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言情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的心上人(作者:夜蔓)

4@J9}iGK9R @0  文案雲莱网络?$O{"C+j Jc

CHC*h ^j0  【你守护这座城,而我守护着你。】雲莱网络?FBv zHb

雲莱网络9C:H3A&{z

  【热血工程师vs萌新小记者】雲莱网络CO7]u$`q f-XB4R8^

o K%R u9J j0  朝雨最近有点头大,她怼(爱)上了自己的采访对象——水务局防汛大队长许博衍。雲莱网络"Ht?*~N3yX

Q7enxJ a0  朝雨:许队,能预约一下采访吗?

w8N2q5B9h7a/u0

$tc/a\*p)v Q0  许博衍:抱歉,朝记者,我不接受任何采访。雲莱网络 NW+Or(J

6n)w/jg|Aw8m0w"b0  朝雨:……扑上去,亲了一口。她想着这下可以了吧。雲莱网络 NE0LX&\4Pj

雲莱网络1cK.XL`!U

  许博衍:不接受任何贿赂。雲莱网络$L}};~3\ W!{h

sj^ v$_-x}0  朝雨:白亲了。你快还回来!雲莱网络*qK*vJ4na

雲莱网络|&tA3R,g!y0F5K

  许博衍冲着她笑着:你确定?

6tZQk&Cj{.[1IV0雲莱网络-I9i Q&WIJ k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

?NFxo$M0

#I8n}[XR \"Hs0第一章 

Ca1]#DU0

rgY| `0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

Ht$j(Ct,Z w0

Fn_,m _~%q0  ——《我的心上人》夜蔓,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 W9F*J;x/[&U a0雲莱网络XO d7?/^!w

  六月,在连续多个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天后,宁城终于迎来了一场大暴雨,气温骤然降了好几度,带来了丝丝凉意。

7d.jog,C y0

[T9?tI0  雨下了一天,到了傍晚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 I ka e s0雲莱网络4bQ-`1J@j~

  天色暗沉的可怕,正值下班时间,大家都等在大厦门口,犹豫着到底走还是不走。雲莱网络.G+eR"~*x p6\W7l

雲莱网络 F a}p~%\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雲莱网络"zE RWa)Dr

w%a-uHF u_0  “等也不是办法。走吧,再不走就晚了。”

0Wbp[E:W0雲莱网络;A(u:Z:je_\,Fhm-p

  渐渐地有人撑着伞冲进了雨里。

;a}!\2BB({&L!_%x0雲莱网络0G"g?o!uA+s;yNw6W$t

  朝雨站在边上,伸手接着雨水,掌心沁凉。她出生那日天飘着细雨,爷爷为她取名朝雨。雲莱网络bL\#w4F?

^ZW'C:L8Zi7H3}0o0  朝,念chao,有人会误听为cao。而更多的人都叫她朝(zhao)雨,他们都以为她的名字出自那首诗:雲莱网络5^ ha3Ta4~:]Z

雲莱网络2G\*| r xo;F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Q+tW2O2w0

,pzMIF m0  其实不然。

@I7A(M1Z Q0

!W zOc5U4Jkg hy0  二十分钟后,她的车终于开到了雨花路。马路上的水已经淹没了车轮,雨砸在玻璃上,砰砰作响。前方设了警示标志,禁止通行。雲莱网络:rrYU-II

雲莱网络3H5[;T'e'Ox

  她停下车。

D+L sLrK;q\3B0

Zx/vW~e5iF+l0\0  去年暴雨,雨花路段还发生一起车祸,一死两伤。后来那边修了三个月的路。没想到今年一场暴雨,又淹水了。这已经是本月雨花路第二次发生积淹水。

i G"U:UUPH0

e"EOew A9R~0  朝雨百无聊赖地刷了一会儿微博,又看到某大学去年被淹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如今成了汪洋大海。她不觉失笑,所以论取名的重要性。雲莱网络2`C6y&e9H-t'@

雲莱网络ujg4Ey)d

  不长不久的等待后,她终于按耐不住,要下车看看。刚落地,水就淹到了她的小腿肚,走路吃力。

1F6Ff1po"Y ~0雲莱网络 p1z [jP+\Qw|z

  七八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男人跑前跑后,一旁几个抽水泵正在紧张地工作。雲莱网络"]5ZXlx H&S

e3n(fo.qxF0  看来是地下水道堵了。这一处有几大住宅小区,要是不赶紧排水,明天可要遭殃了。雲莱网络f+y+X8^iV:m/M"|U

$y2e/RkgIs+^ts?0  朝雨又往前走了一些,打算拍几张照片,回去写材料用。雲莱网络cCIEWQ:_'[

雲莱网络2~ wZA%v0L0`Ufx3a;w

  这时候突然有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大家注意安全,加快速度。”那声音又沉又硬。雲莱网络4}-Sn.nN}!e*fA2i

OL8_5Qc)ms0  朝雨的手颤了下,寻声望过去,视线落在一个男人的背影上。

6e.v)d7VVs0

QX dg%f&K%[0  男人拖着沉重的抽水带用力甩开,“是下水道堵了,徐逸和我下去,大熊你在上面接应。其他人继续。”字字清晰有力,沉着布置任务。

%aI1z"a$Dr+N0

qQa9Z8KM8H0  雨淅淅沥沥地不停,夜色模糊,沉闷的空气里夹杂着浓郁的潮气。雲莱网络c]2E$w R8i5R t4J@

雲莱网络 P/bmGpvM'c

  朝雨盯着他高大的背影,每每只看到男人的侧脸。出于记者的职业性,她又继续往前走去,这一次却被喝止了。

i3o s e1V0雲莱网络t(Tf ZzR+QK n

  “让她离开。”男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耐,眼底一片漆黑。雲莱网络 f;fl@*`(~

雲莱网络p L6tD5D*p0D$Rt

  “是,许队。”

'nl.E8M,O&@nZ0

)Oe Q^V@e`.e+ai0  高瘦的男人蹚水而来:“美女,这里危险,赶紧回去吧。”

bY.fO*M%a A8bUg0雲莱网络kO$xx E_Y BJ

  朝雨怔忪,从实习开始,她去过比这还要危险的现场,她表明身份:“我是晨报记者。大概什么时候能好?”雲莱网络M,Q)y$BH;oph

i A9F FG6B0  “我们已经全力抢修了。”

J Lj8C|Qe0雲莱网络;\v;Z(|YHfJ

  远处传来男人冷冽冻人的声音:“徐逸,速度。”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盯着他笔直的背脊,那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j:V FN0_0雲莱网络ONR7O_

  “时间紧急,我去干活。”

D*],\o g!|,Z0

"e.E ]5~MO#A0  朝雨连连点头:“打扰。”雲莱网络"};f$GhGJt

雲莱网络1HT|L4I op;M

  朝雨回到了车上,等了一个小时,水位稍稍下去四厘米。每每下雨宁城都要被淹,是天灾还是人祸?雲莱网络g7oPkC }/{w

雲莱网络 K2Lq:[-R6}(?i

  月初,雨花路那场积淹水,附近某小区断水断电,有的人家一楼被淹了一半。雲莱网络E%tgq6dT

雲莱网络2b-~(n2R%{)`

  朝雨感慨之余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文章:雨季淹水谁之责任?雲莱网络 o0Uj)jZ!u

雲莱网络 c*s'S4A R&Rc G

  【我们每年都在防汛,为什么城市地下通道的问题每年都解决不了?所谓的城市水利规划到底有没有落实到点?我们的相关部分又做了什么?】

{&L8{#I+gs\+\0

_nO,Xf5Nu"{f0  相关部门自然而然只得是水务局了。

?wvGVZ0雲莱网络TRiscZ3Tl

  这篇文章发出去没多久便得到了大量的转发评论,引发了同城人的感慨与气愤,纷纷在骂相关部门吃干饭不做事,对不住老百姓。雲莱网络*W*?RJ(m7jPB

4G:Ne^A(d0  当晚这条微博达到了五千多的转发量,也算是火了一把。雲莱网络G t#Y_+SI2na?

雲莱网络1}G A!ST/\

  朝雨是宁大新闻专业毕业,读书期间,就申请了微博号,微博名空山新雨。平时喜欢发布一些宁城资讯,从吃到玩,以及及时的社会问题,目前有六十多万的粉丝。

9W ` `Mb6n9\,Ji xz0

9e D7iH0vgO8~G?\0  第二天,因为这条微博,一上班她就被领导找去谈话。让她删除微博,亲自去水务局道歉。并且扣了半个月奖金。

e;_G-w3j/YD0雲莱网络I0oA1}Es6ly+p

  对于初入职场的她来说,她只能夹着尾巴认错。雲莱网络4N1Gg:mJ0@ UV ZO

MW_ S ~"hH0  夜深人静,雨花路的地下水道终于畅通了,积水慢慢散去。雲莱网络^U4mT#Hp D

ooZVV0|.FHc0  “许队,喝一杯去。”雲莱网络qU | ^sCv| x

4F A&O_b ~0  许博衍摸一把脸上的水,扬了扬眉眼,卸下了刚刚的严肃:“不了,我先回去。”他脱了沾着泥水的制服,里面一件白色背心早已湿透,背心贴在身上,肌肉不贲张。随手把衣服担在肩头,步履坚实,上了停在一旁的越野车。

)t2Zc,~v(L\*wne0

#c)~i8y(U:N8H0  夜,归于平静,雨渐渐小了。雲莱网络ASf/U/Gf`

雲莱网络F BZ|2?

  路边一辆车停在那儿。车窗开着,音乐缓缓而出。

S$L)I%N0W(n0雲莱网络2n,ky/yQE%t#W7L2\

  女孩子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U*r^)v}0u0雲莱网络2U]F)|:['vr

  许博衍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她的车窗。

3QN#wbvWo0雲莱网络LAtf*@Af0V

  朝雨被惊醒,双眼迷蒙:“有什么事吗?”她侧着脸望着他。

K|'vF;z5`0雲莱网络2u$fn,B#t*T6M

  许博衍开口:“积水已经下去了,车可以开了。”雲莱网络9R ~dYC

*b'h;\8V&l4y R%\i6Q!C0  朝雨能辨别出这个声音,正是刚刚那个队长的声音。她轻轻说了一句:“辛苦了。”雲莱网络I O'iS&Yv b;z

$["h-_*_` `0  而他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她只看着他的背影,高大冷峻。雲莱网络4r}8_{N H

雲莱网络'|@@S0E6x/k&S)[|}

  周三,朝雨去水务局道歉。报社领导让她和防汛大队大队长许博衍好好聊聊。一则是为微博的事道歉,二则加深双方关系,方便日后合作。雲莱网络U1H#dR:xR`"w(Dz6F

雲莱网络G#@;R$rs1i(?K

  她查过许博衍的资料,他,二十八岁,宁城人,在珞城生活了十来年。水利系统青年专家。去年因参与珞城防汛有功被破格提拔。六月初回到宁城,在水务局防汛大队任职。雲莱网络E-T*rl9y0D5H

CC-l7i5p2i aj0  非常的漂亮的简历。只是不知道到底真人到底如何了?

X?#JiFao!a0

$^J _7~h0  朝雨早早地到了水务局,在门口登记后,进了大楼,她有些记不清楚到底是哪间办公室了。雲莱网络;q tD}?

T:x:jHjK2]Wf+|0  她先去了八楼,在走廊徘徊片刻,终于有人来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穿着白T恤黑色休闲裤,尽管是普通的休闲装还是将他的身形衬得挺拔俊朗。雲莱网络sX`}K$i

Bg5j.ki+w)S,}x0  是他。那晚她见到的那个人。

8B$a'i1o&z'K0雲莱网络$cb?"b rc1X

  她迎面走到他面前:“你好,不好意思,请问许博衍的办公室是在803还是813?”这男人眉目深邃,五官满是英气。雲莱网络 i+^ K'mb_w

雲莱网络M#L `3cI m

  他停在脚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睨了她数秒。雲莱网络 g(Q4w8F2T!w$h&`&h

雲莱网络nv%z Luw!I

  走廊归于安静,空气中泛着淡淡的雨后青草味。雲莱网络9Kl$OE;W

雲莱网络}m_GBR6hv

  “你找他?”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gla?[0`0雲莱网络/}dK ^ F:e)f

  朝雨重重地点点头,眼前的男人比她要高半个头,留着板寸头,小麦色的肌肤,精神奕奕,一双单眼皮,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雲莱网络Y4LM;sN aH R

(MA mKjwx0  朝雨扬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我是晨报记者,朝雨,找他有点事。”

H$M/l:Wk{|s0雲莱网络\2mSz7[[

  男人也不再多问,抬脚往前走。雲莱网络 w"\X1mJr

+rC0PS%yCt;U0  朝雨跟上他的步伐:“他没来吗?”雲莱网络2^p"_Vj0o

Yhj{K.`Jp;pL V0  男人抿着嘴角。雲莱网络V1qr ? Fdu

6X4|J E-Yg'G Y0  朝雨叹了一口气:“我来给他道歉的。”雲莱网络8_;~y:BE5m ?$wA

雲莱网络 tl.zb6C1jnj

  “道歉?”男人重复了这两个字,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

0{pa*} [(G)Z0雲莱网络0T&r0k;T@'T_

  “月初,我写了一篇微博……领导让我找他学习一下。”

!a(IZ?f_D&i w0

L6yN:q7Bt6Y*Q!?? A5l0  他了然。这件事他前两天听说过,这年头敢写的记者都是正气凛然的,只是眼前这个眉眼温和的小姑娘看着乖巧的很。他应了一声,有什么从他的眸子蔓延开。

!z`Vy*l5oxh:b |0

H+QR St K7?0  “请问他一般几点到?”

h6J[ L\0

4g.F:xB{&R0  她清清嗓子,立在她面前,冲她微微一笑:“我就是许博衍。”

KU3|6zPi.m]h!n0

So:Tr4vN.`0  朝雨哑然。雲莱网络X Qwv~-Q%c#[.H0Cj2q

\g0Vh%[$n0  许博衍眼神笔直地望着她,眉目舒展开。看着女孩子窘迫的样子,和刚刚喋喋不休的那副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TyV4lo6b)D0雲莱网络B)RU }S-cN } b3l

  两人静默地看着对方。

?G"[ M$v0

^-y G2ee*s h[l0  朝雨迟疑了片刻,终于找回理智,她咬了一下嘴唇,声音弱了几分:“许队——我是来道歉的。”雲莱网络 SV(G-J2m&ZP%r

雲莱网络A;m._$d8[JDiEnp9e

  “唔。”只给了她一个字,他便转身走了,步伐不紧不慢。雲莱网络&K6oSH Rf0n:u

雲莱网络 o"w Rc.b?

  朝雨留在原地一会儿,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厚着脸皮去道歉吧。雲莱网络-~B#T ? x*z?+s

雲莱网络&S K cb&UI+V%F

  嘤嘤嘤,她昨晚怎么没看清楚啊。现在要怎么办?眼见着许博衍进了813的办公室。雲莱网络Wq,U1L$dDU]f

0h-A+f:@j8Rz0  朝雨琢磨着,他刚刚那个“唔”什么意思?是接受她的道歉了吗?

o'^4t3dx`.P8r0雲莱网络S!vN,F+BvC'e P

  她艰难地来到办公室门口,门没关,而他正在换衣服,光裸着上半身,胸肌、腹肌、马甲线……腰线劲窄,线条有力。雲莱网络SaaY;S I_ WW

2|1QV+R$E0  朝雨立马捂住了眼睛,心脏瞬间扑通扑通地跳动着。那是练过才有的肌肉吧,结实有力,胸膛宽阔。

#D \Qg#b4J+p#|sD0

8\ [ P!YCGG0  “看够了吗?”许博衍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到她面前,扣好了胸口最后一个扣子。

1{1k%H"_ b0

h)t8SUW1RL x0  他的气息随着空气涌进了她的鼻端,她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雲莱网络#BP1QH4n O%q2k/TF

雲莱网络)W v ^[6[|S{

  朝雨放下手指,眼睛不敢看他,小声嘀咕:“你怎么换衣服都不关门。”雲莱网络 ^g9t5~&EX8y/Jo

4E8`t8_$c0  他眯着眼,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她脸上:“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在门口偷窥我。”

8z8V!R$q*P6H0雲莱网络!e/jNF_

  “你!”朝雨气呼呼地低下头,目光落在他脚上那双黑色运动鞋上。“我是来道歉的。”雲莱网络w K7om5D~2O

Fv2Y/G"O9\ b:Ha&R0  许博衍睨了她一眼,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回去写一份道歉书,后天给我。明天我不在局里。”

,Jl4t5W#h y0雲莱网络K/}~0G5A0_x$m

  朝雨瞪着他:“检讨书?”

K;` DhRe0

7t Jp TEx0  “是的。”

9} \ M(x,I$|Su9m@0

nn*`VWeH0  朝雨咬牙:“可是我——”

@a(B&XRg.A+i0

6\fd0O$Z:W%UF0  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雲莱网络/YK zh e0J|q

4C"Mg*sA+U~X9F0  朝雨心里很不满,却敢怒不敢言,咬牙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朝雨。雲莱网络p? HAtKf

雲莱网络R|my'm kR)BE

  许博衍念了一遍:“曹雨。”

a9}MM9FP V1CY0雲莱网络5}0s2D7Ka\s |/l[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51人表态】
17票
感动
4票
同情
5票
无聊
3票
愤怒
3票
搞笑
8票
难过
6票
高兴
5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