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雲莱网络 >> 古今 & 小说 >> 言情小說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的心上人(作者:夜蔓)

雲莱网络BOk%wr-N,B s

  文案雲莱网络Y W#B} [xDr4oN

g pP]f!Ix(bOi0  【你守护这座城,而我守护着你。】雲莱网络ka(rYz4Qy

雲莱网络3Q0QWX | ]l0a

  【热血工程师vs萌新小记者】雲莱网络 t8F3tL._I8Z HkDP

雲莱网络3\2_ w1E(kH2C

  朝雨最近有点头大,她怼(爱)上了自己的采访对象——水务局防汛大队长许博衍。

ou*S+s/D0

c Ba D@)oKM0  朝雨:许队,能预约一下采访吗?雲莱网络XC ar8n[7M'v Fi

雲莱网络[\.IidJ!g W

  许博衍:抱歉,朝记者,我不接受任何采访。雲莱网络-w\j p)|

9| a+Y/w!po]0  朝雨:……扑上去,亲了一口。她想着这下可以了吧。雲莱网络P)F9dxO

7l0`%uK"T0  许博衍:不接受任何贿赂。雲莱网络 n(P N b1Ny M _ `

雲莱网络/l&Zp y l2G*B9ZS

  朝雨:白亲了。你快还回来!

S]t*@3fc0

[&s'd}Z6rGmr0  许博衍冲着她笑着:你确定?

,|)Fv+a)e5A0

SRFy tk0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雲莱网络9a F8`&M7R#]-z3Pt

雲莱网络 A0f}fyM-xC `6j

第一章 

r%b+M8Ty!]3F0雲莱网络-u$h.d5\O t0} N$|-k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握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就想和他走完这一生。】

U$}e*V-R^0雲莱网络!Ly'|*^;_(?,qC F

  ——《我的心上人》夜蔓,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雲莱网络 Q P[2d Z5@HZ

ysY0Dk0  六月,在连续多个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天后,宁城终于迎来了一场大暴雨,气温骤然降了好几度,带来了丝丝凉意。

@ij:_-{;kLk!r0

5^Ps?U5H\j(K7S`0  雨下了一天,到了傍晚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雲莱网络;eR G kA7I

雲莱网络3I D%Faz)\0I

  天色暗沉的可怕,正值下班时间,大家都等在大厦门口,犹豫着到底走还是不走。

?9Y*R*h5N+wiW0雲莱网络Q)Xi,{ Z+i'X5rP

  “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jr$M3P'k0

S!p:P0`0I9@0  “等也不是办法。走吧,再不走就晚了。”雲莱网络8_,T+q%dN A*f1M:Ay

雲莱网络/gd6gr'Bv)i

  渐渐地有人撑着伞冲进了雨里。雲莱网络aQ:^o7D qQrw[W!x

eyy~;A}"F0  朝雨站在边上,伸手接着雨水,掌心沁凉。她出生那日天飘着细雨,爷爷为她取名朝雨。

.wu1j6C]0雲莱网络o7`$L5j.m ~L

  朝,念chao,有人会误听为cao。而更多的人都叫她朝(zhao)雨,他们都以为她的名字出自那首诗:雲莱网络EgoR5zl7uu-v)mF

E#m(o#OM P0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雲莱网络*}*`~V k,k"d

O[8ft_K1Z0  其实不然。雲莱网络 _Vw[;@3Wo[

雲莱网络'QF0z/bRk!uE4R

  二十分钟后,她的车终于开到了雨花路。马路上的水已经淹没了车轮,雨砸在玻璃上,砰砰作响。前方设了警示标志,禁止通行。

A1KvM{Jio;f3N0

zte^3\{;O0  她停下车。雲莱网络|6Z @s&]i&ld

雲莱网络+BPvs$?iG3}"N,q

  去年暴雨,雨花路段还发生一起车祸,一死两伤。后来那边修了三个月的路。没想到今年一场暴雨,又淹水了。这已经是本月雨花路第二次发生积淹水。

+G4twV;^)z;nG$F0

[3DZAq \9V0  朝雨百无聊赖地刷了一会儿微博,又看到某大学去年被淹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如今成了汪洋大海。她不觉失笑,所以论取名的重要性。雲莱网络,A"xrQ9pNY

雲莱网络JEm+p7?6Y `

  不长不久的等待后,她终于按耐不住,要下车看看。刚落地,水就淹到了她的小腿肚,走路吃力。雲莱网络3YY(Av%d2H0gq

雲莱网络l/Qo?k \en

  七八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男人跑前跑后,一旁几个抽水泵正在紧张地工作。

E_!V)Du%G&t0

$GB0zr%e)R0  看来是地下水道堵了。这一处有几大住宅小区,要是不赶紧排水,明天可要遭殃了。雲莱网络r'Ur5Cm |Os

Q!ty^;R0  朝雨又往前走了一些,打算拍几张照片,回去写材料用。

]"@;P TR_YY0

v#J.Tl1U'z0  这时候突然有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大家注意安全,加快速度。”那声音又沉又硬。

4U7P*bas/^T0

fu0B4^u+VO7EL+?#y0  朝雨的手颤了下,寻声望过去,视线落在一个男人的背影上。

$Okoub [oM0

/VF2@R1G6E0  男人拖着沉重的抽水带用力甩开,“是下水道堵了,徐逸和我下去,大熊你在上面接应。其他人继续。”字字清晰有力,沉着布置任务。雲莱网络,`?,VAv

雲莱网络F mM)C ^YY%C

  雨淅淅沥沥地不停,夜色模糊,沉闷的空气里夹杂着浓郁的潮气。雲莱网络O)@j(i M2D%~NHB

雲莱网络Co;OM~DqI8_x

  朝雨盯着他高大的背影,每每只看到男人的侧脸。出于记者的职业性,她又继续往前走去,这一次却被喝止了。

w1F/Q%{w*r:Hf0

OxKs mx0  “让她离开。”男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耐,眼底一片漆黑。雲莱网络 [ye#rd*`t

雲莱网络@{h?)E"P

  “是,许队。”雲莱网络 NJ:v6_%\"Lz&M

OM4vX3u/F0  高瘦的男人蹚水而来:“美女,这里危险,赶紧回去吧。”雲莱网络G2]]/[,fkc?

2Z"lP{/J:Q0  朝雨怔忪,从实习开始,她去过比这还要危险的现场,她表明身份:“我是晨报记者。大概什么时候能好?”雲莱网络f8lfw-v-Q&^-vQ

K\/l i0}:ku5w|0  “我们已经全力抢修了。”

Zi3t5NV_:`0雲莱网络/q%Z5{;clr

  远处传来男人冷冽冻人的声音:“徐逸,速度。”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她盯着他笔直的背脊,那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雲莱网络*L:v&C)n%SxY

Z/QD'?F6?;]3a{Jq0  “时间紧急,我去干活。”

!v2f6Xj t s,J:E0

gEkgz b0  朝雨连连点头:“打扰。”

v pT X6m0

9]g;D5hp0  朝雨回到了车上,等了一个小时,水位稍稍下去四厘米。每每下雨宁城都要被淹,是天灾还是人祸?

DI7t#K't1A`I"S&E9a0雲莱网络8m4DC MW4ghgm2hA

  月初,雨花路那场积淹水,附近某小区断水断电,有的人家一楼被淹了一半。

z)G5a{"}t-i g0雲莱网络.i|x1m KW

  朝雨感慨之余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文章:雨季淹水谁之责任?雲莱网络c7Y1{I_v,O.c

雲莱网络,] w*hya,w

  【我们每年都在防汛,为什么城市地下通道的问题每年都解决不了?所谓的城市水利规划到底有没有落实到点?我们的相关部分又做了什么?】雲莱网络!KG3N P,`L

雲莱网络5BF:fN0FP8PugX4Y

  相关部门自然而然只得是水务局了。

peK B5u/y y0雲莱网络d.{ D\!@/V!h\u

  这篇文章发出去没多久便得到了大量的转发评论,引发了同城人的感慨与气愤,纷纷在骂相关部门吃干饭不做事,对不住老百姓。

%p$C;obF0雲莱网络1ye%N6d(xeo

  当晚这条微博达到了五千多的转发量,也算是火了一把。雲莱网络5G.W9D"J#kt3N5a4l

Htl;b8j&n$x k0  朝雨是宁大新闻专业毕业,读书期间,就申请了微博号,微博名空山新雨。平时喜欢发布一些宁城资讯,从吃到玩,以及及时的社会问题,目前有六十多万的粉丝。

7Ik Cv_(S1b0

%U7qiSv7f*a3Y/H*_V0  第二天,因为这条微博,一上班她就被领导找去谈话。让她删除微博,亲自去水务局道歉。并且扣了半个月奖金。

|$oX.\ Xt0雲莱网络K&N+B'd4y MHL

  对于初入职场的她来说,她只能夹着尾巴认错。

&nj6~ r|+P0雲莱网络?Va0seyc

  夜深人静,雨花路的地下水道终于畅通了,积水慢慢散去。雲莱网络3G)ZM SH z

X+@H+`p:y!O+S0  “许队,喝一杯去。”

F3r R X:BK8L\0

%Et-K$EEt0  许博衍摸一把脸上的水,扬了扬眉眼,卸下了刚刚的严肃:“不了,我先回去。”他脱了沾着泥水的制服,里面一件白色背心早已湿透,背心贴在身上,肌肉不贲张。随手把衣服担在肩头,步履坚实,上了停在一旁的越野车。

1cm|a!pw0

#|,t,a7t g6N:^2C,P0  夜,归于平静,雨渐渐小了。雲莱网络+e/j%i&z9s O

雲莱网络._T;G)m7U

  路边一辆车停在那儿。车窗开着,音乐缓缓而出。

d*[G k:p0

}2q\&{7W)l0  女孩子闭着眼似乎睡着了。雲莱网络+MMI!H q{fk

)k%C5_7ZU$u-B#b0  许博衍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她的车窗。雲莱网络#r[k3_{hq f-S'F

mN)J(?fY1Cx2}0  朝雨被惊醒,双眼迷蒙:“有什么事吗?”她侧着脸望着他。雲莱网络*Vbd YP!Ig*K

雲莱网络'pdf$Y(mIb$?

  许博衍开口:“积水已经下去了,车可以开了。”

i-Zfw#dX`2l0雲莱网络oR&s6n6n[

  朝雨能辨别出这个声音,正是刚刚那个队长的声音。她轻轻说了一句:“辛苦了。”

O}c;h%K({X5r6l0雲莱网络K*Cng]

  而他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她只看着他的背影,高大冷峻。

z(f%c*a/z4o1R~0

Wq*j(O;K0  周三,朝雨去水务局道歉。报社领导让她和防汛大队大队长许博衍好好聊聊。一则是为微博的事道歉,二则加深双方关系,方便日后合作。雲莱网络hx1V/n![9_!Jr6`0_4k

雲莱网络S+u'j$u;}1p I1_a#L

  她查过许博衍的资料,他,二十八岁,宁城人,在珞城生活了十来年。水利系统青年专家。去年因参与珞城防汛有功被破格提拔。六月初回到宁城,在水务局防汛大队任职。雲莱网络 ITJci2qu

雲莱网络 p(I9r.UQ#_2];X

  非常的漂亮的简历。只是不知道到底真人到底如何了?

PEil1}tm0

$l*YB&W8RUL0  朝雨早早地到了水务局,在门口登记后,进了大楼,她有些记不清楚到底是哪间办公室了。雲莱网络k u2W4@?fk+w

Fi z+R+d]0  她先去了八楼,在走廊徘徊片刻,终于有人来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穿着白T恤黑色休闲裤,尽管是普通的休闲装还是将他的身形衬得挺拔俊朗。

%i d!lh2H[`p0

K HA;K` p+mI2u0  是他。那晚她见到的那个人。雲莱网络f{;kb:gs7r

雲莱网络 O {Z\ZL.B/O

  她迎面走到他面前:“你好,不好意思,请问许博衍的办公室是在803还是813?”这男人眉目深邃,五官满是英气。

5t_q`8EG^0雲莱网络8oOiz6\YN

  他停在脚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睨了她数秒。雲莱网络cU5Q^B

!v@z+w]A0  走廊归于安静,空气中泛着淡淡的雨后青草味。雲莱网络G bezJM

雲莱网络'Zv3Xgwu

  “你找他?”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Y}Fg'Q'K0雲莱网络(B:~0X@%xq1Zu

  朝雨重重地点点头,眼前的男人比她要高半个头,留着板寸头,小麦色的肌肤,精神奕奕,一双单眼皮,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雲莱网络g_`3Y-`'F

^2|gJg|:wF0  朝雨扬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我是晨报记者,朝雨,找他有点事。”雲莱网络x+l2Wr)|]{:n

"p6^(s&f9dy0  男人也不再多问,抬脚往前走。雲莱网络'C8rer#S

雲莱网络"nG6H"o^[

  朝雨跟上他的步伐:“他没来吗?”

&_d:@4T-YK8r3C"l0雲莱网络?;VQ0T']'g

  男人抿着嘴角。雲莱网络:^"a-J{WNv[

雲莱网络c&\.{6J!n!Fx

  朝雨叹了一口气:“我来给他道歉的。”雲莱网络Po.r6n'] g0t

雲莱网络&R'`Ay6ay"~

  “道歉?”男人重复了这两个字,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

T ~!AL.y&Xbn0

dsX~UU9VKV%?0  “月初,我写了一篇微博……领导让我找他学习一下。”雲莱网络7Bo!S` sd/l

雲莱网络,A5e A2R rSFC

  他了然。这件事他前两天听说过,这年头敢写的记者都是正气凛然的,只是眼前这个眉眼温和的小姑娘看着乖巧的很。他应了一声,有什么从他的眸子蔓延开。雲莱网络,PxU%wUwh:P P0p

l3eID `4p0  “请问他一般几点到?”雲莱网络C7@)xT ]-H}e-D

z/Uh9K)nX~d0  她清清嗓子,立在她面前,冲她微微一笑:“我就是许博衍。”

}D9fry:N6~0

@:l d:c5`0  朝雨哑然。

Yu Siggmj/K7Q@0雲莱网络U3p H8fIR:\;o

  许博衍眼神笔直地望着她,眉目舒展开。看着女孩子窘迫的样子,和刚刚喋喋不休的那副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G1GJVJ$w:B0雲莱网络0j2[KiD%|8vm8n

  两人静默地看着对方。

)q0o5o0sRcs0雲莱网络N%cN Z-v,dH

  朝雨迟疑了片刻,终于找回理智,她咬了一下嘴唇,声音弱了几分:“许队——我是来道歉的。”

|xO%N0T0雲莱网络8clj9X)T Ivh

  “唔。”只给了她一个字,他便转身走了,步伐不紧不慢。

[]7|dR"lBA$tp0雲莱网络kDv?9U_

  朝雨留在原地一会儿,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厚着脸皮去道歉吧。雲莱网络t!Tgax

雲莱网络q b{#g^"SF+d8b f

  嘤嘤嘤,她昨晚怎么没看清楚啊。现在要怎么办?眼见着许博衍进了813的办公室。

xV:TV0dGv\"v2j0

P:V/EFUd I/G{I0  朝雨琢磨着,他刚刚那个“唔”什么意思?是接受她的道歉了吗?

l ^S&z#J$Z0

5h:?Yy(S(g$^0  她艰难地来到办公室门口,门没关,而他正在换衣服,光裸着上半身,胸肌、腹肌、马甲线……腰线劲窄,线条有力。

3Bw;[2U)]0

`nL"i+h] |0  朝雨立马捂住了眼睛,心脏瞬间扑通扑通地跳动着。那是练过才有的肌肉吧,结实有力,胸膛宽阔。

UEWH7@ \0

3P2Cs,J)W;|T7u.B0  “看够了吗?”许博衍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到她面前,扣好了胸口最后一个扣子。

"B7A'|c:QW0

Vq5i9? [$N|1~ |C$}0  他的气息随着空气涌进了她的鼻端,她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

!L X c'S.A:\;v8XX0雲莱网络~ ? fO/ge&j

  朝雨放下手指,眼睛不敢看他,小声嘀咕:“你怎么换衣服都不关门。”雲莱网络:~xg;j)intTJ

雲莱网络+q!?nq~j;P6W

  他眯着眼,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她脸上:“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在门口偷窥我。”雲莱网络h txizy

雲莱网络3?;vZsk!Oj]nA0|

  “你!”朝雨气呼呼地低下头,目光落在他脚上那双黑色运动鞋上。“我是来道歉的。”

[C:^*J+~s%J0雲莱网络eFv)\,@ r6w

  许博衍睨了她一眼,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回去写一份道歉书,后天给我。明天我不在局里。”

kQq Zb9K-JOq0

0uk0b K&G;c0  朝雨瞪着他:“检讨书?”

!K)qc(k#@? zI0

M/\|BW5q$n0  “是的。”

6E-|#gs%DA0雲莱网络Bw _ br%ka

  朝雨咬牙:“可是我——”雲莱网络/Q.m)sXd`

NFke ~Ci HHo `0  他扬起了眉眼,视线再次落在朝雨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明显是不甘心。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雲莱网络 y$wo7PQ{9V

sR'@0Zxt0  朝雨心里很不满,却敢怒不敢言,咬牙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朝雨。雲莱网络!T^z)M-p

雲莱网络J sJ1R!N}$Or

  许博衍念了一遍:“曹雨。”雲莱网络5N9j!k:v4z,a:iL

雲莱网络T#_C i*r1ME x4X+e&yO

上一篇 下一篇
【已经有53人表态】
17票
感动
4票
同情
5票
无聊
3票
愤怒
4票
搞笑
9票
难过
6票
高兴
5票
路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