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科幻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烈火女(卫斯理系列)

|'X4Hc1NT:ZZl/A&[|0以往,每当一件事情结束之后,我都会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再曲折离奇不可思议的事,总算告一段落了。可是这次,在知道了整个人类的历史,竟是一出荒诞奇情的“电影”,而全人类都在努力演出,一直演到照剧本写好的结局为止时,心中总抹下去那份浓重的不快。记得有人说过: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写好的剧本,只不过不知道下一场会有什么变化而已,如今看来,这种说法,并不全面。不但是每一个人,而是整个人类都在一个写好了的剧本之中。

l ?G,L]|#T]g[0

a#_(}5`3q8I-k:["{(L0第一回 野鬼上身的荡漾余波雲莱网络bct$`G6D3A

雲莱网络xA1sUh~3^E3Ha#Y

  连日来,心中总有些放不下、牵挂、忐忑不安之感,我努力把这种不安归到是由于陶格临终时的那番话所带来的。

`t ^#Tm~"p$C0雲莱网络 K#yIYQi%k;^

  可是从开始起,我就知道,我是在自己骗自己。雲莱网络` Z7y3kO8T1`

雲莱网络+mX@ {"{KXX0~

  那么,令我不安的原因是什么呢?雲莱网络#a3O3D,o6j

F$d |7q st8B{:U@0  是牵挂着在蓝家恫的白素和红绫,这两个人是我最亲的亲人,我自然应该牵挂她们。而且,白素和红绫,母女之间.又出现了如此难以调和的矛盾,白素又声言,她会采取一些行动,而又不让我知道。雲莱网络2i q)x;R,M.B+IA_+X(a

雲莱网络m)klu*J9H3Q6K

  这已是令我担心的最大理由了。

*hC hS.Yc0雲莱网络 w8U,su9nb@

  但是,我知道,并不是为了白素和红绫。雲莱网络/Ln(L%s&uHz

雲莱网络.N f@/U8M

  我知道是为了什么,可是一开始我不愿承认,我不断告诉自己:那是自己太敏感了,第六感也靠不住,就算真有什么怪异的事发生,也不关我的事,等等。

c4wLh*J|0

8rzqN*m?(_#H9|-U0  可是压在我心头的阴影.却越来越扩大.大到了我不能再自欺了。

i\9N,\(I m-~.{+Xb0雲莱网络5aDn2S'rq b-f

  使我不安的原因是什么呢?说出来,各位或与会不相信,认为我是小题大作。雲莱网络 i0SKxpIx2YB)k

雲莱网络ov h,h7s!e/Q

  使我连日来不安,竭力避免去想而又时时想起,甚至一闭上眼,就会有具体形象出

UW5u2^~#A0

7MUo%FS:F+d0  我从苗疆回来之后,在陶格的口中.知道“另有一个记忆组进入了陈安安的脑部”——陈安安被鬼魂上了身。

;a4h^-`8E0雲莱网络V9KN'`b.O*IZhs

  被鬼魂上身之后的陈安安,在外观看来,自然是百分之百的陈安安,就算是她的身体,切成一百万片,放大六千倍的电子显微镜下去检查、她仍然还是陈安安。

C AS/b:Lf*?2km.N0

0o;G$eY\J0  但是,她已根本不是陈安安了——这一点:绝不是实用科学可以证明的。而我确切相信:一个小女孩,绝不能运用她面部的肌肉使之现出如此一个阴险奸诈、令人一见就不寒而怵的伸情。雲莱网络Q,x drn { n'v

雲莱网络V({k8L4N4J4I

  我不是没有见过奸诈凶险的人,相反地,见过许多,再大奸大恶的人我都见过,可是那个出现在小女孩脸上的神情,却给我极深刻的印象,不但难以忘记,而且使我不安。雲莱网络D$R\ K+n ? eK

雲莱网络5@ \ktR

  那个神情,具有极大的震撼力.其可怕的程度,很难在其他人脸上找到比较。那属于地狱的、魔鬼的邪恶之极的力量,我实在难以用文字来作确切的说明——那能令我当时战怵,事后不安,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Q/aM+S;G:L-DXW7|0雲莱网络 N]#j9\/s.D-y

  所以,我曾把温宝裕找来,问他当时的情形。温宝裕一贯地嘻嘻哈哈,可是他看到我神色凝重,一副大祸将临的神态,他也不禁骇然:“有什么不对?”

} gMjkh(A5Xf9f0

Ba,w2d{n KK0  我想着:“该如何开始问呢?”雲莱网络6s5u |d3zVX

雲莱网络I;rp+V~\

  想了一会,我才道:“在我来之前多久,那个鬼上了陈安安的身?”

ya \r7d-B4B&k R+cs7T0

RvE%SR0uF_ Z;~'d0  温宝裕略想了一想:“两小时左右。”雲莱网络N.tr n`

{ @u`Uq2M0  我吸了一口气:“当时的情形——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之处?”

/j+v Zh6CU~ igc+n]0雲莱网络5o.w#Fk:t6@n

  温宝裕且不回答,望了我片刻,才道:“别追究这件事了,好不好?这件事已经结束了,那小女孩回到了父母的身边,皆大欢喜了。”

$`3Yj@"rg6AZ{0雲莱网络/b}#a"sm9t/c

  我厉声道:“别自欺欺人了,你我都知道你送回去的不是陈安安。”雲莱网络$|~\R+x3\

Qi:\IkZR/l^0  温宝裕强辩:“我从学校带走的,也不是陈安安。”我用力一挥手:“那时,你并不知道她是唐娜,现在你知道她是谁吗?”雲莱网络/wXh"d ~3[ Y4U"\

雲莱网络`4D"q/g u6o

  温宝裕骇然;“是谁?你有了什么线索?”雲莱网络K)|KDp

G[8z}p~2rZ.Zo0  我什么线索也没有,也不愿意把我心中的不安说出来,我道:“想想那两小时中发生的一切,那才是重要的线索。”雲莱网络8G3VcYM;e

雲莱网络 {l+rt:b&HS-[7Q

  温宝裕哭丧着脸:“不管是准,请别赶走那个鬼。不见得再有鬼。不见得再有鬼肯从做小女孩开始——做小女孩是一件极无趣的事。”雲莱网络 n_#B3\|(M0d-x

ujE0JP"p0  我有点恼怒:“现在又不是你的责任,你怕什么?”雲莱网络y/CX4T:m6\

雲莱网络+l)Z:h7{&w[&j8d

  温宝裕急得几乎哭了出来:“要是陈安安再变成植物人,我妈会逼我娶她为妻,那是我老蚂答应过人家的。你说是不是关我的事?”雲莱网络5b v"~R2X-T

雲莱网络W#hkG8x4b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很同情他的处境,心想难怪这小子拉在篮卫就是菜,不管是什么鬼,肯上陈安安的身,他都欢迎之至。

B"re `#[0雲莱网络xr i(nZHI5P)s

  我想了片刻:“我很想知道那是什么鬼,或者说,当那个鬼是人的时候,那是什么人。”雲莱网络xMh&Y \U

p;Y;I1g[4N+j,p%}0  温宝裕道:“你不是问过她吗?”

#Q:PoQ7bn0

x9T-z3SW6Y8zR0  我一扬眉:“你也在场,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

+Z]_ f,V1r`Co4B0

X y%c }#sIDh-~0  温宝裕记得,回答是:“我是陈安安。”雲莱网络 ] JAP QBU"lS4R8s

Om:MJX,{8}0  温宝裕望向我:“这……是不是说明,这……鬼很狡猾?不是……善类?”

+{2E ~;S j6j+Q;@4Cu0雲莱网络7~ Fe@n1T'meU4Y

  我闷哼了一声,温宝裕这小子的领悟力颇高,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我追问他的原因。

aL/KVnP a5r1~u0雲莱网络1iJoL$gx'g%r

  他来回走了几步,才叹了一声:“当时,我病急乱投医,只想有鬼魂肯进入她的脑部,可没想到其他。”雲莱网络s mP G2k

] Tx$f u&oE0  我道:“我不是怪你,只想你回忆一下鬼上身之后的情形。”雲莱网络R K H(Y)ma#y-`CD

n Lg|}f b0  温宝裕这时。已经完全知道我目的何在了,所以他十分认真地想了一会,才道:“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进行招魂,只是根据你的理论行事——”雲莱网络9d~9]^z!c3@$c

雲莱网络sW o!c*?9Z r vG8s4P

  我不等他说完,就“呸”地,一声:“我哪里有什么招魂引鬼的理论?”

\!{7t3A'pvRTQ$jI0

V$E.{ vu/eN/D0  温宝裕眨着眼:“你有。你的理论是,鬼魂无所不在,一旦和人的脑部发生作用,就见到了鬼。”

8G:CwVx6l/Am+a0

jQ1`SI[z5n"@5u0  我没好气:“那不是招魂的理论。”

g3t"_\EPs8F0雲莱网络u r#\WLT

  温宝裕总有他的理由:“道理上是一样的,我集中力量,想令自己的脑部和过往的鬼魂发生关系,或许是我十分诚心,不断在想着要一个鬼魂进入陈安安的脑部,所以才有了结果。”雲莱网络8V&s4G-{!~9bk{G_

雲莱网络Uqa&|T

  这时,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所以暂时没有出声,而温宝裕接下来的话,则回应了我的正想到的问题。雲莱网络Yl1OS"S)O O,^N

雲莱网络R P d"]l3|

  温宝裕道:“陈安安的脑部情形,可能相当特别——特别能容纳鬼魂的进入,唐娜和那个……鬼,进入陈安安的脑部,似乎都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困难。”雲莱网络d#_5p?A;x5y;t \

雲莱网络XI}g6A'n'|W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温宝裕道:“我正在集中精神,把我的思想,用脑电波的方式,不断放射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结果。忽然,我觉得有人在拉我的衣袖——我竟入神到了连有人到了身边都不知道。我睁开眼来,就看到安安站在我的面前,拉我衣袖的正是她。”雲莱网络'yhI&|{

.]{ l)z-hL~tT3oo`0  我十分紧张,连忙问:“我才一看到她时,她脸上是什么神情?”雲莱网络],?1e;oVhN%X,f"M

j-_p1Z'C u0  温宝裕遁:“她睁大望着,没有什么特别,所以我当地是唐娜回来了。”

Xh5qf*x&D.k0

f,ay N2S k{0  请注意,接下来发生的一些事,其实和“烈火女”这个故事,一点关系也没有,那是另外一个故事。而“烈火女”这个故事,一看名目,就可以知道还是和苗疆有关的,属于“探险”、“继续探险”的延续一一苗疆中的一些谜团解开了,但还有更多的谜团在困扰着人。

j4fxp9_5}0

{b7L5iz0g0  而温宝裕招来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鬼,上了陈安安的身,是“圈套”这个故事结束时发生的事,这个故事既是承接着“圈套”的,就有必要先说一说。雲莱网络y$e5~ i5X!n e5Ns

|u1^,Br0  当然,还有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这件事,一直令我不安,想先看清楚一些。雲莱网络H1}+b9l8N A D,b p

雲莱网络V~G;Rw[

  当时,温宝裕一见这等情形,自然大喜欲狂,他失声叫:“唐娜,你回来了?”

;He8a wT'g0

(mET+f-Dx%[O%W0  小女孩眨眨眼,厦问:“我叫唐娜?”

7a2}EB4C,{0雲莱网络2AW$|S.@rR

  这一问,机灵的温宝裕,立刻就知道,那不是唐娜回来了,一时之间,他还不敢相信他的“招魂”行动,已然有了成绩。

v_N/mMn0

8o-ku*RBe0P h@0  事实上,究竟是由于温宝裕的招魂行动,还是由于陈安安脑部组织特别容易“引鬼上身”,根本无从查考。总之,这时温宝裕认定自己成功了,他呆了一会,知道有鬼上了陈安安的身,所以他疾声问:“你是谁?”雲莱网络$H/Y%c1wHO:{

f6M[ `7B:A'b(b!T0  小女孩的反应快绝:“我是谁?”

6J,]zn2[ nd0

6F[`8k4p"m"V0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向温宝裕眨了眨眼,用意十分明显:“我的情形,你我心照,你得告诉我‘我是谁’?”

$}UJLJcn0

O:u)RlK4R L$d0  温宝裕吸了一口气,在那时候,他不是没感到事情的怪异的,但是可以摆脱干系的喜悦,却盖过了一切,所以,他立时道:“你叫陈安安,是一个小女孩,有一个十分美满的家庭——”

5AK5q&enMy0雲莱网络|J;S TG h0M

  他把陈安安的一切,简单扼要他说了一遏,然后又问:“你是谁?”

vS5|+qg8I0

4|3Y;Cu2h\^+C9X0  小女孩回答他的问题,象后来她回答我的问题一样:“我是陈安安。”

WyR8P+{p0k D0

.|ZF:yi4hP9IE D+_ B!e0  接下来,只有她问温宝裕,没有温宝裕问她——温宝裕在耍手段方面,显然远不如这个不明来历的野鬼,在陈安安的口中,什么也问不出来。而温宝裕却把所知的一切全告诉了她。雲莱网络e;u2r#YS D

s:W,qcw-M |([0  接着,我出现了。

+Wn_'P;]p p0雲莱网络tF8H.U(?M9b{+d

  一直到温宝裕把陈安安交还给陈氏夫妇,都没有什么异样。看来那野鬼在努力演他的陈安安这个角色。雲莱网络n3I5AIUo

\6uj2V"N7t0  陈氏夫妇自然高兴之极,不但不再责怪温宝裕,而且着实亲热。陈太太抓住温宝裕的手,说了好几车的话,使温宝裕感到“如同泡在粪坑之中”。雲莱网络Hx*T w+[ R.EEn$g

kY j9d:uz0  温宝裕问我:“你在担心什么?”

;M^-W/nWZ9M/Z0雲莱网络\6B&Z] {z

  我据实的答:“不知道——不过,我想去看她一次,陈氏夫妇和你既然有好感,你和我一起去。”雲莱网络3B/_*e%U7wM+ED/G

雲莱网络 ?E-fd+dVCoJ7e

  温宝裕义无反顾,一拍胸口就答应了。

bwVsD/O0雲莱网络"|C5mO']hC*A SE-XV

  于是,第二天下午,我们就造访陈府。

|.Bg/R Nm8s0雲莱网络 pP _7v;Fkj

  机会极好,陈氏夫妇正急于外出,接待了我们之后,他们就告辞,于是,在小小的花园之中,就只剩下了三个人:我、温宝裕、陈安安。那其实只是一幅小小的空地,不能称之为“花园”——但陈氏夫妇却是这样称呼那空地的。空地上并无花木,却有秋千、滑梯、转轮等种种游戏的设备,自然都是为安安而设的。

O8V+p'P!vP0u/^fd0雲莱网络/\(k"S(\4u!A

  我感到那时的处境,有一种莫名的奇异气氛——单是看我们这三个人的组合,已经够怪的了。陈安安不断在玩着转轮,我向温宝裕施了一个眼色,温宝裕走过去,阻止了转轮的转动。雲莱网络/_ZaAKD

I(bacI `0  陈安安十分平静,甚至在我沉着脸向她走过去的时候,她也没有丝毫惊惶的神情。我来到了她的身前,开门见山地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的。”

t9?/cr/N1?0雲莱网络bz|1ic#gx

  她眨着眼,神情天真,看来那野鬼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她道:“安安乖,爸爸说安安乖,妈妈说安安乖,人人也说安安乖。”雲莱网络MH$C R/L-ch[G,Fi

Y%S'Y%i.@0  我吸了一口气,她的话,乍一听来,全是孩子活,可是想深一层,却在有文章——她的话,强烈地暗示我不必多事,她会乖乖。雲莱网络 \$}-zTG

雲莱网络 r7J0X+liA"C

  我点了点头:“好,大家都说你乖,只要你肯告诉我,你是什么……我也说你乖。”

}~5nJ%Hs o0

NQs7LcYY}5v0  本来,应该问她“你是什么人”的,但是这个“人”字,显然不适合,所以只好含糊其词。而她居然也就装作听不懂我的话。雲莱网络b8eNSb Oo0hm

:kz"y$|:r4|!Z ?0  温宝裕出马:“你是我招来的,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充魂,说了,解除了我们心中的疑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互不干犯。若是你不说。你也该知道卫斯理是什么人马了,上天入地,哪怕追究到十层阎王殿去,也要找出答案来,你何不爽快一些?”

W8?+{d[i/U.[8J0雲莱网络3j|~4n;NF5G.}%_

  温宝裕竟然用这样的“江湖口吻”和一个鬼魂谈判,真令我啼笑皆非。但是我也不是得不承认温宝裕的话十分直接,应该有效。雲莱网络 D-W epc5mR

雲莱网络E"s*MAlt4^4L,gU%t

  这番活叫我说,我是说不出来的,也亏得和温宝裕一起来。雲莱网络 T/nq T.O6Y w Al8kp

/Hw;Q!x;jSz0  在温宝裕说的时候,陈安安曾有一刹间的沉思,但是她随即又回复了她的“天真”,睁大了眼,笑嘻嘻地望着温宝裕,像是一点也听不懂温宝裕的话。

d)VkB snL n i \`0雲莱网络j?-DdV7EsK#o7O

  温宝裕有点恼怒:“不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了吧?”雲莱网络:v2b.C!a:g5{;\n2@(V

XNl/`3M3K0  陈安安笑了起来,这一次,温宝裕都感觉到了,陈安安稚气的脸上,笑容奸诈之极,好到了令人寒毛凛凛。她笑了一下之后,作了一个鬼脸,陡然奔了开去,攀上了滑梯的楼梯,到了顶点,她叫:“来滑滑梯,来滑滑梯,不滑滑梯,就玩跷跷板;不玩跷跷板,就荡秋千。”她叫着,一滑而下,又奔向千迁去,跳上去就荡,越荡越高,大呼小叫。不一会,就有保母奔了过来,叫:“安安,小心。安安,小心。”

6f^9nnD ^6d0雲莱网络(J,R k([1z ?

  看到了这等情形,和我温宝裕面面相觑——我们两人再足智多谋,在这样的情形下,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别说面对的是一个小女孩,就算是一个壮汉,难道对他拳打脚踢,严刑逼供。就算向他施刑,只怕盘踞在脑部的野鬼,也不会感到疼痛。雲莱网络 B-wng;?e~ K

雲莱网络9l9Xh#T1Z"J6V1s$r'},k

  温宝裕走过去,在陈安安荡回来的时候,一下子拉住停了铁链,盯着陈安安,一字一顿:“刚才的那番话,你想清楚了,我们还会再来找你。”

n-D&J I o4u.N0雲莱网络_sx:A?*[S

  温宝裕一松手,陈安安跳了下来,奔向保母,我向温宝裕一施眼色,迅速离去。雲莱网络H5qMR9F6l

i rq`4Yck@X0  温宝裕恨恨地道:“常言道老奸巨滑,上了安安身的一定是一个老鬼。”

h/}%QW4MI3x!p w(l0雲莱网络-|V@6X6I8{2l3Y T

  我叹了一声:“希望他难得又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会好好珍惜。”雲莱网络/O(}9Uf0PES$t"s

雲莱网络4U#V9Q;oM$a

  温宝裕想了一想:“我会不断留意她,就算我自己没有空,也会托人留意他。”

^5I3p3R}N gQ0雲莱网络-Y1WJR/\ FH:QYe

  我感叹:“鬼神太不可测,所以,就算笃信有鬼神的存在,也不必去接触他们。”雲莱网络[H%\VlF*@,c

雲莱网络#S.GZp1[ y7M

  温宝裕有点不以为然的神情,但是他却也没有出声,他呆了一会,才道:“也可以主动做点事,例如请著名的灵媒来对付他……不过,暂时也不必采取什么行动……要是那鬼魂走了,也……讨厌得很。”

k'@_HnH0

H b"t3FZ:Z%n0  我瞪了他一肯,他缩了缩头,没有再说什么,我问:“你鬼头鬼脑,想说什么?”雲莱网络 ^ r/g4]%Cs l-aA

雲莱网络+}Hf [t+Hr

  温宝裕大笑:“常说人鬼头鬼脑,陈安安现在的情形,才真是鬼头鬼脑。”雲莱网络CS(kU/~0|U

L1F!DX^lq*@0  我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减轻,而且还加甚了,所以我很烦躁:“一点也不好笑。”雲莱网络j@4u2X9jO8} pTo&z

雲莱网络OhA!b3w E0V4h

  温宝裕仍然笑着:“在苗疆,有没有见到蓝丝?”

i/R'?4CQ{0雲莱网络Nl@ @_-P$T-v mB

  我摇头:“没有,她学降头期满,就可以自由活动。你只要过得了令堂这一关,就可以和她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你们好在年轻,来日方长。”

d9|6r}bp0

\!T C9XR l0  因为我和白素之间,出现了意料不及的隔膜,所以我的话,不免有点感慨。

@m;l6dV:P8W3A0雲莱网络0lOiJ.B vE2V

  温宝裕却因为我的话而悠然神往,过了好一会,他才叹了一声,陡然转了话题:“这次我在大屋中躲了那么久,还顶了一个拐带小女孩的罪名,可是我妈并没有责怪我,铁天音有点门道,他的饰词强而有力。”

;Ez}+e ~o%F0雲莱网络.q$L?`?:@|

  他忽然“顾左右而言他”,可是我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雲莱网络3];V:h)R^-G#H$V`

BT7V?ku#T0  铁天音说温宝裕暂不出现的饰词是大豪富陶启泉把他留下了,他如今忽然特地提了出来,用意还不是再明白不过吗?

q5UnV1[\ E3B0雲莱网络o8H._ s%v

  我笑着,瞅着他:“可是想蓝丝和陶老大之间,找点什么关系?”雲莱网络-Nz8PN+s W \K$r+kq

雲莱网络s+Zb S M"S"c

  温宝裕直跳了起来,叫“乖乖不得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还好我从来也没打算过骗你。”我“呸”地一声:“是谁向我说过,人人都有权保留私人的秘密?”雲莱网络]7d8x_8e

$ttL:QS C$@:e0  他一摊手:“并不矛盾,我只是保留了一些事不说,不是捏造一些事实来骗你。”

+{y8gdxnB8z0雲莱网络l+m U.v8o5I5v3P W

  我挥了挥手,心中也不禁佩服温宝裕这个提议,真是好办法。

9]Qi-d JINT0

-x#Evl*E5V0  本来,温宝裕和蓝丝之间的恋情,决无可能过她母亲那一关。温妈妈曾见过蓝丝一次,一见就昏了过去,醒过之后,还以为是一时眼花,见到了不知什么妖魔鬼怪,事后烧香拜佛,忙了好一阵子,才算是定下神来。雲莱网络Zck ]@X9WW

+K(F'~!lA(rg O1[0  若是她知道了她的小宝居然和这样的妖魔鬼怪已经是山盟海誓,至死不渝,那只怕立即就会中风,口喷白沫,死于非命。我也曾私下问过蓝丝,以她的降头术之精通,是不是能使温妈妈心回意转,接受她和温宝裕相恋的事实。固为我曾日睹,红绫在初到蓝家峒时,对蓝丝似大有敌意,可是后来蓝丝略施小技,红绫和她就亲热无比了。

i+Q&`+~2C!u0

ey2}x3vm0  蓝丝十分认真地想了好久,才摇头:“不能。”我追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能?你会落降头,应该轻而易举。”雲莱网络-O b/y|(QoAt@

雲莱网络F4\z"gH1L1T

  蓝丝仍然摇头:“我不知道何以不能,降头术没有道理可说,总之不能。”蓝丝可以肯定,不是不想过温妈妈这一关,但是她说不能,别人更无法可想了。雲莱网络s-Hp+IN x%Wf7o

雲莱网络i _5e3Q/n2_{+{f

  可是这时,却又有厂转机——若是蓝丝一亮相(只要她不穿短裙短裤),身分是大富豪陶氏集团主席的干女儿或是什么的,在温妈妈的眼中看来,自然是既美丽又高不可摹;隔上些时,再让他知道原来公主一样的小美入,是她小宝的恋人,只怕她高兴得梦里也会笑。到时,有人若是想拆散他们,温妈妈也会奋起拼命。

1c pv @h/Q0

Hom:@ U/i n0  所以我点头:“好计,陶启泉有一个干女儿是女巫之王,不在乎再多一个是降头之后。”雲莱网络KHcx w8M

雲莱网络 w D3t/vN'\2RHZ

  温宝裕听得我这样说,大喜若狂,向我指了一指,意思是要我去说项。

2\C;NI Fp0雲莱网络,l ^[*Q+`b

  我心想,这是小事一桩,以陶启泉和我的交情而论,自然一说就会答应。

E B-cX5`[0

Q S)?8U&K{o0  所以我道:“好,我和你一起去。”

G&V;AA)~Q{s0雲莱网络c |H;f9y#`%T%y

  温宝裕大是兴奋,我和陶启泉联络,陶启泉表示欢迎,约好了时间,在他的豪华会客室中见面,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陶启泉喷喷称奇,连连道:“真是天之大,无奇不有。卫,听说你找回了早年神秘失踪的女儿,大喜。”雲莱网络6dp)c$IrX.Gd

KC A sT%N/F Cx6x`*U0  我苦笑:“在苗疆变成了野人,头痛的事在后面。”雲莱网络'|/AS?z

f2Y3Wx&@(~MS0  陶启泉指着温宝裕:“你那个小苗女,是顺河淌下来,被蓝家峒的苗人发现的,你难道不想弄清楚她的真正来历?”雲莱网络/Ki bz2up5Y

T}$t{8Z z0  温宝裕笑,他生性豁达,并不在乎:“反正一样是苗人,无所谓,而且,想弄也弄不清楚。”

q%Dl)^L!CD0T].h5uW{0

NU;aGd]0  陶启泉“呵呵”笑了起来:“我看她会设法弄清她自己的来历,好,一言为定,我收她做干女儿,可以说她是亚洲一个小国的公主,或者是皇室人员,总之大有身分,这一点,我替你去安排。”

/vhNt bnA2]ggm2~}0

$L ?iz)JH0  以陶启泉的财势,要替蓝丝安排一个高贵的身分,自然易如反掌。雲莱网络+|[)~%a j5kf

雲莱网络)nS$i+j]O`k

  一件最棘手的事,竟然得到了解决,很令人高兴。雲莱网络hO l @ ~6J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63人表态】
24票
感动
24票
同情
24票
无聊
19票
愤怒
18票
搞笑
22票
难过
15票
高兴
17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