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言情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的心上人(作者:夜蔓)

6Uz-i N!Y#wMTJ0  文案雲莱网络@r7_IR'D

U,m'O4A_0  【你守护这座城,而我守护着你。】雲莱网络^T\(X,L9CC2ef3?#J

雲莱网络GE%rcC`gZ2J

  【热血工程师vs萌新小记者】

'iRt cV5ajbAk5y0雲莱网络]'L%mR'Cp FpW e6c

  朝雨最近有点头大,她怼(爱)上了自己的采访对象——水务局防汛大队长许博衍。

7eD*w$s:R]?7@ @0

~9H CRjLO&o0  朝雨:许队,能预约一下采访吗?雲莱网络 Bh\0Q%T%B^ JJ

O`0p$N%U0  许博衍:抱歉,朝记者,我不接受任何采访。

lY6Fj2n3Z1vq*v0雲莱网络;\3xBJ4^S On.w@

  朝雨:……扑上去,亲了一口。她想着这下可以了吧。

}.L5V {s0

,?Ye E0?}"f*{/uz/{d0  许博衍:不接受任何贿赂。雲莱网络|H\~2sB.n"L$C

雲莱网络[8twzf[

  朝雨:白亲了。你快还回来!

z$`:@ e`F0LVax0

0B'Mq h1Avp0  许博衍冲着她笑着:你确定?

+w;X5[ Lh6S.Q;n%[0

)k+a"E;q7_%Gu:C0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雲莱网络&})?d$G'Q3Ye+O

雲莱网络,yvPr.M`6W

第一章 雲莱网络J8bo!l9DK/|

I~L z8?c/A aI:Lq"]0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雲莱网络 @"ud,Ba q

雲莱网络"e\L^A.f/w

  ——《我的心上人》夜蔓,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雲莱网络;J*Vu It\

l#F2Ka4t(V/U0  六月,在连续多个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天后,宁城终于迎来了一场大暴雨,气温骤然降了好几度,带来了丝丝凉意。雲莱网络/Hg0`r7MwuL{1z

(Ma,v!O+r;Q4aZ]0  雨下了一天,到了傍晚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HsaH {&M6u N o0雲莱网络x$w1BID0b8?1CW

  天色暗沉的可怕,正值下班时间,大家都等在大厦门口,犹豫着到底走还是不走。雲莱网络 fg W4u)o JO:n

雲莱网络 w_?TJ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A OQ%st6?d]d0

A AchO'j3q0  “等也不是办法。走吧,再不走就晚了。”

[Q7B3cmh/I$dY5]%o&_0

;D"L_!YOjb(v/}A~0  渐渐地有人撑着伞冲进了雨里。雲莱网络7C h9h l&odAm

1Wmx)o,n:](`(qL'a0  朝雨站在边上,伸手接着雨水,掌心沁凉。她出生那日天飘着细雨,爷爷为她取名朝雨。雲莱网络i)Q%t z F}

雲莱网络+c,H LeW?*Y3U

  朝,念chao,有人会误听为cao。而更多的人都叫她朝(zhao)雨,他们都以为她的名字出自那首诗:雲莱网络]8z"^e+}&RQF

雲莱网络)by{i2P!s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雲莱网络0k4b"m2i;P i^4JE

雲莱网络Y%I([Yt V+v/` ^

  其实不然。

R4_8zc6}CL0雲莱网络/x!Pj|N%oV

  二十分钟后,她的车终于开到了雨花路。马路上的水已经淹没了车轮,雨砸在玻璃上,砰砰作响。前方设了警示标志,禁止通行。雲莱网络n)I+P Wg

(~5]pIrvF(yr2@0  她停下车。

rEt+i.l8\:[~8r0雲莱网络j3m j.z0Z$@S*N

  去年暴雨,雨花路段还发生一起车祸,一死两伤。后来那边修了三个月的路。没想到今年一场暴雨,又淹水了。这已经是本月雨花路第二次发生积淹水。雲莱网络7E8[L lS6JLb+^!@,K

8pq!fX)u0  朝雨百无聊赖地刷了一会儿微博,又看到某大学去年被淹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如今成了汪洋大海。她不觉失笑,所以论取名的重要性。

o}0w lLLP%C0雲莱网络$md6q K,f*NR

  不长不久的等待后,她终于按耐不住,要下车看看。刚落地,水就淹到了她的小腿肚,走路吃力。雲莱网络hJ0f!S{ y8Z

G]?g!Wrr0  七八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男人跑前跑后,一旁几个抽水泵正在紧张地工作。雲莱网络,e.Z;\[e"W4T

wJYe9TqAl0  看来是地下水道堵了。这一处有几大住宅小区,要是不赶紧排水,明天可要遭殃了。

?i4OoX2o%}0

{%tK%TDE p W0  朝雨又往前走了一些,打算拍几张照片,回去写材料用。

]5L'~'`(Y0

L+[:v"U^l"KJ0  这时候突然有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大家注意安全,加快速度。”那声音又沉又硬。雲莱网络3W&ZZ+~UEmS@

雲莱网络T(_/[:v7]'T%L |j

  朝雨的手颤了下,寻声望过去,视线落在一个男人的背影上。雲莱网络htn!J.J/kl } W#XV5d

Hy2g?(u Y"e/c2\:o0  男人拖着沉重的抽水带用力甩开,“是下水道堵了,徐逸和我下去,大熊你在上面接应。其他人继续。”字字清晰有力,沉着布置任务。雲莱网络/Q8Y)D Ap/{'|

雲莱网络ja@QTh7b*h

  雨淅淅沥沥地不停,夜色模糊,沉闷的空气里夹杂着浓郁的潮气。雲莱网络Q#q.}3nD]b

雲莱网络r+V)diVA}

  朝雨盯着他高大的背影,每每只看到男人的侧脸。出于记者的职业性,她又继续往前走去,这一次却被喝止了。

u ~gS0w(`o?)X0

7M.Zf:ue ^^0  “让她离开。”男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耐,眼底一片漆黑。雲莱网络(LgN EnF!dv

uT { |y(m0c0  “是,许队。”

XPR6uG0雲莱网络;fSxgJ;jG o

  高瘦的男人蹚水而来:“美女,这里危险,赶紧回去吧。”雲莱网络].F4@Gk'y

雲莱网络 wR DiA

  朝雨怔忪,从实习开始,她去过比这还要危险的现场,她表明身份:“我是晨报记者。大概什么时候能好?”

4`'v ['a N.[0雲莱网络%M?F.`Me:F@

  “我们已经全力抢修了。”

6I+H3y/W5R'b0雲莱网络DN.Mi~6bI1~

  远处传来男人冷冽冻人的声音:“徐逸,速度。”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盯着他笔直的背脊,那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T/^5XxNd0雲莱网络Wo(KHVzswm8d

  “时间紧急,我去干活。”雲莱网络Iu"},|A{

$v SEz_0  朝雨连连点头:“打扰。”

x*SxZ%n0雲莱网络K PFg3pO+N)\:S/\

  朝雨回到了车上,等了一个小时,水位稍稍下去四厘米。每每下雨宁城都要被淹,是天灾还是人祸?

\-_2D*gE$]{;Gs x0雲莱网络d%P(z0H}BUc

  月初,雨花路那场积淹水,附近某小区断水断电,有的人家一楼被淹了一半。

)A4v&P iUA+A k-P0

/u{ p nt$p&`(d}0  朝雨感慨之余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文章:雨季淹水谁之责任?雲莱网络*Y cu:lfR _5S D

雲莱网络y+x1RqhS`

  【我们每年都在防汛,为什么城市地下通道的问题每年都解决不了?所谓的城市水利规划到底有没有落实到点?我们的相关部分又做了什么?】

`#F9G{ ?Wk0雲莱网络(d wS^/i\2@8w

  相关部门自然而然只得是水务局了。

g$v k1E{4]0雲莱网络TRP%r8^Y7nF

  这篇文章发出去没多久便得到了大量的转发评论,引发了同城人的感慨与气愤,纷纷在骂相关部门吃干饭不做事,对不住老百姓。雲莱网络)V-JaX!^*\ag)D

@3HC d!tmm0  当晚这条微博达到了五千多的转发量,也算是火了一把。

n V OY4?_0

p7]"]~%YcV0  朝雨是宁大新闻专业毕业,读书期间,就申请了微博号,微博名空山新雨。平时喜欢发布一些宁城资讯,从吃到玩,以及及时的社会问题,目前有六十多万的粉丝。雲莱网络*z:e6He6F1A0C ])l+M

雲莱网络 TT1`5Z ^T

  第二天,因为这条微博,一上班她就被领导找去谈话。让她删除微博,亲自去水务局道歉。并且扣了半个月奖金。雲莱网络uBMmoNA

&yn9~JJ0  对于初入职场的她来说,她只能夹着尾巴认错。雲莱网络F&{NTn c(u`

雲莱网络.P#cSEZ"R ED

  夜深人静,雨花路的地下水道终于畅通了,积水慢慢散去。雲莱网络#r~)c6Op[z"~

雲莱网络3ho/i ?/Z c

  “许队,喝一杯去。”

`.jxA-L9GZ/Ao0雲莱网络OlK be `"D5g

  许博衍摸一把脸上的水,扬了扬眉眼,卸下了刚刚的严肃:“不了,我先回去。”他脱了沾着泥水的制服,里面一件白色背心早已湿透,背心贴在身上,肌肉不贲张。随手把衣服担在肩头,步履坚实,上了停在一旁的越野车。雲莱网络4q6E(@d~-D9CHo

雲莱网络L#?"dT4Mp Z

  夜,归于平静,雨渐渐小了。

E&z W}N6K0雲莱网络zpx;T!nA?;Y|1T1L3n

  路边一辆车停在那儿。车窗开着,音乐缓缓而出。

I!]-g6SA D0雲莱网络4Cr*Pt!?kMQ

  女孩子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 `.r1S7Fq*D0雲莱网络%iXV fZ8Nl:v

  许博衍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她的车窗。雲莱网络+W-cR:y*Qb~\A

雲莱网络gV^ Xw ak

  朝雨被惊醒,双眼迷蒙:“有什么事吗?”她侧着脸望着他。雲莱网络x*B _2|q7oa

雲莱网络 A V#a7w U3{1v

  许博衍开口:“积水已经下去了,车可以开了。”雲莱网络0{bD ]Hv q9K

{]sQ$E] |?0  朝雨能辨别出这个声音,正是刚刚那个队长的声音。她轻轻说了一句:“辛苦了。”

2^k0PES9pR0

j2aVgo } @"b N0  而他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她只看着他的背影,高大冷峻。雲莱网络c$Dqb,Tz!mC

雲莱网络7a&HJ$Z4QT%CFZa:o

  周三,朝雨去水务局道歉。报社领导让她和防汛大队大队长许博衍好好聊聊。一则是为微博的事道歉,二则加深双方关系,方便日后合作。

C C%L CZCe;g X0雲莱网络1F*].]nO(h

  她查过许博衍的资料,他,二十八岁,宁城人,在珞城生活了十来年。水利系统青年专家。去年因参与珞城防汛有功被破格提拔。六月初回到宁城,在水务局防汛大队任职。雲莱网络:rj ?_kL&Q"@

,CQ8C&b7X"Ww0  非常的漂亮的简历。只是不知道到底真人到底如何了?

M!S,j H.i6D6y0雲莱网络R!Rha*K,\

  朝雨早早地到了水务局,在门口登记后,进了大楼,她有些记不清楚到底是哪间办公室了。雲莱网络SxFnf#hH%R.J Dd

6a8Gf'm8c Q rV'C0}L0  她先去了八楼,在走廊徘徊片刻,终于有人来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穿着白T恤黑色休闲裤,尽管是普通的休闲装还是将他的身形衬得挺拔俊朗。雲莱网络 M,zj.O(C:ZP1k`f

雲莱网络cNi_pv$_

  是他。那晚她见到的那个人。雲莱网络T'D&oAH_

雲莱网络 UOlz2qD

  她迎面走到他面前:“你好,不好意思,请问许博衍的办公室是在803还是813?”这男人眉目深邃,五官满是英气。雲莱网络 G#r,fw5^W@}Lg

Pf?O&qi3a1]&Q0  他停在脚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睨了她数秒。

^Qq4q0u0

(tYp ^8NGW0  走廊归于安静,空气中泛着淡淡的雨后青草味。雲莱网络Nzfr$E\!~-e

.S*Sgt$d0  “你找他?”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vmt \1{VA qv0

l's&FLuVO0  朝雨重重地点点头,眼前的男人比她要高半个头,留着板寸头,小麦色的肌肤,精神奕奕,一双单眼皮,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_0M/~!TV&FBa e0

Sk5Qk6a`0  朝雨扬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我是晨报记者,朝雨,找他有点事。”雲莱网络8\/Y8XHT @q

RE2H4IPTR0  男人也不再多问,抬脚往前走。

Zrt\[8U0M y0

k6Qk|%HYyC?3b1G0  朝雨跟上他的步伐:“他没来吗?”雲莱网络#BV$d%y;S;m(VR*k$[

雲莱网络 CS:AmR2S"`G [;lC

  男人抿着嘴角。雲莱网络S-}'^0w9Oe)ty

雲莱网络s!rB9z5rD

  朝雨叹了一口气:“我来给他道歉的。”雲莱网络3UR0}G(Q

雲莱网络E,DV/vA~3\

  “道歉?”男人重复了这两个字,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

%O EH6A7d/n0雲莱网络lb3N,H)n&I |

  “月初,我写了一篇微博……领导让我找他学习一下。”

5PG[v Usg0雲莱网络4HHb9{g

  他了然。这件事他前两天听说过,这年头敢写的记者都是正气凛然的,只是眼前这个眉眼温和的小姑娘看着乖巧的很。他应了一声,有什么从他的眸子蔓延开。

,^/Kc.Gl7wg0

R8T hU#QTR `rf0  “请问他一般几点到?”

3]#T(]RFY0

@2zu_ T2Y ?DZ?0  她清清嗓子,立在她面前,冲她微微一笑:“我就是许博衍。”雲莱网络znngd3S.j

p2[`7e(\5AEK+jbk0  朝雨哑然。

9i%x/h7C`3WG;x0

pH%y$`jd0  许博衍眼神笔直地望着她,眉目舒展开。看着女孩子窘迫的样子,和刚刚喋喋不休的那副模样完全判若两人。雲莱网络)V!EE]:^ f;\

\N8pWk A0  两人静默地看着对方。雲莱网络-{9_*na4HI| ^b

3R`5Y[s:B0_;a0  朝雨迟疑了片刻,终于找回理智,她咬了一下嘴唇,声音弱了几分:“许队——我是来道歉的。”

@4r6MCt)k iO4R0

E.~o(sTMjI4S0  “唔。”只给了她一个字,他便转身走了,步伐不紧不慢。

/IjqZ:\/uIap0

)b2_ WLC/mD@^ n0  朝雨留在原地一会儿,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厚着脸皮去道歉吧。

lH9Ro x q*~0

Z6B"H_o;G o0  嘤嘤嘤,她昨晚怎么没看清楚啊。现在要怎么办?眼见着许博衍进了813的办公室。

1NW%FS!^}'BPp+g D n0雲莱网络UgR?G t3M

  朝雨琢磨着,他刚刚那个“唔”什么意思?是接受她的道歉了吗?雲莱网络!d/l#[H5s/| I

]&iFYI6v0  她艰难地来到办公室门口,门没关,而他正在换衣服,光裸着上半身,胸肌、腹肌、马甲线……腰线劲窄,线条有力。

5tFZ%mm$x-Q!Z0

!H\d+UtDS*]0  朝雨立马捂住了眼睛,心脏瞬间扑通扑通地跳动着。那是练过才有的肌肉吧,结实有力,胸膛宽阔。雲莱网络R i(Px,Rev

雲莱网络-MdQp V'L6W

  “看够了吗?”许博衍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到她面前,扣好了胸口最后一个扣子。雲莱网络5V(^uC&j

Z} zh}l_8S0  他的气息随着空气涌进了她的鼻端,她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雲莱网络F2C?,jn(s

雲莱网络4?wB| qk

  朝雨放下手指,眼睛不敢看他,小声嘀咕:“你怎么换衣服都不关门。”

0W%VK4~8Yr f?0雲莱网络b t UFOlB

  他眯着眼,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她脸上:“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在门口偷窥我。”雲莱网络ZU#gTgVyfp5T

n5n/xp_d$DI$xG0  “你!”朝雨气呼呼地低下头,目光落在他脚上那双黑色运动鞋上。“我是来道歉的。”雲莱网络`Bw*?`)~k uf t

#pX0lG-W ud+a0  许博衍睨了她一眼,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回去写一份道歉书,后天给我。明天我不在局里。”雲莱网络c ]0RE/r#i5`

雲莱网络K3EMh+i

  朝雨瞪着他:“检讨书?”

0B6y7W*o l6s!V8|0

d,]4Gw3S6k8i0  “是的。”雲莱网络R)J-H2p5zJ4o A

雲莱网络B"?W:cH dC%p,B

  朝雨咬牙:“可是我——”

0A(w"S)Ut0雲莱网络XW0r~%B.\S

  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雲莱网络a8_H%\P0~n

%p(B~,Gx+E2S W0  朝雨心里很不满,却敢怒不敢言,咬牙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朝雨。

X;g:Ui.g6I(]}P0雲莱网络^_~']!{{$rD

  许博衍念了一遍:“曹雨。”雲莱网络+rj,z ?Exp$ct

i)rKG s/c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54人表态】
17票
感动
4票
同情
5票
无聊
3票
愤怒
4票
搞笑
9票
难过
6票
高兴
6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