车后面八个佩刀的趟子手,一齐跃上马背,前四个泼刺刺,冲到篷车前面,蹄声得得,向前奔去。雲莱网络5G"G s!QZ [5N3O
雲莱网络:bjB n u:qD
  杜天龙和紫脸汉子,并骑走在车前三丈左右处。雲莱网络l^-a-`2["k3j w
雲莱网络#gY"F!m\$q ~5d4?n8?
  篷车驰动,轮声辘辘。雲莱网络)T1h(L2VB;\
雲莱网络WwKf#Q
  另四个佩刀的趟子手,却随在马车后面,保持着五丈上下的距离。雲莱网络^[#|6jim

Aj&`7Vy"e X Qux0  十匹马前呼后拥,拱围着篷车,向前驰去。雲莱网络"k(LKP3h6};l3r2qU

N+B??vO P0  一行车马,很快地出了洛阳城。雲莱网络6PQ*v!|['??*^mD

&h)`tO s&^0|0  杜天龙回头后看顾错后一肩的紫面环目大汉,低声道:“人杰,闪电神驭平步青,是何等人物,肯把这票酬报丰厚的生意,送到咱们手上,这中间,定然有扎手之处。”雲莱网络o%V~OCJ-AY8w&{ G

4h(];m&AA0  紫脸人,正是龙凤大镖局中的首座镖师王人杰,此人不但武功超群,就是应变机智,也是杜天龙以下的第一人物。雲莱网络o F)xqW {x
雲莱网络jCMLQ
  只见他沉思了片刻,道:“总镖头顾虑甚是,如论柳长福银号的实力,决不在咱们龙凤镖局之下,开封大地方,柳家必然颇有好手,保护银号,他怎会借重平步青的力量。”
|8?}-t(qH?0
L/AZ'`b'L:S7d0  杜天龙道:“这一点,柳夫人倒有解说,他说柳家三东主被杀,很可能是他们家族中事?”
:m8_p ~|'\"})HN0雲莱网络3S!Q{3zt5D4o
  王人杰道:“争权夺利?”
G^ oFq4Vl0
4\gCr-BMc0  杜天龙道:“大概是吧?”雲莱网络*n)` VD?J
雲莱网络UuI;v,r
  王人杰道:“以柳家之富,掌握了北五省大部分钱庄、银号,就算上有十个、八个兄弟,也有着分不完的金银,还用得着大闹家务吗?”
M5fFxU"e$a0
RR)a+[ [9{ ~,\2X0  杜天龙对这位王镖头,似是有着很大的敬重,回头笑一笑,道:“你有什么特异的看法呢?”雲莱网络v$WcE&ijb's

pw_U1osk0  王人杰道:“属下对柳夫人了解的太少,不敢妄作论断,但这些出于常情的变化,定有复杂的内情……”雲莱网络a*_&}VQ/lh
雲莱网络&g hR&~B2yD
  语声顿了一顿,接道:“柳家的财力,富可敌国,听说江湖上,有不少的高手,都被他们收用,不论柳夫人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只把这件当成一票生意来看,此地距长安行程不远,总镖头既然只是言明把他们送到长安柳家的长福银号总号,咱们依约行事,到长安交了人,回头就走。”雲莱网络1e4[Z#d6nk.e3K cO
雲莱网络 F}6[6dL#d
  杜天龙点点头,道:“说的是,柳家的家业太大,咱们实在也管不了,但愿这一路平安到达长安就是。”雲莱网络z@A!?0t3D*N.[

}*^X0bn_Z0  王人杰笑一笑,道:“总镖头说的是,所以,属下之意,咱们尽量少问那柳夫人的事情。”
T u~3\O&j+BEuiR0
|'yS]ON3kmg0  杜天龙点点头,未再多言。雲莱网络7GJs'pL,xM]

vPgeK'l0  那显然是同意了王人杰的意见。雲莱网络Y}.G7e(_ z

l;Q|;mT0  篷车、健马,奔行极快,太阳下山,已然跑出来六七十里的行程。
)A*k"~2b@t+X*L0
"{o? \1yH"QG/F:f0  如是闪电神驭平步青没有说谎,追赶柳夫人的人手,来自开封,就算他们未受闪电神驭的诱骗,追错了路线,这一阵急赶,也把他们抛后了数十里。
+yXEy3O-}w4U*{!g"C0雲莱网络v6h)o~s)]2r.S2e&O"iz
  这条路,龙凤镖局子常来常往,十分熟悉,避开了应该落脚的大镇,在一座小村镇上停了下来。
:K+|Fl#y;UB&B0
9kEb ~N6\:A)o0  说这里是一座村镇,其实只不过十几户人家,但因面临官道,十几户人家,倒有两家客栈,人进食,马加料,杜天龙准备休息上两个时辰,连夜赶路。
3xWG)W0n$@0Z2I{0雲莱网络*GIR'E"[
  这时,夕阳余晖已尽,夜幕低垂。
.Vu7F$v%R^8o:c0雲莱网络6w"@"U5Q%v [+Ol:HP
  杜天龙下令趟子手,好好休息一阵,准备二更之后上路。
Rz!` }8b R0雲莱网络rl`0UH0i
  柳夫人一直未讲过一句话,似是对杜天龙有着无比的信任。
)^yiQXB.BfTC0
+sDD2dp,qr.}ls0  直待柳夫人母女们进食完毕,杜天龙才轻轻咳了一声,道:“夫人归心似箭,在下也希望能早到长安,因此,在下准备连夜赶路,不知夫人意下如何?”雲莱网络BXO+X j
雲莱网络 N;UD#~'Nx+[9y
  柳夫人道:“未亡人母女们的生死,尽付托于杜总镖头,但凭总镖头的安排。”雲莱网络u@%i'GJW]6l6Tv/A6^
雲莱网络7fuI)]7QFZ,r
  杜天龙笑一笑,道:“杜某自然尽力维护夫人小姐的安全,不过,要委曲夫人,在车上休息一下了。”雲莱网络 T Pc,r/oy
雲莱网络n-?6lL"U eGW
  柳夫人道:“自离开封府,我们母女们大都在平大侠的车上宿住,总镖头不用担心,未亡人已习惯了这等亡命奔逃的生活。”
o/Y1O-^$yuo#B0
n.Ph(Av/iD0  缓缓站起身,向店外行去。雲莱网络8n}@q b+F,qA X6e6OA
雲莱网络z7RZG$w$p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入了耳际。雲莱网络x!kv(V)I ^.SW

l/H ]T[u]J5s0  杜天龙霍然起身,道:“夫人慢行一步。”雲莱网络n ^ c | aw I_%h

mC(h"bbt+W@3L0  王人杰一按桌面,一个箭步,已到了客栈门口,挡住了柳氏母女前面。雲莱网络'c e!z_&Yt Cf

\m8U)E.H2v7v0  八个趟子手,也闻声伸手抓起了放在身侧的兵刃。
tW5`/zt`0
;R ? o%C-XHD0  杜天龙摇摇头,道:“未得我命,不可轻举妄动。”
L+hh Wqm"[ d#K9@0}R&j)z0雲莱网络YW#_D H5l;wn7nHs
  马蹄声急如狂风,倏忽之间,已到了客栈前面。
D^(H"jD,r5I1Z0雲莱网络;\!Jwk%_0\
  借客栈门口高挑的一盏灯笼,杜天龙看清了来人。雲莱网络X[`Z@"J

A#h+cY)bCl0  是三个身着灰色对襟密扣的劲装大汉,着满尘土,三匹健马,更是跑得一身大汗。
;kq6CF9B`g)H4i0
E rj,m?@'L/jT e0  三个人勒僵停马,打量了店中的形势一眼,突然一齐翻身下了马背。
\}Vj!RNwQs0
b7}[a+?B0  当先一人高声说道:“替咱们饮马加料,咱们打个尖,还要连夜赶。”
Tf,T)K3o2B#E0雲莱网络Xw$O2fb&L8G%Yz \`i x7F
  这是荒野的客栈,只有两个店伙计,来了杜天龙这批,已经好忙了一阵,刚刚闲下来,又到三位客人,只好打起精神,接马迎客。
X cX9io"l!jbT-y.Q0
8| \/fi-c2I.I9mw F9z0  三个灰衣人把马僵交给了店小二,鱼贯行入店中。
6cH-dH+_p#IL0
2^b['^2a&o&oRI4\0  王人杰倏退一步让开去路,三个灰衣人却一转身,在门口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1nc*S\~k{ x x M0雲莱网络;E\y$g e9l3J
  虽然这三个人来的太过突然,引人怀疑,但人家一直没有生事的样子,杜天龙和王人杰,自然不便质问。
S9k6Ppr+w0
c+E(^JJY\g0  三个灰衣人叫过酒菜,立时大吃大喝起来。雲莱网络7iB5AI\G T
雲莱网络.eC ok+CW+k
  这时,柳夫人母女已然退回到杜天龙身旁一张木桌了,和杜夫人坐在一起。
*? mG[#x%vQ9^g/p%i0
\ y[Q)`fmP0  王人杰站在客栈门口,不时回望三人。雲莱网络t7y*j9~(hs[x7_0V!q
雲莱网络d:\3te1dp5s/M
  两班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有一种紧张的气氛,充塞客栈。
$L4Yp$p.l2X0
;cT@3bU0  三个灰衣人行动很规矩,狼吞虎咽地吃过了酒菜,立时会帐上路。雲莱网络Rfd.WODk J
雲莱网络/W} _@x
  目睹三人纵马远去,王人杰才缓步踱回到杜天龙的身侧,低声道:“总镖头,咱们还要赶路吗?”
Cn_3{$h0雲莱网络 K2G[L:c3E-Z6r&c
  杜天龙沉吟了一阵,高声说道:“店家,收拾几间客房,咱们今晚住下了。”雲莱网络r(D9_ C#x-|-qL5K

M8i(fjTNx m@0  店伙计一皱眉头,道:“大爷,小栈客房不多,诸位这么客人,只怕是住不下。”
Ju}*QDi0雲莱网络FWPt2uQ~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要紧,收拾一间干净的房子,给女眷们住,其他的不用你操心,咱们凑合一夜就是。”
bt7@ CADQs?.F0
P0?_hoL ]?0  看看杜天龙的金背大砍刀,店伙计不敢拒绝,振起精神,收拾了一个房间。雲莱网络~S O m(f tIGZ$v h ]9y

R YG c4o6e2Xy0  这是紧邻房的一间瓦舍,房间不大,一张床占了大部地方。
'WR [)DX?6HT0
`;f#@!L)?0  在这等荒野小店,也只好凑合了,杜夫人,柳夫人,带着她的小女儿柳若梅,挤在房间里,八个趟子手,分成四班值夜,杜天龙,王人杰,就在店堂里坐息。
5w6@m%H[0雲莱网络 WV {:Np/Dm
  车把式留在篷车上看守着。雲莱网络On"^ORB!g

A&b[0?~,j/^{A0  三更过后,高籁俱寂,店堂里点燃着一只火烛。雲莱网络o,gLe'{ {'d
雲莱网络+]%q _-[/gCi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衣袂飘风之声,划破了深夜的静寂。雲莱网络1e a6M0g7B5g

Ge Hhn;];Tr/`0  杜天龙一直在闭目假寝,暗中却运起内功,静听四下的动静。雲莱网络9U7E2@G[

ru ^5`~vw1A0  闻惊起身,伸手抓起身旁的金背大砍刀。
9hV$W%S/A/@0雲莱网络'X$\3U k0Nh"l
  就在杜天龙站起身子的同时,王人杰也霍然站起了身子。雲莱网络1WCp;GQ$ZNs

6Q5r-mr2Z^0  杜天龙摇摇头,低声道:“人杰,守在这里,咱们不能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雲莱网络k7s"_)a(R7uR[l

^h6q(T9C2j$v:r"rd0  王人杰点点头,低声道:“总镖头小心。”
Y@|8c8}F`TX0雲莱网络3H/d1zUUa
  杜天龙一晃,穿出厅堂。
]\Bg3m}0
D6F4SPd3G\0  他凝目望去只看见屋脊上人影一闪,直向正南方奔。
1n!qEU_6S |*f"}0雲莱网络B6W9zAC,l~7t4~
  杜天龙一提气,跃上屋面,疾追下去。雲莱网络NpN6~V }7v
雲莱网络4o}qgu
  这是无月之夜,借满天闪烁的星光,杜天龙瞧出了那是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
Qa6G7M+g0雲莱网络a^*RiVh9a
  那人轻功不弱,一直保持着距杜天龙两三丈的距离。
fw0^ `n6Z-e#ua0雲莱网络-y ?*ckI{
  杜天龙冷哼一声,突然一提真气,一连三四个飞跃,赶上两丈距离,距离那黑衣人也就不过一丈多些。说道:“朋友,再不肯停下来,我杜某人,可要用暗青子招呼你了。”
3YB%?!y-a9kh o0雲莱网络e8zQp*F y5aO| [
  黑衣人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子,道:“杜总镖头乃中原道上名家了,兄弟是慕名久矣了。”
6k r7?.GH0雲莱网络:Hm|+\!eZ
  杜天龙凝目望去,夜风中只见面纱飘动。雲莱网络vG7qaN2Q(T
雲莱网络e.RRYVm#G
  原来,那黑衣人脸上蒙着黑纱。
]T4N~[_ C.@0雲莱网络V4}d/TXj.hM
  杜天龙轻轻咳了一声,道:“咱们见过面吗?”
F6L&M:P!b^2Iw2[0雲莱网络1YC/`Z_Yn
  黑衣人笑一笑,道:“是否见过,在下觉着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在下想和你杜总镖头谈一件事。”雲莱网络6|b };lu7SSrA/y$A

YxK:^2H)x^0  杜天龙道:“好!朋友请说说看。”雲莱网络6J U ]cn8J u[
雲莱网络K!uC&\!k
  黑衣人道:“柳记长福银号的柳三夫人,是否雇了你杜总镖头……”
;i6v,y|,tz&c0
\u'['` l/ws0  杜天龙道:“不错,柳三夫人,雇我龙凤镖局保她回到长安。”雲莱网络zOc*I.Vw}E`)G O9b3_ pr
雲莱网络4f+Y3M-iCI:l {)A
  黑衣人道:“不知那柳三夫人出了多少银子?”
"K9iGO`7S$Z6E0
Hg7y|Wj8g;u0  杜天龙道:“朋友,你这话是何用意?”雲莱网络+^.Va9m4K6Q-]

"m_` xq"M*y0  黑衣人道:“柳夫人出了多少银子,咱们可以加倍奉上,只要贵局退了这趟生意?”
%KM\~c7Hi ^)Z0雲莱网络,[7rL7jQ"V@
  杜天龙暗暗冷笑,忖道:“你把我杜天龙看成什么人?”但他久走江湖,见多识广,强自忍下心中的怒火没有发作出来,淡淡一笑,道:“单就生意而言,未始不可谈谈?”雲莱网络*P C5u(Q.I1NQ
雲莱网络:EY9@.Y:J*l*B
  黑衣人道:“总镖头果然是明智得很,请开个价码,在下如若能够作主,可以立刻答允,就算不能作主时,在下也将立即请示,势必给你杜总镖头一个满童的答复。”雲莱网络Bv2mwG R9H@
雲莱网络\zBp1ZS
  杜天龙道:“钱财身外之物,多一些,少一些,非关紧要。”
qeB7?'taHi0
%QR&x)V!m{0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杜兄的意思是……”
6Kc4P-k3tPf&Y3fLFi0雲莱网络V;\8Vkt
  杜天龙道:“在江湖道上行走,大都靠朋友帮忙,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你朋友或是贵上,希望能够亮个名号出来。”雲莱网络)e @7W0{Z
雲莱网络'B'k A#t'c-xgB
  黑衣人沉吟了一阵,道:“杜总镖头,如是咱们谈成了这票生意,敝上和在下,都可以亮出名来,但是现在……”雲莱网络Z/y\)\/Fu6c
雲莱网络8C$Qe'x2p ?4t"{
  杜天龙笑一笑,道:“阁下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杜某人要钱,但也要朋友,如果你朋友不肯告名号,只为了区区几万两银子,要我杜某自己搬石头砸脚,那未免过份了。”雲莱网络AG1sq {#` ^

"L9r5|KNO l `P0  黑衣人长长吁一口气,道:“杜兄说的倒也有理,但在下无法立刻奉告,容得兄弟和敝上研商一下,再行奉覆杜兄。”雲莱网络V Ga0F\(r.z `

et$~*p{&n0  杜天龙道:“好!你们酌量酌量,在下敬候佳音。”雲莱网络$q O+OgAQZ
雲莱网络k&G5}2Y'}
  黑衣人一抱拳,道:“兄弟告别。”
G+[`@^v&m0雲莱网络 d#Y7`(g!h
  杜天龙心中一动,道:“朋友,慢走!”
set5M6of jE0G6X0
u:XR#V*NJ}m+y0  黑衣人道:“杜兄还有什么见教?”
T6F!]H g0雲莱网络,iE6MIn{}g UB H
  杜天龙叹口气道:“朋友,如是咱们生意成交,在下深觉愧对柳三夫人,因此,在下不希望杀人!”雲莱网络3o+N8jdD
雲莱网络$a*Cy0VG^JV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这个杜总镖头放心,敝上和兄弟都不单把事情办的血淋淋的,咱们答应杜兄,不伤害柳三夫人母女。”雲莱网络9Y/A,E4acg

zZ(q8J3oR s{0  杜天龙道:“兄弟领情。”
H1eg/Vn3P7@b?m0
1l$Ae!\nww6~`;S R0  黑衣人一转身,疾奔而去。
fiXOp0z7o ` MW]0雲莱网络U.\1_6t8ge
  杜天龙望着那黑衣人的背影,心中留下了太多的疑问,闪电神驭没有骗人,确有很多武林高手,在追杀柳三夫人母女。雲莱网络7pL}&r(w|av;o
雲莱网络8z+@1f:[wJ"`L't
  为什么?雲莱网络 {2a*yQTG8S] ~P

*\YRe:xRG0  柳记长福银号,分支店遍布六省,势力庞大,为什么竟不能保护他们三东主的安全?雲莱网络t.X5n A0m4t

,Mp&[ ]d*li-` dV D0\0  三东主的夫人,在长福银号中的身份,是何等高贵,各地分号的首脑,怎敢不闻不问?
.@M0l9O;~7j0
"fQ,?!I \I0  难道这是他们家务事不成?
*k4X e&p(S:O0
XuD|(^1b2Z['{%n}0  杜天龙很想再从那黑衣人口中,探出一点消息,但他明白,那黑衣人也是老于世故的江湖人物,如是问得太明显,可能会使他疑心。
B.JJF [;\)TykY0
e"x6aJ*o;Nf;A0  一阵冷风吹来,吹醒冥思玄想的杜天龙,弹弹一身积尘,回转客栈。
KO-SsA"{0雲莱网络iT8~O3n ys,W\
  客栈中,点燃了两支火烛,四个趟子手都已经披挂整齐。
hAd-}T0
4\;m-j4hG E/\4i[#Q0  另外四个趟子手,分在门外庭院中巡视。雲莱网络-Ql.sfNe8k

!R7E?6Hl0  杜夫人,柳夫人,还有那位娟秀美丽的小姑娘柳若梅。
/M k`[,x0L V0雲莱网络P$`(bg*|U1he
  这位小丫头只有十一二岁,但看去,却像十四五岁的人,长相够美,除了一双天足之外,实在找不出还有别的缺点。雲莱网络2w4u+]Sc
雲莱网络)q*z#[@:IV0FS v4q
  只是她静静地站在母亲身侧,一语不发,很文静,也很冷漠。雲莱网络9m:d a)h+DQU

s KD/o)J7Y_0wh t0  杜夫人站起身子,道:“来的什么人?”
v] K'oi8f(b(@ H0
w.H.|)g%db yz/bE0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身份。”
I1Om5Z sB0雲莱网络0?6E Aqo{oE
  杜夫人一皱柳眉儿,道:“你没有取下来他蒙脸的娟帕。”雲莱网络,R3QW/l twL}0o
雲莱网络;Grj!r5D$}4D%L,bX
  杜天龙道:“没有。”雲莱网络,J J M x1`%iy

qz"v N{/D!g9Fe0  柳三夫人突然叹口气,道:“可是为了我们母女的事?”雲莱网络1d2}m$u6];V!ufI
雲莱网络4j~6M0})]
  杜天龙道:“不错,他们找区区谈判,愿意出高出数倍的价钱,劝在下放弃这票生意。”雲莱网络Rh@9JN i D8c9LN

U6Oi O lP(e0  一面说话,一面留神那柳三夫人的脸色。
+t*X K?U2[W.w0
)Y ^^V xQ*|6a0  只见她脸色很平静,似乎是就在她预料之中一般。
FYM\.y es0雲莱网络Y9K3Q+wQ
  她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凄凉一笑,道:“杜镖头怎样回复他?”
7x.ECED2Z4kY4QQk0
0d`2tk/aKKA0  杜天龙道:“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在下自有主张。”
xI^U5\8{ E d3z0雲莱网络/[T/g:l O\
  他没有说出如何处置此事,以察柳三夫人的反应。雲莱网络CQJe S3j6~Q5K(VM}"w

8FK)R3T-J7|{5A0Q0  柳三夫人道:“是!镖行有镖行的规矩,杜总镖头不愿讲,贱妾也不再多问了,反正我们母女的性命,生死,完全给你杜总镖头了。”雲莱网络7O5b~9[Aq

#M(l2e.`D Nn`9f R z0  杜天龙神色严肃地说道:“夫人,你付了银子,托咱们保护你一路平安地到达长安,按理说,咱们也不该问夫人的事,不过,在下感觉到这件事不太寻常,来人的武功很高……”
&U|CVc%o ]cW,d0
,U(C EM_+g)iv8OZzP0  柳三夫人接道:“总镖头可是自觉着没有办法应付吗?”雲莱网络;WO*G~y2D
雲莱网络(E3w:K0oX!O1j5z
  杜天龙一扬双眉,道:“保镖这一行,吃的刀头舔血的饭,收人钱财,给人卖命,不论敌势如何的强大,咱们也不能退缩,总得硬着头皮顶过去,不过,咱们希望三夫人能告诉咱们一句实话,龙凤镖局的镖师、兄弟们,就算战死了,心中也舒坦一些。”雲莱网络|i$v{t
雲莱网络t?`H7{ W:m)P
  柳三夫人黯然一叹,道:“杜总镖头想知道什么?”
t}\EWFU0雲莱网络&[/~ Gbwpjv-D9o7\
  杜天龙道:“追杀三夫人母女的人,是受何人遣派而来?”雲莱网络j d k2iR
雲莱网络S I![/CDw"?qm
  柳夫人轻皱秀眉儿,道:“杜总镖头,先夫被杀于开封,未亡人心中纵有所疑,但事无证据,未亡人也不敢乱说。”
b,aT,?4I8s%@0雲莱网络t/[6mv"?|\w t$S;Zo
  杜夫人插口接道:“天龙,咱们只管把人送到长安,用不着问事太多,三夫人既有难言之隐,你就不要勉强人家了。”雲莱网络}Jzg^%{~

!OYh Wk!W;C0  王人杰轻轻咳了一声,道:“总镖头,咱们休息了这阵工夫,人也歇了过来,马也吃好草料,属下之意,咱们即动身如何?”
x7[8[!bKh {M0
.H-_&xRR#jR(K_h+|0  杜天龙稍一沉吟道:“好!咱们上路。”
!d9j3[G@m0
$FDS"}]3GW0  八个随行趟子手,都是龙凤镖局挑选出的精干人物,一声说走,立时动身,片刻间,车上套,马上鞍。雲莱网络"pU)U ` x[]2Rkz
雲莱网络 M[YngKG,G
  杜天龙留下十两银子,步出店门。
6Joz`8R:V(H0
9e:g5u#q3x0  王人杰高声说道:“天色很黑,车马别拉的太长。”
u:K[`d"\q'Dc0v0
!Nx/v7a a w0  四个开道的趟子手,当先上了马,其中两个人顺手解下了马鞍的匣弩。
;}vH~*wA`D0雲莱网络+fV&mH.d'_&Bgh
  果不愧是挑选的精悍人物,不待镖头吩咐,已作了戒备。雲莱网络'iAYdf~*I

t:QWk$GL|!r0  匣弩是一种很犀利暗器,一匣十支弩箭,由强力的弹簧控制,可以连续射出,力及三丈开外,本是三国时代,诸葛孔明先生创制之物。
)i2PFQD+@5K@0雲莱网络)@N8d!\PkH'\
  流入江湖再加以改造,威力倍增,是一种很霸道的利器,龙凤镖局这诸葛匣弩,更是名匠所制,弩箭都是纯钢打成,弹簧的力道,也特别强大,整个龙凤镖局,也不过保有八具,这一次带来了四具,篷车前后,各有两具,分由四个趟子手执用。
`| yUKg!e{7p ^0雲莱网络e:tW6oc
  篷车走的不太快,八个随车的趟子手,前后距篷车也就不过一丈多些。
u0zVC4OTJ*t7pC?0雲莱网络Bg O|9B/o
  杜天龙轻轻一提缰,健黑忽然向前冲去,一面低声叫道:“人杰,咱们到前面瞧瞧去。”
*xh/DH%c"} h`-{ O?0雲莱网络~8q b!J;_N{
  王人杰一加裆劲,追上了杜天龙道:“总镖头,有话吩咐?”雲莱网络1J#w,jK%Q,gW5?f

,E!HVa6N s*~ U0  杜天龙低声道:“对方已经挑明了,而且看样子,他们来的人手不会很少,我刚才已经稳住了他们,咱们来这么一个连夜动身,也许他们会措手不及,就算能平安度过这半夜,绝对过不了明天,看样子非要有一场恶战不可。”雲莱网络BZ/U/u/`@;P

On1u2ZX:O0  王人杰道:“他们来得实在很快,咱们一路紧赶,仍然被他们拦上了。”雲莱网络\0| {:T2HU8{'{q O

p*mX~;t0  杜天龙叹道:“平步青送给咱们这一票大生意,可也交给了咱们一个烫手的山芋,人杰,我看这一趟麻烦很大,单是我追的那个黑袍人,就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何况……”雲莱网络N)f2UO7{4G;L

2wQ2m'z8eR0  王人杰道:“何况什么?”
+X.Z ^U F0雲莱网络J$Y$fB*b
  杜天龙道:“他还不是正点子。”雲莱网络/r3Bi)W.d No'|`

CGG O2ePa+q0  王人杰哦了一声,道:“总镖头,没有探出他们的垛子窑么?”雲莱网络@I3F/Q q

,O,X3Z_%GYp&e%P0  杜天龙道:“探不出,他脸上蒙着纱,我瞧不到他的面貌,便听他几句话,就知道是一块辣口的老姜,不过,人家很上道,话也挑的很,但最使我想不通的一点,他们也说也不伤柳三夫人母女的话?”
Y qP$tsjT;R0雲莱网络 XX|x/A7u/U9g*Z4r+r
  王人杰沉吟了一阵,道:“照总镖头这么说法,这担子实在很重,不过,咱们不能中途退镖!”
b#}DO\~0雲莱网络#n?!\.A@4v
  杜天龙接道:“退镖自然不成,我跟你商量这件事,是要你心里有个谱,咱们知道被人拦上了,赶路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尽量保持体能。”
#PB?#QH9},B0
4y m5Fx9v[a0  王人杰道:“只要他们今夜来不及动手,明天过午,咱们就可以赶到函谷关,在那里歇马,好好地休息一天。”
mk3I)r A u5~7_0Vx0雲莱网络v~e vAAy J i
  杜天龙道:“我想他们要动手,也不会在函谷关前,不过,咱们的人手少了一些。”
9U s$`Bs [0
| R6s}d0  王人杰道:“函谷关雷家寨,过关刀雷庆雷大爷,不是总镖头的好朋友吗?”雲莱网络o.Bm8|zP@g Y0G"u%b
雲莱网络$C4l0l C$j yA'k9e[
  杜天龙道:“我也在这么想,但咱们吃的是镖行饭,好不好去麻烦朋友照顾咱们的镖车,我心里一直难定主意?”雲莱网络OA t;[QT esA

,|.`;ZF+E,R7u0  王人杰道:“雷家寨离函谷关,不过四五里路,咱们歇马后,总镖头不妨跑一趟,看看雷大爷的态度再说,好!就不妨请他帮个手,如果不好,总镖头就算路过此地,看看朋友。”
~5c/P-N,q0雲莱网络.p2C3}y*WBA$Z
  杜天龙道:“好!就这么办吧!”雲莱网络"srD&r-OX

oS4I,SP/a8VB0  篷车在杜天龙等严密的戒备下,向西行进,不快也不慢,第二天,午时之后,一行赶到函谷关。雲莱网络oF([i1C)_1QF

g}ZG }&v `0  这一次,杜天成反而避开大镇住宿的常情,找了一家最好最大的客栈,包了一进大跨院,吩咐趟子手,道:“趁天色未黑,诸位好好休息,吃的,喝的随便叫,但人却不许外出,醉酒。”雲莱网络6~yE8{5T9p:y$B"w'|

6Z8kF}X2c.H u0  事实上,天色还早得很,天黑前,足足可行过这一行涧谷险区。
?p,\6Sa0雲莱网络 R)T\ r#ql
  八个趟子手都明白,为什么总镖头会这么早宿客栈,但他们却无人敢问内情。雲莱网络|5z7KX$OK:t#`TDp

ux^zgw0  杜天龙进过了酒饭休息了片刻,交待了杜夫人几句话,一人一骑,直奔雷家寨。
1b3gh nw Z*tA,^0u0雲莱网络Jc:g2D"C3H'act
  雷家搴依山面水,用山石砌成了一个城廓,寨里面也不过是两三百户人家。雲莱网络0GWFP1SHV

P$|C6f_"R\b0  但却因为出了过关刀雷庆这位人物,使得这雷家寨也跟着有些名气。雲莱网络c8{D@#b-Y+Y?&^

!PbsfbShT,{{.@0  杜天龙常来往于洛阳长安之间,也常来探望雷大爷,杜天龙人马进了寨子,已飞报给雷庆。雲莱网络,s*ac;pm q|

"^jF3Y1zQ0  过关刀雷庆匆匆迎了出来,杜天龙还未到雷家巷口,雷庆已迎到了马前。
sn KI0L0雲莱网络Y%z a [9P3J5B u$Z
  杜天龙翻身下马,一抱拳,道:“怎劳大哥远迎。”雲莱网络c^|#i]5j MK-w

9zV|Wj9AJ0  雷庆个子不高,人有点黑,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花白胡子,但却有中原人的豪气,声若洪钟的哈哈一笑,道:“兄弟,怪不得昨夜灯花结彩,原来是贵客光临。”
m Ae F7@0雲莱网络4ShpL|!|7i3D
  跟来的从仆接过马,雷庆牵着杜天龙进入厅堂。
o*]3Nc9j|.i E!U~W'n0
lSEgI J0  一面吩咐厨下备酒,一面笑道:“兄弟,咱哥俩,快两年没见啦,我知道龙凤镖局被你闯得很发达,不但在洛阳道成了第一块牌子,就是北六省几十家大镖局,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字号,几次,都想到洛阳瞧瞧你,但怕耽误了你的生意……”
&d,M7}E?!Lh0雲莱网络 \a9KQS
  杜天龙接道:“大哥,这是什么话,兄弟这两年,确是忙昏了头,一次追镖,又走了一趟江南,快两年没有来探望大哥。”雲莱网络k GPY+Mhb!u
雲莱网络rp1M5yK(s6kw0V/ZeZ
  雷庆笑道:“兄弟啊!眼看你鸿图大展,盛名卓著,作哥哥的这份高兴,那就不用提了,怎么?你这次是一个人来吗?”雲莱网络a-Dg#o R2jN
雲莱网络l1h2l2[ Y;[ Cq}
  杜天龙道:“你弟妹也来了……”雲莱网络W9R9T(S,tvv-l:YI
雲莱网络4FRyc _)P&y,w
  雷庆一下子跳起来,道:“人在哪里,快去接她。”雲莱网络,H5X#Y8U/jXPyyU
雲莱网络 {\ s!f s-t[+`
  笑一笑,杜天龙道:“不瞒大哥,小弟这次是顺便探望,你弟妹留在函谷关客栈里,守护着镖车,小弟探望大哥一下,也就回去。”雲莱网络0pZ'h,DzQGn2[ L
雲莱网络 n5KB!]E8K
  雷庆哦了一声,道:“这次镖很重吧!是西行,还是东上。”雲莱网络.M-OEw*A](\JG n

1v#o^B2P'A:D0|0  杜天龙道:“下长安,镖是一趟人头镖,但价钱却是好得出奇。”
9l c\4G1~Nd ?0雲莱网络 u7y(NrB1Ql7|6s J$k
  雷庆笑一笑,道:“多少人?”
4y]Ig"T2L0Ak/DP7z0雲莱网络-\jd$R(X*G
  杜天龙道:“母女两个,由洛阳到长安,他们出了四万两银子。”雲莱网络 ]]eeJZ1u ~
雲莱网络A `Y j qF\]
  雷庆吓了一跳,道:“什么人,这样吃价。”
!Ue4y Tu#\1Cbl6B A0雲莱网络(@5EE5XgL/w
  杜天龙道:“说起来叫人难信,柳家长福银号的三东主的夫人和那一个小女儿。”雲莱网络6_;[m&z;teOh

1}$BR1{3a W0  雷庆道:“嗯!这就难怪了,那位三东主呢?”雲莱网络/K3I5CI4u

Pf3{~jKq'|-mu'c0  杜天龙道:“死了,被人刺死在开封长福分号。”
)[t)B5M'Z3L0
w'E4Id*[AB"h0  雷庆皱了皱眉头,道:“兄弟,这件事,有点古怪,你这次来看我,有没有别的事?”雲莱网络.aaUO ?ZT
雲莱网络I$Rh#J*VBm HR
  老江湖究竟见多识广,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雲莱网络H*`.{ d ^/B2Vb
雲莱网络O0`_5Uwnr&x
  杜天龙道:“不敢瞒大哥,兄弟镖车出了洛阳城,昨夜就被人拦上,而且,事情也挑明了,要兄弟放了这趟镖,对方的口气很大,愿意加倍赔偿损失,大哥知道,行有行规,小弟接下这趟镖,就不能放下,硬着头皮也得顶下去。”
u(IFi%`5^"D,LP%j0雲莱网络k.OUne B*P0?vGh
  雷庆道:“兄弟,你是否摸清楚了对方的路数,是不是中原道上的人?”
.|o:kW"]F L0雲莱网络~(H1yZb4P
  杜天龙道:“他蒙着脸,不肯亮万儿,但兄弟明白,绿林道上人,决不会拿加倍的银子,叫咱们放镖,这事情实叫人有些难测高深,小弟顺道来看大哥,一是探望,二来请教。”雲莱网络0X&G@3[+b%HU:Lz U,f

!mnPiX@w4?0  雷庆沉吟了一阵,道:“事情虽很古怪,我一时间也想不出他们是个什么来路?这么办吧!吃了酒饭,我送你回客栈,一来看看弟妹,二来,咱们哥俩两年不见,总得谈谈,你这样忙,我也没法子留你,咱们只好边走边谈了。”雲莱网络!M?qzz
雲莱网络lEhrJ;@~ e
  话已说得很明白,但却曲折有致,不露痕迹。雲莱网络1WaT$uVN

FPw{(l#[V%a0  杜天龙心中感激万分,但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用过酒饭,雷庆吩咐备马,带了他成名江湖的折铁刀,又带了两个徒弟。
)^ D&Sd8VI3M X0雲莱网络'^&K,K8Sr1Ks t7BG
  四人四骑,赶到函谷关,太阳还没有下山。雲莱网络n1\[Zp*e

W7@DrD v'w*Q0  杜夫人迎在跨院,深深万福道:“劳动雷大哥了。”雲莱网络{i/x{2QPC.d8p$o5t

P]?pN0  一夜无事,第二天,直到日升三竿,才车马登程。雲莱网络-HtE4|8l9u Gg2~
雲莱网络7ac?F1q_0|
  中午时分,下了官道,进入树林,竟发理描金红字的木箱挡在马前。
;f8Y0R$x#PyD0
c} u0\+j{'\4Oz:I0  箱前压了一幅特制的白绢,上面写道:“前宵一晤,归见敝上,杜兄盛名,敝上极为仰慕,允奉白银十万两,外赠明珠一颗,尚祈哂纳。并盼履行前诺,放手柳家母女事。”
;n'Jn6m#^F0雲莱网络]&_yk7I z#LV
  下面署名彼此心照,恕不具名。雲莱网络c:u~7z,n9J'Xo

Y2lRi,d0  杜天龙看过了书笺,心中大感不是味道,冷哼一声,道:“断章取义,自说白话。”雲莱网络R]|~_MNC{"d

7OP#w)IW/F(V{"L5{0  缓缓把书笺捧给雷庆。雲莱网络Kd)_z:W9Q2ef-X
雲莱网络6? T~gg8D V Sp
  雷庆笑一笑,道:“我看过了”雲莱网络d$C#pA0Q"or!ZJ O

`1}/I#`T-Sd LG2Q6qq0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兄弟,这人的手笔很大,中原绿林道上,决没有这等大方的人。”雲莱网络;M8E YtW5l

fZ ct ~i;w._,n"?0  杜天龙吐口气,道:“大哥,咱们现在应该如何了。”
tf+RrO0
5H+[`|8[;y7S9]zo0  雷庆笑一笑,道:“原物璧还。”
+I9u#XRJ/u"a*x0雲莱网络(Z:s(UpT
  杜天龙四顾了一眼,道:“四下无人,咱们给谁呢?”雲莱网络J2A3@q U

R3z t%t]W0  雷庆道:“兄弟,不论如何?你得复人家几个字,至于如何奉还,大哥我想办法。”
!D.L(J!R?+z0
7tGV;o9}0  杜天龙道:“半途之中,哪来笔砚。”雲莱网络Ad ` BJ+u"w$]"w
雲莱网络Y1j'WIS-c\-KI
  王人杰拾了两节枯枝,燃了起来,笑道:“就用焦枝代笔吧!”
5`yy(JW]6Nz0雲莱网络/v7]\o#[I:t7|
  杜天龙接过枯枝,就原书白笺上写道:“行有行规,恕难从命,原赐心领,原物璧还。”雲莱网络x [v:@g

m0]5V ZK1fW f0  下署了杜天龙的名字。折好放入箱中。雲莱网络R A1qP0L Au1O
雲莱网络!L%yq8KB1GJd6X
  合上箱盖,交给雷庆,道:“大哥,要怎样处置?”雲莱网络*}9~wH)z} YJg0d*[m;n
雲莱网络,\'|#d7ZL
  雷庆笑一笑,道:“这大笔银子,在下不相信他们无人在暗中监视。”雲莱网络7@O^)c'p0}

"F-^d];\(h;] l0  翻身下马,把那描金小木箱放在马鞍之上,用鞍上的绳索捆好,轻轻在马背上拍了一掌,道:“走!”
|%]2f/Lz0
m LuB |`ZM0  那健马立刻放蹄奔行,顺着官道向前奔去。雲莱网络:J~mvc c+p

q|7E*Jl-c0  杜天龙,雷庆等一行人,都站在距离那松林四五丈左右处,看到那健马奔行入林。
%i'aG5|b"AH6A0雲莱网络4H$WKF$y
  马入密林,大约有一刻工夫左右,重又奔了回来。
,[0Qh6VCs-M*O(w0
a#y @;Q*xK|)q T~0  健马奔行到雷庆身侧,雷庆突然脸色一变,冷哼了一声。雲莱网络]&MQ+g.mU'\

0L(Bh nVf*p0  杜天龙究竟是久年闯荡江湖的人物,一见雷庆脸色神情,立时恍然大悟。雲莱网络~9O^~ HZ {~0BD

)A{*ZMLl3HP i K#W*} l0  原来雷庆借那还银票明珠的一事,故意把自己的坐马,送入松林,想凭仗自己在这关洛道上的盛名,化解了这场恩怨,或是让对方知晓自己出马帮帮龙凤镖局的人护镖,使对方知难而退。雲莱网络I#h"xFsB F8` I

8AC)@&Q!mr\1I0  哪知事与愿违,对方根本不买帐,而且还在马鞍上写道:“明哲才能保身,阁下不是镖局中人,似是用不着卷入这一场纷争的漩涡。”雲莱网络$|j ? B{#m:E:hl6E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01人表态】
20票
感动
16票
同情
12票
无聊
11票
愤怒
9票
搞笑
11票
难过
11票
高兴
11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