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言情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的心上人(作者:夜蔓)

^4GW%r+S0  文案

S8F#V hY dcrz0雲莱网络D/Q1f0PK-a n

  【你守护这座城,而我守护着你。】雲莱网络oH+P7~0i z

|$I0g/J|T0  【热血工程师vs萌新小记者】雲莱网络w@jXv5j H.z

0Bi.W(?x+H0  朝雨最近有点头大,她怼(爱)上了自己的采访对象——水务局防汛大队长许博衍。

\{K ]|f"\6Y0雲莱网络 t"j$b"g|k

  朝雨:许队,能预约一下采访吗?雲莱网络v;[ Z/iX

雲莱网络\9N_D4gg,j

  许博衍:抱歉,朝记者,我不接受任何采访。

_C!R$^^M0

%z&~xKj$ED0  朝雨:……扑上去,亲了一口。她想着这下可以了吧。

Edb0W:}6f0雲莱网络,l9y X:RcP%`-_

  许博衍:不接受任何贿赂。雲莱网络$u(YMN$}l&h't

W6S9R B9{)Rq0  朝雨:白亲了。你快还回来!雲莱网络Yu0UC|8DA

5P i1Cu-]*QRP]i4nrI0  许博衍冲着她笑着:你确定?雲莱网络5Zy@%UL/h:vEG-L

雲莱网络g7\&p3v^n9z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雲莱网络 ]A'c] qm/K.u

雲莱网络3z+S D(b$Ee

第一章 

?8~1^5b(N0雲莱网络-F3b*`+K"u7\J8s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雲莱网络]!a$a,R2ARui;Bb.E

*d7@W{R(V l(xC0  ——《我的心上人》夜蔓,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雲莱网络X1Q:T9e"{#\

r8h] Ouwx0s'@O0  六月,在连续多个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天后,宁城终于迎来了一场大暴雨,气温骤然降了好几度,带来了丝丝凉意。

{H??Y ^&O0雲莱网络8?O3J+@H~!~9L

  雨下了一天,到了傍晚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O0c-hd&ey5V0

Y O(L'Da;kQa0  天色暗沉的可怕,正值下班时间,大家都等在大厦门口,犹豫着到底走还是不走。雲莱网络qQR5rzS HY

C7W6?u+TXp6f}:i]0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雲莱网络2Cx"C.X9m^6`%LF

雲莱网络^R P g%h-Qj Y

  “等也不是办法。走吧,再不走就晚了。”雲莱网络f4Qdw.C1i

"Fx#l f(D4T/Z:XZ0  渐渐地有人撑着伞冲进了雨里。雲莱网络wnl1O @[2F

雲莱网络7k"im DN

  朝雨站在边上,伸手接着雨水,掌心沁凉。她出生那日天飘着细雨,爷爷为她取名朝雨。雲莱网络?y%Qm?

雲莱网络T"yyR5Ir

  朝,念chao,有人会误听为cao。而更多的人都叫她朝(zhao)雨,他们都以为她的名字出自那首诗:

9Dtr9Vc[9y)xk0雲莱网络.lWLJPuP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uL-~/cLr5u0雲莱网络9aS c C/?

  其实不然。雲莱网络)TI:XW$V

E:f9`Zt*wF0  二十分钟后,她的车终于开到了雨花路。马路上的水已经淹没了车轮,雨砸在玻璃上,砰砰作响。前方设了警示标志,禁止通行。

)OXf kY-P4i&R0

r.Elh5M z8q%j"q i0  她停下车。雲莱网络d:l{!}lN,|r:^

8X3qA I5g"Z6K0  去年暴雨,雨花路段还发生一起车祸,一死两伤。后来那边修了三个月的路。没想到今年一场暴雨,又淹水了。这已经是本月雨花路第二次发生积淹水。

K }8|FTU%nG0雲莱网络9Y3WP+S(H _R

  朝雨百无聊赖地刷了一会儿微博,又看到某大学去年被淹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如今成了汪洋大海。她不觉失笑,所以论取名的重要性。雲莱网络SP!j,F!|uuU,t&{

雲莱网络2qwiH1|v|

  不长不久的等待后,她终于按耐不住,要下车看看。刚落地,水就淹到了她的小腿肚,走路吃力。雲莱网络,}a6Mg*k

雲莱网络2Gw7{)C\

  七八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男人跑前跑后,一旁几个抽水泵正在紧张地工作。

t\w#R9]U0

V*G.Xk:J}dOjW0  看来是地下水道堵了。这一处有几大住宅小区,要是不赶紧排水,明天可要遭殃了。雲莱网络^%`3I9U&ea)_ [8Dm$a

雲莱网络gb@bd{XV

  朝雨又往前走了一些,打算拍几张照片,回去写材料用。

0k ^^n#n0f)SQ d3T0雲莱网络$kFGc*O;e%uNt%w n7yW

  这时候突然有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大家注意安全,加快速度。”那声音又沉又硬。

!D\3QD8~Z#D;m0

Xe L,iSPA_T0  朝雨的手颤了下,寻声望过去,视线落在一个男人的背影上。

5kCok^e0雲莱网络4E@"me9Au'HL6m

  男人拖着沉重的抽水带用力甩开,“是下水道堵了,徐逸和我下去,大熊你在上面接应。其他人继续。”字字清晰有力,沉着布置任务。

/WAX;S}~szn{3e U7I0雲莱网络0^0u:u"w5mM2I

  雨淅淅沥沥地不停,夜色模糊,沉闷的空气里夹杂着浓郁的潮气。雲莱网络Ee? `w,P4q'VN&h

雲莱网络UD%z Zr7r

  朝雨盯着他高大的背影,每每只看到男人的侧脸。出于记者的职业性,她又继续往前走去,这一次却被喝止了。雲莱网络y:i+s-MJ Z-b

|9AU5QQ2dd8R0  “让她离开。”男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耐,眼底一片漆黑。雲莱网络 kmGx_K-}3pQ:Rn

雲莱网络\} WAP C*i

  “是,许队。”

4z7bvU RT$Y"S0雲莱网络@ n7Pjh)c9s

  高瘦的男人蹚水而来:“美女,这里危险,赶紧回去吧。”

u g~5zN0}/F0

4kq'W]@[L+O0  朝雨怔忪,从实习开始,她去过比这还要危险的现场,她表明身份:“我是晨报记者。大概什么时候能好?”

i1v9Dr{ xf6Z/q0

X*HN#s#y$}0  “我们已经全力抢修了。”雲莱网络O F4e t0I9h#]6fZ L"I

雲莱网络~*O"eLRArL P;_gi

  远处传来男人冷冽冻人的声音:“徐逸,速度。”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盯着他笔直的背脊,那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C/ni'?9Gi%h#P0雲莱网络m| dy_

  “时间紧急,我去干活。”

F{7Xr&Wb0雲莱网络1Bngy*]Dpp+{u

  朝雨连连点头:“打扰。”雲莱网络l nK;`|!F

雲莱网络LDa[iN5Y

  朝雨回到了车上,等了一个小时,水位稍稍下去四厘米。每每下雨宁城都要被淹,是天灾还是人祸?

U,QEt8Wb2k0

Gvs;q#k`bO0  月初,雨花路那场积淹水,附近某小区断水断电,有的人家一楼被淹了一半。

%U+Kao1{tI5[XY0雲莱网络4i7H*lW i@

  朝雨感慨之余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文章:雨季淹水谁之责任?雲莱网络 w^%Fpk2v8F

雲莱网络Q hI_ Can

  【我们每年都在防汛,为什么城市地下通道的问题每年都解决不了?所谓的城市水利规划到底有没有落实到点?我们的相关部分又做了什么?】雲莱网络)c?Pq-na

雲莱网络 O:|2~e-K?

  相关部门自然而然只得是水务局了。雲莱网络,LuH4y*W6i8D

0V-S a L E0  这篇文章发出去没多久便得到了大量的转发评论,引发了同城人的感慨与气愤,纷纷在骂相关部门吃干饭不做事,对不住老百姓。雲莱网络9p-n-O$L?OB

%X@e,T)Xy2u0  当晚这条微博达到了五千多的转发量,也算是火了一把。雲莱网络H [k8I0Z8q-n

雲莱网络&J)_"i_W*Q1k,T1D

  朝雨是宁大新闻专业毕业,读书期间,就申请了微博号,微博名空山新雨。平时喜欢发布一些宁城资讯,从吃到玩,以及及时的社会问题,目前有六十多万的粉丝。雲莱网络S0x#uA@,wmx5u+s

雲莱网络D?}IQ]G

  第二天,因为这条微博,一上班她就被领导找去谈话。让她删除微博,亲自去水务局道歉。并且扣了半个月奖金。雲莱网络Dn-I+_B~:M0H&Jnd

x'X0c t9n R$S y0  对于初入职场的她来说,她只能夹着尾巴认错。

?9? GWk$? d0

p1J{/C4[ur P&Mz"f0  夜深人静,雨花路的地下水道终于畅通了,积水慢慢散去。雲莱网络K-k1c!S!xi6VzeS

8A O9o-E3xH0  “许队,喝一杯去。”雲莱网络~"y_z&}9OG

雲莱网络9vlY.R'O0ub A(?

  许博衍摸一把脸上的水,扬了扬眉眼,卸下了刚刚的严肃:“不了,我先回去。”他脱了沾着泥水的制服,里面一件白色背心早已湿透,背心贴在身上,肌肉不贲张。随手把衣服担在肩头,步履坚实,上了停在一旁的越野车。雲莱网络`I{ L-C

雲莱网络sv HF!I-e

  夜,归于平静,雨渐渐小了。雲莱网络&\8?;Kb%S@G0T'b+?

雲莱网络4rp2^L\@!e*QZ5S

  路边一辆车停在那儿。车窗开着,音乐缓缓而出。雲莱网络2k Ul,O`j&^)_8Ao

7ww P {G2OXR P0  女孩子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 KF#Ie+v0

m0SGA N;w/qD0  许博衍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她的车窗。

J {"_W;c {/Y/h4U0

{KJ r0S9Jv1M/ft G0  朝雨被惊醒,双眼迷蒙:“有什么事吗?”她侧着脸望着他。

eP,k@/x[?0

#plCcH\u7\-z0  许博衍开口:“积水已经下去了,车可以开了。”

)f$r(E{RR m0

.l5z/?0zEP$PQ&N*BR0  朝雨能辨别出这个声音,正是刚刚那个队长的声音。她轻轻说了一句:“辛苦了。”雲莱网络 Tn*REf/Rn7o^

雲莱网络 W)Wi$a*RMp%M

  而他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她只看着他的背影,高大冷峻。

-g#k U C6z Z'^ HVF0

2{W7fY#X0  周三,朝雨去水务局道歉。报社领导让她和防汛大队大队长许博衍好好聊聊。一则是为微博的事道歉,二则加深双方关系,方便日后合作。

z1? U8SJ"R(@f0

$YsH-EJo["S6`/W4\0  她查过许博衍的资料,他,二十八岁,宁城人,在珞城生活了十来年。水利系统青年专家。去年因参与珞城防汛有功被破格提拔。六月初回到宁城,在水务局防汛大队任职。

_9^/J[9{(F0

1hDx,I-BI0  非常的漂亮的简历。只是不知道到底真人到底如何了?雲莱网络#}d$I e)Q

@/B A+d-xX~o2O0  朝雨早早地到了水务局,在门口登记后,进了大楼,她有些记不清楚到底是哪间办公室了。

gX _i \Hg0

eX ~_[,j,x]7M5Q0  她先去了八楼,在走廊徘徊片刻,终于有人来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穿着白T恤黑色休闲裤,尽管是普通的休闲装还是将他的身形衬得挺拔俊朗。

ml${5{s,D0雲莱网络&p \[8KK?'nj ~b

  是他。那晚她见到的那个人。雲莱网络@V-{4o R,{7d0n

bT"NQ-M };kE0  她迎面走到他面前:“你好,不好意思,请问许博衍的办公室是在803还是813?”这男人眉目深邃,五官满是英气。

~E \,Q8j,Pdt,eCS0

*@9h6c'HUvY(^0  他停在脚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睨了她数秒。雲莱网络x*rMJC7]l:gB^D

rz8_ vS0  走廊归于安静,空气中泛着淡淡的雨后青草味。雲莱网络$v6h+a2l;Z*T

雲莱网络'r0O%Q2P R"KDR

  “你找他?”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B5vJ?0\,|0

E_.ZBo9S0  朝雨重重地点点头,眼前的男人比她要高半个头,留着板寸头,小麦色的肌肤,精神奕奕,一双单眼皮,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2@oQE-}8r i$I0雲莱网络4],NwK6B\

  朝雨扬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我是晨报记者,朝雨,找他有点事。”雲莱网络 q/EZj/P%^ea

;\q7H$vx6oio@-R0  男人也不再多问,抬脚往前走。

&b1N%pp {)R'~8N0雲莱网络l?7uOq\r0Y#r

  朝雨跟上他的步伐:“他没来吗?”雲莱网络9GWTOm'?E1]-Q

u#xo8`Z/b0  男人抿着嘴角。雲莱网络L^!ob)i&J#[

3o7g/j)U f0  朝雨叹了一口气:“我来给他道歉的。”雲莱网络yv\ hU*HP

.CS spOF6D2c0  “道歉?”男人重复了这两个字,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

0T!w\W L s+l0雲莱网络r8y}5AG@wy

  “月初,我写了一篇微博……领导让我找他学习一下。”

xo0D:cNXllWd7y7x9S0雲莱网络s/F5{]%H$gD \

  他了然。这件事他前两天听说过,这年头敢写的记者都是正气凛然的,只是眼前这个眉眼温和的小姑娘看着乖巧的很。他应了一声,有什么从他的眸子蔓延开。

c)O&P5xq$Ds`0雲莱网络 |!_ai(_$@y

  “请问他一般几点到?”雲莱网络p9OI c]'m O)q*]^

雲莱网络Eq.GeaP

  她清清嗓子,立在她面前,冲她微微一笑:“我就是许博衍。”

lhRk/^ E0雲莱网络8GE+|-jF

  朝雨哑然。

_0oyDd$g6h0雲莱网络x8lV5QE'F3f3{

  许博衍眼神笔直地望着她,眉目舒展开。看着女孩子窘迫的样子,和刚刚喋喋不休的那副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C2t9J}m Fx)N"x!a0雲莱网络O&RZ[&^0n

  两人静默地看着对方。雲莱网络j h P&l*ZR\

_D8r:?5F Aml8g:G{}0  朝雨迟疑了片刻,终于找回理智,她咬了一下嘴唇,声音弱了几分:“许队——我是来道歉的。”

g6Hr!l#JvS0雲莱网络]-qI_A(j}8]c

  “唔。”只给了她一个字,他便转身走了,步伐不紧不慢。雲莱网络l&sr,J4qVe(e+]m

雲莱网络Hb`/D"]%Cy3xz

  朝雨留在原地一会儿,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厚着脸皮去道歉吧。雲莱网络 CR-R*EA

雲莱网络F&`!~ I8h2g"x]

  嘤嘤嘤,她昨晚怎么没看清楚啊。现在要怎么办?眼见着许博衍进了813的办公室。

x$g&ftv0雲莱网络e;`_"e)S/W3t

  朝雨琢磨着,他刚刚那个“唔”什么意思?是接受她的道歉了吗?

X-}O'Np`$E0雲莱网络{ e0Yjb*y GW

  她艰难地来到办公室门口,门没关,而他正在换衣服,光裸着上半身,胸肌、腹肌、马甲线……腰线劲窄,线条有力。雲莱网络x'y0GA%J u/C

雲莱网络.Mm0Xmq mV CY

  朝雨立马捂住了眼睛,心脏瞬间扑通扑通地跳动着。那是练过才有的肌肉吧,结实有力,胸膛宽阔。雲莱网络]3T%@*fn

Ja`k'\ B0  “看够了吗?”许博衍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到她面前,扣好了胸口最后一个扣子。

M_v?M0雲莱网络i'A(xX/H8J0@0MUs0P\

  他的气息随着空气涌进了她的鼻端,她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

u*v0C9E#\%b6Oy} l j0

z:xmCY Mqh$r0  朝雨放下手指,眼睛不敢看他,小声嘀咕:“你怎么换衣服都不关门。”雲莱网络@!q'It.T%H F!l

+a({1}CEl1{0C,^\0  他眯着眼,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她脸上:“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在门口偷窥我。”雲莱网络*Sgo#m"w NeYN

K3xFO(]"K,`0  “你!”朝雨气呼呼地低下头,目光落在他脚上那双黑色运动鞋上。“我是来道歉的。”雲莱网络@3f6lvF [ eG(YJ

*^ qC W.d d SK0  许博衍睨了她一眼,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回去写一份道歉书,后天给我。明天我不在局里。”

y)RK;Q s;Q hd Xs#B0雲莱网络/vUD#WTfJ4O

  朝雨瞪着他:“检讨书?”雲莱网络6L0IyM0J] y5wwr

pY!D&oL]0  “是的。”雲莱网络.H(U,`TzQnRU__;B

5D2Fb lg9g~&a{0  朝雨咬牙:“可是我——”雲莱网络Ek8p*G.c k? W

'Q0T2I'^7N RQ0  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r)Q |1dg,[0

xdk BM~ ^5E f_U r2{P0  朝雨心里很不满,却敢怒不敢言,咬牙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朝雨。

V$\)qF*a;K0雲莱网络;zN.sF0Zi-R ]

  许博衍念了一遍:“曹雨。”雲莱网络f [v&g2?X}

0G,gohY0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65人表态】
18票
感动
5票
同情
7票
无聊
5票
愤怒
5票
搞笑
10票
难过
8票
高兴
7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