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江湖传奇(作者:戊戟)

  小蛟儿原为俏夜叉黄玉凤与覃雷的私生子,母子失散十年。在他襁褓的时候,俏夜叉要对付宿敌青衣女魔的来侵——其实是家中的恶仆见财生意,故意发放错误讯息。又于厨房放火,以便吓跑俏夜叉,取去财物。就在当晚混乱之际,路经的奇侠一枝梅与小魔女见到一庄院生火,遂救下了小蛟儿。因为事忙,只有交托附近洞庭的一位渔人抚养。两人自始相依为命。老渔人因为无力缴付当地黑帮锁龙帮的渔税,小蛟儿被锁龙帮抓去抵税。
k#xOPC:sKoB a0
6{1Zm7_&D0  怪影云中鹤要歼灭锁龙帮,顺手救出了小蛟儿。小蛟儿独自返回洞庭时,被俏夜叉发现,又找来老渔人道出当年真相,母子两人乃得相认。一个神秘组织的杀手马凉来访俏夜叉,要求她加入,并用计毒害俏夜叉及怪影。俏夜叉只有加入该组织。为免儿子受害,俏夜叉暗中命小蛟儿随怪影出走。因为俏夜叉于江湖声名不佳,故此怪影不欲教授小蛟儿武功,以免他学成后助纣为虐。他介绍小蛟儿到三不医徐神仙学医。一次小蛟儿跟随徐神仙到魔鬼峡谷,无意中遇见天圣老人……雲莱网络6R1YO`xE@
雲莱网络(j6f(f i6iM+@
第一回 洞庭蛟儿
/~ imK}K0
6gE(Yu#`R0近年来,在湘西崛起锁龙帮,势力日增,手已伸到洞庭糊边来了。帮主方人定,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身锁龙功,招式怪异,劲气逼人,打尽了方圆百里黑、白两道的高手,使锁龙帮从一个小小的组织,成为江湖上的一个大帮派,方人定更成了远近闻名的人物。不论走帮的、卖艺的、保镖的,路过湘西,一定要在他门下投下拜帖,送上礼物,才能平安过境,安心谋生。不然,你就别想活了。雲莱网络~oXlC#Ju
可是近两天来,锁龙帮一下紧张起来,方人定更是日夜不安。一到黑夜,他所住的大院,不论前厅后园,都是火把通明,戒备森严,人人面色凝重,如临大敌,就连瓦面上也布下了人手,以防不测。
)|.YU$Y,V&d'f2WA(y0在戒备森严的氛围之中,只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听候使唤的小蛟儿,却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瞪大一双眼睛,望望这个,又看看那个,就是不敢动问。他不是锁龙帮内的人,只因爷爷交不出渔税,给锁龙帮的人拉来顶税,伺候帮主罢了。在众人眼里,小蛟儿只是一个被呼来喝去、任人打骂的小杂工,谁也不会理睬他。
QDatZ0这夜,他送完茶水退出来,打算回去睡觉,却听到院子内树下有两个人在轻轻地说话,他一时好奇心起,选了一处石凳坐下,装着小憩,偷听他们说些什么。雲莱网络 u8u-MD%m8E1B3sO6U
“三哥,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来了一个顶厉害的对手?”雲莱网络Q S3T` r;~B.W
“晤!要不帮主会这么紧张吗?”雲莱网络'rw tY2D,h0E zZ#b+Q
“是谁!?是不是震惊武林的小魔女?”
!\ E6M.|F1I0“不是!”
*cy4unY-v.QfW0“是黑蝙蝠?”雲莱网络Tl0_-a2WG-oBB
“你真是瞎扯谈,黑蝙蝠早已死了,你去昆仑捡他的骨头去吧。”
Mb1|2c1A'es7c0“是武当新掌门常怀玉?”
e{5w|TS;L\ gLS{0“不是!”
3_s R*OS"}i&KF4F0“那一定是令人害怕的诡秘女侠了!”
%c| m%rq0“诡秘女侠算什么?就算是甘氏三煞都来,帮主手下的几位堂主也可以打发他们了。”
Xw+NV1FZg;t,B}0“莫非是武林八仙中的一个?”雲莱网络8w9L3xwG#|8s_C
“不是。”
2{:y i#C^f0“那么是谁?”
vZ+d;T5W0“一个怪影。”雲莱网络!w Yqv8c|s&d
问话人愣然:“什么!?一个怪影?”
m6A:m Z^S j!~2l0“对,就是—个怪影。”
aP%x[4o yE0“怎么怪法?”雲莱网络0h&d,j'j]vu
“不知道。”雲莱网络KwjlJ(M!o ke!RO
“不知道!?”
8N/u$?P-g0“对!因为谁也没有看清它是什么样儿。”
8Xy4@6@k(c:Kr0“为什么?”
(APO*`li\*F0“因为看清它的人,都不会说话了。”雲莱网络4c}9K}P @8E@
“给吓昏了?还是疯了?”雲莱网络 l(O8R+m$??P
“不!死了。一个死人,会说话吗?”雲莱网络~{1d R |Alz@
“给吓死的?”雲莱网络(wc1jql:D
“不!给怪影杀死的。”
F|9U"`[%x0问话人半晌出不了声,最后才问:“真的?这怪影这么厉害?”雲莱网络t!W5w \%A#FhH`
“厉害极了,只要它一在你跟前出现,你的头就会突然掉下来,在你身后出现,没等你回头,你也会翻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XV7k9SN uKH%mU&w0问话人又怔了半晌,然后疑惑地问:“三哥,你不是在吓唬我吧?”雲莱网络R4q#f7mtr
“我怎么吓唬你了?”
bf ui-m%~0“既然见到怪影的人都死了,谁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了?”雲莱网络9]2d#q.O O'E&_;qZW6]
“因为有一个怪影不想杀死的人,叫他带口信给我们帮主。”
&do2xX,f0RHdC0“这个人是谁?”
zq[&zfk'_ I2G0“就是黑龙堂堂主。”
eD8zU{,S0“那黑龙堂堂主看清楚它了么?”雲莱网络$l.O3Mv~E
“黑龙堂堂主也没有看清楚它。"
%G+w&V K;F;z0“为什么!?”
d:m%UEl2G8{1n0“这怪影突然在他身后出现,冰冷的手指对准了他的后心,叫他别回头,交代了他几句话,又一下消失了!黑龙堂堂主只在月光下看见了一团影子,是人是怪也不请楚。”雲莱网络wO$k,OM[
“是不是黑龙堂堂主碰上鬼了?”雲莱网络1]x+D f?C/J
“是人是鬼,谁也不知道,但这个鬼会杀人,会拿走人的脑袋。我们派去洞庭湖的白龙堂堂主的脑袋,就是这个怪影取走了的。”
8N R(c CjF*E0“它叫黑龙堂堂主带回了什么话?”
R8VYBL0“叫我们帮主解散锁龙帮,或者将脑袋割下来交给他。要是不答应,他三天后就亲自来取帮主的脑袋。”雲莱网络]Awj*m
小蛟儿在那边听了两人的对话,初是感到惊奇,再是感到好笑,后来感到有点害怕了,最后,他又对这个怪影好感起来。他巴不得这个怪影早点来,取走那作恶多端、色赌包娼、逼良为娼的帮主的脑袋,自己不但可以回到爷爷的身边,帮助爷爷下湖打鱼,今后打鱼人还不用向锁龙帮交税钱哩!雲莱网络U TE5v{W;pG6`
三哥他们仍在那边说话。三哥说:“你想,我们帮主会答应吗?”
%u'@|^T!]0“帮主怎么会答应呢?解散了锁龙帮,帮主手下几百个弟兄喝西北风么?帮主更不会自己将脑袋割下来。”雲莱网络?@u-Uq"I$w6{
“所以今夜里,怪影必定要来取帮主的脑袋。今夜是第三天了,他不来,以后就再也不会来了。”
X'xP?'t8a0“你怎么知道他以后不会来?”
jSR"N3i2}0“听人说,这个怪影说三天就是三天,多一个时辰也不行。—过时辰,他就不会再出现。”
G Fi)or!FZ0小蛟儿听到这里,感到失望。眼看三更就要响了,这个怪影是不会来的了。他站起来,准备回下间睡觉,蓦然间,他听到有人惊呼一声:“怪影!”但见几条劲汉从两旁厢房、假山中冲了出来,喝问:“怪影在哪里?”
{,Jx3ox0为首的是锁龙帮护法的黄龙堂堂主。论武功,除了帮主,就是他了。其他几条劲汉,都是帮中一流的高手,负责守护这院子。这院子,正是帮主方人定所住的地方。雲莱网络(~0p g5X-JoN G0i
那惊呼的人正是在树下轻轻问话的人,他朝小蛟儿指着:“在……在……在那里。”
e0IRm%X"q&O5C0众人都朝小蛟儿望来,除了小蛟儿木然地站着和小蛟儿的人影外,哪里有什么怪影?雲莱网络&{s-\*l0Yg1i
黄龙堂堂主喝道:“胡说!哪里有怪影?”
l7}1s sP_H7R0“它……它……还在晃动……动……”他定神再看,才发觉自己看错了,原来,刚才小蛟儿站起来时,无意中碰着花枝,花枝晃动,在月下的投影也自然地晃动了,再加上小蛟儿的身影,他便以为是怪影出现了。雲莱网络*r;y,D Q_-R;S
黄龙堂堂主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得他两眼金花乱飞,喝道:“派你出来守夜,你却在谈话,现在又胡说八道,要你何用,给我拉出去砍了。”立刻有人把他架了起来。
D;EO$l2~;|)Q0那人恐惧起来,大呼:“堂主饶命,堂主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c6Dqd4Op]0这时一位中年妇女从正屋掀帘出来,说:“黄大哥,帮主说,先饶他一命,关进水牢再说,别影响了今夜的戒备。”
K:tV3?)cJ$VI/U0黄龙堂堂主立刻命人将那惊呼者带走,瞪了三哥—眼,“今后你再敢胡言乱语,动摇人心,小心我砍了你。”
2VJ w&~~:l0三哥吓得面如土色,连大气也不敢透,黄龙堂堂主又狠狠地瞪了小蛟儿一眼,小蛟儿顿时心里发了毛,害怕也将自己关到水牢里去。谁知黄龙堂堂主却喝问他一句:“你在这里干什么?”
q0U[#zp.B0“小……小人在……在这里听……听候老爷使唤。”
+~y`(a4n,vKL uU3Z0这时中年妇人说话了:“小蛟,这里用不着你,回去睡吧。”雲莱网络(t$Lm:^!h6ZF
这位中年妇人,也是锁龙帮白龙堂的副堂主,号称白龙剑夫人,全帮上下,只有她对小蛟儿还算好,没有怎么打骂小蛟儿。
@f}r M.i!?-a0小蛟儿连忙应声:“是,夫人。"雲莱网络K3Q;c pW%\
黄龙堂堂主喝道:“还不给我快滚?”
EO|S,g$P0小蛟儿慌忙跑开,心想:你这么凶恶干吗?动不动就要打人杀人,最好怪影快点来,连他的脑壳子也摸了去。小蛟儿还没有跑出院子,又听到有人一声惊呼:“看!怪影!”
hg-]8c7b hC0小蛟儿一怔,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果然见院子高高的围墙上,出现了一个不见面目的怪影,月光下,长长的身影映到另一边围墙上,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恐怖。黄龙堂堂主一支暗器激发而出,暗器打空了。眨眼间,怪影突然在墙头上消失了。真是悄然而来,悄然而去。黄龙堂堂主大吼一声:“跟我追!别让他跑了。”他首先一跃登上墙头。接着帮中的十多个高手,也纷纷攀上墙头或跃上瓦面,去追赶那怪影。雲莱网络j"EP0HFF(t@0td G
小蛟儿吓呆了,只听见前厅后院,人声嘈杂,脚步纷乱,似乎有人又朝这院子里跑来,他才想到,我呆在这里干什么?等会儿众人涌来,不将自己撞翻乱脚踩死才怪,得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他四下看看,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的,只好爬到树上去。
3Q c?Nf&x0蓦然间,他感到身后一阵微风骤起,跟着眼前一闪,一个怪影如流矢飞电,在他前面一掠而过,直飞到帮主房间的窗口上,刹时而没。接着他听到帮主方人定一声怒吼,房内的灯火全灭,跟着又是几声惨叫。小蛟儿惊讶不已,黄龙堂堂主不是带人去追赶怪影么?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雲莱网络 WP z#FZ
帮主的怒吼和几声的惨叫,顿时惊动了全帮上下人手,纷纷涌来,有的问:“帮主,出了什么事?”有的说:“莫非帮主发了脾气?”可是帮主房内寂然无声。等到众人提了火把走进帮主房内时,却看见帮主和他两个随身保护的堂主,全部躺倒在血泊中,帮主的一颗人头也给割了去,桌面上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若不散帮,此为榜样”八个众人看得呆若木鸡,心内悚然,暗想:全帮上下好手不下百人,一流的高手也有八九人,竟然让怪影在刹时之间取了帮主之头,挑死了两位堂主,这怪影的武功,简直匪夷所思,不可想象。何况帮主一身锁龙神功,全帮无人能及,这怪影假若要取自己的性命,简直是易如反掌。众人想到这里,都有散伙之意。雲莱网络3MZEc b
黄龙堂堂主面色沉重,望着血泊中的三具尸体,蓦然想起一件事来,吼道:“快将那小杂种抓来,这小杂种准是怪影的线眼。”
TI`8p)g n0众人一怔:“小杂种?谁?”雲莱网络Amd\n v's2u
“就是小蛟儿。”雲莱网络 |#d}7zq+_T9R
白龙剑夫人惊讶地问:“怎么是小蛟儿!”雲莱网络b}6TDzA z
黄龙堂堂主说:“这小杂种在院子里装神弄鬼,实际上为怪影通风报信,不然,怪影怎么知道帮主住的地方?”雲莱网络9hU;qX4P
“对!”有人说:“不管他是不是怪影的线眼,先抓起来拷问,如果是,就生削了他为帮主报仇。”雲莱网络 A Z IgS? g
正在这时,一股火光从后院内冲天而起,巨大殷红的火舌.趁着火势,朝这里卷来,众人顿时慌乱了。一些想散伙的人,趁机掠劫财物而去,甚至为争夺财物互相残杀起来。黄龙堂堂主见如此情景,又见火势蔓延开来,无法收拾,只好带了本堂的弟兄而去。其他堂主见黄龙堂堂主离去,也只好各散东西,自寻出路。一个雄据湘西十多年的偌大锁龙帮,一夜之间,在这神秘的怪影打击下,顿时烟消云散,不复存在。雲莱网络'u4b M%FN7a:?{8qc
再说小蛟儿躲在树上,听到黄龙堂堂主说自己是怪影的线眼,要生当刂了自己,吓得在树上再也不敢爬下来了。在大火燃烧中,他本想下来,又怕给人瞧见,直等到众人都走了,他想下来时,已给大火封了出路,正六神无主时,忽然给一个人轻轻地提起来,在大火中掠空而去,仿佛腾云驾雾似的,远远离开了锁龙帮的大院。小蛟儿感到莫明其妙,是谁在这时救了自己?是白龙剑夫人么?白龙剑夫人怎么知道自己躲在树上的?当那人将他放下地面,他定睛一看,不禁吓了一跳,是一个无头无脸的怪影子,只露出一双似寒星般闪烁的眼睛。这个怪影子,好像只有一双眼睛,其他什么也没有了,从头到脚,罩在一件黑斗篷中。小蛟儿又怕又惊地问:“你……你……你是谁?”那人不回答,冷冷地盯视着小蛟儿好一会,看得小蛟儿浑身寒毛直竖,心里直打哆嗦,不知道跟前的是人还是鬼。雲莱网络T3x _%u2W v3k
半晌,那看不清的怪影突然冷冷地问:“你叫小蛟儿?”雲莱网络G$w8Wh D4c_/]m?-Ou
小蛟儿点点头,他不明白这怪物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其实这怪影杀了锁龙帮帮主后,一直没离开大院,只不过他行动极迅速,别人看不清楚罢了。他在后院放了一把火后,便轻轻落在小蛟儿藏身的树上,黄龙堂堂主等人的说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他看见一个小孩子伏在树上不敢动,暗暗纳闷,这小孩子是什么人?怎么躲在树上的?难道他是一位武林高手的子弟,也来锁龙帮找帮主算帐么?可是一看大火烧近来时,这小孩慌得六神无主,根本不懂武功,不忍心见他给火烧死,便顺手将他带了出来。
W*{,ln(b,^d0这怪影又问:“你不是锁龙帮的人么?”
$g3NA8eq&O4F0小蛟儿摇摇头:“因为我爷爷交不起渔税,我给他们抓来顶渔税的,伺候帮主。”
K;A0OWe SC0“那么说,你不是怪影的线眼了?”
\"H2h+y;vP].E5a*s0怪影故意这么问,就想看看这小孩的说话老不老实,他从这小孩的眼神中看出,这小孩颇为机灵,但凡机灵的人,一般不会说老实话,会顺着人说一些使人听了高兴的话来。一个人的品质,往往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
C aecs |)I1E0可是小蛟儿摇摇头:“我不是。”雲莱网络&S'^;spP u
怪影暗自纳闷了!难道这孩子既聪明又老实么?忍不住又问:“可是,那位黄龙堂堂主怎么说你是怪影的线眼?”雲莱网络6H(O ZP9@ w
“我不知道。”雲莱网络T}yYq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R4?R4lH0“你不会是那、那、那个怪影吧?”雲莱网络;T*e:{nut
“我要是怪影,你怕不怕?”
&| aV3e/O6XM4Zf0n0“怕。 ”雲莱网络4e7B8h:{0EV#n/G
“你怕什么?”
5j m%Mk"h @6Y0“我听人说,谁见了怪影,谁就不会说话了。”
!oxYS dH0“哦!怎么不会说话了?”
sO2x(ETX0“因为他死了,死了的人会说话吗?”
(m,sO g"v:o*J#a#p0怪影不由笑起来:“不错,一个人死了,是不会说话的。可是,你现在不是在说话吗?”雲莱网络#D'CSAO"m+A6|
小蛟儿不由一怔:“你是怪影?”
#IQ3f:kk|:Q0“不错,我正是怪影。”
+M~9Ep.Z V:x0“你、你不、不会杀、杀我吧?”雲莱网络1Ez.L9dHG m
“我不会杀你,不过——”怪影突然想到一件事来,转口说,“好吧,你可以走了。以后你想找我,就到常德有生米店去找我好了。”雲莱网络2MeK\&a+W
“真的?你放我走?”小蛟儿哪里还敢去找这个怪影。雲莱网络`9y2C#agq y8n^/D
“我放你走,最好你快点走。要不,等我改变了主意,说不定我会杀了你。”雲莱网络 Z a9`8J}(t3l5F@
小蛟儿赶快跑开了。他怕怪影会突然改变主意,要去自己的脑袋。正所谓饥不择食,慌不择路,他在荒野中只知一味地向前跑。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和跑到什么地方了,在这荒凉山野的深夜里,四周都是一些黑黝黝的怪影,森林里不时还传出一声夜鹗的叫声。小蛟儿从小跟爷爷在深夜里闯惯了,半点也不害怕。他只害怕那个会要人脑袋的怪影。这时,已接近黎明,小蛟儿隐隐约约发现前面有座小小的山神庙,便朝前跑去,打算在厢里坐一会,等到天大亮后再赶路。
(z3C(S1W:q,f2m,R } [o|0这是一间破烂的无人小庙,小蛟儿靠着柱子坐下来,大概是又累又困,—坐下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雲莱网络Zx_kKJ
突然,他仿佛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他睁眼一看,不由魂飞魄散,原来是黄龙堂堂主将他从地上提起来,狞笑着:“你这个小杂种,居然逃到这里来了!怪不得昨夜不见了你,说!怪影是怎样打发你来锁龙帮的?你昨夜是怎样与怪影通水的?”雲莱网络dE"u$V!z3i
小蛟儿在半空悬吊着,挣扎着,说:“我没有与怪影通水,怪影没有打发我来,是你们叫我来顶税钱的。”
rq|)R!{0“小杂种,你还口硬?”
.FZH^ H%S0黄龙堂堂主狠狠地掴了他两个耳光,打得他两边脸顿时肿起,嘴也出血了。又狠狠将他摔在地上,喝着手下:“先将这小杂种捆起来,他要是不实说,先砍了他一双腿,然后破肚挖心,生祭帮主。”雲莱网络q&_ T+PVJ;QF8C
小蛟儿才不过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狠狠的一摔了早已痛得晕了过去。一个手下说:“堂主,他昏过去了。”雲莱网络#K\#Fspo }
“用冷水将他泼醒。”
/@.}f6l0c~0小蛟儿给冷水泼醒,感到浑身疼痛。他不明白怎么会在这里碰上这个杀人魔王。小蛟儿哪里知道,那怪影将他从大火中救出,施展轻功,飞越山野,瞬息之间,已去百里之外,早已将锁龙帮的人抛在后面了。当小蛟儿在庙里睡觉肘,黄龙堂堂主刚好赶到,路经山神庙,意外发现了小蛟儿……雲莱网络 A/m5n&ot.bFs
小蛟儿心想:早知会碰上了这个杀人恶魔,不如给怪影要去脑袋还好。黄龙堂堂主盯着他问:“小杂种,你说不说?”雲莱网络+x4F a oPc:}+b
“我不知道说什么。”
a l iK1z8G}0堂主大怒:“豹头!先将这小杂种的一条腿砍了!”雲莱网络"FiRJ;z'mG(? W0?&r
一个二十多岁的劲装汉子,“当”地将刀亮出来,刀光在小蛟儿面前晃了晃,吓得小蛟儿痛也忘了,大叫起来:“你不能砍我的腿,砍了腿我怎么走路回家呀!”雲莱网络;y"l7b#S9|
“那你说,是怎样给怪影通水的?”雲莱网络0P}M:C~qXA@O
“我没有!”
6\!QB qb/] u4P*l0“你不想要你的腿了?”雲莱网络D#ilx!zBm0l!T`
“我要。”雲莱网络#^4N'Q m9|!`
“要,你为什么不说?”雲莱网络d'HiU$|Y+h
有人在旁边劝道:“小蛟儿,堂主不过想知道怪影是什么人、现在哪里罢了。你说了,堂主自然会放你的,何必找苦来受?”雲莱网络0||}9J5P9N0k;W
这人是黄龙堂有名的师爷,嘴甜心冷,一向深得堂主的信任。他满以为这样,一硬一软,小蛟儿一定会说。可是小蛟儿仰着脸说:“我不知道呀,能胡说么?”
2t2csWhZ0师爷笑了笑:“真的不知道?我问你,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雲莱网络 `3F`4Y}
“我怕怪影呀!”
y!e0^ R0?9E!m1s%eE0“你怕怪影,为什么不躲起来,跑到这里睡觉?”
+K\?6G!S] n[9L x0“我这不是躲吗?你们不是也跑来这里躲吗?”
8R6Q2~ [Vqh|;j0“好,好,你倒挺会说话的。我问你,这里离大院有多远?”
A\'RrO0小蛟儿愕然:“有多远?”
U q5b4[y3T-h0“这里离帮主的大院起码一百多里,你不懂轻功,怎么能在两三个时辰跑来这里的?说!是谁将你带来这里?”雲莱网络2|v w z`5`(d;@$W
这一下,师爷问到点子上了,—时令小蛟儿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这更引起黄龙堂堂主的疑心,大喝一声:“说!是不是怪影带你来这里的?”雲莱网络7]1HUU3Mfya
“是我自己跑来的。”
7oIu JQZ a8u0黄龙堂堂主又是一巴掌拍去,对豹头说:“别再跟这小杂种多费唇舌了,摆设帮主灵位,在灵位前而生当刂了这小杂种,祭奠帮主。”
5{TkNN0x0顿时两条大汉将小蛟儿提起来,剥了衣服,捆了手脚,掷在种台下。师爷对小蛟儿说:“你快说吧,不然,真的没命了。你这小小的年纪,何苦为怪影子当替死鬼?”
*n$ue*yKO-~U%|0小蛟儿心里十分害怕,但爷爷的一句活,从小就印在了他的心上,—个人要有良心,不能为了自己而去害别人。小蛟儿虽然害怕怪影,但从心里感激怪影从大火中救了自己,不能为了自己而害了怪影,心一横:“你们就是杀了我,我也不知道。”雲莱网络5of+ZEy j#I!nW O
帮主的灵位摆设好了,黄龙堂叩头祷告说:“帮主,小弟今日为你捉到了一个通风报信给怪影的人,在你老人家灵前生祭,望你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小弟今后锁龙神功练成,再为你老人家报仇雪恨!”
s9` h B B0祷告完,黄龙堂堂主正要拿小蛟儿开刀,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我不要这小孩来祭我。”
6vB1Fik#@Hd1As0这声音,仿佛是从天上飘落,又好像是从地下飘起,更似乎是从神座上的泥塑神像口中说出。众人全都惊讶愕然了,是谁在说话?不会是死去的帮主显灵吧?雲莱网络:Y@WV$M;A&]r
黄龙堂堂主惊骇地问:“帮主,是你老人家么?”雲莱网络|/H)UR"hs?g,z
“嗯!”阴侧侧的声音又飘起了:“黄堂主,我看你也别练什么锁龙神功了,干脆下地府陪我吧!”
`?Fl7E5Q8Ud@0“帮主,你——!”黄龙堂堂主更是惊恐万分。雲莱网络+tKh&S7s Xt
“你不愿意?你一向不是很忠心的么?怎么不愿意了?”雲莱网络j"Z@3F0r2l6_E R
这么一说,众人更是惊恐万状,加上这庙里阴森森的,帮主的灵位摆在神台上,更添了恐怖气氛。有些人见状不妙,一步步向门口退去,那嘴甜心冷的师爷,早巳摸近庙门口,正准备拔腿而跑,猝然间,一个黑影在他跟前一晃,他咕咚一声,人便翻倒,脖子上一丝细细的血流出,再也不会动了。众人吓得面无人色。雲莱网络 WY&quQN]+i8n
阴恻侧的声音又说:“你们谁也别想跑,一跑,谁也别想活了!”
+O lY\)H{p1X2]0黄龙堂堂主到底比众人胆大,喝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B\8U8N Z3y M0一阵风起,神台上出现了一个从头到脚给黑斗篷遮盖着的人,只露出一双冷电似的眼睛。众人不知道他是从梁上飞下来的,还是从神像背后钻出来的。小蛟儿一看,就是昨夜从大火中救出自己的怪影。雲莱网络R0vk;A!J
黄龙堂堂主瞳目结舌,半晌才问:“你是怪影?”
PW"J#uL(E5@J `d4t0“不错,我就是怪影,你不是要找我吗?”雲莱网络C"kf(`2l2DM P
黄龙堂堂主大怒:“刚才你敢装神弄鬼戏弄我,我跟你拼了!”雲莱网络:ML[$sG@-PPFLU~
黄龙堂堂主真是不自量力,连帮主方人定这么好的武功,也在刹时之间丢了性命,他怎是这怪影的对手?他的九龙鞭刚一发出,怪影如惊鸿一掠,早已靠近他的跟前,一掌拍出,就将他拍飞了。跌落下来时,虽然身体完好如初,但体内的筋骨、内脏全烂,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了。怪影这一掌,正是天山怪一派的绵掌功。
-T5J!ONs0怪影环视黄龙堂门下众人一眼,见一个个呆若木鸡,面无人色,说:“我不想杀你们,你们走吧。不过,今后你们再敢伤害这孩子,再敢为非作歹,我随时都会取了你们的性命。”雲莱网络kFqn9~vX0N-q~
众人一哄而散,纷纷夺门而逃。雲莱网络n5x4OOZ
怪影将小蛟儿身上的绳索解开,小蛟儿顾不了身上的痛,咕咚一声跪下,朝怪影连叩了几个响头。雲莱网络]"t BL#G%i.a
怪影扶起他说:“别叩头了!你身上不痛吗?”雲莱网络nW)@RfrW&G&]W9q-\
怪影一说,小蛟儿才感到全身一阵刺骨般地疼痛,不由“哎呀”一声坐在地上。怪影说:“来,让我看看你伤着哪里了。”
}m!f)R+z0“不,不!我没伤,我坐一会就会好的。”
)\"V:tD:}-^0怪影暗暗感到这孩子的性格顶倔强的,不由点点头说:“你别充什么英雄了!来,我这里有一颗药丸,你服下去,以后就不会痛了。”
Z*u6]p~^/f a)jb0“怪影叔叔,你真好!”
%jBt+M:ss0“你现在还怕我不?”
p9|yVzJ ?4p0小蛟儿摇摇头:“不怕了!”雲莱网络H'eeli
“为什么?”雲莱网络V*]U\#nb8w0y
“因为刚才你连堂主手下也不杀害,我想,你不会杀害我的。”
ES:tXl`)w[yb0怪影两眼笑了:“小蛟儿,刚才你告诉了他们,不是不用受苦了么?”雲莱网络L} h/pqi
“可是,我可不是你打发来的呀,我也没与你通水呀。”雲莱网络wB:d.i H0nzr/n
“但是,你不是知道我的地方么?”雲莱网络C E-VoL*|5y%o7cL
“是常德有生米店吗?”
.{G$]6](__-e5K/i0“是啊!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雲莱网络T J5ddUmV
小蛟儿摇摇头:“我爷爷说,不能为了自己去害别人。我要是说出来,怪影叔叔,虽然你会武功,可是有生米店的人也会武功吗?那不害了他们么?”雲莱网络#^(XxY Mo3jj
怪影听子大为惊讶,想不列这个小孩子,有为他人着想的好品德,这正是一个学武人难得的好品质,他有点喜欢这个小孩子了。不由又打量了他一眼,喑思:不知这孩子在其他方面如何。不为自己而害他人,往往在一些黑道人物身上,也可以办到,有的甚至为了朋友,还可以刀插两肋呢?他想了一下说:“好!你服下这颗药丸层,好好地坐在这里呼吸吐纳,不要乱动,我去将两个人埋了,再来看你。”雲莱网络v b fG8mqS]
“叔叔,我帮你的手吧。”雲莱网络l|&~Az`#w'f9Js6U
“不,不,你一定要坐在这里呼吸吐纳,不然,你身上的内伤,就不会好了。”
$s!w%Mcacy0“叔叔,那要多久?”雲莱网络2E[e\^q2V$D
“这就看你安心不安心了!”雲莱网络["o:Q:{ Rg
于是怪影教他如何盘腿静坐,双手如何摆放,如何深深吸气,纳入丹田,又如何徐徐呼出换气,示范了一下,见小蛟儿学得顶快,又暗暗惊奇,看来这孩子极有慧根,是一块学武的好材料,他便提起黄龙堂堂主和师爷的尸体出去了。
&h(X5GMM S.j0小蛟儿依照怪影的教导,进行呼吸吐纳,不久,他感到有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慢慢走遍全身,不中得惊奇起来。小蛟儿里知道,白己所进行的,正是武林中一种最上乘的内功,运气调息,意守丹田之法。这个怪影不是别人,正是天山怪侠李是水的嫡传弟子云中鹤,绰号怪影。
KyyY/q9YY e#N]W0天山怪侠(见拙作《武林传奇》)以三大绝技而傲视武林。一是轻功,天山派的轻功,近似唐宋传奇中空空儿之流,瞬息之间,已去千里,二是绵掌,掌力刚中带柔,柔中带刚,掌拍豆腐而不烂,而豆腐下面的石板却粉碎了;三便是迎风柳步了,其步法奥妙无方,可以闪避任何一流上乘高手的招式,就是连小魔女出神入化、神奇无比的西门剑法,也可以闪避,几乎令打尽天下无敌手的小魔女一筹莫展。天山一派的三项绝技,都扎根在内功的基础上,只有深厚的内力,才可以学到这三项绝技。不然,三项绝技只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可望而不可及,而怪影教小蛟儿的呼吸吐纳之法,正是天山派内功入门的第一步,它不但可以调理身上的内外伤,还可以增强体力,长此练下去,它可以使人身轻如燕,行走如飞。
B9e_~6^R0小蛟儿练了一灶香的时辰,身体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感到舒畅起来。这一来是天山灵药起了作用,二来是小蛟儿的体质比较好,加上天山派内功的运气调息,因此恢复得特别神速。
-\ g2]5e7|7~0云中鹤回来时,见小蛟儿面色红润,气息平和深长,便说:“小蛟儿,你可以起来走动了。”
_.b"j-G9X7W\0小蛟儿站起来,走动了一下,不但不见什么痛,似乎特别有精神,好像刚睡醒过来。他又惊又喜:“叔叔,你教的办法真好,以后我有了伤,也这样盘坐呼吸。”雲莱网络 z ^][ z9S(d4cM
“唔!不过,这个方法,你可不能去教别人。”
dF#q6u3R Y:`OWoL0小蛟儿不明:“叔叔,这为什么?”
ww2UN2{)AYF&Z0“因为别人没服下我的药丸,一做,便会血涌而死。”雲莱网络0U*s*`X}#D
小蛟儿大惊:“真的?可是我以后呢?还能不能这样盘坐呼吸?”雲莱网络TuvWP1R
“能!因为你服过了我的药丸。好了!你现在准备去哪里?”雲莱网络5]nD5kc
“叔叔,我回爷爷那里。”
6w4B}:~2i3k;R z0“你爷爷在什么地方?”
J u2j[E{|!Q K F0“在洞庭湖边的郑家村子里。”雲莱网络o vKeqKV
“你识不识路?”
&oqR ?'RAC0“我认识,爷爷说,天下的道路在一个人的鼻子下面。”
-F7r/I%|?d:l+p0云中鹤愣异:“鼻子下面?”雲莱网络'r3V5_'y n
“是呀!叔叔,鼻子下面是嘴,不认识,可以问人呀!那不就认识了么?”雲莱网络cA P KPUoJKm
云中鹤不禁笑了,“对,对。路,果然是在一个人的鼻子下面。”同时心里暗想:“这小孩子的爷爷又是什么人?怎么他不说自己的父母,而单说起爷爷的?忍不住问:“小蛟儿,你爸爸妈妈呢?”雲莱网络/sQ/`V#I
“我爷爷说,我一出生不久,我爸爸妈妈就死去了。”
nj1f"^7bd0云中鹤暗暗惊异,这孩子是胸襟豁达?还是从小失去父母,对父母没有什么印象?但不论怎样,他对小蛟儿既喜欢也同情,抚摸着小蛟儿说:“蛟儿,你离开你爷爷有多久了?”
(nNgk6|0“大半年啦!”
R v2Ua pT6B0“想不想爷爷?”
tPzHlgt X0“想。”雲莱网络ve ]ef#V
“好!你回去吧。这里是几两碎银,你带在身上,也好在路上用。”
y$O C)i+n0“叔叔,我以后怎样还你呢?”
4_;Iw[#R ]yI^\&y0“不还了,你拿去用吧。”雲莱网络^q:[5N'InL
“不!爷爷说过,我们可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这样吧,叔叔,你要不要鱼?要,我和爷爷打好多的鱼给你,当还银子给你好不好?要不,我就不敢要你的银子啦!”雲莱网络;~QE3ej;aq
云中鹤又是奇异,看来这孩子不但聪明,还不贪财哩!他爷爷是什么人?怎么调教出一个好孙儿来,便说,“好,好!我以后就到你家讨鱼吃啦!”说时身形一闪。小蛟儿只感到一阵风骤起,定神一看,怪影叔叔早已杳如黄鹤,不见踪影了。小蛟儿不由怔了一下,暗想:怎么怪影叔叔就走了?他知道我爷爷住的地方么?他发了一阵子呆,只好藏好碎银,取路下山,朝有人烟的地方走去。他刚转出林子。踏上一条山道,骞然听到身后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回头一看,只见五匹怒马,扬尘而来,势若流矢,吓得小蛟儿闪到一边去。这五匹怒马,前面两匹,各骑着一位彪形汉子,腰挂弯刀,一身皂色劲装,马鞭儿在空中飞扬;中间两匹,却骑着一对中年夫妇,各披着青色缎面的披风,男的身躯高大,一口虬须,双目有神,不怒而威,女的却面目俏美,凤眼传情,虽然是四十岁上下,但风韵仍存。最后一匹马上,骑着的是一位青衣少女,十七八岁,一身丫鬟打扮,但身后却背着一把乌鞘剑。
bXOI j`0小蛟儿见这五个人挂刀带剑的,不知是什么人,害怕他们是锁龙帮的,想躲进树林中去,可是那美妇一双风目掠了他一眼,蓦然心头一动,一勒缰绳,坐下的怒马一声长鸣,前蹄凌空,顿时停了下来,跟着其他四匹怒马也先后收了缰绳。小蛟儿一见,便吓得跑进树林中去了。雲莱网络s~`!I$h'N&[T#jha
美妇马鞭一指,对青衣少女说:“司剑,你去将那小孩抓来见我,千万别伤了他。”雲莱网络/Kl8c+r7V(a,o
“是!夫人。”雲莱网络g!{uH%|F![
青衣少女一纵下马,跑进树林中,见小蛟儿躲在一棵大树背后,一笑,故意说:“咦!这小孩跑去哪了?怎么不见了?”一边向小蛟儿藏身地方的相反方向走去。小蛟儿下暗暗自幸,忽然听到身后一阵风起,青衣少女已笑吟吟地站在他身后了,说:“原来你在这里,怪不得我找不到哪!”雲莱网络\XU7K`*@CA
“你,你、你找我干什么?”
L*@c*KTa-V^l4\0“因为我家夫人要见你呀!”
]^kA$i0“我不去。”
;y.~*l(Ld5~/z0“去吧,不去不行呐。”青衣少女—伸手,将小蛟儿当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小蛟儿想不到这少女竟有这么大的劲力,挣扎说:“你放开我,我自己走。”雲莱网络c dx@"\
“真的吗?我可不大放心哪!”雲莱网络6P$W[#Y ?.Yg
小蛟儿一边挣扎一边说:“我说不跑就不跑,男人大丈夫,说活算数。”
!tTq,@&l5JuW0青衣少女“卟嗤”一笑:“哎哟!你是男人大丈夫哪!我可不知道。”雲莱网络WD V TF @:i cK
“你放不放?不放我骂你啦!”雲莱网络j9Rfn ?C
“你怎么骂我?我想听听。”雲莱网络2~:H:T-s#r],w5pd
小蛟儿对这位笑吟吟的少女,却骂不出口来,只好说,“你放下我,我再跑是四脚爬的好不好?你这么提着我去见你家夫人,好看吗?”
LQKK Q a ^2v/]0青衣少女感到这孩子实在有趣,放下他说:“好!你跟我走吧。”
@X)Vms,alR+b*J0小蛟儿跟着少女走出树林子,来到美妇的马跟前,仰着脸问:“夫人,你要见我吗?我可不认识你呀!”雲莱网络Ko2qpIq1V%|
美妇却不答,望着少女问:“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的?”雲莱网络 ^8o$dkV0h:m
“夫人,这小孩子怪精灵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雲莱网络I9t2L l3C#Is
美妇又打量着小蛟儿,感到越看越像自己一位思念的人,心下思疑,问:“小孩,我问你,你姓什么?父母是谁?”雲莱网络VaZ$l/P
小蛟儿摇摇头:“不知道。”雲莱网络8k2UvU$S#clw;o:P:b
美妇扬扬眉:“什么?不知道?”雲莱网络O;[AHI0L*t
“是呀,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雲莱网络6W/M4W4f,cR H }.H
一位彪形大汉顿时喝道:“小杂种,我家夫人问,你竟敢这样回答的?不想活了?”
.LTX y`,f M s%lg0美妇一听“小杂种”三个字,顿时色变,“啪”地—声,一马鞭抽在那大汉身上,喝道:“我在问话,谁要你来多口的?跟我退到一边去!”雲莱网络G0LmC:LO
美妇和颜悦色地问小蛟儿:“你怎么会不知道的?小兄弟,你老实告诉我,我不会为难你。”雲莱网络sn.us e+h
“夫人,我真的不知道呀!我父母早已死了,我姓什么,爷爷也没有告诉我。”
K2^mB-H0y A+P'|](P8a0美妇听了更是心头大动,问:“那你叫什么,总知道吧? ”雲莱网络y mc#N gH4H
“我叫小蛟儿。”雲莱网络U2P'YCVF
“小蛟儿?你爷爷姓什么?”
.l(zZJCY~X0小蛟儿又是摇摇头:“爷爷姓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别人叫爷爷为‘三公’的。”
vUJ `+J?'{0青衣少女忍不住说:“你这孩子生得蛮俊气,却怎么这般糊涂?你爷爷姓什么都不知道的?”
qe;u9Y)li1c;lV0“爷爷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v#gz YA^^0美妇一笑:“你爷爷住在哪里?他干什么的?”
,a G{,\CLf[0“我爷爷是打鱼的,住在洞庭湖上的郑家村,离这里可远了。”
p#C?p%['R0“哦!那你怎么会跑来这里的?”
"u(]"{.z-sQ0“我给锁龙帮的人抓来这里的呀!”
HU3Q m%B5@T O@ W0“那么说,你是从锁龙帮逃出来的了?”
zgp,I3bh J#B0小蛟儿害怕这伙人是锁龙帮的,慌忙说:“夫人,我可没有逃呀,昨夜里,帮主叫一位怪影杀了,大家都跑,我也跟大家一块跑出来的。”
y^o&vD7[b0虬须人这时点点头说:“怪不得昨夜里南处大火冲天,今天一早有人传说,昨夜里锁龙帮叫一位武林高手挑了,总坛夷为平地。”
s\7k/DJX0美妇似乎对这不感兴趣,转头对另一彪形汉子命令:“家寿,你马上到洞庭湖边的郑家村,将一个叫‘三公’的打鱼人找来见我,速去速回,不得有误。”雲莱网络4H-A/wj/s;zXVa$P
“是!夫人。”雲莱网络:UBgit qw7X7Z` q
叫家寿的彪形汉子将马缰一提,“啪”的一声,坐下怒马顿时放开四蹄,飞奔而去。雲莱网络0u~Edsye
小蛟儿大惊:“夫人,你们可不能去抓我爷爷,要抓,你们抓我好了,我会做好多的事,打水,端茶,扫地,甚至下河里去抓鱼,我都会干。”
-z x[;N-F&n0美妇更是感到心头一阵隐痛,轻叹一声:“孩子,可苦了你了。你放心,我只是去请你爷爷来一下,不会为难他的。你吗,也跟我一道回去。司剑,你抱这孩子上马。”雲莱网络 k4V$lgKD;]C
青衣少女应了一声,一手将小蛟儿提起来,轻巧地放到马背上去,然后纵身上马,坐在小蛟儿的身后。雲莱网络zv;`_6wO\)T(H3r
小蛟儿惊恐地叫起来:“你、你、你们要带、带、带我去哪里呀?”雲莱网络0z1h}:Wp
青衣少女笑道:“带你回家呀!”
'^L/`dYo!X(T0“回家?回我的家么?”
3D'} QyjL&Y?0青衣少女格格地笑起来:“小傻瓜,怎么是回你的家哟!”
(rt^ne3Fws0美妇一扬马鞭,对虬须人说:“龙哥,我们走吧。”自己先放马走了。雲莱网络'zm9PH,Y ]'_ y
青衣少女说:“小傻瓜,坐稳啦,别摔下马去!摔下去,我就没办法再提你上马了。”说时,挥动马鞭,怒马飞奔紧随美妇身后。雲莱网络 [6ui2P0M.p
小蛟儿害怕真的会从马上摔下去,一双小手紧紧抓着马鞍的边沿不放,只听见风声呼呼,两边树木向后飞逝,自己仿佛如腾云驾雾一般,又惊又怕:“姐姐,你叫马慢点跑好吗?你不怕摔下去么?”雲莱网络-T;zc I'[uJ1w&T
青衣少女又笑起来,心想:这个傻气的孩子,傻是有点傻,嘴巴倒挺甜的,也会说话,自己害怕摔下去,却问别人。她心里很满意小蛟儿叫她一声“姐姐”,搂着小蛟儿说:“小傻瓜,你放心,摔不了你。”
0E$a*{&M-i6?0小蛟儿听说不会从马上摔下来,略略放心。跑了一阵,小蛟儿渐渐不那么害怕了,忍不住又问:“姐姐你们不会是锁龙帮的人吧?”雲莱网络 e#T @4@]5l:[8K
“你顶害怕锁龙帮吗?”雲莱网络7W2zqM(A Aa&E
“害怕。”雲莱网络VV1Zt5D
“小傻瓜,你跟着夫人,锁龙帮的人绝不敢动你一根头发。”雲莱网络8f/lF0ja!b"MQ!M5DN
“真的?你们不是锁龙帮的人?”雲莱网络&J6uI D8f%j-}
“锁龙帮算什么,就是他们帮主,给我家夫人、老爷提鞋也不配。我们不去找他们的麻烦已算好了,他们怎敢来惹我们?”
c$xyHh:~ F0小蛟儿大大放心了,说:“姐姐,你们既然不是锁龙帮的人,捉我回去干什么?”雲莱网络z*[Y:z,|q
“小傻瓜,说不定我家夫人看中你一副傻劲儿!”雲莱网络1[Z qRvI:\1L
“姐姐,我可不傻呵!我什么都会干。”
0bN,U9gOC^YjH0青衣少女“卟嗤”一笑:“对、对,你不傻,很聪明呐!”雲莱网络] `2H O~
小蛟儿虽然与这青衣少女邂逅相遇,但经过交淡,他有点喜欢这位轻语笑言的少女了。他从小长到现在,几乎没接触过女性,更没有受到女性的抚爱和关怀,现在第—次这么接近女性,几乎是依靠在女性的怀中,闻到少女身上散发的馨香,使他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触,他真希望这位青衣少女是自己姐姐,得到她的抚爱。尽管这青衣少女将他像小鸡似的提来提去,但比起在锁龙帮时,受到那些妇女的呼喝打骂好得多了。那有像这位青衣少女这么轻谈笑语?这样亲近地坐在一起?这样的护着他,怕他摔下马去?当然,像小蛟儿这样的年龄,根本不懂得异性的关系,心里更无邪念,是人类最纯真的—种情感。至于青衣少女,只不过觉得小蛟儿好玩有趣而已。雲莱网络8FE^jw5?0y+d0a*~
小蛟儿问:“姐姐,你家夫人怎么会看中我的?”
8uU$O|9ZN5}9B0“谁知道哩!”雲莱网络'xE g_ o R \_']
青衣少女心里也实在纳闷:怎么夫人要带这个小孩回家的?
hD1I-qR-Oi8V;Q0在前面马上的美妇,这时却沉思在往事中。十年了,十年前的一段经历,几乎令她痛不欲生,肝肠寸断。雲莱网络.U&OCz f.l_IP
十年前,她带一批价值连城的珠宝和几个忠心的家人,徒弟,抱着自己还来满周岁的儿子,为避仇敌,悄悄隐居在川东的一处农庄中。一天夜里,她蓦然听到一声惊喊:“青衣女魔来了!”她顿时吓得心胆俱碎,又惊又怒。这个女魔,难道杀了自己的丈夫还不解恨么?又追踪到这里来了?真的要将自己赶尽杀绝?她自问武功怎也敌不了这个青衣女魔,但看到躺在床上的儿子,把心一横,对贴身丫鬟说:“翠玉,我要是遭不幸,你就带着我儿子逃跑吧,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
)F6NQ q&?q h0翠玉说:“夫人,你还是带着小少爷逃跑吧,现在走也还来得及。”
8N6fs"Uq0她一声惨笑:“青衣女魔专为我来,找走得了么?”雲莱网络0K+{1j6Mv7utd2s
正在这时,厨房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有人高喊:“俏夜叉,你还不出来领死,等到何时?再不出来,我将你—家杀得鸡犬不留。”
,SC K2m!t!\0原来这位美妇不是别人,正是过去湘南大侠马清的妻子——马大娘子俏夜叉。青衣女魔在桂北杀了马清,后来又在武当山杀了峨嵋派掌门人玉清道长(详情请看拙作《武林传奇》),同时间,小魔女也在武当山剑挑了碧云峰的叛徒覃雷。消息传来,俏夜叉又悲又恨又害怕。这时,她又怀孕在身,只好携带珠宝远避他乡。生下婴儿后,她将复仇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儿子身上了,最后,才悄悄隐居在这远避武林人士的地方,想不到还是逃不过青衣女魔的追踪,竟然寻到这里来了。她将牙一咬:“好,我跟你这女魔拼了。”提刀冲出房门。刚—出门,迎面两条汉子冲了过来,她一看,是自己丈夫门下的弟子,一个叫马标,一个叫马代。马代说:“夫人,不好了,青衣女魔杀进来了,夫人你快走吧。”雲莱网络 K1e;^ I3G'T(k6y c
俏夜叉怒道:“没用的东西,跟我杀回去!我们几个人,难道还怕了这女魔!?”雲莱网络%md*{4Z&}1~2[JZ}
俏夜叉首先冲了出去,火光之下,果然见一位蒙面女子挥舞长鞭,扫倒了自己的一些家人和手下。俏夜叉弯刀一摆,一招“浮光掠影”发出,顿时满天刀光骤起。俏夜叉家传的回风十八刀,自有独步武林的绝处,虽然只有十八招式,但一招可化六招,抖展出来,便是一百零八招。刀式凶狠刁钻,招招都是凌厉的杀着。俏夜叉武功虽然达不到炉火纯青的境地,但也是武林中一流的高手,一般武林高手,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何况她近年来得到覃家寒冰掌的秘诀,刀法中又含着一股寒气,冷气逼人。她二招发出,竟然将青衣女魔逼得后退几步。初时,俏夜叉还不觉得奇异,但是交手六七招后,这位蒙面女子鞭法渐渐露出了破绽,同时鞭道上的劲力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俏夜叉疑心顿起,难道是自己武功提高了?还是这女魔的武功并不像江湖上传说的那么可怕和神奇?俏夜叉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美人,杀人不眨眼,不然,她怎么得了“俏夜叉”这一绰号!她一占上风,更是不让人,刀刀逼紧。蓦然,她大喝一声:“着!”只见一条手臂在火光下随同一股喷血飞起,蒙面女子一声惨叫,颓然翻倒,她的一条手臂早已给俏夜叉砍了下来。俏夜叉雪亮的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惨笑一下:“女魔,你也想不到有今天吧?我丈夫死在你的鞭下,而你死在我的刀下。这也是天老爷有眼,一报还一报了。”雲莱网络Z TU,m:}:@C
“夫、夫、夫人。我,我,我,不是青衣女魔,是,是……”雲莱网络2t MU C;ab$E
俏夜叉一怔:“你是谁?”雲莱网络en B|h*V,X_b%K
“我,我是,是……”雲莱网络'@L.@if'B
俏夜叉不容她说下去,用刀尖挑开了她的面巾,在火光之下一看,又是一怔:“是你?”雲莱网络 h K"o+n(i#H8E2V
“婢子该死,是、是、是马代叫我、我、我扮的,以、以为这样,便会将夫人吓、吓、吓跑了!”雲莱网络mu9T2JCE
“你们这样做为的什么?说!”雲莱网络*G!i5XAwWwU
“婢子该死,是、是、是为了那些珠宝。”雲莱网络#D4eVK FK7eq#N
俏夜叉大怒:“该死的东西。”她一刀将这女子劈了,急忙奔回房间,一看,翠玉已倒在血泊中,马标也横在一边,而床上的婴儿和珠宝,早已不见了。俏夜叉不由从头凉到了脚,珠宝不见,她还不在乎。可是孩子,却是她心头上的一块肉,她将来的希望和寄托,她远避仇敌,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她发狂地呼喊起来:“孩子!还我孩子!”雲莱网络 Gm8l8MZt
“夫,夫人……”雲莱网络Lg#PW A$D L |
一阵微弱的声音在她身后呼喊。她回身一看,原来翠玉并没有断气,只是受了严重的刀伤,一时昏厥了过去,俏夜叉的狂呼,将她叫醒过来,俏夜叉一怔,慌忙从血泊中将她抱起来,用手封住她伤处的穴位,喂她服下一颗刀伤丹,急问:“翠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去了哪里?”雲莱网络(bAZ,ZIL7i@q
“是马,马,马代……”雲莱网络a#Vd VH)z
“是马代抱走了他?”
;|;t&Dg6q0“不,是,是……”雲莱网络:v }IGI7aL/Z
翠玉伤得太重,又昏了过去,俏夜叉大急。这时,俏夜叉两个弟子冲了过来:“师,师父,大,大,大火。”
)hP8V/^W7x3E}:r$p0俏夜叉一看,火已烧来了,便说:“你们两个先把翠玉抱出去,好好抢救她过来,这房子不要了,我追马代这贼子去。我不亲自碎尸了他,誓不为人。”俏夜叉说完,从窗口跃出,纵身上了瓦面。举目四望,只见西南两条人影急奔,其中一个,似乎是马代的身形。于是俏夜叉急展轻功,往西南追去,一直追了两个山头,才追上黑影,俏夜叉大喝一声:“马代还想跑吗?快将我儿子放下来,我可以饶你一死。”
m&yl,o2S4{0马代回身一支金镖发出,俏夜叉将弯刀一摆,便将金镖打落。马清在生前曾以金镖、宝刀而称雄湘南,他传下的弟子,自然也不弱。可是,就是马清本人的武功,也不及自己的妻子,马代的金镖,又怎样伤得了俏夜叉?俏夜叉反手一支金镖,却击中了马代的左肺,令他翻倒在地。另一个黑影倏速跃起,从马代身上取下背包,打算夺路而逃。俏夜叉在他要夺路时,一支金镖激射而出,刚好击中了他的太阳穴之处,连惨叫也来不及,便倒地而亡。俏夜叉从他手中取下背包,以为背包中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一看,却是些金银珠宝。她怒喝一声:“马代,你将我的儿子弄去哪里了?”
"m%o @*uk\c j0马代自问必死,闭目不答。俏夜叉又急又怒:“你以为不答我就拿你没办法吗?我先将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老娘不信你是钢铁打造的汉子。你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一死。”
'xIq~ e$XR X a0马代见仍有一线生存的希望,问:“夫人,我说了,你真的不会杀我?”
+I3Yz`9c%L:U0“好!你说。”俏夜叉压下一肚的怒火。雲莱网络+m _EJ{}
“夫人,我没有抱走小少爷。”雲莱网络M$G@3xxU{"dG
“什么?那我孩儿去了哪里?”
o N!Bm'G"h0“小人不知道。”雲莱网络2P[(Y0mmeD~ve w
“该死的叛贼,你到现在还不想说实话吗?你不相信我会饶了你?”雲莱网络#\ Jr7m?;x
“夫人,小人真的不知道,马标和我刀砍了翠玉后,小人去取珠宝,马标奔向小少爷下手。蓦然从窗口跃来一个人,武功高极了,他出手一掌,就将马标怕死,再也爬不起来。小人见状不妙,提起珠宝便逃出来。要是说小少爷不见,恐怕是那人抢走了。”
:bq]&h2Z Dd'XX c|0“那人是谁?是不是你的同伙?”雲莱网络 |Am6Y5n6MUP
“不是,小人绝不敢讲假话。”雲莱网络^*O*['xDYk#\
“那人生得怎样,是男是女?”雲莱网络3x5Sd!LdD
“小人逃命要紧,怎敢回头,也不知他是男是女。”
qGe/L R4gRu0“该死的东西。”俏夜叉恨得举起刀来。
bY/_g d8~6| R8]9i0“夫人饶命,夫人不是说饶我一死么?”
$WA.{ wk)`8XX'~0“你这欺师灭祖的贼子,还想活命么?我孩儿要不是你们,会丢失么?”雲莱网络[ J#YdX?$}[c
俏夜叉刀光一闪,便将马代劈了,急忙抽身赶回去,她虽然不完全相信马代的话,但有一点,与翠玉的话相符。俏夜叉一路暗想:谁救了我的孩儿,将他抢走了?是不是我门下的弟子?可是我的弟子没有一个像马代所说的那么武功极高,看来是马代作贼心虚,误将拍死马标的弟子认作一位武林高手。雲莱网络.y;{+ZI aUG
俏夜叉带着—线希望赶回来,所住的房子,已被大火烧为灰烬,她的一些弟子和家人都聚集在一棵大树下,一见俏夜叉回来,一下涌了上来。俏夜叉看了看,见众人手中并没有抱着自己的儿子,心不由又凉起来,急问:“我的孩儿呢?”雲莱网络_6q;MH-c5d%P*s w
众人愕然:“夫人,你不是去追赶马代寻回小少爷么?没寻到?”
OEWr8nJ+rt{0俏夜叉急了:“翠玉呢?翠玉去了哪里?”雲莱网络$?X;l,v'wW`*X
“夫人,婢子在这里。”雲莱网络bWw)e lC#j;u;}(h GB
原来翠玉躺在树下一副床板上,俏夜叉不理睬众人愕然不明的目光,急奔到翠玉跟前问:“翠玉,我孩子是谁抱走了?”雲莱网络(r!s4W(hX eVQ;AI^
“夫人,婢子也没看清,婢子在倒下地时,只听到马标一声惨叫,仿佛是一个青衣人抱走了小少爷,以后婢子便昏迷了过去,再也不知道了。”
ML$n7N5F0俏夜叉一听,几乎软瘫下来,看来是一位路过这里的武林高手抱走了自己的儿子,令她略为放心的是儿子仍活在人间,可是这位路过的武林高手是谁?要是武林中的侠义人士,一定不会将孩儿交回来的。雲莱网络o\!sf? AW
俏夜叉想了一阵,见天色大亮,只好带着众人离开,同时派出人手,在附近百里打听儿子的下落。一连几天都没有音讯。俏夜叉完全失望了,知道在附近百里内,绝不会有儿子的下落,只好暗暗派出人手,到远处打听。一幌便几年过去,她转辗来到了湘西,下嫁给这一位虬髯汉子。想不到在这里,骤然看见了小蛟儿,感到小蛟儿的眉目,有几分像自己,更有几分酷似孩儿死去了的父亲,疑心顿起,便停下马来盘问……
N tWa7o SL~0俏夜叉从沉思中醒来,轻轻自语说:“十年了,一个婴孩在十年中变化多大呵!这孩子会不会是自己亲生的孩儿?”她心中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要是一位武林高手抱走了,十年来,起码会传授给孩子一点武功,可是她看出这孩子半点武功也不会,才犹疑不决,不敢骤然相认,先打发人去将这孩子的爷爷叫来盘问。
t LxS'JVw0小蛟儿不知道在马背上跑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只感到自己时而穿过一片树林,时而越过山峰,后来又转进了一条几乎望不见天日的峡谷中,过了峰谷,前面是深山群岭中一片空阔地带,在一座山崖下,有一处极大的庄园,青衣少女说:“我们到家啦!”雲莱网络7FH)|Qy'n\
小蛟儿一看,在一条山道上,竖立一座石牌坊,上面刻着三个笔飞墨舞的大字:“流云庄”。穿过牌坊,再走过一条越涧的石桥,没几步,便到了流云庄的大门前。小蛟儿听到有人高喊:“老爷和夫人回来了!”顿时有四五个家人打扮的汉子奔过来牵马。
_]M]6b5KdI0青衣少女一手将小蛟儿提下马来,说:“跟我走。”
Swhh#W0小蛟儿不敢出声,只有乖乖地跟在司剑身后,走进大闪。他感到这个庄园顶大的,不但有很宽阔的大院子,还有水池子和果园,一些亭台楼阁,都是依山势而建,楼阁之间,还有飞桥相连。处处有回廊、曲桥。小蛟儿暗想:这一家人好富呵!这是什么样的人家?怎么又偏偏在这没有人烟的深山大谷中?他跟青衣少女来到一间院子里,青衣少女将他交给了一个肥胖高大的中年妇女,说:“明嫂,你给孩子洗个澡,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我再来带他走。”
:|'C;^ z ny ?i9EH0明嫂眯起一双眼睛打量着小蛟儿,说:“这孩子顶秀气的,这是谁家的孩子,怎样将他弄来的?”雲莱网络Z9c&ddY A$R {9m
司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夫人在半路上将他捉回来的。明嫂,这孩子顶精灵的,你小心别叫他跑了,不然夫人问我要人,我就交不了帐啦!”雲莱网络G5TOo cdIyi X
“嗨!你放心,就算这孩子会飞天,他也逃不过我手心。”雲莱网络\` {:?$u3DLF
肥胖的明嫂一张肥肥的大手将小蛟儿拎起来:“小鬼,你到了我手里,别打算跑了,小心,我会将你的一双脚砍下来,煮了来吃。”
'uV,l#].[(Z$a N3U?E%^l0小蛟儿听了又惊又怕,心想:“这胖猪似的女人怎么这样恶呀?她会吃人么?便说:“你快放了我,要跑,我在路上不跑了么。”雲莱网络/J~)n6qx-F7a't(_O
明嫂可不管他,像拎鸡似的将他拎进了后面的厨房里。—到厨房,明嫂—只手将他高高地拎起,另一只手便“哗啦”一声,将他的衣服撕烂了,剥了下来。雲莱网络)`%HI1s,K+y
小蛟儿大惊:“你这是干什么?”雲莱网络4_Y^;T {K9U
“没什么,脱衣服洗澡。”明嫂说着,又—下剥去了他的裤子,只听见“当啷”两声,小蛟儿藏在裤头上的碎银落了下来。明嫂“咦”地一声,“你这小鬼身上还藏有银子啦!”
|,vR zSCI)I${0小蛟儿大窘,急忙用手遮盖自己的小鸪鸪。这个胖女人中简直不将自己当人看,就是在锁龙帮,也没人将自己剥得一丝不挂的,想不到来到这里,却叫这女人剥光了,简直丑死了!他大叫起来,“你这个不害羞的女人,要洗澡我自己不会脱衣服么,要你来脱,你赔我的衣服裤子来!”
"u$}{0_w4p9ym0明嫂不禁大笑起来:“我羞什么?老娘要是福气好,我孙子都有你这么大了!你这身衣服,就是给我抹脚也不要。”说时,将他往大木盆里一丢,放下银子,便去灶头提水。雲莱网络~'kXUuKm$p
小蛟儿大叫:“你出去,我自己会打水洗澡,用不了你。”雲莱网络|"z,n.t/D!a*X oY!I5r
“这是司剑姑娘吩咐我的,我怎能不看着看着你?”雲莱网络^5m]7jH l4fpn
“嗨!我是男人,你一个女人看着男人洗澡,不怕人笑死你吗?”
Oq~zY`b1isI0明嫂嘻嘻笑起来:“你算什么男人呵!”端起一盆温水,将小蛟儿从头到脚淋下来,弄得小蛟儿连眼也睁不开,跟着,明嫂的—双大手,将他浑身上下擦洗干净,像洗—只拔光了毛的光鸡一样,最后便拎着他的一条手臂,将他从木盆里提起来,一面用干毛巾替他抹身。雲莱网络`9N#U*LwK?u'uc
小蛟儿给她拎得好痛,不禁“呵哟,呵哟”地叫起来:“肥嫂嫂,你轻点拎我不行吗?我的手臂要是断了,你赔得起吗?”雲莱网络 Z P,DMf|
“拎断了手臂算什么,我曾拎断过一个人的脖子哩!你要不要试试?”雲莱网络[n In0K(xB$^
小蛟儿对这个胖妇人简直没有半点好感,心想:等我长大了,也去将她这样拎来拎去。
ei Yu1} Inh0“要不是夫人要见你,我不但想拎断你的脖子,还要割下你下面小鸪鸪用来下汤哩!小鬼,你知道不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雲莱网络n%M F$F Yc uy5V
“你干什么?”雲莱网络5QH1p$m Q*B V[
“专当刂小孩子当小牛肉卖。”
-T)s6@1Qpe0小蛟儿吓得打了个冷颤:“真的!?”雲莱网络'{u4S'MrD ?$u
“走吧,起码我现在不会当刂了你。”
kUT5Tk(o0明嫂拎起他去到一间房里,将池往床上一放,又从一个箱子里翻出一套质料极好的衣裤来,丢给小蛟儿说:“穿上吧,别着凉啦!”
y6L9i,VY2@j&H U0小蛟儿对肥嫂高大的妇人感到说不出的恐惧,听了这句关心的话,又略略放下心来,慌忙将衣裤穿好。
R'inZ\0Mgf3s0这时,外面—个少女的声音说:“明嫂,那孩子洗完了澡吗?”
a#|^t;X Y"yr0“洗完了!你是来接这小鬼么?”雲莱网络]g.[t$|+xYOSw
“不!我是给你们送饭来的,司剑姐她说,一时抽不过身来,到了今晚,才来带孩子去见夫人。”
}*W.M2w"SP Lg#`.AaK]0“好啦!你放心吧。”雲莱网络X0lM x.a x'{)^7L
“明嫂,这孩子在哪里?能不能让我看看?”雲莱网络F y\$y |N(P*v
“在房间里哩。”雲莱网络MF/zt6k/d8V
明嫂话一落,小蛟儿便见一个跟司剑差不多大的少女走了进来,—身藕色的衣裤。她打量着小蛟儿笑了一下:“这孩子蛮俊气的,怪不得夫人将他带了回来。”雲莱网络 cL8x{@'N$BK `
明嫂笑道:“他这么俊气,给你做个小丈夫好不好?”雲莱网络'{"QSG3X5S lHy0b9cAV
藕衣少女顿时脸一红,“啐”了明嫂一口:“明嫂,你怎么老不正经的,不跟你说了。”说着,便笑着跑了出去。雲莱网络:ye8opDsU.{#W
小蛟儿带气地端起饭便吃。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他几乎是滴水未进,再加这肥猪似的明嫂在洗澡时的一番折腾,更是饿了。
vekJ4bt2v`(N0吃完饭,明嫂边收拾碗碟边说:“小鬼,你就在这里啦。可是,你别打算能跑出去的,因为庄子里到处都有恶狗,它们会一口咬伤了你,再将你叼回来。”说着,将碗碟端了出去,顺手在外面将门锁起来。雲莱网络W7n6k6u0\
小蛟儿一个人在屋子里哪里睡得着,蓦然,听见窗子给人轻轻地打开,一个精灵古怪的小女孩,一双似龙眼核般的晶莹的眼睛,好奇地瞅着他,然后又轻轻地爬了进来。雲莱网络F$^(H$w+TY d
小蛟儿惊愕地问:“你是谁?”
o ~r9r"IMV(I0小姑娘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嘘”地一声,后又指指门,示意他说话小声,别让外边的人知道了。雲莱网络!Dx;E.P'tF0O:k C7M
小蛟儿讶然地打量这个小姑娘,年龄不过七八岁,一双又大又圆和会说话的眼睛在圆圆的脸上滴溜溜地转动,一身绿衣绿裤,头上扎着一对羊角似的小辫子。他不由放轻了声音问:“你是谁呀?”
t_.F:{*R4l)li _0“我叫小玉,你呢?”雲莱网络(v(__ |$f7e
“我叫小蛟儿。”雲莱网络J/Sn n9p%Y
“你怎么跑来这里的?”
)wYKD4h-i `0“给她们捉来的。”
(N{S+q a] c%W0小姑娘奇怪了,瞪大了一双眼睛,“给捉来的?你是小猴子吗?”
^ v4T }_]y0小蛟儿不大高兴了:“不是。"雲莱网络`}.a_P@
“那你是小猫?”
mcP:K2Q%^D0“去!你才是小猫。”雲莱网络~!l*dB0Ec \
“你别恼呀!你不是小猴子和小猫,怎么会给她们捉来的?”雲莱网络4E t8NT&RJt l+V
“人,就不能给她们捉来么?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雲莱网络^+I/k1UY^Q'm%_$W
“我是自己跑来的呀!”
(p*|f:Tok{0[g0“自己跑来?你不知道这里是个贼窝么?”雲莱网络5r0u4N/L7} S]U^
“贼窝?”小姑娘又瞪了眼睛,“我没听人说呀!这里不是流云庄么?”
!eM t!nK2bG0“什么流云庄,这是个大贼窝。”雲莱网络1?(RtC(_C/oz\ [!Xb+M]
“真的?”小姑娘愕然了。
]'a6Xh m,@uy0小蛟儿为小姑娘着急了,“你快点走吧,要不,给那肥婆瞧见了,会将你捉起来。”雲莱网络1Wx)C`/i r J
“你干吗不跑呢?”
8as%ixle;A0小蛟儿摇摇头,叹了一声说:“我不能跑。”
(}[y H0~3I-E0小姑娘奇怪,“你怎么不能跑呢?”雲莱网络3|zv6I\y{iHm
“因为他们派人去捉我爷爷了!我要是跑了,他们就会难为我爷爷了。”
5TxQJ&[;f3Dz0“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傻?你跑了出去,不会叫你爷爷藏起来吗?这样,他们不是捉不到你爷爷了吗?”雲莱网络yfV){c E
小蛟儿一想不错,那个叫什么夫人的人虽然打发人去找自己的爷爷,一时不容易找到。要是自己逃了出去,就可以事先叫爷爷躲藏起来了!雲莱网络(wY4d,GC-k7K
小蛟儿问:“我能跑出去吗?”
8d {"[^g[`9Mw u0“怎么不能跑的?你没脚吗?”雲莱网络n-p8sIb-y%W(?
“嗨!我是说,这个庄园这么大,我不认识路,怎么能跑出去。”
h|,{*S!e p!j(U @*o0“你跟着我跑呀!”
3eV*@(eS}0“我跟着你?”
Bj g"['h&y*W;?0这时,胖妇人蹬蹬地走来,听见了小蛟儿的说话,感到奇异,在外面问:“小家伙,你在与谁说话?”
p:g;l ]/T Lr4_^N0小蛟儿一下害怕了!不知怎么说才好。小姑娘却示意他别出声,自己却钻到床底下去。胖妇人开门进来,见小蛟儿木然地站在房间不动,更是思疑,一双目光四下巡视,又走到窗前往外望了望,问小蛟儿:“刚才谁跟你说话?”雲莱网络*lr W#GV9Y4U#N'p^
“谁也没跟我说话。”雲莱网络4jfqWd)j f+Z
“你自己跟自己说话?”
zlVVm8M0“是呀!我睡不着,自己和自己说话。”雲莱网络b'Jmj9X b8q0_
“小家伙,你别打算逃跑,就算你跑出了这间房子,也逃不出这个院子,逃出这个院子,也逃不出这个庄园。就算我捉不到你,你也会给外面的恶狗咬死你。我劝你还是乖乖地睡吧。”说完,胖妇人走了,在外面将门锁了起来。雲莱网络Q:?.Z ZI[ k
胖妇人一走,小姑娘便从床底爬出来,对小蛟儿笑了笑,轻轻地说:“我们从窗口走吧。”
-z+JBE^2^#e-g0小蛟儿迟疑起来:“外面有恶狗,我们走得了吗?”
[OPv[*RhJ-g0“哎!你这傻瓜,她是在吓唬你的,恶狗到夜里才放出来,白天根本没有恶狗。”
'T(k7o/[o6uL0小蛟儿一想也是,要不这小姑娘怎么会跑来这里呢?她不给恶狗咬了?便说:“好,我们走吧。”可是他走到窗口往下一望,心里又犯难了,问:“这么高,我们怎么爬下去?”雲莱网络qS/Q(Y yn])Yj
“往下跳呀!”雲莱网络G(KkP1HO-hBe-K-f
“跳下去不会跌死么?”
c/j"o5Bx9J.aQ0小姑娘瞅着他:“你没学过武功么?”
b Vh.i G$N0小蛟儿摇摇头:“我没学过。”
GML)d_Pr0“怪不得你给人当小狗小猫似的抓起来,这下怎么办呢?”小姑娘想了一下,“这样吧,我先下去,你再跳下来,我在下面接住你吧。”
7Y7H)N6Z U[g%} cF0“你能接住我吗?”
,Ta1A-m5{ }"v(D0“哎!你这个人怎么这般怕死?你要是不敢跳,我也没办法了,我只有不理你了。”雲莱网络'C%gb o|+JF uM
小蛟儿一听小姑娘说自己怕死,一种男孩子的傲气升了起来,他不能让这个小姑娘小看了自己,便说:“我怕死?好!我跳。我也不要你接住我,我先跳下去。”雲莱网络@ ry.J Ey+mAw
“咦呀!你不会武功,先跳下去不摔坏了你吗?好啦!你别生气,你顶勇敢好不好?我先跳下去,等我在下面站好后,你才跳下来吧。”说时,小姑娘跃上窗口,跟着像一片树叶似的飘然落地,姿式好看极了。小蛟儿看得羡慕不已,心想:我要是学得她这样的功夫,再也不怕给别人当小狗小猫似的关起来。好,等我逃出了这流云庄后?问问她,怎么才能学到她这一手功夫。雲莱网络'G1D0i\A;bR?
小姑娘到了下面,已招手叫他跳下来。小蛟儿将心一横,闭上眼睛,纵身便往下跳下去。小姑娘虽然身怀武功,但到底年龄还小,虽然接住了小蛟儿,两人却双双翻跌在下面的草地上。也幸亏小姑娘抱住了他,小蛟儿才没受伤。雲莱网络&y1uO|0t
小姑娘拉着小蛟儿的手,像两只小猫似的,溜出这个院子。他们刚一溜出院子,便听到那肥妇人惊恐地大声喊:“不好了,这小孩跑了!”雲莱网络;u*Ms#~8HA.O
跟着他们又听到司剑姑娘的声音:“他怎么会跑了的?你没看住他么?”雲莱网络LMXFWj^_w
“这个该死的小家伙,他居然敢从窗口跳下去,快,快追,他跑不了多远。”雲莱网络Jn#[rWgD3d6xG
小蛟儿不由—怔,脚步停了下来。小姑娘拖着他说:
G5w8dDm2K#eFJ0“快走!你想等那肥婆来捉你吗?”
?9TO'nB$w1~ z9j&J0“我们往哪里跑?”
*_(L^.Q].@0“傻瓜,你跟我来吧!”雲莱网络8Yr?Gn7q
小姑娘好像对流云庄的地形和环境非常熟悉,她拖着小蛟儿尽往无人处跑去。小蛟儿也不知跟她跑到了什么地方,他只想到,千万别给人捉了去,不然,那肥猪似的恶婆准会扭断自己的脖子,同时还连累了这个好心的小妹妹。最后,小姑娘将他带进一个圆门。一进圆门,这里又是别有一番天地,院子不大,却非常清雅别致,有假山,也有花木,而且在绿叶丛中,屹立着一座极高雅的楼阁。小蛟儿不知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怀疑自己跑进仙境中去了。小姑娘却将他藏进一个假山的石洞去,说:“你先在这里藏着,千万不能出声,要不,我可救不了你。”雲莱网络Y_O.{,V`
小蛟儿问:“这是什么地方?”
,Thc'w2^a8`3`)N~0“别问,那个肥婆是不会跑来这里的。”
#@:rd5~4\1nqc h1LG O0小姑娘将小蛟儿藏好后,便独自一个人朝楼阁跑去,谁知未到楼阁,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妇女分花拂柳而来,她一见小姑娘,既惊讶也生疑,问:“我的小姐,你跑到哪里去玩了?怎么将一身衣服弄得脏成这样?要是让你妈看见,不骂你才怪。”雲莱网络4a'M$r$|L+K:i ^&@
小蛟儿一听心里不由愕然,这里是小姑娘的家么?她家怎么住在贼窝附近的?不怕贼人起心么?莫非她家与流云庄的贼人有来往?要不,她父母一定有了不起的武功,贼人不敢来招惹他们。这时,他又听到小姑娘说:“翠姨,我要洗个澡,换过衣服,你叫人给我打水好不好?”雲莱网络s)tjXk'H
“瞧你这一身,也该洗个澡,换下衣服了,我去叫人给你打水,也给你拿一套衣服来。”雲莱网络f)ow;}#B {dMq
小姑娘等这妇人一走,立刻跑到假山中,将小蛟儿拖出来,说:“快跟我进去,别叫我翠姨发现了!”雲莱网络)BQhFYg F
精灵的小姑娘将小蛟儿迅速带进楼阁里,走进一间异常清雅而又干净的房间里,小蛟儿一进房间,感到这里香气袭人,房间里海一件摆设都非常名贵华丽,甚至比锁龙帮帮主的房间还好得多,惊问:“这是谁的房间?”
6h$PZ_l6b#wj)C5R0“我的呀。”雲莱网络MHmJFs Upi
小蛟儿吓了一跳:“你将我藏在这里,你父母知道,不骂你么?”雲莱网络(btxo7^ ?@^R3w
“你躲到我床底下,有谁知道?”雲莱网络jV EL"J@'KWx
“不行,我还是躲到外面的好。”雲莱网络!j*H3t4gRB
“好吧,你要是不怕人捉到你,你就到外面去吧。”
,s_YDQZS {P0“我,我可不能害了你呵!”雲莱网络,u]0L"I%B
“快,快躲到床底下,我翠姨来了。”
M,m P aU3M}0果然,外面有了脚步声,小蛟儿只好爬到床底下躲起来。翠姨进来了,问:“小姐,你说洗澡,怎么还不去的?”雲莱网络b3J mC2I }\#n
“翠姨,我在找样东西,就来。”雲莱网络C b8\(mi jIf
“小姐要找什么?”雲莱网络 a!Z xTA0L
“算了,不找了!翠姨,我去洗澡啦!我的衣服你拿了吧?”雲莱网络;{r a [6t1n!Ok
“小姐,早给你拿好了。”雲莱网络J3yH'h9l4B"D
突然,楼阁外面人声嘈杂,有人说:“这小鬼不会跑来这里吧?”接着是胖妇人的声音:“进去看看,说不定这该死的小家伙跑到这里来了。”雲莱网络R.M0p2Cr0Z/Pce
翠姨感到奇怪:“咦!外面出了什么事?”
Wet~ z#Vg4^2A @8to m0小姑娘说:“听说跑了一个人,大概她们找到这里来了。”
c;}6aZR:tc0“我出去看看。”雲莱网络vHT;i#}7cV
“翠姨,你可不能让她们到我房里乱翻。”
F9H9r S-O/k `Q:X4A0“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到小姐房里乱翻?她们不想活命了?”
2y wz1Ca#@Tq0说时,小姑娘和翠姨双双走了出去,小姑娘还特意将房门掩上。小蛟儿听到肥婆追寻来到这里,一颗心更紧张起来。他害怕肥婆会到这房间里搜寻,万一搜出了自己,自己死了还是小事,可害了好心小妹妹一家人。
&T6j g QHB8O9g:| S SM0这时,翠姨在外面发问了:“司剑?出了什么事啦?”
E Mf.e'wVCRO`0司剑说:“翠姨!一个小孩跑了,不知他有没有跑来了这里。”
H2BS+W#L%hs0那胖妇人也说:“是呵!我们四处都搜遍了,竟然不见他踪影。”雲莱网络;Xs*kNX#]bh
翠姨奇怪地问:“小孩?这是谁人的小孩?有多大了?”雲莱网络"B+O/CS&?i5N i B;o
司剑说:“这是夫人在半路上带回来的一个孩子,生得眉清目秀,十岁左右。”雲莱网络9v [T YEt.u,Rc
翠姨蓦丝想起夫人的一件心事,并且也曾向自己说过起这么一个孩子,不由着急起来:“这孩子跑了?”
V(M Du ^+{W ohU0胖妇人说:“是呵!我想不到这要命的小祖宗,居然敢从三丈多高的窗口上跳下来逃走,我要是知道他这么大胆,该用绳子将他捆起来才是。”雲莱网络En r"oE[%i
翠姨问:“你们四处都搜遍了,没发现这孩子?”
;W3@bK3rAr'dS0司剑说:“是呵!所以我们才来这里。”雲莱网络NWQ,\t V
翠姨更着急起来:“他不会逃出庄外吧?”雲莱网络*`1D;S|hf
“不会,我们问过守门的大爷们了。”雲莱网络1E2P$p@0`:f#`5o
翠姨说:“你们快在这院子里找找,要是不见了这孩子,夫人一怒,恐怕我们大家别想活了!”
[ dK WeFe}0司剑一怔:“这孩子这么重要?”
5V@(]*h+Ed8~*cjc)O2W0胖妇人更吓得面无人色:“真的?”雲莱网络g5K$mg2la5hGp
翠姨说:“你们不知道,夫人为了这孩子,十年来,莫不日思夜想,希望能找到他,现在叫他跑了,你们想想,夫人会怎么样?”
#CP E$U5o*p:M`&@0司剑听得心里发慌,胖妇人叫起来:“这个要命的小祖宗,我死给他看了。司剑姑娘,我们快找找他吧!”雲莱网络 E]0K']Dh8~ F;|
突然有人说:“看!夫人来了。”雲莱网络T*irHl {@3uGj
众人一看,只见俏夜叉铁青着面孔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佩剑的少女。众人一时吓得大气也不敢透。俏夜叉一双俏目含怒,冷冷地问:“找着那孩子没有?”
$F;Vl;J4s`0“夫人……”
!}7uZ \wk0俏夜叉怒吼起来:“我问你们,找到了那孩子没有?”
%woJ)e$X0司剑嚅嚅地说:“夫人,我们正在找。”
hp!aK nKizT a0“该死的东西,连一个孩子也看不住,我要你们何用?”俏夜叉对身后两个佩剑的少女说,“给我拉出去砍了!”
m5sH'UYW"gXr3k0司剑一时木立不动,肥妇人却“卟咚”一声,跪在地上,叩头哀求:“求夫人饶命!”
Ica{kx!s5B0“你还想活命么?快!拉出去砍了!”雲莱网络Y s(F7| Jac7t
蓦然间,一个孩子从楼阁里跑了出来,声音还带稚气喊道:“别杀她们!”雲莱网络hY6G3U,t2V
众人不由愕然,心想:谁这么大的胆,竟敢阻止俏夜叉?他不要命了?因为俏夜叉在流云庄是真正的女王,谁也不敢反抗。就是她现在的丈夫,流云庄庄主公孙龙,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论武功,他不敌俏夜叉,论财富,他更不及俏夜叉了,这座偌大的流云庄,就是俏夜叉—手创建的,他只不过坐享其成而已。
)l0z*}5f)km^0众人一看,不禁惊讶,愕然起来,这个叫喊的人到底是谁,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雲莱网络l#F5^6a3~X,Pa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88人表态】
35票
感动
23票
同情
24票
无聊
17票
愤怒
18票
搞笑
19票
难过
29票
高兴
23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