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代天骄(作者:卧龙生)

第一章 共传武功

[h'AFS'}rDB0

4Dp:g;^U Li(b0

0m-YH#}1}0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侯门的光泽,失去了颜色,谢了春红。

,ntxwi;e E&Vi#J0雲莱网络sar.zH%lw\

但六朝繁华依旧在,秦淮河畔的画舫,仍然是灯火辉煌,笙歌不绝,烟笼寒水月笼沙,商女犹唱后庭花,秦淮风月越发的茂盛了。

5g)S#X O s@+v0

J/e Ui.z4_)v+v0花圃皇后白牡丹接待宾客的主舫,不但布置得极尽华丽,也有个动人的名字,叫作‘广寒宫’。雲莱网络~.bAug{RS

;I;f/g(nz*w V0能登上‘广寒宫’的客人,大概只有三种人。

m'yt2G j,R6JE0

C!ls-y/rvN0一是王孙公子、宦海大员。雲莱网络 e1a2s5n D@

Na.]W&n'Q ~0二是富商巨贾。

@b"E(YaIi%P}0

B|N*c*lJ2z1z5^ y0三是江湖上的帮会首脑、武林大豪。

e3G ?&x v;U,BAN1\0雲莱网络.@ D"u:nAL K!l

一般人想上‘广寒宫’开开眼界,门也没有。

B$C$k6N$f0

T[%q.S\qUk c%q0倒不是这里有甚么身份限制,只是它价钱贵得吓人,吓得你不敢进门。

V0@k!u7] |~5o0

A8Kt/r0P[pp0老子不信邪,非上‘广寒宫’逛逛不可。雲莱网络 I-l?+Y#C's+_

gft*Jdw1yV0行!按规矩来,你不是‘广寒宫’的熟客,一进门,先交白银二百两不够用要立刻补足。雲莱网络 z2|4t _j&C I"| WT\

雲莱网络/D%Lk8Jw\kk K

二百两银子,可以让一个五口之家,过一年很舒服的日子,一般人花不起,也舍不得。雲莱网络 F7~8_t9o

雲莱网络"jm6j8X~MJY-Ic"E

所以能上‘广寒宫’的人,都是有钱人,银子多得花不完。

NR8G9t7Ub7m0雲莱网络 pDW T*kJ

今夜‘广寒宫’有点反常,不闻弦管乐声嘴,也少了那娇笑、高歌、猜拳声。

2?!I F,C*Vpg0

M+f Zt I;L0不过,白牡丹待客的牡丹厅中,仍是灯火通明,也端坐着三位客人。雲莱网络0_I b}n~w JE"b

雲莱网络gV3?;EU3I"r

只是桌上无酒也无菜。二一个客人的脸色也一片冷肃,怎么看都找不出一丝寻欢作乐的气氛。

L;u8lZ x&V0雲莱网络8` ?oG g/pqZI

再看看三位客人的衣着,除了一位青衫少年之外,另外两位,是绝对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人。

yf:trG NvZCUq0

%{h4|5ha+u0两位都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出家人。雲莱网络KmM$~2Q$r

7@A+]m2I2md3X0一位是着黄色装装的大和尚,一位是青袍长垢,身佩长剑的中年道长。雲莱网络AU`^ `g

mx4[tK1C0大和尚五十多岁,慈眉善目,法相端庄,双手合十,沉声说道:“贫僧来自嵩山少林寺,法号天衣,夜入‘广寒宫’,惊扰女檀越,罪过,罪过。”

SZ-j:r%pKnh@0

|&{2B G8G&K8F0白牡丹长得很美,笑起来更美。笑一笑,才道:“大师万里行脚到秦淮,不赏风月为何来?但小女子卖唱不卖身,只要大师要求不过份,小女子要他们八折优待……”雲莱网络%uK)E1X ~gY*~

雲莱网络,Q,c P+wvm._ve

“阿弥陀佛!女檀越误会了,贫僧此来是求女檀越稍泄天机,指示贫僧一条追觅掌门大师的去路。”天衣大师道:“三少林寺将为女檀越诵经,祈福七日夜,以作报偿。”

g-?[ T F)Q+LOZN0

&v*g7OJ*RzM$A&r*h0白牡丹轻轻叮一口气,目光转注到中年道人的脸上。雲莱网络{6LvG,ot

雲莱网络uA'w-V u;Vaw{"@

“贫道武当飞云子,为追查本派中一位失踪的长老,特来向女施主请教,如蒙赐助,贫道愿以本派珍藏的三粒小还丹奉赠,以作酬谢。”

3qXN?'HX0

s7D1S2Il v0白牡丹容包不变,似乎是根本不知道小还丹为何奇物。雲莱网络&Z4f&V5?+F

!a(S G.]8?/T;e:u0倒是天衣大师低宣了一声佛号,道:“好珍贵的一份礼物,小还丹功能起死回生啊!”雲莱网络z7v P0b;wv#t6x

9n+c$dDB&~0“在下乃洞庭湖石出总寨江豪,家父是洞庭十二寨的总寨主……”

PU ?})G0雲莱网络#Eb#L\&F

“啊……我知道,你就是洞庭湖的江三公子。”白牡丹道:“两年前光临过我们秦淮花舫,公子年少英俊,花钱大方,只可惜,那时候小女子刚刚下海,默默无闻,难得江三公子一顾。”雲莱网络H uSpo|

雲莱网络/| }^mAgWN

“往事已矣!那时江某亦是少不更事,此番南来,挽有白银五万两银票一张,只要由姑娘赐告家父去向,立刻奉上,聊表谢意。”雲莱网络8U*^%K5Q6fc:h

雲莱网络r|W:n+xwA

白牡丹微微一呆,道:“三位说得很认真,不是开玩笑吧?”雲莱网络 N~*n w~ GT:l

`"h \H-@zn-|7Y0天衣大师、江豪、飞云子,都是当代武林中著名的高手,内功深厚,眼观四面,白牡丹微小的神色变化,也逃不过三人的法眼。

-Q-| g_5sd9z0雲莱网络YZY4hjM ^*u

“这等大事,如何会开玩笑。”天衣大师道:“贫僧是受教而来……”雲莱网络!k2_9s:?k*n

vyi0Gr$d0“大师上当了!”自牡丹接道:“一个垂舫上的卖唱女子,只是花钱大爷们的玩物,如何能干涉到江湖上的大事,稍一用心,也该想明白了,分明是有人拿三位开玩笑,不惜把一个卖笑欢场的弱女子陷害其中。”雲莱网络rzex2]5Mo E

雲莱网络-T6KSp&EQJ Cc

白牡丹善于表情,一面说一面流下了眼泪,而且是一哭起来,泪水就没个完,滴滴咯咯不停流,哭湿了胸前一片白罗衣,那么巧的滴在左乳上突出的一点。

;JAU+s#x k!~#f0

"W ^,V-AZVE_Y9S(]+tn0敢情大姑娘没有穿肚兜,泪水湿了罗衣,就露出那么一点原形了。雲莱网络'e3_?U^*e

雲莱网络:u\"dz-RC

天衣大师、飞云子,定力深厚,看见装作没看见,眉眼不动,江豪就没有这份涵养了,脸上闪掠过一抹怒色.似想发作,但封又张自忍了下去。

kh5P8V4Sou$e0

\e7J6y7w0白牡丹缓缓站起了身子,轻轻一扯罗衣,转身向内行去。

TOU"B4wk"pF4x0雲莱网络3za/NE~!JXo

天衣大师、飞云子对望一眼,似是要有所行动,却已听江豪怨声喝道:“哪哀去?站住!”雲莱网络-[G[Qu"\

5S-zs O:S`/B0“点点珠泪湿衣衫,有碍观瞻,我该去换件衣服。”白牡丹道:“江三公子不免得管得太多么?”雲莱网络 vHO)W7Vt1jH%B

雲莱网络 [do.{.W4B

“江某人受教而来,原想好言相求,奉以重礼,只请你开开金日,指明一个去向,江某立刻就走,但白姑娘不识抬举,端起了花国皇后的架子,甚么呻花园皇后,我胚,说穿了还不是卖唱陪客的姨子。”

0r~)V)qy[0

\Q.G6NqNI s0江哀年轻气盛,口不择言,骂的是恶毒无比,天衣大师暗忖:这些话别说要我骂出口了,我和尚连想也想不到啊!

I:P_,O3~+\/i]+I [0

^+}kN"X!y [Y5z0白牡丹似是也被骂火了,脸也变成了铁青颜色,缓缓回过身子,冷冷说道:“你骂得好狠,好毒啊!真是如利刃刺心……”神情突然一变,原本冷厉的神情,竟然变成了一脸温柔,道:“骂得虽狠虽毒,却也有理,甚么花园皇后,还不都是男人想出

-| G$QbA`R0

yI0[*k wB0“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那个人不会说谎,”飞云子道:“他名满江湖,一言九鼎,大师和贫道,以及江三公子,也都不是人云亦云的人。”雲莱网络{^ C!]0[!|f

雲莱网络 Vk7z6x)?8Y

“他是谁?”白牡丹脸色一冷,道:“他说我一个小歌姬把三个躁踝却能使天动地摇的大人物给绑架了?”雲莱网络2f['K_B*E.m u&^Y

?wTk'}8J'X0“那倒没有,”飞云子道:“他要我们向姑娘求问讯息,所以,我们满怀诚意而来,愿以重礼相酬,只求指我们一条明路,其它的绝不拖累姑娘!”

B0iYi^%L!M0

'G$R.qmt$Y)N4z0“江某几乎被骗过了,姑娘也是身怀绝技的高人?”

2Iv4R!O&T/F6Q_-R0雲莱网络#i Dz|dp

“就算我练过武功,和三位失踪的掌门、盟主,又有甚么关连呢?”白牡丹道:“只听人闲话一句,轨找上秦淮书舫,逼我这个卖唱女子说出他们去向,这是强人所难哪!”雲莱网络y/ZAN[-d${*Xd|V8E

2L3pK \&dF pFj0飞云子道:“有没有一个办法,能让姑娘说出这个秘密呢?”

mM?F"cO? nKPS0雲莱网络ZE7u(uG(l4bR c

白牡丹目光转动,缓缓由天衣大师等三人脸上掠过,道:“有!但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是不论你们身受甚么样酷刑,也不能泄漏出我的身份!”雲莱网络"X4tg `:i

mU XC%lc!?i&U0“理当如此,我佛为证,老柄绝不泄漏女檀越的身份,只管放心。”雲莱网络-F @ em'jD:{2Dy

l/UsO-h_Ka0“贫道头可断,血可流,也不泄今夜之秘!”雲莱网络,v.w&O dRN

;^.[NlIs|v}0“三公子正值青春年少,一旦身陷危境,只怕定力……”雲莱网络2D+['x8a4SD8C eu

8YHPjR+vV\@!RT0“笑话,江某人一诺千金,宁可溅血五步,也不会泄漏出词组只字,姑娘请说第二个条件吧!”雲莱网络m!L NX y;M

0ry)E^L4J0“第二个条件,比较难一点了。”白牡丹道:“三位可以不答应,小女子绝不勉强。”

8K1U%Y j*^7VcWT0

C nQ}E+q n0“我们诚心求教,姑娘要如何,就明白说出来吧!”天衣大师道:“我们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推辞。”

)T3W gf6G p"X5M?0

LYqz W v"N_!_)Z0“秦淮画舫上的歌姬,绝难成佛,所以,我不用你们为我诵经祈祷。”白牡丹道:“小还丹功能起死回生,人名卖了,怀璧其罪,小女子不敢要。五万两银子,虽然是个大数目,但‘广寒宫’金来银去,银子对我并不重要,只好敬谢了。”雲莱网络E m7p3N2z)Y/x

Q)BUf']{0g3Z'N/i0“姑娘不会一概不取吧?”天衣大师道:“究一竟想要甚么呢?。”

YUI b$B~V0

7U gAR2y:A%A0“一个卖唱歌姬,哪会有太清高的品格,三位既然已看出我学过武功,”白牡丹道:“我就要三位的武功吧!”

g b,ZK3pX Lw'z2w0雲莱网络g%r4d DB,Mo(~T}

要的东西出人意外,三个人全都听得呆住了。雲莱网络'@!J[X'E

雲莱网络T\+V k;IU8P

良久之后,天衣大师才缓缓说道:“甚么样的武功,如何一个要法?”雲莱网络`(`YnB`

雲莱网络 q3S s)X(k9n

“要法很简单,只要大师传给我口诀、练法就行,不过,”白牡丹道:“学甚么,要由我挑选了。”

R{_ }u8C,Q7`R0雲莱网络9^5M]uAw%M

“少林寺技艺博杂,一个人穷一生岁月,也无法学得十之二三,”天衣大师道:“女檀越想要的,老纳未必学过。”雲莱网络$F1S&ruv*?1x A2}o

i Q#ZL0|8y&as0“少林寺七十二种绝技,天牢一卖的高僧,谁都练会三五种。”白牡丹道:“大师是达摩院的住持,天字辈中非常杰出的人才,练成的绝技自然也比别人多了。”雲莱网络*~ C2K2Qb.r o/U$I3l$^

雲莱网络:P8A5N$w E$^l,N P.X

天衣大师呆住了,敢情人家对他早已十分了解。

p S@9G"y1X0雲莱网络F~.r{ Y2[-w)Dq

“我要学大师的“金刚指”,”白牡丹道:“别急着下决定,想一想再答复我。”

%P`8ZWd3v4p*I0

6yHr$@,o*j([B0她目光转注到飞云子的脸上,接道:“武当三子,道长排名最后,年纪最轻,但剑艺之情,却是三子之首,我想学道长的‘破天三剑’。”

#X?*]#d-kh }'r{G0雲莱网络Gw+uZIN |0o~'e

飞云子呆住了。雲莱网络)`t Q/V.Jhs%~

雲莱网络jH H0n:Pt

“不急,不急,道长慢慢想,生意不成仁义在,”白牡丹的目光转到江豪的脸上,笑道:“三公子,令尊的‘百步神拳’,名满江湖,人人知道,但却无人练成,个中一定有一种特别的技巧,三公子就传我‘百步神拳’吧!”雲莱网络*].P+wG"aON~

雲莱网络-JN(x_,J1O

“‘百步神拳’是江家不传之秘,每一代只传一人,我怎么能够传你,简直是胡说八道啊!”

|_/Ui a(whR0@0

Mp%SCu0“令尊的一条命,还不值‘百步神拳’一种技艺么?老实说,失踪约三位老人家的技艺、武功,绝对比三位精湛,只要三五个月时间,一定会被人压榨出来,对方为了保密,三位老人家的性命,也很难保得住了。”自牡丹道:“三公子,事关重大,好好的想一想啊!”

6fH&H!SuG;~0

e"Tg2Wy]8q7B$Vp0江衷长长叮一口气,压下心中火气,沉吟起来。雲莱网络IC;\n f*nCE

bA,J]id`0话虽是对江哀说的,但天衣大师、飞云子也是一样的处境,事情点明了,据走三个人的目的,是为了逼三人交出武功。

3b xAh{0

N6jL'zf.rR)Q L"F0“老纳想不通,当今武林之士,甚么人能够生擒少林掌门?”天衣大师道:“何况还有武当的龙道长和洞庭盟总寨主,三个人又是联袂而行。”雲莱网络?2f*r8p/WG8F K G

雲莱网络+Ps,m!E*Qd3~$F

“对!他们三个人太强了!”自牡丹道:“集中江湖土十个八个一流高手,也未必能够打败他们一个,但暗施算计,就防不胜防了。”雲莱网络.QO,v9DpcX@H^Q

雲莱网络o&i3i$[yGt

“放眼江湖,谁有这个胆子?”江衰道:“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8cDu aZD0

5qe7Y5o,p9O*]g0“三公子,事责就是事责,敢动他们三位的,也非泛泛之辈,有相当卖力底子,”白牡丹道:“我宁愿开罪你们,也不愿开罪他们。”

(v!t!mM!}J0h7P0

&v:M'J$ZY/^0“怎么说?”江哀冷冷说道:“难道我们就杀不了你么?”雲莱网络zfF WO!K

\wh R.X9Bnf3T.j0“也许能,”白牡丹笑道:“三位来求我,都是讲理的人,再说,三位联手,杀我不武,传扬于江湖之上,岂不坏了少林、武当、洞庭盟的名头?”雲莱网络4[W2bX6Bf

*JdE;V6W|{0这话有讲究,三人联手,杀她不武,一对一,就未必能够杀她,至少一对一她不害怕。雲莱网络v6J1W)HSj

雲莱网络s{{S+WI|

“好大的口气!”江豪怒道:“你想学‘百步神拳’,先吃我一拳试试!”右手一扬,击出一拳,一股强烈的拳风,直撞过去。雲莱网络-n4G,Z SRB(c&E

雲莱网络)]3W_]$QM W

‘百步神拳’,能击毙一丈外的一条水牛,江豪距离白牡丹不过四五尺外,但白牡丹闪避得巧,身子仰倒,双却却钉舱板,拳风凉身而过,白牡丹立刻又站了起来,仍在原位土寸步未移。

g;W3a3`6K0雲莱网络7wV XkW%]N:kr

但闻一声蓬然大震,船舱板壁被堆破一个大洞。

t3Q Nt5r(p!f_0

*D;g gK;vNq @ LQ0“好厉害的‘百步神拳’,如能拳发无声,这一堆就要了小女子一条命了。”白牡丹理了一下嘴边的散发,面带微笑的说。雲莱网络Kcg/t%W

雲莱网络}`,N)Lr`(oH~

江豪有点下不了台,大喝一声,侧身而上。雲莱网络 Yfgh%D2J-EP-J-o

-[$z N"]#\#F_ n%dd0“三公子,暂息怒火,”天衣大师一侧身,拂动衣袖,挡住了江衷的攻势,道:“有话好说。”

%j8ue8p8W2wX}$a%_0

Y,_:E#X k-h*Ln!`0事责上,两人对手一招,天衣大师和飞云子都看出了白牡丹技艺非凡,想不到秦淮言舫上,竟有这等人物!雲莱网络l`ipBu(g}

+N!}M:j @0江豪心中也明白遇上了劲敌,天衣和飞云子如不卖手,鹿死谁手,真还难以预料。他强忍不怒气,软口气,道:“大师还瞧不出来么?白牡丹和掳走贵寺方丈的人,分明是一伙的,拿下这个丫头,慢慢拷问,我不信牠是铜打铁铸的……”

e3?zx8qHN0雲莱网络Jzr-~Dj2A g

“江三公子,我可以自绝一死,这段公案就不会宣泄江湖。”白牡丹道:“个中利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三位老人家的绝技出现江湖之时,也就是武林的劫难开始,再说明白一些,我不肯说出他们去向,是因我怕死,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查出是我泄漏了秘密.说出来,我立刻就要亡命天涯,要三位各传我一种绝技,我准备息隐苦练,以求自保。”雲莱网络;E t J;p7Nc#H;c+v

^#gY$w p zf|;u0“很有道理。”天衣大师道:“老柄学过‘金刚指’,也愿传给姑娘,但想请教一件事,不知女檀越肯否见告?”雲莱网络f1\HW.{![D

a/x,C.W#t!XS$R0“说说着吧!”白牡丹道:“能说的,我不推辞。”

u ~,@6bCJZY0

+v7xM+tj$y0k Bn0“女檀越栖身秦淮画舫,忙着酬应佳宾,”天衣大师道:“但耳目的灵通,却又十分惊人,把我等三人的来历身份查得清清楚楚,老朽很少离开少林寺,想不通女檀越怎会有如此能耐?”

,fV"FN5L0

k S{Gk*dT0“这就是我的错了,”白牡丹道:“年纪轻轻不知道收敛隐藏,生意做得明目张胆,自然逃不过知机子那个牛鼻子老道的如电神目了。”

V[/{ g? @0雲莱网络B?"S t;Tvq5j7H-S

忽然想到飞云子也是一位道长,不禁尴尬一笑。

~'bNN$kt^Up0

]a%N\4tv0“白姑娘早已知道了……”

WkdNz-s _0雲莱网络O8y$k~']9mk#S]

“除了知机子之外,还无人看得出我的身份,”白牡丹道:“他也确实厉害,我只亲自参加过一次交易,就被他看出底细了,追查到秦淮画舫上来。”

)G?hB,PTY0雲莱网络-Yd}?kC*}

江湖事如此的复杂,把一个很少在江湖上走动的天衣大师听得如坠入云雾之中,吁口气,道:“女檀越还做主意呀?不知是甚么买卖?”

XW0m4gVz!C0S;xE0雲莱网络'\ w _7p6_ix3PX

白牡丹“嗤”的一声笑了,这个年近半百的老和尚啊!纯真得有些可爱。

MgD$Q]n0雲莱网络H(wCc S!`r

“买卖消息,”白牡丹道:“江湖上有一个白鸽门,大师也不知道吗?”

O Jk7k7Q5z0雲莱网络dg iQ M;{

“好象是听人说过,”天衣大师尴尬一笑,道:“实在内情,却是不太清楚。”雲莱网络7E"lb xI2@+RY

雲莱网络f\w0oOZ$W:M

“那我就详细的告诉你们吧!”白牡丹道:“我们这个组合,专以刺探江湖上各种秘密为业,人数不是很多,但布线却卖,活动遍及南七北六十三省,到了我这一代,更以江南七省为重,耳目密布,任何风吹草动,都别想逃过我们的耳目,当然,我们也有些门规戒律约束,我们没有一定的地方,活动也极为小心,所以,江湖上虽有白鹄门的传说,却很少人找得到我们在哪里,如机子竟然能找到我落脚之处。这个人实在有点神通,我可以死不认账的,但想到日后江湖大变,杀劫重重,不知要死去多少武林的精英、高手,才改变了主意,决心说出内情,希望消弭去这场劫难,大概就是如此了,现在,让三位作个决定了。”雲莱网络qx.rybo

雲莱网络2@wyvF9U%t-[ Mo

“好!老纳传你“金刚指”。”雲莱网络0MYH!T/M

雲莱网络CThu%OO0ac{6f"f

飞云子道:“‘破天三剑’虽是武当镇上绝技,但白姑娘这种伟大的胸襟,令人感动,贫道拼安门规惩处,也要传给姑娘。”雲莱网络:],qL,HQ,c*s

雲莱网络H;aU{0H*Rf

江豪一抱拳,道:‘百步神拳’,我只有三成火候,但练法和窍诀,我都记得很熟,我会很仔细的讲说清楚,日后不管家法如何处置我,江三认了。”

(K w/][Fp0雲莱网络h9L%bVp!~ N

“我没有看错,三位果然都是血性英雄。”白牡丹道:“白鹄门虽然是个见不得光的组合,但我们也有是非观念,只是此刻无瑕多说。时间宝贵,不知哪一位先行开始?”雲莱网络 R8s5xIx Gg]Ig

v R%e#DF!{+C0“老朽之意,我们四人一起研习,这一番,我们三人同行也是个生死与共的局面,老朽希望飞云子道儿、江三公子,也能同时学“金刚指”。”雲莱网络T"U"|5c_

2c4Q"yq*{ J$IUa0白牡丹道:“大师的开阔胸怀,小女子好生敬服。”

0I8nz|kL1x'a^s0雲莱网络] aE/b9w?!E.ye

“‘破天三剑’,热其诀窍之后,”飞云子道:“一样可融于刀法中施展。”雲莱网络H Av\Vn;o

g7c0LF:Yi Z0“以两位前辈的功力,学会了‘百步神拳’,”江豪道:“施展出手,威势要强过晚辈很多了。”雲莱网络'Q Ks-^1V'i4B3e3J3Y

YJs7d,~U0“这其不能留了,我们要找个隐蔽所在,专心研习。”白牡丹道:“这等冠绝江湖的精湛武艺,虽然是只学习口诀玻要,恐也得三五天工夫才行。”

7K4vZTt'|x@0

.p D*i:{rtv0“主要是运气用劲的技巧,但说来容易练来难!”天衣大师道:“总要一两天时间,才能学得通顺。”雲莱网络Cq8^svx:v

dT X(n(K-tl H%jD0“‘破天三剑’是一种变化技巧,聪明人三两天可以体会出来,有的人三个月也学不出一个名堂。”飞云子道:“我看白姑娘慧数多才,武功也有很深厚的基础,学起来应该不难。”雲莱网络 D,Xp&X0k k

Z~Z l*G0“我知道,师父带进门,修行在个人,”白牡丹道:“习练这等绝技,除了苦下工夫之外,还要有三分机缘,一点慧根,急不如快,我们这就离开,三位请跟我来。”

\l h,c$?YcDZ0

(]w$t${iT3Z0看上去不到二十的姑娘家,办起事却有条不紊,而且思虑周密,卖舫旁边早已停泊着一艘小艇,也只不过勉强能容下四个人,白牡丹最后走上小艇,运桨如飞,小艇飞驰而去,留下了灯火辉煌的‘广寒宫’。

` Eg#HP1Y0

7Z~N C2M+Ew!p\ y0弃舟登陆,夜行入山,穿越荆丛杂林,爬高走低,白牡丹走得如履平地,这时,三人又发觉了白牡丹的轻易功夫绝不在三人之下,而且路径熟悉,夜暗中行走如飞,这个看上去娇如春花的小姑娘,真是能耐非凡,天衣大师等三个人都得集中精神跟着她走,连说句话工夫也挪不出来。

(S |;P cH5~,K0

%gJ'@[-r$qkq0天上无月,乱草荆丛中,也没明显的道路,三个人闷着头赶路,连东西南北的方向也分不清楚了。雲莱网络_)I4~(\/p4gla

:wU\ ]tc0~q]ju0行人了一片密林,白牡丹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天色,道:“四更时分了,这两个更次,咱们走了七十多里,虽然不算远,但大都是翻山越岭,圭在乱石荒草中,先休息一下,再吃点东西。”雲莱网络CP-f(sIP)p'K%x3IM

雲莱网络`,C+y`Ran9w

江豪暗忖:这里会有甚么东西吃呢?雲莱网络z [/^E'G5O^&Ay

Eb/w,c4T j0只见白牡丹举手一堆,一扇门应手而开。

e)u f.Ej/PpP!~hm0雲莱网络7aa!`8C/g N

敢情在一株大树旁侧,有两间早已筑建好的茅屋,只不过外面都掩以树皮,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V] f(\+C8J C8` q Ks0雲莱网络}@ Y*CBK0cIL!J @

茅舍内很干净,也没有潮湿的气味,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

)KJk4U;?9]"J.z0雲莱网络9z;]kxP&r[ C

“只有一张木榻,竹椅四只,诸位请随便休息,我去张罗一点吃的东西。”白牡丹道:“暂时不能让人发觉这个地方,所以,这里从来没有点过灯火,三位就委屈一下了。”

]K L5}0s+Ek0H0

md)_UA9x0天衣大师暗忖:这里的隐蔽幽静,和秦淮画舫的辉煌彩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极端,这丫头有混世的能力本领,也怀有点点飘然出尘的禅机,是个天份很高的人,既然要传她“金刚指”,何不尽我之能多传一些武功给她。雲莱网络q9v2M_.?5? I:Gg!H

PJ+k)ylA"M3H0念头在心中转动,却末说出口来。

1M `)pJ0|+p6D#f0雲莱网络bR)M6J#c

三个人打坐调息醒来,白牡丹已端着菜饭走出来,竟然是香味扑鼻,四盘菜中有一盘是大蒜腊肉,三个素炒青菜,天衣大师和飞云子吃了半生素食,只看出一盘是风干的金针菜,另外两样竟然认不出来。雲莱网络 i D ^*lmk.hTVN

}7n4s0cbrNu0“这都是野生的青蔬,为了保住隐密,我们不敢种菜,不过大师和道长请相信我,这些野菜,绝对无毒。”

Zo x8Ix0^v E0

6V3[ X.Avy0天衣大师转头看,只见白牡丹的白罗衣早已换成了青布裤挂,高挽的宫善,也变成了两条辫子,脂粉末施,一脸洁素,仍然掩不住天香国色,除去了院红嫣紫,更增了绝俗清丽。

L Z]W,Z.y mw0雲莱网络 y/@yxS!|#N[

江豪只看得心头怦然一动,暗忖:这才是真正的美女,不着颜色更动人。雲莱网络4z"F&P f @

*_ {1gP_Wu.Df0野菜不但无毒,而且味道亦好,这餐饭吃得很饱,也十分慷意。雲莱网络I4[4BfN&`

雲莱网络VT7yG9Xi

白牡丹收拾碗盘,一面笑道:“不敢欺瞒三位,小女子在秦淮画舫上,心中烦恼了,就托病躲在这片山林里住几天,晨听百鸟唱和,夜闻垂蛙争鸣,涤尽心中烦恼与痛苦,再回画舫上应酬客人。”雲莱网络%H8I%O"hh}I ?4h;]

雲莱网络&hkgF z%Oqg

“白牡丹这个名字,也是假的了。”江豪道:“采用‘牡丹’二字,登上秦淮花后,实也豪番心思了。”

K%z.Y}#^e UyG0雲莱网络%jq*T_(Nj

“清秀不入俗人眼,多买胭脂描牡丹。”白牡丹笑道:“取名牡丹,戏称尔,想不到竟然被选中花后,别小看‘花后’二字,一入龙门,身价大增,秦淮卖舫上消贺虽高,但三五个人,百两纹银足矣!花后驻唱的应客之处,入门就要二百两,消费之高,十倍逾常,应天府豪富众多,如此高价,竟也是门庭若市。小女子真的姓白,单名一个翎字,是秋水雁翎刀的‘翎’。我知道女孩子用了这个‘翎’字,先少了几分温柔。”

t.FV'~ V`uGN0@P0

v&P&E Zi\ n J3o0“此地山深林密,女擅越的举动,仍极小心,”天衣大师道:“可有原因?”

;KU'Q;H+O&b3J0雲莱网络;Qs&L(E/R r;N^

“钟山不大,只有两三处草长床密,”白翎道:“现在要找我们的,又多了一个杜家堡,只要这豪传出去一点异征,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雲莱网络#Y3R4e%C L}

雲莱网络 uBA)U;lGznw@7K

“金陵杜家堡堡主杜浩然,和家父交谊甚厚,”江豪道:“姑娘怎会和杜家堡结怨呢?”雲莱网络\~s-[N:E1QJq

8^ww:o$v&D L/sE!k0“杜浩然就是秦淮画舫‘广寒宫’的幕后主人,”白翎道:“事责上秦淮河上四艘大画舫都有后台、靠山,如没有扎卖后台,那些青皮混混们连吃带拿,还要歌姬们陪酒、上床,哪豪能开得起来。就是那些小型画舫,有个两三间舱房,四五个歌姬,也得依附在靠山之下,按月缴费,才能经营下去,表面上秦淮卖舫上歌舞升平,一片繁华,骨子里却是要狠逞强,人吃人的世界。”雲莱网络#YNm qm

雲莱网络5X"gC#g!]f3O2N

“杜家堡的事,姑娘不用放在心上,江三相信杜堡主远要给我三分面子。”雲莱网络|6Lg;Fyb"h }/HV*l rc

雲莱网络VYUV&ZtV\

白栩心中虽是不以为然,但却忍下未言,笑一笑,道:“让他们找不着我的去处,岂不更好?”雲莱网络6q7Af|9C3rw SHb

2g+FQt\4H0“对!天色已亮,可以传授武功了。”

w~ J wa#ur0雲莱网络8U7u ND#xQ"m _

少林绝技,果非凡嘴,一开始就把白翎、江豪、飞云子全吸引住。

9o?)B }|jI0

a]mJH0天衣大师传得很认真,不但把“金刚指法”要诀详细传授,连七招擒龙手,十天星内家掌法也传了出来,这亡传就是三天。

Q:j~wnvW0

0T\q;|0PEh0天衣大师冷眼旁观,全都吸收的竟是白翎。飞云子也学了十之七八,江豪大概只学会六成。

&n6e.Hw:c4J/K0雲莱网络-s `:L(s]R8ffo

但不要紧,天衣大师心中有打算,此后三人必有段时间在一起,再教他们就是。

r[1^)|"]4gdx0

|*q-~]`5d0T0飞云子传的也是有情有意,‘破天三剑’是太极慧剑中三招攻敌绝招,飞云子竟把一套“太极慧剑”全传了出来。雲莱网络(q WF;W)I

雲莱网络-@ U(s'V.H)?7Ym

这套剑术太过神奇、复杂,飞云子解说了三天一夜,天衣大师也只能领悟一半。雲莱网络t{i7aR5@$Yj0B9D

雲莱网络!W? k QD,o!?#Z

白翎更是累得香汗透衣,目不瞬息。飞云子用去四天时间,才解说和示演出整套剑法。雲莱网络hj)} y'@ @

雲莱网络 N/tv5g8P;am!H1r)x

学过最后一招,白翎突然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向地上倒去。雲莱网络C'|E]e6M$mBQ7XC:D

雲莱网络8q,O5^ LZ9vY^ t_ h

江豪伸手要去扶,却被天衣大师挡住,道:“她太累了,让她休息一会,自己会好。”

i!Q MdF`0

#rlQK)hS(X0“我们鞘她一把,岂不更好?”江豪道:“我以内力助她早些苏醒。”

D`K+Iwo0

Y*Gf Rq[/g0“不能动她,一动她,就可能使她行血盆经,”天衣大师道:“要顺她,也等她自己醒过来再帮。”雲莱网络4YMDBG

$x7L~2wJB;d)_5{0“想一想,她是最果的,除了学武之外,还要照顾我们三餐茶饭,”飞云子道:“我们都还有些坐息时间,她却片刻也没休息。”

[uH]1~K\8I"WS"q0

%UEla;v0天衣大师微微一笑,道:“道兄可是想成全她么?”雲莱网络it[5s*Y

qqE%`A-`"np0“白鸽门虽然专门刺探各大钢派的机密,是见不得光的行业,”飞云子道:“但近百年来,他们泄漏出一些机密,消弭了两次江湖杀劫,这次如买帮我们指明了三位老人家的去向,其得是一次很大的恩情。”雲莱网络"\;Kf)@N\$?s

y$K G$JB0“不单是我们三个组合感激,”江豪道:“江湖上所有的同道、门户,都应承这份情,如果三位老人家的武功真都被压榨出来,为敌所用,放眼当今江湖,谁还能是敌手,谁又能挽救这次江湖劫难?”

s*|$KsW9T5Z0雲莱网络Pn(YO~#\T&v b

“所以,贫道想给她两粒小还丹,待她清醒后服下,正是丹药最能发挥神效的时刻,一粒小还丹,可抵她五年苦练的功效,所以,贫道不敢作主,要和两位商且。”

$c9g-}9kQ|ZYA0

j f8hp$s!]6lz0天衣大师点点头,道:“老朽赞成。”雲莱网络$DN?X1l1t

雲莱网络#u?iZ"Efd1m!Px,Lo

“此情此景,应该睹一下了。”江豪道:“我突然感觉到前境多艰,此一去福祸难料,白姑娘能早一些练成绝技,重出江湖,对大局也许会有所顺助。”雲莱网络GZ*^N2tW-m3J0vUq

雲莱网络 h njl![;x0_,n

飞云子点点头,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粒小还月,很小心的把玉瓶贴身收起。雲莱网络 qM~(YP c'T

雲莱网络t gyTN^i(U

白翎很快醒了过来,若到胸前血迹,苦笑一下,道:“小女子真是没用,我去换件衣服,再做晚饭。”雲莱网络Cf&C@'K:k3?

雲莱网络:h)x&O~j

敢情又是夕阳无限好,天色近黄昏的时刻了。雲莱网络6SN\!m/}8VO7z"W W

雲莱网络R1ovZt&Dn

“姑娘,别急着去做饭,”飞云子道:“也别先急着换衣服,这里有两粒小还月,先服一粒,运气调息,等药力行开,再换衣服不迟,七天后,再服用第二粒,可抵你十年苦修的功力。”雲莱网络1JY ZuZ8^

雲莱网络Kz4a0g| m%U's y%D f]

白翎突然流下泪来,道:“正大门派中人,果都是正人君子,白翎生受了。”竟然屈下双膝,对飞云子拜了一拜,才接过小还月,道:“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挟秘密逼三位传我绝技,三位却如此大且的宽待我,想一想真是羞愧得很,我现在就先告诉三位,据去……”

k rI] Tjz {6k0P0雲莱网络6dlN ^Jk

“慢来,慢来,”天衣大师拦阻白翎,道:“现在不能说,一说就无法练‘百步神拳’了,老朽在少林寺内听掌门方丈说过江老施主的绝技,心仪甚久了。”雲莱网络 Z7UT6m5jd4J T O/d

+PR2f F%h#eoS/k#m0“大师说得是,一说就心神大乱了,哪裹还能研练绝技。”白翎张口吞下一粒小还丹,盘膝坐下,调息运气起来,饭也不去煮,衣服也不急换了。雲莱网络_e"@6db[zu

7^'t;yz)F:v0天衣大师暗忖:这丫头性格的坚定,尤胜男子,事物能分出轻重缓急,恩情能分出大小厚薄,加上她江湖上的历练丰富,是个可当大任的人,只可惜白鹄门不是正大门户中人,无法寄于厚望,否则,以她天份之高,基础之厚,合少林、武当之力,不难把她培养成一位绝世高手,担负起日后扫荡群魔的大任。

5Y(p k"[0J^)x"m[0雲莱网络'nj r'l,P7sf"{%e4F

天衣大师也发觉事非寻常,十分严重,对手连番举动,分明是经过了长期策到,才必有各种预防应变的准备,就凭自己三人的力量,冒险追索下去,必是个凶险万端的局面,遇上高手拦理,就算打不过,也可以跑,但旁门左道的暗算手段,却叫人防不胜防,以三位老人家内功之深,耳目之画,技艺之情,亦难免身受暗算,何况以眼下三人之力更无法抵御敌人连串的伏击截杀,更别说声势凌人了。若回少林寺、武当山约请人手,时间又要拖延一月以上,那时,只怕很难再找出蛛丝马迹了……仔细想,前境何只艰险,简直是一片黯淡……

&g Ce7HG-{.K0雲莱网络0v{;e&|Mi7j:S-~

这时,白翎已调息运气一周天,行开了药力,果然感觉到气机充盈,和往常的情景大不相同。她感激地看了飞霎子一眼,欲言又止。雲莱网络+JQr;A/rR6mpR2e

x&s'})b-w0~0天衣大师不愿让内心的愁苦形诸于外,尽敛苦容,微微一笑。

rfT"{WCo r8{5J0

o Tp$`Ux9P*?0江豪早已想好了一套讲解‘百步神拳’的说词,道:“白姑娘如已精神恢复,我想先把‘百步神拳’练法、技巧说一遍,姑娘再去准备食用之物,也好有些时间思索,如有不明之处,再问区区。”雲莱网络F"pc Me4s3ug

Vy0P#p#dL\,M5D0“好!就依江三公子,只恐要大师和道长忍一下饥饿了。”天衣大师和飞云子都没回答,只是点头一笑。

y[/u(C} h0雲莱网络5n5u2K \ b,b2h4_ }

其实,白翎心中明白,僧、道都有生关的修练,常常三五日不进滴水、粒米,不致影响体能,忍饥挨饿的调适胜过常人十倍,四人中最不能忍受饥渴的,要属他江三公子。

{+Z7I_*@0

"C#D+w'e5}M4y7D [4M0这一宗江湖绝技,难在内劲配合出拳的技巧上,真正的成就是拳发无声,击中了敌人,才劲道迸发。

0|Cec`0

0xU x]"~4J`*@0江三公子已想了很久,所以讲得很清楚,讲得兴致高涨,把“风雪十二刀”也顺便作了一番说明。

{%K/V2\9| gDuO0雲莱网络h T&B*RK4H?$Z

他说完了,已然三更过后。雲莱网络#_(x_K%O)R/{ kJ_:`

?N/p-A$U0白翎摸黑煮饭炒菜,竟然恕不摸索之苦,不点灯火。

].\-a`t[&aK0雲莱网络 _ Duk/in$dh-Y

第二天,江豪一招一式的示范出‘百步神拳’,和“风雪十二刀”,天色未黑,已经传授完毕。雲莱网络s*x6Vi0P [3v y)^

[ }H*v IR:u#^$]0白翎早已准备好一壶香茗,笑道:“喝杯茶,听我说明事情经过,三位就可以上路了……”雲莱网络)l c9A-{\2E \8]

雲莱网络&L0^6O)tij@C

“姑娘呢?”江豪道:“杜家堡的事,我自信还可以尽得三分绵力……”雲莱网络 S0?'i*p9y%R;X Y

_-`5KV4[(l O*YTI0“你们身负重任,不敢再偏劳了,”白翎接道:“此密一泄,我也无法再回秦淮画舫了,但‘广寒宫’不会因我的离去停业,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美女多得很,以杜浩然在金陵的潜力,说不定今秋又炮制出一个花后来,倒是小翎儿有几句话想奉告三位……”雲莱网络0UK)P'TU(F9L)M9g#@Z%~

雲莱网络q S{ S3Vt

“请快快说,老柄已恭候很久了。”

M%@m~he%M0

eYT}X/El0“这件事看似简单,事画上越想越是复杂,单是让三位老人家千里会合走一处,”飞云子道:“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中间要画上多少心机安排,贫道这几日数番推敲,就想不出一个理由能令三位老人家联袂下江南。”雲莱网络Z+Pt6jTD Gf

o/TP~9P0“对!这是策划完美的大阴谋,”白翎道:“所以,三位也要慎谋善算,对付敌人。第一,不可轻敌躁进,入敌埋伏。第二,饮食茶水,小心谨慎,处处要提防有人下毒。第三,夜宿旅邸,最好能同宿一室,轮流当值,这些还都要藏之以秘,不能形之于外。老卖说,二一位老人家被移入篷车后.车行如飞而去,如今,事近三个月,很难找得出三位老人家被囚藏在甚么地方了……”

3cDN*V(F0

wxn [^hr0“姑娘,没有派人追踪么?”江豪道:“似这等云天雾地的一个找法,只怕……”雲莱网络 S{#^(ELp'P'bK

雲莱网络 o xR5h6suR4E

“我派有追踪的人,而且是本门中最能干的人,本门中二一大奇术的成就和机智,都不在我之下。”白翎黯然说道:“也是我的小师弟萧寒星,我们同门学艺,他虽晚我两年入师门,但才华胜我十倍,他是一个镖师的后裔,父亲被劫镖盗匪杀死,师父救了他,投入师门时还不到六岁,学艺十年,尽得本门员传,师父依照门规,传了我掌门之位,退出江湖飘然远隐……”

.wH!|(j7w}0雲莱网络7w:k#? d7Du2Q)DY

天衣大师道:“听奶述说,令师应该正当壮年,为甚么退休这么早呢?”

m f?H0v*@O Kx0雲莱网络Fl{"v%K)t;lW

“这是本门独有的传统,立了新的掌门之后,原来的掌门人就可以退位脱离,不再参与本门事务,我们也不能再去烦他,”白翎道:“事画上,我们也无法烦他,退位离职,飘然远走,天下如此之大,又到哪里找他。”雲莱网络Q1I&Vh J

雲莱网络 jd(z,k/Q-s

“这倒是一个很奇怪的规矩,”飞云子道:“贵门中,是没有长老和前人了?”雲莱网络|R G_r~

-NBB%_+[R!?-L0“退位的前人师长,可以回到本问出任长老,”白翎道:“也可以暗施援手,鞘卖后进弟子的忙,不过,到现在为止,本门已传了十七代,还没有一个退位的掌门前人肯回任长老之位,我想一个人把自己隐藏了几十年,过的如同囚禁的生活,退位了,海阔天空的自由逍遥,谁肯再回头来受罪呢?”

/n|-c%Jpv0

&Z'@3ki~ I#ksf0“勿怪白掌门如此年轻。”江豪道:“只要你立了新的掌门,就可以退出白鸽门了。”雲莱网络.H DH!aD:GY

@&^m7_`J:PM8p0“掌门人要退位,立新掌门人固然重要,但接任的掌门人,必须要学艺在十年以上,精通本门中三大奇术,内功、武功也都要冠盖同辈。”白翎道:“退位掌门人还要年过四十,所以,才门的历代掌门,无不以全力寻找一两位质资奇佳的男女,收作衣钵弟子,萧师弟如若末死,我确有早些退位的机会,现在就很难说了。”

7{z4\'lsAW0雲莱网络 _D,Z%ol&hT[u

“萧寒星真的死了么?”天衣大师道:“人间多变化,也许令师弟,还活在世上呢?”

&yu#M Q8x:a0雲莱网络QZ zNP4nCN

“希望渺茫啊!”白翎目中涌出了两行泪水,道:“小师弟传回第一个消息时,是追踪到杭州,我已感觉不对。第二个消息传回的是。蓬车由杭州钢上了艘大船,但要出海而去,我肯定不对了,立刻亲自赶去,但只看到了本门不少线人,都被惨杀弃尸,甚至全无关连的行商、旅客、江湖同道,也都无辜的被杀了。”

d`l8v-zf$uZ0雲莱网络o F3A f1C-G U

“这是为何?”天衣大师道:“他们要表达甚么呢?”雲莱网络:usCPId rJM

3l4d O_a$@0“宁可错杀一百,不要漏网一个!”白翎道:“小师弟哪还有活命的机会?可怜他刚满十六岁。”雲莱网络I ^IUh

雲莱网络u m x"e_!r9X

她虽然尽力想忍住悲伤,止下泪水,但却作不到。飞云子看出她心中的沉痛,神色间惜爱横溢,萧寒星在她心中的地位、份量,似是要超越过小师弟很多了。雲莱网络7PN q3i2h2o)Ho/w/E

雲莱网络OL.]g[2}LC!P!Q

“白姑娘,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江豪道:“这个仇,这份恨,我们会责姑娘找回来。”雲莱网络H3Z"q[3]7Zdy5BX

[P0mFsIa8A0“二一公子说得对,我也要留下有用之身,替寒星报仇。”白翎道:“得飞云子道长画丹之助,我想,我们很快曾在江湖重见。现在,三位请用心听着,据走三位老人家主谋之一是,姑苏慕容世家……”雲莱网络*x2g~\0uN!jE

s.I^Ul)TX1jB!O0“这个,不可能吧:“天衣大师道:“慕容世家二十年前宣布退出江湖,不再过问武林恩怨是非,二十年来,慕容世家的子弟,未曾在江湖上出现过。”

xt,dWY4U1?1Z:|0

W#E g/e i0“慕容世家斩主人,慕容长青,十年前接下家主身份,”白翎道:“大师知道么?”

.c'N#QTT&UU S)X[0

R#NZ` Te7Z2Y0“知道,慕容世家上一代家主病故,没有开吊。”天衣大师道:“慕容长青接掌门户,也未请人观礼,这两件事在他就任新家主两年后,才传出来。”雲莱网络p |i@9c~

雲莱网络EB*b%DOUTU

白翎道:“三位谁见过慕容长青?”

x;vrLQL0雲莱网络 IcF~/?Vn

天衣大师、飞云子、江豪,全都摇头不语。

5LyZSbq0雲莱网络xyx-wZ kx!N] n

“我见过。”白翎道:“虽然他易容改扮,但逃不过我的眼睛,易容术,逃命术,通法奇术,正是我们白鹄门中三大主要技艺,慕容长青一个月内川三种不同的身份莅临金陵,才引起我的注意,暗中追查,才知道他是慕容长青,慕容世家的现代家主。三位不要怀疑,此事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三位老人家被放入蓬车,慕容长青站在一例观看,数十个改扮商旅的精壮武士,护送着篷车上路,慕容长青垃未随车同行。”雲莱网络 o;C,F&}ryh

w$ufCV,G0“姑苏慕容世家,得要探查一下了。”江豪道:“只要找出一点证据,就摆明了问他要人。”

y4}1[Ae9M0雲莱网络V V m&rR"z[ Fa

“这……”白翎苦笑一下,道:“证据难找啊!慕容世家退出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位举不出明确证据,如何能让人心服?倒是另外一件事,非常可怖。”

q.{Az7dC0

:L ^Im&I*c0“甚么事呢?”江豪道:“难道还有更令人震惊的事?”

(i+[N.T/I!g|a8}0

$g${rf2T_0“慕容长青等到了两个客人。”白翎道:“三个人才同乘一辆蓬车而去,既可掩人耳目,才可在蓬车中商量大事。”雲莱网络@ f)zgvQ

雲莱网络d"\#C5Bu!R

飞云子神情凝重的长长吁一口气,道:“是两个甚么人?”

w:nB1dF1Q#F?9B@0

JP1S3]8Z9zpi0“第一个是巫山神女客,明月观的散花仙子,”白翎满脸沉重地说:“另一位是南宫世家的女家主南宫秋月。”

#~ _ v&Z\ U,iC!H1k~0

w`xQ ~2En;s9jA0天衣大师、飞云子、江豪,全听得楞住了。雲莱网络*m:j1c x(Bg-g F

4t n/\K uO+u'@,F0南慕容封剑退隐二十年,闭门谢客。北南宫却是威名仍盛,江湖各大门派,也都让他们二一分,一则是南宫世家一向独善其身,不多管江湖中事:二则是四十年来,南宫世家阴盛阳衰,近世三代家主,都由女人掌理,南宫秋周是南宫世家非常杰出的一位人物,接掌门户不到五年。当时,天衣大师、飞云子,都随着掌门师父前往道贺,连江豪也随着父亲江凌波参与了那场盛会。

%f+mt"@.^nw4~0

}|s/[z/d&h H0所以,一提到南宫秋月,三人心中都有着明朗的印象。

9n!|kV4R"n0雲莱网络n @Ou[R3w9\

一个美丽、冷傲的中年妇人,虽然风华动人,也常常带着笑容,说话也很温婉亲切,但总有一种阴森袭人的气势,似是在她身上潜隐了太多的冰冷,多和你相处一刻,你就会有一种寒冷的感觉,急于落荒而逃,当然,你看不到实质的东西,也很难具体地描述出来,那只是一种气氛,一种感受,但气氛很强烈,感受也非常明显。

p+J5PVMl$]0

X7tWh1`I;}7z/_0所以,江湖上各种组合、门户首脑,都对南宫秋月这个人敬而远之,甚至有点畏惧南宫秋月,连带和南宫世家中人的交往,也日渐稀少,近年来,南宫世家中人在做些甚么,几乎也是无人知晓。雲莱网络,r&k_XQ

z4H6W;{4i Kv0但南宫世家确确实实存在江湖上,问题是看到南宫世家的人时大家都想避开,没有人愿意亲近他们。

\hm&t*S,T^0雲莱网络 ?b#dD,c7@H#fQ

巫山神女峰的散花仙子,更是个神秘诡异的传奇人物,江湖上很多人知道神女峰上有个明月观,但却很少人去过。雲莱网络oU6M8u-DNYr

TKFt(r'Vv;M3?&c)VSA0有一个传说是,明月观外,有两条奇大的蟒蛇,能够吸食虎、豹,所以没人敢去。

JoO'f+IP0

)j4Pqi:]5QF)I0W0这传说没有人能够证实,事实上是巫山神女峰,终年笼罩在云雨中,在旭日初升时,才能一睹神女面目,此外大都避在烟雨中,那其是终年下雨,难得有一日晴天,山高路滑,生满青苔,就是武功很高的人,也走得非常辛苦,因此,绝少有人去,何况传说中的神女,已成了一块大化石。

u_}&pK1v&|0

$l~y+b.~(zq)z+{^0但散花仙子却常在江湖上出现,只是能说得出庐山面目的人,却不多。雲莱网络I{*Gg)V4p1_~

PAj"{Y;E0白鸽门是收集天下消息的总汇,十余代传承下来,江湖上能够隔过他们的人和事太少了,所以,白翎认得出散花仙子。

H:i;t+x8ot(`X0雲莱网络@$O2Tk6W \e:N

明月观配制的迷药‘一步倒’,在江湖土大有名气,有迷香,也有下人酒饭茶水中的迷药,不论是迷香、迷药,只要你闻到了,吞服了,一抬脚就倒下去,所以叫作‘一步倒’。但散花仙子很珍惜这些药物,有银子没有门路,一样无法买到,探门路,却又是艰难万端,明月观的‘一步倒’没有代理人,出没于江湖中,也只有散花仙子一个人,门路是无从探起,取得‘一步倒’全凭机缘了。

dXk.V1S0

@U[%ET?.B,LE0所以,‘一步倒’虽然很厉害,却为害不列,因为拥有的人实在太少。雲莱网络 L-[J%o2}:cH Fv

雲莱网络!\R*M6y eI

散花仙子这个人,也就越发的传奇、神秘了,江湖上根本无法把她归属于黑道或是白道。

v!IK$|8_@E0

K3~2W9E\@:rG0白翎理一下嘴边散发,道:“二十整整,月出一更,现在有月光照路,三位可以走了。”

V ZuH!V{zc_"db Z0

a3{$G4pgg#b0“对!”天衣大师道:“江湖中事,是如此的复杂,告别在即,女檀越可有赠言?”雲莱网络Z6H#}+q0C7C

雲莱网络 @*KP)Z0H8V+c

“三位要追查三位老人家的拘禁处机会不大,”白翎道:“一年半载之内,他们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三位不用追查得太匆急,但要非常细心,他们在金陵近郊雨花台附近一家青竹楼酒肆内逗人暗算,三位可以由那画查起……

n`a;e9s0

g%q3t~1KM"K,x v0“我们是不是要改扮一下?”江豪道:“由明转暗。”

(Yd@m)lt)s0

B%VN5YX!mj*X#L9w0“这个并不重要,就算改扮了,地无法逃过人家的严密监视。”白翎道:“何况,暗算、伏击诸位的人,也是一条线索,不要追得太急,他们不会出动主脑高手,三位应该可以应付。只不过,这中间要用点心机,晚进无法借着代筹,这是随机应变的事。”雲莱网络-C(K)Z`Xb

雲莱网络sH9ck3mX8U$H4Xj0V

“承教了,我们告辞。”飞云子一台掌,转身而去,天衣大师、江豪也都迈步出门。雲莱网络'WbG,Qh[Z;a1]U

雲莱网络/dHk ~IpXA

“三位,”白翎道:“晚造总觉得三位老人家会留下一些甚么,可能用贵门中最机密的暗记表达出来,沿着他们的路线走,也许会发现留下的暗示。”雲莱网络b]R`'[oZ$M8\F

:y5[ r.T^NJh0“对!本派龙道长是一位大智者。”飞云子道:“相信会留有指示。”

$vt3d+VM9S-T0雲莱网络?d2_Qv1j W-i

‘一步倒’迷药的厉害处是让人没有反抗的机会。”白翎道:“但它必须先要人吃下去,至于迷香也一定要吸入胸腹,闻到香味才会倒下,我相信暗算三位老人家的是‘一步倒’,所以,遇上可疑的人物时,先闭呼吸,谨慎吃喝,晚进言尽于此,二一位上路吧!”雲莱网络 v g rq(w.s

雲莱网络PG5ka G+xw

“姑娘请多珍重。”江豪抱抱拳,转身大步而去。天衣大师、飞云子紧追身后,给东了十余日密林茅舍中一段传奇的习武生活。雲莱网络FY/Ud&]BQ*Z

-a o:D:O-Wj4D0江湖行,依然是车如流水马如龙。但天衣大师、飞云子、江豪却都有一种江湖变了的感觉。雲莱网络acj-tGbY [

C(wxy%y1D0首先是二一个人有了改变,山居密林中十余日的传艺生活,白翎得到少林、武当,和洞庭江象的技艺绝学,但白翎却也改变了三人的心中世界,不解江湖险恶的天衣大师和年少气盛的江豪,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持重、老诚,谨慎小心,对身外的事物、变化,非常的着惕,也留心突然出现的人物。

1Wq([;Yu[&~0雲莱网络V#c{C| m

“不要急,也不要行迹匆忙。”天衣大师道:“咱们悠然自得,似是心中早有了主见,也好象茫无所知,给他们一个莫测高深。”

/}9EX8K3H;e4i/Y0雲莱网络*M+H7v.P$FM)_3Pn

“对!他们藏得深,隐得密,”江豪道:“咱们就坐等鱼儿上钓来,大家比比耐心吧!”

HI6Zjw+XEc\B0雲莱网络`/x I7R)T"~1l2c@7]

“说得对!但咱斗心中总得有个去处。”飞云子道:“雨花台旁的青竹楼,是三位老人家被擒之处,何不先到青竹楼去看看?”

Ke-z%\*|9H"f4Oq0

%Z0z.A~5kSa4V0“三公子的路最熟,请前面带路,飞云子道居中,老柄断后。”天衣大师道:“前后各保持两丈左右的距离。”

{v9dN1h0

xEE(Bz0江豪微一领首,快步向前行去,飞云子是在中间。

)S;UP | N"V|+^Ijd0雲莱网络T(b8b7] s8M!d_f Zs

两丈左右是一个非常适中的距离。再远了,一旦有事援救不及;太近了,对方突施奇袭,很可能一击全中。雲莱网络^{Xh~

6O1U2A4Y%eP;Q(A0但敌人方可能多方埋伏,一起施袭。白翎把敌人形容得神出鬼没,使得天衣大师有着如履薄冰的心情,目光转动,四下扫瞄。

W%n/p'H F b-A0雲莱网络K0AB}-N\

大街上行人如鲷,天衣大师却瞧不出任何一个可疑人物,甚至连对方的行业也无法分辨出来,暗暗叹息一群思忖:看来江湖阅历,也需历练才行……:

:p7y,HxzEZ9?B0

-Lo8|!{&j)Y+uX0突闻衣袂飘动之声,这一点天衣大师造诣高深,虽在行人穿梭的大街上,仍然听得清晰。雲莱网络+hE2`@My*ClV#M;f

雲莱网络Y!O:G&?,Q:Lm+og*q

他抬头看去,只见飞云子跳飞起一丈多高,由行人头顶上掠过,合手一探,抓着了正向地上跌倒的江豪,就那么快速的未让人摔在地上。雲莱网络g0z/Q xv3W9p^t S#b

雲莱网络 vbCgy @-?eO$hm

天衣大师正想加快步伐过去,突然心中一动,收住了却步,目光四千转,希望看出暗算江豪的人。雲莱网络%i1UNX/q_

雲莱网络m~_X+e!_ A!? l.J

人是看到了不少,但天衣大师失望极了,竟然瞧不出那一个是施展暗算的人。

+c ?P$[Z${0

#\%L8hO`0事情就发生在眼前,飞云子捷逾鹰犀的飞越两丈,在‘一步倒’迷香药力发作的同时,把人扶住,那暗施算计的人也应该就在左近,如果他逃走,绝对跑不出两丈距离,也逃不过天衣大师的眼睛。雲莱网络-xV$@;RT6l

雲莱网络9k$M:r.u%j$\t9C]

很多人停了下来,围着看热闹,目光投注在飞云子和江豪的身上。

Q0c!ga*Q2Iv0雲莱网络 X_-{v U7IA

飞云子的江湖经验也算不上丰富,但比天衣大师强一些,笑道:“诸位,这位小施主似是犯了急病,那一位施主慈悲送他就医?”

#eE ^/]a%x0

'Y2`!fh d5t2|9x!Y'`0本来围了一圈人,听完话转头就走,全部散了,谁愿找这种麻烦呢?

[%iQ)l^(S T0

"nW}2J0Y!L:\f0飞云子长长叮口气,扶着江豪行人一家客栈中。

&s2o?^ tV"s&V8y0

!b:JD yR6iwX,E3N7W0原来,他在抓着江豪时,也同时闭上了呼吸,怕迷香的余威仍存,救人不成,也遭暗算。

b1k2z3L$C2sD!P.A0雲莱网络#vl;Y+O1G_

天衣大师紧随飞云子进入客栈,店小二看着和尚、道士走一起,还扶着一个年轻人,心中虽感有点奇怪,但没多间,送上茶水,就悄然退出。雲莱网络.IF1h0w'L*sN'F

rC*I A7Em8k}0把江豪放在床上,飞云子叹口气,道:“栽到家了,眼看着江三公子中了暗算向下倒,就是瞧不出人家怎么下的手,如不是白翎姑娘再三提醒,我们少了这份警惕心,今天恐怕是全都完了。”

7y"W o\?0雲莱网络qAS G'vZf

“说的是!江湖中事,不能只凭武功解决。!”天衣大师道:“一撮迷香,就能使人晕过去,纵然有绝世武功,又能如何呢?”雲莱网络[ `V/YK

p*kwW+[9J*F3A0“可怕的是下手之准,似能把迷香桌中于一点施用,”飞云子道:“照说是迷药飞来,一片香风,闻香中毒的,应非江三公子一个人,至少也该有三五个人同时中毒才对,但却只有江豪一人中毒,这是甚么手法?实有些匪夷所思。”

o!^B$A#N'I2f0雲莱网络A:X2t%o p%?)hH

“老朽十分留心江小施主周围的人群,最接近他的八个人,都未见任何动作。我相信很细微的举动,也难逃过我一对眼睛,想不通啊!这是怎样发生的事?”雲莱网络%ittf:Zi|I3Z"yp

雲莱网络 M2V/X bpK:u5L.c3B

“这中间必有机巧,慢慢推蔽或可想出头绪,当务之急,是如何救醒江三公子。”飞云子道:“要不要请个大夫瞧瞧?”雲莱网络LG0EaK'e&d;M#C+[9O

*w3M|y?Pp1Qp0“不可以!”一个须发苍然的老者,一袭月白长衫,缓步行入客房,接道:“行踪既已败露,凶险随时发生,对方以已决定先以暗算为主,手段必将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请大夫来着病,岂不是授人以可乘之机?”雲莱网络)f1m+k#G A4VXKdq

雲莱网络Oos`5O M s

一面说话,一面卸去脸上药物,现出真正面目。雲莱网络F3h,tN)F R3@

)d:eX/t3L0PX5v0“知机子!”天衣大师早已蓄劲戒备,闭上呼吸,此刻才吁口气,道:“差一点击出拳势,下一次早点打个招呼,江豪身受暗算,老和尚已有些草木皆兵了。”雲莱网络[0M+z"d9t7]

c*N,Bu g0[B&e0飞云子也放开了手握的剑把,道:“你是卖药的郎中,可知道解救‘一步倒’的方法?”

(I/N|-^1o$D0

HD1^ ?eUT"X0“甚么?江三郎中的是‘一步倒’?”知机子道:“这种药物非常霸道,但却极少在江湖上出现。”雲莱网络M[)C'D9S7U

qY$yh-y^0“不是最好,”天衣大师道:“奶是卖药的郎中,以看病、解毒为业,就请一施妙手吧!”

%j&o3Y|!w6d`5ln"v:Uw0

S4J gZ~2[0“江湖上的迷魂药物,能够难住我老郎中的,还不太多。”知机子一面说话,随手取过一杯冷茶,泼在了江豪脸上。

K*?E+n!m0

`5^hx"HK h8e i0“冷水能解迷药,竟然把它忘了!”飞云子道:“真是急不得,一急就乱了章法。”雲莱网络!SEroZ

雲莱网络 K5N#i#|0KS Ll q9j

但仰卧在榻上的江豪,动也末动一下。雲莱网络r(h4E MvaR%e!uMA

9g W)d;t9X0知机子一皱眉头,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白色丹丸,捏开江豪的牙关,投入口中。雲莱网络/sF3f8H/uXc@\

雲莱网络s*IPn"e

足等了一刻工夫,江三公子仍无反应。雲莱网络*Qq/\ YHg,JxI.u;H9L

雲莱网络q(U+Vz,bs#x1f-f

知机子脸色一变,道:“难道真是中了‘一步倒’?”雲莱网络5MI Y Mxe @0fY ~:p

f0u v/pB } ]z3IK0“是!巫山神女峰明月观,”飞云子道:“散花仙子的‘一步倒’,你有解药?”雲莱网络 GR4zC.j9P7A(H]

雲莱网络i$u6go4O~'u

“没有,除了散花仙子,放眼当今江湖,”知机子道:“还无人能解‘一步倒’。”

)Do FvVC[MNf0w0雲莱网络6Mdx@)|\

“怎么办?”天衣大师道:“难道要坐视不救?”

PX4k_%Y$m;u0

h"T+K7d}P!V0“救不了,只有等,”知机子道:“‘一步倒’不会死人,但药力奇强,要过四个时辰以上才会醒来,两位只有守着他等下去了。”

MX*Z2WQ0雲莱网络X`J7D| M.w*_ iU

天衣大师、飞云子对望了一眼,同时把目光转注到如机子的身上。雲莱网络7v7jn_7i9m2_r\uX

(g1E FEy@.o `I0“看我也没有用,老朽如有施救之能,也不含在两位面前出丑,”知机子伸手搭在江豪左腕脉穴上,把了一阵,道:“江三绝不会死,老朽可以留下来陪你们,五更之前,江三醒不过来,拿老朽卖命就是……”

!S3r;u3TuV-R0

"T-f#a'DJ0“言重了,”天衣大师道:“江湖上,出现了如此霭道的迷药,岂不要天下大乱?”

,L["qRtn'L2Lg'B0

#s)U$`U A @0知机子道:“药物难求啊……”

p$ss2ps0

m.p f,e G)j-WL0“现在不同了,‘一步倒’只恐要大展煞威,”天衣大师道:“肆虐江湖……”

)Cbs|-mZ0S ^$M)n0雲莱网络!G(qQ3L)I x7h2f

“此中必然有文章!”知机子接道:“大师和道儿,可否点述一下内情,一开老朽茅塞。”雲莱网络%Qy4vl.J.XU

Q,VEkI!Mv7}0“你号称知机子,通晓天下大事,测字论相,指点人的迷津。”飞云子道:“连散花仙子投身江湖,已到江南,这等大事,你也全无消息?”

O8e\I'gDR}Boi0雲莱网络0k0} ?Q_+VR j}

知机子道:“江湖上没有传出一点风声,这说明她来得很秘密,何况,见过牠的人屈指可数,就算见到了,也是相逢对面不相识,说到老朽的知机才能,比起白鸽门,那是小巫见大巫了!三位这次闯入‘广寒宫’,一去十余日,定然收获不少了?”

,LF8yh!m0雲莱网络Ar F*? Hd2l)h

“怎么?你这个算命看相的郎中,”飞云子道:“一直没有离开金陵么?”

zI(T#[P&uqk0

~5k4` jCn.JO f0“不但没有离开金陵,而且是整天在秦淮河画打转。”知机子道:“老朽把三位指引到‘广寒宫’去,总得看到一个结果,三位死了,老朽要尽点心意,替少林、武当、洞庭盟通个消息。”雲莱网络L!{7z3l8`wc6SR

s#R`4j&z3^4wr]0“瞧不出你这个老郎中,还真有点江湖道义!”飞云子道:“也是个有心人了!”

?$X)Jl ~w+X KD K0

;o%JGEC-\)d.O,V0知机子叹息一声,道:“江湖上情势在变,不留心看不出来,一般人留心也看不出来,老朽是看出来了,表面平静,暗流汹涌,但却看不出那股暗流源起何处。听到少林派掌门人天镜大师、武当派的龙道长,洞庭盟主江凌波,联袂失踪,啻是晴天霹画,看来,武林大劫已迫在眉睫,多则十年,少则三五年,必兴刀兵,而且是来势猛恶,武林精英,恐都将毕此于一役之中,整个江湖,亦将沦入暗无天日之境。”雲莱网络{A}8N)O8r%l CRD#E

雲莱网络 {p-R"G4\

天衣大师苦笑一下,道:“烦恼皆因强出头,老郎中何苦一定要跳入是非漩涡中,知晓了暗流源起,你就难以安身立命了。”雲莱网络ry7Q S~B

雲莱网络/Pt#@U] F'`mvoP

“我老郎中就是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卖力,我对你和尚的武功不太了解,但能出任少林寺达豪院住持的人,必是手中杰出高手,至于飞云于道长的技艺成就,老朽却是略知一二,剑法的精湛,放眼当今江湖,少有敌手。江三公子也算得年轻一群中优秀高手。两位如此的戒慎戒惧,连老朽也被感染了,散花仙子真的就如此的可怕么?江三公子身受一次暗算,似是把两位也吓坏了,但巫山明月观人手不多,就算全都是妖魔鬼怪,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除了‘一步倒’迷药、迷香之外,论到真功夫,可未必能强过两位。”雲莱网络1o/rA6A6v&}\WU)lz

as*Fl+j7jD0“天衣大师是好意,不希望你卷入事件中,”飞云子道:“你却要自投罗网……”雲莱网络TA+u%X'e yi:}

]!ZEWxI#DT!q1AY0知机子冷笑一声,接道:“你们找上我时,我已被你们拖下水了,指引你们去见白牡丹后,已有人开始钉我,我不相信明月观的散花仙子,有那么多人手可用……”

1w8C%j7G/Fc@GA0雲莱网络3} g ^g5uC

“好吧!你一定要知道,只好说给你听了。”飞云子详细地说出了经过,把一个阅历丰富、博通江湖事务的高人也听得呆住了,神色间似有凛惧之感。

'y_-A!R M+YHH6@'~0

#w)~ vr1Lw-D0Pm0“现在走,还来得及!”飞云子道:“我们舍命追查真相,理所当然,你老郎中何苦要趟这次混水呢?”雲莱网络UDP;M$q,R;IP+g9j

"Ek/gvT)Qz*r\-Zm6Z0“这等大事,岂可不管?”知机子道:“老实说,有我同行,你们增添了不少生机,江湖上的鬼域技俩,能逃过老郎中双目的不多。刚才,我有点神情凛然,倒不是被你们叙述的事件惊骇住了,而是想到了两年前一件惨事,鄂北青萍堡灭门惨案,全堡男女老幼两百七十人,尽遭屠戮,连襁褓幼儿也杀得一个不留,老朽晚到一步,见凶手整队离去……”雲莱网络T/YO#lJ} w

雲莱网络7`/fE#t!z [\!N

“是件哄动江湖的大事,青萍堡是青萍派门户所在,听说堡主夫人,是琵琶门的掌门,两人结为夫妇,两门也合而为一,”飞云子道:“本派也为此派出了十二名剑士,会合少林、峨嵋两派高手,赶赴青萍堡,调查了数月之久,一直查不出头绪,此案就不了了之。”

)Z3r-L1_B$O C0雲莱网络i~0Q~`_

“当时,我瞧出了一点眉目,似是南宫世家下的手,而且,出南宫秋月亲自领队,只是找不出有力证据,老郎中不敢随便胡说,现在想来,一定不会错了!”

T!c7f$?$Xu W0雲莱网络 L*Q\"c:iw_

天衣大师奇道:“南宫秋月为甚么要屠戮青萍堡,一举消灭了青萍派和琵琶门两个门户?”

cM!Y^;Pu~{ ]0雲莱网络4gW+otMW

“也许是怀璧其罪呀!老郎中和青萍堡主董少卿,是忘年之交,青萍派珍藏了一本“七箭神书”,是一本很奇诡的怪书,董少卿看过,也让老郎中浏览过一次……雲莱网络)x E'K r6W;?|'r

雲莱网络d@m#Rx7["H7^

“记载些甚么内容?”飞云子道:“贫道似听龙师叔提这个名字。”

~ [l,}y B0

M4b`woc6Z|7X$X0“武功,”知机子道:“说它是一本武功秘岌,不能算错,但却没有包括它的全部内容,‘七箭神书’上有很多嘴学药理,诡秘技艺,不像人练的武功!”雲莱网络JPH8ij W3VCa m

/v,k CH CxA*Tc0“说下去,”天衣大师听得全神贯注,道:“还有些甚么内容?”

2A.k8P4A!}1p[-x0雲莱网络No1l-O8b Ve

“老郎中记不得了,记述的文字很扼要,不细读深研,很难了解,但全书读来“感觉”阴气森森。”雲莱网络9fc0Tuz#oq&J

f(Lff G+Vq0“和南宫世家的武功路子,倒很相近。”飞云子道:“我不知南宫秋月练的甚么武功,但却感觉到她全身阴气逼人,就算她笑容如花,也让你有着不舒服的感觉,南宫世家中的武士,也大都是阴冷肃煞,使人难于亲近。”

&h4V}iiI0雲莱网络$B/L4fTW PPdy-Ide

“所以,觊觎这本武功秘岌的人不多。”知机子道:“路子不对,到了手也无法练,琵琶门主画夫人杨春花有一个翠玉琵琶,是琵琶门历代传世之宝,琵琶门弟子本就不多,杨春花嫁给了画少卿,把一位师妹和六个女弟子全带了过去,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翠玉琵琶,但却没人知道它有甚么用处,琵琶门的传世之嘴,宝在哪里。”雲莱网络3ds[!s(WXd5c

雲莱网络#\7AE3_TR'b

飞云子道:“你知道了?”

U+R3o sA$|;@4H|0雲莱网络&r8{M[C/PK,t

“不知道。”知机子道:“连这一代门主杨春花也不清楚,她告诉过老郎中,曾经花了三天时间,把翠玉琵琶多少纹路都数清楚了,但却找不出翠玉琵琶嘴在何处,青萍堡被杀得鸡犬不留,‘七箭神书’和翠玉琵琶也同时失去,肯定是被南宫秋月取走了!”

}*FhKxv'J`0雲莱网络v V1zTzr P s1kci

“老郎中,”飞云子道:“你凭甚么一口咬定是南宫秋月率人屠戮了青萍堡的人呢?”

,?2dz"N,J#k0雲莱网络5dvx;`"P*nIS

“我看到一把嘴月刀,嘴空飞旋,一斩之势,切落了两颗人头,”知机子道:“也听到一个‘撤’字!虽只一个字,但却很像南宫秋用的声音,老郎中荃貌辨音的功夫应该不错,但此等大事不能轻率,所以不敢说出去,今天听到你们一番话,应该就是她了,慕容、南宫两大世家早就勾结在一起,一明一暗,妄图霸业,他们可能已经准备了十几年。”

#H Ni uJ J0雲莱网络$}*x,xwj(BF

天衣大师叹道:“大概是如此了,不知道江湖上是否送有其它的帮派,投入了他们的组合之中?”

A.d'ZHK0

p;T rP;r ~.J0“一定有,而且还不在少故,我老郎中怀疑金陵杜家堡,也投入了他们的组合之中。”

G Z1A5m hwD.tSlG"f0

*|v+a }}3tk0“杜浩然气势很盛,也有骨气,已隐然是金陵去近武林领袖。”飞云子道:“怎么会甘愿归服于慕容世家呢?”雲莱网络b$T;^hup|o

雲莱网络e8S&J"t2w{:f3Cf|0u

“杜浩然如真有浩然之气,就不会经营‘广寒宫’。”知机子道:“为了想独霭秦淮河上的风月营业,借故生非,剑创金陵三友,逼得三友远走他乡,其它的几股经营秦淮风月的势力,也全被杜浩然暗遣高手,杀的杀,伤的伤,逼得退了出去,现在只有两股力量霸着秦淮风月,一股是杜浩然的社家堡,一股是官方,暗中支持几家画舫。”雲莱网络r8V0v1e,M+}1f$ry

雲莱网络4o'F*U!?i

“想不到杜浩然竟是这样一个人物,”飞云子道:“我在杜家堡作客一次,受到的优待礼遇,至今仍难忘怀。”

g aS.WUA OK0雲莱网络8Aj"mjp A

知机子微微一笑,道:“像奶这样一位名动天下的剑客,武林道上的朋友,哪个不视你如贵客上宾,如若老郎中的推断不错,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已受人监视,目下金陵道上人物,力负最大的就是杜浩然,这些事,岂会不知?所以,很可能就是他在暗中指挥着监视我们的人。”

\de(z]-Ne^ x@#ps0雲莱网络O ~!aA&Zg8O(Ra

“老郎中,”天衣大师道:“我着你早些萣吧!把这些讯息传达出去,用不着和我们圭在一处冒险了。”雲莱网络L1P da%N*\7^

t4|m ?.gv]0“当今武林之世,除了少林、武当,洞庭盟之外,还能出甚么强大的实力。”知机子道:“天镜大师、龙道长、江凌波,都是武林中的奇才,也因为三人的卓越成就,凛然正气,使江湖平静了二十年,整不倒他们三人,江湖上没有人敢出面作乱,所以,慕容世家闭门谢客,南宫世家也只能在暗中作怪,三位老人家非杀不可,至少,我、们要尽到我们最大的能力,只要查出三位老人家的下落,就不怕他们不交出人来,所以,老郎中跟着你们走,略效绵力。今天不能走了,你们守着江三,我出去一下,老郎中手下还有一批小郎中,武功修为上乘,虽然派不上大用场,但他们从小就在江湖上混,再数目聪,探消息、查敌踪都是高手。我这就去吩咐他们一群,要他们分别行动,全力投入。需知日下江南道上,烟对雾锁,难见真相,到处都是暗算我们的杀手,不来一招暗度陈仓,单是防人暗算,就把我们累得精疲力尽,一旦强敌来袭,武功上就要大打折扣了。”雲莱网络 V*]W1tvcW

J4R*m|9{i\0“说得有理,”天衣大师道:“我们差的就是江湖上阅历、经验,有你同行,正可补我们的不足,不过,这是冒险犯难、生死一发的事,你要三思啊!”雲莱网络LhzKSk*J

雲莱网络CGE_BO&CT.q*?

“两位答应就好,老郎中也有几套保命技艺,两位请小心一些,若郎中去安排一下,今夜三更之前一定回来。”雲莱网络9c!ec,b.buF

雲莱网络-}}$J-Ih*nZH

他身子一闪,人已离去。雲莱网络 C0f:x$N"u$z:F"dG f

雲莱网络!X^&@lIlh

飞云子微微一笑,道:“只看这闪挪如电的轻功架式,老郎中的武功不弱。”雲莱网络iv%If;a(?m5`

雲莱网络#X ZUmF!y{

“是一个大好的鞘手。”天衣大师道:“江豪未醒之前,咱们今宵一同值夜,以策安全。”雲莱网络 I1sAb7rwJd/NZbW

雲莱网络{.|zKMP ]3S

飞云子看看江豪仍然沉睡未醒,又查看一下房中的形势,道:“饭开到房间吃吧!今夜他们很可能会有行动,咱们要好好计划一下,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如能生擒一两个人,也好问出一些敌情。”雲莱网络+h4s#N,L,P9Xmi

'RX wh\#JS0知机子来得很准时,刚到三更,就推开了客房的木门。

j'V8b-Nu$iA-U7r0

(\-qQ,\JFiK0天衣大师和飞云子都不在房中,连昏睡在木榻上的江豪也不见了。雲莱网络'@f$JPa

雲莱网络P'fqz0{/m!Xo

“大师、道长,出来吧!”知机子道:“敌人全数撤走了。”

L$O,v4[ |`o0

1[`W ^ hP0天衣大师飘然落下。雲莱网络 e cpm k%e

雲莱网络Hi0f1D U IS

原来,天衣大师内功精深,整个人就横贴在屋角一处墙壁上。雲莱网络}1m\^"cF3y&g X

雲莱网络6v']cU]3Fa+f O-e

飞云子却推门而入,道:“撤走了,怎么回事呢?”

U0il6I/E,~0雲莱网络1m+r$CFV2j#g

“因为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人监视之下,”知机子笑道:“店小二是他们的人……”雲莱网络y9QS d/J h4U%d

雲莱网络n9y&U:}Vo.{*b.K,Q

“好!先去抓住他,难怪这家伙连送三次茶水,”飞云子道:“原来是探窥动静。”转身准备出门。雲莱网络5Tl ]}6q Mmv

雲莱网络Y1DSh!sD afF3v

知机子一横身拦住去路,道:“那个店小二是杜家堡派来的人,可能三壶茶水中都下了迷药,你们怎能忍得住一口不喝,现在,他已走了一段时间,哪里还找得到他?”雲莱网络N]2w&Mv

雲莱网络:A4ha;e*e I

“老柄和飞云子道儿非常小心,吃喝之前,都用银尝试过,店小二三次送茶水,只看到我们一次,二、三一次都未见到人,但他却装得很平淡,未露出一点破绽,老纳还在心中夸他做事尽责,想不到竟是一个杀手。”雲莱网络Y2wF-z^v.^]

雲莱网络"f2p A QG;nO.s*|qi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去杜家堡找他,”飞云子道:“我隐在屋背上,看得很清楚,一眼就能认得出他。”

w}]3i4W\0

xN2^:s:},e6Rr0“找上杜家堡去,是不是准备和杜浩然当面翻脸?”知机子道:“如果能不去,最好不去。老郎中的看法是,非到不得已,不用和他们正面冲突,这样只防暗算,一旦撕破脸,他们可能会出动首脑高手,全力截杀,哪里还能追查天镜大师等三位的下落?”雲莱网络"H!Y [%{ LP

雲莱网络{-b&\*UI

“你郎中说得对,贫道这把年纪了,还是沉不住气。”雲莱网络3{s8wQ I^:z;w4gq

雲莱网络k"e ug.?F9\4RG_

“八个小郎中全部动员,照着我们定下的路线走!今晚上,我们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到雨花台旁的青竹楼去,看看情形,说不定那地方是他们的一个隐蔽分舵。”

0\%@*lwNQ vD0雲莱网络7L }q'je$oi$a-R!lL

“如果金陵有他们组合的分舵,也应该设在杜家堡中,”飞云子道:“那里深沟高垒,防守森严。”

#JFkI$Q0

(TKQ S EW|0“不!杜家堡只是他们组合的一个外出,连领导的主子是谁,杜浩然都不会知道,唉!老郎中不知道的事情,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够听到风壁,除了白鸽门外,若郎中是天下消息最灵通的人物。”

3cZ-bBH7w-R*Sz0

![va/L;[PI ej(D%K$r0“如不是白姑娘一番告白,”天衣大师道:“我们摸索上一年半截,也未必能找出一点头绪!”

2z K4~4|FHZ0雲莱网络&Vf`? KH

“这一次老郎中也栽得很惨,完全想不到啊!二十多年不插手江湖事务的慕容世家,竟然是主谋之一,所以,你们传了她少林、武当的绝技,一点也不冤。”

?-g%`,]#N0

e;j }l(h5A L"b0突闻“蓬”的一群,木榻忽然翻了过来,江三公子一跃而起。雲莱网络~QHy!t,Mm

7r^'Yun3e0原来是天衣大师把江豪藏人了床下,以免受到伤害。

CP"wXi^Q-~G0雲莱网络"~ ]v3Y2oU

“三公子,”飞云子道:“情况如何?”雲莱网络'w I._8r4{.S

雲莱网络5L1{.?mx8K

“我中了‘一步倒’,是道长救了我。”江豪伸展一下双臂,道:“药力已过,没有事了。”目光一掠知机子道:“老前辈也来了。”雲莱网络,H K b%QM(L;RZ#x_

雲莱网络4^R/~ O/[Z,Y/O`

知机子道:“和尚、道士,都答应了老郎中附随骥尾,江三少意下如何?”雲莱网络jrO9r7i-M1F{ B

雲莱网络|H4IG7y Lxbv

“欢迎啊!”江画道:“如是早一些有你同行,我也许不会受人暗算了。”

-hb2K RH!q0

j*N Ok+g(kLD.u a0“我知道你清醒后,会有饥饿的感觉,老郎中已替你准备了吃的东西,夜色已深,不便叫店家煮食,三少就将就一点吧口”

;?-M$rHr]0雲莱网络7INiB*\)K

他果然由袋中取出了一句食物。

]!IlP#i"F{4O)ma nU6J0雲莱网络K3T?eK{Q.I$}e$z

江豪果似是很饿,接过就吃,是两张油饼和一只烧鸭,竟被他一阵狼吞虎咽的全吃了下去。雲莱网络qs;[Z$o(UA6B

雲莱网络I;X*N v js*g L1U7_#J

天衣大师扶起木杨道:“三公子怎么样中的暗算,老纳十分专注,竟然没瞧出暗施算计的人。”雲莱网络Ms7gX*F3ZI

雲莱网络A$G#lR6S*Wr

“宛如一粒细小的暗器,群中上唇,微觉一疼,迷香已吸入鼻内。”江豪道:“来不及再有反应,人已晕迷过去,‘一步倒’果然厉害,勿怪三位老人家那等精深的内功也来不及运气排拒。”雲莱网络7N|,Al,a

:tsP+p"q$Cs!Z4z0“把迷香四成一粒小丸,用暗器手法弹出去,”天衣大师道:“这等米粒打穴的绝技,非绝顶高手莫辨……”雲莱网络m ad V _EY W Pw

雲莱网络 ~_!I+Xq,V;Df[%C-L6C)@

“别被蒙住了,”知机子道:“对方能施展米粒打穴手法,就用不着再拖迷香了,当今江湖之上,恐只有天镜大师、龙道长、和江凌波有这份功力……雲莱网络}%qFi`a1Dv

HowN)R2xj-r[0“家父从未提过这门功夫。”江豪道:“只怕没有练过。”

W8^yI Z4^1@R0雲莱网络8b _(\Q#ncM`

天衣大师皱起了眉头,道:“老纳还有些想不明自。”雲莱网络_'DAtB

雲莱网络N:Ggm%`(Qe#c%b

“一个人花上三两年的时间,专门习练这种弹射的手法,七八尺的距离应该打得很准,”知机子道:“它不能伤人,更不能制住穴,只把那一枚迷香团成的小丸碰碎就成,手法不难练成,当然也不容易,要有些武功基础,至少一两年的时间,所以,老郎中推想,可能是来自明月观的人,听说散花仙子门下,全是女弟子,没有男人。”

8T6I;v3Jb&? h x0

eyN7y$zv%}O#b0“哦!老朽看到一个花布衣裤的大姑娘,由三公子身侧走过,步顺从容,一点看不出行凶的慌张,又是一个女人,所以忽略了她。”雲莱网络l*a'XQq Kc^

雲莱网络*y a d*KX+Lw

知机子道:“飞云子动作快,否则,三公子……”说了一半,突然住口不言。雲莱网络%TT;uXC|tM

雲莱网络1i Y H@wxgoF mG Q

“说下去啊!”江豪道:“是不是会杀了我?”

}7K@*X A&[,Y+y0雲莱网络.gh5aTa b2_

“接下去就是致命一击,”知机子道:“他们活掳三位老人家,是要逼他们交出武功,对三位么……就不会那么心慈手软了。”雲莱网络%E1QC#k#J0q;H5t

雲莱网络5h0|/w1^:BS

“说得对!”江豪道:“杀光了我们三个人,就断了线索。不行,得把消息先传回去才成。”

7mC\*Ra&W:w0

1Q`7[$exo0“我相信白鹃门会代三位传回讯息,但如查不出三位老人家的下落,找不出有力证据,少林、武当、洞庭盟,三派主力出动,也是师出无名,”知机子道:“最可怕的是,他们早已有了准备,集中全力,伏群一派,再把力量集中,对付另外一路人马。少林、武当、洞庭盟,是当今江湖上实力最强约二一个门派,但对方如暗施算计,各个堆破,他们的胜算很大。眼下最重要的是追查三位老人家的下落,或是找出他们留下的暗示……”

)By3[(`^)j,`$G0

qZ7l_ adp0“少林寺有一套防守戒备的部署,”天衣大师道:“一处吃紧,会受到四力的支援,只要得到白鹄门传去的讯息,倒不担心少林寺会受到袭击。”

h'^o6O _~^y0

-B'I:^3c]1Dl]a0“如果武当派调出了精锐高手,”飞云子道:“他们走江湖的经验不多,只怕无防止“一步甲的暗算及对方的伏击、偷袭。”雲莱网络u _V F C.`

雲莱网络"\0o d Sw%[0Ob

“对!先找出三位老人家的下落要紧。”江豪道:“只要有明显的证据,那就通告江湖,我相信未受他们控制的门户,都会起而峰应,倾巢之下无完卵,这一个危机的意识,他们都该明白。”雲莱网络\#E"| X+egZ

Vnb1h5s%i0知机子道:“三位老人家如若留有暗示,也许会指示出解决的办法。”

sIOti0

G x5]'VO0雨花台并不热开,游客也不很多,它只是一个突起的陵坡,但雨花台生产了一种鸽卵大的小白石,十分著名,传说石子是活的,放在清水中培养,它会长大,至少宅看起来十分秀致,圆润可爱。雲莱网络 pti^o

M6n6z;F5~J2C0青竹楼在而花台东卅方向二里左右,絮邻着一片卖探的竹林,地方十分清雅,但却有一点荒凉的感觉。雲莱网络 Zb7Aq'C1iq.`

2t,k$n?/kw0利用原地长的竹子,编制成篱墙拱门,看上去一片着翠,因为竹子全是活的。

ng `+}] B0雲莱网络H2VK{v1di

嘴房不大,只有十几张桌子,最多能容下四五十个客人,但布设古朴,清雅宜人,是一个很美的地方,不过,客人很少。

^])Z_iX1~5h0

7o6ePC0_SXs} b0现在,只有两个客人坐在一处角落画。

)Y,u,vR/M%k/P*H2q ?e0

D%B^ uw&ex0天衣大师早已运足了目力,一进门,就着清了厅中所有人的停身位匮。

6b7bBA{9tk"FAq&S0

,JZ-b _Cu-c$d0两个客人在品茗,桌上放着四小盘吃残的点心。

(~Wg#y~,ISvA0雲莱网络 [+D9f JB&mw!l7Tj

柜台内坐着一位账房先生,年约五十以上,留着胡子。一个很年轻的店小二,正举步向四人迎了土来。

'BO eaj)^%\E0雲莱网络6F__6e g0B%R'hhf

四个人忽然散开,横排了一丈多远,暗自提气,闭住了呼吸。雲莱网络"Y^:T,k*J Ub

&x6t@-i0?g0‘一步倒’的厉害,已使人有着草木皆兵的感觉。

_7@6t-Oz|0雲莱网络B+~ {{Z j1w j ]

店小二吓得一呆,道:“四位请坐啊!”雲莱网络cVb NX'_P

~.? lqK0知机子、天衣大师行至中间一张座位上坐下,飞云子和江豪却各选了另张桌子,四个人生了三个位臣,也保有了相当一段距离。

/l!Tj2jOA UP0雲莱网络 i i'Kt8V)M/Oy Se:U

“原来四位不是一起的,”店小二口中自言自语,人却行近天衣大师,道:“大师父和这位客官想吃点甚么?”雲莱网络.ds {vpdR/V

雲莱网络fUCmtA$K3t

“一壶白开水,两盘不沾血腥的素点心,”知机子道:“还想请教一声,你伙计在青竹楼跑堂很久了吧?”雲莱网络9n.~S*eG)FOQ;HR

f8A'oN L\3|0“不!小的才来一个月,招待上还很生疏,”店小二道:“服务不遇的地方,还请搪待。”雲莱网络5p/pC;N#d/M#gu

雲莱网络!g9S;y)H_8X1E

知机子心中暗忖:天镜大师、龙道长、江凌波,是三个月前在这里破人暗算,这小子一个月前才来,自然是甚么也不知道了,推得真干净啊!

9mA~m'Tt*RiW0

I\d~%o gY0心中盘算,目光却一掠壮怡内的账房先生道:“那位老先生,管理青竹楼至少有十年了吧?”

`G/pCwGZ y0

f1P%C/Y J)?lizF_0“这个,小的不清楚啊!”

$B#n] r3o0[Z~0雲莱网络l(d8FP:b

“好!”知机子道:“那就请他过来一下!”

5[)V oYR~0z*b;w0雲莱网络a cd!HA4g

“是!我去请请看。”店小二转身而去,如机子却示意飞云子和江豪查看。雲莱网络5q#fbn&Er&cV \+_;Jl

雲莱网络Ju kNaR

两个人立刻动了,而且动作的幅度很大,完全是搜查的做法,不过很文明,伏下身子查看桌椅,有所移动的,也立刻还原。雲莱网络VH7iG(t

雲莱网络s bV kx4{/Zbd

天衣大师监视着两个客人,一面提聚功力,暗中戒备,两人一有举动,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堵击。

utL)V2W[8w6u\D'P~.p0

6S'Sb2K4|0GR0账房先生已用不着店小二再请了,满脸怒容地走过来,道:“怎么回事啊?应天府的捕头们,也没有这么个凶霸法,搜赃查人,也该先亮亮身份,打个招呼,何况,也没听说过和尚、道士入公门的,诸位呀!这是强盗干法啊!”

%l~x v7s1@m@/Fp0

cR,a4x6K!L]eO0知机子笑一笑,道:“说的对啊!动作是不太礼貌,你先生贵姓?”雲莱网络 ~!WgNf C(z,fY/q

4rf,v0kq u)I0“先叫他们停下来!”

n(^|v7dQ u0

G1g h({BRL#y0知机子点点头,还末来得及开口,飞云子、江豪已停了手,坐还原位。

;z7r in+|uQ1I}ZvWw0

X2}!aw/E&{0“看看吧:完全是旧模样,哪画像有人动过?”知机子道:“如是动到人,就没有这么个幸运法了……”

b;xB)G%oM0

&hQ$f?C-Iz0“我姓方!阁下究竟想说甚么?”雲莱网络Fc:Uh3|v

BJ9c|$Bsyq S0“三个月前,一位老禅师、一位老道士、一位老英雄,吃了贵楼的茶饭,就破人抬上马车,拐跑了,”知机子道:“这件事方大掌柜记得很清楚吧?”雲莱网络UR-c#Ll5rk

Z/DG0A0dgb-p*f6O0“我不是掌柢,是账房,所以,除了有关银钱账务方面的事,老汉都不清楚……”

a&z/mr~e AF _0雲莱网络2sCNt%k'p#x

“账房好啊,整天坐在伍抬上,这座上厅中发生的事情,都无法瞒过你了?”知机子道:“人责知机,这档子事,看到的人不只一个,所以,和尚、道士至都找上门来!”雲莱网络M[+ycO7]? ]qF

|#NU Q?,d N#L4?0“既是早有人证,又何必再来问我?”方账房道:“问他们也是一样啊!”

:Pp d#P#dO%Ey B0雲莱网络UOH$t%U/v

“不一样!”

!^7X6{\I+z0雲莱网络 ~"Xow9ew9I!]

“怎么说?”

@)Cwg3ZqpD0雲莱网络 [1U7yNz%~g

“他们是证人,你却是帮凶,”知机子笑道:“找上你,是要问清楚行凶经过。”雲莱网络v.gBgml5V#Hb

bJf)Q*a"K ] r0天衣大师和飞云子都听得暗暗佩服。雲莱网络`~Y)^#KEuhC

*go:e6L|0这么一个迫人入套的红夹法,惹得人心头火起,就不知不觉地入套了。雲莱网络.z3Y+}Z_

!GsJL:Uq5A)I0方账房这就动了怒火,厉声喝道:“栽赃、讹诈呀!青竹楼不吃这个……”雲莱网络&z'|7b"S]4{yr q

雲莱网络kc'qnM'O5\

“原形毕露了,”知机子笑道:“大名鼎鼎的“血剑”方杰,怎么会做起账房来了,小池子哪里画得起一条浪里蛟?”

&x#`_-["?YLF!k0雲莱网络P_-]zX-Q

“你是谁?胡说八道些甚么?”

f/[x_B7{0雲莱网络`;aOn FK.d)N-H3rM

“你如不怒上心头,还真叫人很难想到,脸上那张人皮面具,也制作得相当精巧,”知机子道:“我是谁,暂时卖个关子,反正是老朋友,这位大和尚,你也许真不认得,但老道士和江三公子,你应该早认识了!”雲莱网络}?!dGCyS7Y

雲莱网络5pRZqZU

“莫名其妙啊!我可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做账房,养家活口……”

/k;F"r;v,Ka4|rY*kS0雲莱网络 n(|O.U4~Z l;\ q

“看来不说出一点证据,奶是不肯认账,方少兄,你左耳下面那个红瘠,是独家标志,被衣领遮了大半,”知机子道:“你如不生气发怒,伸长了脖子,还真是看不清楚。”雲莱网络I6b1L,R0w

H)y#BkZA!L0他是相面上卦的郎中,对人身上的斑痕、愈记,最为注意,过目不忘。

(@y2JA%bdFi)S0雲莱网络5d#E,[v/Z[

“你究竟是甚么人?说得很神哪!”方账房口中对如机子说,眼光却不时看着飞云子,似是飞云子才是他有些畏惧的人物。

x%qx3n5H x:j0

(}6U|cv`8e`u.R0“简单吶!你取下人皮面具,我也卸去易容药物。”知机子道:“这件事我吃亏,我已认出你是方杰,奶还未认得出我。”

f0R#b'S A1w3F0雲莱网络iH?:W1WF!j

“好!一言为定。”方账房突然转过身子,也脱下一袭长衫,再回过头,人已大变,胡子没了,人也年轻了很多,一件密扣紧身黑衫,十分利落,想是准备打架了。雲莱网络6h,ENS_1D

A(FiMWu0知机子点点头,拂去脸上药物,笑道:“老郎中说话算话,方杰,既然你都露了真相,用不着再打哑谜,说吧!天镜大师等被运送到哪里去了?”

l(g*EE9Z Bs&Dq0

.O+SAC'd g'|(y0“我早该想到是奶的,老郎中,扫扫自己的门前雪吧!休管他人瓦上霜,你那点道行不够看哪!”方杰冷冷地说道:“现在走,也许还来得及!”雲莱网络 pZMUm4k,QJ/M

雲莱网络(Mb}LV!z

“听起来,青竹楼好象是龙潭虎穴。”飞云子站起身子,缓步走了过来,道:“贫道很急于找出本派龙长老的下落,不能和方兄闲话叔旧了。”

1~ G \;q(` yr^)_G Y0雲莱网络!g IwK"Gz&J

“飞云子,是不是想出剑啦?”方杰道:“奶的剑艺精湛,很有点名气,不过,还吓不住方某人,何况,独木难撑大厦,你道长一个人的力量,未免是单薄一些。”

n8H'O S%B-^0雲莱网络JF(BNL7t z

本只想找出一点线索,但知机子洞穿了“血剑”方杰的身份,使情势大变,揭下了面具,立刻造成剑拔弩张的局面。雲莱网络 }}5^!kG

-L#B5M~_c6B0两个行商穿著,坐在一角品茗的客人,似是怕受到牵累,站起来准备溜了。雲莱网络R~EC:VB

雲莱网络0_%|+K,Bs"D7Fd

“两位尽管坐着喝茶,绝不会惹火上身,”江豪拦住了两人去路,道:“想溜就麻烦多多。”雲莱网络${)u c{(l f

雲莱网络`u2q5S$pRpi0_cb]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又退回原位坐下。

}V}^6d BWJj.QXw1^0

;\$i0Z$y+a6l Z%s:JP0飞云子右手握住了背上的剑柄,淡淡一笑,道:“方保,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的事情,你自己的举止、言语,也作了清楚的说明,不愿回答真相,就亮剑吧!我们之间似乎已无法再用解释能够和解了。”雲莱网络)_f1xcu,Ml;s4cF[

雲莱网络2RCR FO4|l r

“老郎中,这件事非常秘密,你竟然能找到把柄,抖露出来,”方杰道:“真是小觑你了。”雲莱网络r;@%as2q'j#J3n8?

}4v.v2EI(`_/]d@/T0说话之间,双手向腰间一探,快速地取出了两截金筒,相对一撞,接在了一起,轻轻一转,拉开金筒霭出了一把怪剑。上半截寒刀加霜,是一截锋利之剑,下半截,鲜红如血,比之一般的剑柄要长上三倍,形如一支圆俸,看上去,就十分刺眼怪异了,剑不像剑,棍不像棍,一件兵刃,两种颜色。雲莱网络-OIR)`:izpUzG

雲莱网络$o)[;Yb0Gf&C-Iw

取下的金筒,原是怪剑的剑套,长度和怪剑相若,但退下之后,缩短了一半,极像一支金色的短棒,分明是一物二用,作成了两件兵刃。雲莱网络wuIgk~e cM h:F#q

雲莱网络 kf gd c

设计如此复杂的一把怪剑,自然有它特殊的作用,可惜的是没有人能了解它作用何在,因为,见过这怪剑作用的人,全都死在了剑下。

'cQ+b]7I%d0

G'E.x fr!a*VM0方杰轻易不亮兵刃,一旦亮出怪剑,照例是不留活口,也因此而得“血剑”的绰号。

5ldKB,~Z0雲莱网络cxW)k4P0U9vs!{

飞云子的威名太盛,方杰不敢大意,一对阵就亮出了兵刃。

8I*AT5iIF+]X$yP0雲莱网络!ho ~ B)J3aobz

“这就是名动江湖的‘血剑’果然是很奇怪的设计。”飞云子没见过“血剑”,也没听到过“血剑”的厉害所在。

oJI5x#v B g7AB"^ zB0雲莱网络k;u0i&x6dk;ch

知机子也是第一次看到怪异的“血剑”,以他阅历之丰,见闻之博,竟也是未听过“血剑”的奇毒之处。雲莱网络AL8E`ym

雲莱网络v!h(NP(FEuh8Qz

但这么一把怪剑,必有特色。问题是奇在哪里?毒在何处?说不出,就不如不说,说错了,很可能引人误入歧途,造成恨事。所以,如机子不敢胡乱开口。

)F.T~5r x0

@V\ z2c;D]$o#hK0飞云子拔出了长剑,一个有着高度成就的剑客,嘴剑出鞠,人也会变得更为冷静,原本迫人而来的气势,突然沉稳下来,但握剑的右手,更见力道,只是把激进的攻势,变成了顺密的守势,长剑竖立胸前,脚下不了不入,本来很平和的神情,也变严肃起来,剑身上似是透出了阵阵寒气,幻化成一室杀机。雲莱网络'?:A B)U;p

雲莱网络6e'T#^G0R3a5o

天衣大师感受到杀气逼人,忍不住回看了一眼,发觉这位玄门高手,正在运功蓄势,已不是准备挥剑画战,而是要一击取敌。

S!K3po,tq0雲莱网络8FQI2j&MkPvK5Eg

浓烈的剑气给了方杰很大的压力,怪剑横在胸前,顶门上却隐见汗水,不自觉的举起了左手的金筒,指向了飞云子。雲莱网络L]-m![&V M;z&Qsn

rG'I*_/x0K)[0“难道古怪在剑套上?”知机子希望提醒飞云子一声,转头看去,只见飞云子双目半睁半闭,但透出的神光却闪亮如电,凛凛逼人,是真正的剑道高手。就算“血剑”和剑套士都有古怪,也未必能伤得了他。此刻说话,可能会分他之神,授敌以可乘之机。

:c-Z(q9a~Y?W G%Y0

1t-v|7S"S4I0气势上方杰以已输了一筹,汗水如珠,滚下双颊。雲莱网络^!AW1x ^ ?&x4Zd6hM|

/z!E#Bj8i._k\R0一声大喝,出自方杰,手中怪剑疾射而出,左手金个中也射出了一蓬细如牛毛的小针,把知机子和天衣大师笼罩在一片暗器之下。雲莱网络4w0Vt,|L V

9|5s~d2j/_y A0知机子一个转身,人已闪到八尺以外,速度似是比射出的暗器还快。雲莱网络.Sn%x){@os

雲莱网络*?j0g^^_4AR

原来,他早已蓄势戒备,方杰一动,他也同时移动了身躯。

hD4lYu0kQo:J9W0雲莱网络 jk~d^

天衣大师没有动,只是那件宽大的架装突然鼓胀起来,连露出的光头,也护住了胀起的袈裟之中,胀起的袈裟有如铁壁,近身之针悉被挡落,少林高僧,果是神功惊人。雲莱网络dTV3m*|9|+{

雲莱网络(m.p4?7y U/V;Vx

飞云子的卖剑动了,剑如光幕,四干扩展,挡开“血剑”猛锐的一群,轮转的剑风,把射来的小针全数震落。

1vXg] _0

{*R0d ]\$_a0震落的意思是,那一蓬百数支的小针,不是被剑势理中,而是被剑上轮转的剑风震荡落地了。

$]]:?1s3WSH ?d0雲莱网络a:Q5M%_R

但这一抗和,使激烈绝伦的一剑,轨役法攻向方杰了。雲莱网络5["ci xpql

S;E[gaWWNv0飞云子似仍站在原地末动,方杰却被度退了五尺,落在了大门口处。

,IW7V-k L*lp#M.`S0雲莱网络 M{},X"aWh

无法论定这一剑是守是攻,但却表现出了剑上的高深造谙。雲莱网络A A*OkK g0m;qF

(FA:\2N({.V0飞云子微微转动身躯,手中的长剑变换了不同的姿势,剑势不是竖在胸前,而是直指方杰。雲莱网络6I&iokj6c

雲莱网络*p Ivs#uYy.v

方保心中暗忖:这好象也不是用剑法精绝可以形容。剑技已入道境,刚才如非弹射的那一片钢针分他之神,那一剑对我攻来,只怕是很难抵御,飞云子果然盛名不虚,不可力敌。雲莱网络l?@ \E8Hw

雲莱网络uo'M"K@

幸好,人已到了大门口处,保留了很好的退路。雲莱网络g]k-kM

雲莱网络:p/B"fO:SH

一阵轻快有序的步履声,传入耳中,退入内问的店小二缓步行出,手中不是捧的茶具,而是一把宽面单刀。雲莱网络H:Ov5l2``E

雲莱网络'S&k Q.UIs$v2P+?5M

身后紧随着三个黑衣武士,人各一把宽面刀,背厚刃薄,看上去和一般单刀完全不同,份量上似是重了很多,是一种特别设计的兵刃。

2I}-jn-k)I*r0

B(m @"x1t0Uhp y&{0瞌门口处,也走进了三个黑衣武士,同样的手捧宽面刀,一字排开,挡住了方杰的前面。雲莱网络vcD ^%qY6v

;X~F\&a;d{}ls0“是一些特别培育出来刀客杀手,”知机子道:“青竹楼果然是一个重要所在,他们都是二十几岁的青年。”

8p!|P"m x ?0雲莱网络"L&Vyc&e

似是自言自语,也像是说给天衣大师、飞云子等人听。雲莱网络gK:x8P/T

x5e6JKw+U0一下子出现了六个敌人,就不能交给飞云子一个人对付了。天衣大师示意江豪监视两个客人和厅中的变化,站起身子,目光投向行人厅中的店小二和三个黑衣武士。雲莱网络/nV_X R^ yR

雲莱网络 m+Ah,l-t n f6q5F

不知天衣大师是动了杀机,还是不敢轻敌,竟然由袈裟内取出一把戒刀,乃土光芒闪动,浮动着一层薄雾,一眼就看出是把好刀,比一般的戒刀短了很多,是一种便于隐藏携带的兵刃。雲莱网络|$a|a6xe3`*\

I|Y,^RYc;R*Qc2S0少林寺的有道高僧,随时暗带凶器,但不是花钱可以真的兵刃,是由少林寺中带出来的。显然是下山入江湖,已准备大开杀戒了。雲莱网络v$_F!b,fAi!k r

|\ K3Ik9S s0知机子吁一口气,暗忖:道士、和尚都是有备而来,心中早怀杀机,存心要强力排除一切阻碍了,恐怕也有部署。

7Up3fv&z_bayf4I Z"d0雲莱网络7R%bz L6J I C

“大师,要隐藏实力,不可以锋芒太露。”知机子借拭汗掩饰,传出了警告。雲莱网络q$r'A+\g'fs

雲莱网络-NKhJ*^M

过度的展露技艺,杀伐出一片血腥,很可能招惹来对方首脑出动,调集高手围群,那就是一场决战,战死事小,对追查方丈下落一事,却全无帮助。天衣大师暗忖:知机子说得对,不可逞强,要拿捏幸胜一着的分寸,不要他们飞檄上报,使对方早作预防,毁灭痕迹,才是重要所在。雲莱网络B/Zb0GA fx ~| N

,k)O#e:lu0但刀已出鞘在手,只好横刀待敌,心中却在寻思着,如何才能给敌人一种侥幸而胜的错觉,必要时,不惜装败退走。雲莱网络%dx%RHi/X3wu

e2|S-bA UP~L0需知胜败不易,要有真正的实力,装出勉强而胜更难,而又不让人瞧出装作的破绽,那就难上加难了。但认败退走,就轻松容易多了。

XE Q8J6D6y0雲莱网络S3m/L w2T$EQzm7O

“牛鼻子老道,”知机子心中火了,话也不再客气地接道:“威风出尽,就前无通路了……”

'Gc |DD0j B-hx0雲莱网络3^}]su

话是用千里传音之术说的,别人听不到,但飞云子的答复是挥剑向三个黑衣武士冲去。

&fmo'ES:Z0}5[4Y0雲莱网络py l&Tr'^&t][

三把宽面刀一齐出手,一把封挡飞云子的剑势,两把分由左右攻上。雲莱网络"[!J'_zN2u9[#F

%c2Y9L,G\` c'wO _0飞云子剑势急变,人也向后退了两步,避开左面一刀,封架住右面一刀,虽然应付下来,但却有一点手忙却乱。

5y.v O K }#z2W*q0

|8NBT9Du^0三个黑衣武士分三面展开攻势,飞云子被迫得改采守势,剑转似轮,只是一个勉强可以应付的局面。

#q](Ijw/U0雲莱网络D T%Iq@IT ~'kQ

老郎中看懂了,飞云子开始收敛。雲莱网络G*v(M A;b4q+c2C

雲莱网络 b:s(|/X/b

但方杰却看得瞪大了两只眼睛,心中暗忖:慕容世家训练出来的刀客,果然是勇猛善战,飞云子似是被困住了。他们培训出一百多位这样的武士、剑手、刀客,各有所长,三个人可以对付一个飞云子,这一百多人就是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了,何况,还有十二个特级高手,再加上搜罗的黑、白两道人物,实力已可睥睨江湖,就别说再加上南宫世家的力量了。雲莱网络!r ?+`vf H&m6P5P

{f:q]p$qY k0方杰不是很了解南宫世家,但感觉上,南宫世家的实力不会输给慕容世家。

K&wa eOPY @9X0雲莱网络zV%czwb0I

年轻的店小二率领着三个黑衣刀客冲了土来,天衣大师一上步挡住了四人去路,一把戒刀,也挡住了四把宽面刀的攻势。雲莱网络#W-D1u:U})ZzTXe

Q&r(@ V2[0但问金铁交鸣之声不时的传了出来,打得十分激烈,大和尚的刀法似乎不如道士剑法,打得很吃力。

y2lO1Rf k'_!? M0

)cPFM8F] v ~5O(KL0事卖上是,飞云子也有些左支右绌了。

/l"R,\ iO0雲莱网络td \i Z8b%Z

“三公子,我们开道,冲出去!”知机子大声呼叫着,也亮出了随身的兵刃文昌笔,江豪是一把紫金刀。雲莱网络H4q {7h1T

*n!~:F7BNH6O)cY0刀笔合璧,再加江豪的‘百步神拳’配合,立刻冲开一条路,也伤了两个黑衣武士。

a_+WnZU0雲莱网络/N'B#f2J2PP o~;xJ

飞云子、天衣大师,紧随身后,冲出了青竹楼。

Tan*{ y8Pk0

+Pa)wy#HWx0方杰也未下令追袭。

\KD+Atp C5h0

'S:~4TP n@9qf0他心中在仔细推敲,飞云子是否已出全力,难道初出手的凌厉一剑,已耗去他大半功力?还是有意的示弱,故意败走?雲莱网络lI)^;u.I P2]

)MIpdi0但方保想不通的是:双方的言语几乎部已挑明了,他们应该全力求胜,打败这些黑衣刀客,搜查青竹楼,或是抓到我方杰,逼问出一些内情。

/s z0l%Q/x!W0

&x%}*g'w|DE0还有那个大和尚,能使袈裟张起,阻落暗器,是何等精深的内功,怎的竟被四个黑衣刀手逼得有些慌乱?雲莱网络;al7D0W,`_

雲莱网络^ h_$t8k h

如是伪装败退,目的何在?难道慕容世家训练出的刀客杀手,真的已经是千锤百练的豪勇武士?

@!^nU)Y!v0

8SY6z*\2?,b`qv KG0事情发展得有出人意外,几乎是无法理出一个完整的轮廓、头绪,说不明一些道理,无法转报上去,就只好虚应故事,草草述明经过,说明来人已被群退,用飞鸽传报出去。雲莱网络xS~9[a x2h

雲莱网络T5^ `|&d;N q$_8v

但却把飞云子、江豪的姓名身份都注明白,也报出了知机子的姓名,唯独对天衣大师说得模糊,大和尚是少林寺有数的高手之一,但在江湖上却是默默无名啊!方杰不认识。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90人表态】
15票
感动
11票
同情
10票
无聊
12票
愤怒
8票
搞笑
7票
难过
12票
高兴
15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