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科幻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寻梦(卫斯理系列)

6IJ0S:{T0杨立群感到极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急躁不安,不是他昨天决定的一项投资,在二十四小时后,看来十分愚蠢,一定要亏损;也不是因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为办公室的冷气不够冷。令杨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个梦。每一个人都会做梦,杨立群也不例外,那本来不值得急躁。而且,杨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静的头脑,镇定的气质,敏锐的判断力,丰富的学识,这一切,使得他的事业,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进入颠峰,而这时,他才不过三十六岁,高度商业化社会中的天之骄子,叱吒风云,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会公众欣羡的对象。要命的是那个梦!雲莱网络XE*{OlMBP

雲莱网络(R+w3DU!{l!])o@h

第一回 一个不断重复的怪梦雲莱网络&zC6d r#EJSQ

bTIa{0  杨立群感到极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急躁不安,不是他昨天决定的一项投资,在二十四小时后,看来十分愚蠢,一定要亏损;也不是因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为办公室的冷气不够冷。令杨立群坐立不安的是那一个梦。雲莱网络7u&~h kib6]*Z q0I#Vo

*Asj"E n0  每一个人都会做梦,杨立群也不例外,那本来不值得急躁。而且,杨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静的头脑,镇定的气质,敏锐的判断力,丰富的学识,这一切,使得他的事业,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进入颠峰,而这时,他才不过三十六岁,高度商业化社会中的天之骄子,叱吒风云,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会公众欣羡的对象。要命的是那个梦!

O^R p|t0

m5K:` qt0  杨立群一直在受这个梦的困扰,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从来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所以,他的女秘书拿着一叠要他签字的文件走进来,忽然听到他大喝一声:“快出去!别来烦我!”时,吓得不知所措,手中的文件全都跌倒了地上。

C Rc;N$w7TK;{0雲莱网络Sz;?^"x$l"C

  杨立群甚至烦燥得不等女秘书拾起文件,就一叠声喝道:“出去!出去!出去!”雲莱网络i%K K1{:o

Al4Y&j}s/`Y$J1f[0  当女秘书慌忙退出去之际,杨立群又吼叫道:“取消一切约会,不听任何电话,一直到再通知!”雲莱网络h*Y j.je*@(`9x

!@Cwc PE'K0  女秘书睁大了眼,鼓起了勇气:“董事长,上午你和……廖局长约会……”雲莱网络u`#oc!D4[

雲莱网络9g*var7t!d j

  杨立群整个人倾向前,像是要将女秘书吞下去一般,喝道:“取消!”雲莱网络8r7X['wE+Y6L5B

3Uje8HY6n.v8f0  女秘书夺门而逃,到了董事长室之外,仍然在喘气,因为刚才杨立群的神态,实在太可怕了。不但神态可怕,而且女秘书还可以肯定,一定发生了极不寻常的意外。和廖局长的约会,是二十多天之前订下的,为了能和廖局长这样对杨立群企业有直接影响力的官员会面,女秘书知道,杨立群不知托了多少人,费了多少精神,这是近半年来,杨氏企业公司董事长一直在盼望的一件大事。可是如今,董事长杨立群却吼叫着:“取消!”女秘书抹了抹汗,去奉行董事长的命令。

{2\2ZM*a]0

2?.LHxd;W7U0  她决计想不到,杨立群如此失常,全是为了那个梦!雲莱网络YN8b9C)N {8zH

雲莱网络Owq~l9YE6|:dAm

  杨立群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CH Q5p#S$]+J0雲莱网络J Uo'V;r$zalw

  他第一次做这个梦,并不觉的有什么特别,醒来之后,梦境中的一切虽然记的极清楚,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做了梦之后,不应该保持这样清醒的记忆,可是这个梦却不同。

R0i.{z%g_%a }0

!zz0_I&F~0  杨立群在那个年纪的时候,除了那个梦之外,自然也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梦,别的梦,一醒来就忘记了,而这个梦,他却记的十分清楚。雲莱网络!CDya S$`n"Y'{

.s(B_8HF0  正因为他将这个梦记得十分清楚,所以,当这个梦第二次又在他熟睡中出现,他立即可以肯定:我以前曾做过这个梦。雲莱网络7CH @;_~y;[%wT

k7^DFF0  第一次和第二次相隔多久,杨立群也不记得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大半年,也可能超过一年。以后,又有第三次,第四次,一模一样的梦境,在梦境中,他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雲莱网络_ aF l&G2o?0a

8w'_mK_{r(H.t0  渐渐长大,同样的梦,重复的次数,变的频密。杨立群可以清楚的肯定,当他十五岁那年生日,接收了一件精致的礼物:一本十分精美的日记簿,他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于是,重复一次那个梦,就记下来了,他发现,第一年,做了四次,第二年,进展为六次,接下来的十年,每个月一次,然后,情况变的更恶劣,同样的梦,出现的次数更多,三十岁以后,几乎每半个月一次,而近来,发展到每星期一次。

:y6s3c8iYeo5n|0雲莱网络g%gP-t V Vu5gAl

  每个星期一次,重复着同样的梦境,这已足以令人精神崩溃,尤其是这个梦的梦境,极不愉快,几乎在童年时,第一次做了这个梦之后,杨立群就不愿意再做同样的梦。

&S _5`u5oQf%cH0雲莱网络$d8?p~3Y,O

  但是,近一个月来,情况更坏了,到最近一个星期,简直已是一个人所能忍受的极限。由于完全相同的梦境,几乎每隔一晚就出现,以致杨立群有分裂成两个人的感觉:白天,他是杨立群,而晚上,他却变成另一个人,有着另外的遭遇。

5r5N)_+^n)S0雲莱网络X0a%m'kL

  前晚,杨立群又做了同样的梦。雲莱网络__4h9O6_'Zxvp&s

p"kJ*gA tm(Wr1v$z0  前晚,杨立群在睡下去的时候,吞服了一颗安眠药,同时他在想:今晚,应该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昨天才做过同样的梦,今晚不应该再有同样的情形,情形到了隔一天做一次同样的梦,已经够坏了,不应该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当杨立群想到了这一点时,他甚至双手合十,祈求让他有一晚的喘气。

HhBe*M e0

)u&E&x'W8r*|-p/G,p"G0  可是他最害怕出现的事,终于出现了。那个梦,竟然又打破了隔一天出现的规律,变成每天晚上都出现。

p {9PTN/V+?BX0雲莱网络lPLj&N0kYq5S

  昨晚,当杨立群在那个梦中惊醒之际,他看了看床头的钟:凌晨四时十五分——多少年来,几乎每一次梦醒的时间全一样。杨立群满身是汗,大口喘着气,坐了起来。雲莱网络aH3J:[~/q,q

雲莱网络uLF6A9b b{SZ)Q

  他的妻子在他的身边翻了一个身,咕哝了一句:“又发什么神经病?”

9ij(yBY? w0

s;\Q&{ b5Bq\H0  杨立群那时紧张到极点,一听到他妻子那么说,几乎忍不住冲动,想一转身,将双手的十根手指,陷进他妻子的颈中,将他的妻子活活捏死。

DFl;ve/rB:{ T-t0

l"e9U_1l+[[1L4Nd0  尽管他的身子发抖,双手手指因为紧握而格格作响,他总算强忍了下来。从那时候起,他没有再睡,只是半躺着,一枝接一枝吸着烟。

(k8\#e9q6`3ReZ0雲莱网络 z#V H#m&_ w:h&O&|7|

  然后,天亮了,他起身,他和妻子的感情,去年开始变化,他尽量避免接触他妻子的眼光,同时还必须忍受着他妻子的冷言冷语,“包括什么人叫你想了一夜”之类。雲莱网络/~j7ABtqJ*w

s`%dM I5Kj&]7lL*A0  那令的杨立群的心情更加烦躁,所以当他来到办公室之后,已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当女秘书仓皇退出去之后,杨立群又喘了好一会气,才渐渐镇定下来。

(F.B:F)l'~0W7xC/Y B0雲莱网络7M ^y\Mg

  他的思绪集中在那个梦上。雲莱网络} V:n'^\ pIs:e

雲莱网络o!R~ Z \.O8L.~

  一般人做梦,绝少有同样的梦境。而同样的一个梦,一丝不变地每一次都出现,这更是绝少有的怪现象。他想到,在这样的情形下,他需要一个好的心理医生。雲莱网络3[*lSd*};u.sA%^-o`

雲莱网络#v5\8z%M;l8E K@m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埋怨自己,隔天出现这样一个梦,就应该去找心理医生了,何必等到今天。

#Qt"C.vDaW3e0

/jC)]K gG3Xq1yS0  一有了决定,杨立群便镇定了下来,他按下了对讲机,听到了女秘书犹有余悸的声音,吩咐道:“拿一本电话簿进来。”雲莱网络m6P2G t"yL8`9pP

4L![V \G@1l$me*Q7S0  女秘书立刻战战兢兢拿了电话簿进来,一放下,立刻又退了出去。杨立群翻看电话簿中的医生一栏,随便找到一个心理分析医生。

'J j.opl0雲莱网络5W b:g/Ew/d H

  杨立群真是随便找的,在心理分析医生的一栏中,至少有超过六十个人名,杨立群只是随便找了一个。他找到的那位心理分析医生叫简云。然后,他就打了个电话,要求立刻见简医生。雲莱网络+}:CiQ\|{

雲莱网络EY1H/a;g(]v

  这是一种巧合。如果杨立群找的心理医生不是简云,我根本不会认识杨立群,也不会知道杨立群的怪梦,当然也不会有以后一连串意料不到的事情。

];i5aO%fB ft t:Q0雲莱网络7BO4~ \!Sor/@0d,i3E

  可是杨立群偏偏找了简云。

$ZO8bn k#cC$e0

,x0u2[ [l @B+q`0  我本来也不认识简云,认识简云是最近的事——经过讲起来相当有趣,但不属于这个“寻梦”的故事——我认识了简云之后,由于我们对同一心理现象有兴趣,所以才会经常在一起。雲莱网络T1G k%p,KY"P KU

雲莱网络 {&t y j!{M5cu

  我和简云都有兴趣的问题是:男人进入中年时期之后,更年期的忧郁,苦闷,是不是可以通过环境的转变而消失。雲莱网络9@ G {%liv#O

m P&Q |5EM$T0  这本来是一个相当专门的心理学,生理学相联结的研究课题。简云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没有资格和他做共同研究。雲莱网络?-U!Ec)F&L'\UT

雲莱网络8G,jja r

  但是,我提出了一个新的见解,认为男性更年期,在生理学上来说根本不存在,纯碎是心理上的问题,而且还和惯性的优裕生活有关。简云表示不同意,这才使我和他在一起,每天花一定的时间,在他的医务所中,以“会诊心理学家”的身份,和他一起接见他的求诊者。

@/o-?]8o;p#o"uZ1V0雲莱网络? _:Pd[4oJ)I

  这个研究课题相当沉闷,我只是说明,何以那天上午,当杨立群进来时,我会在心理分析专家简云的医务所。

$i#t.k:{:|"A0

q!WX!@l)UXC0  杨立群的电话由护士接听。那时,我和简云正在聆听一个中年人说他和他的妻子在结婚三十多年后,如何越来越隔膜的情形,护士进来,低声说道:“简博士,有一位杨立群先生,说有十分紧急的情形,要求立刻见你!”

D2H*y S9w v'g/K0雲莱网络}e [:jV6V2t#m0Ha

  简云皱了皱眉。别以为心理病不会有什么急症,一个人心理上若是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就需要紧急诊治,和身体受到严重创伤一样。雲莱网络8M9x S3Cz2[0cg.]

?*qo%h6\[ o0  所以,简云向那个中年人暗示,他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那个中年人又唠唠叨叨讲了十来分钟,才带着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离去。

;B5]SoV!o+d!F0雲莱网络M5I5tYO"ZI)w

  中年人离去之后,门铃响,脚步声传来,护士开了门,杨立群走了进来。雲莱网络'~*S+M#Q%v_{9x3p n

HH0o Eu0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杨立群。杨立群将上衣挂在臂弯上,神色焦躁不安之极。雲莱网络(s2_+q d9I(\

t8h!b"S+z{.F0  他高大,也可以说英俊,这时双眼失神,而且满面全是因为汗珠而泛起的油光。他进门之后,先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简云,想要开口,可是却没有发出声音。雲莱网络6YT;yUi7{{

(owD&DE#H IkgL7a0  这种情形,不必说心理分析医生,就算一个普通人,也可以看得出他如何满怀心事,焦躁不安,需要帮助。

k6^:E+I ]9{0

?}6`#R3m|#~m0  简云先站了起来:“我是简云博士!”他有指着我:“这位是卫先生,是我的会诊助手。”杨立群点着头,伸手在脸上抹试着。

0l#y5k1l!q,c6e0

+m W`Y.u@(~ T V0  这时,简云已从一个冰箱中取出了一条毛巾给他抹脸,我也倒了一杯冰凉的酒给他。雲莱网络d\&q-Zt,`?hM

ttj+Zp.}O:_1f0  杨立群在喝了酒,抹了脸之后,神情镇定了很多。简云请他在一张舒服的躺椅上躺下来。一般来说,来求教心理学医生的人,都在这张躺椅上,将自己的心事说出来。可是杨立群在躺下后,忽然又坐直了身子,而且坚决不肯再躺下来。雲莱网络 I7~ {F`:[

雲莱网络8ct"panF

  杨立群的年纪还轻,显然未曾到达男性更年期的年龄,我虽然看出他的心境极不安,可是在这个大城市中,和他有同样心情的人不知有多少,引不起我的兴趣,所以我准备告辞了。

#nG4wJ@/s"_0

"|*un%\w8V M'm(j5L0  简云正在向杨立群作例行的问话,杨立群的声音很大:“别问这些,告诉我,是不是有人……”雲莱网络 Z8~0]2Y0Qy$U,u

dnRZVX;hO0THX0  他说到这里,喘起气来,声音十分急促:“是不是有人,老做同一个梦,梦境中的遭遇,全是一模一样?”

0?l:jvuN;~0雲莱网络P(NbC7T HI

  我一听到杨立群这样说,心中“啊”地叫了一声,立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雲莱网络 U(~ Z;wqs

gS:]v-z(R x0  我所以在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理由讲起来相当复杂,以后我自然会详细解释。简单地说,因为在不到一个月之前,有人向我问过同样的话!

V L.f_L.i:z0

2cz#EO'~0  我本已走向门口,这时,转回身,在一张椅子上做了下来。雲莱网络;h7Dd6x*@a)`7v%nH:H3`

^$H(p'rH0  简云皱了皱眉,略托了托他所戴的那副黑边眼睛,这两下动作,全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他的声音听来很诚恳。他道:“做同样的梦的例子很多,不足为奇。”雲莱网络,L6b.d6_0_ A#Z7I

雲莱网络u D iRl

  杨立群仍然喘着气:“一生之中不断作同样的梦,最近发展到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都受同样梦境的困扰,也不足为奇?”雲莱网络G%w&Y9XU4`B!Y

%~8{E[,c"M;\@0  我徒地又直了直身子,我相信在那时候,我脸上的神情,一定惊讶之极。至于我何以会忽然大受惊动,原因是在不到一个月之前,有人像我说过几乎同样的话。雲莱网络Bc-F"Q/A,h4X:TREv

雲莱网络.` Lz0o$n&c&}

  我在震动了一下之后,看到简云又托了托眼镜,像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我忍不住脱口道:“是的,可以说不足为奇,我知道有一个人,和你一样!”雲莱网络7N*ThU,e/]

V/geAH];US0  杨立群立时向我望来,一脸困惑。简云也向我望来,有着责备的意味。我忙向简云作了个手势,表示我不会再胡言乱语,由他去应付求诊者。

#U6^.I ^9_^0

"j7r/m:j/^#|"M0  简云沉默了片刻,说道:“一般来说,梦境虚无缥缈,不至于给人带来心理上的困扰。”雲莱网络[,d%j8T#B5|)kp(c/v

CYzE&]2b~.no0  杨立群苦笑了一下:“从童年时代开始就做同样的梦,不知道做了多少遍,现在甚至每天晚上都出现,那还不带来心理上的困扰?”

+B7rE[/U7EUH0m2jK0

#b-zLia0rl G0  简云的声音听来很平静:“听你这样说,在这个梦境中,你的遭遇,好像很不愉快?”雲莱网络,h}&Tc_V+H

.Qe3xeV,G)P0  杨立群又急速地喘起气来,在他喘气期间,我注意到,他不但出现十分厌恶、恐惧的神情,而且,连额上的青筋,也现了出来。雲莱网络+a^B~ u"f5J

_~v/byg"Hy.h0  他没有直接回答,但等于已经回答了,在这个梦的梦境之中,他的遭遇,看来何止不愉快,简直可怕。

0nH4S:S8y0

oo {.wP3@.@0  简云向杨立群作了个手势:“将这个梦讲出来,你心理的负担会比较轻。”雲莱网络;IQi^o;R

0} rLuK"Kg6oD0  杨立群口唇掀动着,双眼有点发直。雲莱网络"NS NS O D

雲莱网络9YC3qf@0Wm%x

  简云用几乎催眠师用的那种沉厚的声调:“梦中的经历,你一定记得?”雲莱网络pBkl&x4B e'O

/c;E&dCrFdZd0  杨立群的身子开始发抖,声音听来也十分干涩:“记得,每一个细节都记得。”雲莱网络-Jx}gF/i

z*Ig|%|,Wmq8_Da0  简云又道:“你从来未曾对任何人讲起这个梦吗?”雲莱网络b4{@s |

`'MCn#Om7| K)Qv.?/c0  杨立群用同样的声调道:“是的。”雲莱网络VAU2W2q&?tZ

雲莱网络%hF U:J2pC/u

  简云道:“其实你早该对人说说你在梦中的遭遇。”雲莱网络*_^ k s9RE

T o:R&@:uAB4e0  杨立群的神情更苦涩:“那……有什么用!”雲莱网络4s3O7l A |$q

雲莱网络&Jk [akv.?a:t2Z

  简云立时道说:“将这个梦当作秘密,就会时刻记住它,这或许就是重复同一个梦的原因。如果讲出来,秘密一公开,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做同一个梦了。”杨立群“哦”一声,神情像是有了点希望。看他的情形,给这个梦折磨的很惨。他又呆了一会,在简云的示意下,终于躺了下来。雲莱网络"Q#a2y/xI8z4u}

g$II`8cy4L0  过了好一会,简云才安静的问:“梦一开始的时候,你是在……”

Sn'E4^qC0ki0

3i%\6r3J*Y6B5LB \O0  简云的引导起了作用,杨立群立即接下去:“我是在走路,一条小路,路两旁全是树,那种树,除了在梦境中之外,从来也没有见过,那种树……”雲莱网络$N`1d e7W)K~(_JO(t

雲莱网络? }T0b4N

  简云听到这里,可能感到杨立群叙述这种树的形状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向前略俯了俯,我立时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由得杨立群讲下去。

6@ rW*U4i3V0

#|XT1b%T)en.\A U1@z5Q0  杨立群对那种树,显得十分疑惑。我相信他真的从来未曾看到过那样的树,这一点,从他迟疑的形容词中,可以听的出来。

S3p[GYpP/\k0

*Dj-K&q \~3lFzD0  他继续道:“这种树的的树干不是很粗,但是很直,树干上呈现一种褐灰色,有着粉白的感觉。树叶是……心形的,叶面绿色,可是当风吹过来时,叶底翻转,却是一种褐灰色。”

jx k(AD!l7i0雲莱网络w-O!^jvO$S?/p,{

  杨立群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才又道:“这是什么树,我一直不知道。”

UU3]8PLmp G0

a5N:Io@5`'XN&L0  我听到这里,叹了一声:“如果你肯花点时间,去查一查植物图谱,你就可以发现,那是一种极普通的树,在中国北部地区,几乎随处可见,那是白杨树。”

N a"B,Ud&? v)w ky~0雲莱网络 K,Um/Gn S(P$E ~N

  简云见我和杨立群讨论起树来,有点忍无可忍的感觉,因为他逼切需要杨立群讲出他的梦境,一条小路有什么树,在心理分析专家看来,全然无关重要!

o1AR"@h }F0

)WD{T^BJ-q0  他扬起手来,想阻止我们继续讨论下去,可是我立时又将他扬起的手压住。雲莱网络}!s#rRp5Kh4a5p

cQ)IUiGh)_0  简云的神情极不耐烦,杨立群倒像很有兴趣:“哦,那样说,我做梦的所在地方,在中国的北方?”雲莱网络d,TsqonOx;\&on

雲莱网络?f6bO)OTt/OG/p!A

  我道:“那也不一定,白杨的分布地区极广,在欧洲,北美洲也有的是。”

,JqIP^z0

^gvh`/X.M,\0  杨立群摇了摇头,道:“不,我知道那是在中国,一定是在中国。”雲莱网络-teu@$U

8S(|;ERl-v0  简云催道:“请你继续说下去。”雲莱网络aF4q4j^4]x(]

SXYJ^^{~8]e0  杨立群道:“我在这样一条两边全是树的小径上走着,心里好像很急,我一直不知自己在梦里为什么会有那样焦急的心情,我好像急着去看一个人……”雲莱网络%p[-n;{p

雲莱网络Ii8K+} q4}1F

  他讲到这里,顿了一顿,向我和简云两人作了一个手势,以加强语气:“我在梦中见到的一切,全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在梦中所做的一些事,为什么要这样做,却始终迷迷糊糊。”

s'S-yiI'A qy0

9b+M:C7~,G"J)fx0  简云“嗯”的一声:“很多梦境全是那样,你刚才说,你在梦中急急赶路,是要去见一个人。”杨立群道:“好像是要见一个人。”

2Q!J'iJO0

#f SB3l[a/oT;Y ~0  简云没说什么,只是示意他再讲下去。雲莱网络a7U0|W j2b J;J

"[Bnb7zNE ogA0  杨立群停了片刻,才又道:“在那条小路的尽头,是一座相当高大的牌坊,牌坊上面,刻着‘贞节可风’四个字,是一座贞节牌坊,可能年代已很旧,牌坊的下半部,石头剥蚀,长满了青苔。穿过这座牌坊,我继续向前走,前面是一道灰砖砌成的墙,不很高,墙上也全是青苔,我沿着墙走,转过墙角,有一扇门,看来是围墙的后门。”雲莱网络p _;sNY@U9T.y;L)}

雲莱网络U:g+fv)P%[:^

  杨立群讲到这里,我已经忍不住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一样的声音。雲莱网络!qtIAJApro

雲莱网络t^*D)wWbiM G

  简云向我望来,现出十分吃惊的神情:“你怎么啦?脸色那么难看。”雲莱网络V(]E!P3I7E(Iu;J9ZX

5N"j(d(og0  我连忙吸了一口气气,伸手在脸上抚摸了一下:“没什么,我很好。”

RXy$E*oS_$ro0

2q,Fbk p,`'] Kt0  杨立群显然没有留意我神情如何,他继续道:“那扇门,是木头做的,很残旧。门虚掩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那扇门的时候,心中会感到十分害怕,可是我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雲莱网络cEQ`s'KN

:MNMq&K+xj3d0  他讲到这里,又停了一停,才又强调道:“每次我来到门前,都十分害怕,也每一次都告诉自己:不要推门进去,可是每一次,结果都推门进去!”

e)_.Tqw-yYxg[0

]]/Y)v)e-Yj+k|lj0  简云没有表示什么意见,只是“嗯”的一声。

eZ"T"ly f y0雲莱网络9Jh S~(dzd#\

  杨立群继续道:“一推门进去,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放着许多东西,有的,像圆形的石头,我知道那是一种古老的石磨,我还可以叫出另外一些东西的名称来,例如有一口井,井上有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有辘轳,有水桶。可是还有一点东西,我根本没有见过,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我问道:“例如哪些东西?”

8M }N#M-X!oY0雲莱网络.z\Ql~Lus

  杨立群用手比划着:“有一个木架子,看来像是一个木椿,也像是放大了许多倍的鞋楦子,里面有很多厚木片,放在一个墙角上。”雲莱网络4e}@8y6mh't!@

F fT'BOyq6Ygs7^T0  我喉间发出“咯”的一声,那是我突如其来吞下一口口水所发出来的声音。

y&t%O{]~I G0

8NfV4E_L4D0  简云说道:“别打断叙述!”雲莱网络k&h s+dSUQz4f

9R aa)}p'Y0  我立时道:“不!我要弄清楚每一个细节,因为事情非常特殊。像杨先生刚才讲的那个东西,你能知道是什么吗?”雲莱网络R`8Lb9v V7H9u1s:n

雲莱网络Y Af3bM2l'm

  简云愤然道:“当然不知道,连杨先生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你知道吗?”

{6S4j/_/D+j0雲莱网络3W:iML9xB+y

  我的回答,是出乎简云的意料之外的,我立时道:“是!我知道!”

qZP.h9TE"G@0雲莱网络6Hj(GY7\X'j

  简云用一种奇怪的神情望着我。杨立群也以同样的眼光望来,我不自由住叹了一声:“那是一具古老的榨油槽,那些木片,一片一片,用力敲进槽去,将排列在槽中的蒸熟了的黄豆,榨挤出油来。”雲莱网络&THfL8U

雲莱网络#J2q0K'X,M

  杨立群急促的眨着眼,简云不住托眼镜,一脸不相信的神色。

,V"D/Akq3wc0

L#I ['IdFWJ0  杨立群反问我,说道:“我的形容不是很详细,何以你这样肯定?”雲莱网络 Tp"zw r

雲莱网络7bN;H!GG%brh!{@

  我道:“其间的缘故,我一定会对你说,不过不是现在,现在,请你继续说下去。”

@*W2d2j [t)xT w+b0

2JD5b!q:E"ZM0  杨立群迟疑了片刻:“请问我这个梦,究竟代表了什么?”

\ G5D'ISt t0

6@D5ML,o1U4Q$d8t0X0  我道:“在你未曾全部叙述完毕之前,我无法作结论。”

vj%t ^hW0雲莱网络8T%Bru1kG.AF6VQ/F's

  杨立群又呆了片刻,才道:“那片空地,看来像是一个后院,我一进了后门,就走的十分急,以致在一个草包上拌了一跤,那草包中装的是黄豆。”

/ci G9s$~9{n c0雲莱网络 D+Ts0xCp!I

  杨立群道:“我拌了一下之后,豆子给我踢了出来,我脚步不隐,踩在豆子之上,又向前滑了一交,跌在地上,令得一只在地上的木轮,滚了出去,撞在前面的墙上,发出了一下声响。”杨立群苦笑了一下:“每次都一样。”雲莱网络 e0GiP+C

E ] s:Ek0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d+N&y;G&i0雲莱网络,d!J N2H#|e@a K{6a

  杨立群又道:“我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再向前走。围墙内,是一座矮建筑物,那建筑物有一个相当大的砖砌成的烟囱。我来到墙前,站了一会,心中好像更害怕,但我还是继续向前走,到了墙角,停了一停,转过墙角,看到了一扇打开了的门,然后,我急急向门走去。”雲莱网络w:L,c2U1_ y*U%E

6P(J&^/az8Ws;^!k0  杨立群讲到这里的时候,简云和他,都没有注意我的神情。我这时,只觉得自背脊骨起,有一股凉意,直冒了起来。额头沁汗,我伸手一模,汗是冰凉的。雲莱网络@RDK2ar&iU f9`

雲莱网络.?tWH2lK#_

  这时我的神情一定难看了极点,我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当你走进门去的时候,你没有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

gG@L9GCeP't0m+|0

_)O"|u_ W0  杨立群本来在躺着在说话,叙述他的梦境,我突如其来问的那句话,令他像是遭到雷殛一样,徒地坐起身来。

z d r-L7|B]0

U6duR2GI0  当他坐起身来之后,他的手指着我发抖,神情像是见到了鬼怪:“你……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N~;`5yCA{]0雲莱网络 P.D h \bi

  简云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忍不住也发出了一下呻吟声:“天,你们两人,谁是求诊的病人?”我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再继续讲下去,请讲下去。”雲莱网络:?0D+CmU/a0P

雲莱网络0yAs@e7Xz6l

  过了一会,杨立群才道:“是的,有人叫了我一下,叫的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名字,我感到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叫我,那个声音叫的是:‘小展!’,我并没有停止,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就像门中走了进去。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十分异样的气味。”雲莱网络~ {V$`X\{z gu1d

G-h m$rt`|)^0  简云一听到这里,陡地站了起来:“我看不必再讲下去了。”雲莱网络QqJj)nwp~q

雲莱网络esi@I }Q3P m

  我忙道:“为什么?”简云悻然道:“没有人会在梦中闻到气味的。”

a A6|sI}5aC0

{!R oOfp0  杨立群涨红了脸:“我闻到,每次都闻到!”

$B9u$DU5h9|*u0

$HjdD!IF9Me0  简云叹了一口气:“那么你说说,你闻到的是什么气味?”雲莱网络&Oi]-t9d _G2E

雲莱网络"? e,RVb]!]}t0u

  简云在这样讲的时候,语意之中,有着极其浓厚的讽刺意味在。雲莱网络jW@'QzJeh

雲莱网络_.q9Y"])mktl%v-Ha

  我在这时,也盯着杨立群,想听他的回答。

i/|LB/@l1X!o0

3f0]y'R Gr0  杨立群的叙述,他在梦中的遭遇,已经引起我极度的兴趣。或者说,不单是引起了兴趣,简直是一种极度的惊讶和诧异,诡秘怪异莫名。

g(kNUG0雲莱网络$D-Y+Ot7R(?

  至于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我自然会说明白。

H-n${LN4Z0

vw6X\k t0  杨立群呆了一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气味,我从来也没有闻过这样的怪味道。这种味道……”

6xd5@vv8KR9X!QaV0

REQ+ZF/l2Y*t0  杨立群还没有讲完,简云竟然忍不住吼叫了起来:“你根本不可能闻到什么气味,那是你的幻觉!”

FC5{ bc W N0雲莱网络p2~*x-c,@'dE2NS

  杨立群立时涨红了脸:“不是!因为那气味太怪,我一直想弄清楚,却没有结果。”

np1g6]5s3})Z0

Z+zr%~ rd0  我作了一个手势,不让简云再吼叫下去,向杨立群道:“你当然无法弄清楚,现在要找一个发出这样气味的地方,至少在这个城市之中,根本没可能。”雲莱网络Pa)e K0lo"_

雲莱网络9B|n&D5vT

  简云听得我这样讲,已经气得出不了声,杨立群则诧异莫名:“你……你知道那是什么气味?”雲莱网络SI'y4pb"IX

.W ^*_(r9hbE"w?0  我点头道:“我不能绝对肯定,但是我可以知道,那种气味,是蒸熟了的黄豆,被放在压榨的工具上,榨出油来之后,变成豆饼之际所发出来的一种生的豆油味道。”

Z9S;@vO.{6a)P_0

AY1\zd{0  简云用手拍着额头,拍得他的眼镜向下落,他也忘了托上去。他一面拍,一面叫:“天!两个疯子,两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杨立群却被我的话震摄住了,他定定的望了我半晌,才道:“对,我……我……我……”他连说了三个“我”字,又停顿了一下,才用一种十分怪异的声音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一座油坊中?你怎样知道我的梦?怎知我在梦中走进去的地方,是一座油坊?”

.J*q6a1uW0雲莱网络\N5n V9S@4b

  我忙道:“别紧张,说穿了十分简单,因为有人和你一样,也老做同一个梦,这个人向我叙述过梦境,在梦中,他就进入了油坊,而且我相信,就是你曾经进入的那一座!”杨立群的神情诧异更甚:“那个人……那个人……”雲莱网络1X@9C$w)i6o

|M/v c7mru e2y~0  我道:“我一定介绍你们认识。”

(P%a*hYi0

V6m6y%K(B4L5r C0  杨立群又呆望了我半晌,他还未曾开口,简云已经道:“两位是不是可以不在我的诊所说疯话?”雲莱网络;KP"_!}8B [#t,@%@[

雲莱网络WEks0y8g7OdoC

  我叹了一声:“简云,你听到的不是疯话,而是任何心理医生梦寐以求的一种极其玄妙的灵异现象,你要用心捕捉杨先生说的每一个字。”雲莱网络V R.h+ea

s:nbv"k H0  我这几句话,说得极其严肃,简云呆了一呆,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不再驱逐我们。

*di_+A!u s0雲莱网络 Wv~!|j&DH g%q

  杨立群又呆了片刻,才道:“在梦境中,我是一个叫‘小展’的人,因为每个人都这样叫我。”雲莱网络PiA-r#k

雲莱网络I6Y3uU-ug$`e

  他讲到这里,又苦笑了一下,道:“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个小展是什么样子的,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机会照镜子。”

L3`@YI#]l6?PQ0雲莱网络0["eIw;?+v-~

  杨立群又躺了下来:“我进去之后,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三个人全是男人,身形高大,有一个还留着一蓬络腮胡子,看起来极其威武,这个大胡子,坐在一个极大……极大的石磨上。对了,我进去的地方,正是一具大石磨。”雲莱网络gzhr ]4y

NxM,x1[VV0  “石磨在正中,左手边的一个角落……”他讲着,挥了挥左手,指了一指。然后才又道:“左手边,是一座灶,有好几个灶口,灶上叠着相当大的蒸笼,也有极大的锅,不过蒸笼东倒西歪。我进去的时候,一个-长子,就不住将一个蒸笼盖在手中抛上抛下。还有一个人衣服最整齐,穿着一件长衫,手上还拿着一根旱烟袋。”

-w U[Er0雲莱网络"N!n1P G!p3K4?(O

  杨立群停了一停,才又道:“这个旱烟袋十分长,足有一公尺长,绝对比人的手臂还要长,在现实的生活中,我从来也未曾见过那么长的旱烟袋,我也一直在怀疑,那么长的旱烟袋,如何点烟的。”简云不耐烦道:“这好像可以慢慢讨论。”

!N7]3o;ciS0

}/MF0D8?'X g0  我瞪了简云一眼,拍了一下杨立群的肩头:“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叫人代点,一个是将一枝火柴擦着了,插在烟袋锅上。”

|'Eg%tf-WE:a0雲莱网络[ }*{h:i

  杨立群呆了一呆,用力在躺椅上敲了一下:“是。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p5_-b{1V1ia%LK0

s2Zo"J_xc0  简云又闷哼了一声,我向简云道:“你要注意他的叙述。心理学家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杨立群先生的梦,和他的生活经历全然无关,他在梦境所看到的东西,有许多他根本未曾在现实生活中见过。”

*l5hG8KD~9Y/W0雲莱网络S6x3TLE a ]p

  简云的神情带着讽刺:“不单是东西,还有他从来也未曾闻到过的气味!”

&\6[9F*P]+s#~o0雲莱网络)w(o.M5S2m

  我和杨立群都没有理会他,杨立群续道:“我一进去,那个拿旱烟袋的人,就用他的烟袋直指着我,神情十分愤怒,坐在磨盘上的那个大胡子也跳了下来,和那瘦长子一起,向我逼过来。”雲莱网络 I4Z} lH0O2g)Pz

FQ!WoK c6`3D2k0  杨立群道:“我本来就十分害怕,到这时,更加害怕,我想退,可是大胡子来到我身旁。拿旱烟袋的厉声道:‘小展,你想玩什么花样?为什么那么迟才来?’在他喝问我的时候,大胡子已在我的身后,揪住了我的胳膊!”

z9D/ba[d"s0

.a*{.O%V.\ m*]|0  我听到这里,陡地怔了一怔,简云也呆了一呆,陡地挺了一下身子。雲莱网络XY6GF9\@C.u

雲莱网络f"['F_Uo

  我必须说明的是,这时,杨立群正在全神灌注地叙述着他的梦境,期间未曾有间断,我和简云的反应,也未曾打断他的话头。

'fH!bu:Q9V lyN%w/\ j0雲莱网络k_6MuH&mZ

  但是我却必须在记述中将杨立群的话打断了一下,那时,我和简云两人,感到惊愕的理由一致:杨立群在讲述梦境,不知由什么时候起,口音起了相当大的变化。

y ?8F$[6T*KD0雲莱网络_:k [d7?9R

  不但是他发出来的声音,和他原来的声音听来有异,而且他所讲的话,所用的句子,也和他所用的语言,大不相同。例如,他用了“揪住了我的胳膊”这样的一句话,而且还带着浓重的山东南部山区的口音,那是一句土语,用他原来惯用的语言来说,应该是“他拉住了我的手臂”。雲莱网络`6b0ZT^^

7q? oM A0  而杨立群的这种转变,显然是出于自然,绝不是有心做作。

jn{t;ga V'w }#D?0

:zW d+}qrA0 雲莱网络q%WmK*i6]:f Pf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80人表态】
12票
感动
11票
同情
9票
无聊
6票
愤怒
11票
搞笑
14票
难过
8票
高兴
9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