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科幻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寻梦(卫斯理系列)

雲莱网络3K#?`x;d"j\]5X

杨立群感到极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急躁不安,不是他昨天决定的一项投资,在二十四小时后,看来十分愚蠢,一定要亏损;也不是因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为办公室的冷气不够冷。令杨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个梦。每一个人都会做梦,杨立群也不例外,那本来不值得急躁。而且,杨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静的头脑,镇定的气质,敏锐的判断力,丰富的学识,这一切,使得他的事业,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进入颠峰,而这时,他才不过三十六岁,高度商业化社会中的天之骄子,叱吒风云,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会公众欣羡的对象。要命的是那个梦!

7nk#a/M_ky1D(OH$f0

Mw3l5l7hN)g}0第一回 一个不断重复的怪梦

W{I0^q0

y6z;qKEI] Z0  杨立群感到极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急躁不安,不是他昨天决定的一项投资,在二十四小时后,看来十分愚蠢,一定要亏损;也不是因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为办公室的冷气不够冷。令杨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个梦。

D/|R,n&C0

BB[_ RP:[!~ i0  每一个人都会做梦,杨立群也不例外,那本来不值得急躁。而且,杨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静的头脑,镇定的气质,敏锐的判断力,丰富的学识,这一切,使得他的事业,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进入颠峰,而这时,他才不过三十六岁,高度商业化社会中的天之骄子,叱吒风云,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会公众欣羡的对象。要命的是那个梦!雲莱网络|L4| |;`&i'``

0S&c?2KI+K!Vw0  杨立群一直在受这个梦的困扰,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从来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所以,他的女秘书拿着一叠要他签字的文件走进来,忽然听到他大喝一声:“快出去!别来烦我!”时,吓得不知所措,手中的文件全都跌倒了地上。雲莱网络dk5Y4oAXm

b]'L(_3o!hiS0  杨立群甚至烦燥得不等女秘书拾起文件,就一叠声喝道:“出去!出去!出去!”雲莱网络r(g9qt@L4m^

雲莱网络+`L)ql)Se7r

  当女秘书慌忙退出去之际,杨立群又吼叫道:“取消一切约会,不听任何电话,一直到再通知!”

yJ/GVu;`P5}6Tc0

3| x6jsP,z0  女秘书睁大了眼,鼓起了勇气:“董事长,上午你和……廖局长约会……”雲莱网络p I+ix|g&I9]{

雲莱网络m2fm somFX u"Y

  杨立群整个人倾向前,像是要将女秘书吞下去一般,喝道:“取消!”雲莱网络-Y3m$Az {4N}

,Ee3},P-z U+P+H0  女秘书夺门而逃,到了董事长室之外,仍然在喘气,因为刚才杨立群的神态,实在太可怕了。不但神态可怕,而且女秘书还可以肯定,一定发生了极不寻常的意外。和廖局长的约会,是二十多天之前订下的,为了能和廖局长这样对杨立群企业有直接影响力的官员会面,女秘书知道,杨立群不知托了多少人,费了多少精神,这是近半年来,杨氏企业公司董事长一直在盼望的一件大事。可是如今,董事长杨立群却吼叫着:“取消!”女秘书抹了抹汗,去奉行董事长的命令。

~'BT%A r2s&`i Pb6K Q0

0p Z)Jek Q/]0  她决计想不到,杨立群如此失常,全是为了那个梦!雲莱网络!v.lvt0p]V$x\r

雲莱网络5JT9}7o1~ X6RO+U

  杨立群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A'BJc"qJ0

M*b.y M b!L:k$_0  他第一次做这个梦,并不觉的有什么特别,醒来之后,梦境中的一切虽然记的极清楚,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做了梦之后,不应该保持这样清醒的记忆,可是这个梦却不同。雲莱网络%Ag1\j:yI9q F"J0S#X8G

p[P.I6lAe0  杨立群在那个年纪的时候,除了那个梦之外,自然也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梦,别的梦,一醒来就忘记了,而这个梦,他却记的十分清楚。雲莱网络#_0eJ}${)_d HT;{5r

雲莱网络4fm,e3w0X&e!E4m

  正因为他将这个梦记得十分清楚,所以,当这个梦第二次又在他熟睡中出现,他立即可以肯定:我以前曾做过这个梦。雲莱网络L'I)hi L4\N-R

e[Jq+m:}?~0  第一次和第二次相隔多久,杨立群也不记得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大半年,也可能超过一年。以后,又有第三次,第四次,一模一样的梦境,在梦境中,他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

#^ J*[le~JD.M0雲莱网络.z d@[z5U5v;t

  渐渐长大,同样的梦,重复的次数,变的频密。杨立群可以清楚的肯定,当他十五岁那年生日,接收了一件精致的礼物:一本十分精美的日记簿,他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于是,重复一次那个梦,就记下来了,他发现,第一年,做了四次,第二年,进展为六次,接下来的十年,每个月一次,然后,情况变的更恶劣,同样的梦,出现的次数更多,三十岁以后,几乎每半个月一次,而近来,发展到每星期一次。

q*zch)N S0雲莱网络c&Qdd_(J/|

  每个星期一次,重复着同样的梦境,这已足以令人精神崩溃,尤其是这个梦的梦境,极不愉快,几乎在童年时,第一次做了这个梦之后,杨立群就不愿意再做同样的梦。

6fq1uzl0

]#c{q {W m??r}{0  但是,近一个月来,情况更坏了,到最近一个星期,简直已是一个人所能忍受的极限。由于完全相同的梦境,几乎每隔一晚就出现,以致杨立群有分裂成两个人的感觉:白天,他是杨立群,而晚上,他却变成另一个人,有着另外的遭遇。

+m4TJm'M1C6]9G0雲莱网络u8gg%pmWX V

  前晚,杨立群又做了同样的梦。

1US5zD7zSq |fI0

7VHg2p1qu}1[db"E0  前晚,杨立群在睡下去的时候,吞服了一颗安眠药,同时他在想:今晚,应该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昨天才做过同样的梦,今晚不应该再有同样的情形,情形到了隔一天做一次同样的梦,已经够坏了,不应该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当杨立群想到了这一点时,他甚至双手合十,祈求让他有一晚的喘气。雲莱网络&q4i;{,Zw4U

\R$x%K }Zd_0  可是他最害怕出现的事,终于出现了。那个梦,竟然又打破了隔一天出现的规律,变成每天晚上都出现。雲莱网络JuZ&B gvq1^n

雲莱网络C/f:R_5SB

  昨晚,当杨立群在那个梦中惊醒之际,他看了看床头的钟:凌晨四时十五分——多少年来,几乎每一次梦醒的时间全一样。杨立群满身是汗,大口喘着气,坐了起来。

/d+d"[ qP6Mp0

hvE$d _,N_jf| V'C*o0  他的妻子在他的身边翻了一个身,咕哝了一句:“又发什么神经病?”

oJO\ GS'o0

KVe(];F7]0  杨立群那时紧张到极点,一听到他妻子那么说,几乎忍不住冲动,想一转身,将双手的十根手指,陷进他妻子的颈中,将他的妻子活活捏死。雲莱网络F'm8D%P!f!B;N

6Z ^"L;a&a1xC!U+[ y6I Gi0  尽管他的身子发抖,双手手指因为紧握而格格作响,他总算强忍了下来。从那时候起,他没有再睡,只是半躺着,一枝接一枝吸着烟。

{T1i}EC0雲莱网络+r9h v$YiQ

  然后,天亮了,他起身,他和妻子的感情,去年开始变化,他尽量避免接触他妻子的眼光,同时还必须忍受着他妻子的冷言冷语,“包括什么人叫你想了一夜”之类。

Old D+Dz$^0

NCn.De4d0  那令的杨立群的心情更加烦躁,所以当他来到办公室之后,已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当女秘书仓皇退出去之后,杨立群又喘了好一会气,才渐渐镇定下来。雲莱网络 C@K!m)@ E|

雲莱网络8A,bQc6X9\K*Jg

  他的思绪集中在那个梦上。

kG-vI9@{1@.s_5iZ @0雲莱网络Tt Z0h5l,`9v'M

  一般人做梦,绝少有同样的梦境。而同样的一个梦,一丝不变地每一次都出现,这更是绝少有的怪现象。他想到,在这样的情形下,他需要一个好的心理医生。雲莱网络1x c9iX Ggg"T

'vSf"i/P R0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埋怨自己,隔天出现这样一个梦,就应该去找心理医生了,何必等到今天。雲莱网络,{(\EY Ry-Vl1c

雲莱网络WM%q&wBWF6z

  一有了决定,杨立群便镇定了下来,他按下了对讲机,听到了女秘书犹有余悸的声音,吩咐道:“拿一本电话簿进来。”雲莱网络@bE SZ FALD

T"_,h;W/b7ft:C0  女秘书立刻战战兢兢拿了电话簿进来,一放下,立刻又退了出去。杨立群翻看电话簿中的医生一栏,随便找到一个心理分析医生。

GY;G\&l+N,X~X.XQ0雲莱网络 S#QYKeC7^:u&x7[

  杨立群真是随便找的,在心理分析医生的一栏中,至少有超过六十个人名,杨立群只是随便找了一个。他找到的那位心理分析医生叫简云。然后,他就打了个电话,要求立刻见简医生。

K'I6j(J!~"O0

5K;k/\t#``4{2W0  这是一种巧合。如果杨立群找的心理医生不是简云,我根本不会认识杨立群,也不会知道杨立群的怪梦,当然也不会有以后一连串意料不到的事情。雲莱网络6^.M6pnx#e

雲莱网络_3`+C*NYe8Der!?

  可是杨立群偏偏找了简云。

.xM&FKfZUG0雲莱网络K|6BZJ(\|u]Do

  我本来也不认识简云,认识简云是最近的事——经过讲起来相当有趣,但不属于这个“寻梦”的故事——我认识了简云之后,由于我们对同一心理现象有兴趣,所以才会经常在一起。

5r{)V&aZ0

B2z-XF7|h-bzO0  我和简云都有兴趣的问题是:男人进入中年时期之后,更年期的忧郁,苦闷,是不是可以通过环境的转变而消失。雲莱网络gc/fUP/b

P*i t$BC[ u6y3W0  这本来是一个相当专门的心理学,生理学相联结的研究课题。简云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没有资格和他做共同研究。雲莱网络2x.I'hc-bhDyZ

$t%p'[2hSO5f0  但是,我提出了一个新的见解,认为男性更年期,在生理学上来说根本不存在,纯碎是心理上的问题,而且还和惯性的优裕生活有关。简云表示不同意,这才使我和他在一起,每天花一定的时间,在他的医务所中,以“会诊心理学家”的身份,和他一起接见他的求诊者。雲莱网络0_Ph/J xy:UY:Y

c;ai3Abm{r{)w0  这个研究课题相当沉闷,我只是说明,何以那天上午,当杨立群进来时,我会在心理分析专家简云的医务所。

!eq3E*ym~6|l0

2K4A3d*z#_6w0  杨立群的电话由护士接听。那时,我和简云正在聆听一个中年人说他和他的妻子在结婚三十多年后,如何越来越隔膜的情形,护士进来,低声说道:“简博士,有一位杨立群先生,说有十分紧急的情形,要求立刻见你!”

9?,ZF"u ozj0雲莱网络/Rr[a5oW$G

  简云皱了皱眉。别以为心理病不会有什么急症,一个人心理上若是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就需要紧急诊治,和身体受到严重创伤一样。

d:r/R2Jog[ U4^]0

`m j {+m`s0  所以,简云向那个中年人暗示,他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那个中年人又唠唠叨叨讲了十来分钟,才带着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离去。

F#dfs;h.mO0e0雲莱网络0g'g]v:V0}

  中年人离去之后,门铃响,脚步声传来,护士开了门,杨立群走了进来。

2S(QAU:M B;X0

3} odDG%G#rp6C0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杨立群。杨立群将上衣挂在臂弯上,神色焦躁不安之极。雲莱网络#E*rQ"u0r _P ~

#|!R8@%MX [!MfS0  他高大,也可以说英俊,这时双眼失神,而且满面全是因为汗珠而泛起的油光。他进门之后,先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简云,想要开口,可是却没有发出声音。雲莱网络*uk K1x9Q"CO {

雲莱网络|qN LV5Bu"pv

  这种情形,不必说心理分析医生,就算一个普通人,也可以看得出他如何满怀心事,焦躁不安,需要帮助。

|$P6GC|;t6N8B0雲莱网络6tBaMUn%yy

  简云先站了起来:“我是简云博士!”他有指着我:“这位是卫先生,是我的会诊助手。”杨立群点着头,伸手在脸上抹试着。

8Q*mq^m({J%U0

'sk;fDj K0Q0  这时,简云已从一个冰箱中取出了一条毛巾给他抹脸,我也倒了一杯冰凉的酒给他。

"a'h0D LC&b:p#{6j v7v0雲莱网络VW [Z#?+It

  杨立群在喝了酒,抹了脸之后,神情镇定了很多。简云请他在一张舒服的躺椅上躺下来。一般来说,来求教心理学医生的人,都在这张躺椅上,将自己的心事说出来。可是杨立群在躺下后,忽然又坐直了身子,而且坚决不肯再躺下来。

,V9m!mjjei;j0雲莱网络NiXy"S5L4o*Q/A X

  杨立群的年纪还轻,显然未曾到达男性更年期的年龄,我虽然看出他的心境极不安,可是在这个大城市中,和他有同样心情的人不知有多少,引不起我的兴趣,所以我准备告辞了。雲莱网络%tO;X!r5x pG

雲莱网络j\1FA/L,N:f z&VA

  简云正在向杨立群作例行的问话,杨立群的声音很大:“别问这些,告诉我,是不是有人……”

E?%~u(S k0雲莱网络R#a-~?L-|#f

  他说到这里,喘起气来,声音十分急促:“是不是有人,老做同一个梦,梦境中的遭遇,全是一模一样?”

{f"M.z9uo:T,lW0

\#A)AgG*?9K0  我一听到杨立群这样说,心中“啊”地叫了一声,立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雲莱网络-jW+r4N0h5u$e#]

7P5K'R0J~6e/a0  我所以在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理由讲起来相当复杂,以后我自然会详细解释。简单地说,因为在不到一个月之前,有人向我问过同样的话!

a0X B*v8B0雲莱网络;Ca_Q%s8Ht#^,Z

  我本已走向门口,这时,转回身,在一张椅子上做了下来。

'V!d&G!ZA/@F&Hx0雲莱网络:s#b+g G1E

  简云皱了皱眉,略托了托他所戴的那副黑边眼睛,这两下动作,全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他的声音听来很诚恳。他道:“做同样的梦的例子很多,不足为奇。”

2^*VY9zf8bc|6O^0

@;M(BB&ddp&P0  杨立群仍然喘着气:“一生之中不断作同样的梦,最近发展到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都受同样梦境的困扰,也不足为奇?”

PE RI5Cfb0

sQRN:K EJ1_ K0  我徒地又直了直身子,我相信在那时候,我脸上的神情,一定惊讶之极。至于我何以会忽然大受惊动,原因是在不到一个月之前,有人像我说过几乎同样的话。

Y'\)|'l;r8v"QT0雲莱网络1trz!PF9f b C

  我在震动了一下之后,看到简云又托了托眼镜,像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我忍不住脱口道:“是的,可以说不足为奇,我知道有一个人,和你一样!”雲莱网络.[+g3M*x0iRm,ut

雲莱网络WB l)s6@

  杨立群立时向我望来,一脸困惑。简云也向我望来,有着责备的意味。我忙向简云作了个手势,表示我不会再胡言乱语,由他去应付求诊者。雲莱网络8Q#\rvou5X#jc

雲莱网络?~])\Y*^/MqE7k

  简云沉默了片刻,说道:“一般来说,梦境虚无缥缈,不至于给人带来心理上的困扰。”雲莱网络Iab0I p d1I

DvW+fWUKe0  杨立群苦笑了一下:“从童年时代开始就做同样的梦,不知道做了多少遍,现在甚至每天晚上都出现,那还不带来心理上的困扰?”

*OkI%B;}1p:n(A0

$n l3r:D{.uO(l `0  简云的声音听来很平静:“听你这样说,在这个梦境中,你的遭遇,好像很不愉快?”

sCc l6r{hG i7}0

|6rva"y#ieNW0  杨立群又急速地喘起气来,在他喘气期间,我注意到,他不但出现十分厌恶、恐惧的神情,而且,连额上的青筋,也现了出来。

Lm_}i)uv'fH0雲莱网络,B0lQ\l'F

  他没有直接回答,但等于已经回答了,在这个梦的梦境之中,他的遭遇,看来何止不愉快,简直可怕。

3A3Dv$g\j {BA0

#H B.k{"\2c#tU0  简云向杨立群作了个手势:“将这个梦讲出来,你心理的负担会比较轻。”雲莱网络_a^L0moX

gv!m R!V8nTG^0  杨立群口唇掀动着,双眼有点发直。

kSt$nQ*Lo IK0

YEu2U:Xl^4Q9g0  简云用几乎催眠师用的那种沉厚的声调:“梦中的经历,你一定记得?”

4xDG8whR{1m*Z0雲莱网络`}~|Zb(J D

  杨立群的身子开始发抖,声音听来也十分干涩:“记得,每一个细节都记得。”

*|9F^QIt0雲莱网络1w:L"i}v8^H X8sv

  简云又道:“你从来未曾对任何人讲起这个梦吗?”雲莱网络 Y$~oF@

雲莱网络MY Z/E$jR

  杨立群用同样的声调道:“是的。”雲莱网络)aWe5U%McD@F7m

v*Si \^C Y"S0  简云道:“其实你早该对人说说你在梦中的遭遇。”雲莱网络?crt:G

雲莱网络6`!jr LVR u/X S-tUT W

  杨立群的神情更苦涩:“那……有什么用!”

Oc4K|q|0{F] ^0雲莱网络J/a])siZGih

  简云立时道说:“将这个梦当作秘密,就会时刻记住它,这或许就是重复同一个梦的原因。如果讲出来,秘密一公开,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做同一个梦了。”杨立群“哦”一声,神情像是有了点希望。看他的情形,给这个梦折磨的很惨。他又呆了一会,在简云的示意下,终于躺了下来。

D%r(xD&^ _q?0

4_$VzXT:i%m0  过了好一会,简云才安静的问:“梦一开始的时候,你是在……”

*la/Gpq^B0雲莱网络6Sc&{M u

  简云的引导起了作用,杨立群立即接下去:“我是在走路,一条小路,路两旁全是树,那种树,除了在梦境中之外,从来也没有见过,那种树……”

W3F/E7F/H Fm3a3e^.f0

QH^\'FOs$K5vD0  简云听到这里,可能感到杨立群叙述这种树的形状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向前略俯了俯,我立时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由得杨立群讲下去。雲莱网络9jv!UoI4hy8Z`

{(G,k)b7kt/O0  杨立群对那种树,显得十分疑惑。我相信他真的从来未曾看到过那样的树,这一点,从他迟疑的形容词中,可以听的出来。

4wSr+Q,C9P"y`"~ `'R0

)Y d ~6Z-^ o0  他继续道:“这种树的的树干不是很粗,但是很直,树干上呈现一种褐灰色,有着粉白的感觉。树叶是……心形的,叶面绿色,可是当风吹过来时,叶底翻转,却是一种褐灰色。”雲莱网络,CV!S~({ x

MtT6IJqH0  杨立群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才又道:“这是什么树,我一直不知道。”

F.i.cm q\'R!g5p0雲莱网络[-b;q4w1M z+u'Y`

  我听到这里,叹了一声:“如果你肯花点时间,去查一查植物图谱,你就可以发现,那是一种极普通的树,在中国北部地区,几乎随处可见,那是白杨树。”雲莱网络J5M){B]b

F;P3F$R,t9{|J:F0  简云见我和杨立群讨论起树来,有点忍无可忍的感觉,因为他逼切需要杨立群讲出他的梦境,一条小路有什么树,在心理分析专家看来,全然无关重要!

h#U5?/~mR(Y8V t0雲莱网络W{,?(aX}_2S b

  他扬起手来,想阻止我们继续讨论下去,可是我立时又将他扬起的手压住。雲莱网络;B[R Im^'g*Rbu

?Q sr`|0w8rJ0  简云的神情极不耐烦,杨立群倒像很有兴趣:“哦,那样说,我做梦的所在地方,在中国的北方?”

(V"Fi;W5b-vZ,@*D0雲莱网络%juHj:v

  我道:“那也不一定,白杨的分布地区极广,在欧洲,北美洲也有的是。”雲莱网络 Z(W.C L dD#X4U

雲莱网络3|2@)}1GI6R

  杨立群摇了摇头,道:“不,我知道那是在中国,一定是在中国。”

2IY;x_^ y0m0

ao.nZ{,mL\ y0  简云催道:“请你继续说下去。”

^_!s"i!qLgE8}0雲莱网络frR,Y`u~

  杨立群道:“我在这样一条两边全是树的小径上走着,心里好像很急,我一直不知自己在梦里为什么会有那样焦急的心情,我好像急着去看一个人……”

_b,bK3J |H2Dd0

\X mH on m5vhO,y0  他讲到这里,顿了一顿,向我和简云两人作了一个手势,以加强语气:“我在梦中见到的一切,全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在梦中所做的一些事,为什么要这样做,却始终迷迷糊糊。”雲莱网络 WD4A O/pf2e

5Def$F%y/x]/k5[C0  简云“嗯”的一声:“很多梦境全是那样,你刚才说,你在梦中急急赶路,是要去见一个人。”杨立群道:“好像是要见一个人。”

nv9w%b"ub1a0

B$D:BQ$A1z1\vBw0  简云没说什么,只是示意他再讲下去。

?:f _2v Hp+Y0雲莱网络s{.WuVN!GN

  杨立群停了片刻,才又道:“在那条小路的尽头,是一座相当高大的牌坊,牌坊上面,刻着‘贞节可风’四个字,是一座贞节牌坊,可能年代已很旧,牌坊的下半部,石头剥蚀,长满了青苔。穿过这座牌坊,我继续向前走,前面是一道灰砖砌成的墙,不很高,墙上也全是青苔,我沿着墙走,转过墙角,有一扇门,看来是围墙的后门。”

%N2m M]mU`"R[;{ |0雲莱网络_$H0x)X"}0K aG u

  杨立群讲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一样的声音。

/`$Ur P"H}0雲莱网络aN{-X:ZeI

  简云向我望来,现出十分吃惊的神情:“你怎么啦?脸色那么难看。”

Om[.ihp Qm0雲莱网络UNH:I!}Jg!a d

  我连忙吸了一口气气,伸手在脸上抚摸了一下:“没什么,我很好。”

wH.H$nTef0雲莱网络r6eL5t%R

  杨立群显然没有留意我神情如何,他继续道:“那扇门,是木头做的,很残旧。门虚掩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那扇门的时候,心中会感到十分害怕,可是我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雲莱网络4v1b7Vzc0a yl

,Tcg(a%d6Cl(e;{0  他讲到这里,又停了一停,才又强调道:“每次我来到门前,都十分害怕,也每一次都告诉自己:不要推门进去,可是每一次,结果都推门进去!”

`U$kH0f6HfF*A0

4[KI{-?2^yS{\0  简云没有表示什么意见,只是“嗯”的一声。雲莱网络'T!e$P^C0vAq)r

#x J%S6ch3J#j+CBc0  杨立群继续道:“一推门进去,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放着许多东西,有的,像圆形的石头,我知道那是一种古老的石磨,我还可以叫出另外一些东西的名称来,例如有一口井,井上有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有辘轳,有水桶。可是还有一点东西,我根本没有见过,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我问道:“例如哪些东西?”雲莱网络6G'f h5b6} P

'N$l m-Tp0  杨立群用手比划着:“有一个木架子,看来像是一个木椿,也像是放大了许多倍的鞋楦子,里面有很多厚木片,放在一个墙角上。”

;sIs2h3W7X8D0

X fl8B t }"oae0  我喉间发出“咯”的一声,那是我突如其来吞下一口口水所发出来的声音。

Nc$_H @0雲莱网络V U$xf,]%P l

  简云说道:“别打断叙述!”

uk4Jq9O2T0eU0

!bPOF~a*~0  我立时道:“不!我要弄清楚每一个细节,因为事情非常特殊。像杨先生刚才讲的那个东西,你能知道是什么吗?”

yV7Xf(@C0雲莱网络1W2RLL!I(z}1d

  简云愤然道:“当然不知道,连杨先生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你知道吗?”

9\#a.Cj@d$e0

Vo6|4h2^0  我的回答,是出乎简云的意料之外的,我立时道:“是!我知道!”

)N,KO!Y?,O u0

\]R'n!Y1U0  简云用一种奇怪的神情望着我。杨立群也以同样的眼光望来,我不自由住叹了一声:“那是一具古老的榨油槽,那些木片,一片一片,用力敲进槽去,将排列在槽中的蒸熟了的黄豆,榨挤出油来。”

T'@rCz2\ ]0雲莱网络(Y)e#^A'k$X

  杨立群急促的眨着眼,简云不住托眼镜,一脸不相信的神色。

|'MBDk*l0雲莱网络!}0u6JN)kQI

  杨立群反问我,说道:“我的形容不是很详细,何以你这样肯定?”雲莱网络"x#ly xD c

3R;b!R1`'D @$J0  我道:“其间的缘故,我一定会对你说,不过不是现在,现在,请你继续说下去。”雲莱网络!]c Ih zu/`F

X7Y&Ur#sM.U4Du0  杨立群迟疑了片刻:“请问我这个梦,究竟代表了什么?”雲莱网络r LAn'L/yjL'Iq`

lY\8dH0  我道:“在你未曾全部叙述完毕之前,我无法作结论。”雲莱网络EC^ k#]:O pb

i%~7]?7e4u_ N6B g8[0  杨立群又呆了片刻,才道:“那片空地,看来像是一个后院,我一进了后门,就走的十分急,以致在一个草包上拌了一跤,那草包中装的是黄豆。”雲莱网络xa.^&k@

雲莱网络;V6YH2e \#c;`y+U^

  杨立群道:“我拌了一下之后,豆子给我踢了出来,我脚步不隐,踩在豆子之上,又向前滑了一交,跌在地上,令得一只在地上的木轮,滚了出去,撞在前面的墙上,发出了一下声响。”杨立群苦笑了一下:“每次都一样。”雲莱网络!`1s j'i F+x

2CxJ"^%V6M0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雲莱网络LJCm!g\4`Yi

雲莱网络%g-v"x@1UDu

  杨立群又道:“我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再向前走。围墙内,是一座矮建筑物,那建筑物有一个相当大的砖砌成的烟囱。我来到墙前,站了一会,心中好像更害怕,但我还是继续向前走,到了墙角,停了一停,转过墙角,看到了一扇打开了的门,然后,我急急向门走去。”雲莱网络.W5M-l3od%U2[){

.r QR*IU*V%U e V0  杨立群讲到这里的时候,简云和他,都没有注意我的神情。我这时,只觉得自背脊骨起,有一股凉意,直冒了起来。额头沁汗,我伸手一模,汗是冰凉的。雲莱网络uF;z)P+e

g"h$}k&VK0  这时我的神情一定难看了极点,我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当你走进门去的时候,你没有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

m/E S-H:K0雲莱网络KtEw8j

  杨立群本来在躺着在说话,叙述他的梦境,我突如其来问的那句话,令他像是遭到雷殛一样,徒地坐起身来。

r{NeZjO e:DB0

o*iKRN-Fli'A6u0  当他坐起身来之后,他的手指着我发抖,神情像是见到了鬼怪:“你……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j0E^,b9zd(^M)S za0雲莱网络$[(b@:TnFL}#f

  简云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忍不住也发出了一下呻吟声:“天,你们两人,谁是求诊的病人?”我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再继续讲下去,请讲下去。”雲莱网络i#P^ _%gF4TEV

雲莱网络|\|(qBl1}Ql

  过了一会,杨立群才道:“是的,有人叫了我一下,叫的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名字,我感到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叫我,那个声音叫的是:‘小展!’,我并没有停止,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就像门中走了进去。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十分异样的气味。”

C kX(ac0雲莱网络Mp*T-co_X'|

  简云一听到这里,陡地站了起来:“我看不必再讲下去了。”

#wN;z yExj0雲莱网络IQ)tL1Ph+o j#d

  我忙道:“为什么?”简云悻然道:“没有人会在梦中闻到气味的。”雲莱网络OhO.z#Eu8N9V

"IfYi[%U4~!FG8T9?0  杨立群涨红了脸:“我闻到,每次都闻到!”雲莱网络0Zv,Lu'z:l;E

雲莱网络{:AX.^JmZ&b6]^

  简云叹了一口气:“那么你说说,你闻到的是什么气味?”雲莱网络+P8{r j9C0?2\ p

雲莱网络Tu vDf,qO*l\k

  简云在这样讲的时候,语意之中,有着极其浓厚的讽刺意味在。

+~rX"@!w!D S"_;]0

b%l*z7C ye5k ?0  我在这时,也盯着杨立群,想听他的回答。

6Iy!~/c|^K9w2~0

%XCsXNB EX0  杨立群的叙述,他在梦中的遭遇,已经引起我极度的兴趣。或者说,不单是引起了兴趣,简直是一种极度的惊讶和诧异,诡秘怪异莫名。

.I]i6e#[0W-?)~U4|0雲莱网络1f#S)oY&{ iF"zi!K

  至于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我自然会说明白。雲莱网络Q%uX @{.LD`bAZ

雲莱网络Rg;D ~zC^`

  杨立群呆了一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气味,我从来也没有闻过这样的怪味道。这种味道……”

`uu}L0

tB,W `7C5p1XU0  杨立群还没有讲完,简云竟然忍不住吼叫了起来:“你根本不可能闻到什么气味,那是你的幻觉!”雲莱网络+g9Ao-UbB2L

雲莱网络`,VUh*@Vu3C\0L

  杨立群立时涨红了脸:“不是!因为那气味太怪,我一直想弄清楚,却没有结果。”

)Tl hY"d/S5v0

}^w M8}R P0  我作了一个手势,不让简云再吼叫下去,向杨立群道:“你当然无法弄清楚,现在要找一个发出这样气味的地方,至少在这个城市之中,根本没可能。”

f)}O_YC7xX?0雲莱网络fqN{9Uxcf;\A7o

  简云听得我这样讲,已经气得出不了声,杨立群则诧异莫名:“你……你知道那是什么气味?”雲莱网络X(H O7kHk

Pas ~.J-S3_ qN0  我点头道:“我不能绝对肯定,但是我可以知道,那种气味,是蒸熟了的黄豆,被放在压榨的工具上,榨出油来之后,变成豆饼之际所发出来的一种生的豆油味道。”

!{ ~)C$O1u^kl!a0雲莱网络G X8n'py

  简云用手拍着额头,拍得他的眼镜向下落,他也忘了托上去。他一面拍,一面叫:“天!两个疯子,两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杨立群却被我的话震摄住了,他定定的望了我半晌,才道:“对,我……我……我……”他连说了三个“我”字,又停顿了一下,才用一种十分怪异的声音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一座油坊中?你怎样知道我的梦?怎知我在梦中走进去的地方,是一座油坊?”

,M)m n h1ET*MD!|(b0雲莱网络Q(T8J6F @

  我忙道:“别紧张,说穿了十分简单,因为有人和你一样,也老做同一个梦,这个人向我叙述过梦境,在梦中,他就进入了油坊,而且我相信,就是你曾经进入的那一座!”杨立群的神情诧异更甚:“那个人……那个人……”雲莱网络4EX;U2f'af

雲莱网络$@ML}C ]

  我道:“我一定介绍你们认识。”雲莱网络!Og,s4|*[.sM

1cM-sRGU M0  杨立群又呆望了我半晌,他还未曾开口,简云已经道:“两位是不是可以不在我的诊所说疯话?”雲莱网络2v/s;j3Bf

i)py8{B;n0  我叹了一声:“简云,你听到的不是疯话,而是任何心理医生梦寐以求的一种极其玄妙的灵异现象,你要用心捕捉杨先生说的每一个字。”雲莱网络 P:jN!`!{.g2E(x

)^-g&k)o:M(X0  我这几句话,说得极其严肃,简云呆了一呆,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不再驱逐我们。雲莱网络/a%mhG5`;s6L

`.e!jaL h0  杨立群又呆了片刻,才道:“在梦境中,我是一个叫‘小展’的人,因为每个人都这样叫我。”雲莱网络:O0pwSeETv!@M

雲莱网络|(^'GH7x&b-SFTY

  他讲到这里,又苦笑了一下,道:“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个小展是什么样子的,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机会照镜子。”雲莱网络Hb5U&^#\C

雲莱网络@Y a M%u7e `0tJr)f0h

  杨立群又躺了下来:“我进去之后,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三个人全是男人,身形高大,有一个还留着一蓬络腮胡子,看起来极其威武,这个大胡子,坐在一个极大……极大的石磨上。对了,我进去的地方,正是一具大石磨。”

f^:zf@3T0雲莱网络2?[-vtt C(q?fg

  “石磨在正中,左手边的一个角落……”他讲着,挥了挥左手,指了一指。然后才又道:“左手边,是一座灶,有好几个灶口,灶上叠着相当大的蒸笼,也有极大的锅,不过蒸笼东倒西歪。我进去的时候,一个-长子,就不住将一个蒸笼盖在手中抛上抛下。还有一个人衣服最整齐,穿着一件长衫,手上还拿着一根旱烟袋。”雲莱网络 ^Y:t ?%}@Tv:V#m$H&r

雲莱网络]+ll EJm1OS

  杨立群停了一停,才又道:“这个旱烟袋十分长,足有一公尺长,绝对比人的手臂还要长,在现实的生活中,我从来也未曾见过那么长的旱烟袋,我也一直在怀疑,那么长的旱烟袋,如何点烟的。”简云不耐烦道:“这好像可以慢慢讨论。”雲莱网络n*H^PG w

雲莱网络6_ | FD#s;Y |9b

  我瞪了简云一眼,拍了一下杨立群的肩头:“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叫人代点,一个是将一枝火柴擦着了,插在烟袋锅上。”

B.{g(Tj8D}1X0雲莱网络8z8GsD^|}@^(m

  杨立群呆了一呆,用力在躺椅上敲了一下:“是。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雲莱网络yK!X/hYVM0WV

\ i9Lu"j0  简云又闷哼了一声,我向简云道:“你要注意他的叙述。心理学家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杨立群先生的梦,和他的生活经历全然无关,他在梦境所看到的东西,有许多他根本未曾在现实生活中见过。”

8o)Z6W)E#BUK2Q0雲莱网络.|^6z7x+G(V u

  简云的神情带着讽刺:“不单是东西,还有他从来也未曾闻到过的气味!”

OV5t(C ? r,]6c0

8G v5pI\%j8e8c"x0  我和杨立群都没有理会他,杨立群续道:“我一进去,那个拿旱烟袋的人,就用他的烟袋直指着我,神情十分愤怒,坐在磨盘上的那个大胡子也跳了下来,和那瘦长子一起,向我逼过来。”雲莱网络"A;D9`:|:kT1Qxk5A

雲莱网络t Iy` G9z H

  杨立群道:“我本来就十分害怕,到这时,更加害怕,我想退,可是大胡子来到我身旁。拿旱烟袋的厉声道:‘小展,你想玩什么花样?为什么那么迟才来?’在他喝问我的时候,大胡子已在我的身后,揪住了我的胳膊!”

$T5il"C ~"d? i0雲莱网络3nS8{#c'_H/p H

  我听到这里,陡地怔了一怔,简云也呆了一呆,陡地挺了一下身子。

@U!K!FD$@0

3@-EQrNheZ;QQ0  我必须说明的是,这时,杨立群正在全神灌注地叙述着他的梦境,期间未曾有间断,我和简云的反应,也未曾打断他的话头。

,n RH*a*y,Z&O0雲莱网络m Ip^Y0Apkm

  但是我却必须在记述中将杨立群的话打断了一下,那时,我和简云两人,感到惊愕的理由一致:杨立群在讲述梦境,不知由什么时候起,口音起了相当大的变化。雲莱网络1k/l3Q%P*S

%G-qT8u'I]}0  不但是他发出来的声音,和他原来的声音听来有异,而且他所讲的话,所用的句子,也和他所用的语言,大不相同。例如,他用了“揪住了我的胳膊”这样的一句话,而且还带着浓重的山东南部山区的口音,那是一句土语,用他原来惯用的语言来说,应该是“他拉住了我的手臂”。

+b a/`KRF5T!l0

lEv4H U&Q!uK0  而杨立群的这种转变,显然是出于自然,绝不是有心做作。雲莱网络9r}F q&}j2hR p

雲莱网络$` nV&J K)E

雲莱网络)|Uf%?Mr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94人表态】
15票
感动
14票
同情
10票
无聊
6票
愤怒
14票
搞笑
16票
难过
9票
高兴
10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