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江湖传奇(作者:戊戟)

  小蛟儿原为俏夜叉黄玉凤与覃雷的私生子,母子失散十年。在他襁褓的时候,俏夜叉要对付宿敌青衣女魔的来侵——其实是家中的恶仆见财生意,故意发放错误讯息。又于厨房放火,以便吓跑俏夜叉,取去财物。就在当晚混乱之际,路经的奇侠一枝梅与小魔女见到一庄院生火,遂救下了小蛟儿。因为事忙,只有交托附近洞庭的一位渔人抚养。两人自始相依为命。老渔人因为无力缴付当地黑帮锁龙帮的渔税,小蛟儿被锁龙帮抓去抵税。雲莱网络d([7X.P2u4wg0Vp4|
雲莱网络/n2Bh2fh&P?
  怪影云中鹤要歼灭锁龙帮,顺手救出了小蛟儿。小蛟儿独自返回洞庭时,被俏夜叉发现,又找来老渔人道出当年真相,母子两人乃得相认。一个神秘组织的杀手马凉来访俏夜叉,要求她加入,并用计毒害俏夜叉及怪影。俏夜叉只有加入该组织。为免儿子受害,俏夜叉暗中命小蛟儿随怪影出走。因为俏夜叉于江湖声名不佳,故此怪影不欲教授小蛟儿武功,以免他学成后助纣为虐。他介绍小蛟儿到三不医徐神仙学医。一次小蛟儿跟随徐神仙到魔鬼峡谷,无意中遇见天圣老人……
mVF!H&P%T0
f]a!W_6eR0第一回 洞庭蛟儿雲莱网络7\c;L&TUOb;hP

0K)I X{(PMC%hs0近年来,在湘西崛起锁龙帮,势力日增,手已伸到洞庭糊边来了。帮主方人定,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身锁龙功,招式怪异,劲气逼人,打尽了方圆百里黑、白两道的高手,使锁龙帮从一个小小的组织,成为江湖上的一个大帮派,方人定更成了远近闻名的人物。不论走帮的、卖艺的、保镖的,路过湘西,一定要在他门下投下拜帖,送上礼物,才能平安过境,安心谋生。不然,你就别想活了。雲莱网络0}qt,j'{R,~#h`3S
可是近两天来,锁龙帮一下紧张起来,方人定更是日夜不安。一到黑夜,他所住的大院,不论前厅后园,都是火把通明,戒备森严,人人面色凝重,如临大敌,就连瓦面上也布下了人手,以防不测。雲莱网络U` C;N.e
在戒备森严的氛围之中,只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听候使唤的小蛟儿,却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瞪大一双眼睛,望望这个,又看看那个,就是不敢动问。他不是锁龙帮内的人,只因爷爷交不出渔税,给锁龙帮的人拉来顶税,伺候帮主罢了。在众人眼里,小蛟儿只是一个被呼来喝去、任人打骂的小杂工,谁也不会理睬他。
#o7\~3},yy[0这夜,他送完茶水退出来,打算回去睡觉,却听到院子内树下有两个人在轻轻地说话,他一时好奇心起,选了一处石凳坐下,装着小憩,偷听他们说些什么。雲莱网络D9[:cI;gi"a
“三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来了一个顶厉害的对手?”
7JW ^l&Wf5p+\0“晤!要不帮主会这么紧张吗?”雲莱网络*_3G4Xi#hb-K.A&a
“是谁!?是不是震惊武林的小魔女?”
e,KK8gVK%rJ0“不是!”雲莱网络n;b5}:`+s;Ld]&M
“是黑蝙蝠?”雲莱网络 y~"^`\8g9kP
“你真是瞎扯谈,黑蝙蝠早已死了,你去昆仑捡他的骨头去吧。”雲莱网络M:O{l(j7d|
“是武当新掌门常怀玉?”雲莱网络1|8}^kzJ
“不是!”雲莱网络8jjf/f:c?\9b
“那一定是令人害怕的诡秘女侠了!”
W J9j"`Z1W;D5_ ?.m ?"H0“诡秘女侠算什么?就算是甘氏三煞都来,帮主手下的几位堂主也可以打发他们了。”雲莱网络WmB0o,eH
“莫非是武林八仙中的一个?”
U)m? KR!h0“不是。”雲莱网络3N6|8Xa:p3H'V
“那么是谁?”
6C7B9EV+{0“一个怪影。”
NkA9m,c0问话人愣然:“什么!?一个怪影?”雲莱网络7p.BIjU6P#i1?j
“对,就是—个怪影。”雲莱网络 qc rl"qf
“怎么怪法?”
mlI*JpM"Sv0“不知道。”
2^1Z`eo0“不知道!?”雲莱网络3d)XgSp%?
“对!因为谁也没有看清它是什么样儿。”雲莱网络3bf{,KDDI
“为什么?”雲莱网络+wk-[%}W7P?m$i7s
“因为看清它的人,都不会说话了。”
eHqrX:i$b \G0“给吓昏了?还是疯了?”雲莱网络'@I;FU4j L2s ?
“不!死了。一个死人,会说话吗?”
!B IW0s)Y`SUr&i.}0“给吓死的?”
)NBDB*_N0“不!给怪影杀死的。”雲莱网络"eT7G3tic
问话人半晌出不了声,最后才问:“真的?这怪影这么厉害?”
"s/wp:_@2}"V1n@#O~0“厉害极了,只要它一在你跟前出现,你的头就会突然掉下来,在你身后出现,没等你回头,你也会翻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6M-?f&k7TYX3v-T0问话人又怔了半晌,然后疑惑地问:“三哥,你不是在吓唬我吧?”
ny R:r6`J_0“我怎么吓唬你了?”
xj`v7h5S8@s*WJ_0“既然见到怪影的人都死了,谁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了?”雲莱网络;U a YFT:@"s6hl*l
“因为有一个怪影不想杀死的人,叫他带口信给我们帮主。”
;]o1X3F;XJS"]}0“这个人是谁?”
GfM{lDE Qq0“就是黑龙堂堂主。”雲莱网络c9Q)P7?"M
“那黑龙堂堂主看清楚它了么?”雲莱网络NlrIWv'W
“黑龙堂堂主也没有看清楚它。"
%O*h!nc]6_o:_0“为什么!?”雲莱网络&NED+ru,SP2G$SU
“这怪影突然在他身后出现,冰冷的手指对准了他的后心,叫他别回头,交代了他几句话,又一下消失了!黑龙堂堂主只在月光下看见了一团影子,是人是怪也不请楚。”雲莱网络%~&T:hcUOa
“是不是黑龙堂堂主碰上鬼了?”
%`?5_,](XCQ0“是人是鬼,谁也不知道,但这个鬼会杀人,会拿走人的脑袋。我们派去洞庭湖的白龙堂堂主的脑袋,就是这个怪影取走了的。”
@%Oe@az/d0“它叫黑龙堂堂主带回了什么话?”雲莱网络~Lhu.a_x;k
“叫我们帮主解散锁龙帮,或者将脑袋割下来交给他。要是不答应,他三天后就亲自来取帮主的脑袋。”雲莱网络)CT NZ7FX;y6{
小蛟儿在那边听了两人的对话,初是感到惊奇,再是感到好笑,后来感到有点害怕了,最后,他又对这个怪影好感起来。他巴不得这个怪影早点来,取走那作恶多端、色赌包娼、逼良为娼的帮主的脑袋,自己不但可以回到爷爷的身边,帮助爷爷下湖打鱼,今后打鱼人还不用向锁龙帮交税钱哩!雲莱网络y{9Z&Bw2Oa/c3^
三哥他们仍在那边说话。三哥说:“你想,我们帮主会答应吗?”雲莱网络U|3Z`$E6} J
“帮主怎么会答应呢?解散了锁龙帮,帮主手下几百个弟兄喝西北风么?帮主更不会自己将脑袋割下来。”雲莱网络 P3\cNc3s}+N7_
“所以今夜里,怪影必定要来取帮主的脑袋。今夜是第三天了,他不来,以后就再也不会来了。”雲莱网络\aN.D a"r]~*x
“你怎么知道他以后不会来?”
AdpS6u2@Z0“听人说,这个怪影说三天就是三天,多一个时辰也不行。—过时辰,他就不会再出现。”
:yry'? IDP3\0小蛟儿听到这里,感到失望。眼看三更就要响了,这个怪影是不会来的了。他站起来,准备回下间睡觉,蓦然间,他听到有人惊呼一声:“怪影!”但见几条劲汉从两旁厢房、假山中冲了出来,喝问:“怪影在哪里?”雲莱网络-cv:}_v1hq8f
为首的是锁龙帮护法的黄龙堂堂主。论武功,除了帮主,就是他了。其他几条劲汉,都是帮中一流的高手,负责守护这院子。这院子,正是帮主方人定所住的地方。
,w5}:f3RdLCp0那惊呼的人正是在树下轻轻问话的人,他朝小蛟儿指着:“在……在……在那里。”
&hV\ ^3x0i6z+M0众人都朝小蛟儿望来,除了小蛟儿木然地站着和小蛟儿的人影外,哪里有什么怪影?
y ]JI-]!K0黄龙堂堂主喝道:“胡说!哪里有怪影?”
Q%S I#spGD0“它……它……还在晃动……动……”他定神再看,才发觉自己看错了,原来,刚才小蛟儿站起来时,无意中碰着花枝,花枝晃动,在月下的投影也自然地晃动了,再加上小蛟儿的身影,他便以为是怪影出现了。雲莱网络+o6Yy4DtT S
黄龙堂堂主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得他两眼金花乱飞,喝道:“派你出来守夜,你却在谈话,现在又胡说八道,要你何用,给我拉出去砍了。”立刻有人把他架了起来。
5]4o!l1svZ(JI9^0那人恐惧起来,大呼:“堂主饶命,堂主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hk5m:?2O}(^ a0这时一位中年妇女从正屋掀帘出来,说:“黄大哥,帮主说,先饶他一命,关进水牢再说,别影响了今夜的戒备。”
a._!T7f%@#b `0黄龙堂堂主立刻命人将那惊呼者带走,瞪了三哥—眼,“今后你再敢胡言乱语,动摇人心,小心我砍了你。”
0T"P'd ID3|0三哥吓得面如土色,连大气也不敢透,黄龙堂堂主又狠狠地瞪了小蛟儿一眼,小蛟儿顿时心里发了毛,害怕也将自己关到水牢里去。谁知黄龙堂堂主却喝问他一句:“你在这里干什么?”
6wVc:[Z/Q,_.{e B0“小……小人在……在这里听……听候老爷使唤。”
or/_ X aS |0这时中年妇人说话了:“小蛟,这里用不着你,回去睡吧。”雲莱网络f0q8](FL0k%t5M
这位中年妇人,也是锁龙帮白龙堂的副堂主,号称白龙剑夫人,全帮上下,只有她对小蛟儿还算好,没有怎么打骂小蛟儿。
/~)Bl,@D"x@7{~n0小蛟儿连忙应声:“是,夫人。"雲莱网络R,{"RY hg
黄龙堂堂主喝道:“还不给我快滚?”
(y.\h'H.u]_0小蛟儿慌忙跑开,心想:你这么凶恶干吗?动不动就要打人杀人,最好怪影快点来,连他的脑壳子也摸了去。小蛟儿还没有跑出院子,又听到有人一声惊呼:“看!怪影!”
`V#?,F q/P,F0小蛟儿一怔,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果然见院子高高的围墙上,出现了一个不见面目的怪影,月光下,长长的身影映到另一边围墙上,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恐怖。黄龙堂堂主一支暗器激发而出,暗器打空了。眨眼间,怪影突然在墙头上消失了。真是悄然而来,悄然而去。黄龙堂堂主大吼一声:“跟我追!别让他跑了。”他首先一跃登上墙头。接着帮中的十多个高手,也纷纷攀上墙头或跃上瓦面,去追赶那怪影。雲莱网络 [M\${.[4|
小蛟儿吓呆了,只听见前厅后院,人声嘈杂,脚步纷乱,似乎有人又朝这院子里跑来,他才想到,我呆在这里干什么?等会儿众人涌来,不将自己撞翻乱脚踩死才怪,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他四下看看,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的,只好爬到树上去。雲莱网络LKT E#?]b
蓦然间,他感到身后一阵微风骤起,跟着眼前一闪,一个怪影如流矢飞电,在他前面一掠而过,直飞到帮主房间的窗口上,刹时而没。接着他听到帮主方人定一声怒吼,房内的灯火全灭,跟着又是几声惨叫。小蛟儿惊讶不已,黄龙堂堂主不是带人去追赶怪影么?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雲莱网络-hW:V;fLG/I
帮主的怒吼和几声的惨叫,顿时惊动了全帮上下人手,纷纷涌来,有的问:“帮主,出了什么事?”有的说:“莫非帮主发了脾气?”可是帮主房内寂然无声。等到众人提了火把走进帮主房内时,却看见帮主和他两个随身保护的堂主,全部躺倒在血泊中,帮主的一颗人头也给割了去,桌面上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若不散帮,此为榜样”八个众人看得呆若木鸡,心内悚然,暗想:全帮上下好手不下百人,一流的高手也有八九人,竟然让怪影在刹时之间取了帮主之头,挑死了两位堂主,这怪影的武功,简直匪夷所思,不可想象。何况帮主一身锁龙神功,全帮无人能及,这怪影假若要取自己的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众人想到这里,都有散伙之意。雲莱网络Z4Jod|w
黄龙堂堂主面色沉重,望着血泊中的三具尸体,蓦然想起一件事来,吼道:“快将那小杂种抓来,这小杂种准是怪影的线眼。”雲莱网络\2q&S*K{ l^
众人一怔:“小杂种?谁?”雲莱网络ms+[I1u
“就是小蛟儿。”
/H Z$n1w2\5v0白龙剑夫人惊讶地问:“怎么是小蛟儿!”雲莱网络;zA|:]|(N8pf)e
黄龙堂堂主说:“这小杂种在院子里装神弄鬼,实际上为怪影通风报信,不然,怪影怎么知道帮主住的地方?”雲莱网络8X8W%SB6a2S-}
“对!”有人说:“不管他是不是怪影的线眼,先抓起来拷问,如果是,就生削了他为帮主报仇。”雲莱网络4J+Q1E }2Cj#{!Q]
正在这时,一股火光从后院内冲天而起,巨大殷红的火舌.趁着火势,朝这里卷来,众人顿时慌乱了。一些想散伙的人,趁机掠劫财物而去,甚至为争夺财物互相残杀起来。黄龙堂堂主见如此情景,又见火势蔓延开来,无法收拾,只好带了本堂的弟兄而去。其他堂主见黄龙堂堂主离去,也只好各散东西,自寻出路。一个雄据湘西十多年的偌大锁龙帮,一夜之间,在这神秘的怪影打击下,顿时烟消云散,不复存在。雲莱网络2Ub%pR!O1}Lt
再说小蛟儿躲在树上,听到黄龙堂堂主说自己是怪影的线眼,要生当刂了自己,吓得在树上再也不敢爬下来了。在大火燃烧中,他本想下来,又怕给人瞧见,直等到众人都走了,他想下来时,已给大火封了出路,正六神无主时,忽然给一个人轻轻地提起来,在大火中掠空而去,仿佛腾云驾雾似的,远远离开了锁龙帮的大院。小蛟儿感到莫明其妙,是谁在这时救了自己?是白龙剑夫人么?白龙剑夫人怎么知道自己躲在树上的?当那人将他放下地面,他定睛一看,不禁吓了一跳,是一个无头无脸的怪影子,只露出一双似寒星般闪烁的眼睛。这个怪影子,好像只有一双眼睛,其他什么也没有了,从头到脚,罩在一件黑斗篷中。小蛟儿又怕又惊地问:“你……你……你是谁?”那人不回答,冷冷地盯视着小蛟儿好一会,看得小蛟儿浑身寒毛直竖,心里直打哆嗦,不知道跟前的是人还是鬼。
Q{e|1hQ'nI$pc0半晌,那看不清的怪影突然冷冷地问:“你叫小蛟儿?”
/~+|N |9J;C1g0小蛟儿点点头,他不明白这怪物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其实这怪影杀了锁龙帮帮主后,一直没离开大院,只不过他行动极迅速,别人看不清楚罢了。他在后院放了一把火后,便轻轻落在小蛟儿藏身的树上,黄龙堂堂主等人的说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看见一个小孩子伏在树上不敢动,暗暗纳闷,这小孩子是什么人?怎么躲在树上的?难道他是一位武林高手的子弟,也来锁龙帮找帮主算帐么?可是一看大火烧近来时,这小孩慌得六神无主,根本不懂武功,不忍心见他给火烧死,便顺手将他带了出来。
&a"FY ~vI1i0这怪影又问:“你不是锁龙帮的人么?”雲莱网络:k\Xz f C*W&B tYv
小蛟儿摇摇头:“因为我爷爷交不起渔税,我给他们抓来顶渔税的,伺候帮主。”
7Q&z Z2z0W2WM0“那么说,你不是怪影的线眼了?”雲莱网络cYy)w!Dy
怪影故意这么问,就想看看这小孩的说话老不老实,他从这小孩的眼神中看出,这小孩颇为机灵,但凡机灵的人,一般不会说老实话,会顺着人说一些使人听了高兴的话来。一个人的品质,往往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雲莱网络*s|b,R%a
可是小蛟儿摇摇头:“我不是。”雲莱网络-h8O}{C2ySH
怪影暗自纳闷了!难道这孩子既聪明又老实么?忍不住又问:“可是,那位黄龙堂堂主怎么说你是怪影的线眼?”雲莱网络K(J2k^SU wo
“我不知道。”雲莱网络{i\xDV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雲莱网络${{6{mZ
“你不会是那、那、那个怪影吧?”雲莱网络N0`8n%a\n
“我要是怪影,你怕不怕?”
`[ v[ ~J"B0“怕。 ”
x4iQB/CK%W0“你怕什么?”雲莱网络P` ZH8Qd
“我听人说,谁见了怪影,谁就不会说话了。”雲莱网络;pNj:tiTb|m-GD
“哦!怎么不会说话了?”
iyf,E8YHE8KS0“因为他死了,死了的人会说话吗?”雲莱网络XL*ODK?3k
怪影不由笑起来:“不错,一个人死了,是不会说话的。可是,你现在不是在说话吗?”
wt6T3`RX4Ki:tl `0小蛟儿不由一怔:“你是怪影?”雲莱网络(L ^"L X%XP
“不错,我正是怪影。”
1fX`"e E me ep_0“你、你不、不会杀、杀我吧?”雲莱网络:s dpCbiQ9X
“我不会杀你,不过——”怪影突然想到一件事来,转口说,“好吧,你可以走了。以后你想找我,就到常德有生米店去找我好了。”
W,p _7cU^r0“真的?你放我走?”小蛟儿哪里还敢去找这个怪影。雲莱网络2^$KR(PHv ]
“我放你走,最好你快点走。要不,等我改变了主意,说不定我会杀了你。”
i'K&]k{9{;@y"z0小蛟儿赶快跑开了。他怕怪影会突然改变主意,要去自己的脑袋。正所谓饥不择食,慌不择路,他在荒野中只知一味地向前跑。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和跑到什么地方了,在这荒凉山野的深夜里,四周都是一些黑黝黝的怪影,森林里不时还传出一声夜鹗的叫声。小蛟儿从小跟爷爷在深夜里闯惯了,半点也不害怕。他只害怕那个会要人脑袋的怪影。这时,已接近黎明,小蛟儿隐隐约约发现前面有座小小的山神庙,便朝前跑去,打算在厢里坐一会,等到天大亮后再赶路。
+Wa2e MH0这是一间破烂的无人小庙,小蛟儿靠着柱子坐下来,大概是又累又困,—坐下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雲莱网络D7R o1w4jJ1a2SI:K
突然,他仿佛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他睁眼一看,不由魂飞魄散,原来是黄龙堂堂主将他从地上提起来,狞笑着:“你这个小杂种,居然逃到这里来了!怪不得昨夜不见了你,说!怪影是怎样打发你来锁龙帮的?你昨夜是怎样与怪影通水的?”雲莱网络9ZMD%b1v
小蛟儿在半空悬吊着,挣扎着,说:“我没有与怪影通水,怪影没有打发我来,是你们叫我来顶税钱的。”雲莱网络8a;m@3qH[9q
“小杂种,你还口硬?”雲莱网络+e)b3} a1sw
黄龙堂堂主狠狠地掴了他两个耳光,打得他两边脸顿时肿起,嘴也出血了。又狠狠将他摔在地上,喝着手下:“先将这小杂种捆起来,他要是不实说,先砍了他一双腿,然后破肚挖心,生祭帮主。”雲莱网络G1Eoo0d7Q2G
小蛟儿才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狠狠的一摔了早已痛得晕了过去。一个手下说:“堂主,他昏过去了。”
#Q!{p u*TJ/P7Pw!`Nd(o0“用冷水将他泼醒。”
i}'E)p/WE[D0小蛟儿给冷水泼醒,感到浑身疼痛。他不明白怎么会在这里碰上这个杀人魔王。小蛟儿哪里知道,那怪影将他从大火中救出,施展轻功,飞越山野,瞬息之间,已去百里之外,早已将锁龙帮的人抛在后面了。当小蛟儿在庙里睡觉肘,黄龙堂堂主刚好赶到,路经山神庙,意外发现了小蛟儿……雲莱网络0yrq]){D7G@
小蛟儿心想:早知会碰上了这个杀人恶魔,不如给怪影要去脑袋还好。黄龙堂堂主盯着他问:“小杂种,你说不说?”
L+esg9\6t0“我不知道说什么。”
3N#D!|y+C g8cl;fIg0堂主大怒:“豹头!先将这小杂种的一条腿砍了!”雲莱网络s J"bLL Hi:DbAAm
一个二十多岁的劲装汉子,“当”地将刀亮出来,刀光在小蛟儿面前晃了晃,吓得小蛟儿痛也忘了,大叫起来:“你不能砍我的腿,砍了腿我怎么走路回家呀!”
(^-XYj1d bojO&j)X0“那你说,是怎样给怪影通水的?”雲莱网络i/jc,e0yA
“我没有!”雲莱网络'?:^I(c}&v3E dTk)k@
“你不想要你的腿了?”
\l*E%o'Xg0“我要。”雲莱网络;~eRA#?c
“要,你为什么不说?”雲莱网络1|Pw SQXZ,g9qDJY
有人在旁边劝道:“小蛟儿,堂主不过想知道怪影是什么人、现在哪里罢了。你说了,堂主自然会放你的,何必找苦来受?”
`%A!{2|gS#ks ES0这人是黄龙堂有名的师爷,嘴甜心冷,一向深得堂主的信任。他满以为这样,一硬一软,小蛟儿一定会说。可是小蛟儿仰着脸说:“我不知道呀,能胡说么?”
,v!qO X Q!e7{0师爷笑了笑:“真的不知道?我问你,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雲莱网络7S:y5i~l"Xo^w!Bke
“我怕怪影呀!”
X p+G-D8l9P0“你怕怪影,为什么不躲起来,跑到这里睡觉?”
(kPe l,[,G0“我这不是躲吗?你们不是也跑来这里躲吗?”雲莱网络c-_+GMZ.v)rR
“好,好,你倒挺会说话的。我问你,这里离大院有多远?”
X#x c jjIm~0小蛟儿愕然:“有多远?”雲莱网络9B"aQ`7r!K rl H d!}
“这里离帮主的大院起码一百多里,你不懂轻功,怎么能在两三个时辰跑来这里的?说!是谁将你带来这里?”雲莱网络K%RB2[M6[0Q
这一下,师爷问到点子上了,—时令小蛟儿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这更引起黄龙堂堂主的疑心,大喝一声:“说!是不是怪影带你来这里的?”
:L,D5E6j#\4|!i0“是我自己跑来的。”
2SH.TVg wVE0黄龙堂堂主又是一巴掌拍去,对豹头说:“别再跟这小杂种多费唇舌了,摆设帮主灵位,在灵位前而生当刂了这小杂种,祭奠帮主。”雲莱网络0B"]hM~'uO
顿时两条大汉将小蛟儿提起来,剥了衣服,捆了手脚,掷在种台下。师爷对小蛟儿说:“你快说吧,不然,真的没命了。你这小小的年纪,何苦为怪影子当替死鬼?”
Ng_3D;M~0小蛟儿心里十分害怕,但爷爷的一句活,从小就印在了他的心上,—个人要有良心,不能为了自己而去害别人。小蛟儿虽然害怕怪影,但从心里感激怪影从大火中救了自己,不能为了自己而害了怪影,心一横:“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雲莱网络(j&} sH Lk)D]
帮主的灵位摆设好了,黄龙堂叩头祷告说:“帮主,小弟今日为你捉到了一个通风报信给怪影的人,在你老人家灵前生祭,望你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小弟今后锁龙神功练成,再为你老人家报仇雪恨!”雲莱网络 e4Z [$t,z
祷告完,黄龙堂堂主正要拿小蛟儿开刀,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我不要这小孩来祭我。”
U1?2Hc)CjY0这声音,仿佛是从天上飘落,又好像是从地下飘起,更似乎是从神座上的泥塑神像口中说出。众人全都惊讶愕然了,是谁在说话?不会是死去的帮主显灵吧?雲莱网络-_V.qMh1neJN]"k
黄龙堂堂主惊骇地问:“帮主,是你老人家么?”雲莱网络y%e t\,z q){.o%|
“嗯!”阴侧侧的声音又飘起了:“黄堂主,我看你也别练什么锁龙神功了,干脆下地府陪我吧!”
6~2B3a0i8O#l0“帮主,你——!”黄龙堂堂主更是惊恐万分。
fz\b,d/S0d5T w l5nT0“你不愿意?你一向不是很忠心的么?怎么不愿意了?”雲莱网络*Z tId"pTmW
这么一说,众人更是惊恐万状,加上这庙里阴森森的,帮主的灵位摆在神台上,更添了恐怖气氛。有些人见状不妙,一步步向门口退去,那嘴甜心冷的师爷,早巳摸近庙门口,正准备拔腿而跑,猝然间,一个黑影在他跟前一晃,他咕咚一声,人便翻倒,脖子上一丝细细的血流出,再也不会动了。众人吓得面无人色。雲莱网络)QSX:` l
阴恻侧的声音又说:“你们谁也别想跑,一跑,谁也别想活了!”
IcN?%Eb.`B"K7t^0黄龙堂堂主到底比众人胆大,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Yn:I C'k0一阵风起,神台上出现了一个从头到脚给黑斗篷遮盖着的人,只露出一双冷电似的眼睛。众人不知道他是从梁上飞下来的,还是从神像背后钻出来的。小蛟儿一看,就是昨夜从大火中救出自己的怪影。
8y4H X0KX2P [0黄龙堂堂主瞳目结舌,半晌才问:“你是怪影?”雲莱网络 wrh y1g1@
“不错,我就是怪影,你不是要找我吗?”
tU;O EJ$M4?*O8_0黄龙堂堂主大怒:“刚才你敢装神弄鬼戏弄我,我跟你拼了!”雲莱网络6h RJV'jC%z8_
黄龙堂堂主真是不自量力,连帮主方人定这么好的武功,也在刹时之间丢了性命,他怎是这怪影的对手?他的九龙鞭刚一发出,怪影如惊鸿一掠,早已靠近他的跟前,一掌拍出,就将他拍飞了。跌落下来时,虽然身体完好如初,但体内的筋骨、内脏全烂,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怪影这一掌,正是天山怪一派的绵掌功。雲莱网络"k)`7p nQ&ZYp.^
怪影环视黄龙堂门下众人一眼,见一个个呆若木鸡,面无人色,说:“我不想杀你们,你们走吧。不过,今后你们再敢伤害这孩子,再敢为非作歹,我随时都会取了你们的性命。”
(r?/_)@&@0众人一哄而散,纷纷夺门而逃。
ZGR\Cb0怪影将小蛟儿身上的绳索解开,小蛟儿顾不了身上的痛,咕咚一声跪下,朝怪影连叩了几个响头。雲莱网络5b5h J1I|UM"EE A
怪影扶起他说:“别叩头了!你身上不痛吗?”雲莱网络 EQ6tfi RSY
怪影一说,小蛟儿才感到全身一阵刺骨般地疼痛,不由“哎呀”一声坐在地上。怪影说:“来,让我看看你伤着哪里了。”雲莱网络%_@-@5G.]n9r
“不,不!我没伤,我坐一会就会好的。”
\!gV__Qr0怪影暗暗感到这孩子的性格顶倔强的,不由点点头说:“你别充什么英雄了!来,我这里有一颗药丸,你服下去,以后就不会痛了。”雲莱网络4|"@Q"C2K9mxn(u
“怪影叔叔,你真好!”
5ZT5|+b_ba{0“你现在还怕我不?”雲莱网络uW }zi(v2g
小蛟儿摇摇头:“不怕了!”雲莱网络Oyb$Bvx
“为什么?”雲莱网络MwUKO w o.I
“因为刚才你连堂主手下也不杀害,我想,你不会杀害我的。”雲莱网络o,r9vaML'w)gIc0a
怪影两眼笑了:“小蛟儿,刚才你告诉了他们,不是不用受苦了么?”雲莱网络DR6QpeF.]
“可是,我可不是你打发来的呀,我也没与你通水呀。”
i7g.Plh/NA(D W L/G0“但是,你不是知道我的地方么?”雲莱网络E'e,nz TX
“是常德有生米店吗?”雲莱网络JE-I5m vq-UoG
“是啊!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TjT;U T;A0小蛟儿摇摇头:“我爷爷说,不能为了自己去害别人。我要是说出来,怪影叔叔,虽然你会武功,可是有生米店的人也会武功吗?那不害了他们么?”雲莱网络Vt;A&B Z8c,D/t
怪影听子大为惊讶,想不列这个小孩子,有为他人着想的好品德,这正是一个学武人难得的好品质,他有点喜欢这个小孩子了。不由又打量了他一眼,喑思:不知这孩子在其他方面如何。不为自己而害他人,往往在一些黑道人物身上,也可以办到,有的甚至为了朋友,还可以刀插两肋呢?他想了一下说:“好!你服下这颗药丸层,好好地坐在这里呼吸吐纳,不要乱动,我去将两个人埋了,再来看你。”
(K.Hx kKfu0“叔叔,我帮你的手吧。”
;\gz'D0cesi@Y'z0“不,不,你一定要坐在这里呼吸吐纳,不然,你身上的内伤,就不会好了。”
Q nE4x3d gXn0“叔叔,那要多久?”雲莱网络G]0Xn)XUR
“这就看你安心不安心了!”雲莱网络W UC j%v;i-C[4g~
于是怪影教他如何盘腿静坐,双手如何摆放,如何深深吸气,纳入丹田,又如何徐徐呼出换气,示范了一下,见小蛟儿学得顶快,又暗暗惊奇,看来这孩子极有慧根,是一块学武的好材料,他便提起黄龙堂堂主和师爷的尸体出去了。
K3BS? OWH2V Aw0小蛟儿依照怪影的教导,进行呼吸吐纳,不久,他感到有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慢慢走遍全身,不中得惊奇起来。小蛟儿里知道,白己所进行的,正是武林中一种最上乘的内功,运气调息,意守丹田之法。这个怪影不是别人,正是天山怪侠李是水的嫡传弟子云中鹤,绰号怪影。雲莱网络0k?@m:J
天山怪侠(见拙作《武林传奇》)以三大绝技而傲视武林。一是轻功,天山派的轻功,近似唐宋传奇中空空儿之流,瞬息之间,已去千里,二是绵掌,掌力刚中带柔,柔中带刚,掌拍豆腐而不烂,而豆腐下面的石板却粉碎了;三便是迎风柳步了,其步法奥妙无方,可以闪避任何一流上乘高手的招式,就是连小魔女出神入化、神奇无比的西门剑法,也可以闪避,几乎令打尽天下无敌手的小魔女一筹莫展。天山一派的三项绝技,都扎根在内功的基础上,只有深厚的内力,才可以学到这三项绝技。不然,三项绝技只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可望而不可及,而怪影教小蛟儿的呼吸吐纳之法,正是天山派内功入门的第一步,它不但可以调理身上的内外伤,还可以增强体力,长此练下去,它可以使人身轻如燕,行走如飞。雲莱网络3r2d.YxH@
小蛟儿练了一灶香的时辰,身体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感到舒畅起来。这一来是天山灵药起了作用,二来是小蛟儿的体质比较好,加上天山派内功的运气调息,因此恢复得特别神速。
2D}'nIz5Mg$a0云中鹤回来时,见小蛟儿面色红润,气息平和深长,便说:“小蛟儿,你可以起来走动了。”雲莱网络p/l1X @ u-d4Y
小蛟儿站起来,走动了一下,不但不见什么痛,似乎特别有精神,好像刚睡醒过来。他又惊又喜:“叔叔,你教的办法真好,以后我有了伤,也这样盘坐呼吸。”雲莱网络3qh];pdq
“唔!不过,这个方法,你可不能去教别人。”雲莱网络&s^&\YvB
小蛟儿不明:“叔叔,这为什么?”
D#@/TC2AD0“因为别人没服下我的药丸,一做,便会血涌而死。”
6m Lx X-N*iW0小蛟儿大惊:“真的?可是我以后呢?还能不能这样盘坐呼吸?”雲莱网络h4pbeiZBx r
“能!因为你服过了我的药丸。好了!你现在准备去哪里?”
yr Cbu;Oh1x)`C+D0“叔叔,我回爷爷那里。”雲莱网络*`P b)Sr^ ^:i
“你爷爷在什么地方?”雲莱网络8g2nu6K,^ R!I
“在洞庭湖边的郑家村子里。”
3d9rBY+Q1G8\0“你识不识路?”雲莱网络nLAV0V3I&uVi`Ex
“我认识,爷爷说,天下的道路在一个人的鼻子下面。”雲莱网络e P*Ox1{u0hy+J1@
云中鹤愣异:“鼻子下面?”雲莱网络#K[6X(? IcZ(A)A
“是呀!叔叔,鼻子下面是嘴,不认识,可以问人呀!那不就认识了么?”雲莱网络R"D]aX,n
云中鹤不禁笑了,“对,对。路,果然是在一个人的鼻子下面。”同时心里暗想:“这小孩子的爷爷又是什么人?怎么他不说自己的父母,而单说起爷爷的?忍不住问:“小蛟儿,你爸爸妈妈呢?”雲莱网络(bh!gBIyE^!r0rPH
“我爷爷说,我一出生不久,我爸爸妈妈就死去了。”雲莱网络)A(z(E$b"l#@[:Tz
云中鹤暗暗惊异,这孩子是胸襟豁达?还是从小失去父母,对父母没有什么印象?但不论怎样,他对小蛟儿既喜欢也同情,抚摸着小蛟儿说:“蛟儿,你离开你爷爷有多久了?”
@o{b&E_#R0u|e0“大半年啦!”雲莱网络 l J~n[Z.SH2Mx t
“想不想爷爷?”雲莱网络ii c-W]H
“想。”雲莱网络e:TKoZ h&o
“好!你回去吧。这里是几两碎银,你带在身上,也好在路上用。”
}1lW8J^uy }0“叔叔,我以后怎样还你呢?”雲莱网络a0h _ [!R3j4F
“不还了,你拿去用吧。”雲莱网络$E~nCf c
“不!爷爷说过,我们可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这样吧,叔叔,你要不要鱼?要,我和爷爷打好多的鱼给你,当还银子给你好不好?要不,我就不敢要你的银子啦!”雲莱网络x t]o|)a q~I,p
云中鹤又是奇异,看来这孩子不但聪明,还不贪财哩!他爷爷是什么人?怎么调教出一个好孙儿来,便说,“好,好!我以后就到你家讨鱼吃啦!”说时身形一闪。小蛟儿只感到一阵风骤起,定神一看,怪影叔叔早已杳如黄鹤,不见踪影了。小蛟儿不由怔了一下,暗想:怎么怪影叔叔就走了?他知道我爷爷住的地方么?他发了一阵子呆,只好藏好碎银,取路下山,朝有人烟的地方走去。他刚转出林子。踏上一条山道,骞然听到身后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回头一看,只见五匹怒马,扬尘而来,势若流矢,吓得小蛟儿闪到一边去。这五匹怒马,前面两匹,各骑着一位彪形汉子,腰挂弯刀,一身皂色劲装,马鞭儿在空中飞扬;中间两匹,却骑着一对中年夫妇,各披着青色缎面的披风,男的身躯高大,一口虬须,双目有神,不怒而威,女的却面目俏美,凤眼传情,虽然是四十岁上下,但风韵仍存。最后一匹马上,骑着的是一位青衣少女,十七八岁,一身丫鬟打扮,但身后却背着一把乌鞘剑。雲莱网络 M F*N5} P z
小蛟儿见这五个人挂刀带剑的,不知是什么人,害怕他们是锁龙帮的,想躲进树林中去,可是那美妇一双风目掠了他一眼,蓦然心头一动,一勒缰绳,坐下的怒马一声长鸣,前蹄凌空,顿时停了下来,跟着其他四匹怒马也先后收了缰绳。小蛟儿一见,便吓得跑进树林中去了。雲莱网络 QC$u]6eln
美妇马鞭一指,对青衣少女说:“司剑,你去将那小孩抓来见我,千万别伤了他。”雲莱网络)mw2n%~,kCw6g
“是!夫人。”
2@0g.~(_(d-i0青衣少女一纵下马,跑进树林中,见小蛟儿躲在一棵大树背后,一笑,故意说:“咦!这小孩跑去哪了?怎么不见了?”一边向小蛟儿藏身地方的相反方向走去。小蛟儿下暗暗自幸,忽然听到身后一阵风起,青衣少女已笑吟吟地站在他身后了,说:“原来你在这里,怪不得我找不到哪!”
"|3{~%`+R p2B/v0“你,你、你找我干什么?”
$c'GI?H;T0“因为我家夫人要见你呀!”
|fr"M/h8vI0“我不去。”雲莱网络,}yb+T0?sf
“去吧,不去不行呐。”青衣少女—伸手,将小蛟儿当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小蛟儿想不到这少女竟有这么大的劲力,挣扎说:“你放开我,我自己走。”
8E*kR@gYj!\0“真的吗?我可不大放心哪!”雲莱网络jovDfC
小蛟儿一边挣扎一边说:“我说不跑就不跑,男人大丈夫,说活算数。”雲莱网络 Wt*{Dy4y&N
青衣少女“卟嗤”一笑:“哎哟!你是男人大丈夫哪!我可不知道。”雲莱网络0k b(\:a~~"d
“你放不放?不放我骂你啦!”
D/zIy!sa0A0“你怎么骂我?我想听听。”雲莱网络^lP [C
小蛟儿对这位笑吟吟的少女,却骂不出口来,只好说,“你放下我,我再跑是四脚爬的好不好?你这么提着我去见你家夫人,好看吗?”雲莱网络+B4R$ENf9d7u3mp5t/^
青衣少女感到这孩子实在有趣,放下他说:“好!你跟我走吧。”
!~rrcT0小蛟儿跟着少女走出树林子,来到美妇的马跟前,仰着脸问:“夫人,你要见我吗?我可不认识你呀!”雲莱网络\0AEBz0\ `
美妇却不答,望着少女问:“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的?”雲莱网络(E*F@Ql*\M
“夫人,这小孩子怪精灵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雲莱网络Y0~pBY]1l
美妇又打量着小蛟儿,感到越看越像自己一位思念的人,心下思疑,问:“小孩,我问你,你姓什么?父母是谁?”雲莱网络 @ E({V;l%EF_
小蛟儿摇摇头:“不知道。”雲莱网络 p1wCVJU
美妇扬扬眉:“什么?不知道?”雲莱网络1`!Kw6hG4J
“是呀,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雲莱网络*V-|/E? C2~
一位彪形大汉顿时喝道:“小杂种,我家夫人问,你竟敢这样回答的?不想活了?”
4QPyX1s$N0美妇一听“小杂种”三个字,顿时色变,“啪”地—声,一马鞭抽在那大汉身上,喝道:“我在问话,谁要你来多口的?跟我退到一边去!”雲莱网络&I(~ko\k![,O
美妇和颜悦色地问小蛟儿:“你怎么会不知道的?小兄弟,你老实告诉我,我不会为难你。”
`M k OJ$} y0“夫人,我真的不知道呀!我父母早已死了,我姓什么,爷爷也没有告诉我。”
0|#_+Sp| q"qk0美妇听了更是心头大动,问:“那你叫什么,总知道吧? ”雲莱网络 [n1Ij`F.V
“我叫小蛟儿。”
%}u9Ep_#y?(s0“小蛟儿?你爷爷姓什么?”
rtl#qVX`r0小蛟儿又是摇摇头:“爷爷姓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别人叫爷爷为‘三公’的。”
,}'b+A0P-Zh,R0青衣少女忍不住说:“你这孩子生得蛮俊气,却怎么这般糊涂?你爷爷姓什么都不知道的?”
| e_+C`;C0“爷爷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v{V"T[D0美妇一笑:“你爷爷住在哪里?他干什么的?”
jFt,wQk0“我爷爷是打鱼的,住在洞庭湖上的郑家村,离这里可远了。”
3L-u8C'\{-r0“哦!那你怎么会跑来这里的?”雲莱网络W Z_[ D\6g
“我给锁龙帮的人抓来这里的呀!”
mv%M2V)LB0“那么说,你是从锁龙帮逃出来的了?”雲莱网络8Dm'PYh
小蛟儿害怕这伙人是锁龙帮的,慌忙说:“夫人,我可没有逃呀,昨夜里,帮主叫一位怪影杀了,大家都跑,我也跟大家一块跑出来的。”
Z2S(nGFo4@OH,K0虬须人这时点点头说:“怪不得昨夜里南处大火冲天,今天一早有人传说,昨夜里锁龙帮叫一位武林高手挑了,总坛夷为平地。”
dO0P9S$m9|'|0美妇似乎对这不感兴趣,转头对另一彪形汉子命令:“家寿,你马上到洞庭湖边的郑家村,将一个叫‘三公’的打鱼人找来见我,速去速回,不得有误。”雲莱网络*su\k\p:z
“是!夫人。”
a'tiC6OG0叫家寿的彪形汉子将马缰一提,“啪”的一声,坐下怒马顿时放开四蹄,飞奔而去。雲莱网络4w'U7dsuT PS
小蛟儿大惊:“夫人,你们可不能去抓我爷爷,要抓,你们抓我好了,我会做好多的事,打水,端茶,扫地,甚至下河里去抓鱼,我都会干。”雲莱网络}Ad-SX&v E5z
美妇更是感到心头一阵隐痛,轻叹一声:“孩子,可苦了你了。你放心,我只是去请你爷爷来一下,不会为难他的。你吗,也跟我一道回去。司剑,你抱这孩子上马。”
.S:v4f tQD-|0青衣少女应了一声,一手将小蛟儿提起来,轻巧地放到马背上去,然后纵身上马,坐在小蛟儿的身后。
)f)Xff$`@CC N0小蛟儿惊恐地叫起来:“你、你、你们要带、带、带我去哪里呀?”
7Z:MwC_cr+I'j X&I2AB0青衣少女笑道:“带你回家呀!”
?;ev%R k[ ga&b0“回家?回我的家么?”雲莱网络9]-q4z:WNyF v:F#i2qL
青衣少女格格地笑起来:“小傻瓜,怎么是回你的家哟!”雲莱网络&jyKT)`Z
美妇一扬马鞭,对虬须人说:“龙哥,我们走吧。”自己先放马走了。
M1OU0]%[&VO-buq0青衣少女说:“小傻瓜,坐稳啦,别摔下马去!摔下去,我就没办法再提你上马了。”说时,挥动马鞭,怒马飞奔紧随美妇身后。
,@0v kf|y0jP0小蛟儿害怕真的会从马上摔下去,一双小手紧紧抓着马鞍的边沿不放,只听见风声呼呼,两边树木向后飞逝,自己仿佛如腾云驾雾一般,又惊又怕:“姐姐,你叫马慢点跑好吗?你不怕摔下去么?”
,Pfz6^8Q"p!S0青衣少女又笑起来,心想:这个傻气的孩子,傻是有点傻,嘴巴倒挺甜的,也会说话,自己害怕摔下去,却问别人。她心里很满意小蛟儿叫她一声“姐姐”,搂着小蛟儿说:“小傻瓜,你放心,摔不了你。”
JR_S'Eu6?|0小蛟儿听说不会从马上摔下来,略略放心。跑了一阵,小蛟儿渐渐不那么害怕了,忍不住又问:“姐姐你们不会是锁龙帮的人吧?”
+S _"Z:Q!F2R0“你顶害怕锁龙帮吗?”
8K8t2C\ K)f%Tp!\0“害怕。”
}$UN"vlg0“小傻瓜,你跟着夫人,锁龙帮的人绝不敢动你一根头发。”
|_T II3G-G Q0“真的?你们不是锁龙帮的人?”
"E3wZFDZ9~0“锁龙帮算什么,就是他们帮主,给我家夫人、老爷提鞋也不配。我们不去找他们的麻烦已算好了,他们怎敢来惹我们?”雲莱网络`Mt v7Y8L(Y
小蛟儿大大放心了,说:“姐姐,你们既然不是锁龙帮的人,捉我回去干什么?”
/Ag f/jk|'ip#u0“小傻瓜,说不定我家夫人看中你一副傻劲儿!”
V j#Ng!p+~H;F0“姐姐,我可不傻呵!我什么都会干。”
Q t?*nV ~,YCQ0青衣少女“卟嗤”一笑:“对、对,你不傻,很聪明呐!”雲莱网络!M;kt/pL u*A
小蛟儿虽然与这青衣少女邂逅相遇,但经过交淡,他有点喜欢这位轻语笑言的少女了。他从小长到现在,几乎没接触过女性,更没有受到女性的抚爱和关怀,现在第—次这么接近女性,几乎是依靠在女性的怀中,闻到少女身上散发的馨香,使他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触,他真希望这位青衣少女是自己姐姐,得到她的抚爱。尽管这青衣少女将他像小鸡似的提来提去,但比起在锁龙帮时,受到那些妇女的呼喝打骂好得多了。那有像这位青衣少女这么轻谈笑语?这样亲近地坐在一起?这样的护着他,怕他摔下马去?当然,像小蛟儿这样的年龄,根本不懂得异性的关系,心里更无邪念,是人类最纯真的—种情感。至于青衣少女,只不过觉得小蛟儿好玩有趣而已。
d1o\3G3sj0小蛟儿问:“姐姐,你家夫人怎么会看中我的?”
G?;AOL0“谁知道哩!”雲莱网络p+o"~wHvRMu/{
青衣少女心里也实在纳闷:怎么夫人要带这个小孩回家的?雲莱网络!Fc~Z5Ro qr:e
在前面马上的美妇,这时却沉思在往事中。十年了,十年前的一段经历,几乎令她痛不欲生,肝肠寸断。雲莱网络{K1C}JN }Jf
十年前,她带一批价值连城的珠宝和几个忠心的家人,徒弟,抱着自己还来满周岁的儿子,为避仇敌,悄悄隐居在川东的一处农庄中。一天夜里,她蓦然听到一声惊喊:“青衣女魔来了!”她顿时吓得心胆俱碎,又惊又怒。这个女魔,难道杀了自己的丈夫还不解恨么?又追踪到这里来了?真的要将自己赶尽杀绝?她自问武功怎也敌不了这个青衣女魔,但看到躺在床上的儿子,把心一横,对贴身丫鬟说:“翠玉,我要是遭不幸,你就带着我儿子逃跑吧,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雲莱网络&t3x(r9eX"Q:\#U9Dr
翠玉说:“夫人,你还是带着小少爷逃跑吧,现在走也还来得及。”雲莱网络;g3e ep8P
她一声惨笑:“青衣女魔专为我来,找走得了么?”雲莱网络O?Rd)x}o_ j
正在这时,厨房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有人高喊:“俏夜叉,你还不出来领死,等到何时?再不出来,我将你—家杀得鸡犬不留。”雲莱网络tb5y`*UV E"Y
原来这位美妇不是别人,正是过去湘南大侠马清的妻子——马大娘子俏夜叉。青衣女魔在桂北杀了马清,后来又在武当山杀了峨嵋派掌门人玉清道长(详情请看拙作《武林传奇》),同时间,小魔女也在武当山剑挑了碧云峰的叛徒覃雷。消息传来,俏夜叉又悲又恨又害怕。这时,她又怀孕在身,只好携带珠宝远避他乡。生下婴儿后,她将复仇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儿子身上了,最后,才悄悄隐居在这远避武林人士的地方,想不到还是逃不过青衣女魔的追踪,竟然寻到这里来了。她将牙一咬:“好,我跟你这女魔拼了。”提刀冲出房门。刚—出门,迎面两条汉子冲了过来,她一看,是自己丈夫门下的弟子,一个叫马标,一个叫马代。马代说:“夫人,不好了,青衣女魔杀进来了,夫人你快走吧。”雲莱网络_ C"I[3q BI)G
俏夜叉怒道:“没用的东西,跟我杀回去!我们几个人,难道还怕了这女魔!?”
8p.wWF*m.n*ih`d0俏夜叉首先冲了出去,火光之下,果然见一位蒙面女子挥舞长鞭,扫倒了自己的一些家人和手下。俏夜叉弯刀一摆,一招“浮光掠影”发出,顿时满天刀光骤起。俏夜叉家传的回风十八刀,自有独步武林的绝处,虽然只有十八招式,但一招可化六招,抖展出来,便是一百零八招。刀式凶狠刁钻,招招都是凌厉的杀着。俏夜叉武功虽然达不到炉火纯青的境地,但也是武林中一流的高手,一般武林高手,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何况她近年来得到覃家寒冰掌的秘诀,刀法中又含着一股寒气,冷气逼人。她二招发出,竟然将青衣女魔逼得后退几步。初时,俏夜叉还不觉得奇异,但是交手六七招后,这位蒙面女子鞭法渐渐露出了破绽,同时鞭道上的劲力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俏夜叉疑心顿起,难道是自己武功提高了?还是这女魔的武功并不像江湖上传说的那么可怕和神奇?俏夜叉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美人,杀人不眨眼,不然,她怎么得了“俏夜叉”这一绰号!她一占上风,更是不让人,刀刀逼紧。蓦然,她大喝一声:“着!”只见一条手臂在火光下随同一股喷血飞起,蒙面女子一声惨叫,颓然翻倒,她的一条手臂早已给俏夜叉砍了下来。俏夜叉雪亮的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惨笑一下:“女魔,你也想不到有今天吧?我丈夫死在你的鞭下,而你死在我的刀下。这也是天老爷有眼,一报还一报了。”
Rij]!\ h0“夫、夫、夫人。我,我,我,不是青衣女魔,是,是……”雲莱网络@3sB? D'sr*xd#n9}
俏夜叉一怔:“你是谁?”
#HS.K'Vg ?GH(tM0“我,我是,是……”雲莱网络1V5o_W%e+v&W
俏夜叉不容她说下去,用刀尖挑开了她的面巾,在火光之下一看,又是一怔:“是你?”雲莱网络}'y9r wH Wc @!X9z
“婢子该死,是、是、是马代叫我、我、我扮的,以、以为这样,便会将夫人吓、吓、吓跑了!”
5Z dV3v(Mg0“你们这样做为的什么?说!”雲莱网络,B\;] RY0d}$W
“婢子该死,是、是、是为了那些珠宝。”雲莱网络 _(`(w De+x"W9L
俏夜叉大怒:“该死的东西。”她一刀将这女子劈了,急忙奔回房间,一看,翠玉已倒在血泊中,马标也横在一边,而床上的婴儿和珠宝,早已不见了。俏夜叉不由从头凉到了脚,珠宝不见,她还不在乎。可是孩子,却是她心头上的一块肉,她将来的希望和寄托,她远避仇敌,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她发狂地呼喊起来:“孩子!还我孩子!”
T }&hVp oaB0“夫,夫人……”
7e8NA3_i!f P,r0一阵微弱的声音在她身后呼喊。她回身一看,原来翠玉并没有断气,只是受了严重的刀伤,一时昏厥了过去,俏夜叉的狂呼,将她叫醒过来,俏夜叉一怔,慌忙从血泊中将她抱起来,用手封住她伤处的穴位,喂她服下一颗刀伤丹,急问:“翠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去了哪里?”雲莱网络W#S,W9f+F4P:k
“是马,马,马代……”雲莱网络R O.|S0m:BH\{
“是马代抱走了他?”雲莱网络k%AfXs
“不,是,是……”雲莱网络 k&|,[#R1a3P*j
翠玉伤得太重,又昏了过去,俏夜叉大急。这时,俏夜叉两个弟子冲了过来:“师,师父,大,大,大火。”雲莱网络/o!kg On4n
俏夜叉一看,火已烧来了,便说:“你们两个先把翠玉抱出去,好好抢救她过来,这房子不要了,我追马代这贼子去。我不亲自碎尸了他,誓不为人。”俏夜叉说完,从窗口跃出,纵身上了瓦面。举目四望,只见西南两条人影急奔,其中一个,似乎是马代的身形。于是俏夜叉急展轻功,往西南追去,一直追了两个山头,才追上黑影,俏夜叉大喝一声:“马代还想跑吗?快将我儿子放下来,我可以饶你一死。”雲莱网络 ~dp^:zv
马代回身一支金镖发出,俏夜叉将弯刀一摆,便将金镖打落。马清在生前曾以金镖、宝刀而称雄湘南,他传下的弟子,自然也不弱。可是,就是马清本人的武功,也不及自己的妻子,马代的金镖,又怎样伤得了俏夜叉?俏夜叉反手一支金镖,却击中了马代的左肺,令他翻倒在地。另一个黑影倏速跃起,从马代身上取下背包,打算夺路而逃。俏夜叉在他要夺路时,一支金镖激射而出,刚好击中了他的太阳穴之处,连惨叫也来不及,便倒地而亡。俏夜叉从他手中取下背包,以为背包中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一看,却是些金银珠宝。她怒喝一声:“马代,你将我的儿子弄去哪里了?”雲莱网络O8P,\B N
马代自问必死,闭目不答。俏夜叉又急又怒:“你以为不答我就拿你没办法吗?我先将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老娘不信你是钢铁打造的汉子。你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一死。”雲莱网络:PsL_Z5p'yd7hv
马代见仍有一线生存的希望,问:“夫人,我说了,你真的不会杀我?”雲莱网络3@J&wk:Bt_l
“好!你说。”俏夜叉压下一肚的怒火。雲莱网络&` ?oh$N%_'}*Hm
“夫人,我没有抱走小少爷。”雲莱网络5o4?)HE |?
“什么?那我孩儿去了哪里?”雲莱网络%F![Uk d(E%N$@ b
“小人不知道。”
+z'Oh&t!^3~Rt:mx0“该死的叛贼,你到现在还不想说实话吗?你不相信我会饶了你?”
T$nS\(R3bx!H2T0“夫人,小人真的不知道,马标和我刀砍了翠玉后,小人去取珠宝,马标奔向小少爷下手。蓦然从窗口跃来一个人,武功高极了,他出手一掌,就将马标怕死,再也爬不起来。小人见状不妙,提起珠宝便逃出来。要是说小少爷不见,恐怕是那人抢走了。”
U!RQ T-]"wU0“那人是谁?是不是你的同伙?”
,r:iN'Yu~0“不是,小人绝不敢讲假话。”雲莱网络(|8o;an1w%E'OdQ
“那人生得怎样,是男是女?”
@NKG k_kS0“小人逃命要紧,怎敢回头,也不知他是男是女。”
~$|l!k F/{-`Vz0“该死的东西。”俏夜叉恨得举起刀来。雲莱网络n7l!V8tzZ
“夫人饶命,夫人不是说饶我一死么?”
!yauI o:ax6r0“你这欺师灭祖的贼子,还想活命么?我孩儿要不是你们,会丢失么?”雲莱网络p9EZ7o? {k
俏夜叉刀光一闪,便将马代劈了,急忙抽身赶回去,她虽然不完全相信马代的话,但有一点,与翠玉的话相符。俏夜叉一路暗想:谁救了我的孩儿,将他抢走了?是不是我门下的弟子?可是我的弟子没有一个像马代所说的那么武功极高,看来是马代作贼心虚,误将拍死马标的弟子认作一位武林高手。
_]\2J4~zV6gp|1p0俏夜叉带着—线希望赶回来,所住的房子,已被大火烧为灰烬,她的一些弟子和家人都聚集在一棵大树下,一见俏夜叉回来,一下涌了上来。俏夜叉看了看,见众人手中并没有抱着自己的儿子,心不由又凉起来,急问:“我的孩儿呢?”
'?xA#xNdv0众人愕然:“夫人,你不是去追赶马代寻回小少爷么?没寻到?”雲莱网络.n`7G(xl[^
俏夜叉急了:“翠玉呢?翠玉去了哪里?”
Ul9d,Lw0ys(uFkUS0“夫人,婢子在这里。”
#x@5~ @NA B a0原来翠玉躺在树下一副床板上,俏夜叉不理睬众人愕然不明的目光,急奔到翠玉跟前问:“翠玉,我孩子是谁抱走了?”
o,j t}7vfN[5~0“夫人,婢子也没看清,婢子在倒下地时,只听到马标一声惨叫,仿佛是一个青衣人抱走了小少爷,以后婢子便昏迷了过去,再也不知道了。”雲莱网络 kO6X_cz
俏夜叉一听,几乎软瘫下来,看来是一位路过这里的武林高手抱走了自己的儿子,令她略为放心的是儿子仍活在人间,可是这位路过的武林高手是谁?要是武林中的侠义人士,一定不会将孩儿交回来的。
5Wf;g_i%_\0俏夜叉想了一阵,见天色大亮,只好带着众人离开,同时派出人手,在附近百里打听儿子的下落。一连几天都没有音讯。俏夜叉完全失望了,知道在附近百里内,绝不会有儿子的下落,只好暗暗派出人手,到远处打听。一幌便几年过去,她转辗来到了湘西,下嫁给这一位虬髯汉子。想不到在这里,骤然看见了小蛟儿,感到小蛟儿的眉目,有几分像自己,更有几分酷似孩儿死去了的父亲,疑心顿起,便停下马来盘问……雲莱网络(KCk4gBcBG,S
俏夜叉从沉思中醒来,轻轻自语说:“十年了,一个婴孩在十年中变化多大呵!这孩子会不会是自己亲生的孩儿?”她心中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要是一位武林高手抱走了,十年来,起码会传授给孩子一点武功,可是她看出这孩子半点武功也不会,才犹疑不决,不敢骤然相认,先打发人去将这孩子的爷爷叫来盘问。
_3khG0H;}0小蛟儿不知道在马背上跑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只感到自己时而穿过一片树林,时而越过山峰,后来又转进了一条几乎望不见天日的峡谷中,过了峰谷,前面是深山群岭中一片空阔地带,在一座山崖下,有一处极大的庄园,青衣少女说:“我们到家啦!”
n |HNo G k&x0小蛟儿一看,在一条山道上,竖立一座石牌坊,上面刻着三个笔飞墨舞的大字:“流云庄”。穿过牌坊,再走过一条越涧的石桥,没几步,便到了流云庄的大门前。小蛟儿听到有人高喊:“老爷和夫人回来了!”顿时有四五个家人打扮的汉子奔过来牵马。雲莱网络hs*Elb NIiR
青衣少女一手将小蛟儿提下马来,说:“跟我走。”
^@,fXN.q(lh+a0小蛟儿不敢出声,只有乖乖地跟在司剑身后,走进大闪。他感到这个庄园顶大的,不但有很宽阔的大院子,还有水池子和果园,一些亭台楼阁,都是依山势而建,楼阁之间,还有飞桥相连。处处有回廊、曲桥。小蛟儿暗想:这一家人好富呵!这是什么样的人家?怎么又偏偏在这没有人烟的深山大谷中?他跟青衣少女来到一间院子里,青衣少女将他交给了一个肥胖高大的中年妇女,说:“明嫂,你给孩子洗个澡,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我再来带他走。”
p9wLf{:]Er-Zb0明嫂眯起一双眼睛打量着小蛟儿,说:“这孩子顶秀气的,这是谁家的孩子,怎样将他弄来的?”雲莱网络e$F%sj5\xx Tz
司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夫人在半路上将他捉回来的。明嫂,这孩子顶精灵的,你小心别叫他跑了,不然夫人问我要人,我就交不了帐啦!”雲莱网络 ur1y wC5D,]5c$CEz
“嗨!你放心,就算这孩子会飞天,他也逃不过我手心。”雲莱网络\1Ugy^8R$RF
肥胖的明嫂一张肥肥的大手将小蛟儿拎起来:“小鬼,你到了我手里,别打算跑了,小心,我会将你的一双脚砍下来,煮了来吃。”雲莱网络[ C&`1O S-W
小蛟儿听了又惊又怕,心想:“这胖猪似的女人怎么这样恶呀?她会吃人么?便说:“你快放了我,要跑,我在路上不跑了么。”
$I u(c~`~:A!W0明嫂可不管他,像拎鸡似的将他拎进了后面的厨房里。—到厨房,明嫂—只手将他高高地拎起,另一只手便“哗啦”一声,将他的衣服撕烂了,剥了下来。雲莱网络1n q$A#G3Q+E
小蛟儿大惊:“你这是干什么?”
4j(YQ)e2bJj1Qn_0“没什么,脱衣服洗澡。”明嫂说着,又—下剥去了他的裤子,只听见“当啷”两声,小蛟儿藏在裤头上的碎银落了下来。明嫂“咦”地一声,“你这小鬼身上还藏有银子啦!”
%P^7Bd$So ['nt0小蛟儿大窘,急忙用手遮盖自己的小鸪鸪。这个胖女人中简直不将自己当人看,就是在锁龙帮,也没人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的,想不到来到这里,却叫这女人剥光了,简直丑死了!他大叫起来,“你这个不害羞的女人,要洗澡我自己不会脱衣服么,要你来脱,你赔我的衣服裤子来!”雲莱网络+Z*Wbkr:AM9ve&e
明嫂不禁大笑起来:“我羞什么?老娘要是福气好,我孙子都有你这么大了!你这身衣服,就是给我抹脚也不要。”说时,将他往大木盆里一丢,放下银子,便去灶头提水。
^(W/yK6mj8U@0小蛟儿大叫:“你出去,我自己会打水洗澡,用不了你。”雲莱网络X^#jM n|O$c(K1U
“这是司剑姑娘吩咐我的,我怎能不看着看着你?”雲莱网络 a~$z,U5RqP9f
“嗨!我是男人,你一个女人看着男人洗澡,不怕人笑死你吗?”
u)C\3O1Yu{"~0明嫂嘻嘻笑起来:“你算什么男人呵!”端起一盆温水,将小蛟儿从头到脚淋下来,弄得小蛟儿连眼也睁不开,跟着,明嫂的—双大手,将他浑身上下擦洗干净,像洗—只拔光了毛的光鸡一样,最后便拎着他的一条手臂,将他从木盆里提起来,一面用干毛巾替他抹身。雲莱网络F&huYDb#m
小蛟儿给她拎得好痛,不禁“呵哟,呵哟”地叫起来:“肥嫂嫂,你轻点拎我不行吗?我的手臂要是断了,你赔得起吗?”
lR(nv)Q{0“拎断了手臂算什么,我曾拎断过一个人的脖子哩!你要不要试试?”雲莱网络.r ?5v1I?U(Sp
小蛟儿对这个胖妇人简直没有半点好感,心想:等我长大了,也去将她这样拎来拎去。
w*i/@Yr4mxg0“要不是夫人要见你,我不但想拎断你的脖子,还要割下你下面小鸪鸪用来下汤哩!小鬼,你知道不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 fe6ta6[4hJ.i0“你干什么?”雲莱网络 we%S-|x j
“专当刂小孩子当小牛肉卖。”
0B { Yvsn"GL'h0小蛟儿吓得打了个冷颤:“真的!?”
)v G Je8K1` e2i M8}0“走吧,起码我现在不会当刂了你。”
8zI F'sVVU|0明嫂拎起他去到一间房里,将池往床上一放,又从一个箱子里翻出一套质料极好的衣裤来,丢给小蛟儿说:“穿上吧,别着凉啦!”雲莱网络/c3h3iU(W+VY/~2P%y
小蛟儿对肥嫂高大的妇人感到说不出的恐惧,听了这句关心的话,又略略放下心来,慌忙将衣裤穿好。
}i5M jK s0这时,外面—个少女的声音说:“明嫂,那孩子洗完了澡吗?”雲莱网络)s3uCrL G&@0BQ
“洗完了!你是来接这小鬼么?”
o.a W T rgf0“不!我是给你们送饭来的,司剑姐她说,一时抽不过身来,到了今晚,才来带孩子去见夫人。”
!Mn(MZ `OO0“好啦!你放心吧。”
?6Gq)VNj0“明嫂,这孩子在哪里?能不能让我看看?”雲莱网络0L0D/w1IkG
“在房间里哩。”
L&E3t\5}2?0明嫂话一落,小蛟儿便见一个跟司剑差不多大的少女走了进来,—身藕色的衣裤。她打量着小蛟儿笑了一下:“这孩子蛮俊气的,怪不得夫人将他带了回来。”
!_ r'i#Rn5{0明嫂笑道:“他这么俊气,给你做个小丈夫好不好?”雲莱网络\(pW%a!HSy9t
藕衣少女顿时脸一红,“啐”了明嫂一口:“明嫂,你怎么老不正经的,不跟你说了。”说着,便笑着跑了出去。雲莱网络EM3Sy` II3g
小蛟儿带气地端起饭便吃。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他几乎是滴水未进,再加这肥猪似的明嫂在洗澡时的一番折腾,更是饿了。雲莱网络[7| Sec}6M
吃完饭,明嫂边收拾碗碟边说:“小鬼,你就在这里啦。可是,你别打算能跑出去的,因为庄子里到处都有恶狗,它们会一口咬伤了你,再将你叼回来。”说着,将碗碟端了出去,顺手在外面将门锁起来。
n+b:a j2S2F [6oq0小蛟儿一个人在屋子里哪里睡得着,蓦然,听见窗子给人轻轻地打开,一个精灵古怪的小女孩,一双似龙眼核般的晶莹的眼睛,好奇地瞅着他,然后又轻轻地爬了进来。
?+G$szH8i@0小蛟儿惊愕地问:“你是谁?”雲莱网络*Nwu \"p/I0jTy
小姑娘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嘘”地一声,后又指指门,示意他说话小声,别让外边的人知道了。
0X9p?}#|wdo:u0小蛟儿讶然地打量这个小姑娘,年龄不过七八岁,一双又大又圆和会说话的眼睛在圆圆的脸上滴溜溜地转动,一身绿衣绿裤,头上扎着一对羊角似的小辫子。他不由放轻了声音问:“你是谁呀?”
nVJi [Q2z!E0“我叫小玉,你呢?”
&j0Y J p"rK4b0{@0“我叫小蛟儿。”
&QC(XrFfu i.z3x/]0“你怎么跑来这里的?”雲莱网络 P[S3GcJ
“给她们捉来的。”雲莱网络Z'W%Y E8~f
小姑娘奇怪了,瞪大了一双眼睛,“给捉来的?你是小猴子吗?”
*^5^6C'_9Q0xXE6Ta%[f0小蛟儿不大高兴了:“不是。"雲莱网络!R1?%`o \mr
“那你是小猫?”雲莱网络^0^z%g#Fz&e1uIA9X
“去!你才是小猫。”
j{'c*{"Y N'Oi0“你别恼呀!你不是小猴子和小猫,怎么会给她们捉来的?”雲莱网络*F0|1{r8T T7r
“人,就不能给她们捉来么?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t2O9YV#yz;y0“我是自己跑来的呀!”
u"a%zX F0“自己跑来?你不知道这里是个贼窝么?”雲莱网络|1]_/_7]+sX$j
“贼窝?”小姑娘又瞪了眼睛,“我没听人说呀!这里不是流云庄么?”
7D;^w W7l0g/Nt/]0“什么流云庄,这是个大贼窝。”
_l2Ii_M/l$H0“真的?”小姑娘愕然了。雲莱网络\&W N8mW.T*O$G.Y
小蛟儿为小姑娘着急了,“你快点走吧,要不,给那肥婆瞧见了,会将你捉起来。”雲莱网络3e'H:v7dc
“你干吗不跑呢?”雲莱网络kO Vhno&[ r8W
小蛟儿摇摇头,叹了一声说:“我不能跑。”雲莱网络(dN"h9A3i
小姑娘奇怪,“你怎么不能跑呢?”雲莱网络"B/v _H1G]
“因为他们派人去捉我爷爷了!我要是跑了,他们就会难为我爷爷了。”
k&@:}6p,uGh2_;b0“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傻?你跑了出去,不会叫你爷爷藏起来吗?这样,他们不是捉不到你爷爷了吗?”雲莱网络"Z3t~Q*wEjQ
小蛟儿一想不错,那个叫什么夫人的人虽然打发人去找自己的爷爷,一时不容易找到。要是自己逃了出去,就可以事先叫爷爷躲藏起来了!
I2Z?1jn;~/O!J&P0小蛟儿问:“我能跑出去吗?”雲莱网络T6ZGG$O"Uh
“怎么不能跑的?你没脚吗?”雲莱网络+_ i$f|t3@G
“嗨!我是说,这个庄园这么大,我不认识路,怎么能跑出去。”
+X F F#yy!W/h0“你跟着我跑呀!”
1E5_0S&Y @&Y&@0“我跟着你?”
-p:h'B&?i$K#E0这时,胖妇人蹬蹬地走来,听见了小蛟儿的说话,感到奇异,在外面问:“小家伙,你在与谁说话?”
&R Bn8D8C%c0小蛟儿一下害怕了!不知怎么说才好。小姑娘却示意他别出声,自己却钻到床底下去。胖妇人开门进来,见小蛟儿木然地站在房间不动,更是思疑,一双目光四下巡视,又走到窗前往外望了望,问小蛟儿:“刚才谁跟你说话?”
(OUHzQ D)`!OP'QK _0“谁也没跟我说话。”雲莱网络w3V7o!}R0Nhe
“你自己跟自己说话?”
@/O6?}i7V0“是呀!我睡不着,自己和自己说话。”
N N|8J3k7]MZ+rT0“小家伙,你别打算逃跑,就算你跑出了这间房子,也逃不出这个院子,逃出这个院子,也逃不出这个庄园。就算我捉不到你,你也会给外面的恶狗咬死你。我劝你还是乖乖地睡吧。”说完,胖妇人走了,在外面将门锁了起来。
zA.t` e^&q4@0胖妇人一走,小姑娘便从床底爬出来,对小蛟儿笑了笑,轻轻地说:“我们从窗口走吧。”雲莱网络^/O:uS}8|"@
小蛟儿迟疑起来:“外面有恶狗,我们走得了吗?”雲莱网络5DA(k5eef7i.x
“哎!你这傻瓜,她是在吓唬你的,恶狗到夜里才放出来,白天根本没有恶狗。”
)OD3S"xdPE YPr0小蛟儿一想也是,要不这小姑娘怎么会跑来这里呢?她不给恶狗咬了?便说:“好,我们走吧。”可是他走到窗口往下一望,心里又犯难了,问:“这么高,我们怎么爬下去?”雲莱网络+x$] n$F"C1G Qnn#J B
“往下跳呀!”
!|-u G&w zq'h6}0“跳下去不会跌死么?”雲莱网络3{R:[(Q\ ?
小姑娘瞅着他:“你没学过武功么?”雲莱网络5\OQ2[I3s P`
小蛟儿摇摇头:“我没学过。”雲莱网络+r/GO:h E
“怪不得你给人当小狗小猫似的抓起来,这下怎么办呢?”小姑娘想了一下,“这样吧,我先下去,你再跳下来,我在下面接住你吧。”
} AAD4b D0“你能接住我吗?”
?n(l2v2B/L&[0“哎!你这个人怎么这般怕死?你要是不敢跳,我也没办法了,我只有不理你了。”雲莱网络jJ {-` K`%Qx7rR)a
小蛟儿一听小姑娘说自己怕死,一种男孩子的傲气升了起来,他不能让这个小姑娘小看了自己,便说:“我怕死?好!我跳。我也不要你接住我,我先跳下去。”
%r P&p\ ?yBo7r0“咦呀!你不会武功,先跳下去不摔坏了你吗?好啦!你别生气,你顶勇敢好不好?我先跳下去,等我在下面站好后,你才跳下来吧。”说时,小姑娘跃上窗口,跟着像一片树叶似的飘然落地,姿式好看极了。小蛟儿看得羡慕不已,心想:我要是学得她这样的功夫,再也不怕给别人当小狗小猫似的关起来。好,等我逃出了这流云庄后?问问她,怎么才能学到她这一手功夫。雲莱网络7y].tM*l JI
小姑娘到了下面,已招手叫他跳下来。小蛟儿将心一横,闭上眼睛,纵身便往下跳下去。小姑娘虽然身怀武功,但到底年龄还小,虽然接住了小蛟儿,两人却双双翻跌在下面的草地上。也幸亏小姑娘抱住了他,小蛟儿才没受伤。雲莱网络8y2b&}hV2ZPz
小姑娘拉着小蛟儿的手,像两只小猫似的,溜出这个院子。他们刚一溜出院子,便听到那肥妇人惊恐地大声喊:“不好了,这小孩跑了!”
`Ypg#^'x k,u0跟着他们又听到司剑姑娘的声音:“他怎么会跑了的?你没看住他么?”
2R-a4[`6aL!i'g y0“这个该死的小家伙,他居然敢从窗口跳下去,快,快追,他跑不了多远。”雲莱网络 z9mk }WW?Q0Jp
小蛟儿不由—怔,脚步停了下来。小姑娘拖着他说:雲莱网络R U$e [ `~m S0D&f[
“快走!你想等那肥婆来捉你吗?”
0lv$x{&j*R0“我们往哪里跑?”雲莱网络@5f[mk ~eJ
“傻瓜,你跟我来吧!”雲莱网络.K3X+^"G@m}R+[] I
小姑娘好像对流云庄的地形和环境非常熟悉,她拖着小蛟儿尽往无人处跑去。小蛟儿也不知跟她跑到了什么地方,他只想到,千万别给人捉了去,不然,那肥猪似的恶婆准会扭断自己的脖子,同时还连累了这个好心的小妹妹。最后,小姑娘将他带进一个圆门。一进圆门,这里又是别有一番天地,院子不大,却非常清雅别致,有假山,也有花木,而且在绿叶丛中,屹立着一座极高雅的楼阁。小蛟儿不知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怀疑自己跑进仙境中去了。小姑娘却将他藏进一个假山的石洞去,说:“你先在这里藏着,千万不能出声,要不,我可救不了你。”
m(FC,aO)P0小蛟儿问:“这是什么地方?”雲莱网络)rs5og2vU(n/y zv
“别问,那个肥婆是不会跑来这里的。”
#h'[D1sS `0小姑娘将小蛟儿藏好后,便独自一个人朝楼阁跑去,谁知未到楼阁,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妇女分花拂柳而来,她一见小姑娘,既惊讶也生疑,问:“我的小姐,你跑到哪里去玩了?怎么将一身衣服弄得脏成这样?要是让你妈看见,不骂你才怪。”
#`!g;T2TL`7H#fgo+B0小蛟儿一听心里不由愕然,这里是小姑娘的家么?她家怎么住在贼窝附近的?不怕贼人起心么?莫非她家与流云庄的贼人有来往?要不,她父母一定有了不起的武功,贼人不敢来招惹他们。这时,他又听到小姑娘说:“翠姨,我要洗个澡,换过衣服,你叫人给我打水好不好?”雲莱网络8HRpM bR [oi
“瞧你这一身,也该洗个澡,换下衣服了,我去叫人给你打水,也给你拿一套衣服来。”
6O7JE M f1`*t.f W j6uW0小姑娘等这妇人一走,立刻跑到假山中,将小蛟儿拖出来,说:“快跟我进去,别叫我翠姨发现了!”雲莱网络Nd!t6FU/{:yR
精灵的小姑娘将小蛟儿迅速带进楼阁里,走进一间异常清雅而又干净的房间里,小蛟儿一进房间,感到这里香气袭人,房间里海一件摆设都非常名贵华丽,甚至比锁龙帮帮主的房间还好得多,惊问:“这是谁的房间?”雲莱网络%c\ | X8H-q'o
“我的呀。”
b px,Z A)X]C(i0小蛟儿吓了一跳:“你将我藏在这里,你父母知道,不骂你么?”雲莱网络5~^4R;Q)aif} C
“你躲到我床底下,有谁知道?”雲莱网络4GE&mqA f{c
“不行,我还是躲到外面的好。”雲莱网络L B$}`6j4zR mS
“好吧,你要是不怕人捉到你,你就到外面去吧。”雲莱网络 q^*fN~$KSxA5c
“我,我可不能害了你呵!”
"|i2k!N0XGi)?&?0“快,快躲到床底下,我翠姨来了。”雲莱网络 VbEv*{o,z6{x
果然,外面有了脚步声,小蛟儿只好爬到床底下躲起来。翠姨进来了,问:“小姐,你说洗澡,怎么还不去的?”雲莱网络5U7T,q5Qz'cY
“翠姨,我在找样东西,就来。”雲莱网络P?Q4s1d ?
“小姐要找什么?”
.l(l\|vD0“算了,不找了!翠姨,我去洗澡啦!我的衣服你拿了吧?”雲莱网络4R.Eu@9H
“小姐,早给你拿好了。”雲莱网络#QJfl YN-i0Y;Q
突然,楼阁外面人声嘈杂,有人说:“这小鬼不会跑来这里吧?”接着是胖妇人的声音:“进去看看,说不定这该死的小家伙跑到这里来了。”雲莱网络~%yXZ{3Q8__
翠姨感到奇怪:“咦!外面出了什么事?”
X'v(KW d9r,h0小姑娘说:“听说跑了一个人,大概她们找到这里来了。”
`&{#s~1Y-a7e4O/{Z0“我出去看看。”
_V k4{w~ ]0“翠姨,你可不能让她们到我房里乱翻。”雲莱网络 E xt$AZO&k
“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到小姐房里乱翻?她们不想活命了?”
m$bNF)J(m?j N-{]lj0说时,小姑娘和翠姨双双走了出去,小姑娘还特意将房门掩上。小蛟儿听到肥婆追寻来到这里,一颗心更紧张起来。他害怕肥婆会到这房间里搜寻,万一搜出了自己,自己死了还是小事,可害了好心小妹妹一家人。
g\C5U5B WM&Q0这时,翠姨在外面发问了:“司剑?出了什么事啦?”雲莱网络t7Wu{.s1^J C}x/I
司剑说:“翠姨!一个小孩跑了,不知他有没有跑来了这里。”雲莱网络5c)]$B X.bxM
那胖妇人也说:“是呵!我们四处都搜遍了,竟然不见他踪影。”
%x(z#rKF0翠姨奇怪地问:“小孩?这是谁人的小孩?有多大了?”雲莱网络-Iy2rX+wX!o's
司剑说:“这是夫人在半路上带回来的一个孩子,生得眉清目秀,十岁左右。”
*tjc&L`I]C0翠姨蓦丝想起夫人的一件心事,并且也曾向自己说过起这么一个孩子,不由着急起来:“这孩子跑了?”
X:Y'S)i U[ Ko Q0胖妇人说:“是呵!我想不到这要命的小祖宗,居然敢从三丈多高的窗口上跳下来逃走,我要是知道他这么大胆,该用绳子将他捆起来才是。”雲莱网络`+B |#\&R:XG8D
翠姨问:“你们四处都搜遍了,没发现这孩子?”雲莱网络!wl;iEVz
司剑说:“是呵!所以我们才来这里。”
,d ^MB!L-FJ-Z [u0翠姨更着急起来:“他不会逃出庄外吧?”
$Q%y2ed ]*~#`0“不会,我们问过守门的大爷们了。”雲莱网络UP%ury;L
翠姨说:“你们快在这院子里找找,要是不见了这孩子,夫人一怒,恐怕我们大家别想活了!”雲莱网络/T1@|,J'^g9@Q
司剑一怔:“这孩子这么重要?”
,lasCy0胖妇人更吓得面无人色:“真的?”雲莱网络6UC:E~^SvL2U
翠姨说:“你们不知道,夫人为了这孩子,十年来,莫不日思夜想,希望能找到他,现在叫他跑了,你们想想,夫人会怎么样?”雲莱网络)h+Q*t g:a.l]1f
司剑听得心里发慌,胖妇人叫起来:“这个要命的小祖宗,我死给他看了。司剑姑娘,我们快找找他吧!”
?Z? }a0突然有人说:“看!夫人来了。”雲莱网络9rVj)XF0yg]
众人一看,只见俏夜叉铁青着面孔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佩剑的少女。众人一时吓得大气也不敢透。俏夜叉一双俏目含怒,冷冷地问:“找着那孩子没有?”雲莱网络 t"` XH h sGfU/cB
“夫人……”雲莱网络 Y$HCyw9JD3QEa J
俏夜叉怒吼起来:“我问你们,找到了那孩子没有?”
&I%d}'V ~0司剑嚅嚅地说:“夫人,我们正在找。”雲莱网络,`UuI:E?P-b6P ~?"P6p
“该死的东西,连一个孩子也看不住,我要你们何用?”俏夜叉对身后两个佩剑的少女说,“给我拉出去砍了!”雲莱网络1U5XI ^%]"ky
司剑一时木立不动,肥妇人却“卟咚”一声,跪在地上,叩头哀求:“求夫人饶命!”
`GH/J7jw4gw2pUG#EK6}0“你还想活命么?快!拉出去砍了!”
}S#s N!U5W8GX0蓦然间,一个孩子从楼阁里跑了出来,声音还带稚气喊道:“别杀她们!”雲莱网络+O8V1y F:x8U1B,\?
众人不由愕然,心想:谁这么大的胆,竟敢阻止俏夜叉?他不要命了?因为俏夜叉在流云庄是真正的女王,谁也不敢反抗。就是她现在的丈夫,流云庄庄主公孙龙,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论武功,他不敌俏夜叉,论财富,他更不及俏夜叉了,这座偌大的流云庄,就是俏夜叉—手创建的,他只不过坐享其成而已。雲莱网络?)t(Hgx+y-HZ]
众人一看,不禁惊讶,愕然起来,这个叫喊的人到底是谁,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雲莱网络mTYE'F3o_bG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77人表态】
34票
感动
21票
同情
23票
无聊
17票
愤怒
16票
搞笑
17票
难过
27票
高兴
22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