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科幻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烈火女(卫斯理系列)

C&Cid7yZM#Zwi0以往,每当一件事情结束之后,我都会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再曲折离奇不可思议的事,总算告一段落了。可是这次,在知道了整个人类的历史,竟是一出荒诞奇情的“电影”,而全人类都在努力演出,一直演到照剧本写好的结局为止时,心中总抹下去那份浓重的不快。记得有人说过: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写好的剧本,只不过不知道下一场会有什么变化而已,如今看来,这种说法,并不全面。不但是每一个人,而是整个人类都在一个写好了的剧本之中。雲莱网络;iGYv-i;n7`CR

雲莱网络)dgC5kz"\`

第一回 野鬼上身的荡漾余波雲莱网络s8@^yTI9q1s

雲莱网络w Uz Yj/p2Am

  连日来,心中总有些放不下、牵挂、忐忑不安之感,我努力把这种不安归到是由于陶格临终时的那番话所带来的。

i/i(gVV[+YU$i0雲莱网络 |t?4CUWT

  可是从开始起,我就知道,我是在自己骗自己。雲莱网络 o,d2BQ%o/C-KG

雲莱网络$|A/GUN(f)x

  那么,令我不安的原因是什么呢?雲莱网络VIqD.L&y CV

雲莱网络+d-{~B?/Y

  是牵挂着在蓝家恫的白素和红绫,这两个人是我最亲的亲人,我自然应该牵挂她们。而且,白素和红绫,母女之间.又出现了如此难以调和的矛盾,白素又声言,她会采取一些行动,而又不让我知道。

,Ls2~N^0雲莱网络8|1h$~#zU6}#C F.l

  这已是令我担心的最大理由了。雲莱网络Y2ju'{V

雲莱网络Ks A*maBa9eh/e

  但是,我知道,并不是为了白素和红绫。雲莱网络 Z(g.C\ f:w^

雲莱网络%b)L%?:Nnu0[

  我知道是为了什么,可是一开始我不愿承认,我不断告诉自己:那是自己太敏感了,第六感也靠不住,就算真有什么怪异的事发生,也不关我的事,等等。

N `_CH5zMo&^0

&B0]-iF8J)~!l S)ea0  可是压在我心头的阴影.却越来越扩大.大到了我不能再自欺了。

_@Jm Y(IO0

\L%v"j{fr%Z0  使我不安的原因是什么呢?说出来,各位或与会不相信,认为我是小题大作。雲莱网络-K&EN8ur,q/yX

6bVp+jm I}0  使我连日来不安,竭力避免去想而又时时想起,甚至一闭上眼,就会有具体形象出雲莱网络w sWy9SfSQ7ih

+FW,?2U`bMM#P0  我从苗疆回来之后,在陶格的口中.知道“另有一个记忆组进入了陈安安的脑部”——陈安安被鬼魂上了身。雲莱网络P|{yb&[e)|t

Y!eM8q8f~y%o0  被鬼魂上身之后的陈安安,在外观看来,自然是百分之百的陈安安,就算是她的身体,切成一百万片,放大六千倍的电子显微镜下去检查、她仍然还是陈安安。雲莱网络C j!tv)G-N5x5~S

雲莱网络X `S+?xA+vs-r

  但是,她已根本不是陈安安了——这一点:绝不是实用科学可以证明的。而我确切相信:一个小女孩,绝不能运用她面部的肌肉使之现出如此一个阴险奸诈、令人一见就不寒而怵的伸情。雲莱网络-W)Kqn#O+}fp+R

雲莱网络T^L-A+eQf?3Ey

  我不是没有见过奸诈凶险的人,相反地,见过许多,再大奸大恶的人我都见过,可是那个出现在小女孩脸上的神情,却给我极深刻的印象,不但难以忘记,而且使我不安。雲莱网络6P O ZTJH?

雲莱网络X g F}P o#[/y c

  那个神情,具有极大的震撼力.其可怕的程度,很难在其他人脸上找到比较。那属于地狱的、魔鬼的邪恶之极的力量,我实在难以用文字来作确切的说明——那能令我当时战怵,事后不安,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雲莱网络"CK6N/\)au jZ9oI4Z

雲莱网络@$Up0Qj)q'`

  所以,我曾把温宝裕找来,问他当时的情形。温宝裕一贯地嘻嘻哈哈,可是他看到我神色凝重,一副大祸将临的神态,他也不禁骇然:“有什么不对?”雲莱网络 S {'e#AtL

雲莱网络 W&NF:W@+dh

  我想着:“该如何开始问呢?”雲莱网络9hjD:F"h)n$}u

雲莱网络1i u!WB }P-K_,L y}

  想了一会,我才道:“在我来之前多久,那个鬼上了陈安安的身?”雲莱网络 ga(K$S5B"m](TW7Q

8W8n m)v fn6R8r,z,S0  温宝裕略想了一想:“两小时左右。”雲莱网络jF$EYS/F

雲莱网络n_;N0|C!n_6lK%X

  我吸了一口气:“当时的情形——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之处?”

I:H0A/fG _I[3|*qT0

a"sSK}1gx'p*~0  温宝裕且不回答,望了我片刻,才道:“别追究这件事了,好不好?这件事已经结束了,那小女孩回到了父母的身边,皆大欢喜了。”

3c$ts:e J ^^0雲莱网络!IdozM8u'lBK

  我厉声道:“别自欺欺人了,你我都知道你送回去的不是陈安安。”雲莱网络)v l-cn,nAk'L z

雲莱网络)g,D?Gi sb

  温宝裕强辩:“我从学校带走的,也不是陈安安。”我用力一挥手:“那时,你并不知道她是唐娜,现在你知道她是谁吗?”

`;j u:g${f!?0雲莱网络GoazGJk

  温宝裕骇然;“是谁?你有了什么线索?”

M ?8{8BgQ#}#R0Ivod0雲莱网络3Bn+crR `8j0Ypb

  我什么线索也没有,也不愿意把我心中的不安说出来,我道:“想想那两小时中发生的一切,那才是重要的线索。”

+Vd9kI _^pX[}0雲莱网络 W_I:e}3C

  温宝裕哭丧着脸:“不管是准,请别赶走那个鬼。不见得再有鬼。不见得再有鬼肯从做小女孩开始——做小女孩是一件极无趣的事。”雲莱网络0E0G9]u d;u,q

P C'~4g K^0  我有点恼怒:“现在又不是你的责任,你怕什么?”雲莱网络8c4tFn a

F\!}(mv]0  温宝裕急得几乎哭了出来:“要是陈安安再变成植物人,我妈会逼我娶她为妻,那是我老蚂答应过人家的。你说是不是关我的事?”

'h"C1t D4KhB0雲莱网络S/y&S$e@V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很同情他的处境,心想难怪这小子拉在篮卫就是菜,不管是什么鬼,肯上陈安安的身,他都欢迎之至。

8HM0iU(Y'{q0

S9wX\#V]m,ZFY,~0  我想了片刻:“我很想知道那是什么鬼,或者说,当那个鬼是人的时候,那是什么人。”

ee'XK kJ0雲莱网络0w A6JH7Y9z;I

  温宝裕道:“你不是问过她吗?”

M&l wt%~9`0

|9km2_-b0  我一扬眉:“你也在场,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雲莱网络YC5N3F0T7{$A;dI%Dn!G

雲莱网络)F4gYRU$V

  温宝裕记得,回答是:“我是陈安安。”雲莱网络/B$ou8_*qO&\

v)gk*M:T R)F0  温宝裕望向我:“这……是不是说明,这……鬼很狡猾?不是……善类?”雲莱网络~"\@&M ]k

n/li,hK9L J0  我闷哼了一声,温宝裕这小子的领悟力颇高,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我追问他的原因。雲莱网络%}Yb]&w6W)xD'|W

雲莱网络)_ {9D6I*}7zucBZ

  他来回走了几步,才叹了一声:“当时,我病急乱投医,只想有鬼魂肯进入她的脑部,可没想到其他。”雲莱网络 aU{;WF.p

雲莱网络4d:\N4A.mC7^U]

  我道:“我不是怪你,只想你回忆一下鬼上身之后的情形。”雲莱网络1T2b| n1w O5^

雲莱网络&Z6\TT5I0E.D

  温宝裕这时。已经完全知道我目的何在了,所以他十分认真地想了一会,才道:“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进行招魂,只是根据你的理论行事——”雲莱网络@XKU8w}'C

d5t0ZH4] I6[@0  我不等他说完,就“呸”地,一声:“我哪里有什么招魂引鬼的理论?”雲莱网络c j0|&BW'Tw G

\HJ@+Q#\c3z0  温宝裕眨着眼:“你有。你的理论是,鬼魂无所不在,一旦和人的脑部发生作用,就见到了鬼。”雲莱网络*YApVY

)C@&`jy}(K0  我没好气:“那不是招魂的理论。”

J%^2Kkah6S&|0雲莱网络;C;Z6v'N(tN

  温宝裕总有他的理由:“道理上是一样的,我集中力量,想令自己的脑部和过往的鬼魂发生关系,或许是我十分诚心,不断在想着要一个鬼魂进入陈安安的脑部,所以才有了结果。”

|!z5FoZL0雲莱网络+}%O d*U7P p~nAn

  这时,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所以暂时没有出声,而温宝裕接下来的话,则回应了我的正想到的问题。

3y0S\:L(z#e0

u9p_9g8a&z0  温宝裕道:“陈安安的脑部情形,可能相当特别——特别能容纳鬼魂的进入,唐娜和那个……鬼,进入陈安安的脑部,似乎都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困难。”

Ce2?l#Fe^$H0

l#aN3SuoQ0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温宝裕道:“我正在集中精神,把我的思想,用脑电波的方式,不断放射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结果。忽然,我觉得有人在拉我的衣袖——我竟入神到了连有人到了身边都不知道。我睁开眼来,就看到安安站在我的面前,拉我衣袖的正是她。”雲莱网络!~#IN+F/lsJ*?1W4DH

雲莱网络1\\3b,[n9d

  我十分紧张,连忙问:“我才一看到她时,她脸上是什么神情?”雲莱网络3V CwA-u].A.l;j

雲莱网络 `&D7uIS(s|4Bc

  温宝裕遁:“她睁大望着,没有什么特别,所以我当地是唐娜回来了。”雲莱网络mJ,s$[ _9V

9e-Y$UF])aP0  请注意,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其实和“烈火女”这个故事,一点关系也没有,那是另外一个故事。而“烈火女”这个故事,一看名目,就可以知道还是和苗疆有关的,属于“探险”、“继续探险”的延续一一苗疆中的一些谜团解开了,但还有更多的谜团在困扰着人。雲莱网络H&X ?W3w w?a(y

雲莱网络Cs'Y|3\RP

  而温宝裕招来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鬼,上了陈安安的身,是“圈套”这个故事结束时发生的事,这个故事既是承接着“圈套”的,就有必要先说一说。

CXG0H eR!| Lg0

'mkLwt*j fE7fk:Z0  当然,还有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这件事,一直令我不安,想先看清楚一些。雲莱网络N(r4F_4g [/`#U*T,s

雲莱网络5`T1JuHal(z

  当时,温宝裕一见这等情形,自然大喜欲狂,他失声叫:“唐娜,你回来了?”雲莱网络{U%F,a c\;Pw2D

7zza4M |v;X0  小女孩眨眨眼,厦问:“我叫唐娜?”雲莱网络\#@k%Dbl Nx

雲莱网络0~9eEA ?xh

  这一问,机灵的温宝裕,立刻就知道,那不是唐娜回来了,一时之间,他还不敢相信他的“招魂”行动,已然有了成绩。雲莱网络3A f L^MY-A@6X

&{8Xh[,k0  事实上,究竟是由于温宝裕的招魂行动,还是由于陈安安脑部组织特别容易“引鬼上身”,根本无从查考。总之,这时温宝裕认定自己成功了,他呆了一会,知道有鬼上了陈安安的身,所以他疾声问:“你是谁?”雲莱网络Y| ?$^Nj(L

#d `(~*et,|1KO5LZ'A0  小女孩的反应快绝:“我是谁?”雲莱网络bM"WS"YGF2V1a

$aN``D Rk.x"O \%}0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向温宝裕眨了眨眼,用意十分明显:“我的情形,你我心照,你得告诉我‘我是谁’?”雲莱网络dW)L5X)y

4r;{1@BF0  温宝裕吸了一口气,在那时候,他不是没感到事情的怪异的,但是可以摆脱干系的喜悦,却盖过了一切,所以,他立时道:“你叫陈安安,是一个小女孩,有一个十分美满的家庭——”雲莱网络^c|4\dk~

雲莱网络~t^Ef

  他把陈安安的一切,简单扼要他说了一遏,然后又问:“你是谁?”

i;Hc(mD0雲莱网络FHI h8OP.g

  小女孩回答他的问题,象后来她回答我的问题一样:“我是陈安安。”

v&iX8K[a_0

I(SiTJ_0  接下来,只有她问温宝裕,没有温宝裕问她——温宝裕在耍手段方面,显然远不如这个不明来历的野鬼,在陈安安的口中,什么也问不出来。而温宝裕却把所知的一切全告诉了她。雲莱网络4O}t(Ma OA Q

y O)P/qt$J GB0  接着,我出现了。

e?~f/{/C0u0

V3p9u:\],r I O0  一直到温宝裕把陈安安交还给陈氏夫妇,都没有什么异样。看来那野鬼在努力演他的陈安安这个角色。雲莱网络Dq rEXkvf%n

h*^q[&{7@W;k0  陈氏夫妇自然高兴之极,不但不再责怪温宝裕,而且着实亲热。陈太太抓住温宝裕的手,说了好几车的话,使温宝裕感到“如同泡在粪坑之中”。雲莱网络 Gpt&Gi&oW#aS

1B-i|GU7U*hQ0  温宝裕问我:“你在担心什么?”雲莱网络qR"J5KfT+S

3hD?} T0  我据实的答:“不知道——不过,我想去看她一次,陈氏夫妇和你既然有好感,你和我一起去。”雲莱网络!c? ~cD1v"g;yW^

雲莱网络 l\Ez4N0N

  温宝裕义无反顾,一拍胸口就答应了。雲莱网络0m `3Q5R;jy;}5j

雲莱网络v U{[oE A5Qo x

  于是,第二天下午,我们就造访陈府。

%wIfUF['?0

2b&`+x/_S:?0  机会极好,陈氏夫妇正急于外出,接待了我们之后,他们就告辞,于是,在小小的花园之中,就只剩下了三个人:我、温宝裕、陈安安。那其实只是一幅小小的空地,不能称之为“花园”——但陈氏夫妇却是这样称呼那空地的。空地上并无花木,却有秋千、滑梯、转轮等种种游戏的设备,自然都是为安安而设的。

"~F:\.Be0

;s1j}+|Q:~ [ }0  我感到那时的处境,有一种莫名的奇异气氛——单是看我们这三个人的组合,已经够怪的了。陈安安不断在玩着转轮,我向温宝裕施了一个眼色,温宝裕走过去,阻止了转轮的转动。

zsaS'IX9cO0

$z3{#|#~w0  陈安安十分平静,甚至在我沉着脸向她走过去的时候,她也没有丝毫惊惶的神情。我来到了她的身前,开门见山地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的。”雲莱网络({'vo)CRFFx"o

雲莱网络#b)klB!{e5M:|H)m

  她眨着眼,神情天真,看来那野鬼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她道:“安安乖,爸爸说安安乖,妈妈说安安乖,人人也说安安乖。”雲莱网络:A\8TIUY1x

雲莱网络?j)C*h.B.T;c"I)Z

  我吸了一口气,她的话,乍一听来,全是孩子活,可是想深一层,却在有文章——她的话,强烈地暗示我不必多事,她会乖乖。

$P.e$c;@#M*a0

c$]2V)Z L(jkE4J0  我点了点头:“好,大家都说你乖,只要你肯告诉我,你是什么……我也说你乖。”

v6qnxJ,a9r(b/F0雲莱网络h,k6m.`7L4qY C+J%@0V

  本来,应该问她“你是什么人”的,但是这个“人”字,显然不适合,所以只好含糊其词。而她居然也就装作听不懂我的话。雲莱网络MnP-t `.dV/T:r

h5n j[4Rb0  温宝裕出马:“你是我招来的,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充魂,说了,解除了我们心中的疑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互不干犯。若是你不说。你也该知道卫斯理是什么人马了,上天入地,哪怕追究到十层阎王殿去,也要找出答案来,你何不爽快一些?”

Fq!tyj;ZG0

E:i vN V&Bi!`6h0  温宝裕竟然用这样的“江湖口吻”和一个鬼魂谈判,真令我啼笑皆非。但是我也不是得不承认温宝裕的话十分直接,应该有效。

JQ6T o9Z;l&P0雲莱网络2Eaf L(}8f hTE#}

  这番活叫我说,我是说不出来的,也亏得和温宝裕一起来。雲莱网络U0{f+lkY2o4g K

!E6CxW lq1|f^0  在温宝裕说的时候,陈安安曾有一刹间的沉思,但是她随即又回复了她的“天真”,睁大了眼,笑嘻嘻地望着温宝裕,像是一点也听不懂温宝裕的话。

4kR!`f8O~0雲莱网络 ^!MaW @2K2Ha|dB

  温宝裕有点恼怒:“不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了吧?”

G D&UM,kd7{0雲莱网络 J WO"S%@Y

  陈安安笑了起来,这一次,温宝裕都感觉到了,陈安安稚气的脸上,笑容奸诈之极,好到了令人寒毛凛凛。她笑了一下之后,作了一个鬼脸,陡然奔了开去,攀上了滑梯的楼梯,到了顶点,她叫:“来滑滑梯,来滑滑梯,不滑滑梯,就玩跷跷板;不玩跷跷板,就荡秋千。”她叫着,一滑而下,又奔向千迁去,跳上去就荡,越荡越高,大呼小叫。不一会,就有保母奔了过来,叫:“安安,小心。安安,小心。”

.B g/a/U dhj$p0雲莱网络]Ug*@6wH

  看到了这等情形,和我温宝裕面面相觑——我们两人再足智多谋,在这样的情形下,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别说面对的是一个小女孩,就算是一个壮汉,难道对他拳打脚踢,严刑逼供。就算向他施刑,只怕盘踞在脑部的野鬼,也不会感到疼痛。

%G\5?H/rbo)a@0

+kjg)X2[] N9P0  温宝裕走过去,在陈安安荡回来的时候,一下子拉住停了铁链,盯着陈安安,一字一顿:“刚才的那番话,你想清楚了,我们还会再来找你。”雲莱网络 _9PK0O#P3UR

雲莱网络-\+y;H `H F%\~u7Q0Q

  温宝裕一松手,陈安安跳了下来,奔向保母,我向温宝裕一施眼色,迅速离去。

~`5QOr+t8?v0雲莱网络}*g8F(|#VQLMcs9@? j

  温宝裕恨恨地道:“常言道老奸巨滑,上了安安身的一定是一个老鬼。”雲莱网络1~"nr9vJ)X

r{O#Q&T#R2a!P9LT0  我叹了一声:“希望他难得又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会好好珍惜。”雲莱网络![haxQ.z&A*uo'g

雲莱网络~kq;z]

  温宝裕想了一想:“我会不断留意她,就算我自己没有空,也会托人留意他。”

|B/@,b4J0

Ms.V:OP5K W0n0  我感叹:“鬼神太不可测,所以,就算笃信有鬼神的存在,也不必去接触他们。”

m,O#]-B ?(DT&q#my0雲莱网络3@'_ {|*ytT&IOX

  温宝裕有点不以为然的神情,但是他却也没有出声,他呆了一会,才道:“也可以主动做点事,例如请著名的灵媒来对付他……不过,暂时也不必采取什么行动……要是那鬼魂走了,也……讨厌得很。”雲莱网络g4S H)J0Pe

A(M-o,n O9M&` ]u0  我瞪了他一肯,他缩了缩头,没有再说什么,我问:“你鬼头鬼脑,想说什么?”

)F B;v] N f~0雲莱网络~ x$`Vb"j

  温宝裕大笑:“常说人鬼头鬼脑,陈安安现在的情形,才真是鬼头鬼脑。”雲莱网络T)TL{FJ M6e,Z:|2f

雲莱网络7w? ? ?A

  我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减轻,而且还加甚了,所以我很烦躁:“一点也不好笑。”

cG7@&y"E Gm0雲莱网络I6|Y8]$a\

  温宝裕仍然笑着:“在苗疆,有没有见到蓝丝?”雲莱网络a1f!_n fP{y

雲莱网络(E [9P4r,S"l8Dt

  我摇头:“没有,她学降头期满,就可以自由活动。你只要过得了令堂这一关,就可以和她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你们好在年轻,来日方长。”

Lt(g.@;^8aL0

$g Kj.IH0  因为我和白素之间,出现了意料不及的隔膜,所以我的话,不免有点感慨。

7G&Y zIk)L f[ET0雲莱网络 A+?#SN0f

  温宝裕却因为我的话而悠然神往,过了好一会,他才叹了一声,陡然转了话题:“这次我在大屋中躲了那么久,还顶了一个拐带小女孩的罪名,可是我妈并没有责怪我,铁天音有点门道,他的饰词强而有力。”

VZ2Q[ vCZG0雲莱网络$m|*Sc!S/H4d@FE

  他忽然“顾左右而言他”,可是我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雲莱网络F1u$\g$@'Lj|*~ }z

雲莱网络 Uj X]'lGpZue8M

  铁天音说温宝裕暂不出现的饰词是大豪富陶启泉把他留下了,他如今忽然特地提了出来,用意还不是再明白不过吗?雲莱网络]}F7Z;ltW0yy

0D[md.f U;E[8Y0  我笑着,瞅着他:“可是想蓝丝和陶老大之间,找点什么关系?”雲莱网络9h&r`T&I"PL7x

]M"\!VH)xh U0  温宝裕直跳了起来,叫“乖乖不得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还好我从来也没打算过骗你。”我“呸”地一声:“是谁向我说过,人人都有权保留私人的秘密?”雲莱网络_cP | Z^1^v

雲莱网络"|n:j|Bv y

  他一摊手:“并不矛盾,我只是保留了一些事不说,不是捏造一些事实来骗你。”雲莱网络7Z5Fgrg^x1Y

&~$m$Y\Q+\0  我挥了挥手,心中也不禁佩服温宝裕这个提议,真是好办法。

%c ~_-b,|%?w+m0雲莱网络*w s!o ~5jZU

  本来,温宝裕和蓝丝之间的恋情,决无可能过她母亲那一关。温妈妈曾见过蓝丝一次,一见就昏了过去,醒过之后,还以为是一时眼花,见到了不知什么妖魔鬼怪,事后烧香拜佛,忙了好一阵子,才算是定下神来。雲莱网络8V {1M,Oi:q4`#I

3VI^,A |{-nAE0  若是她知道了她的小宝居然和这样的妖魔鬼怪已经是山盟海誓,至死不渝,那只怕立即就会中风,口喷白沫,死于非命。我也曾私下问过蓝丝,以她的降头术之精通,是不是能使温妈妈心回意转,接受她和温宝裕相恋的事实。固为我曾日睹,红绫在初到蓝家峒时,对蓝丝似大有敌意,可是后来蓝丝略施小技,红绫和她就亲热无比了。雲莱网络M |*_lG@!\%x]%L

%F^ v?7_2\ P0  蓝丝十分认真地想了好久,才摇头:“不能。”我追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能?你会落降头,应该轻而易举。”

m*l0I'iV*GO0雲莱网络A0e_}:Y'g~ wZ

  蓝丝仍然摇头:“我不知道何以不能,降头术没有道理可说,总之不能。”蓝丝可以肯定,不是不想过温妈妈这一关,但是她说不能,别人更无法可想了。

q4g#o$@p I8\8Q'P0

Y C.~n8B/O BE#O0  可是这时,却又有厂转机——若是蓝丝一亮相(只要她不穿短裙短裤),身分是大富豪陶氏集团主席的干女儿或是什么的,在温妈妈的眼中看来,自然是既美丽又高不可摹;隔上些时,再让他知道原来公主一样的小美入,是她小宝的恋人,只怕她高兴得梦里也会笑。到时,有人若是想拆散他们,温妈妈也会奋起拼命。

3fD/C{ S.s0

;AP0K@Pe0  所以我点头:“好计,陶启泉有一个干女儿是女巫之王,不在乎再多一个是降头之后。”

"y5H/PQ \Qq8j f0

^%PCR$TG Gbkj$s0  温宝裕听得我这样说,大喜若狂,向我指了一指,意思是要我去说项。

[3vSEj/}Y#X0雲莱网络4fOj4f/W%cwb

  我心想,这是小事一桩,以陶启泉和我的交情而论,自然一说就会答应。雲莱网络'D mtt2}U;R{

雲莱网络l+j$u|$^ ni"b

  所以我道:“好,我和你一起去。”雲莱网络 NpQ'DBH6x

雲莱网络G8H0LJ$R9NuB N

  温宝裕大是兴奋,我和陶启泉联络,陶启泉表示欢迎,约好了时间,在他的豪华会客室中见面,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陶启泉喷喷称奇,连连道:“真是天之大,无奇不有。卫,听说你找回了早年神秘失踪的女儿,大喜。”

{cE8BNLBG Q0雲莱网络i v"w9g @(@i

  我苦笑:“在苗疆变成了野人,头痛的事在后面。”

2q!x%IQl/C0

b+Y)T!@ll'G;G,w0  陶启泉指着温宝裕:“你那个小苗女,是顺河淌下来,被蓝家峒的苗人发现的,你难道不想弄清楚她的真正来历?”

+["ps^ v0雲莱网络F@5i,n G"c*d

  温宝裕笑,他生性豁达,并不在乎:“反正一样是苗人,无所谓,而且,想弄也弄不清楚。”

&j_8E%C#r2D0

T'Q!O s+tF0  陶启泉“呵呵”笑了起来:“我看她会设法弄清她自己的来历,好,一言为定,我收她做干女儿,可以说她是亚洲一个小国的公主,或者是皇室人员,总之大有身分,这一点,我替你去安排。”雲莱网络P n;n yY-pXY,F

O!q.bN7K(W0  以陶启泉的财势,要替蓝丝安排一个高贵的身分,自然易如反掌。雲莱网络8oE TRY"S,K~L

雲莱网络IO*G9o nO`

  一件最棘手的事,竟然得到了解决,很令人高兴。

z2@0Ht;BY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76人表态】
26票
感动
26票
同情
26票
无聊
21票
愤怒
20票
搞笑
23票
难过
16票
高兴
18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