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武俠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神州传奇(作者:戊戟)

  书中主人公墨明智,是一位天真无邪,童心似水而又善良忠厚的青年,经九死一生练成了一身奇厚怪异的真气和令武林高手梦寐以求的绝技,《武林传奇》中主人公小魔女的孙女慕容小燕,几乎如小魔女再生,重现江湖。雲莱网络^ ?+?nj(E
  她与墨明智在一起,一个古灵精怪,机智聪明,一个忠厚老实,不懂人生,闯入江湖后碰上了各种流派的武林高手,引发出一连串惊险有趣,曲折引人、令人捧腹而笑而又拍案叫绝的风波和搏斗,从而伸张了人间正义,除掉了武林败类和凶险之徒……
#A-O x\l0
(WRuw G pt9[0第一回 九幽老怪雲莱网络~/I-sN%W(nK9T,x j
 流云、西风,冷月,
m,}_$a"}0
^-o3MS;C0荒野、峻岭、高山。雲莱网络?DxU+}'d*i+e2Mtw,G
雲莱网络}zqsL3Lb
在这荒凉无人烟的白云深处,一间孤零零的茅屋坐落在山崖之下,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孩子,独自一人坐在茅屋前一棵树下。他望着远处的群峰、流云,神色茫然不知所措,面上带着泪痕。茅屋内的一张竹床,却摆放着一具老人的尸体,下体尽是血迹,显然是刚刚逝世不久。小孩想到火葬了自己爷爷后,不知今后何去何从。唯一的一个亲人又已去世,他身边再没有任何亲人了。蓦然间,他听到身后一阵草木的响动,一个浑身是血的白发老人出现在月光下,步履艰难,摇摇晃晃,朝自己走来。小孩大吃一惊,他几疑是自己的爷爷复活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惊恐害怕地问:“你,你……”
N7_^|(Rkl$^T0
T`P iE/J ?$\0这位白发老人双目如冷电,警惕地打量着小孩,也环视四周一眼,略略放下心来,目光收敛,嘶哑地对小孩说:“快,快,快把我藏起来,后,后,后面有人追,追,追,……”老人话没说完,一个踉跄,翻跌在地上,显然他受了极严重的内伤,再无力站起来了。
7HFe5Ls \s.w'O0^0
5E"Q y6QvxM0小孩先是害怕,后是惊讶,最后他又同情这位老人了。虽然他不过十三、四岁,但一直在深山老林中生长,从小跟随爷爷上山打猎砍柴,却练出了不小的劲力。他慌忙奔过去扶起白发老人,关心地问:“老爷爷,你受了伤吗?”
Lx!B&]Em9F%er0
{Y&Y*sxou0老人近乎发怒了:“快,快把我藏起来,你,你听到吗?”雲莱网络"E3}.xZ@c0v$k
雲莱网络X cg!SdM7@u eC
小孩打量四下一眼,除了自己的茅屋,几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将老人藏起来的,便说:“老爷爷,你躲到我家中好不好?”雲莱网络#a7v'v:v,w,q$Vh;i pHE
雲莱网络d5o9_4x/D`qo
“你家?”老人看了一下,“不行,那是引人注意的地方,藏不了人。”他指了指屋旁的二个大柴草堆,“将我藏到柴草里面去,快,不然来不及了。”
E5kR{3f ^@0
,A0`'Q/^Ge C3h6n:\h0小孩一下将他背起来,奔到柴草堆,白发老人心里却暗暗惊讶这小孩竟有这么好的体力。但从他奔走的动作看来,却又不像练过武功的孩子。小孩先将他放下,便搬动柴草,抱着他放进柴草中去,然后又用柴草将老人遮盖起来,问:“老老爷爷,这样行了吧?”
0mR9R{J a0雲莱网络]&V7g `[u5j P
“行了!你离开,别叫人注意。”雲莱网络} gVIcs)@a

0e OP[Q*Iiw0小孩刚刚离开柴草堆,转到树下,便听到远处有人声:“咦!这老魔跑去哪里了?”跟着又有人吼起来:“快!给我分头追,这老魔受了严重的内伤,又捱了师父两剑,谅他也跑不了多远。”
J I^(Y3]B0雲莱网络n}5uTIw1e
不久,小孩又听到一阵脚步声,只见三条劲装大汉,手中提着白晃晃的刀和剑,朝自己奔来。小孩一怔,这伙人是强盗么?这时,其中一个面色焦黄的汉子已用目光打量着他了。他吩咐其他两个汉子到茅屋附近一带山崖,林子里搜索,自己却朝小孩子走来,喝问:“小家伙,刚才有没有人来过这里?”雲莱网络'C&P3M1L6Cs?o.^

~TB.Ik,vG+a;t&Z0小孩摇摇头:“没有。”雲莱网络1XP&K'YLf.~)p6G(l

mcc0e)w U4R0“没有!你敢撒谎?老子一刀先劈了你。说!有没有人来过?”
0G4w#mU)ww$A B0
m*m#VwX3^b b0“没有!”小孩又是一句肯定的回答。雲莱网络.Pl$z*qz#[

NF1EM3f gC0焦黄脸突然一个大巴掌掴过去,“啪”的一声,直打得小孩翻倒在地,嘴也出血了。他凶恶地说:“你敢说没有?这地上的血迹是谁留下来的?嗯?”
LE&XZ-dsa4~y4S%F0雲莱网络U|SQW3vG
小孩虽然给打得嘴角流血,面上火辣辣地发痛,但却不失为深山大野中猎人的孩子,性格倔强,不畏强暴。他坐在地上仰着脸怒问:“你怎么打人的?”雲莱网络E1V5j%Rw U A
雲莱网络o2x$Et C?
“哼!打你算什么,你再不说,老子还可以杀了你。说,这地上的血是谁的?”雲莱网络ML j6Qo)N

veyo B0“是我爷爷的。”雲莱网络%`{UZP*l
雲莱网络 vhD%~T hf7w
焦黄脸汉子愕然:“什么!是你爷爷的?”
)Y0GQ+P;?g:`D0
l$R `$K Y7t*F*u0“是呀,我爷爷今日上山打猎,不幸从山上摔下来,他,他……”
yZ$V_B$b0
x;~pfq)Vli J0焦黄脸不耐烦听下去,喝问:“现在你爷爷在哪里?”雲莱网络_qA$T rIp
雲莱网络\^-na:ny i^:F
“在屋子里。”
%W^tQ+H6Hd0雲莱网络'akV9j,oN |S
“什么!?在屋子里?”焦黄脸顿起疑心,要是真的有人在屋子里,我打了这小孩,又大声喝问,他还不出来看?便喝问:“快去叫你爷爷出来。”
5GWD(T7]&SY5\(C{/I0
,I)uL'nW3_0“他死了,怎么出来?”
'[}V%u(bL{/~h p0
k,tB`U\`5|0焦黄脸又是感到一阵意外,疑惑地问:“死了!?他怎么死的?”雲莱网络3ai b{eBB

Az Hvxd vj0“从山上摔下来死的,不信,你自己到里面去看好了。?”雲莱网络.K f,OrUX5b l
雲莱网络H&m h;V?yJ,w
这时,在附近一带搜索的两条汉子回来了,对焦黄脸说:“彪大哥,附近一带没有这老魔踪迹。”
[5I$W#e+u%E0雲莱网络7X{y`pg ems^C:z
小孩这才知道这凶恶的焦黄脸叫什么“彪大哥”的。雲莱网络 qY8CV)k$^ ?0d(D
雲莱网络 tjh1{*w#W(j8q~G
彪大哥将刀一指茅屋:“你们到屋子里搜搜?看看有没有。”
&P*p k2@%J4B0
(K2d]h9_LO0两条汉子应声而进了茅屋。他们刚一踏入茅屋,便打亮了火熠子。一看,一位老者直挺挺地躺在竹床上,喝声:“谁!?给我站起来!”可是再一看,却是一具死尸,一时讶然。再四周下搜索,茅屋内几乎不可能有藏身的地方,便转了出来。焦黄脸问:“里面没人?”
Z(i&q,?sn0
R1`1k HE;Y1pM0“没有,只有一具尸体。”
|x!i,[d P%E0雲莱网络O4k(yy%u,|7etrF2G
“不是老魔么?”雲莱网络bB%`7a9s#a0`;N

;M7nX!^)`A/[Xi0“不是,我们看过了。”雲莱网络:mhd#uR Ep X
雲莱网络Y&C*J$I3Hz5kS1h`L
焦黄脸扫了小孩一眼,看来这小孩并没有撒谎,手一挥:“走!我们到别处搜去,千万别让这老魔逃掉,不然,将是武林的一个大祸害。”
ZIN MY0雲莱网络P QIQd8JlzY/{
三条大汉刹时离开了茅屋,沿着山崖下的一道小径而去。小孩见他们走了,一颗心放了下来,打算去搬开柴草,将白发老人背出来。突然间,他耳中响起了一阵似蚊蚋般细微的声音说:“小孩,你千万别搬动柴草,一会儿,又会有人来的。”
h%Zlo:P)A(~ b4E$Z0雲莱网络*VHb?G AZ
小孩十分惊奇,这是谁在我耳边说话的?他四下看看,没有半个人影。他惊骇极了:难道我碰上了鬼么?要不就是神仙?这小孩哪里知道,这是武林中一种最上乘的武功——密音入耳之功,没有极深厚的内力,不可能达到。这声音正是柴草中白发老人从腹内发出来的,以内力相逼,将声音逼了成一道无形的细细音波,透过柴草,穿过空间,一直送到小孩的耳中。这种声音,除了小孩,任何人也听不到,那怕就是有人站在小孩的跟前,也无法听得见。
iS x"Mu'r-i8z2Vz0雲莱网络ut&_9[CP^
小孩惊奇地问:“谁跟我说话呀?”
I*soo1`0雲莱网络t|1Rpg
耳中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别出声,也别问,有人来了。”雲莱网络 y!aG._$t,m(y D{%g
雲莱网络F7Z*Z@-T:C N-M
原来这位白发老人,是一位武林中的一流上乘高手,虽然身受重伤,内力的浑厚仍是惊人。他在柴草堆里见不到外里情形,但凭内力,可以听到附近四周的响动。他听出十丈开外,有人以极佳的轻功,朝茅屋走来了,来人的武功,又比刚才三条大汉的武功要高得多,因此提醒小孩注意。雲莱网络FI;i x)U2[7I G!h6m
雲莱网络Tj/M5w"Abe
果然,小孩听到一阵轻风骤起,转身一看,只见冷冷的月光下,两位持剑的少女,一黑一白,不知几时,已悄然地立在自己的身后。小孩又是惊讶不已,因为他一生从来没有见过武林中的上乘高手,更不懂得什么是轻功。他几疑这一双少女不是山中的精灵,便是天上的神仙了。他害怕地问:“你,你,你们是什么,么,么人?”他感到自己今夜所碰到的事和人太古怪了。先是三条凶恶大汉闯来,打骂了自己,后来又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声音在自己耳朵响着,跟着又突然出现这一双持剑的少女。
`%KTEE1d`f I/_0
tI |5M Fl;ot(?0白衣少女笑眯眯地说:“小兄弟,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告诉我,刚才有没有人来过这里?”雲莱网络(\*|O Ex }M4a
雲莱网络^tx pi|e
“有呵!”
R,D8uX!d7H Mt4BE-M0雲莱网络,G(xf)UUs I
“哦!?现在呢?他在哪里?”
9Io#FU%g e0
%\sc \;pO6p0“走了!”
#K8K"Fi ]0雲莱网络xMd(E'J
“走了!?小兄弟,你知不知道,他从哪里走了?”
kN F8|wqc~0
f-q+G ey3P#u0小孩指指前面山崖下的小道:“他们从这里走了,这三个人好凶呵!”
zIc9B` b4Eyl-n0
;K&y D!e b0“三个人!?哎!小兄弟,你弄错了,我问的不是他们,是一个老家伙,衣上有血,身体受伤,他有没有跑来这里?”雲莱网络e"LU aa

A;G*DHu:{|V d&?0“你们也是来问那个老爷爷的么?”
W"h1W(@L?0雲莱网络 zQ`{ y:]
黑衣少女扬了扬眉:“什么!?你叫那杀人不眨眼的老妖怪为爷爷?”雲莱网络Iy,`` qo,|!l
雲莱网络l&p;YN4^!x(nmn
白衣少女连忙说:“哎!妹妹,小兄弟怎知道他是杀人魔王?他对老人尊敬嘛,不叫爷爷叫什么的?这又有什么奇怪。”
i*?'D7hL:n&e.O0雲莱网络5Y4~p!x4aA$`
小孩不由一怔:“他是杀人魔王?”雲莱网络p-z yvYp!F(O*y l
雲莱网络 M!~ k(\x O4E(p NZ
“是呵!小兄弟,你没听人说过九幽老怪这个人么?”
(k_?Z6Xu0
0?9Ebbk$p;[EV0小孩摇摇头:“那位白发老爷爷叫九幽老怪么?”
GD TrDt0雲莱网络2yj0f.SxA\
“是呀!这老怪为人残忍,只要见人不顺眼,就把他们杀了,不问情理。小兄弟,他有没有来了这里?”雲莱网络 x]hG+g5B V V"m

/R6V-[I/Y0M0小孩迟疑了,白发老爷爷是个杀人魔王?可不像呵!刚才那三个人才凶恶哩!这时,细细的声音又在耳中响着:“小孩,你别听她们胡说八道的,她们在哄骗你。”小孩一听,不再迟疑了,摇摇头说:“没,没有。”雲莱网络'_"f3Y#[O4`6A^

Xe1gTK a"c0黑衣少女一瞪眼:“没有!?你怎么知道白发老怪的?”雲莱网络!R9Z:~9ipT2@0[

&G$C$Z#b4KX0“我不知道呀!”雲莱网络7dW.LX+L"E#~

A,HR5gyGi;z0白衣少女笑了:“小兄弟,我看你连说谎话也不会说哩!你不知道,怎知道他是白发的?我们也没有告诉过你呀!”
9v _ { h3@0QR0雲莱网络j2?)P*CWJ
黑衣少女冷冷地说:“小家伙,我看你还是实说出来的好,你将那老怪藏到哪里去了?你以为你救了老怪,他会报答你么?这老怪一生残忍无情,说不定他为了自己的面子,将你杀了灭口,以免江湖人士笑骂他,说—个不懂武功的小孩子救了他哩!”雲莱网络 }9} l6c4O"X\
雲莱网络d:uF7s'p x:y@.l0R
“是呵!小兄弟,这老怪为人不但残忍无情,也极其自负,你说出来吧。”
0g^ ~%P)z#S$wA:h0
'TP~-M#ZjR0“我真的不知道。”
6Pud`Ar(W0
b { BJ,Dn j0小孩救白发老人,根本不是图望报答,而是出于同情、怜悯。因为爷爷生前曾不断教导他:一个人要看同情心,敬老惜幼,更不能为了自己,而出卖别人的生命。小孩一来不大相信黑衣少女所说的话,自己救了白发老爷爷,他怎么会反而杀自已的?二来感到一说出白发老爷爷来,白发老爷爷就没命了,那怎对得起死去的爷爷?
0N3OQa%\ o-r0雲莱网络BfP.Od3i8J5j6{
黑衣少女有点恼火了:“那你怎知道他是白发的?”
N%\2e%h'AI0雲莱网络e&I#p0|q k H`1k!F-~
“是刚才那三个人说的呀!”
F\{X3}0雲莱网络+RQ5T+\:b.Q
两位少女不由互相望了一眼,小孩这么说,也是有可能的。黑衣少女说:“姐姐,我们别问他了,我到屋里搜搜看。”雲莱网络k}m,]%k
雲莱网络!Fmrne
“妹妹,慢一点。”
.TZ ]4~)?P0zvS0
5?oh9U8k)c|&E0\0“姐姐,你怎么啦?”
|u3v oh/[p$?M0雲莱网络 ]n B;lx
白衣少女想了一下:“我与妹妹一块进去吧。”
J&YN\ c4@0雲莱网络1`-A(iS,j|a
“姐姐,你难道不相信我一个人对付得了这受了伤的老怪么?”
g/t"Vc.E]0
K6r9P_w0“妹妹,话不是这样说。虽然这老怪与少林长老对了一掌,又中了峨嵋掌门人的两剑,受伤极重。但这老怪武功怪异,内力仍未全失,得提防他在暗中猝然出手,不能不小心。”
?$[RU6Z0E0
4\W7k%fZ+w0两位少妇这一段对话,要是这小孩是武林中人,就算不是,只要略知武林中的事情,就会毫不犹疑地将白发老人藏身处说了出来。就是不直说,也会暗示白发老人藏在哪里,因为与少林,峨嵋对抗的人,多半是邪道中的恶魔和黑道上的坏人,可惜这小孩对武林的事,半点也不清楚。他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双少女走进自己的茅屋中去了。雲莱网络 VTPl [/S

\ ~3p4iS"U&j0好一会,这双少女转了出来,白衣少女问小孩:“屋里死去的老人是你什么人?”
eLa@3ZE c0
0h%F!Lw@0“是我爷爷。”雲莱网络8P%nG S[0k H)]1u|.Bm

.Ddp.g1h^la0“呵!?他怎么死的?”
o*va+O x Ks0雲莱网络m6]g1j:Q0S
“从山上摔下来死的。”雲莱网络m6rVb(SuqjK2u
雲莱网络z X0j1{t-f^
白衣少女不由动情了,从身上掏出一些碎银:“小兄弟,我们不知道你的不幸,前来打扰了。这些银子你拿去,好好安葬你爷爷吧。”雲莱网络2LAo`&v+n1\7?;Y

-uJ[ljCbY0小孩大受感动,他险些要流下泪。刚才他的心惶惶然正感到孤独,想不到这位白衣少女却这般关心他,他心里大为感动,便摇摇头:“我不能要你的银子。”
)`6oj*d F0
s.o0R+} X0g:xz0白衣少女感到惊讶、意外:“小兄弟,你为什么不要?是不是怪我们了?”雲莱网络0]FX,~&r1}i v

'^mZ7{|%`J+U"o:c0小孩摇摇头,他本想说自己欺骗了白衣少女,问心有愧,不敢要。但一想不妥,只好说:“不!我自己会安葬我爷爷,不需要银子。要了,我以后没办法还。”
c0B,i:TY0雲莱网络 _ GKZo/P.E
“嗨!小兄弟,谁要你还的,拿去吧。”白衣少女将银子放在小孩手中,对黑衣少女说:“妹妹,我们走吧。”
$xr;N Z[ R0雲莱网络D"]%@"|NoZ
“姐姐,慢些。你看,还有那柴草堆我们没搜过,那老怪或许趁这小兄弟不注意,躲到里面去了?”
^#Ddx$R7r7u3f0雲莱网络7@ H;rH4PHT
小孩不由大吃—惊,幸而他虽然年纪小,却也伶俐,同时知道一些捕猎物的方法。暗想:要是自己说柴草堆中没藏人,准会引起两位好心少女的疑心,倒不如自己大大方方去搬动。便说:“柴草不会藏人的,你们不信,我去搬开给你们看看。”
kM){}3vG&H,oe0雲莱网络$D5w3D XL,s?/C5C
白衣少女一笑:“小兄弟,不用了!”说时,她骤然飘起,人似飞鸟,出剑如风,连向柴草堆迅速地刺出了三剑,这是华山派连环鬼见愁的三招追魂剑,要是柴草中藏有人,怎么也闪不开这三招出人意外的绝招剑法。雲莱网络-u-ej}!`r)I5Mj r[
雲莱网络B7AV:m1T
小孩惊恐得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整个人呆若木鸡。这样,白发老爷爷还有命吗?那不完了?小孩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笑脸迎人,说话亲切的少女,出手竟是这样的凶狠,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打下了这么一个难忘的烙印:以后千万别只看一个人的笑脸和只听他的说话动听,更要看看他的举动和行为,不然,顶容易吃亏的。雲莱网络?'\eVPM"B"lq"y

n5IIA4LV#I0白衣少女见连刺三剑,柴草堆纹丝不动,既没有什么响动,更没人叫喊,收剑回鞘对黑衣少女说:“妹妹,这草堆里真的没藏有人,我们走吧。”
H \NK~;Ni0fu?:U0
Y9`} `n t:A0黑衣少女点点头,两人身形一闪,骤然如夜鸟惊起,刹时消失在月夜中。雲莱网络R'v1~:{"i.L{ C,` z@W
雲莱网络Z.B4Q|D%idr
小孩直直呆了半晌才醒过来,便急忙奔过去搬动柴草,看看白发老人怎么样了。只见白发老人盘腿闭目,静坐在柴草中,神情仿如一位入禅的高僧,动也不动,月下看去,仿佛一尊泥塑雕像,不会动。小孩首先慌了,以为这位白发老人像自己的爷爷一样,不声不响地早巳死了,怪不得那少女连刺三剑,没听到叫声哩!一个人死了,别说刺三剑,就是刺三百剑,也不会叫喊的。小孩子想不到一夜之间,一连看见两个死去的老人。他发了一阵子呆,正打算离开。蓦然问,白发老人开口说话了:“小孩,我没有死,你别走。”
ygTd0_ Mjj%q0雲莱网络 S C*t6u;@.?(^*I'E
小孩吓了一跳,惊讶地问:“老爷爷,你真的没有么?”雲莱网络iV0w5d/b

|g*rg$[.CJ S!~0“你是不是希望我死了?”雲莱网络Iv5@;c+wN ybZ&a?

Z+D*a'Z,`RR0“不,不!老爷爷,我以为你死了哩!”雲莱网络k'GP!^Z_k

:b0o zSG0~!a0[1t-M0“我死不了。”
R3]rYi!r o0
o.Ph@/O0小孩惊奇地问:“老爷爷,刚才那三剑没刺中你么?”雲莱网络 ` `.^ aso-K$g

7Q H{V t8x]Qy1{0白发老人“哼”的一声,极其轻蔑地说:“凭她那华山派三脚猫似的剑招,又怎能刺中我?我要不是身负重伤,一出手,便可以立刻取了她的性命。不过,她们跑不了,迟早我会取了她们的性命。”雲莱网络8K-B|8v!r}|T$tT

}C-pG0g"q)J2O"Eq0小孩不由一怔:“老爷爷,你要杀了她们么?”雲莱网络j+Me ve,L(jZ'x)B-U

f)Rb*U)o0“不错,我要杀了她们,谁叫她们在今夜里冒犯了我。”雲莱网络w ^ iJ;aN$PVT
雲莱网络? Z ~:e6?@P T
“不,不,老爷爷,你千万别杀她们。”
/z K1L1j V5T0
DW|b:I0b R0白发老人微怒:“为什么?是不是你得到了她的银两,就叫我不杀她?我要杀一个人,从来不会听人说的。你不见她要杀我么?”雲莱网络F!?1fu"W
雲莱网络v5@'z9@z"t"Yp [
“不,不!我希望你们大家都别杀呀!”
'h8^Q;p m!vf4s#fD5Y*A,U0
? [;w:{-au+`~d0“哼!小孩,一个人心地好,往往得不到好报,你懂不懂?好了!你去倒碗水给我喝吧。”雲莱网络q-_+hH1M^/w
雲莱网络7LcV'V8Q1lm
“是!老爷爷。”雲莱网络b'_%wmpd

BC.Fm n0小孩转身往茅屋走去,心里一直奇怪,怎么那少女连刺三剑,都没刺中白发老爷爷的?莫非这老爷爷暗中有神仙保护么?是了,这老爷爷一定是有神仙在保护他,怪不得我耳中听到神仙的声音哩。看来这老爷爷不会像黑衣少女所说的那样,是一个生性残忍的杀人魔王。一个杀人魔王,神仙会在暗中保护他么?小孩哪里想得到,武林中有一种极少为人知道的怪异武功——灵猴百变身法。这种灵猴百变身法练到最上乘境地时,那怕身入刀山枪林中,也不易为敌人所刺伤。而这位白发老人,正是身怀这门绝技,以灵巧的身法和肌肉一时的骤然收缩,不动声色而巧妙地在柴草堆中闪开了那白衣少女凌厉的三招剑,使少女的每一剑仅仅贴身而过,只刺穿了自己的衣服,伤不了自己的皮肉。可惜的是,白发老人对这门绝技只练到五成左右,要是练到十成,就不会在今夜受到重伤了,而受重伤的恐怕是自己的对手哩。雲莱网络wSq"w`;V v%fx3Y

A@2\.fIi/uf|5@p \0小孩倒了一碗水递给白发老人,白发老人先不接过,而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两颗不知是什么的丹药,颜色是碧绿碧绿的,香气扑鼻,和水服下,然后对小孩说:“好了,你仍然用柴草将我遮盖起来。”雲莱网络 tqmnF3K"G+X

\;Y.mtA t @%TV:|0小孩说:“老爷爷,他们都走了,不用再躲在这里了,我背你出来吧。”
C[^;hV;~ rE/xF4b0雲莱网络T mx.V koHBv s
“不用。我要在这里运气调息,医治内伤,你快将我遮盖好,像原来一样。”雲莱网络O G A:dp
雲莱网络-[g"x N?o{ G9e
“老爷爷,到我屋里去不行吗?”
7~{h V8}Pm~0
+nP"|{6Y:T5dQ6b0“小孩,别罗嗦,听我的话做,我会给你好处的。记得,遮好以后,你千万别再来打扰我,到了时辰,我自然会出来。”
1P/C w9h3|.[5n P0
U7h]o5b7S)M0“老爷爷,我可不要你给我什么好处。”
t!~;@qPr/T8?v3h0
cV#]agF ?0“不管你要不要,我都给。我一向说话一句是一句,没人能反抗得了,小孩,快,将我遮盖起来,我要运功了。”
P? m jn0
,Ya1l6fK3HE!V;U$m"R0“好吧!”雲莱网络4AH ^H"j7I1gL `

u&P1n?h g4a}0小孩不懂什么是“运气调息”,更不懂什么是“运功”,但却感到这白发老人不同常人,古里古怪,小孩见他既然这样说,也只好搬动柴草,重新将白发老人遮盖起来。
&K^}p}K0雲莱网络G:cqh&t&j!r
第二天一早,小孩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觉得阵阵寒气逼人,仿佛有人在自己身边似的。他一下惊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那位白发老人立在自己的床前,神情古怪,面目阴森。小孩初时愕然,继而惊喜一下子跳下床来,仰着脸问:“老爷爷,你身体已经好了吗?”
T*G5|3V K8V"lb2S0雲莱网络'A.k g&s _:[7n$P"]8G
半晌,白发老人面色才渐渐缓和下来,点点头说:“唔!我是好了。”
Tx2Y'Om [0雲莱网络1yP/Y+?-i
这小孩一派天真烂漫,他哪里知道,刚才他的性命,仅在千钧一发之间,白发老人几乎要下手取了他的性命。这位白发老人,正是武林黑,白两道人士闻名而害怕的九幽老怪。正道人土称他为杀人魔王或老魔,而黑道人物呼他为老怪。他却自称为“九幽居士”。那位白衣少女半点也没有说错了他。他为人的确生性残忍,杀人不问情由,只凭自己的一时喜好。他高兴起来时,就是一只小蚂蚁也舍不得踩死,不高兴时,就是一个无辜的婴儿,他也立刻下手取了性命,是当今武林中不可理喻的—个老怪物。偏偏这么一个老怪物,练得一身与众不同的怪异武功,几乎无人能敌。这次要不是他一时疏忽大意,过于轻视对手,就不会弄成重伤,落得如此狼狈。这个老怪,偏偏却碰上了这个天真无邪,心地极好的小孩救了他,不然,他虽然能击毙对方四、五个人,但终究要死于中原几大名门正派人的手中。
*d}5A\ h N-zuw0雲莱网络 K@;IpCOk
这个老怪,内功真是深不可测,只经过—夜的运功调息疗养,便身体完好如初,武功也恢复到原有的七成功力。就是这七成功力,恐怕就连武林中的一流上乘高手,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除非几高手联手围攻,才能使他败北。雲莱网络B\*SeaC2p{
雲莱网络'p3yb5Nqc
本来这个小孩这样冒着危险救了他,他应该感激才是。正像那黑衣少女所说的,他为人极为自负,更不想有人知道是这么一个小孩救了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他悄然地来到小孩的跟前,的确是想杀了这小孩灭口,然后再一把火烧了这茅屋,这样,今次的事,就没人知道了。可是在他刚要下手时,一眼看见小孩那熟睡的面孔和神态,突然触动了他埋藏在内心的往事,同时也想起了自己昨夜里的一句话:要给这孩子好处。自己没有好处给这小孩之前,就动手杀了他,那不食言了么?这老怪为人没有什么别的好处,只有一点:自已说过了的话,绝不反悔,并且言出必行,那怕任何艰难险阻,也要办到。正因为这样,才一时没向小孩下手。雲莱网络 V-Ey^U.G"CZ{ A-Y

,y_o*W rx0这个无知的小孩,仍浑浑然不知道这老怪的心意,不知道自己的生死在一发之间,一睁眼关心的倒是这老怪的身体来,弄得老怪在—时间更不忍出手了。心想:好吧,等我给了这小孩一些好处后,我再杀他不迟。便说:“我是好了!”
f'Ku r4jyDXV0
E7n;cT*?.B5Q*Z2e{z0小孩仍一团热情地说:“老爷爷,你肚子饿了吧?我煮些东西给你吃好不好?”雲莱网络"d$D|0z0qG c
雲莱网络;D1QD:GS R}
“好!你去煮吧。”
*A(UW#vaL'Cm0雲莱网络Fd2MLEav.T
九幽老怪看着小孩路进厨房里时,便说:“小孩,你煮好了,就端到外面树下,我在那里等你。”雲莱网络9~(D*Dl6ZH)b0N

!rP3c$bqG T0“好的,老爷爷。”
0b7~._ ~s;T"O(aM3?0
kt#qzC8@-fU!_\ n*@0九幽老怪暗想。这小孩倒有一副好心肠,可是好心肠有什么用?往往好心肠的人就偏偏不得好死。换一句话说,好心肠的人都是一些傻瓜,注定给人害死的。他看了看屋内的死者一眼后,便出去了,坐在树下的一张石凳子上,再进行一次运气调息。
B#K?sn0雲莱网络\f O3~'Ze,{ P
小孩煮熟了一大碗山芋端出来时,只见树下凝结了一团白雾,却不见白发老人,不由愕然:“咦!怎么不见了白发老爷爷的?他走了还是去什么地方玩了?”他正想大喊,蓦然间,那团白雾却发生了变化,渐渐消失,现出了白发老人的身影。最后,这团白雾都叫白发老人吸进鼻子里去了。这时的白发老人,目光如冷电,脸色似小孩般的红润,浑身骨架“咯咯”地响,接着白发老人从口中吐出一道白气,直冲树顶,震得树叶纷纷飘落下来。小孩看得惊异极了:莫非这白发老爷爷就是神仙么?他会吞云吐雾哪!白发的九幽老怪看了小孩一眼,要是别人,看到老怪练参天六合神功,则准死无疑了。可是这惊奇的小孩,迟早都要死的,不急于在这时就杀了他。老怪冷冷地问:“你煮好了吗?”雲莱网络AVm}\/E,Ev
雲莱网络W7B2z}x2JC
小孩这才从惊奇中醒过来,“哎”了一声:“煮好了!”他将山芋端到老怪跟前,放到另一张石凳上,问:“老爷爷,你是神仙吧?”雲莱网络&{$\)z/t^yimY

.jGj*v!t%z$X0老怪一笑,摇摇头:“我不是神仙,却是一个凶恶的煞星。”雲莱网络4jhc1hd"`

pn&X8|Q)R*T0z0小孩怔了怔:“老爷爷,你是在故意吓唬我吧?”雲莱网络C$h(j bk g;XQ
雲莱网络Z+|N(hV.r5}
“你怕不怕?”
+N"}0h*wA0雲莱网络8WW"]i"J
小孩摇摇头:“我不怕。因为神仙是不会杀人的。老爷爷,你能不能救活我爷爷?”
N5a G^n]n-S0雲莱网络~&@gI2gd*zz
九幽老怪不由心头一动,暗想:对了,我要是救活了这孩子的爷爷,不是给了这小孩的好处么?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杀死他了!便问:“你爷爷是怎么死的?是几时死的?”
[} wJ*iq;p:`Q0
XW})^O zh0“是昨天从山上摔下来死的。”
O?W!X0mq!M0雲莱网络0x\iI[&A
九幽老怪不再出声,身形突然飘起,闪进茅屋中去。小孩又是惊喜,这老爷爷真的是神仙哪,会平地而飞哩!他哪里知道,这是武林中一种极为上乘的轻功,叫凌空飞渡,是全凭体内一股真气提升的轻功。
5ezM3YF3X:so {0雲莱网络&E5|!M7`#q*DP
一会儿,九幽老怪带恼怒地走了出来,对小孩说:“本来你爷爷可以凭我的熊胆龙凤还魂丹和我的真气救活过来的,现在却救不活了。”雲莱网络uR!y-N6O"E

&y#[;{'w&a'?(\*|0小孩一怔:“为什么!?”雲莱网络$M7M1vI2y

#e2PF } p{g0“为什么!?你去问昨夜峨嵋派的那三个人去,他们用掌力将你爷爷的内脏全击碎了,就算我是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救活回来。”
l/g7f1UI bC0
$tJ~,iI5}{"d-R0YL_0原来昨夜先来的三条劲装汉子,是峨嵋派门下的高手,其中两条汉子进屋搜索时,蓦然见竹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以为是九幽老魔,一个大声喝问,一个却以摧心掌朝老人击去,谁知事后才知道是一具尸体,而且并不是老魔……雲莱网络.do6xi/^ m z6C0Ku(~M

3Z`$S0a2D,`)]?)\0“那么说,是他们杀了我爷爷?”雲莱网络 U I:D y.{4V j6o

Y:Kk?Ll_0“唔,可以说是他们杀了你爷爷。”九幽老怪心里感到恼怒,不能救活这小孩的爷爷,自己就不能杀了这孩子,这孩子不死,自己也不能离开这里。让这孩子活在世上,他将救自己的事向人们一说,那不就人人都知道了?自己今后还有脸面立足于武林中么?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杀了这孩子,不能让他活下去。可是,我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地杀他的?
b sm7D/OGRw0
gG'nyU0九幽老怪一边吃着山芋,一边暗想。忽然间,他想到一个好办法了:这孩子不是要安葬他爷爷么?好,我就帮助他安葬爷爷,给他建造一座极好的坟墓,不就是给了这孩子的好处?这样,我实践了自己的诺言,就可以杀死这孩子。对,对!这是个好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呵!真是太傻了。他阴冷冷地望着孩子,心想:我要杀这孩子,应该先知道他叫什么才是,便问:“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r,~X:cm'|0雲莱网络$P SC+c-Y&i5P/K@
“没名字!”雲莱网络"dV L;eT*V"F;|
雲莱网络5h h2g8wh9]0t$P B H
九幽老怪奇异:“什么!?你没有名字?”雲莱网络;{5_La;o7B$yL5o

T l.PZ9lj-n0“老爷爷,我不是没有名字,我是没名字呀!”雲莱网络 Y1`hZ!H9s#Y)G
雲莱网络/RSJh$N3hr5_6Q#D
这一下,又把老怪弄糊涂了,没有名字同没名字不是—样吗?别看这孩子外表生得聪明伶俐,却是一个胡涂虫。这样的人,更应该杀了,留在世上也没有好处。又问:“那么,你爷爷怎么叫你?叫你没名字吗?”雲莱网络5K'l9b{*_U2Q
雲莱网络 Ao8rXLy
“是呀,叫我没名字。但多数叫我字儿。”雲莱网络V.b4v!F6x9{9Q$L#Bt

_4rR7H.Y-Qk0W0“字儿!?”
~?\^p9\P0
6|&P]s-Q$Td9~0九幽老怪感到好笑,可是他突然一眼看见,这小孩的衣角上绣着一个“智”字,再看看茅屋门口挂着一顶竹斗笠,上面写着“墨记”两个大字,心里一下明白了,说:“小孩,原来你是姓‘墨’,叫‘明智’,对不对?”
L rDG2F-s)w;J$@0
g] d P o5uw0小孩咧着嘴笑笑:“是呀!”
j {H6}jC }0
2Ai1j c%Gjv5^0九幽老怪觉得“墨明智”这名字顶有趣味,可是有趣味又有什么用?迟早这个“墨明智”很快就会在世上消失。他说:“墨明智,你爷爷已经死?要不要安葬?”雲莱网络&a a R?3hV+Rd
雲莱网络\f8vGF8]h
“要。”
:gW P&N| r"h0雲莱网络E8Zv0^+`shjO
“好吧,我帮你安葬你爷爷吧。我会给他建造一个极好的大坟墓,好不好?”雲莱网络?U-l7k&A J#_P,E u
雲莱网络 Kx'u;]&Vq]W
“不好!”雲莱网络_4w*nn3u\
雲莱网络#I$WIi$d9P[XA"q
九幽老怪不禁愕然:“不好!?为什么不好?”雲莱网络l#s Y7JqOo8y`D
雲莱网络^4a,qHl
“因为爷爷叫我用火葬呀!”雲莱网络;JLq^Y_'F6J v

SlC#w7UA"["W3F0九幽老怪暗暗恼恨这死去的老猎人,弄得自己没办法给这孩子以好处。这样,自己就不能杀害这孩子了。但他一想,我要是帮这孩子火葬了他爷爷,不也是一样帮了他么?这不比建造什么大坟墓更省事得多吗?他—下又不恼了,笑起来。雲莱网络0K#spCeX`,|-^@M
雲莱网络.R5HF2t'dXg}9nVm
小孩感到这白发老神仙莫名其妙,问:“老爷爷,你笑什么呀?”
L?7Umu R,s0
,K!MC/r:@ R3`,Cg0“小孩,因为我高兴呵!你爷爷太好了,死后还能为他人着想的。”
6Mw$q/a7EG*f"s0
l!NI;\V3A ~A2E0小孩也高兴了:“是呀!我爷爷顶好的,时时教我要为别人着想,给进山的外人方便,有事别去麻烦人家。”雲莱网络`v[;@lHI,e
雲莱网络 s#JT7ZA
“是吗?你爷爷真是一个好人。”九幽老怪几乎从心里笑出来,“小孩,我帮你火葬了你爷爷吧。”
%DD&\u0Ut&GTw0雲莱网络 {Lb!De2p0} y$Z7t
“不用。”
UnDx#mhR'u0雲莱网络*~#r6P)_}(~J
九幽老怪—怔:“什么!?不用?你这是什么意思?”
Gb m5_WJ._'v0雲莱网络3zbD5j#G@5I#D(H
“老爷爷,我说不用,就是说你不用帮我,我会自己火葬我爷爷的。”雲莱网络;F:O^{ K ?"h/zob:m

8ggo#u7mac,R0九幽老怪瞪大了眼睛,“你一个小孩子,能干得了吗?”雲莱网络c(Q2CJy

R!\^3V;Bb4m6S0“能呀,我将爷爷背出来,放到柴草堆中,一点火不就行了么?”雲莱网络~1B!d#d5@ed#bi`
雲莱网络euy{N+Y"Z ?
“那柴草堆是你准备火葬你爷爷的?”
1u5{^0Fi1d0
9rA"W3fS [ C#FU0“是呀,要不我堆上那么一大堆柴草干吗?我就是用它来火葬爷爷的。”雲莱网络.Y%E*TYp o"B#W n,R

?Bh:R WK o,xe0“你一点也不用我帮忙?”
bpG8d { qlx0F[+V0
(XH)n+[&\+^d$^u0“老爷爷,多谢你啦!这点事我会干。再说,你身子刚刚才好,又是神仙,我怎好麻烦你老爷爷的?爷爷生前叮嘱我千万别去麻烦人家呀,我更不敢麻烦你了,不然,爷爷在地下会不高兴的。”
q8R|PX0雲莱网络s;V$p~jF;jFj b
九幽老怪听了异常恼怒,真恨不得一掌就击毙了跟前这个不愿麻烦别人的小孩。这个小孩傻呼呼的,什么人的话不听,偏偏去斫—个死了的老人的话。他也恨这个死去的老猎人,什么不好教,却教导自己的孙子不去麻烦别人,弄得自己没办法去杀这孩子。杀不了这孩子,自己就不能离开这里了。而自己的武功只恢复到七成的功力,万一中原几大名门正派的掌门人闻风赶来这里,联手对付自己,自已还能逃得了么?就算能逃得了,留下这孩子也对自己不利,看来目前只有先带这孩子离开这里,以后想办法给这孩子一些好处,再下手杀他灭口了。我不信我就杀不了这孩子。他想罢,没好气地对小孩说:“好吧,你快点火葬了你爷爷,我要离开这里了。”雲莱网络 S~ k&x2C:F U
雲莱网络 sBmz(d
小孩一怔:“老爷爷,你要马上离开这里么?你身体全好了?”雲莱网络5`)^~{%p ^'esw:E(j

k-F'mXp0“全好了!”九幽老怪心里骂道:小傻瓜!?我真的全好了,会急于离开这里么?雲莱网络{M X rcWM#lv
雲莱网络B)g9XCyq K+OJ
小孩望望老怪那不大好看的面色,浑然不知道他的心事,以为他身体还痛着,好心地说:“老爷爷,你要是身子还没有完全好,可以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呀!我会捉些兔子、山狸给你补补身子。”
^4ys(A6m#wy8} |0
3dVbI-r7B.k0老怪几乎要骂出来:补你这个小傻瓜去。可这孩子确是一片真诚,好心地关心自己,正所谓“拳头难打笑面人”,老怪一时骂不出口来,说:“你别罗罗嗦嗦的,快火葬了你爷爷,我好赶路。”
3uf4eM oa8V]0
e1dvWz4Rak0_U0小孩仍不明白老怪的心,以为这位白发老神仙一片好心,送了自己爷爷的葬后才离开,便说:“老爷爷,你要是有急事,我不敢留你,我去准备一些干粮和风干了的兔肉,给你带在路上吃好吗?”雲莱网络(T;b%Rq:t6m;Gn/Ch6S
雲莱网络QDo A/HVo
“不用了,你以为我一个人走吗?”雲莱网络)xK'y\ s+`f

;u bD E F@!T0“老爷爷不是一个人么?”雲莱网络i U N'Q7T.Cp:R

'a0\W] AN"Yz(Sd0“我要带你一块走。”
9G+Y0OIw*N g [0h0
*qF7|"BVq5]0“带我!?”小孩一怔,跟着摇摇头,“老爷爷,谢谢你的好心,我不能跟你走,我要留下守着我的屋子。”雲莱网络j]5|6NE9JZ

Co_E {|mk%_6SQ0“这么一间破茅屋,丢了算了,你以为我会放心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么?”雲莱网络1p,ZuV%_
雲莱网络x e g5Z'Y~
“老爷爷,你放心,别看我年纪小,我快十四岁啦,我会打猎,砍柴,还会捕捉一些活的野物,拿到镇上去卖……”
^uKx(rxp0雲莱网络_:\8E;fouUM\
老怪不想再听小孩说下去,心想:你不走,我能由得你么?他一挥手,打断了小孩的话,说:“小孩,你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就快去收拾,我要放火烧这间茅屋了。”老怪本来不必说这一句话,但感到让这小孩带上一点心爱之物,伴着他今后死去也是好的。这样,也算回报了小孩对自己的一片好心。雲莱网络"}\2i2T1Ii

x| Wx D0D^5[0小孩一怔:“你要放火烧我的房子?”
e,M6}-?^0
U2e({ Pk"R1F J0“这不更好吗?这样,你可以不必背你爷爷出来了,他火葬在自己生前住的地方,不更高兴?”
b\#A[@0雲莱网络+P'H9SdQ4\4{e
小孩茫然地问:“那我今后住在什么地方?”雲莱网络Y b4x;MQj&T
雲莱网络0c8z B QLCJF7]
“嗨!小傻瓜,你怕你今后没有地方住么?我会带你到一处更好的地方去。”
6[-a(M%ltY)N)H0雲莱网络y5`@1D A;Pa1p[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老怪身后的树林中飘出来:“嘿嘿,老魔,你哪里也不用去了,这里不更好么?”
9\U1sbC9c0M0雲莱网络,AxN G$b
老怪和小孩一看,是昨夜那三条劲装大汉。老怪又一次感到自己的疏忽大意,因为自己一心一意对付小孩,竟—时没注意四周的动静。本来以他深厚的内力,完全可以事先察觉到这三位峨嵋派弟子的到来。可是这三位峨嵋派高手也犯了太过低估对手的错误,认为老轻内伤严重,武功已去了大半,自己完全可以挑了这个老魔,从而可以在武林中立世扬名,因而没放出讯号,通知其他同伙赶来。他们三人没想到这老怪经过一夜的运气调息,服下了熊胆龙凤还魂丹,武功已恢复到七成的功力,就算是恢复五成功力,老怪也足可以对付这三个人了。要是来人换上是华山派的那两位少女,恐怕早已发出讯号,老怪就不会那么好过了。雲莱网络%t1l\!?+[d.ej

$? uUUM:c0老怪顿时面露杀机,冷冷地问:“是你们来了?”雲莱网络(x l(ouh
雲莱网络oM'i*RZO_.sz]]
焦黄脸说:“老魔,你认命吧!想不到你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无数,却要葬身这里。”
:Q4w%e,o6hi[0
[1_2r^E]Bm0小孩惊恐地问:“你们要杀害这位老爷爷吗?他可顶好呵!”雲莱网络#QA2Z;?'d6~I5W7B

Ce G0M!pt0焦黄脸说:“看来你这小杂种也不是好东西,哄骗了我们。”他对两位汉子说,“上!我们联手先挑了老魔,再打发这个小杂种。”顿时三人联手齐上,三件兵器,从不同的角度,齐向老怪劈来。老怪长啸一声,抖出了“灵猴百变身法”,形同鬼魅,竟从三件兵器中闪了出来,骤出一掌,顿时将焦黄脸像败草般地击飞。其他两人见状不妙,想发出讯号时,老怪身形已到,连环两掌,哪里容得他们发出报警讯号,一下就将他们打发掉。雲莱网络Ow B-Mo3wc
雲莱网络 N u+CO[*{ B&m%Q
小孩看得目瞪口呆。这位好心的白发老神仙,顷刻之间,就取了三人性命。当他想问时,九幽老怪已将三具尸体全部丢进了茅屋中去,点起了一把火,刹时之间,茅屋熊熊地烧着,哄然一声,茅屋倒塌了,成了一片火海,甚至将柴草堆也烧着了。小孩完全惊怔了,不知道动弹。老怪却一手提起他来,舒展轻功,跃上出崖,转眼之间,便消失在群峰林海之中,远离茅屋几十里。雲莱网络,r@r`$``+`9}Y
雲莱网络^6Fo!Js~
小孩感到自己仿佛在腾云驾雾,只见山峰、草木,溪水,不断地向后飞逝。他初时感到害怕,要是这神仙一下不小心,自己摔下去不就完了?后来他慢慢地不怕了,只是不知老神仙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他心里舍不得离开自己生长过的地方,更舍不得自已住惯了的茅屋,可是茅屋已给老神仙一把火烧掉了,想住也住不成啦!心想:这个老神仙也真是,你要带我走就带我走好了,何必要烧掉茅屋呢?让给其他一些人住不好?雲莱网络Xw~:ND!Flr

+^,Sp,Sa#XA0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到了什么地方,“老神仙”将他放了下来,他一看,四周山岭重重,荒无人烟。正想间,老怪说:“好了!这里没人会注意了,我们慢慢走吧。”雲莱网络p8py!I;W)oeU7F L3r
雲莱网络 p`u0^8ecp
“老神仙,你要带我去哪里的?”雲莱网络M7? T\ {7qe$~~
雲莱网络(t;j,VDJ'R,O-mz
“别问,总之比你住的地方好。记住,你以后别再老神仙的叫我。”
*W1YS2tu"l0
[$n2CGx| BZT0“那我叫你什么呢?叫你老爷爷好不好?”雲莱网络8r+U,^B2O"j6G:][

)x,|qJ)c0老怪心想:我要是有了你这么一个傻头傻脑的孙儿,那才是倒了一辈子的霉,但他叫自己做老爷爷也不错,总好过在人前人后叫自己为老神仙,引起别人的注意。就说:“好吧,你就叫我为老爷爷吧。”
,L7ZK U1u0雲莱网络|_7BuV$Z OKZ
小孩似乎有点高兴了:“那我以后就叫你为老爷爷啦!”的确,小孩在举目无亲之下,又有了一位爷爷,怎能不高兴?何况这位老爷爷还是一个神仙哩!会腾云驾雾的。小孩将老怪施展的轻功,当成腾云驾雾了,他看了老怪一眼,见老怪额头微微有些汗水,想起老神仙有了一把年纪,挟着自己飞了这么久,心里感到有些不安,便说:“老爷爷,你辛苦啦!”
)q ^J?@u@@`3h-e0雲莱网络#HcK%v e@ jS
老怪“哼”了一声,暗骂道:你以为我挟着你跑很舒服么?真是废话。雲莱网络%K({:Io(yK9SYJ?$x

"S_&dK5XTc'K8Z0小孩又说:“老爷爷,其实你不用挟着我,我也会走得很快的。”
0wvmD4g1B!m#n4P0雲莱网络? l%G7dA:j
老怪几乎要骂出来,你会走?真的让你走,我早就给名门正派的人盯上了,还能走么?我就算不死,也会落得一身重伤。好!等我以后给了你一点好处后,再来杀你,省得你在我跟前缠手缠脚,废话连篇的。便说:“好吧,你自己走吧,看你走得有多快,能不能跟上我。”雲莱网络aDRuS g H
雲莱网络(e5aS*fE/CW_0U
“我当然能跟上你呀,可是你不能飞。”
SDr-HOK2Fxs P"|0雲莱网络W'l/O8_G/]yq*pu
“我慢慢走就是。”
/O(m&b9DK$n j4WL0雲莱网络Y%Kw3f+U5uR
老怪说完,便迈开脚步朝着一条山道而去,小孩紧紧在后面跟着。初时,他还能跟在后面,倒也令老怪感到有些惊讶。看来,这小傻瓜的脚力不错,只要加以教导,便是—个学武的人才,可惜他不久就要死了,再好的脚力又怎么样?还不是—样的死?总之一个好心肠的人,就算我不杀他,他迟早也会死在别人的手上。于是老怪便略略加快了脚步,渐渐将小孩抛在后面。小孩虽然是猎户人家的孩子,平日也惯爬山越岭,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就是一般大人,走久了,也会追不上。何况老怪身负绝技,浑身真气盈体,小孩怎么能追得上他?后来老怪越走越远,小孩急了,喊道:“老爷爷,你等等我呀!”谁知一转过一处山嘴,老怪连影子也不见了!不知走去了哪里。小孩连喊数声,蓦然听到身后—阵风起,小孩回头一看,老怪却站在他的身后。小孩“咦”了一声:“老爷爷,你是躲着我么?我还以为你走远了!”老怪冷冷地问:“你喊什么?”雲莱网络q1` |7S;|R3h

*rR?7A&P$\&T0“老爷爷,我怕追不上你呀。”
&~9IG0~3l@X0
uV_ Y)Op M0“追不上也不用大声叫嚷,你知不知道,前面树林里有人在厮杀?”
I/b4O5??Ri0
2p#f*Q1oauP#^T E0“厮杀!?他们在打架么?”雲莱网络%Ve4]#?t;e w^
雲莱网络s5ASK;Yo rf&l)Y
“不错,他们是在打架,打得你死我活的。”
K s4k D/ZTH4R0
Y T6eZ2n'tq1{e0“老爷爷,你本事那么好,怎么不去劝阻他们的?叫他们别打呀!”雲莱网络8JFG(VN~Af |8B

)`t sy,JV su0老怪听了心里骂道:小傻瓜,江湖上的恩怨仇杀,你能劝阻得了的么?万一弄得不好,连你也卷了进去。但转而一想,对了!这个小傻瓜心地这么好,叫他去劝去,叫他让别人杀了,我不省却了一桩心事?对,对,就这么办。老怪顿时面露笑容,说:“对!你快去劝劝他们,叫他们别打了。”雲莱网络SM/[tK'I6^1J)uw
雲莱网络sO){|!Y}!f
“老爷爷,他们会听我的话吗?”
)co3B k6Yv*Jz0
@KV'M'G0“会的,会的。你是一个孩子嘛,又出于一片好心,他们一定会听你的话的。”雲莱网络3[7Bt6L7r M(c
雲莱网络 Zz"z"mU1b5rp2}M}
“老爷爷,那我去劝他们啦!”雲莱网络nW \`wL_1s0g
雲莱网络Y(Z(iX[#wh)Hl
“快去吧,不然,就有一个人会死了。”雲莱网络B;X-Oq+Y2_\
雲莱网络J Mu:r5pS$mf
小孩—听,连忙向树林里跑去。小孩哪里知道老怪用心险恶,存心叫他去送死?老怪望着小孩的身影嘿嘿冷笑:你这个小傻瓜,这是你自己去找死,可怨不得我。你知不知道你去劝的什么人?一个是黑道上有名的魔星“一条鞭”,一个是行动敏捷而机灵的“闪电刀”,这两个人会听你的劝么?他们不杀了你才怪。但老怪仍然不大放心,又暗暗跟踪而去,看看小孩有没有死。
H$[!^ fl$u9f*m0
5Q+tqwn3G A6J:{4p]V0小孩跑进树林里,果然见两个凶狠的汉子正联手围攻一个使剑的青年人。一个使鞭,一个用刀。他们两个正是黑道上有名的人物——“一条鞭”和“闪电刀”。而那个受围攻的青年剑手,虽然招式不俗,却无法力敌二人,而且身负一处刀伤,血染衣服。眼看这青年剑手快要死于刀下了。小孩心里一急,忘记了危险,冲过去大声叫喊:“嗨!你们别打了!”
A?,oF{0雲莱网络'B4Db"V| b1}[
一条鞭和闪电刀蓦然见一个矮小的人影从树林中冲出来喝喊,不由吃了一惊,以为来的是什么武林高手,连忙闪身跃出圈子,这样一来,却救了这青年剑手一命。这两个黑道人物定神一看,感到愕然,跑出来的竟然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不由互相望了一眼,一条鞭瞪着眼问:“刚才是你叫喊么?”雲莱网络3X Pr [-t e |g(^7g

]yY0}~yr0“是呀!我怕你们打死人呀!”雲莱网络 xKMer%w
雲莱网络8f0Q6C5MR)[
一条鞭不禁又上下打量了小孩一眼,心里暗思:难道这小孩身负绝技,敢来打抱不平?要不然就是一个发了疯的小孩子,不知道死活。好,老子不管你身负绝技也好,不知死活的小疯子也好,倒要看看你凭什么本事敢管老子的事。于是便将手中的皮鞭一抖,“啪”的一声,几乎要抽在小孩的身上。他这出手一鞭,只是虚招,目的要看看小孩抖展什么招式,是哪一门派的人。谁知小孩纹丝不动,只是愕大了眼睛望着自己。一条鞭正想再出手时,闪电刀连忙说:“大哥,慢—点。”一面向一条鞭打眼色,示意小孩身后有人,一面向小孩问:“小兄弟,是谁叫你来的?”雲莱网络8f ^fKc)F

_X7FUrS _n0“是老爷爷叫我来劝你们的。”雲莱网络wkd&Rp&L%`"E2Oz
雲莱网络JM:G0x^ kg5T(Y
这时,一条鞭看清小孩身后人了,不由大吃一惊:这不是九幽老怪么?这个老怪,不但性格怪异,连武功也怪异,要是单打独斗,当今武林中几乎无人能敌,凭自己与闪电刀之力,怎么也胜不了这老怪,只有自己取死,顿时改容地说:“小兄弟既然是奉了前辈之命,我等两人怎敢不买帐?好,小兄弟,我们后会有期。”说时,跟闪电刀打了个眼色,头一摆,示意快走。顷刻之间,这两个黑道人物闪身入树林中去,便不见了踪影。
qH)I"v M,h$C%g0
F*x,F+{x(`3z)l)l/F0青年剑手见一个孩子跑出来相救自己,已是愕然,后又见到这两个黑道上的恶魔,一听说是这孩子的老爷爷打发来相劝,居然俯首听从,立刻就走,更是感到惊讶。暗想,这孩子的老爷爷是什么人?难道是威震江湖的奇人?青年剑手因为不认识九幽老怪,只是闻名而不识人。要是他知道是九幽老怪救了自己,恐怕更惊愕不已哩!当他向小孩相谢时,小孩说:“叔叔,你不要谢我,要谢,你应该多谢老爷爷,因为是他叫我赶来劝你们的。”
hA)]#e1V y5Sz0雲莱网络f5~NB/p:Fu
“小兄弟说的是,请小兄弟带在下去拜见你老爷爷,以表我感谢之情。”
fFSi m0
$K+^3lDwp0小孩回头一看,不由“咦”了一声:“怎么,老爷爷又不见了?他又去哪里了?”雲莱网络_3U9QSi2e4_

i#fjjd0原来老怪见小孩不但不死,居然还做了一件好事,心里大为懊恼,听见青年剑手要来拜见自己,便躲了起来。青年剑手一看,心想:看来这位武林奇人是不愿见自己了,便说:“小兄弟,既然你老爷爷不愿见在下,在下也不敢勉强,请小兄弟代在下感谢你老爷爷。”
"EU"I3|`ky0雲莱网络/QK3i+w)O%qfPn
小孩见这青年剑手要走,不由问道:“叔叔,你的伤……”
cm szc+B4x0雲莱网络jj$WOd:k3mE:SH*s
“小兄弟,多谢了,在下这点伤不妨碍,你放心好了!”青年剑手说完,想一揖而去,但想了一下又问:“小兄弟,你能不能告诉在下你老爷爷尊姓大名?在下今后也好记在心中。”
/}kD5g p `a\`2I0雲莱网络9V$i:f ?&x-lHdDA
“你问老爷爷叫什么吗?我也不知道。”雲莱网络3vcJy5Pox
雲莱网络 o^7M%Zs&l$e
青年剑手一听,不由又愕然,心想,怎么连你老爷爷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但转而一想,这位奇人既然不愿见自己,也就当然不愿这小孩说出来了。只好说:“那么,小兄弟叫什么,能不能相告?”
0a,x,J&o3`0雲莱网络~b!a3B`(HgH
“我叫墨明智。”
_(Puo(U1ji0
;a(kdJ1b C _l0青年剑手一听,又是愕然:“什么?你没名字?”
bn-[KB,p:D~&E0
J(o%| k1]@^P0“是呀,我叫墨明智。”
(wz]m o3r/j0雲莱网络 zP*x(V#M$i~1@wv}
青年剑手暗想:这位世外高人不想让人知道,当然这小孩也不想别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了。他只好一笑:“小兄弟,既然这样,在下就告辞了!”雲莱网络p-{3t T6x

Fe%s N.Mh1z0小孩见青年剑手走了,只好回身去寻找老怪,正想高喊,老怪突然从树林中闪了出来,说:“别叫了,我在这里。”雲莱网络I#N^$[ x$m

e%B%V5Tr iI0小孩说:“老爷爷,你怎么不见那位叔叔的?他要感谢你呢!”
N(c A u^#kD,J0雲莱网络8`[x|OV4Fu
老怪“哼”了一声,暗想:见我!?你这好心的小傻瓜知道什么?他要知道是我,不吓得魂飞魄散才怪,就是他不害怕,我恐怕也会取了他的性命,不能让他活着去泄露了我的行踪。但是这一点,他又不能向小孩说明,只好说:“你干了一件好事了,走吧。”雲莱网络o/d,U zSG2}Y
雲莱网络 _ M'f)G#k,J
“老爷爷,这是你干的呀!”
W|4F!~7dId0
mq;}c"V{3W0“好,好,是我干的。”老怪对这好心而又天真烂漫的小孩,一时真拿他没办法,恼又不是,骂又不是。他只恨那黑道上的两个恶魔怎么不一刀杀了这胡涂的小傻瓜,弄得自己今后还要想办法去杀这个小傻瓜。老怪没好气地说:“走吧!”雲莱网络O nrB7]]'_b+Z

1] L%nq"^H0老怪不再想拖延时间了,拉了这小孩就走。也不知走了多久,最后来到深山老林中的一处高峰之下,老怪便挟起小孩,抖展轻功,从峭壁悬岩中攀上了峰顶,才将小孩放下来。小孩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只见这峰顶树林云漫,芳草迷离,一条清清的山溪水不知从什么地方流来,流过自己跟前,又不知流去什么地方。但山溪两岸怪石嶙峋,洁白可爱。小孩惊讶地问:“老爷爷,这是什么地方?”雲莱网络$P0K;R*a-~q:{

gHx8x1XNkRe;E }0老怪问:“这里比你住的地方好不好?”雲莱网络7O+p8J0u&a3C

KVV F {0QO^0“好呀!”雲莱网络 X3}+K?}[*G0VY)o+Q

2^s7}rCG.B p0“既然好,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3I`:]Y xg0雲莱网络/`s'RId-K$jx
“不!我要回去。”雲莱网络MR[8O R
雲莱网络 ho)w\vk"\UX
“什么!?你要回去?你不怕那伙人会将你杀了?”雲莱网络7~iof%WV

CW,PEv-\6Aq0小孩不出声了。的确,那三个凶恶的汉子,的确叫人害怕,就是那一脸是笑,说话很甜的白衣少女,也不是好惹的,说不定自己碰上了她们,她们会一下将自己杀了哩。他叹了一声说:“老爷爷,你要是不打死那三个人就好了!”雲莱网络R6D"~ EO

PsW4tB8Ng0老怪愕然:“好什么?你不见他们要杀我么?你愿意给他们杀了?”雲莱网络L A MV n/e{ ].t
雲莱网络-x NX(a,Y.nr(r
“老爷爷,你这么有本事,他们是杀不了你的。你要是给他们一点厉害,叫他们不敢来犯你,不更好吗?老爷爷,我要是有你这么大的本事,我是不会打死他们的。”
F {:s%J#v2C"{8U0
L1puI|*~M4N0老怪奇异地盯视这小孩。他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孩,竟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小孩的话,何尝不是道理,但在老怪听来,就不好受了。他就算饶了峨嵋派那三位高手,武林中名门正道的人也不会饶过他的,这段冤仇,是怎么也化解不了的。老怪想:这小孩心地太好了,好得近乎白痴,不知道世间人心的险恶狡诈。看来我就是不杀这小孩,他一出江湖,迟早也会叫别人杀了的。别人杀,倒不如我来杀的好。可是,我得先给这孩子一点好处才行,不然,我就无法履行自己的诺言了。我给这小孩什么好处呢?给他金银珠宝,打发他下山买田购地,然后再去杀他?对,这个办法也不错,先让他享享福,他会死而无怨,更不会怪我了。老怪想罢便说:“好吧,你不愿住在这里,我送一批金银珠宝给你回去吧。”雲莱网络)@E:N3e DSn#{

'N#I.[H*m&W0“我不要。”
[p|"G^-m0雲莱网络.zr3\%z;{%K
老怪愕然:“你为什么不要?”
,W"M!e([NF y}0雲莱网络$Y'I1g;^b/Z
“金银珠宝能吃吗?”
S3v2fvv;fN,D0
"\p?Xr(l(f!^1m-q&v ]0“嗨!你这个小傻瓜,有了金银珠宝,你要吃的,还有什么买不到?”雲莱网络*],j"z(x-Wq
雲莱网络ij.T-u0il
小孩摇摇头:“爷爷曾教过我,只有自己挣来的,才吃得香,吃得甜。”雲莱网络^{M b hK#H!m
雲莱网络#M x9l0~)W,?R.@d
老怪听了大为丧气:“又是你那该死的爷爷,你爷爷是个老傻瓜,才教出了你这么一个小傻瓜。你傻里傻气的,却破坏了我的如意算盘,弄得我杀不了你。雲莱网络(NmpHlj"k#z9eG
雲莱网络#I#aiSP w
小孩又说:“老爷爷,我要是拿了你的金银珠宝跑出去,别人见了不奇怪么?要是有人问我金银珠宝打哪儿弄来的,我怎么说?说你给的?别人会相信吗?”雲莱网络 fQQ l#lz0l&d

U8~XO(`2CK0K0老怪一想,不错,别人问起这孩子来,那小孩救自己的事,不弄得人人都知道了?看来,不但不能给小孩金银珠宝,更不能打发他下山去,让别人看见他。我要杀他,最好在这里杀他好了,这样,谁也不知道。看来,那死去的老猎人傻是傻,却也有好处。不然,这孩子拿了自己的金银珠宝跑了出去,就大大不妙。可是,在这里有什么好处给这孩子?老怪想了半晌,最后想出来一个绝妙的好办法:对了,我传授给这孩子一点武功,他得到了我的武功,不就得到了我的好处么?然后我举手杀他,更名正言顺了。就算武林人士知道,也只是我自己门户的事,别人想干涉也干涉不了。嗨!这么一个好办法,我怎么早没想到的。他笑眯眯地对小孩说:“你既然不要珠宝,我就教会你一点武功好不好?”雲莱网络3T'Xr/?YL/c Oc

XNUc3a{9O9O0“武功!?老爷爷,你是说杀人的本事吧?”
2P!` O)Gl0
0U^Y&p$e Y3~E!e0“对,对,就是杀人的本事。你看,我能在顷刻之间,就将那三条大汉杀死了,这本事多好。”
i!C jA;HO0雲莱网络1M H%l D,AD"a:K6L
“不好!”雲莱网络Db%S't"}

j o Me#p1F9T7T0小孩一说出“不好”二字,几乎将老怪气得半死。在当今武林中,要是有人学得了自己的一门绝技,足可傲视群雄,终身受用不尽。黑道上的一些人物,曾以千金求拜自己,想学自己的武功也学不到,而这小孩子居然说不好,这老怪怎能不气?要不是为了给这孩子一点好处,就算这孩子三跪九拜求自己,自已也不愿教哩!教出了这么一个好心的小傻瓜,笑也给人笑死了。老怪勃然大怒:“我的武功怎么不好?你说说看。”雲莱网络7eZ _"r!F
雲莱网络GX _dk G H
“杀人的武功就是不好。”
9C)p9P'_ h`me0
s0zQ H6t1x l0“你真是胡说八道,当今武林中哪一门哪一派的武功,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制胜对手的?就算是武林正宗的少林寺,他们的武功,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可取人性命。”雲莱网络@E+D\*SgLj

)ER'p RO f_W0“凡是杀人的武功都不好。”
%B;s{;D5p0
/Y P#jn b0s%K9I7N0“小傻瓜,那你要学什么武功?”
(s'K4|$mo?D0
E L3W:bg `,q,hb:_0“什么武功我也不学。”雲莱网络 Z9MZ pw5?P

Ci(QP5h&p0老怪瞪大了一双眼睛,像看一个稀奇古怪的动物似的看着小孩。他怎么也想不到世上竟有这么一个十足的小傻瓜,幸好自己再没收过弟子,要是收了这个小傻瓜为弟子,那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老怪想:你这个小傻瓜,要是身没半点武功,我看你怎么下得了山。
{p}+Q'J2Vl/k0雲莱网络.zHv_/zL(fc'Vl Q^
因为老怪所住的地方,不但异常偏僻,也非常的险峻,三面下临千丈的悬岩峭壁,没有最上乘的一流轻功,是无法攀登上来的。另一面是陡峭的险峰,常人也无法攀上。就算是攀上了也没有用,那是一处绝峰顶,无路可通到别处。老怪就住在这陡峭险峰下的一个山洞里。他给这险峰取名为九幽峰,洞名为九幽洞,自称为九幽居士。他就是在这险峰项上,日与群猴为伍,凭着他的天聪,练出了一身的怪异武功来。
EO:?BWW0雲莱网络&w}8R7Y jm9e6dx
九幽老怪见小孩什么武功也不学,一时拿他没办法,虽然恼怒一时杀不了这孩子,但这孩子到了这里,总算也跑不掉,也不必急于一时要杀他,等到自已再想出一个妙法来,再杀他也不迟。便说:“好,好,我就什么武功也不教你就是。你先在这里住下来,等我完全治好了内伤,恢复功力后,我再打发你回老家吧。”
A&R IDq-Ax(~v9es[0雲莱网络 Y&S W3cV)F:T
要是武林人士和江湖客,一听“打发回老家“这句话,就知是什么含意了。可是这小孩半点也不懂,仍以为这白发老怪对自己是一片好,发梦也想不到这老怪的用心险恶,他还带歉意地对老怪说:“老爷爷,我不学武功你别恼,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为我,怕我给人欺负。可是我爷爷教了我一些本事,长大了我不会给人欺负的,你放心好啦!”雲莱网络3w*F1s/tPjXf

@xDx v6X0老怪瞪大了跟,不明白这小孩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问:“你爷爷教了你什么本事?”
8M&c ]kz? K!r0
.j/_loi)s'Nd*w/@%i"O0“射箭啦,设陷阱逮野兽啦。要是有人想害我,我就用箭射他,再不然就设陷阱把他捉起来,要他答应以后不再来犯我,我就放了他。”雲莱网络4^yQe1o"zWx

RC,z_i5q ?l&bkJ0老怪听了心里感到好笑。这些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别说是武林中的高手,就算一般略懂武功的三、四流角色也伤害不了,这真是小孩子说的无知话。再说,真的给你捉起来的人,他完全可以假装答应,等你放了他们后,他们不将你打得半死才怪哩!你死了,他们才不再来犯你。老怪也不说破,笑了笑说:“不错,不错,这是个好办法呵!好了,你跟我到树林中走走,看看有没有兔子和小鹿的。”
+J aQ5F ]0雲莱网络9Uci4N8B#zW o(K
“老爷爷,你要打猎么?”雲莱网络Y^7OLq[8[8Z4W

`4m)lQk0“我不打猎,我只去捉一些回来。”
H7j ||,v!{L*E0
l8R {2jC1A]0“你没网没工具的,怎么捉呵!”
,x:k(}8Myn|0
J[b\XR$LW0“别罗嗦了,跟我走吧。”
M-W7b^2L jAm6x0雲莱网络 W[+@t$r
老怪将小孩带进树林中,小孩一走进树林,顿时惊喜万分,这哪里是什么树林,简直就是一个大果园,几乎什么果子都有,有桃树、李树、枣子树、柑树和柚树,有的结果累累,几乎压断了树枝。还有在那岩石小,更生长着一丛丛的山稔树哩。这时正是八、九月,山稔果殷红得似珍珠、玛瑙,一串串的挂满了一树。小孩大喜地问:“老爷爷,这些果树是你种的吗?”雲莱网络3qnKA4b}+bQ

UbAN1kj)Y0“有的是我种的,有的却是野生的。”雲莱网络 IHav O

Wt0g#b Hg0“老爷爷,我能摘些吃吗?”
)MYI?3S0
1g8WY L%c#e0“行呵!你要吃什么就吃什么,吃多少就吃多少,尽管吃个够,不用来问我。”
7t\F5a1yf:M0
+\+M^rQ0“那我多谢老爷爷啦!”
j[ A tT k7t0雲莱网络QuI'yo3a.UGw9E{
忽然间,两三只兔子从草丛中跑了出来,老怪一个纵身,迅若电闪,一下就将三只分散跑开的兔子全活捉住。
,P%m:}&~/M F L0雲莱网络E:{H,_)B D1kA2CBoU
小孩看得惊讶不已。这老爷爷捉兔子的本事,不但比自己高,也比自己死去的爷爷高。爷爷捕兔子,有时用网,有时用箭,有时只用一根小木棍飞掷兔子,将兔子击昏倒地。可是这老爷什么也不用,只用一双手就将兔子捉到了,
8r d6EJ;WK|2fh0
*qafH4X!?0老怪将三只兔子交给小孩提着,又到另一处捉了一只山鸡和一只小鹿回来,对小孩说:“好了,我们回山洞去吧。”
Q Pfm(j/T@o0
'x5iDr-r0“老爷爷,这些兔子、山鸡我们拿去镇上卖吗?”
U'~z;z|W1@.x0雲莱网络5d0N;_Y-N]/i|Nug
“卖!?恐怕谁也买不起我的兔子,就是给我一千两银子也不卖。”
6VR8I,d9qv0雲莱网络:t2ea{ug-z4em
小孩惊讶:“老爷爷,这是仙兔么?”雲莱网络T:e,e6D9K0pa

m,D!M-Q4f+M O|,]0“别胡说了,我自己要用。”雲莱网络kE;\G6w Ej x8^6t^
雲莱网络uL(m6t#cXr
“老爷爷,你—个人吃得这么多吗?”雲莱网络r.ULVhJ0n
雲莱网络8uO#I3l;g*XG
“这是我练功时要用的,你懂不懂?”
)y7dtJ`rA0雲莱网络3mT#?Y,~
小孩奇怪了,练功!?练功要兔子、山鸡和小鹿的?这练的什么功呵!这小孩哪里知道,九幽教练怪在练参天六合神功时;第十天必定要饮一次活生生动物的鲜血,这样才能功力大增,行血运气神速。
Q jH:w$m7{4|[0雲莱网络1M,qP.f%Q6B(B \
老怪带着小孩回到山洞,安排小孩睡的地方后说:“这三个月内,我要运功、练功了,你自己睡,自己玩,自己煮饭吃,切莫前来打扰我。”雲莱网络/^4Ay wX S{$y0JA

RlT @o6Et0“老爷爷,你不吃饭吗?”雲莱网络I Q4M!qX\q0Wx!f0P
雲莱网络,\)]7OE'q!h:~;uM
“不用,你每天打一碗水和摘些鲜果放在我房间门上的小窗口上,我若不用,你就不必换;我若食用了,你就再打些水和摘些鲜果来,知道吗?”
C`8R(n%h0|%fr0
I(H:W{o Ka$r0“老爷爷,我记住了。”雲莱网络V{sRO MpU
雲莱网络9DLR5p/Q4?(M+m
“还有,你千万别到悬岩边上乱跑乱攀的,—个不小心摔了下去,就没命了。”
5Rhzcq'd | N0
4uq{Ly x)?)w0“老爷爷,我不乱攀乱跑就是。”雲莱网络-kN3z'zT{:c2T*}V
雲莱网络.tz wf0e2v u
其实,老怪才巴不得这小孩掉下岩去摔死哩,这样就省去了要给这小孩的好处。他就怕万一摔不死,叫人救了去,那就后患无穷,因为在这三个月内,他一步也不能走出房门。雲莱网络"r9s2Xl F\+G

@/moP7m1d&m0老怪将那只山鸡交给了小孩:“你自己将这山鸡煮了吃,吃饱了,你要睡也好,去玩也好,我要关门练功了。”老怪将兔子、小鹿放到自己的房间去,“砰”的—声便关上了房门,不再去理会小孩。
7C)f@b}4h^"dO0雲莱网络V KJ} S
小孩在房门前发了一阵呆,拎着山鸡到厨房里煮了吃,吃饱了,然后去摘些鲜果,打了一碗水放在白发老爷爷房门上的小窗口,自己独自跑到树林中去玩了。过去在家中,他也是一个人跑到屋后的山上玩的,摘野果啦,掏鸟窝啦,或者捕捉一些小动物啦,自感其乐无穷。因为在深山老林中,除了自己的爷爷,再没有什么人伴着他玩了。他自小就一个人孤独惯了,没有什么感到不方便。何况这九幽峰顶上,鲜果那么多,任由自己摘食,比自己住的地方更好玩。雲莱网络1S_XF$w
雲莱网络(X8Pu9x4BD{
小孩在果林里玩了好一会,便摘了满满一兜的山稔果,跑到溪水边一块大石上卧下来吃。大概他太累了,吃着吃着,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山稔果撒满了一地。也不知睡了多久,他好像感到有一个毛茸茸的手在摸自己的脸,揪自己的鼻子。他一下醒了过来,一看,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正瞧着自己。小孩大吃一惊,吓得一下跳了起来,这是什么怪物的?而那个怪物也吓得跑开了。小孩定神一看,不由惊喜地叫起来:“猴子,猴子,原来是只小猴子。”
:U$euibFPn6D0
{:s5C#HVH&px6\0那只猴子蹲在不远的一块岩石上,挤眉弄眼地望着小孩,将他撒满一地的山稔全吃了。小孩说:“原来你是个小偷,偷了我的果子吃,好,我来捉你。”小孩说完,便扑了过去。那猴子见他扑来,一溜烟地跑开了。小孩不舍地在后面追。一转眼,猴子跑进了树林中。小孩追到树林中时,已不见了猴子的踪影。雲莱网络5x&Ijk`u$@
雲莱网络{NBOZ
“咦!这小猴子跑到哪里去了?”小孩四下打量着,蓦然间,他戴在头上的斗笠给人摘了去。回头一看,竟然是那只猴子,悄悄地从树上伸下手来,摘去了他的斗笠,戴在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上,几乎将整个小脑袋都罩住了。小孩看了好笑,叫道:“小偷,快还我的斗笠来!”
{TM.n.e$c/yP&g0雲莱网络J ViY!g!SY5W7r
猴子却提着他的斗笠跳到了高枝上去。小孩说:“小偷,你以为我就没办法抓到你么?”这小孩也是爬惯了树,几下手脚,便攀上了树。猴子一见,身形灵敏,已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小孩没有这份本事,只有看着猴子干瞪眼,便折下一些枯枝去掷它。猴子照样学样,也折下枯枝掷过来,折不下树枝,猴子将他的斗笠也掷过来了。小孩见了大笑,一手接过斗笠,说:“小偷,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抓住你。”他知道今天是怎么也捉不到猴子了,便转回岩洞,希望在山洞里找出一些绳索,线网之类的东西,设置陷阱,捉猴子。可是山洞里除了一些碗筷、衣服、被单外,半条绳索也没有,不要说绳网了。但山洞内却有一道石梯,可通到上面的一个房间。小孩心想:莫非老爷爷将东西放到上面的房间?于是他登上石梯,推开门走入房内。这房风光亮极了,四壁摆满了书架,书架上堆满了书籍。正面有一个极大的窗户,窗户安上了铁枝焊成的窗枝,从外面不可能爬进来。原来这是九幽老怪藏书的地方。书架上放的是武林各大门派武功的各种绝招以及九幽老怪所写下的各种破解之法。原来九幽老怪的武学造诣极深,对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武功套路都有研究,甚至他还将一些门派的武功秘本也偷了来,存放在自己的书库中,什么少林寺的金刚指、涅盘佛来掌,什么武当山的太极两仪剑法、崆峒派的千手观音掌、华山派的回雁旋风剑法和紫阳气功、峨嵋派七十二式追魂剑等等,他几乎应有尽有。他唯一遗憾的,就是找不到少林寺的易筋经和九阳真经以及威震武林的西门剑法和终南山的一指阳神功。至于江湖上一些帮派的武功,老怪简直不看在眼下。要是其他武林人士闯入了这个房间,无异闯进了一座烂灿的宝库。只要从书架上偷去了任何一本书,学到了其中的武功,都可以在武林中扬名立世,傲视群雄。本来这么一座重要的书房,老怪应严加防范和锁上才是。可是老怪极其自负,认为谁也来不了这里。老怪内力深厚,别说有人登上山峰,就是到了山峰下,老怪也一下察觉出来。要是他登上九幽峰,那无异是自寻死路。没等他登上来,老怪就出手取了他的性命。因为没有任何一个高手,在攀登悬岩峭壁时,能防得了老怪的怪异招式。就是老怪出去了,只要将山洞门一推上,谁也进不了。因为山洞门一关上,它的外面简直与岩石一模一样,何况这山洞极为隐蔽,就是有人攀上了九幽峰,也发觉不到有这么一个山洞。再说九幽峰三面下临千丈悬岩,没有极上乘的轻功,谁也上不了。所以这座武学宝库,老怪只将门掩上,从来不锁。老怪也料到这孩子会跑进去的。但他了解这孩子根本一个字也不认识,进去了也没有什么作用。所以他放心关起房门练功,任由这孩子到处乱跑,不加防范。就算这孩子识字,也不可能在短短三个月中学到什么武功,亦根本不可能逃下山去。再说这孩子迟早都要死的,就让他痛痛快快地玩三个月吧,也算是给了这孩子一点点的好处。雲莱网络;s.}])p._A/l
雲莱网络N%z5FY+v Z D(T M#V
果然小孩推门跑进来时,对书架上的书一点也不感兴趣,到处寻找有没有绳索和线网之类的东西。最后,他还是失望了。这个房间,除了书,便是纸、笔、墨、砚和一些绢布,什么也没有。小孩打算掩好门出去,到树林里砍些藤条和竹子回来,制成弓箭和织成笼子来捉猴子。谁知道在他刚要出房门时,不小心将书架上的一些书碰跌了下来,他慌忙俯下身去拾起来。其他书他没注意,却看到一本画册。这本画册上画的是一个不穿衣裤的人,浑身上下点满了一点点的小红点。他感到奇怪,书上这个人怎么啦?是出水痘还是生天花啦?每个小红点一边都写有两个字或三个字。小孩感到新奇,他虽然不识字,却喜欢看“公仔”书。他先将其他的书放好,却将这一本画册拿起来,坐在地上一页页地翻开来看。这小孩到底在那画册上看到了什么,且听下回分解。雲莱网络)^taIf;I wj,`(c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161人表态】
21票
感动
19票
同情
17票
无聊
21票
愤怒
22票
搞笑
20票
难过
19票
高兴
22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