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黑鹰传奇(作者:戊戟)

雲莱网络#N$yStb7r

   莫纹姑娘为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不落入贼人手中,自己独担盗取之名,引来了黑白两道高手的追杀,也因此事被逐出师门,并出生入死地与武林上各派魔头厮杀搏斗。雲莱网络NV5rb"c(b&Ds

雲莱网络O K*Z$d%SK4ZP,O;GA

  痴儿慕容智身怀绝技,时而是白衣书生,时而是黑鹰大侠,形影不离地跟随着莫纹姑娘,历险江湖,先后以惊世骇俗的武功,掌毙疯丐、活擒俏郎君、大败西天法王,一一击败了武林中那些心怀野心、不择手段、意图称霸的魔头。雲莱网络Yv.K+VzM zh

雲莱网络!mwa-Xx(e-C

  不打不相识,相识才相爱。书中既有刀枪相对,武功斗法,也有儿女情长,男女缘分。经风雨、闯江湖之后,莫纹与慕容智这对情人终于情满湘江。雲莱网络Y_Z3t8?#[ ^5l1z

q.v\u!`fm0第一回

ts rpSr(Apa$uw0雲莱网络yT5cS%Be

  武林中有这么一句话:“虎门无犬子,良师出高徒。”意思是说,武林中的一流上乘拔尖高手,所调教出来的弟子,武功绝没有不好的,起码也可以跻于一流高手之列,有的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个享有盛名的武林世家,他的子孙后代,必然都身怀家传的一二门绝技。即使是资质差、悟性不高的子弟,虽达不到上乘境界,其武功也该懂两下,起码可以在江湖上行走。雲莱网络o-G HG9L~ga*o Z

;yLj as7_u0  但是这句话,对武林中享有盛名的慕容家来说,就不大适合了。尽管奇侠一枝梅慕容子宁身怀绝世神功,却不能传给他的儿子,他儿子在武林中始终没有什么名气。幸而第三代出了一个慕容小燕,技压群雄,慧冠武林,以家传的武学,名扬天下,重振祖威,致使慕容一家,雄踞武林近百多年。慕容世家所在地孟莫山紫竹山庄,成了武林的一块圣地,黑、白两道英雄人物,无不慕名前去拜访。到了第四代,又不行了。慕容子宁一身的九阳真气和慕容小燕丈夫墨明智一身的怪异真气,那是别人怎么也练不出来的,这就要讲求资质、机遇了。尤其是墨明智那种怪异真气的练法,谁也不敢去尝试,否则,不死也会走火入魔,终身残废。至于家传的西门剑法、灵猴百变身法和迎风柳步,那得要有深厚的内功才行,就算是你学会了西门剑法的招式,没有内功为基础及上乘的轻功相辅,便达不到雄、险、幽、奇、绝的佳境,发挥不出西门剑法的威力。所以第四代慕容墨,根本无法继承墨明智和慕容小燕的绝学。雲莱网络w.k.~vZcI@

雲莱网络]/R~/BM]3B

  因此武林中就有人说,恐怕这大概是慕容家族的运数,隔代才能出现一位能人。武林中人,都将目光放在慕容家第五代人身上。可是这第五代人比第四代人更不争气,一个慕容明,说话的口才还不错,似乎得了慕容小燕的遗传,但却不认真扎实去学武功,反学得一套西门剑法,便自以为了不起,可以打尽天下。于是他到外面转了一圈后,得意洋洋地回来了。因为凡是与他交手的人,不是甘拜下风,便是被他击败,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其实这些与他交手的人,有的是看在慕容小燕份上,交战四五回合后,便自认武功不及,赞他剑术高超,家学渊博,但心里却暗暗纳闷:这是西门剑法么?有的一听说他是慕容家的人,便拱手退让,连称不敢献丑。至于黑道上的英雄豪杰,更敬畏慕容小燕和墨明智的盖世神功,害怕得罪了他们,招来杀身之祸。所以这些黑道上的人物,几乎是不战而退。如此一来,慕容明更是目空一切了。这就是江湖上的所谓“捧杀”,这一招比暗箭杀人更为厉害。雲莱网络 Vu[zl0gHj

雲莱网络FnXq)E4Q2y y

  慕容明的弟弟慕容智,就更不成材。慕容智小时候,十分精乖伶俐,天赋极高,慕容小燕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其他武林人士,也都刮目相看,认为慕容家果然每隔一代,便出一位能人,不知是慕容智太精乖伶俐了,还是慕容小燕和墨明智过于望孙成龙,逼他练武学艺,他越大就越古怪,干出了种种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来。叫他练掌法,他无端端将一部掌法要诀烧掉,将纸灰倒进水里全部吞到肚子里去。慕容小燕惊讶极了,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回答得叫人哭笑不得:“奶奶,我吞掉了掌法,掌法都在我肚子里,以后不用练我也会了。”

)fN+F3e p(Ya+z-f7`y0

vb3E7IC4d0  “混帐东西,世上有你这样学武功的吗?要是将所有剑法、内功心法全部都吞到了肚子里,那还有人辛辛苦苦去学武功吗?幸而你烧掉的只是六合掌法入门招式,倘若是六合掌法精要,这份武功秘笈不给你毁了?你这个小脑瓜,不想想怎么去练功,却想出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办法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Xc|Z-|wE _.P!f0

6y1\~4}#gp"L0  有时,慕容小燕要传授慕容明西门剑法,叫他在旁边好好看着,一切细微的变化都要记在心里。他回答得顶爽快:“奶奶,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地看。”

S?~J*Tyl0

`+hz t`a#e0  不错,他的确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时而低头沉思,时而微笑,时而惊奇地呼喊起来。初时慕容小燕还以为他真的用心在看。但渐渐发觉不对头了。见他蹲了下来,直望着前面的草丛发呆,小燕不禁走过来问:“智儿,你看清楚了没有?”

L5p2R7Q m;di0

Q!JT*HIr v%~4dRW0  他仍望着草丛,头也不抬地说:“看清楚了!看清楚了!”雲莱网络dvUO-{a

q2In,R-C'Qv.El ~6lSD0  “好呀!那你到场中央去,将剑耍一遍我看看。”

k,]Z6mu g1o0

@,Cvj(u)F4R ].f0  他淡然地抬头说:“奶奶,你叫我干什么?”

t(W9}Ab6we0

|H F_.LY8n"l{0  “我叫你耍剑,你不是说已看清楚了剑法么?”雲莱网络(J/N.FB` Af9n9Y

雲莱网络(p2Q9Y|;H&U

  “耍剑?我,我,我没看呵!”雲莱网络W~n7o9g$N$d

雲莱网络.m.Q-n"u/w;r

  小燕扬了扬眉:“那你在看什么?”雲莱网络1Q*y[o0BX7@$Q9X)a8t

雲莱网络w H1y PC!_

  “奶奶,我,我在看草里的一只小螳螂在捉虫虫。”

mZ ca(j1ps#I p_F0雲莱网络^.At4gZ'K1{ i"y

  “什么?你不是看剑法,而是看螳螂捉虫子?”

P ^x"v6b&]Sn2M0雲莱网络-R0f? [ L2@T(P5Xm

  慕容智不知奶奶已生气了,却高兴地回答:“是呵!它好凶恶,从虫虫后面一下便扑上,将虫虫咬死了!”

2F Co\~0F{*g z0雲莱网络T J0LC'k3Y

  “它怎么不咬死你的?”雲莱网络n|L h8I;yiB

雲莱网络4rq*U yk1~ VvH2u

  慕容智大吃一惊,吓得一跳而躲开:“我这么大,它能咬死我吗?”雲莱网络fD[%N'vv;y%qc7y

雲莱网络[+ev M"oK4l {/@j

  小燕气极了,“啪”的一声,一巴掌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直打得他四脚朝天翻倒,嘴角也流出血来,骂道:“你这小浑蛋,我叫你看我耍剑,你却看什么螳螂捉虫来着!”

%pzdGdp/Rf0雲莱网络/I/z~2{Eg9gT)o9o$e

  “奶奶!”

Z'U+\o f[ c0雲莱网络 P@ C+]Go2t0`K

  小燕朝慕容明喝道:“去!去将这小浑蛋捆起来,扔到柴房里,饿他三天三夜,看他以后还看不看螳螂捉虫!”

;kn G lP'_0雲莱网络4D Cd1cj}2Lo

  慕容明迟疑了:“奶奶……”雲莱网络6ow8t]4Cb;}O

雲莱网络/T~t;b"bP m]

  “什么!你也敢不听我的话?”雲莱网络6At N@mP/i,n)F

T4sz1O1f}^s0  “奶奶,兄弟还小,不懂事……”雲莱网络$F&fS3Z6r/T!f

雲莱网络aq0F,@mpB Dh5B.M

  “十六岁的人了,还小吗?我和爷爷像他这般年纪,早已在江湖上闯荡了,有他这般的不争气么?”雲莱网络E3Rjby3nU xP

雲莱网络6P#^'} D3{8~

  慕容明不敢再说话,只好将兄弟捆了,送到柴房关起来。慕容智问:“哥哥,怎么将我关到这里的?”

w"e&u&k,HL'T^,cB0雲莱网络0B b4l/qW|hl

  “兄弟,奶奶生气了,谁叫你不好好学武呢。”

!Z!`-h'\0S"G.sE0雲莱网络R+O.ZH[E h

  “我学了的呀!”雲莱网络jeud!iK

雲莱网络*u;tHQ\h~Ln4w

  “兄弟,你暂在这里睡一夜吧,说不定奶奶气消了后,明天就会放你出来。”慕容明摇摇头走了。

j,z+A @Uh.O_.Jc ]j0雲莱网络)e%hxo0C-wM6Z@\ o

  小燕是紫竹山庄的女庄主。在紫竹山庄,她的话如同圣旨,谁也不敢违背,就连墨明智,也不敢多说什么,他一向惧内惯了。雲莱网络;z&jFv2N2o9XT

雲莱网络:a#AM!u9qSpa X

  全山庄的人,以为慕容智给关进柴房里,一定会难过,会忏悔。谁知他在柴房里,不是呼呼大睡,便是将柴草搭成小房子玩,还嘻嘻哈哈地自娱自乐,半点也没忧愁的样子。雲莱网络K!@Chbbj

雲莱网络Z ]o"l)HWR

  关了两天,还是墨明智说情,将他放了出来。他还感到愕异:“怎么?这么快就放我出来了?这柴房里可好玩呢!”

'^`;kv'j[5o$g"{0

a#@P0@(B0  看守他的人感到好笑:“小少爷,你快去吧,老太爷在书房里要见你哩!”雲莱网络/l T?O,S.Fu sOM3K

雲莱网络 PA1B,WHn~

  “原来是爷爷要见我,太好啦!”雲莱网络 r I/c ug0s@

雲莱网络c1uA ? q;p4snM

  慕容智一溜烟跑到书房去见爷爷了。墨明智一见他,似乎在他的眼角眉梢中看见了小燕的影子。这时墨明智才感觉到这个贪玩淘气的小孙儿不像自己,也不像他的父母,反而像他奶奶。怪不得小燕对他那般深爱而又格外厉害。的确,这个小孙儿,性格有点像他奶奶一样的精灵古怪。墨明智中年才得一子,钟爱极了,他儿子也像他一样忠厚老实,因悟性不高,学武虽勤,但始终成不了武功高手,使小燕甚为不快,所以将希望放在第五代人的身上。这时墨明智已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忠厚性格如初,见了这个小孙儿,不由慈祥地问:“智儿,你怎么不好好跟奶奶学武,惹得奶奶生了那么大的气?”

nA6wY%Q-n:bWL0

0Xf#ongj2ejQ0  “爷爷,我不知道奶奶不喜欢我看螳螂捉虫虫,是不是螳螂太凶恶了,奶奶讨厌?”雲莱网络R?'H*D{%I1M1PC

`2c3Xp9b#Pb0  墨明智感到好笑,说:“别胡说了,我问你怎么不好好跟奶奶学武的?”雲莱网络O7J:] @W"xG

!~x HVd J+tcS0  “爷爷,学五不好玩,又辛苦,我还是学六吧!”

'V+b*faF0

c]2]t7b }U0  墨明智愕然:“学六!?什么学六的?”雲莱网络/Q }l|L0j9@Y Em

(fn.p G/E&y}D0  “爷爷,你怎么连学六也不懂的?就是读书写字呀!”

` YN5S'R0雲莱网络5_ @WM2lX"xc

  “读书写字怎么是‘六’了?”

n}&N?)g&r7UTF0雲莱网络bv&TYm+@e8GB

  “五经加上写字,不是六样么?而且,这才是高功夫呢!”雲莱网络l.[%D$S*~2yQ

雲莱网络/C+kn^+Xxf g

  “它怎么又是高功夫了?”雲莱网络9EY_&h2q uN9L

:{9Lo d2|\k @iP0  “爷爷,你怎么又忘啦!这是你说的。”

4l:H[3d;~)q0

X@:Ip3a1}Cn0  “我几时说的?”

M0^ {l#v5H$IW([!X0

m dY'v;vD0  “嘻嘻,爷爷还说我记性差,原来爷爷的记性比我还差。爷爷不是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吗?”雲莱网络0I#tlS_5A

雲莱网络;hW4N M e"D

  “不错,不错,不过这话不是爷爷说的,而是书上这样说的。”雲莱网络@ eD}/Y/Y`

/R7Xoo_?0  “书上也这么说,那它更是高功夫了。我要学高功夫,不学一二三四五低功夫。”雲莱网络5IC#f"ik:[

"o7c1m&P U(E0  “哎!这不同,读书不算武功。”雲莱网络)M x8xo%\X i p3A(Z9O

雲莱网络v6r-{*QI?q

  “它当然不是五功,是六功。”雲莱网络^ow\H$j7DU

雲莱网络/y%j V{o7g#F3_5b

  墨明智对这个说傻不傻、说精不精、行为怪诞的小孙儿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好说:“好,好,是六功,六功,但武功你也要学。”雲莱网络!GX9u8FH

lK'Z]4pi0  “我既然学高功夫,学低功夫干嘛?”雲莱网络 TY%hA+HOB

雲莱网络 hV-g8BeM

  “学低功夫,可以强身自卫,不会受人欺负。”雲莱网络x@8i$LcZ

雲莱网络fhjA!w/zQ_!m

  “爷爷,我身体够强的了,而且更没人欺负我,干吗我还要强身自卫呢?”雲莱网络(g'{N&VP

]7y6Z{ Uk0  “你怎知以后没人欺负你?”

q!{rs aqU0

uL s _ S0  “有爷爷奶奶,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谁敢欺负我了?”

4C'FPZ.@0

2IdQM-NzI0  墨明智怀疑眼前站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十六岁的人。再想起这小孙儿平日的行为的确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心中不由一紧:莫非这孩子不正常,心智仍然停留在五六岁年纪?还是平日我们太娇纵他了?他将这种想法跟妻子小燕一说,小燕也紧张起来:“不错,这小浑蛋是有点不正常,行为作事与常人不同,明天请位大夫来给他看看。”

k4dQ D!h\0u]Ul0雲莱网络M9hLn No+J!Cz I

  大夫请来了,却不知道慕容智跑到哪里去了。家人四处寻找;最后才找到他。原来他和小厮在后花园里捉迷藏,玩得浑身是草屑泥土。小燕看得又生气又心痛,问:“你不是学六功么?你跑到哪里去学了?”雲莱网络,e8]*yP)s^

[9K$w3N^:]'E0  “我学完了,跟小三子捉猫猫玩。”雲莱网络1e'}OM(J0M

雲莱网络,[R0k ~e/L6f&IX

  “哦!?你这么快就学完了六功?不错呵!那你抖抖你学到的高功夫给我看看。”雲莱网络+x:F+e$o3q R*| W1]

t[6]uM0  慕容智可不知该怎么向奶奶说才好,高功夫怎么抖的?他眨眨眼似乎想到了,说:“奶奶,我在花园里已抖了呀。”雲莱网络;B!y)cP%[#\!Y

雲莱网络+?iM1p7h4l

  “是吗?你怎么抖的?”雲莱网络&t3v r0^ P/N _1w6D

2HG L-Kvf~0  “我跟小三子捉猫猫呀!”

8Yx!Ph4A&aUo?:b!W0

4h8c!um B N`0  “那是高功夫么?”雲莱网络q4hQ/E&w l n O'L9R

雲莱网络R-v z)yi]XKjr

  “是呵!书上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当小三子是朋友,见他来了,就跟他捉猫猫玩,很快乐的。”

-?:Q4F6k+S7`/b%I0

9v7f2ho|(LHL0  小燕见他一本认真地说出,不禁又气又好笑,说:“好呀!等会我也跟你到花园里不亦乐乎去!”

9U V!q*B,]N(\0

fA4_V%^p:L9`,y:S0  慕容智高兴得跳起来:“奶奶,那太好了!你以后不会再教我学什么五功了吧?什么剑呀掌的,那多不好玩。”雲莱网络|4I&Sp%u n!^

JLs a b_(R9L0  小燕喝着身边的家人丫鬟:“拉他下去洗干净身子,换上衣服,带到前厅去看先生。”雲莱网络Y!FBPa!x2L

:Wk'Vi tb3o0  慕容智奇异了:“看先生!?看什么先生?”雲莱网络|T)K[\ HE

雲莱网络;xW0c6f D

  一个丫鬟说:“小少爷,是特意请来给你看病的先生。”

4s$R]3S P+uu0].h0

mR?f qp0r$]a0  “看病的先生?我没病呵!”

a r:W?T0雲莱网络Rr B U h?_6h[H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217人表态】
32票
感动
28票
同情
30票
无聊
28票
愤怒
24票
搞笑
24票
难过
25票
高兴
26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