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科幻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在数难逃(卫斯理系列)

雲莱网络 t/[S7ag

  在数难逃?是的,在数,必然难逃。若是逃得过去,只说明一种情形:不在数。劫数充塞于天地之间,天地之间亿万物亿万事,在在在数,无一能免,虽都在数,但总是小事。即使一旦地球数尽,重成高温气团,也是小事,不过宇宙间少一粒微尘而已。明乎此,可免心长戚戚,坦然任劫数纵横,由得它去。雲莱网络`G6?s&tO_ @

h/P2RopAgZ"Ft0第一回 女婴

cv&tXVg!T9l(X0雲莱网络+\xNheTt{

  “暗号”的故事告一段落,将来的发展如何,谁也不能预测。事实是,二活佛转世灵童的确立,遥遥无期。若有人告诉我,说这件事就此不了了之,我也不会太奇怪。但推测最大的可能,是装模作样一番,表示找到了,做一场热热闹闹的戏,反正一切全在控制之下,受牵线人牵扯的傀儡,是什么形状,都不重要。

k Bg,B a0雲莱网络Q v^6k6V5P

  和“暗号”相仿的是“密码”,我有一个有关密码的故事——那不是普通的密码,而是和一切生物有关的生命密码。这个密码的重要性,无可比拟,或者说,只有生命本身,才能比拟。

Nq8P{8^0

C6nA!?/TvZ`Wu0  有一些现象,十分神奇,也大是有趣。所谓生命密码,自然是一连串的数字所组成。而在中国传统的玄学上,许多和命运有关的运算和推测,也由一连串的数字组成。使得命运和数字,产生了不可分割的关系。

b0e&i)_por0雲莱网络6lE8y_yu

  尤有进者,命运干脆直接称为“命数”。又有“劫数”这样的名词。

fv1Z-g-udHw0雲莱网络8HO!Ee D(@qIO

  这个故事的名称“在数难逃”,也是一句成语,意思是,只要是早已在数的,就逃不过去。雲莱网络*KG)vn%h L

雲莱网络 q{4H'C%Ozjs

  而所谓“在数”,亦通“在劫”,是指早已注定了要发生的一些事——这些事,注定要发生,那就一定会发生。雲莱网络+w SPjo Mv[

雲莱网络(`wc+o;vN(V4C

  这种情形,至今为止,还只属于玄学的范畴。雲莱网络3d5g sbA

雲莱网络&A"gG[ @}

  但是生命密码——脱氧核醣核酸的组成密码,却已经现代科学实验的证明。但是,密码的确实数字,却还是一个谜。

s&`2m4eYIV0

J0TJ M|(B$[8q0  从已研究得出的结果来看,这个生命之数,十分惊人,至少超过一千位数字。因为研究所得,黑猩猩和人类的生命数,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几相同。由此可知这数字要由几千位数所组成,因为猩猩和人,实际上相差极大——人和人之间,也绝不相同,相差一个数字,就是绝对不同运命的两个人,而世上人口如此众多,这个命数的复杂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a|@8Px Z}C0

2TE)y*C a|r'o0  若两个人,一个是天才,一个是白痴,他们之间,生命之数的差别,一定比人和黑猩猩之间的差别更小。所以,“天才和白痴只是一线之差”这种说法,不仅是文学上的,也是科学上的。

3xL D!`7V(p0雲莱网络f8XASD.X:x

  若是有朝一日——理论上来说,这一日是必然会来到的——生命命之数的谜被解开了,那将是怎么样的一种新局面呢?

RENF[ kR0

.C&Rp,`5yCB0  有两种可能的情形。雲莱网络.Q3y9`:IqE$E Ez$w;d

雲莱网络9U2~4Em3L1Q

  其一是,谜虽解开,人人知道了自己的命数,但是却无法改变。于是,每个人对于自己的生命,一清二楚,未来会发生什么事,都早已知道。雲莱网络:^4T7u&v D]6Q1z

雲莱网络Qg wLa

  如果出现了这样的结果,那真是可怕之至——可是妙的是,在这样的结果未曾出现之前,人类都热衷于通过各种方法,想去预知将来——我曾不止一次指出过,人若有了预知能力而无法改变,将使人生变得可怕和乏味,至于极点。雲莱网络dX-eZo)l+z

雲莱网络4a4Oo~2_~5y*mEW)`

  其二是,命数之谜,一经解开,可以改变,那局面如何,可以提供丰富之极的想象余地。既然在一千多位的数字之中,天才和白痴的相差,不过是一位或两位,那么,改上一分,人人可以选择做天才,或是做白痴。雲莱网络}:_4Xj t(n]Km

/Vnf"Sz%h_0  (别以为不会有人选择做白痴,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大多数的白痴,都比天才快乐。)

,pV;Ua"m0雲莱网络%h'o;wSpYR^$cm0g(y

  若是改变稍多一些,人也可以变成黑猩猩,或者是其它的生物——在我早期的叙述之中,就曾记述了一个富翁,求助外星人,变成了一只深海生活的“细腰棘肩螺”的故事。

@ a&u NY7`7s0雲莱网络%n9d/e-?V Y

  理论上来说,通过生命密码的改变,人可以变成任何生物,甚至是一株波斯菊。雲莱网络Mmx OZ4JUN:Fv

_|E#aF-l;ec0  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景?雲莱网络c2Sh9N`Db

雲莱网络)y#N:F)q;F;g|

  当然,就算出现这样的情形,先决条件,是要人的自由选择权有切实的保障——别忘记,如今人类已早称进入文明世纪,但是在很多地方,是连迁居的自由都没有的。看过这种人为的环境已改变,只怕解开了命数之谜,选择十岁不老的生命之权,还是操于少数特权者之手,那不如让生命之谜永远是个谜算了。雲莱网络!I4Gn4Q$a IDc

雲莱网络 y Wt5I5_P

  闲话说远了,却说“在数难逃”中的“数”,未必一定是灾难性的坏劫数,总之是“命数”,好的、坏的只要是命数中的,都难逃。雲莱网络4e mK[G f

)M,w/X8h2V q o0  命中注有痛苦悲伤,难逃;命中注有快乐幸福,也难逃。你去努力追求,结果是这样;你根本没希望过怎样,结果还是怎样。

6[z;Aa$JR(Y\0雲莱网络M+FfFz

  太“宿命”了,是吗?

yJ_4Kg+otn2w0雲莱网络%c? u#|"pN4hZkD0T1Q

  是的,只要是生命,都脱不了命数。雲莱网络)oJ|$Dx

^I,mN{2_w O0  你不信?我不和你争辩,你信了,也没有损失,因为事实不会变更。

Uu CjR:I{-t0

!fA4@?7T*w |3E*W*F0  不管信还是不信,且听我说这个“在数难逃”的故事。雲莱网络8X UF2a |jH @

-wtK/?w"^6|&X:d0  我和七叔重逢,要说的话,不知多少。七叔是我从儿童到少年时期崇拜的对象,我一生受他的影响至钜,他当年神秘失踪,一直到那么多年之后,才重又出现,我心中要问他的问题之多,难以数计,可是真到了要问时,却不知该先问哪一个才好了!雲莱网络k#Vov:V.l

-p-rt6y p#W0  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场景——在一般的故事安排中若出现了,会被讥为“不通”,但在事实中,却出现了。我把七叔请到家中,喝着酒,准备静静地聆听他一说这些年来,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雲莱网络,f SZ6Z$E,OuI7c

7q aLf.\0  我,白素,还有红绫,以及那头鹰。雲莱网络:g1B.c/QJ?J {#I-H

.Bf!X0tJ0X!~0  七叔简直不开口,他在喝了不少酒之后,只说了几句话:“你这些年来的事,我大体都通过你的记述知道了!”雲莱网络N {'`I)x7Q Dh3X

雲莱网络k!t;U9y-n['[6O2{

  他对白素说的话,也简单得可以,只说了一句:“令尊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雲莱网络.QCN9oC(Br

雲莱网络S_u,[Qp;I#[/k

  白素乘机道:“七叔认识他老人家?”雲莱网络 k3Q b-w.{rBmRPF

J-AD9d8r0  七叔却没有反应,只是在喝了三杯酒之后,才轻哼了一声——也难以猜透是什么意思。

0]'x%\"m(S&P:@#fPj3]0雲莱网络{NHI)w

  连白素也不敢再问下去,因为江湖上,莫名其妙的恩怨很多,有很多事,如果不了解底细,还是少说为妙。

R.DS7itz`0雲莱网络pPdjIV

  这一来,又变成无话可说了。雲莱网络'N"Gp U4mr/`

3|!EHZ'kWV Q a6Q0  久别重逢而出现这样的情形,连七叔也不免有点不自在,他突然跳了起来,“呼呼呼”地打了一套拳,那套拳格式简单,一共只有七招,称作“北门拳”也不知是哪门哪派的,对我来说,却有特殊的意义。雲莱网络"?R#H(cM9L

qh E&\}u^ Vy1Hz0  因为这是我接触武学之始,而他未曾替我找来我武学的启蒙师父之前,他教我一些拳脚,这套北门拳,就是第一套。

!SK Qn] F!x0雲莱网络4q;e3L(X\LH-SW

  这一下,勾起了我少年时的回忆,我也跳了起来,也连发七招,七叔吸了一口气:“好多年了!”

iK+u0A?[0a2D0雲莱网络[2JpeX

  我也忙道:“好多年了——有好多话要说,可我不知该从何处说起。”雲莱网络2t,J#gde9z

雲莱网络P:lU(V2n4Hn

  七叔伸手在脸上重重抹了一下:“一桩桩说,总有说清楚的时候。”

-w:wK |&ws2];wx1F0雲莱网络[ b2BbwO9g%J

  我喝了一口酒,侧头看到红绫,也正在喝酒——她不但自己喝,而且还喂那鹰喝,那鹰居然也喝得津津有味,喉隙还不断发出惬意的“咯咯”声,一人一鹰,看来怪异莫名。

|.D@0y7Y5s ]}0

4mo)| d9BL&B Qq(g0  于是,我忽然想了起来:“七叔,你那年,带着喇嘛教的三件法物离开之后,一大群喇嘛不肯放过你,曾有连番恶斗?”

7Xn@{[0雲莱网络8v~.chg)oeB

  我这是明知故问,目的是想七叔说一说“连番恶斗”的情形。但是七叔却原来无甚兴趣,懒懒地道:“也不算什么,乏善可陈!”

&UtC)qa-wm0雲莱网络P/ME1\&|%N|r2B_a8f

  他这样讲,那是不愿意再说下去了,我话锋一转:“后来,查访你的行踪,说你上了船,可是上船之际,怀中却抱了一个女婴,那女婴又可爱之至,引得万人瞩目,那又是怎么一回事?”雲莱网络G!Mil0Vg,[b1s

雲莱网络B xf6JD`%R

  我是根据后来的查访所得,随便一问的,因为这件事的本身,也颇为奇特。

Pb Z,R4^0

{1zTW5p2Rz6A0  (这件事的详细情形,都记述在《转世暗号》和《暗号之二》这两个故事之中。)

:eB*_%PG!m0雲莱网络$@V8HW`GZM9?&w$U T

  谁知道我一问,七叔陡然震动,竟致于手上的一杯酒,也洒出少许。

v!qU&g,[l#^5F0雲莱网络 ["y'c]hk*R2R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心中都不免愕然——七叔是何等样人物,闲闲一问,居然能令他如此震动,那么,这个问题之中,所包含的内容,是如何惊心动魄,实在是难以想像!雲莱网络 Sn6\ }m"]*tc

3sWq(V(gW0h0  我知道这问中了一个要害问题了!就等着他的回答。可是过了好一会,七叔只是喝酒,并不出声,但是神色又凝重之至。雲莱网络I5cy"c u(v.k8M

Ha9| u2Ev0  过了好一会,他才问:“见到的人怎么说?”雲莱网络q'BY6d4P.WP

$v4}1Nr/x(s%}"n0  我就把我访查到的说了一遍,加上我自己的意见:“一个走南闪北,武功绝顶的江湖豪客,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可爱无比的女婴,一群不怀好意的喇嘛,又等着伏击他,这场景,也真的够奇特的了!”雲莱网络6Vx~0Mte

雲莱网络7Yx1WE(j8})B+u

  七叔又伸手在脸上抚摸了一下,感叹道:“那时,我什么也没有想,只想到把那女婴送到安全的地方去——我自己浪迹江湖,不可能带着她,总要替她找一个能容她长大之所!”雲莱网络3X H3}.WH*p;r_j

%b2g'rj'gHlOH0  我故作不经意地间:“何以不留在我们老家?”雲莱网络 A+`X#xZ4wbn

雲莱网络_5i T \-pp@|S

  七叔默然片刻,才道:“太危险了!”雲莱网络1u$kn/te+W bT#o mJ

雲莱网络2N^ m3]DOM1]c#}~

  他说得简单,我也不知“太危险了”是指什么。我又道:“后来,听说是送到穆家庄去了。”雲莱网络%[XE N4]8Gb

o(n)W#Yq)c;r @C0  七叔点了点头,又连喝了三杯闷酒:“我和穆庄主,商量着替她取了一个最普通的名字:秀珍。”

fO"l mU0雲莱网络(i[k3K2ql c&Lev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因为这接触到了我们心中的一大疑问。雲莱网络$r1cNh1X'@#A

Y7uJ[)R!u:R0  我们还没有问什么,红绫已先叫起来:“那不是和秀珍姨一样名字?”

A}.q [;M*j%jc%tI0

Q l7c r~*g0  七叔向红绫望去,红绫忙道:“秀珍姨姓穆。”

A]#OKF*uS _Z0

o&EQK1qg$@,T0  陡然之间,七叔的双眼,睁得比铜铃还大,虎虎生威,气势逼人。但是他立即低头,喝了一大口酒,又恢复了原状。雲莱网络 RK)Ma MM;h#@

V^1n3qI-GV0  同时,他语调平静:“怕是同名同姓吧。”

2z5i [b*L&ow+i H0雲莱网络.VnULTl"r5U:u2Q

  红绫却不服气:“我秀珍姨不是常人,她是‘东方三侠’之一!”雲莱网络T:JG4b2F'q

B0V qPiX,m0  穆秀珍和红绫性格相近,豪爽热情,所以红绫对她的印象极好,提起她来,与有荣焉。雲莱网络5YF'fF]j}fD

雲莱网络 t$HEGCW`-z5c

  七叔瞪着眼,沉声道:“就是木兰花的妹妹。”雲莱网络HcgQYh%\ vP

雲莱网络8\Q(c*ghz3oN

  白素补充了一句:“应该是堂妹。”雲莱网络3z5t;r$p{@am!?

雲莱网络m0]x9n!C'UD

  七叔闭上眼睛,看来沉醉在往事之中,过了一会,他才自言自语:“我……这件事,不知处理得对不对——”雲莱网络(~V#dvBM

雲莱网络b!Y0U9}Sr

  他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当然以为他是指把那个女婴留在穆家庄一事而言。我就道:“当然对,秀珍显然在一个极好的环境中成长,她不但性格开朗豪爽,乐观快乐,而且,一身好本领。现在她的生活,在五十多亿地球人之中,可以排名在一百名之内,很难想象会有人比她的生活更少烦恼。”

@/l^ E&I0

6RXg2E6GsSq&Vf o0  我这样说穆秀珍,是根据事实所作出的说法。她家庭生活成功,事业成功,朋友遍天下,本身又技艺超群,确实可以说是人中龙凤。雲莱网络5iA o6s6y^:K{Q

}J~[ t a0  我这样说了之后,白素略有异议:“人总不免有烦恼,我看秀珍也不能例外!”

$d`v {b8xr"H0雲莱网络qYssm8f|3q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白素又道:“她只是少把烦恼放在心中——你可记得,红绫在陶启泉的那个岛上,初见她时,她还兴致极高地教红绫潜水。可是陶启泉曾说甚么话来?”雲莱网络Rs*D&w!eXwX8RG

6eM2E f0a3y"c0  我记起来了,那次身在风光如画的小岛上,穆秀珍看来无忧无虑,快活如神仙。但陶启泉曾经叹:“像她那样的性格真好,要是换了别人,处在她的环境,早就烦也烦死了!”雲莱网络-@ Y^4j4w^ W

.{$oO2P*S@g0  当时,我就曾追问穆秀珍有什么烦心事,但陶启泉支支吾吾,所以我也没有再问下去。雲莱网络J Z/z)W};]Z"k

,j4u5v/a2D(B1r0  由此可知,穆秀珍已有烦心事,只不过她处理的方式,与众不同而已。雲莱网络+svy-~vfb u

雲莱网络S.k&P7V"\1O AS5|:R

  我不由自主,叹了一声:“真难想象,连她也会有普通人的烦恼。”

Gn8pR ?W0雲莱网络:h'@F0W.sy(ISp:cBR

  我和白素忽然说起穆秀珍的事来,七叔一面喝酒,一面用心听着,等我们的话,告一段落,他才道:“若她就是当年那女婴——”雲莱网络-e'C;T@o;oj$sa

雲莱网络?:b+Dm0\f L

  他话说了一半,顿了一顿,就没有再说下去。

L u~ {3["}p;I0

uJf2O(e/C6E0  白素道:“要知道是不是她,下次见面,问一问她原籍何处,就可以知道了。”雲莱网络{H{!EEv0f

雲莱网络2Y$DGM2k~

  我答道:“何必等‘下次见面’,我立刻和她联络,问她。”雲莱网络Mbr&@1Dt+E*p

雲莱网络_ m1T"Yv'ap6Zt^

  七叔一听得我这样说,神情颇是紧张,他举起手来:“等一等,让我想一想!”

v5L$i(Rh!~;K0

U^VNi,i`0  他真的眉心打结,好半晌不语,我和白素互望,都不知道七叔在想什么,也不明白他何以要在联络穆秀珍之前“想一想”。雲莱网络-f4A\z)tA1doVN

-\3V(@B8\0u!a.[:u0  等了好一会,七叔才道:“好,你联络她,问她。可是千万别说当年我抱女婴入穆家庄的事,且随便捏造一个问她的理由。”

SR uYo&@P-Y2bH0

HU.] rL2@'P0  我心想,这倒是个难题——要造一个理由容易,但是要瞒过冰雪聪明,玲珑剔透的穆秀珍,只怕不是易事!

d9}qJ8zgh0

m0s:ZiD VW]3I0  但七叔既然这样说了,自然也只得答应。雲莱网络,@'i OAc{"v

雲莱网络l Gr,QNW5b

  于是,我就用电话,与应该在法国的穆秀珍联络。雲莱网络 t _:x`:wI`wf

Q4wt-B)t1Q Yy0  电话接通,留了口讯——一般“要人”,都有二十四小时的联络电话。然后,等候回复。雲莱网络(u{ g$g%h s7J(Io9S

2| F;S!}-M`-I0  大约十来分钟,在这段时间内,七叔陷入了沉思之中,我和白素,也不去打扰他。雲莱网络zd5B$un_(b

雲莱网络\Mqg,v+Jz,V

  等到电话铃响起,按下掣钮,听到的都是云四风的声音,白素问:“秀珍呢?”

L1e/S G'?:A&c0

O1r;v5CQxX0  云四风的回答是:“老婆不知何处去,老公独自笑春风。”

G2O"R3rR0

zPh+D"dC0  我笑道:“问你也一样,秀珍原籍何处,请告诉我们。”雲莱网络fn5A!s.{Pe9`6W*^

雲莱网络"I.~ grm%Y

  这将是一个极普通的问题,但是也不免有些突兀,所以云四风并没有立即回答。

d"K+G!uaJ0雲莱网络Gi!ub0L5HDS

  云四风是科学家,又是工业家,行事作风,必然有条有理,和我那种天马行空的作风,大不相同,所以我也不怪他不能立刻有答案。雲莱网络6i&Mq3a8HZ-t$|

雲莱网络4u\a;c B n l.G*W9n

  约莫二、三分钟之后,他才道:“真是,我完全不知道她原籍何处——兰花姐是哪里人?她们必然是同一籍贯。”雲莱网络 i,}:Zi)Xx.f|U

雲莱网络4ID0^ L:`7a

  我笑道:“那还用你说,就是不知道,这才问你!”雲莱网络+{CV1Fj d*I Z o

雲莱网络j ELUQ

  云四风强调:“我真的不知道,从来也没有问过——从来也没有注意过这个……你为什么要问?”雲莱网络t DKhF T

雲莱网络YG I9t#l~ {/Tr

  我顺口道:“没有什么,只不过闲谈之中,忽然谈及而已,她有了音讯之后——”

"q6L0N L&n ]Ah0

/HM#voz/^u0  我话还没有说完,云四风已经紧张起来:“喂!别告诉我她……是外星人!”雲莱网络P~4f/J n

雲莱网络[O'y r?zS

  我大是啼笑皆非,忙道:“不!不!我说……不是这个意思……”雲莱网络6lVVi Z/I t

&S mZfQv8FeQ0  本来,我想说“秀珍她绝不是外星人”的——但是心念电转间,我想到,我对穆秀珍不能说是太了解,也难以肯定她一定是地球人,所以这才改了口。雲莱网络 ~v$`^` jp N

雲莱网络K[!HOL7J

  云四风心思缜密,一下子就听出了语意之中的含意,便追问道:“那是什么意思?你要告诉我!”

"XFUhs*J5|(Q&y"j0雲莱网络u Hc%W H F

  我有点生气,提高了声音:“稍安!你别神经过敏好不好?”

%h+^l"dpW:M s5x0

r4y0P T]fJn0  云四风道:“那能怪我吗?和你这个怪人,沾上一点关系,都会变外星人!”雲莱网络H Gda3a-K8V7QKe9y

,j5|M ~DxI4sL0  我又好气又好笑:“混蛋!”

9J(|6N0Mwk6[?3Ji0雲莱网络jX1D5S;B1y*uVM

  云四风还不放心:“真的没有什么重要事?”雲莱网络$gQ,[&i6u

:|1A#cd6W:a$Z0  我向七叔望去,想看看他的意思,谁知他宛若老僧入定,一点反应也没有。

&_M1| Xpqow'vS0

w[$TUU%g0  我就应道:“当然没有——你能联络到她,就请她打电话给我们。”

(m6P4C#}"Hxn0雲莱网络E v[+|y*?p

  云四风道:“能找到兰花姐也一样?”

Z {H wFw'_^ q3V0

TXE.yBu"D0  我道:“当然,不过小事情,就不必惊动她了!”

(? F aa0V[?0

5jA#xz|)]3|8WA$X0  云四风竟然相信了真是“小事”,因为若事关重要,我一定会要他去找木兰花的。雲莱网络g Ei&Vkv M~

.d1v$Te_:QD0  云四风没有再说什么,我放下电话,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雲莱网络5n?$@YV:_I"_0s

雲莱网络r9B$s{qV

  七叔在这时,忽然说了一句无头无脑的话,他用大是感慨的语调道:“我一生经历过的时代,可以算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了!”

` |v7fz1|0

` e_yC]`0  我和白素,面面相觑——这个题目实在太大,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搭腔才好。雲莱网络6L~ cR4rcOko3k

雲莱网络q!|nY7]!R2XDCj

  七叔又补充道:“或许,这是亲身经历的缘故,感受特别深,所以感觉也强烈。其实,历史上几乎没有一个时期又黑暗,又是亲历,只是读史,自然不知痛痒!”

0ebpFW6lt5}P0雲莱网络*~XLL.zR8x!M

  我和白素仍然不知他究竟想说什么,所以仍然只是唯唯以应。

Na!k+FC3F i;U{({0

}[?0|+|0  他又叹了几声,再发议论:“其实,我和你们,也都未曾亲自经历,只不过身处这个时代之中,可以在黑暗的边缘,窥视一下,那已足以令人遍体生寒,感叹人间何世了,真难想象身在其中的人,所感受到的,不知是何等的苦痛!”雲莱网络LwUP$TW!{3@

雲莱网络7L+`SdCDe(D

  我被七叔的喟叹所感染:“是啊,这一个世纪来,人类的苦难,真是说不尽。”

O0g9eYubFJ0雲莱网络!O1XV/VH _

  七叔笑得惨然:“最冤枉的是,究竟为了什么,才形成了这样的大苦难,不但当事人说不明白,就是后世人,冷静下来分析,只怕也弄不明白。”雲莱网络/e3A$_Z k2x

雲莱网络rW&pZf'n

  白素也喝了一口酒,她发表意见:“也不是太不明白,为来为去,只是为了三个字。”雲莱网络g+l;n)U!pw)]D

z$S|| _-bT/@t%T0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把那“三个字”说了出来:“争天下!”雲莱网络Z-V4Q0[d%mn S%W#j)LZ

雲莱网络 g"xlp j5[]!_${

  我和七叔一起吸了一口气。

%b(wmTB}4{0雲莱网络*si b"T9Rs-j)q

  是的,争天下!雲莱网络S2R r;qaDV

2M(V Vn])[\0  为了争天下,小焉者,兄弟可以互相残杀,母可以杀子,子可以-父,什么伦理关系,全都可以-诸脑后。大焉者,结党斗争,你有你的主张,我有我的意见,不论文争武斗,都必置对方死地而后已,而处死的方法,五花八门,千变万化,与五千年文化相辉映,成为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的,都是争天下,以万民为刍狗,就是为了争天下!雲莱网络,XC{6NI

is/Ui9o.N0  七叔越说越激动,可是忽然之间,情绪一变,又哈哈大笑起来,大声道:“争到了又怎么样?”

*kE7[,vl+i0

8O-Ig k9y YA1i*|0  白素道:“自然希望一世二世三世万万世传下去。”

'g6Nk;y'K9kj H9~7~0雲莱网络5q|;KSip

  我耸了耸肩:“别以为只有小人物好做春秋大梦,大人物也一样!”雲莱网络%r d X"ann

雲莱网络 \3MucB6Ys

  七叔长叹一声:“什么时候,这种梦不再有人做了,这才真正天下太平了!”雲莱网络d.Q9uKLer,j

Z~ m2oS*W0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我们都知道,七叔这一代人,胸怀和我们,有些不同(一代有一代的胸怀感情,再下一代自然又大不相同)。他那一代,饱历忧患,对世上的一切事,长嗟短叹,狂歌当哭,借杯中酒,浇胸中块垒,也还不够。

L:] w/tLf0

3_] f LS g xr0  所以,我们都不再搭腔,七叔也喝了一回闷酒,情绪渐渐平复,忽然,他用很是平常的声音道:“那天,我上了船之后,一直在盘算如何处置那三件喇嘛教的法物——那三件东西,关系到二活佛的真伪,非同小可,我不能老带在身边。”

qK3jq M[7B!sI'I)b0雲莱网络^Gex"`

  我和白素都知道,他是把三件法物,沉到了河底,但都没有阻拦他说下去。雲莱网络 i U%l3`&C\

雲莱网络3u:sP,q4Gw3hX [

  他又道:“恰好,我在船尾,见到船家正在用铜油补木缝,我灵机一动——你们都已知道以后的事了。”雲莱网络/`|u,~1h&C)X[TW

D#E DT0ANy0o'OQ0  我道:“只知道你把盒子沉到了河底,千古不废江河流,那确然是最好的方法。”

|3nE8] YY];N2|0雲莱网络3qpfGTZu4[%_9N,B

*f }4T6d+h"r$Mz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75人表态】
30票
感动
25票
同情
20票
无聊
21票
愤怒
19票
搞笑
23票
难过
19票
高兴
18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